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嗜宠毒妃:邪王请自重

(全章节)嗜宠毒妃:邪王请自重在线阅读-乔烟绾景煜容免费阅读

来源:ysg|小说:嗜宠毒妃:邪王请自重|时间:2020-07-30 13:33:14|作者:甜心宝宝

嗜宠毒妃:邪王请自重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甜心宝宝刻画的主角人物出场了。嗜宠毒妃:邪王请自重小说全文分享,嗜宠毒妃:邪王请自重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嗜宠毒妃:邪王请自重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二十一世纪金牌杀手医师一朝穿越,竟然变成可怜巴巴的包子嫡女?父亲总是想她死?把她送给传闻有毒且心狠手辣的摄政王?没关系,她可以治好这位暴虐王爷。只是解毒解了,怎么把残暴不堪的摄政王给炼化了?一朝百炼钢化指柔,乔烟绾表示,自己真的招架不住…

嗜宠毒妃:邪王请自重乔烟绾景煜容

嗜宠毒妃:邪王请自重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说是景煜容命格奇特,只能与有缘人在一起,只有景煜容将血滴入石头,再将女子的血滴进去,若是两者的血在石头内相融,才可在一起。

如若不然,必遭天谴!

京城之中,无人不知摄政王的恶名,真心疼爱女儿的,自然不愿意将女儿嫁给景煜容,也有为了泼天富贵的,将女儿送进摄政王府,可最后血都未曾相融。

“既如此,那等会儿朕就让人送你去摄政王府,你去试血吧。”景辞宣心情大好,笑眯眯的对着乔烟绾说道。

“是。”乔烟绾从原主的记忆中知道试血一说,便乖巧点头应下。

乔正中在一旁着急。

他不过是随口一说为了让自己可以脱身,却没想到真的成了乔烟绾和景煜容的好事。

如若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乔烟绾还好,可是现在的乔烟绾看起来,并不是愿意受他掌控的模样。

现如今乔琴雪和景弘和的婚事黄了,将军府少了一个助力,如果乔烟绾和景煜容联姻……日后保不齐会成为一个不小的祸害。

“皇上,烟绾如今小死一回,身子还弱着,不如末将带她回去,好好将养几日,再亲自送去摄政王的府上吧。”乔正中说道。

他也不知道乔烟绾会不会试血成功,可他要做的,是让试血一定不能成功。

岂料景辞宣冷哼一声,道,“你要是有这个心思,还不如回去,将乔丫头院子里的棺材收了。”

乔烟绾在心中给皇帝点了个赞。

乔正中说不出来话,皇帝又道,“如乔丫头所说,你若真是慈父,又怎么会让乔丫头这些年过的连个丫鬟不如?你看她身上穿的,头上戴的,哪有嫡小姐的样子!”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乔正中再想多说,也没有用处。

景辞宣不再理会他,对着李公公道,“你送乔丫头去煜容府上吧。”

李公公得了圣旨,忙带着乔烟绾出去了。

巨大奢华的马车,缓缓往摄政王府驶去。

摄政王府一早就接到了景辞宣的圣旨,因此早就有人在门口等着。

看见李公公搀扶着乔烟绾从马车上下来,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女子上前一步,低眉颔首:“奴婢参见郡主。”

乔烟绾摆了摆手,让她起来。

李公公便道,“老奴就在这里等着郡主,郡主随秋月姑娘进去吧。”

方才行礼的那个婢女,是景煜容府上得力的大婢女,名叫秋月,李公公也要给三分薄面。

乔烟绾点了点头,秋月也起身。

她面无表情,对着乔烟绾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郡主,这边请。”

乔烟绾听着她冷硬的声音,扫了她一眼。

摄政王府已经被讹传成堪比地狱的存在,如今一看这位大婢女,果然是不好惹的模样。

跟着秋月进去,乔烟绾作为杀手敏锐的直觉到,这摄政王府,危机四伏,每个角落都安排了影卫在暗处。

就连前面给她带路的秋月,走路平稳,呼吸绵长,也是一个练家子。

乔烟绾微微勾唇。

果然是个有意思的地方。

她前世,就喜欢做有挑战的事情。

秋月一路带着乔烟绾去了浴室,在门口停下,秋月冷冰冰的说道:“郡主,要先按照钦天监所说,沐浴焚香,才可去试血。”

乔烟绾点了点头,平静的道,“按照你们的规矩来便可。”

秋月无波无澜的眸子闪了一下。

从前有人为了泼天富贵将女儿送进王府,那些女子无一不是面露惊恐,哭哭啼啼,就连一头碰死当场的,也不在少数。

她还是第一次见,一个衣衫堪称褴褛的郡主,居然可以这般平静的走到这里。

秋月素来眼光毒辣,她看得出来,乔烟绾并不是装的。

“如此,郡主这边请,奴婢让人来伺候您沐浴焚香。”

乔烟绾蹙眉,道,“不用了,我自己沐浴就行,我不喜欢有人伺候。”

她不喜欢在洗澡的时候,有一群人围着自己。

见状,秋月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将浴室的门打开,道,“郡主,你去这边的浴室就行了,稍后奴婢会安排人过来为您焚香。”

“好,有劳姑娘。”乔烟绾颔首。

“不敢当。”秋月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如果不是她还有呼吸的话,乔烟绾真的以为对方是个机器人。

这样的人,确实是做杀手的好苗子。

“郡主您进去吧,沐浴完之后,出来就行,奴婢先下去为您准备。”

乔烟绾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然而等秋月一离开,乔烟绾就忘了她说的是哪个浴室了,随意的进了一个,乔烟绾顺势还感叹了一下景煜容的奢靡。

暖玉铺地,就连浴池里的温泉水,都是上好的药浴。

半个时辰后——

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推开浴室的门!乔烟绾在第一时间就警惕了起来,来人会是谁?

她掩着胸口,转念一想,兴许是下人来送衣服也说不定。

而景煜容进来,便看见了令人眼热的一幕……

第五章

一个娇小玲珑的少女靠在他专用的浴池里,乌黑的长发散落开来,愈发衬的她肤白如雪。

半个浑圆小巧的肩头露在水面上,还有一节精致的锁骨,诱人犯罪。

再看少女的脖子纤细脆弱,他不需要多大力气,就能轻松折断。

少女靠在岸边,大大的眼睛滴溜溜的盯着自己看,一点也不惧怕。

景煜容喉头一紧,只觉得体内暴虐的因子在跳动,就连呼吸都紊乱了几分。

乔烟绾则是看着这个闯进来的男人,薄唇殷红,剑眉星目,真真是好看。

只是他身上穿的衣服……乔烟绾沉思了一下,和李公公身上的差不多。

想到这里,乔烟绾颇为可惜的摇了摇头。

这么好看的一个男人,怎么就做了太监呢?

因着坊间传闻景煜容都是以面具示人,所以乔烟绾一时之间,也没往景煜容身上想。

她冲着岸上的男人露出一个微笑,温声问道,“这位公公,是秋月姑娘托你来给我送衣裳的吗?”

公公?!

听见少女清脆的声音,景煜容脸色顿时阴戾了下去。

他是哪里和太监有一丁点相似之处?这个女人是瞎了吗,居然叫他公公?

景煜容凉薄的看了池中的少女一眼,仿佛在看着一个死人。

瞧着景煜容脸色阴戾,乔烟绾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危险。

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眉心微拧。

果然,下一刻,一阵疾风掠起!

原本还在三米开外的男人,眨眼间就来了池子边,伸手就想掐住乔烟绾脖子。

好快的速度!

乔烟绾心中暗惊,连忙闪身,躲了过去,只是手腕还是给男人给捏在了手里。少女的手腕细滑,险些捉不住,景煜容心中一惊。

“唔!”乔烟绾吃痛,闷哼一声。

这男人的手劲,未免太大了些。

她转头看景煜容,只觉得这位“公公”,并不是那么简单,他身上的傲气和乖戾,未免太重了些。

“这位公公,我是皇上让人送来给摄政王殿下试血的,秋月姑娘让我进来先行沐浴,只是没有衣服,能否劳烦这位公公帮我去取一下?”

思来想去,乔烟绾还是考虑着日后要是在这摄政王府讨生活的话,还会与人交好些为好。

更何况眼前这公公,看起来并不是一般人。

再一次听见乔烟绾叫自己公公,景煜容只觉得眉心一突一突的跳着疼。

真是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死到临头还眼瞎!

乔烟绾没有等到景煜容开口说话,有些奇怪。

这公公怎么不说话?莫不是个哑巴?

她反手握上景煜容的手腕,摸到脉门时,惊了一下。

眼前这人,并不是太监,而是个完整的男人!而且,身体里有和她前世一样的毒,满月!

满月药如其名,每当月圆之夜,就是毒发之时,每次毒性发作,都是一个时辰,断筋敲骨之痛,也不及满月十一!

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也能碰到满月,一时之间前世所有不好的记忆,全部都浮现在了乔烟绾的眼前。

乔烟绾面容冷肃,反手扣住了景煜容的手腕,道,“你身体里的毒,是怎么来的?”

说完这句话,看着眼前男人漆黑冰冷的眼睛,乔烟绾顿了顿。

松开男人的手,她后退了一步。

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专供试血女子沐浴焚香的浴室里?

思索之间,乔烟绾再一次看见了景煜容的脸。

一瞬间,她脑海里灵光一闪,下意识的朝着景煜容投去了一个歉意的微笑。

“啊!抱歉,方才我错将你认成了王府中的公公。”

景煜容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经过方才乔烟绾的一番言论,他差不多就知晓了眼前人的身份。

回王府之后,景煜容就听见手下人来报,说皇帝将乔烟绾送来了他的府上,一是为了试血,二则是看中她得褚明翠的真传,兴许能解他体内之毒也说不定。

想到这小女人只是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就能判断出他体内有毒,景煜容心中没来由一跳。

兴许这毒,真有转机,也未尝可知。

只可惜景煜容的脸色没有好看多少,乔烟绾下一刻的话,让他差点没暴起捏死她。

“多有冒犯,日后你我兴许能成为姐妹也说不定,你放心,看在这一层关系上,我替摄政王解毒的时候,也定会救你。”

乔烟绾满是歉意的看着景煜容。

他长得这么好看,又来这里,定是那位摄政王的男宠,想来看看日后的姐妹也是有可能的。

只是乔烟绾再一次惊叹。

那位摄政王果然是好眼光,寻得这么一位美人作为男宠,也难怪不近女色,婚事成为皇帝的心病。

如若是她的话,得了这样一位美人,她也看不上外头的庸脂俗粉。

“你说什么?”

景煜容开口,说了进来的第一句话,声音低沉,被气的有些嘶哑。

乔烟绾以为他是关心自己身体里的毒素,忙道,“这位姐妹,你放心,你身体内的毒,我可解,也当我方才将你认成公公的道歉。”

景煜容:“……”

他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心中的怒气,道,“你方才说,我体内的毒可解?有几成把握?”

乔烟绾脱口而出:“十成十。”

前世她自己饱受这毒的折磨,早就摸清楚了怎么解毒。

只可惜这毒,在最后一次彻底拔除的时候,宿主的身体会陷入一个极度虚弱的程度。

她前世,也正是因为被仇家看中这样的机会,一举击杀。

景煜容心中一动,正准备详细的询问一下的时候,又听见乔烟绾开口了。

“我听说摄政王也中了毒,你是他的男宠,你身体内也有毒,应当是长此以往,耳鬓厮磨所致的。”

景煜容:“……?”

他不禁抚了抚自己被气的有点发晕的脑袋,他脸色通红,全是被气的!

甚至连带着知道自己身体内的毒可解的消息,也没有那般开心与惊喜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倒是想切开这个女人的脑子好好看看,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察觉到身边男人的气息不对,乔烟绾眨巴眨巴的眼睛,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

满月之毒,确实是会通过亲密的行为传播的,只是她是不是说的有些直白了,以至于身边的这个小男宠脸色这般红?

正当乔烟绾准备开口安抚的时候,浴室外头,突然传来了秋月的声音。

“郡主,你可沐浴完了?奴婢给你送来了衣服,焚香之物也准备好了。”

乔烟绾转头,冲着外头应了一声:“你送进来吧。”

应完之后,她转头想问问景煜容要不要回避一下的时候,却发现身后已经没有人了。

若不是男人身上好闻的冷香味和自己手腕上的痛意还在,乔烟绾当真以为是自己出现幻觉了。

“走的倒是够快。”乔烟绾轻笑一声。

男宠身中满月,那那位摄政王身上的毒,十有八九也是满月了。

面对满月之毒,乔烟绾有十足的把握,她已经想好了,日后该去如何借助皇帝和摄政王府的力量,保护自己。

跟着秋月焚香完之后,乔烟绾乖顺的让医女来取走了自己的血。

做完这一切,乔烟绾出了摄政王府,李公公依然等在外头,看见乔烟绾出来,他忙露出一个笑意,搀扶着她上了马车,送她回将军府。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试血的结果了。

要是成功了,她择日嫁给摄政王,要是没成功,她择日进摄政王府给景煜容治病。

乔烟绾靠在马车壁上,闭目养神。

现如今已经知道了景煜容中的是什么毒,她倒是期待着试血不成功,走第二条路了。

很快,李公公将乔烟绾送进了将军府。

景辞宣在乔烟绾离开皇宫之后,就下令送来了不少赏赐,堆满了原来破落的院子。

原主躺过的棺材,也被景辞宣派来的人以不吉利为由,给收走了。

阵仗之大,吓坏了揽枝。

乔烟绾刚刚进院子,揽枝就激动的小跑了过来。

“小姐,皇上赏赐了您好些东西呢!”

乔烟绾能够过上好日子,揽枝心中自然开心。

她再也不希望善良的小姐,为了一个馊了的馒头,被将军府的厨娘嬷嬷打骂了。

乔烟绾倒只是淡淡的扫了两眼,小手一挥,道,“揽枝,把这些全部搬进去。”

揽枝应了一声,开开心心的去做了,只是主仆俩才搬了两三趟,一个不速之客就冲进了她们的院子里。

“乔烟绾!你个小贱人,我要杀了你!”

第六章

乔琴雪和景弘和的婚礼被乔烟绾给毁了,皇帝的圣旨也在不久后就下来了,不许她嫁给景弘和!

圣命难违,乔琴雪只好哭哭啼啼的从六皇子府回来了。

一回来,她就直接来了乔烟绾的院子。

要不是因为乔烟绾,她现在和六皇子,早已是琴瑟和鸣!

这么想着,乔琴雪的心中恨意更深!面目狰狞的朝着乔烟绾扑了过去。

乔烟绾放下手中的东西,看着睚眦欲裂的乔琴雪,挑了挑眉,随手拈起一颗珍珠,朝着她的膝盖射去。

“扑通。”

“啊!”

乔琴雪尖叫一声,结结实实的在乔烟绾的面前跪了下来。

乔烟绾看着她狼狈的模样,冷笑一声,道,“今日虽说我将六皇子这门亲事给了你,但破锅配破盖,我也学一回天作之合,你倒不必行如此大礼,来感谢我的。”

乔琴雪吃痛,又被乔烟绾这么一番讽刺,气的小脸绯红。

她忙站起身,拍打掉身上的尘土,指着乔烟绾怒骂:

“你个贱人!我给你行礼?你也配!竟敢拆散我和六皇子的姻缘!我今日就要好好教训你!”

说罢,乔琴雪眼神一横,举起手便朝乔烟绾冲过来。

然而乔烟绾不紧不慢的往后退了一步,完美的错开了她的身子,右腿膝盖往她腰上一顶。

乔琴雪冲过了头,腰间的穴道仿佛被人点中一般,双腿瞬间麻痹下来,身子支撑不住扑倒在地上。

“啊!”

旁边的揽枝被这幅景象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看着趴倒在地上哀叫的乔琴雪。

每回乔琴雪过来找麻烦,自家小姐都是被欺负的苦不堪言,今日怎么位置调换了?

乔烟绾向前走了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灰头土脸的乔琴雪,脸上带着冷笑。

“就凭你?还想来教训我?看来,我今天必须得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做嫡庶长幼之别!”

蹲下shen子,她一把抓住乔琴雪的发髻,将对方的头提起来,露出一张沾满灰尘的脸。

“啊!你个贱人!快放开我!”

乔琴雪尖叫着挥舞手臂,却被乔烟绾压制在自己手臂之下,无法动弹。

迫使对方跟自己对视,乔烟绾用另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恶意。

“你以前欺负得可爽快?从今日开始,我便一一还给你!”

话音刚落地,那只手高高举起,又狠狠的落下。

“啪!”

清脆的响声打懵了乔琴雪,也打懵了一旁的揽枝。

她们都没想到,乔烟绾真的敢下手。

在将军府里,到底是乔正中说了算。他对乔烟绾的漠视和对乔琴雪的疼爱,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在旁人看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乔烟绾这一举动,无疑是将自己置于一个很艰难的处境。

“贱人你竟敢打我?!我必让你生不如死!”

反应过来的乔琴雪失声怒骂,落了灰尘的脸蛋有一边红肿的老高,触目惊心。

冷笑一声,乔烟绾低下头看着她,冷冰的寒意让乔琴雪有一瞬的心惊肉跳。

“那我便等着。”

“啪!”

又是一巴掌落下,凑个整齐。

同等痛楚落在脸上,乔琴雪脑子里的弦一下子崩掉了。

脸颊上火辣辣的感觉是从未有过的,她自小便被娇宠着,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不知是腿上的麻痹效果过了,还是她心中的怒气使然,乔琴雪忽然挣脱了桎梏,将乔烟绾推了开。

踉跄几步,乔烟绾稳住了身形,眸子暗了暗。

原主的这幅身子太过虚弱了,看来得找个时间好好调理一下。否则,纵使她有一身本领,也无法施展开。

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乔琴雪死死盯着乔烟绾,眼中的恨意快要化为实质了。

心中怒气再盛,她也看得真切,面前这个乔烟绾可不是以前那个任她搓圆捏扁的软柿子了。

乔琴雪不傻,今日自己没有带婢女侍从过来,光靠自己一个人明显打不过乔烟绾。

目光一转,站在一旁发愣的揽枝进了她的视线。

瘦弱矮小的小丫鬟一脸茫然无措,看着自家神勇无比的小姐,还没回过神。

打不过乔烟绾,她还不能教训教训一个小丫鬟吗?

趁着乔烟绾出神的时机,乔琴雪连身上的尘土都来不及清理,转头就冲向揽枝。

“为虎作伥,你这个小贱人也该打!”

狞笑着说了一句,一只还沾着泥土的手狠狠扇了下去。

别说乔烟绾了,近在咫尺的揽枝都反应不及,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巴掌迎面而来。

“啪!”

又是清脆的一声,揽枝本就苍白的小脸上渐渐浮现出五根手指印。

这一巴掌下去,乔琴雪只觉得无比解气,红肿的脸上展露出得意的笑容。

遭受无妄之灾的揽枝惨叫一声,捂着脸忙往后退了一步,闪着泪花的眼底满是惧意。

“二小姐……我……”

还不等她张口,乔琴雪举起手,眼底的恨意更盛,似乎要把所有的气都撒在这个小丫鬟身上。

揽枝怕极了,常年被欺辱的经历却让她不敢有所动作,只能闭上眼睛等待。

可许久过去了,扬起的那只手迟迟没有落下来。

“乔琴雪,你当我是死的不成?”

阴冷的声音仿佛来自阴曹地府,让乔琴雪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她拼命的往回缩,可被抓住的手臂却纹丝不动。

“你!”

一个字还没落地,耳边忽然掌风凌厉,又是一巴掌,旧伤添新伤。

“啊!”

尖叫过后,乔琴雪捧着红肿的脸蛋,红着眼看向乔烟绾。

昔日里懦弱无能的她,怎么忽然之间变得这么凶悍强势了?

乔琴雪心中生了退意,现下她是扳不回局面了,等她回去请了父亲大人,看这个贱女人还敢蹦跶么?

“这一巴掌,是我替揽枝还给你的。”

冷声出言道,乔烟绾眼底闪现了一丝杀意。

作为一名金牌杀手,想要置一个手无弱鸡之力的姑娘于死地,她法子多的是。

只是,现在不宜和乔正中彻底撕破脸。

待到她和摄政王的婚事定了,再来好好收拾这一家子狼心狗肺的人!

甩开乔琴雪的手臂,乔烟绾眯着眼睛,浑身写满了危险。

“我……我要教训一个奴婢,你管得着吗?!”

乔琴雪到底是忍不下这口气,涨红脖子怒斥,一副不认输的模样。

一步横跨,乔烟绾站在了揽枝身前,将乔琴雪的目光隔绝开。

她垂眸看了对方一眼,眼底的寒意一览无遗,面上却是满不在乎的模样。

“教训奴婢?揽枝是我这个嫡长女身边的丫鬟,你一个庶出的算什么东西?也配动我身边的人?”

乔琴雪死盯着一副高高在上的乔烟绾,气的牙痒痒。

对方真真是戳中她的死门了,自家娘亲出身低微,即使被乔正中宠爱,也无法坐上正妻之位。

而她,也就永远都只能是个庶女的身份,抬不起头来。

也因此,乔琴雪才会冒名顶替乔烟绾的身份,嫁与六皇子。

正当两人僵持之时,门口忽然出现一个身影。

“发生何事?怎如此吵闹!”

冷着脸的乔正中走进破败的小院中,对于自家嫡出女儿居住在这般破旧的院子视若无睹。

本被压制住的乔琴雪看见来人,仿佛见到了救星一般,忙跑过去,扑进乔正中怀里。

“爹爹~这个贱女人欺负女儿!”

挤出两滴眼泪,乔琴雪抬起头,露出一张红肿的脸,看起来颇为可怜。

伸手指向乔烟绾,她瘪着嘴,眼底闪过凶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