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江少的闪婚新妻

乔子衿江凌寒小说大结局-江少的闪婚新妻免费全文

来源:wyy|小说:江少的闪婚新妻|时间:2020-07-31 12:09:10|作者:油纸伞

(完整版)《江少的闪婚新妻》全文免费阅读在线地址作者油纸伞,完本小说江少的闪婚新妻主角乔子衿江凌寒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江少的闪婚新妻》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一场车祸,毁掉了乔子衿的婚姻。丈夫在外拈花惹草,却又死死纠缠不离,在乔子衿对生活就此绝望时,她遇到了两个男人。一个是权势滔天的商界帝少,将她百般凌辱并害她失去了工作;另一个是夺去她贞洁的神秘男...

江少的闪婚新妻乔子衿江凌寒

乔子衿江凌寒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今天必须把孩子流掉

榕城中心医院,妇科。

“夏之芊。”

听到名字后,女人面容清丽而淡定,步伐平漠地走了进去。

“怀孕一个月,确定流产吗?”老医生推了下眼镜,漠然问。

“确定。”

乔子衿淡定自若地开口,就像肚子里的只是一颗小种子,任人拔取。

老医生挑了挑眉,签单后起身:“去把裤子脱了。”

“好。”

乔子衿躺在生硬的床板上,鼻尖充斥着上一场手术的血腥味,又浓又恶心。

下午查出怀孕后,乔子衿没有半点犹豫直接预约流产。

所幸,今天还剩下最后一个名额。

老护士浏览过乔子衿的资料,再打量着一副迫不及待等待离开的女人。

一般来流产的年轻女孩,要么哭爹喊娘,要么愁容满面,这么淡定的倒是很少见。

老护士低头,在手术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问,“你爱人呢?”

乔子衿微阖双目,眼前浮现出男人那张冷峻如冰的脸:“他没来。”

医生闻言皱眉:“没来?”

“这不是他的孩子。”

语出惊人。

老医生愣了秒后,看着她的目光逐渐复杂了起来。

“麻烦您快一些,我晚上还约了客户吃饭。”

这态度冷得,就像怀的不是自己孩子似的。

现在的年轻姑娘,心都够狠的,活生生一条命啊,就这样说丢就丢。

老医生心里暗叹一声。她利索取了麻醉针,正准备打下去时,突然,病房门被猛地推开——

“有位女病人五个月自服堕胎药大出血!赶紧上手术!”

几个护士急急慌慌,将一个满身是血的女人推了进来。

“谁让你随便闯进来了?”老医生脸色微变,不悦地问。

护士忙凑近她耳边,低声道:“林老师,这是陆沉院长特地叮嘱,必须要今天完成手术的人……”

老医生听到“陆沉”二字一下愣住。

然后,她态度一转,对乔子衿道,“夏小姐,您要不明天早晨再来?事发紧急,人命关天!”

乔子衿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是要她让出今天医院的最后一个名额。

她皱了皱眉本想拒绝,担架上突然伸出一只森白如骷髅手,颤巍巍抓住她的衣服!

“救……救救我!”

她痛得披头散发,满脸都是血,但乔子衿还是认出了那张脸——

是蒋雨茉!

乔子衿的肩膀不觉一抖。

就在不久前,蒋雨茉还为自己是陆沉最得宠的女人而春风得意——

“陆太太,你没看出你老公陆沉根本碰都不想碰你?识趣点,赶紧再找个男的嫁了,说不定还能趁你绝经之前享受夫妻乐趣。”

那是一个月前公司的登山活动上,蒋雨茉说完这段话后的下一秒,就趁乱把她推下山崖。

乔子衿闭上眼睛,依旧能感受到尖锐的石头和岩壁摩擦过皮肤的痛感,浑身满嘴都充满了血腥味。

她摔成左腿骨折,但好在留了条命,并被一个陌生人救了起来。

乔子衿不知道他的姓名和身份,唯一确定的是,他是个男人。

男人几晚无微不至的照顾后,在康复的当晚,他把她摁压在床上,狠狠夺走了她的贞洁!

若非蒋雨茉要害她性命,她不会遇见那个男人,更不会怀上腹中的孩子!

乔子衿的拳头紧紧攥住,心底对这女人的恨意,一瞬间就涌了上来。

病床上,蒋雨茉扯住她的袖子,痛苦大喊:“小姐你行行好,救我和我的孩子吧,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呵,乔子衿清冷的眉眼间不觉染上冷笑。

见死不救这种话,亏蒋雨茉能说得出口。当初推她下悬崖的时候,有想过自己会落得现在的下场么。

然而,还未等乔子衿做出选择,蒋雨茉便试图撩拨开眼前的发,想与她对视。

乔子衿浑身一个激灵,在她认出自己前,猛地背过身去,消失在门口。

“小姐?”

老护士连忙追上去,那道纤瘦的身影却已消失在走廊。

一直跑进楼道里,乔子衿才长舒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涔涔薄汗。

好险。

幸好她反应及时,才没被蒋雨茉看到脸。

现在正值她与陆沉打离婚官司的重要时期,千万不能被发现她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手掌搭上自己平坦的小腹,这个意外的孩子只能改天再打掉了。

她叹了口气,转身走进洗手间,头顶的灯泡传来“滋滋”两声。

乔子衿还未发应过来,紧接着“哗”地一声,灯光全灭、漆黑一片!

是停电?

视线彻底被剥夺,乔子矜吓了一跳,双手撑着洗手台控制住身体,腿忍不住地发颤。

“请问,有……有没有人?”

她无助而颤抖的声音回荡在空气里,却只听见自己空荡绝望的声音回响,根本无人回应。

那一瞬间,这深陷漆黑的感觉,又将她牵扯进一个月前那黑暗而疼痛的夜晚。

她忽然想起,那个男人也是在这样一片漆黑中,轻压着她的脖颈,刺穿她的身体。

那种难以言喻的疼痛、无助和绝望的,仿佛洪水一下吞没了她的意识!

便在这时,寂静无人的走廊里,传来一道沉稳清晰的脚步声,一步一步地朝她的方向而来……

乔子衿屏住呼吸,一双瞳孔因恐惧而睁得浑圆。

这个点在医院的,莫非是变态?小偷?

她惊恐得想迈开双腿,眼睛看不见,身体的恐惧变得愈发清晰,彻底僵在原地。

脚步声,不偏不倚地停在身后,后背贴上一堵温热厚实的胸膛。

他来得太突然,吓得乔子衿浑身一颤,张嘴就要惊叫出声!

然而在她的喉咙发出声音前,男人手指忽然攥住她的下颌,唇瓣温热而霸道地擭了上来,直接堵住她所有的呼吸与意识。

是他!

虽然只有过一晚,但从那蛮横霸道的力道,乔子衿一下就认出来,是那晚侵犯过她的男人!

“唔……”

乔子衿双手紧紧推住他的胸口,猝不及防地想躲,后脑却被他狠狠摁住,男人又急又躁的吻快将她吞噬殆尽。

这一吻不知持续了多久,结束时,男人轻抵着她的额头,呼出的缠绵气息,尽数喷洒在乔子衿的脸颊上,“一个月没见,还是那么生涩。”

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你要告我?

半嘲讽半认真的语气,令乔子衿的耳根瞬时间红了,她狠狠一脚踢在男人膝盖上,坚硬如磐石,痛的反而是自己的脚。

她咬唇,清澈眸底染着愤怒和恐惧,死死望向他的脸,却也只能看出他脸庞的轮廓,和他西服领下白衬衣的颜色。

除了知道这人性别男,乔子衿对其一无所知。

“来医院干什么?”男人薄唇吐出温薄的气息,问。

乔子衿一边狠狠抹着嘴角,一边往后缩着身,尽量不与他碰触:“来医院自然是看病。”

男人淡笑两声,手掌忽然就握住她的腕,捏在手指间,细而柔缓地摩挲着,“你身上有什么病,我怎么不知道?”

乔子衿能感受到他的手指修长而分明,一下又一下,温柔耐心地抚摸着,就像那晚,他也是这样极致温柔地待她。

“请你自重!”

乔子衿在意识被他带进沟里前,强迫着收回自己的手,嗓音清冷地道,“那晚我已经留了语音为证!如果你再骚扰我,我就——”

“你就,”男人淡淡一笑,“告我?”

他的口吻十分漫不经心,是真的不害怕。

“你以为我不敢?”乔子衿嘴硬地咬牙问。

男人手掌摸向她的脸颊,指尖灵巧地滑到耳垂处,沉沉地宣告,“乔子衿,你可以尽管去告,只要你知道我是谁。”

在“乔子衿”三个字出来时,她浑身一抖,只觉自己全身的血液与细胞都凝固住了。

他……

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她拼命去看男人的脸,试图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可除了双漆黑深幽的双眸,和落在耳边炙热的气息,她什么也看不清楚。

乔子衿不知道那男人是何时离开的,只是灯光恢复后,她才骤然回过神,重新看向镜子,那张精致漂亮的脸颊已是大片惨白。

——

回到家时,乔子衿的心情已经平静了许多,她换上一身修身西服,配上干净的女式白衬衫,纽扣开到锁骨处,露出白皙而修长的脖颈。

她给自己补了妆,并将头发盘在脑后,颇有股职场女人的性感与知性。

时间差不多了,她起身打算出门时,却听见楼梯传来熟悉而沉重的脚步。

乔子衿想起今天那个躺在床上,满身是血的女人,握着门把的手掌忍不住颤了颤。

随后,门便自己开了,一袭高大的剪影出现在眼前,此刻显得尤为冰冷。

这是她的丈夫,自她从山上摔下后,一声都没慰问的丈夫。

乔子衿自心里冷笑一声,完全把他当作空气,侧身绕过。

“乔子衿,你眼瞎了?”陆沉不悦的质问从身后响起,语气中宣示着他的不满。

乔子衿脚步停住,却不屑回头,只冰冷地问,“你有事?”

陆沉对她的态度非常不满:“你去医院干什么了?”

乔子衿拳头攥得很紧,虽然已有防备,但被问到时,仍心虚地颤了下肩膀。

“你消息倒挺灵通的。”她轻冷地笑出声。

陆沉的俊颜瞬间阴郁下来,嗓音低沉得可怕,“我不派人盯着你,怎么知道你跟别的男人偷吃,还他妈怀了孕?!”

呵,果然。

自己去了哪儿、做了什么,他都派人盯得清清楚楚!

“乔子衿,你他妈听不见我说话吗?!”

陆沉见她不回答,心里愤怒更甚,浑厚的手掌一下掐住她的脖颈,死死发狠地摁在墙上。

“咚”一声,乔子衿还没回过神,身体就被狠狠撞在墙上,脖子被狠狠掐着,呼吸瞬间被桎梏住。

这所谓名义上的丈夫,恨不得被她活生生掐死!

这一瞬间,乔子衿在痛楚里更加明白陆沉从未爱过她,他们之间,也从没有什么夫妻情谊。

他只是个自私到极致的男人,稍有谁不顺着他的意,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当初热切嫁给他的那颗心,早已在一次次绝望中被浇灭。

她麻木地笑了笑,因为呼吸不畅,说话断断续续的,却字句有力:“怎么……你自己在外面彩旗飘飘,还指望我在家屹立不倒了?”

陆沉以为她是承认了,冷薄的眼里瞬间点燃一把怒火:“你他妈真的敢!”

伴随他音量加大,乔子衿感觉脖子上的压力也越来越重,她立刻说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那张单子上的名字是谁!”

陆沉闻言,微愣了下,然后转身去扯她的包,粗暴地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化妆水和护手霜摔碎了一地!

三两下翻出了那张单子,很清晰的写着——“夏之芊”。

上面有医院的公章和大夫的签字,不会有错。

他知道夏之芊是她的朋友,是她陪人去的孕检,是他多想了。

陆沉皱着的浓眉松开,眼中冰冷化了些。

在被松开的那一刻,乔子衿几乎仓皇而逃,手掌抚摸脖上的伤痕,满眼警觉地瞪着他。

“最好是这样,”

陆沉定了定神,脸色中野兽般的暴怒散去,再开口时,已恢复往常的清冷,“想必你今天也看到了,我是怎么处理撒谎的女人的。”

“什么?”

乔子衿愣了一秒,随后瞬间懂得了什么:“今天蒋雨茉流产是你下的手?”

“很意外么?”

陆沉凉凉地笑了两声,盯着她的目光毛骨悚然,“我在睡她之前就说过,绝不要孩子,如果怀孕了,哪怕生下来我也会给他掐死!”

乔子衿浑身一震,顿感一股刺骨凉意,直直蹿入骨髓血液。

“蒋雨茉都五个多月,胎象应该很稳了。你……你到底给她灌了多少药?”她不敢置信地质问他,双手都在发着抖,浑身冰凉无比。

怎么都想不到,这个曾经温柔的的男人,就算再绝情再变态,竟会狠毒到亲手杀死他自己的孩子!

“呵,谁让她在避孕套上戳洞,自己搞那些小把戏,怪不了我无情。”

陆沉冷笑两声,手指缓缓掀起乔子衿一侧的发丝,“你记住,乔子衿,如果被我发现你怀了哪个野男人的孩子,我也会那么待你。”

乔子衿后背一凉,眼眸空洞望着他,手掌下意识护了下小腹的位置。

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

医院里,蒋雨茉躺在床上向她伸出那只满是鲜血的手……

这样的画面,一遍遍回旋在脑海里……

她呼吸觉得困难,胃里上下翻涌,双腿都几乎站不稳,“变态!你这根本是杀人犯!”

陆沉居高临下地瞪着她佝偻的身形,蔑然轻笑两声:“我就算是杀人犯,也永远是你的丈夫,你最好给我记住这一点!”

他说罢便转身走出房间,残留在屋子里的味道,让乔子衿觉得恐惧而冰冷。

她胃里那阵翻江倒海再也忍不住,连忙捂着嘴冲进厕所,一阵呕吐。

在胃几乎被掏空之时,乔子衿的心也随之变得空荡荡。她无力地靠在墙上,满脸苍白如纸。

到底是从何时开始,这个连跟自己牵个手都要脸红半天的大男孩,竟变成这副模样了……

是从婚礼那天,乔子衿的父亲撞死了陆家爷爷开始么?

那天的婚礼,在他们即将宣誓时,噩耗传来,陆沉手中的戒指应声落地,再也没拾起来过。

从此之后,陆沉对她就彻底变了。

可是,她的父亲明明已经入狱受刑,得到他应有的惩罚了,陆沉却仍不肯罢休,把失去爷爷的痛苦全部加在乔子衿身上,用一次次冷战、出轨、家暴狠狠地折磨她。

乔子衿撑着身子,吃力地站起来,漱过口、再将凌乱的妆发整理干净。

她没有时间休息和感伤,她得工作,她要自强起来,才有能力保护自己和家人。

今晚要与大名鼎鼎的圣曜集团谈一桩生意,这所只出现在新闻里的公司无人不知晓,市价高达百亿,其总裁江凌寒更是风靡全城的大人物。

一路上,乔子衿屏息凝神,满心的压力山大。

直到站在包厢门前,她还在紧张,这对从业多年早已是公关老手的她来说是很少见的。

推门而入,人都到齐差不多了,一排目光径直朝她的方向望过来。

那一张张价值连城的脸,都是在电视上常见的面孔,各自身边都坐着位性感的女郎。

最抓人眼球的,是坐在正中主位上那一身深黑的男人。

他慵然地坐在那,骨节分明的手指晃着酒杯,俊颜的轮廓宛如刀刻般完美,然而双眸却寒冷如一把刀刃,自身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令两旁的人都不敢靠近。

多年经验,她知道他就是江凌寒,还真是人如其名般的冰冷强势。

乔子衿下意识多看了那男人几眼,似是被他察觉到了,冰冷的目光微抬,一下落在她的脸上。

对视上的瞬间,乔子衿浑身猛一抖,立刻避了开来。

坐在江凌寒身边的,是今晚她最大的竞争对手,AZ的公关经理Julie,她穿着黑色紧身裙,将身材呈现得淋漓尽致,领口放得低,露出一片诱人的雪白。

穿得丝毫没有职业规范,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这里的陪酒小姐。

乔子衿无视Julie投来的瞪视,落落大方地做起自我介绍:“各位好,我是星辰娱乐公司的公关经理,乔子衿。”

主座上,男人淡薄地觑了一眼乔子衿,唇角浮现饶有兴致的淡笑。

那种不疾不徐、诡异到极端的笑容,就像吃定了猎物的野兽,令乔子衿觉得浑身不舒服。

Julie坐在江凌寒身旁,白嫩的手指勾着自己的发丝,缠卷在指心上,讪笑两声:“辰星集团?那不是连市场前一百都没进的小公司吗?”

乔子衿不理睬挑衅,不卑不亢地望向旁边的男人,微微鞠躬:“江总,我是跟您联系过的乔子衿。”

男人手握着酒杯,缓缓抬头,目光深邃地打量着她,

“是联系过,不过我邀请乔经理六点半到,现在已经快七点了。”

他那语气分明是责备,却是含着淡笑说出来的,无形中给人一股压力。

乔子衿往后别了下耳际的发,不紧不慢地解释道:“很抱歉,因为要见江总,我化妆化得久了点,还请江总见谅。”

她一边说,一边垂下眼眸露出勾人的浅笑,那仿佛从骨子里透出的媚容与干净混杂,让人心痒痒的。

很懂如何拿捏男人的心理,一颦一笑都把控得非常好。

场上男人的视线都燃了些热度,乔子衿弯起纤柔的月眉,挤出让人无法拒绝的恳求:“各位,我现在可以入座了吗?”

“来来来,入座吧。”人群自动为她让出一个空位。乔子衿拢着西服坐下,将手里捏了许久的企划书,推到江凌寒面前。

男人只斜斜觑了一眼,薄唇抿出淡淡的讽刺:“一坐下就谈生意,乔经理赶时间?”

乔子衿微眯了眯眼眸,这江总不比她从前对付过的任何老总,随口一句反问,都像是故意针对她而来、意图不善。

她莞尔,从容应答道:“江总说笑,我今晚的时间可都是您的。只是这份企划您先看着,想什么时候谈都可以。”

江凌寒沉默了半晌,伸手翻开企划书。

然而,间隔几秒后“啪”地一声,企划书原封不动地被丢了回来。

正丢到乔子衿的脚边。

群众里顿时传来窃笑,贴着男人而坐的Julie也捂唇嗤笑:“一个破公司做的企划,还敢拿在江总面前耀武扬威?”

乔子衿深深吸气,忍压下心头的屈辱,俯身将企划书捡起来。

这是她熬了好几个通宵完成的,此刻就像垃圾一样被丢在地上,纸张被酒水浸湿。

她神色从容平静,一点点仔细地擦干净,没有伤到纸张。

这些事,她经历了太多太多,作为一名小公司的公关经理,受冷嘲热讽不是罕事。

“江总,请问您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她继续耐着好脾气,低声问。

“我跟你们唐总敲定的代言人是蒋雨茉,怎么到你这就换了人?”

江凌寒一字一句地发问,冷薄而毫不留情。

乔子衿的十指紧张地攥了下,她绝不能说是因为蒋雨茉流产。

这种丑闻一旦传出去,必定会影响到全公司的形象。

她低眉想了想后,道:“还请江总谅解,蒋小姐因为一些私人原因,已经停止了她的所有代言活动。”

“私人原因?”江凌寒忽而冷笑两声。

江少的闪婚新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江少的闪婚新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江少的闪婚新妻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