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能在茫茫轮回中重逢,是他最大的幸运,她的毒,他甘之如饴。

能在茫茫轮回中重逢,是他最大的幸运,她的毒,他甘之如饴。结局-短篇完结文在线阅读

来源:ysg|小说:能在茫茫轮回中重逢,是他最大的幸运,她的毒,他甘之如饴。|时间:2020-09-16 08:49:12|作者:红摇/

能在茫茫轮回中重逢,是他最大的幸运,她的毒,他甘之如饴。结局-短篇完结文在线阅读小说《能在茫茫轮回中重逢是他最大的幸运她的毒他甘之如》的作者是红摇,该书主要人物是无烟凰羽,能在茫茫轮回中重逢是他最大的幸运她的毒他甘之如小说讲述了:深夜,屋内灯已熄,人已静,凰羽应是已睡着了。无烟坐在如水凉阶,将身上的粗布衣裳褪到肩下,勉强抬起手臂,把伤药涂到伤处去。

能在茫茫轮回中重逢,是他最大的幸运,她的毒,他甘之如饴。红摇著能在茫茫轮回中重逢是他最大的幸运她的毒他甘之如,主角是无烟凰羽

于是,就出事了。

她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坠入销影池的了。那一次受伤太重,使得记忆都损失了。只记得落入池中的刹那,骨肉剥离般的剧痛。

凰羽就在那时奇迹般地出现了,毫不犹豫地纵身跟着跃了下去,拚了全身的灵力逼开有着可怕腐蚀力的碧蓝池水,抱着她跃回了池畔之上。

无烟灵力很弱,被捞上岸后已是几乎不成人形,眼看着没救了。凰羽也受了极重的伤,皮肉片片脱落。那时他顾不上自己的伤,首先扑到她的身边,将五千年修来的灵力生生地渡于她一半,暂时吊住她一口气,又差人连夜从天界太阳升起的地方——汤谷,弄来汤谷圣水,装在神木“若木”制成的大木桶中,配入起死回生的灵药,将她整个人浸了进去。

她在汤谷水中睡了整整一年才醒来,一睁开眼,便看到疲惫伏在桶边小睡的凰羽。

她对之前坠入销影池的事几乎全没了记忆,恍然以为自己只是沐浴时睡着了。调皮地去撩他的鼻尖。他睁开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活过来的她,猛地一把抱住她泣不成声。

她不知发生了什么,迷惑地也抱住了他,手底却有异样的触感。他背部的衣服底下似是凹凸不平。狐疑地掀开他的衣衫,看到一片可怕疤痕。

后来她才慢慢知道,他将她从销影池中救上来后,因她生死未卜,他就拒绝治疗,整个人像疯了一样,不准医师碰他一下。直到得到了汤谷水、若木桶,无烟有了一线生机,他才冷静了些许,接受了治疗。但因为错过了最佳的时机,留下了任何仙药也无法抹去的伤痕。

那时的她,自责不该贪玩偷跑去看彼岸花,累他受伤。环住他chiluo的脊背呜咽成一团,把泪水蹭在他的伤疤上,企图用眼泪来治愈他,却无济于事。

他笑着将她扳到身前抱住,道:“留下一点伤疤,能换来无烟的疼惜,合算的很。”

那时凰羽轻声道:“待我涅槃重生之后,无烟便嫁给我可好?”

“不。”她摇摇头,“我现在嫁,现在就嫁。”

她急切的模样惹笑了他,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这般嫁不迭,羞不羞?”

“我不管,现在你就得娶我!”她半分矜持也不要了。

他虽是千般宠爱她,这件事却固执地不肯依她。因为,涅槃将近。

她知道涅槃的事,猜到了他的想法,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揪着他的衣袖,一字一句道:“我若是先嫁给你,涅槃的时候,你心里记挂着我,就能安好地回来。”

他笑道:“我却觉得,你许诺我重生后嫁我,我有你这个美味诱饵,就更有重生的动力。”

于是她纠结了。当嫁不当嫁?……

在没有意外的情况下,凤凰会例行千年一次渴望涅槃,抛弃上一个肉身而重生,获得更进一层的修为。每一次涅槃重生,凰羽都会具备更强大的灵力。但同时也是危险的赌注,若不能顺利渡过,便会是灰飞烟灭的代价。

凰羽与无烟已相爱近百年之久,他却没有正式地娶她,正是因为涅槃将近,他不愿给她一个未知的未来。他要等到重生之后,与她共享漫长的岁月。

所以他固执地把他们的大婚安排在了涅槃重生的那一天。

那时没有人告诉无烟,为了救她,凰羽渡与了她一半修为。也没有人知道,无烟天生的毒素在不知不觉中已将致命危机在凰羽的血脉中深种。她乐观地以为,已经历经四次涅槃的凰羽这一次一定能顺利重生。所以她也没有坚持先嫁给他。

十年之后,凰羽的梧宫腾起冲天大火,七日不熄。火灭之后,身穿华美嫁衣等在梧宫前的无烟,没有等来重生的凰羽,却等来了羽族长老们的锁链、囚禁、和酷刑。

他们说是她害死了他。

……

如今,无烟故地重游,已是失去了一切,失去了眼睛。前方传来特殊的汩汩水声,她识得那声音。那是销影池的滚浪声音。当年她坠入销影池时,是凰羽不顾生死拉她上来,因此负了重伤,又渡了小半修为给她,这也成了后来他涅槃遭劫的隐患之一。

她真是累他不轻啊,果然是他的命里灾星。

如今无意中竟又走到了这里,是命运在暗示她一了百了吗?若是跃下去,不会再有谁来捞她了。

她已了无生念,或许是可以死了。可是即便是死了,冥界也不肯收她,她依然会是个四处游荡的孤魂野鬼,与现在的她,无甚不同。

茫然站在销影池畔,忽然感觉背后有异样气息。或许是因为失去眼睛,感觉变得分外敏锐。耳中没听到半分声响,只是凭直觉就感觉到了有人接近。她猛地回头,以满是鲜血的脸庞面对着未知的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