•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张九霄完本小说重生1996年免费

    来源:wyy|小说:重生1996年|时间:2020-09-21 09:37:00|作者:雁北飞

    (完整版)《重生1996年》全文免费阅读在线地址作者雁北飞,完本小说重生1996年主角张九霄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重生1996年》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不小心被电击而死的张九霄,重生到1996年,在那熟悉的年代,他会有怎么样的经历?若你拥有重生1996年的机会,你想做什么?你会做什么?你能做什么?...

    重生1996年张九霄

    张九霄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001章电死

    急救室里,张九霄昏沉沉的躺在病床上。

    一名美女小护.士推门进来,看看床头的病人姓名后开始念叨:“张九霄,43岁,急性左心衰竭导致心肌梗死,病情恶化,抢救无效,请家属做好准备……这是死亡通知书,咦,家属呢?”

    “死亡通知书?不可能!”

    眼看小护.士就要出去,张九霄猛地坐起来:“我只是喝酒太多过来洗胃,怎么变成急性左心衰竭了?护士,护士,你别走啊,我不会死的!别走啊,我能不能再抢救下!”

    他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谁知心一急抓错位置,一把抓在电插头上,电流滋滋滋狂冒,张九霄全身狂抖,数秒之后瞪大眼睛,心有不甘的软倒在床……

    “不对吗?”

    小美女护士反应迟钝,完全没看到身后发生的事,闻言细翻手中病案,半晌才抬起头来,刚好看到心脏检测仪上的曲线变成直线,不由耸耸肩,摇头:

    “吓!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哎,还不承认自己有心脏病。看吧,心中一急,连心跳都没了……准备后事吧!”

    张九霄的灵魂飘飘荡荡在空中,欲哭无泪,怨念十足:尼玛,能不能做事认真点?我是心脏病吗?我被电死的好不好!你手上本里那人真不是我?我才34岁,我还没结婚呢!

    心念未毕,他便完全陷入无知觉状态。

    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002章重生

    迷迷糊糊中,张九霄被两个熟悉的声音吵醒。

    女:“娃儿今天要交三十块钱校服费,加上这周的生活费,一共要五十块钱哦!”

    男:“五十块钱啊!我身上就二十块钱……等会先找人借点,买了黄瓜就还。”

    女:“哎,都怪我!一场病化掉两万块,猪也卖了,拖拉机也卖了,还欠起两千块钱帐!”

    男:“说这些干啥?钱还比命重要吗?只要我们人在,钱总会再有的。”

    女:“呜呜呜……快四点了,我起床了!今天两担黄瓜,你担重点那担,娃儿还小,肩膀软,担不起。”

    男:“我晓得。你去热饭嘛,我喊他起床。”

    听着这熟悉而陌生的对白,张九霄几乎要跳起来:怎么可能?

    竟然是爸和妈的声音!

    老爸分明在自己二十九岁那年出车祸走了,而老妈悲伤过度两年后也郁郁而终,可为何现在又听到他们的声音?

    下一刻,他看到更不敢思议的事——自己竟然睡在老屋的木架子床上。

    绿花棉被,大木床,大木柜,瓦罐米坛,苇编粮仓,石灰土地面……是那么的熟悉而亲切!

    黑色长裤子,蓝白色校服,牛仔书包,高二化学书……张九霄终于认清事实,自己竟然回到一九九六年,高中二年级的时候。

    重生吗?

    重生吗!

    老天爷,是你怜悯我,让我重生再来孝敬父母吗!

    张九霄突然眼中泪水狂涌,悲喜交加,彷徨而兴奋!

    “二娃,起床啦。吃了饭,坐卖黄瓜的车一起去学校。”外屋传来父亲的声音。

    “恩,起来了!”张九霄使劲捂住嘴,不让哭声传出去。

    老天爷,谢谢您!

    谢谢你,让我可以再次看到爸妈,谢谢你让我拥有再孝敬他们的机会!

    麻利的将洗得发白的衣服裤子穿上,把书收进书包,张九霄使劲抹掉泪水,推门走出来。

    一九九六年,张九霄十六岁,正在县城北山中学念高中二年级。

    九五年,母亲得了重病,住进医院几个月,前后化掉近两万块。

    不但耗光了父亲开十年拖拉机存下的所有积蓄,又卖掉拖拉机,还从亲朋好友处借了不少帐。

    这两年,是家里最困难的时候,父亲一边照顾母亲的身体,一边学村里人种黄瓜,艰难的维持着全家生计。

    种黄瓜卖很幸苦,不说每天地里累死累活,仅仅是每天卖菜就异常累人:早上三四点钟起床,打着电筒担着百斤重的菜筐走七八百米到公路边去,等到转跑早市的小货车到来,再抬费力的抬菜上车,黑风中奔腾到菜市,在又冷又黑的老市场里等着菜贩子来挑选。若是当天的菜好也就罢了,很快就有人挑走;若是菜稍微差点,饿着肚子等上两三个小时也未必有人要,只得蹲坐在菜市的角落里,孤零零的便宜零卖,有时候卖到中午甚至下午也未必能卖完……

    这还是天气好的时候,若是遇到大冬天下雨下雪就更惨了,浑身湿透,又冷又累又饿,风吹得手骨头都痛……那种滋味,没卖过菜的人永远不明白!

    所以菜农们苦,他们宁愿在地里劳累,也不愿意清早去卖菜……但是不卖,又哪来的收入?

    张九霄家每个周末,都会多摘一点菜,分成两担,父亲挑一担,张九霄挑一担,一起送上小货车,顺带捎他去上学。

    早餐照例是鸡蛋炒饭,母亲的厨艺极好,虽然只放了一丁点油,但撒上点葱花,猛火爆炒,闻起来特香,特有食欲。

    这个时代,都是纯天然无污染的自然土鸡蛋,不像后世的洋鸡蛋,看起来个头小,闻起来没味道,吃起来像木头屑。

    母亲特意给儿子加了三个蛋,堆满整整一大碗,张九霄低着头,眼里噙着泪花,尽把蛋往父亲碗里夹。

    “你多吃点!”父亲把蛋夹回他碗里。

    “我不饿。”

    家里的情况张九霄看在眼里,他心中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让家里过上好日子!

    几口吃完饭,张九霄背上书包,拿起扁担,快速抓起重的一担黄瓜。

    “放下,我来挑那一担。”父亲往嘴里刨饭。

    “没事,我有力气。”

    张九霄哪里肯,猛地站起来,肩膀上顿时传来一股巨力,压得他双脚酸软站立不稳,他咬咬牙关竭力挺着,这一担怕是有一百二十斤。

    父亲丢下饭碗就要过来,他抢先一步,蹬蹬蹬就往外跑,每一步都压得他咧牙咧嘴,却始终不放。

    家门口距离公路有七八百米,但这七八百米却仿佛无限远,腿软,骨头折,肩膀剧痛,胸口喘不过气来……

    一百二十斤,对于常做重活的成年人来说都不轻,更何况一个十六岁少年!

    父亲担着另外一担追了上来,但张九霄倔强的不放手,父亲拿他没法,只得在他身后守护着。

    “这条路若是能修到我们家门口该多好!”一边走父亲一边叹气。

    张九霄不语,憋着一口气冲到公路边,放下担子时,他几乎瘫倒在地,腰椎酸软沉重,肩膀上火辣辣的痛。

    公路边已经有十几个人等着,都是附近的老菜农,土豆,黄瓜,豇豆,丝瓜,辣椒……什么都有!

    张家湾距离县城十公里,水源便利,阳光充足,土质肥沃,很适合种菜。

    但这个年代,年轻人大都外出到广州深圳打工了,在家种菜卖的都是中老年人。

    四点半,一辆小货车准时开到路边。

    司机小名陈四,是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因为张九霄的父亲以前也开车,和陈四认识,所以连带张九霄和他也比较熟。

    “四哥,最近生意不错啊。”张九霄主动开口。

    “不错才怪。”陈四一边帮忙把菜搬上车一边发牢骚:“说实话,这破车一个月充其量能赚得到两千块钱,还要除去油费,偶尔坏掉修一次就是几十块上百块,根本没得多少赚头。妈的,我买车时欠了几千块钱帐,到现在都还没还清……听我表哥说,在广州工厂上班,一个月七八百,如果手脚麻利,去做计件的活儿,工资甚至能达到一千多,我早就想把它卖了,还了账去广州上厂。”

    “也是啊,还是进厂好,工资高,还不需要本钱。”张九霄点点头。

    这年月,他所在的县城普通工人月工资也就五六百,这种稳定工作还有很多人去抢。

    因此年轻人都往广东深圳跑,偌大的农村就只剩下些老人妇女和孩子。

    总而言之,对普通人来说,钱不好赚啊!

    ……

    十公里的路程不远,车很快就到县城。

    父亲从熟人手上借了三十块,凑足五十后递给儿子,张九霄却不愿走,坚持要把黄瓜卖掉。

    九月间,天气依旧炎热,这个季节很适合黄瓜生长,买黄瓜的人也就多。

    张九霄在菜市场逛了一圈,发现还没卖掉的黄瓜就有三十来担。

    他这两担不算好,也不算坏,想要早点卖掉,怕是只能凭运气。

    “爸,你等一会!”略微想想后,张九霄突然来了主意。

    在路边捡了个矿泉水瓶子,跑到菜市场拐角的水管接了一瓶自来水,飞快的跑回到摊子前。

    乘着暂时还没人光顾,他把黄瓜稍微整理,头挨着头,尾挨着尾,全部横着朝一个方向平放;大条的,笔直的,外形好看的放上面。理完之后也不管矿泉水瓶干不干净,张嘴猛喝了一口,然后“噗”的喷到黄瓜上,接连几口水下去,整挑黄瓜上都是水珠!

    “你做撒子?”父亲不解:“莫把黄瓜弄湿了!”

    “爸你看,你觉不觉得我们的黄瓜比别人的顺眼?”

    父亲顺着看去,自家的黄瓜码放整齐,个大,均匀,表面因为有点水,电筒照过去显得青翠欲滴。

    再一看其他人的黄瓜,摆得乱七遭八,大小条乱堆砌,显得极为凌乱,电筒照过去显得又干又老。

    两相比较,自己的黄瓜的确顺眼很多。

    放在后世这实在是司空见惯,哪个菜贩子不在菜表面洒水的?

    洒些水,一来水淋淋的显得新鲜,二来重量可以更加重一些。

    “大哥,这黄瓜卖了没有?”

    刚刚弄好,就有个一个中年妇女走过来,电筒对着黄瓜一照,顿时心中大喜。

    “还没有,刚刚搬下车,还没得人来看。”

    张九霄抢先回答,还假装不经意的擦擦汗水,显得刚下车很累的样子。

    “三角五,这一担我要了。”

    中年妇女顿时以为捡到好东西,当即开口。早市上蔬菜不少,但越好的菜带来的利润越高,一旦发现必须及时下手。

    三角五,这价钱不算低也不算高!

    父亲脸上堆笑,立刻就要答应,却被张九霄一把拉住。

    张九霄:“嬢嬢,三角五低了点哦!你随便转转,整个菜市场有比我们的菜好的么?又新鲜,又匀称,水色还好看!”

    声音立刻引来几个菜贩子注意,几只电筒照过来,顿时有人靠近,显然也看上了这两担黄瓜。

    买黄瓜通常靠眼里,以为黄瓜一般是不让翻的,一旦翻动很容易就会擦破皮,到时候卖相就差了。

    “三角八,我要一担。”

    “我也要一担,三角八。”

    横空冒出两个同行,中年妇女顿时急了,这两担黄瓜看起来的确喜人:“喂喂喂,也要讲个先来后到吧!三角八,我要了!”

    “别急,这么着吧。”张九霄早就想好:“四角钱一斤,哪个觉得值,哪个就拿去。”

    “四角,哪有这么高。”中年妇女反驳:“其他黄瓜才卖三角到三角二。”

    “我要了,帮我挑一担到那边去过称。”中年妇女话音未落,一个男菜贩子抢先开口。

    这人已经选好其他菜,再买好黄瓜就可以早点回去睡个回笼觉,不想在这里耽搁时间……再说这黄瓜看起来也值四角。

    “你……”中年妇女咬牙,眼看另一个人就要开口,她一把摁住扁担:“要了,要了,四角我要了,帮我担过去。”

    父亲心中高兴,两担黄瓜共两百斤,多五分钱一斤,就足足多出十块钱,臭小子鬼机灵啊!

    十块钱,二十年后的人丢地上也没几个人去捡,但对九五年的菜农来说绝对不是小数!

    钱拿到手,父亲二话不说转身跑开,很快又跑回来,手里却多出六个热气腾腾的大包子来。

    包子分两包装,一包递给张九霄:“吃吧,吃了快去学校上课……这包我给你妈带回去。”

    “恩,爸!”

    张九霄鼻子算算,却没有拒绝,接过来大口往嘴里塞。

    他知道,自己吃了,父亲才会更高兴。

    他也知道,父亲绝对不会吃,他会一个不少的带回去,陪着母亲一起吃。

    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003章承包送菜

    批发市场处在城郊,而张九霄的学校在市中心,距离这里足足两公里多。

    此时还不到六点,天还没亮,张九霄决定跑步回学校,就当是锻炼身体。

    “张九霄!”

    才跑出菜市场口,就被一个声音叫住。

    顺着声音望去,路旁停着一架运菜的三轮小货车,一个微胖的身影正吃力的往车上装菜。

    “刘老板!”

    这胖胖的中年人张九霄认识,是承包学校食堂的刘胖子。

    做为学生会学习部长,张九霄经常在食堂负责排队执勤,和这刘胖子倒是比较熟悉。

    看他吃力的样子,张九霄笑着跑过去,帮着他把一大堆的菜抬上车。

    两人足足花了十多分钟才装完,足足千多斤菜,挪在车上堆得老高。

    “妈的,累死人嘞。”刘胖子喘着粗气,坐回驾驶位置:“多亏了你。走,一路回学校。”

    “好!”

    张九霄自然不会客气,跳上车,随口问道:“每天都是这么多菜?”

    “你以为呢?全校高中加初中,足足四千多个学生,一天三顿下来,两千多斤菜还不太够。”说道这事上,刘老板立刻话多起来:“我每天早上三点钟起床,三点半过来拉一车回去,四点五十再过来拉第二车,一早上下来简直累得精疲力尽……往天是我婆娘跟我一起,今天她感冒了来不到,如果不是你帮忙呀,我还不一定能装得好。”

    “以你的身家,还用得着自己亲自来啊?”张九霄开玩笑。

    别看这家伙矮矮胖胖,钱可是绝对不少,不但承包着学校食堂,还买了两辆车:一辆汽车跑长途,一辆货车拉煤炭。

    十多年之后,这家伙靠着承包食堂赚的钱开了个饲料厂,身家好几千万。

    “不亲自来,我找哪个嘛?实话告诉你,我两个儿都在开车,找别人去买我怕吃钱,总要自己看着过称才放心。”

    “也对!”张九霄点头。

    九十年代发家的人,都是勤俭劳累积累起来的,和后世那些抓住机遇一夜暴富的人完全不同。

    那些狗屁重生小说,说什么重生遍地黄金,哪有那么简单!

    一句话,钱真的不好赚啊!

    “平时主要都买什么菜?”张九霄随口问。

    “什么菜都买!”刘老板挺了挺腰,感觉舒坦不少:“土豆,四季豆,黄瓜,丝瓜,南瓜……都是些常见的菜,学生娃儿还能吃鲍鱼龙虾么?”

    “土豆,四季豆……这些我们村都有啊!”

    张九霄随口答道,突然间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他心里冒出:“刘老板,要不我来负责给你买菜?”

    “你给我买菜?你不读书?”刘胖子笑道。

    “不是我,是我父亲。”

    张九霄灵感上头,想法瞬间冒出来:“我们生产队全部以种菜为生,几乎市场上的各种蔬菜都有。这样子,我父亲把菜收起来,再每天早上给你送到食堂来,再由你亲自过称称量。这样大家都有好处,一来我们生产队的人就不用每天早上很早就起来餐风露宿的去卖菜;二来你也不用大清早跑几趟去菜市场挑选,而且自己过称,不被人宰,绝对放心……至于价钱,大致按照市场价钱给就成,你觉得如何?”

    刘老板微微一愣,片刻之后一拍大腿:“好啊……不过你能保证每天早上都有菜?”

    “这个你放心,不止我们生产队种菜,连附近几个生产队都种,别说一两千斤,三四千斤都没问题。”

    “好,如果真是这样,完全可以!”刘老板兴奋点头:“菜价我可以稍微给高点……实在不想每天早上起来。”

    “嗯,你先考虑下,我回去和我父亲说说。”

    不止刘老板兴奋,张九霄更兴奋,一直到学校都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

    他有很多赚钱的点子,但一没启动资金,二没人脉关系,根本无法实现。

    现在却有一条近乎“无本生意”的路出现在他面前。

    直接在生产队收菜,显然比菜市场要便宜点,一斤可以低个几分钱,再加上卖给食堂价钱可以比刘老板从菜贩子手上拿的价钱稍高,合计起来利润顿时达到五分至一角。

    按照每天2000斤菜,保守算下来每天能赚100到200块钱,一个月就是3000到6000块钱,平均下来也能达到4500以上吧。

    运输方面继续找老四,每天跑一趟给20块钱,一个月才600块钱,他保证还乐意得很。

    当然周末不上课,很多学生要回家,得减少一部分收入,但保守估计,一个月稳赚3500没问题。

    3500块钱,在物价暴涨十倍的后世也相当于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在这个月薪在300-600的年代绝对是很大一笔。

    ……

    半夜累得像猪样,整个早自习张九霄都用书挡着,躲在角落里睡觉。

    早自习结束,他再也忍不住,大步走进班主任办公室装病。

    “老师,我肚子痛,要去医院。”

    “严重不,要不要我陪你去?”

    班主任丝毫没怀疑,身为班长兼学生会学习部长的张九霄,在老师眼中绝对是不撒谎的好孩子。

    “不用,您上午还有课,我自己去就成。”

    “那好,你注意点!”班主任徐老师是个三十五六岁的中年男人,生怕他看病钱不够,从包里摸出所有钱:“我这就三十多,你先拿去用着,不够再说,快去吧!”

    张九霄的脸顿时红了,老师,我不是故意骗你的……不,我是故意骗你的……但我……妈的,说不清!

    重生之前三十多岁,脸皮已经锻炼出来,张九霄故作迟疑的接过钱,犹犹豫豫的点点头,一溜烟出了门。

    结果中午班主任中区去食堂吃饭,发现身上已无分文,又不好意思找人借钱,只得硬饿了一顿。

    这个年代车少,坐公交车到镇上后,就只能走路回家。

    三公里的路说远不远,但靠脚走要接近一个小时,所以到家时已经日上三竿。

    “二娃,你怎么回来啦?是你爸早上忘记给你钱,还是你把钱弄丢了?”看到张九霄回来,正锄黄瓜地的母亲立刻放下锄头关心的问道。

    “没事……哦,有事,爸呢?”

    “我在这,你怎么回来了?”父亲正搬肥料。

    “我有个事要和你商量。”张九霄稳住心绪,把自己的想法娓娓道出。

    事情很简单,但帐必须得细算,一番话足足谈了半个小时。

    父亲其实是个有魄力有头脑的人——在八十年代,有胆量借钱买拖拉机的人一个镇能有几个?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外跑运输,虽然赚的钱都被用掉,但有见识有人缘,若不是母亲一场大病把积蓄全部费光,他可能已经和人合伙做生意去了。儿子的话个他眼中放光,但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而是安静下来仔细考虑。

    “有两个难点:一、就怕生产队的人看到我们从中赚钱,久而久之就不同意卖给我们;二、刘老板那里的钱必须保证能够日结,拖久了我们承担不起?”

    “这的确是问题。”张九霄点点头,这两个方面他没考虑周全,但很快就想出了对策:“第一点,村里种菜的以中老年人为主,只要我们价钱别压得太狠,他们一般不会这样做的,毕竟都已经不年轻了,没有人会乐意大清早起来卖菜的,即便有人挑头不卖,只要规定陈四跑我们这趟时不能拉别人的菜,他们没车还能自己担着跑十来公里?就算担,他能担多久?”

    “这倒也是,就必须和陈四说好。”

    “第二点,我们必须和食堂老板签订固定合同。毕竟小本交易,我们每天需要支付菜钱给菜农,所以拖欠的时间不得超过三天。我回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让你和我一起去,把这合同定下来,有合同在很多事情更好解决些。当然,合同对我们来说也有约束力,若是当天收的菜少了,你就得早点去菜市场,在那里买也得买足;若是当天收得菜太多,你也得去菜市场想办法把它卖掉……毕竟,不可能每天收的都那么准确。”

    “合同?这个……好!”父亲缓缓点头:“这个点子真不错,没准应该能成。”

    看着侃侃而谈的张九霄,父亲突然感觉异常欣慰,不知不觉的,儿子长大了的啊!

    “在谈什么呢?”母亲看着父子俩眉开眼笑,有些好奇:“二娃,我这就去做饭,吃了午饭再回学校。”

    “吃什么饭,现在就去学校!”这下轮到父亲不淡定了,若是能谈下来,家里将因此而有大转机。

    两人一路赶往学校,到时也已经一点半。

    刘老板也正在思考这事,见到张九霄出现,终于下定决心。

    三人围着食堂餐桌开始商议,敲定一些关于菜质、菜量、菜类的具体事宜,一谈便是一个多小时。

    两人的文化都不高,难免有很多思考不周之处,张九霄发挥重生者的远见,详细补足其中的各种纰漏和注意项。

    最后,他又亲自执笔写下一式两份承包合同。

    “这字可真不错!”刘老板朝张九霄的父亲笑着:“学渊呀,我第一次见这么果断而有魄力的年轻人,用句读书人的话来说:你这儿子绝非池中之物!”

    “他还年轻,需要学的还多。”父亲其实心中非常自豪,脸上却表现得很平淡:“刘老板,往后就要靠你多多照顾!”

    “你这话说得!没吃饭吧?我也没吃!叫他们炒几个菜,我们仨喝两杯。”刘胖子心情不错,大声吩咐食堂师傅:“今天你可以喝醉,明天就不成了!明天你就得去联系菜,从后天开始,我这食堂的菜就专门有你负责,有了问题唯你是问……婆娘,开瓶酒,哎呀,拿那瓶大媳妇给我买的泸州老窖。”

    重生1996年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重生1996年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重生1996年全部精彩内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