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情谋太子妃小说by升明月章节目录阅读

来源:wyy|小说:情谋太子妃|时间:2020-07-31 11:44:35|作者:升明月

(完整版)《情谋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在线地址作者升明月,完本小说情谋太子妃主角江轻尘靳长涯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情谋太子妃》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前世,她戎马半生却惨遭算计。痴心错付,却落得个双腿被砍,金殿自刎的下场。今生她含恨归来,撕渣妹,斗渣男,不亦乐乎。却被太子殿下堵在墙角:你三番两次兴风作浪,到底有...

情谋太子妃江轻尘靳长涯

江轻尘靳长涯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001章死不瞑目

庆历二十七年,深冬。

大晋王朝三皇子靳北辰,登基为皇。

金銮殿上,被砍断双腿的江轻尘匍匐在地上,被太监按着脑袋,砰砰向新皇磕头。

血,染红了金殿!

江轻尘满面污血,猩红的双眸死死瞪着金銮殿上的天子。

她为他,一袭戎装征战足足七年!他也曾许诺,待他登上皇位,便封她为后。

可如今!

他夺她兵权,斩她将士,甚至于——斩断了她的双腿!

太监以尖利的嗓音宣读。

“查赤星将军——江轻尘胆大包天,竟以女儿身为将!并于三年前勾结尧国,沙水一战,致裕德太子丧生!……”

江轻尘简直听得发抖。

三年前!他要她去攻打圣金,可她一去,却落入敌军重重埋伏中,整整七天七夜,她被困死在沙水。

吃光了粮草吃战马,吃光了战马吃死尸……

她度过了人生中最绝望的七日,而最终救出她的,是她的死敌——太子靳长涯!

那男人是大晋未来的希望,然而却在这个隆冬,死在了她的怀里,他说,今生能死在她身旁,心满意足。

“……林林总总,三十六桩罪。今废江轻尘赤星将军封号,赐死!”

听着太监的宣判,江轻尘眼眸几乎能渗出血泪来,一颗心更是撕裂般的疼痛。

“靳北辰,你登上皇位,便要杀我,是吗?”

金殿上的靳北辰不语,看她的眼神甚至带有几分闪躲。

殿上的大臣却已忍不住纷纷上奏:

“江轻尘女扮男装,其心不轨,其罪更是当诛!”

“江轻尘勾结敌国,谋害裕德太子,简直是个毒妇!”

“单是赐死如何能够?应当施以凌迟!”

凌迟?

——他们凭什么!

他们的太平盛世,是她铁血戎马打下来的!靳北辰今日的皇位,更是她以兵权压制其余皇子夺来的!

“杀我?你们这些人配吗!”

江轻尘满腔的血泪与不甘。

她戎马一生,什么险境没遇过,如今竟要死在这群鼠辈手中!

可笑!

死寂的殿上,忽然银光一闪,她一个没有双腿的人,竟已拔出了身旁侍卫的剑!一咬牙,将剑架在了玉颈上。

与其死在这群鼠辈手里,倒不如她亲手了结了性命!

金碧辉煌的大殿上,江轻尘的笑声凄楚悲凉。

“今日冤我害我之人,来日定当血债血偿!”

绝望的合上眼,锋利的剑瞬间割破血肉!

一时间血溅大殿!

大臣惊呼阵阵,靳北辰更以嫌恶的声音喝道:“来人!快将她扔出去!”

荣耀了近十年的赤星将军,便这般被扔到了冰天雪地中,雪化在她破裂的血肉上,痛到麻木。

朦胧的视线中,她看见一个光彩照人的女子走来。

那是她的妹妹,也是如今的皇后。

江瑶歌优雅地走来,抚过她面上凌乱的发丝,“真可怜呢,我的好姐姐,你可是大名鼎鼎的战神,如何弄成这副模样了呢?”

她轻笑着,附在江轻尘耳边轻轻说道:“北辰哥哥有没有告诉你,三年前沙水一战,实则是他一手策划的呢?”

“可惜啊,靳长涯那个糊涂蛋到底还是爱你,拼死也护住了你平安。”

江轻尘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

这竟是一场阴谋!

她的妹妹——她掏心掏肺对待的好妹妹,竟然从一开始就与靳长涯两相勾结,密谋着要她的命!

“呃——”

破裂的喉间痛苦地发出一声呜咽,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江瑶歌唇角勾起一抹妖艳的笑,眼角更是抑制不住地划过几分快意。

“姐姐当初受尽荣耀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一天呢?你都不知道,妹妹当时看着,有多嫉妒啊。”

她血红的指甲刮过江轻尘的脖颈的破裂处,忽然用力,刺进血肉中,剧烈的疼痛叫江轻尘痛不欲生。

江轻尘瞪大双眸仰倒在雪地上,断了气。

死不瞑目,大抵如此。

……

庆历二十年。

相府庭院中,大雪漫天。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神色慌张,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

“娘!怎么办怎么办!皇上忽然召我们进宫,定然是知道了那事……他来索孩儿的命了……”

“是平乐郡主去告的状!她找到了孩儿的玉佩,明白过来那晚……”

欧阳绣方才还刻薄的面上,立刻被担忧覆盖,她忙握住江东鸿发抖的手,“别急鸿儿,你好好说,什么那晚?”

江东鸿眼神闪躲。

“就是三日前,宫中梅花宴,儿子见平乐娇媚,一时忍不住就、就……但几日过去了,分明相安无事的!”

欧阳绣一听得这话,眼眸登时惊骇得放大,“你竟敢——”

下一瞬,却像是意识到什么一般,匆忙收声,目光犀利如刀,刺向了雪地中瘫倒的人。

彼时已是深冬时候,深宅大院中众人已裹上了狐裘,那人只穿着单薄的柳絮短衣,在厚重的雪中晕死过去。

金殿,背叛,自刎……一桩桩,一件件冲上心头,压得她肝胆俱裂。

她霍然睁开眼,一片白茫茫的雪地冲进眼眸。

顺着雪地望上去,她见到了一张风韵犹存的脸。

欧阳绣?她怎么在宫里?

不,不对。

这似乎,并不是在宫里。

而欧阳绣这张脸,也比她记忆中年轻许多。

“看着我做什么!”

欧阳绣心中厌烦更甚,她狠狠踹上江轻尘心窝,踹得她呕出一口污血来,“下贱的东西!投胎到相府都改不了你下贱的命!”

嫡母的打骂,是她从小受惯了的。

但自庆历二十年,她离开江家后,便再未受到了。

如今……这又是怎么回事?

双腿的酸痛感这时传达上来。江轻尘难以置信地低眼望去。

腿……

她的腿,竟回来了!?

彼时欧阳绣已拽着江东鸿回了房。吱咛的关门声,唤回了江轻尘的神思。

她压下心头的惊涛骇浪,悄悄踱步到门前。

江东鸿刻意压低的声音隐隐传出:

“都怪那日赏梅宴!平乐她太诱人了,儿子到底是个男人,哪里把持得住?见她又一人醉倒在梅苑,儿子一时忍不住就、就……”

“儿子是看她醉倒了才去做的,决计没叫她看到儿子的脸!只不过回府才发现玉佩竟不见了……恐怕是落在那了。”

欧阳绣早已听得惊骇不已,恨铁不成钢地瞪了江东鸿一眼,却终究舍不得苛责。

“先别慌,万一不是玉佩的事呢?”

门外的江轻尘听得眯眸,冷冷一笑。

怎会不是玉佩的事?!

此时在宫里等待江东鸿的,正是来兴师问罪的平乐郡主一家,以及那块江东鸿戴了近十年的玉佩!

这一切,都是前世发生过的。

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002章重生顶罪

眼前的种种分明是在提醒她,这是庆历二十年、相府江家的雪天!

也就是在这一年,江东鸿在赏梅宴上迷奸了平乐郡主。

苍天有眼,竟叫她回来了!

前世的不甘与怨恨纷纷涌上眼眶,逼得她滚下两行热泪。

房内,江东鸿已急得来回踱步。

“无论如何,先进宫!”欧阳绣攥紧了江东鸿的手,脸上亦生出一抹坚毅,“放心,娘绝不会叫你有事!”

江东鸿眼睛一亮:“娘,您有法子了是吗?”

门外的江轻尘心下却一片清明,欧阳绣又能想到什么法子?

无非是让江轻尘这个相府三公子去顶罪罢了!

片刻后,欧阳绣与江东鸿出了来。

见江轻尘跪在原地,欧阳绣松了口气,秀眉一挑,“换身体面的衣服,随我进宫!”

一刻钟后。

载着相府家眷的两辆马车,缓缓向宫中驶去。

江轻尘一打帘子,遥遥望向了走在前头的那辆马车。

此时,欧阳绣应当是在一字一句地教着江东鸿,待会在殿上如何将事情都推到她头上吧?

否则以江东鸿那脑子,前世如何能在殿上说出那样一番滴水不漏的话?

一声婉转的声音却在这时拉回了江轻尘的思绪。

“姐姐,你说,皇上为何突然召我们进宫?”

“瑶儿瞧母亲和哥哥担忧极了,也不知是怎么了。”

江轻尘却听得心头冷笑。

不知道吗?她又怎会不知呢?

前世,正是她当着皇帝的面,声泪俱下地诬告江轻尘强了平乐!

江轻尘淡漠地拂开她的手,声音冷漠而疏离:“不过是皇上召见,咱们又未做亏心事,紧张什么。”

江瑶歌俏脸一顿。

“姐姐今日怎么了?怎么瞧着这么不痛快?”

她亲昵地挽过江轻尘的手,半撒娇的道:“哦——瑶儿知道了,姐姐又为着自个儿不能以女儿身生活烦闷了,是不是?”

“妹妹过几日便让爹娘给你恢复女儿身,他们素来疼我,定然会同意!”

这话说的是善解人意,可眼底分明闪过了一丝幸灾乐祸。

江轻尘勉力压下心头的讥讽,理了理自己银灰的男式斗篷,淡声道:“妹妹对我当真是好。”

话音未落,马车却猛地一颠簸。

江瑶歌秀眉蹙拢,猛一撩帘子,待要好生教训马夫时,却见车道前头乱作一团,行在前面马车的欧阳绣低声呵斥道:“有刺客!快调头走土道!”

江瑶歌吓得花容失色,连忙躲进马车,一片混乱中,江轻尘却忽然撩开车帘,跳下了马车。

她迎着风雪,向着那混战奔去。

“欸姐姐,你做什么去?”

“逞英雄去了呗!”

“别管她!她要发善心便自个儿发去,死了别来怪我们……”

耳听得欧阳绣等人的马车转道,江轻尘脚下也越发地快了。

她并非是在发善心,而是在救自己的命!

这时。

一辆奢华的车厢忽地翻倒,一个裹着襁褓的婴孩竟从车窗飞跃出来——

云阳公主惊慌叫道:“庆安!救救我的庆安!”

江轻尘眼眸一沉,飞身一跃,张开双臂向庆安世子奔去。

几个翻转,她抱着庆安世子滚到了马车边上。

头撞上车轮,发出嘭地一声,便在她被眼前昏黑之际,一道银光打来,却是一把钢刀正从她头顶砍落!

倏地放大眼眸,多年的沙场经验叫得她灵敏地侧过身子,直滚进了马车下。

铮——

一把银剑横空出世,稳稳接住了钢刀。跟着剑尖翻转,竟将钢刀挑得飞起。

刺客尚未回神之际,那把银剑却已刺穿了他的咽喉!

江轻尘闭住呼吸,卧在马车下注视着这一切。

混乱中,那人的声音清冷凛冽:

“说!是谁派你们来行刺公主的!”

回应他的,是唰唰的砍刀声。

那白靴落定在马车旁时,官道中已横尸遍野。

他从马车上接下了云阳公主,冷漠的声音中却多了几分温情:“姑姑,没事了。”

“长涯,所幸你来了!可是……”

云阳公主惊惧的声音抖得厉害:“我的孩儿!庆安……”

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公主放心,世子安然无恙。”

竟是从马车下传出的?

云阳公主望去,只见得一个瘦小的少年怀抱着婴孩,正艰难地从马车下挪出来。

她又惊又喜,慌忙抱回了庆安。

江轻尘如释重负,下一瞬,靳长涯竟握住她的肩头,将她扶坐了起来!

“身手不错。”

江轻尘周身跟着一颤。

靳长涯……靳长涯……

那个对她情根深种的靳长涯!那个因她而死的靳长涯!

何其有幸,还能再遇见他!

“你是……”一旁的云阳公主紧紧搂着庆安,情绪已然平静下来,看着面前有些面生的江轻尘,神情略微疑惑。

“江轻尘参见公主!”

“江轻尘?你就是相府三公子?”

云阳公主凤眸微眯了下,“听闻皇上今日召见相府家眷,如此说来,刚刚逃离的两辆马车是相府夫人的车了?”

“正是。”江轻尘微低着头请罪道,“嫡母说皇上召见,天命难违,需赶紧进宫,还望公主恕罪……”

“行了,不必替他们辩解,本宫自有判断。”云阳公主睨了她一眼,轻哼道,“你倒是个有勇有谋的孩子,说吧,你救下了我的庆安,想要什么赏赐?”

江轻尘等的就是这一句!她眼眸微亮,声音坚定:“求公主赐赦免令。”

他竟敢开口要这个!

云阳公主微眯的凤眸中平生出几分警惕,饶是淡定如靳长涯也不由得剑眉一挑,清俊面容中染上了些惊异。

这赦免令在大晋只有三块。

云阳公主这一块,还是先皇作为她的嫁妆赠与她的,于云阳而言,这不仅仅她的嫁妆,更是她缅怀先皇的凭借!

便在这僵持的时候,庆安忽然咯咯笑了两声。笑声纯真可爱。

云阳公主面容上立刻浮现几分柔情。

江轻尘抓准时机,忙又续道:“轻尘自是明白赦免令对公主意义。但何况缅怀先皇,也不止在这一块赦免令上,何况庆安世子只有一个。”

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003章欺君之罪

云阳沉默不语,看着儿子纯真的面容,终于幽幽开口:“不愧是相府出来的,身手不错,口才也不错。”

“罢了。拿去吧。”

解下了腰间一香囊,朝江轻尘扔了去。

“多谢公主!”

江轻尘心头微动,忙将赦免令牢牢攥在了手中。

耳听得云阳抱着庆安向马车走去,江轻尘忙抬头道:“公主能否捎轻尘一程?”

如今宫中,只怕有一场恶战正等着她。

她不由得攥紧了赦免令。如今,这就是她全部的筹码!

手腕忽地被人攥住,一只有力的大手将她从雪地带了起来。待她回过神时,已被靳长涯拽上了马!

他长臂从她身后探出,胸膛温热的气息更是不留余地的传上她的背!

“太子……”

江轻尘心头大跳,忙惊异地望向他。

靳长涯却坦然道:“你到底是男子,与姑姑同乘马车,恐有不妥。”

身后的云阳公主不耐的催促:“快些进宫吧。”

江轻尘在他身前僵做一团,丝毫不敢动弹,如此共乘一骑的情形,是连前世都未曾有过的。

前世她因为靳北辰,对他总是抗拒,甚至是仇视……

“听闻,”靳长涯忽然开口,“相府三公子很是风流。”

适时北风刮来,刮散了她的思绪,却也叫得她感到寒意刺骨。

他声音平和,波澜不兴。

“前年因私抢民女,险些吃了牢饭。去年又抢了个家里有权势的,闹得家人告上了府衙。最终以那姑娘自杀,了结了此事。”

他顿了顿,目光落到了身前那张细白的小脸,少年清秀的眉眼,很难与传闻中的那个恶棍联系到一起。

于是向来不爱多管闲事的太子问道:“当真是你做的?”

江轻尘生出一股苦涩。

她相府三公子的名头是用来做什么的?无非顶罪罢了!

江东鸿杀人放火,作恶多端,却仍是个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的相府大公子!

而她呢?

无非是歌妓所生,便只配住下人房,以男儿身生活,只能为他江东鸿顶下一次又一次的罪!

就连今日,也是如此!

吁地一声,烈马忽然急急停下。江轻尘身子一个不稳,猛地往后撞上了他的胸膛。

“当心。”

他节奏分明的心跳声瞬即传达过来,温热的大手也握住了她的肩,

江轻尘眼前一晃,这才发觉他们已到了宫门前。

一道声音猛地传来:“小畜生!我还道你做了亏心事不敢来了呢!”

只见江东鸿正领着一众禁卫军,浩浩荡荡从宫门内走来。

一见得江轻尘,他面上便是止不住的欢喜,转头便向禁卫军统领笑道:“大人,这便是皇上要抓的小畜生了!”

便随着江东鸿的话语,一道清冷的声音却跟着响起:

“想不到,相府大少爷竟如此不懂礼教。”

他的声音微凉,带着叫人不寒而栗的气势。

太子……

江轻尘身后的人竟是太子!

江东鸿陡然一惊,双腿一软,立刻跪倒在地。

“参见太子!”

“我三弟实在太过顽劣,竟趁着前几日赏梅宴,玷污了郡主清白。眼下,皇上正要拿她治罪!”

说着话,他尚抬头恶狠狠瞪了一瞪江轻尘。

那目光江轻尘再熟悉不过,无非便是说:不许闹!乖乖替我顶罪!

江轻尘哂笑一声,翻身下了马,任由江东鸿拖拽着自己离开。

靳长涯的视线倒是久久不能收回来。

这样一个少年,当真会做出强了的事?方才他求赦免令,也是为着脱罪?

云阳也下了马车,笑道。

“正赶上一出好戏,不去看看怎么行?”

宣政殿中。

弘王妃哭得撕心裂肺,声声控诉着:“平乐今年不过十五岁,连亲事都未许配,竟遭到这畜生这般侮辱……”

欧阳绣忙抚了抚弘王妃的肩头,满面皆是痛心疾首。

“也是我不好,轻尘生母早逝,自幼便顽劣不堪,我身为她嫡母,管教不严也有责任……”

“你自然是难辞其咎!”

高座上的南庆帝面容早已阴沉,骤然开口间,声音已带着浓厚的怒意。

“你身为相府夫人,理应管理好后宅事宜,不仅未对庶子严加管教,甚至连他做出的这等丑事你竟也一无所知!”

欧阳绣本是随口宽慰,哪成想竟招来了南庆帝责骂!

她心头猛地一跳,忙扑通跪倒在地,“臣妇知罪!请圣上责罚!”

南庆帝阴冷的视线一沉,却见江东鸿已押着江轻尘来到了殿上。

咚一声,江轻尘跪倒下来,金殿之上骤然死寂下来,众人目光凌冽如刀,仿佛正将她凌迟着。

前世,光是这压抑的气氛,便已叫她心慌而胆寒了。然而今生,她却平静得异常。

“江轻尘参见皇上,弘王妃!”

南庆帝狭长的鹰眸透出狠戾,愠怒的声音直砸在了她头顶。

“江轻尘,你可知罪?”

江轻尘道:“草民不知犯了何错。”

“你竟还敢狡辩!”弘王妃含泪怒骂了一声。

若不是南庆帝在此,她当真是恨不能冲上前去,生生结果了这个畜生!

“这玉佩是否是你江家所有!”

南庆帝将一块羊脂麒麟玉佩扔到了江轻尘眼前,皇帝的威严压得她喘不上气。

江轻尘吸了一口气,朗声回道:“是!这是轻尘兄长所有……”

“——但为你所窃!”

南庆帝龙颜已有些不耐,“当日便是你戴着偷来的玉佩,私闯入梅苑,趁平乐醉酒之际毁了她清白。”

一方丝帕也随着南庆帝的怒斥声,被狠狠扔到了江轻尘面前,那绢子细滑素白,但在那中央,却有一块仿若梅花的印记。

经历了两世的江轻尘,又岂会不知那块“梅花”是什么!

“你强了平乐后,更是将此物带了出去!”

江瑶歌也适时出来,咬着唇,满怀雾气的一双杏眼也望向了江轻尘。

显然,这绢子便是由她呈上去的。

“三哥,你不是一直想拿这块绢子出来认罪吗?如今皇上与王妃都在这儿,你便认了吧!”

认?

认了便是惨被流放,从此万劫不复!

但不认,公布女儿身洗刷冤屈,却是犯了欺君之罪,恐怕会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江轻尘眯了眯凤眼,眼底竟闪过了一丝狠戾与嘲讽。

“妹妹究竟在说什么?我是女子,又如何强了郡主呢?”

情谋太子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情谋太子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情谋太子妃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