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

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阮白云傅靳沉小说在哪看

来源:wyy|小说: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时间:2020-07-31 11:41:41|作者:奶糖

(完整版)《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全文免费阅读在线地址作者奶糖,完本小说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主角阮白云傅靳沉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阮白云最近有点佛系。傅靳沉心中的白月光回来了,她笑着点头,利索的掏出离婚协议书离婚,家产好好分一下。白月光逼宫。...

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阮白云傅靳沉

阮白云傅靳沉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痴心妄想

夜色渐深。

阮白云坐在化妆镜前,梳理一头柔顺亮丽的黑发。

对于今晚这种例行公事的日子,阮白云总是充满期待。

毕竟每周只有一次,也只有借着这样的机会,她才能见到自己的丈夫。

阮白云择了一条雪白色的吊带睡裙,露出清晰可见的锁骨。

她抬眸望了望复古式的挂钟,八点整。

“嘭”地一声,门被紧关。

他回来了!

阮白云欣喜抬眸,一个颀长高挺的身影走了进来,她上前接过他手里的西装外套。

“就这样如饥似渴?”

低沉的声音令阮白云浑身一震,转瞬又故作什么也没有听到,面色从容地把外套挂在衣钩上。

对于傅靳沉这样的冷嘲热讽,三年来,她习惯了。

“累了吧。”阮白云端起玻璃杯,里面是事先为他兑好温度的温水。

傅靳沉黑沉的眸子一瞥,眼里尽是嫌恶,一把推开。

“哐啷”一声,杯子掉在地上。

“谁知道你有没有在水里下药?”

傅靳沉的声音如同淬上了冰,冻得阮白云身体微颤。

这就是他的丈夫。

她爱了他整整三年,他却把她视为仇敌。如果不是傅老爷子吩咐,一年内要抱上孙子,兴许傅靳沉一生也不会再见她。

“阮白云,你最好不要浪费时间。”

他大手一捞,把她柔弱的身子摁在了床上,粗暴的撕裂了单薄的裙子。

没有任何前戏,鲁莽直入。

阮白云疼得头皮发麻,双手紧紧拽着被角,配合着他狂暴的动作,痛苦不堪……

一个小时后。

阮白云整个人都瘫软在床上,腰酸背痛,四肢乏力,额角渗出细密的汗珠。

她侧头,望着傅靳沉英俊却略带几分疲倦的脸庞,红唇微微弯起。

只有这种时候,他们躺在同一个枕头上,阮白云才感觉得到夫妻的气息。

她目光温柔,满是爱意,轻声开口:“靳沉,晚上别走了,可以吗?”

“痴心妄想。”

冰冷的四个字,如同锋利的尖刀,狠狠戳进她的心脏,流出无声的血。

阮白云咬紧下唇。

心痛如麻。

在傅靳沉正要起身的时候,他手机里一道专属的短信铃声突然响起。

阮白云心里一紧,拽住他,却被男人天生的优势一把甩开,如同扔垃圾一般弃如敝履。

随之就迫不及待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看见内容,满眼温情的笑了。

阮白云疯了似的朝他扑去,双手在空中挥舞着想要抢走手机,却正巧看见屏幕上赫然躺着的一行字——

“靳沉,我回来了。”

几个字如同晴天霹雳,无情地朝阮白云劈来!

还能是谁?

从特殊的短信铃声响起的时候,她就知道,是江芷林!

他心中的白月光。

也是傅靳沉对她恨之入骨的根本原因。

愕然间,她再次被傅靳沉一把甩开!

眼看傅靳沉正迅捷地套上西装裤子,她疯了一般地起身,伸出细嫩的胳膊,一把用力抢走他还没套上的西装内衬。

“不准去!”阮白云双眼通红,轻吼一声,“薄靳沉,你不准去!!”

“滚开。”

傅靳沉面色阴沉,声音是如同来自地狱般的狠戾威胁。

她岿然不动,依然死死拽紧他的衣服,张开胸做阻拦状。

“阮白云,我劝你最好不要得寸进尺。当初你是怎么逼走她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肮脏的手段!傅太太的位置本来就是她的,你迟早要物归原主!”

傅靳沉眸子微眯,带有威胁性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她,眼底还攒动着火苗,仿佛恨不得要把眼前这个女人烧成灰烬一般。

“我没有……”

“闭嘴!”

阮白云极力想要解释,又被冷漠打断。

她没有逼走江芷林。

“滚!”

他怒声呵斥,脸色冷峻,透着几分嫌恶的意味,凶狠地一把推开她。

一个没站稳,阮白云跌在床边,双膝擦地,皮裂的疼痛令她闷哼出声。

她来不及管伤口,抬起头,原本想借着最后的时机拽住他的裤脚,往前一扑——

正好扑在一地狼藉的玻璃渣上,锐利的渣子扎进她柔嫩的手掌!

却更像是深深扎进了她的心。

疼痛难堪。

再抬头时,却见他匆匆从衣柜里挑了件衬衫套上,头也不回,脚步紧急,猛地砸上了门!

她才是薄靳沉明媒正娶的妻子啊!

手心还在滴血,落在地上,如同盛开出鲜红刺眼的血花。

心仿佛被放在斩台上一寸一寸凌迟。

阮白云极力撑着身体,朝门外走去。

坐上车,几乎是耗尽了全身力气,她果断拔出扎在手心里的玻璃残渣,鲜血从伤口汩汩流出她也不管不顾,攥紧方向盘,追着前方那辆还没走远的卡宴疾驰。

她绝对不能给薄靳沉和江芷林任何死灰复燃的机会!

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如你所见,如你所想

阮白云一双清明的眼眸里流露出果然和决绝。

一脚把油门直接踩到底!

眼看就要追上薄靳沉的卡宴,手机却剧烈地震动起来。

持续不断。

良久,阮白云才接听了电话。

“总裁,你怎么才接电话!”

手机那头传来的声音极具磁性,急迫的语气中也不失礼仪与温和。

“我现在有事。”阮白云的声线微微发颤,目光依然紧盯着前方的卡宴。

“总裁,酒店出大事了!”

阮白云心里咯噔一跳。

陆亦淮是她的助理,也是她最信任的人,性子冷静,向来是稳中求进。

能让他不断打电话,并称为“大事”的事,说明确实很严重。

眼看紧差几步的车距就追上了薄靳沉了,阮白云咬紧下唇。

车子一个漂亮的甩尾,掉头回了酒店。

维格酒店门前,挤满了人群,以及举着摄像头和话筒的媒体记者。

阮白云眉头紧拧,下了车,一眼望去,只见酒店门紧闭,甚至被贴上了封条!

怎么会被查封?!

阮白云满头雾水,正想往前走一探究竟,无数道炽热的目光就迎了过来。

“是她?!当事人来了!”

“黑心老板还敢出来露面?”

“去死吧,你就是个杀人犯!”

聒噪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媒体记者一窝蜂的拥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群众扔出来的鸡蛋!

阮白云皱眉,根本来不及躲闪!

猝不及防,胳膊被一只大掌拽住,猛地被拉上车——

当时有那么一瞬间,阮白云以为英雄救美的人是傅靳沉。

但事实上,是陆亦淮。

据陆亦淮说,酒店被卷入了一起食物中毒的案件,与阮氏合作的餐饮品牌也一概被卷入调查中。

且最糟糕的是,相关部门前来调查之后,宣布酒店后厨储存食材多为过期变质,甚至有使用地沟油嫌疑。

不仅是维格酒店,阮氏集团名下的所有酒店,纷纷被查出食品安全问题。

五百多名食用者都被送进了医院,轻者腹泻,重者休克。

阮氏这块金字招牌,几乎一夜之间跌入谷底。

办公室里,阮白云已经焦头烂额。

阮氏集团是父母艰苦奋斗了一生留给她的遗物,几十年来,从未出过差错。

绝对不能让公司断送在她手上。

整整一周,她几乎昼不食夜不寐,给躺在医院的受害者补给了治疗费,用各种方式发声澄清,但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网上依然是骂声一片。

“阮总,你这样下去身体怎么撑得住?”陆亦淮望着脸色略带苍白,满眼红血丝的阮白云,忧心忡忡,“这件事背后肯定有人操控,一时半会咱们解决不了的,先吃点东西吧。”

“有人操控?”阮白云揉了揉额角。

“咱们集团下每个酒店都同时发生食物中毒,而且咱们的澄清发布,评论里都是水军带节奏,疯狂抹黑。阮总,实在不行,咱们找薄总帮帮忙吧。”

薄靳沉……

他会帮忙吗?

阮白云打开手机,一条娱乐给她原本就如蹈水火的处境雪上加霜。

薄靳沉和他的新欢登上了头条,亲密无比。

她合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

翌日,公司依然是四面楚歌,多家合作商发来律师函,眼看阮氏集团危在旦夕,阮白云总算拨通了一串倒背如流的号码。

一间小别墅里,江芷林侧卧在柔软的沙发上,摆弄着她故意露出的香肩的吊带,尽显妩媚。

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起。

她眸子一眯,望了望传来淅淅沥沥淋水声的浴室,偷偷拿起手机,看到备注后毅然挂断了电话。

手指迅速在屏幕上划了几下,听到浴室开门的声音,立刻把手机归回原位。

“阿沉,你总算洗完了……”

健硕的男人从浴室走出来,江芷林勾唇媚笑,贴了上去,主动伸出双臂勾住他的脖颈。

薄靳沉略一蹙眉,似有几分反感,把她的手扒了下来,声音带着温柔:“你先去睡吧。”

“那我在床上等你。”

他自然看出江芷林神色里的失望。

但今天他脑子里莫名的不断浮现出一个名字扰得他心中烦躁。

阮白云。

自从得知阮氏集团出事以后,他一直在等。

等阮白云来求他。

薄靳沉打开手机,依然没有她的来电,他深邃的眼眸里划过一丝躁怒……

阮白云拨通了两次薄靳沉的手机号,第三次被拉黑了。

她已经无路可走。

“阮总……”

她揉着额角,看到陆亦淮欲言又止的样子,“说吧。”

没有什么事能比她现在的处境更糟糕了。

“张董那边回话了,今晚九点,希尔顿酒店1112号房。”陆亦淮的神情格外难堪。

张氏张董,是除了薄靳沉,唯一可以救阮氏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人。

但他是圈内出了名的会玩,老色魔一个。

据说还玩出过几条女明星的性命。

这些情况,阮白云自然也是心如明镜。但这已经是唯一的办法了,否则只能眼睁睁看着父母一生的心血付之东流。

她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准备一下,可以出发了。”

“阮总……您确定要去吗?”

此去必然是铤而走险,且不说能够保住清白,能保住性命都是万幸了。

“不然呢?你还有什么法子?”她抬眸,一片憔悴,语气轻淡,“你把手头的事办完就过来找我,出不了什么事。”

只能放手一搏了。

阮白云化上精致的妆容,挑了件还算保守的长裙,朝酒店疾驰而去。

在包房内,阮白云去得很早,等了很久张董才迟迟到来。

他身宽体胖,脸上堆满了肥肉,一双野兽般的眸子里充满了欲望,直接挨着阮白云坐过来。

一只肥猪蹄毫不客气地搂住了她的肩膀。

阮白云只觉恶心想吐,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张董,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

“好啊,我就喜欢乖侄女这种人。”

张鸣一双粗野的手直接搭在了她白皙修长的腿上,把裙子往上一撩——

“张董!”

阮白云心头一紧,突地站起身。被他触碰过的每一寸肌肤都让她觉得肮脏,心里尽是抗拒。

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下药

她顺势勾腰,拿起酒瓶倒酒。

“张董,您应该知道,我是来谈生意的。”

她选的是张鸣刚刚喝过的那瓶酒,怕的就是他在酒里下了药。跟他喝同一瓶,自然是安全的。

“乖侄女,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生意,不就是交易吗?”

张鸣一饮而尽,见状,阮白云才放心的喝下去。

她没想到的是,不出片刻。

身体就有反应了……

一阵燥热难耐,四肢逐渐乏力……

还是被下了药。

她特意提早过来,怕的就是张鸣在酒里动手脚,又特意跟他喝的同一瓶酒。

万万没想到,药是下在杯子里的……

眼看张鸣如狼似虎地朝她扑来,阮白云直犯恶心。

想逃离,但还没站起身,轻飘飘的身体就倒在地上。

她极力抓住桌沿,酒瓶被子悉数被她不小心打倒在地。

谁来救救她……

“乖侄女,你不是要救回阮氏集团吗?就乖乖从了我吧,再做无用的挣扎,可别怪我不客气!”

意识朦胧间,粗野的传来。

不,绝对不能被他玷污了身体!

撑住,一定要撑住!

再拖延一会儿,陆亦淮就来了……

张鸣肥胖的脸上堆满恶心的笑意,阴鸷可怕,“到了我嘴边的东西,还没飞走过。至于喜欢玩点欲擒故纵的把戏,行,我陪你玩。”

他再次靠近……

眼看恶心的嘴唇就要亲下来,一寸一寸朝她靠近……

阮白云慌乱之中随意捏了一块刚刚摔在地上打碎的酒瓶碎渣。

朝他腿上刺去!

“啊!!”

一声惨叫。

阮白云满脸嫌恶,夹杂着一丝痛苦,趁机用最后一丝理智和力气逃出了包房。

身体摇摇欲坠,浑身燥热,才走到门口,粗鄙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敢扎我,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你!”

话音刚落,阮白云就被扯着头发连带整个人被抓回包房!

“装什么清纯?来都来了,还想跑?给老子安分点!”

头皮仿佛要被撕裂了,痛不欲生!

阮白云绝望透顶,死死的咬着下唇,疼痛使她的找回了理智,趁着张鸣观察腿上伤口的时候,她再次逃了出去。

就在走廊前方,她恍惚间看到薄靳沉的身影!

是他!是他和江芷林!

阮白云拖着沉重的身体,极力朝那边走去……

“啊……”

手臂被死死拽住,她闷哼一声。

不,不能被拖回去!她已经没有力气挣扎,再被张鸣拖回去,她就真的完了!

薄靳沉,救我……

下唇已经被咬出一股血腥味,她极力保持着清醒,目视前方,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薄靳沉身上!

“阿沉,好像……是白云?”江芷林故作娇柔的模样,却是一双看好戏的眼神。

薄靳沉望了过来。

只见阮白云衣衫不整,正跟一个面带淫笑的老男人暧昧地拉拉扯扯。

心里竟燃起莫名的怒意。

不找他,原来是找老男人来了?

薄靳沉斜睨一眼,有力的臂膀搂着江芷林,准备视若无睹地离开。

不……不要走,救救她!

阮白云无力地抬起一只手臂,眼里的绝望溢流而出。

但她看到的,却薄靳沉冷漠无情的背影,还有江芷林在他怀里回眸的得势挑衅和嘲笑。

“呲——嗯……”

领口被男人的蛮力撕破了几分,接踵而来的就是狠狠掐住她脖颈上的咸猪手!

这样下去,她一定会被张鸣玩死!

“这样喜欢吗?乖侄女?还不乖乖地自己走回去?”

脖子上的力道又加重,逼得阮白云脸色发绀,嘴里也发出难以呼吸的闷哼声。

但在还未走远的薄靳沉听来,却是暧昧的呻吟!

他顿住脚步,面如沉水,满腔都憋着怒火。女人的轻吟声依然没有停下,薄靳沉转身,大步上前。

“阿沉!”江芷林在后面撒着娇喊道。

“啊!!”

随着一声哀嚎,张鸣被薄靳沉一拳击倒在地!

他用力捂住胸口,模样极其痛苦,连忙忍痛求饶,卑微如一条犬,伏在他脚下,“薄、薄总……”

“滚!”

一声呵斥,薄靳沉嫌弃地踹开了他。

薄靳沉还是救了她。

阮白云心里的巨石总算落下,露出欣慰的笑,气若游丝:“我就知道……”

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但话没说完,只见薄靳沉一脸阴霾,大手一伸拽住她的衣领就把他整个人都提到跟前来!

目光里如同凝结了万丈深冰,直勾勾地朝她刺去,声音里满是嘲弄::“阮白云,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你还喜欢玩这种情趣游戏?没有我的滋润,就这么饥不择食?”

他把她受虐的画面,称之为,情趣游戏?

说她,饥不择食?

一字一句,打碎了她所有的希望和幻想。

心如刀绞。

阮白云心灰意冷……

“你有什么资格说她?!”

一道带着怒意的熟悉声音响起,阮白云总算舒展了眉头。

陆亦淮大步上前,一把揽过虚弱的阮白云,脱下外套,搭在她身上,举止优雅。

“果然改不了本性!一个接一个的来!”

一声怒吼从薄靳沉的口中发出。

阮白云眉头紧拧,如同在忍受着薄靳沉言辞上的凌迟……

在她最孤立无援的时候,他和他心中的白月光在私会。在她忍受着侮辱绝望透顶的时候,他搂着他的白月光,如同看了场戏一般,冷漠离开。

在她以为他是来救她的时候,却是一顿残忍的羞辱!

“你什么都不知道,没资格在这里乱说!”

陆亦淮声音低沉地回应。

紧接着如同一名虔诚的骑士,把她护在怀里,朝前面走去。

薄靳沉脸色逐渐阴沉……

大步上前霸道地把阮白云扯回怀里,冷声道:“我是她丈夫,你算什么东西?”

说完,就打横抱起轻盈的阮白云迈着沉稳的步伐往前走去。

“阿沉!许总还等着咱们过去谈判!”

被撇下的江芷林皱起秀眉,不甘地跺了跺脚。

凭什么!

许总这单生意对公司非常重要,也事关她能不能进军娱乐圈拿下新剧的女主角。可薄靳沉还是为了这个女人把她抛下!

江芷林暗自捏紧了拳头,眼底滋生出几分恨意,还有几分阴狠的算计……

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少夫人每天都想离婚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