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医宠天下:捡个战神种田忙

    医宠天下:捡个战神种田忙小说全文(沈忆柳郁修瑾)免费阅读

    来源:ysg|小说:医宠天下:捡个战神种田忙|时间:2020-07-30 13:25:46|作者:霸气丸子头

    医宠天下:捡个战神种田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霸气丸子头刻画的主角人物出场了。医宠天下:捡个战神种田忙小说全文分享,医宠天下:捡个战神种田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医宠天下:捡个战神种田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当二十一世纪的神医,怀揣着灵泉植被空间穿越之后,她发现她很悲催,一天好日子没享受过,就被贬入乡下。那行吧,收拾收拾种种田,发发财也挺好的,可是恶毒继母白莲继妹不让啊!还把她卖给了一个瘸子。也没关系,看她怎么治好瘸子相公,御夫有术。只是后来……嗯?你说什么?我是公主?啥?我的

    医宠天下:捡个战神种田忙沈忆柳郁修瑾

    医宠天下:捡个战神种田忙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赵氏急了,沈博文朝她投去一个安心的眼神,这才继续道,“自古哪有姐姐还未出嫁,就将妹妹嫁人了?就按照我说的,让她嫁过去。”

    “父亲……”

    “此事就这么定了,你不必多言。”沈博文打断了沈良安的话,阴沉着脸,看了沈忆柳一眼,敲打道,“你是沈家的女儿,那婚事就该由沈家主母做主,要是胡闹的话,就家法伺候!”

    他,从来都不喜沈忆柳。

    沈忆柳在院中冷眼看着他们几人吵闹,见沈良安败下阵去,才道,“祖父可真是心疼孙女啊。”

    她不是瞎子,无论是从原主的记忆中,还是从现在沈博文的表现来看,这个老爷子,怕是厌恶极了原主。

    至于原因,她也不得而知。

    不过方才他们说话,沈忆柳只觉得有一处奇怪。

    什么叫做既然跟了沈家的姓?

    她做女儿的,跟父亲的姓,难道不应该吗?

    也没有时间细想,反正她左右都是愿意嫁给郁修瑾的,也不愿看着院中唯一一个真心心疼她的父亲难过。

    沈良安眼中的怜爱,做不得假。

    “祖父也不必拐着弯儿的敲打我,我从头到尾,也没说一个‘不’字不是吗?”沈忆柳出来打着圆场,笑道,“阿爹也不用忧心,小柳儿不觉得委屈,我嫁!”

    “小柳儿!”沈良安急急出声。

    赵氏在一边看的爽快,但是同时又生出几分怨恨。

    也不知道这个野种究竟是哪里入得老爷的眼,还是她那个狐媚子娘能入得他眼,才让他情愿将茵儿推进火坑,也要护住这个野种!

    想到这里,赵氏的脸都扭曲了几分。

    她定要寻着机会,将这个野种打进万劫不复的地狱!

    “阿爹,倘若我没猜错的话,您这次去禹州府,应该没有借到银钱吧?”沈忆柳幽幽的说道。

    皇帝下旨要贬沈家,谁敢出手相帮?

    果然,听见她这么问,沈良安垂着头沉默了。

    沈忆柳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又接着说道,“既如此,那如今能让沈家继续过下去的办法,就只有将小柳儿嫁去郁家了,阿爹辛苦养我这些年,小柳儿也不忍心看着阿爹神伤,更何况,小柳儿也不觉得委屈,因为早在之前,我就见过那郁修瑾一面了,且小柳儿心中欢喜他。”

    一边说着,沈忆柳装作一副十分娇羞的模样,低下头去。

    为了不让沈良安心中自责,她也只能出此下策,让沈良安以为,是她心中真的喜欢。

    此话一出,不止沈良安震惊在了那里,连同着门外,拎着几只野兔,正要进来的郁修瑾,也顿在了那里。

    方才,他听见了,沈忆柳说欢喜他?

    沈良安一脸愁苦,不甘心的追问道,“小柳儿,你是何时见的那郁修瑾?可不要为了让爹心中好受,就编出这样的谎话来委屈自己啊!”

    郁修瑾站在门外,也没有着急进去。

    他倒是想要听听,沈忆柳会怎么说,毕竟他们刚刚才只是第一次见面,而且看沈忆柳的那副样子,并不像喜欢上自己的模样。

    “阿爹,我怎么可能会编出谎话来诓骗你呢?小柳儿又不是个拎不清的,这件事关乎于小柳儿的终身,一辈子的大事,我断然不可能说谎的。”沈忆柳一边在心中道着歉,她不是有意要欺骗这个真心疼爱自己的老爹的,一边说的义正言辞。

    若不是郁修瑾一早就知道没有这件事情的话,恐怕也是要相信沈忆柳的鬼话的。

    果然,院中其他人都相信了沈忆柳的话。

    沈良安痛心疾首,问道,“你喜欢那郁修瑾什么?”

    沈忆柳被噎了一下,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他长得好看!”

    这也不怪沈忆柳,确实她第一眼看见郁修瑾的时候,那张祸水一般的脸,着实是给了她不小的冲击力。

    因此在沈良安质问她喜欢郁修瑾什么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就这么说了。

    门外的郁修瑾也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他好看吗?

    赵氏心中暗喜,觉得沈忆柳是个没有眼界的,一个乡野村夫罢了,还是个瘸子,就只是脸长得好看了些,竟然就把这个小贱人给迷得神魂颠倒。

    沈如茵也在一边讽刺道,“你可真是把女儿家的脸都给丢光了,这样还算的上什么大家闺秀?就因为瞧见了外男的一张脸,你就要死要活的要嫁给他!”

    “你要是不会说话,就把嘴巴闭上。”沈忆柳翻了个白眼,怼了回去,“是我要死要活的嫁给别人?不是夫人恨不得我现在就出门?还有,现在的沈家不过是乡农之户,皇上圣旨,你还拿着户部侍郎家的小姐做派,是想让我沈家再次获罪?”

    这样一顶巨大的帽子扣了下来,吓得沈如茵后退了一步。

    她狠狠的瞪了沈忆柳一眼,正想说话,只听见沈良安怒气沉沉的声音,“茵儿,你把你祖父扶进房里歇着,这儿风大。”

    有了沈良安的命令,沈如茵也不敢造次,连忙扶着沈博文。

    而沈博文则是狠狠的用拐杖敲了一下地面,又冷冷的瞪了沈忆柳一眼,冷哼一声,这才离开了。

    他们俩人走后,沈良安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小柳儿,我不同意你嫁给那个郁修瑾。”

    “为什么?”沈忆柳再一次重申强调,“阿爹,小柳儿并不觉得委屈。”

    沈良安看着沈忆柳这副模样,就知道她是吃了称砣铁了心了。

    无奈之下,沈良安只好随便扯出了一个借口,道,“因为……因为为父还没见过那郁修瑾,并不知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倘若只是那种空有一副好皮囊的人呢?”

    他话音刚落,沈忆柳还没来得及张嘴反驳,就听见门外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传来——

    “有劳伯父记挂,在下这便来了。”

    众人循着声音看去,只看见郁修瑾一只手拄着拐杖,一只手提着几只野兔进来。

    男人虽然瘸着一条腿,但是腰杆笔直,通身的气派一点也不像一个乡野之徒。

    第五章

    沈良安做了大半辈子的官,已经是个人精。

    官场上他看过很多人,却在看见郁修瑾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惊了一下。

    虽然他收敛的很好,但是沈良安还是在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肃杀的气息。

    这种感觉,只有真正上过战场,在尸山尸海里摸爬滚打的人,才会有的。

    一时之间,沈良安不由得也不敢小看了郁修瑾。

    他的视线落在郁修瑾的腿上,若有所思。

    一边的赵氏则是在最开始的惊讶之后,更多的是气愤。

    她没见过郁修瑾,之前郁家来提亲的时候,都是拖得媒婆来,她一听对方是个瘸子,又出手大方,因此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原以为对方是个猥琐的老瘸子,却不想是个这样的,也难怪沈忆柳那个小贱人方才说见过郁修瑾之后,就愿意嫁了。

    不过很快,她就拐过弯了。

    长得好看又怎么样,还不是只是一个乡野村夫?沈家从前惯得皇帝厚爱,指不定哪天沈家又回去上京了,到那个时候,沈忆柳这个贱人,就再也翻不了身,一辈子都只能在这个穷地方过日子了!

    院子里的气氛有些凝固,沈忆柳嘴角抽了抽,她也没想到郁修瑾会在这个时候过来,也不知道他听去了多少。

    不过现在她是“喜欢”郁修瑾的。

    这样想着,沈忆柳故作惊喜的叫了一声,打破了院子里的凝固气氛。

    “你怎么来了?”

    郁修瑾侧首,看见少女欢喜的模样,挑了挑眉。

    除了医术之外,他从来都不知道,她还是演戏的一把好手。

    郁修瑾瞧着,心底却突然有了几丝期待,他日后枯燥的日子里,这个姑娘将会给他带来怎样的惊喜呢?

    “嗯,这是今日刚打到的兔子,我来给你家送些过来,顺便把剩下的彩礼银子给了。”郁修瑾也是十分配合沈忆柳的模样,而后又转身朝着沈良安,微微颔首,道,“在下就是郁修瑾,见过伯父。”

    “好好……”沈良安结巴的点了点头,试探的目光却还是没有落下。

    郁修瑾倒是一副落落大方的模样,坦然的接受了沈良安的试探目光。

    至于一边的赵氏,他完全没有要搭理的意思。

    能为了三十两银子,就把沈忆柳卖了的人,能是什么好东西?

    要是沈忆柳知道郁修瑾此时心中所想的话,肯定要忍不住吐槽的。

    显然郁修瑾自己也忘了,他就是买主……若要论起来的话,他也算不上什么好东西。

    眼看着赵氏被忽视的脸色黑了,沈忆柳心中快意,忍不住在心中给郁修瑾点了个大大的赞。

    这还没过门呢,他就知道履行约法三章,向着自己了,果然是孺子可教啊!

    沈良安不知道沈忆柳心中所想,只是和郁修瑾对视半晌之后,突然开口道,“我还有一个女儿,却是知书达理,小柳儿性子顽劣,还不适合为人妇,不如换个人嫁吧。”

    听到这里,沈忆柳都不知道要对这个偏心的父亲说些什么比较好了。

    他着实是疼爱原主啊。

    在祖父沈博文都下了命令之后,他依然还是说出要嫁沈如茵这种话。

    “老爷!不行啊!方才公爹都说了,要沈忆柳这个做长姐的先嫁!”赵氏急急的开口,她也是没有想到,沈良安居然敢违抗沈博文的命令。

    急切的心理让赵氏连带着先前被郁修瑾故意忽视的不快,都消散了不少。

    沈良安没有接话,只是盯着郁修瑾,似乎在等着他的回答。

    沈忆柳则是完全不着急。

    毕竟现在她和郁修瑾达成协议,而且只有自己能够救治郁修瑾,他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应该怎么选的。

    果然,郁修瑾不卑不亢的开口道,“我要求娶的,一直都是沈家长女,至于二姑娘知书达理,也与在下无关,在下对沈家大姑娘,心生爱意,断然没有要换人娶的念想。”

    一旁紧紧盯着郁修瑾的沈忆柳不由得老脸一红。

    方才他的那句话,是看着自己说的。

    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是顶着郁修瑾那种祸水一般的脸,沈忆柳还是可耻的红了老脸。

    而她的这副样子,落在沈良安的眼里,则是成了郎情妾意。

    他又是叹了一口气,问道,“小柳儿,为父再问你,你可是真的愿意嫁?”

    “我愿意。”沈忆柳说的没有丝毫的迟疑。

    赵氏这才松了一口气,而沈良安则像是猛然间老了十岁一般,颓然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你先离开吧。”

    郁修瑾也没多留,只是将手上的兔子和怀里的银子交给沈忆柳之后,就离开了。

    等到郁修瑾离开之后,沈忆柳看着沈良安的样子,这具身体的心脏,突然抽痛了一瞬。

    她揉了揉,眼睛有点红。

    沈良安是真的疼爱原主。

    想了想,沈忆柳将方才郁修瑾给的银子递给沈良安。

    握着手里沉甸甸的银子,沈良安差点老泪纵横:“是阿爹对不起你,你跟阿爹到后院来。”

    说完,沈良安就先去后院了。

    沈忆柳先去挂兔子了,只是进厨房门就撞见了沈如茵。

    “呵呵,不知廉耻!”

    “你话这么多?是早上那巴掌不够疼,还是你想去嫁?”沈忆柳懒得和她纠缠,便冷冷说道。

    沈如茵被她噎了一下,道,“我说你不知廉耻又怎么了?难不成是说错你什么了吗?女儿家家的,竟当着众人面,说另一个男人好看?沈忆柳,你还要点脸吗?”

    “这样啊。”沈忆柳装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既如此,那我便知点廉耻,忍痛不嫁了!正好爹爹叫我过去,我便就去与阿爹说一声,让你嫁过去吧。”

    说完,沈忆柳转身就要走,沈如茵却急了,慌忙想要伸手去拉沈忆柳,却被沈忆柳灵巧的躲过,而她也因为动作过大没站稳,栽倒了地上,额头瞬间红肿一片。

    沈忆柳见状挑眉,满是嘲讽的开口:“哟,妹妹先前还说姐姐不知廉耻呢,你这是做什么?知道姐姐要把嫁给郁修瑾这个机会让给你,感激欢喜的,给姐姐行如此大礼了?倒也不必,小事一桩。”

    “你!”沈如茵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怨恨的瞪着沈忆柳,却又不敢再说重话,深怕沈忆柳真的让她嫁过去了。

    “你喜欢你就嫁!我不会跟你抢一个瘸子的!”憋了半晌说出一句话,沈如茵捂着额头跑了。

    第六章

    沈忆柳看着沈如茵离去的背影,这才收起脸上的嘲讽,来了后院。

    后院里,沈良安站在那里,背影有些佝偻,看的沈忆柳心疼不止。

    说实话,她除了是真的想要借着和郁修瑾成婚脱离沈家之外,还是想着要帮衬沈家一把的。

    现在的沈家,说是穷的揭不开锅来,也不过分,而沈博文又染了病,需要一大笔银钱救治,她不嫁的话,沈博文挨不过去,沈家也挨不过去。

    “阿爹。”沈忆柳走了过去,叫了一声。

    沈良安转身,眸光复杂。

    沈忆柳相信他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她不嫁,沈家渡不过这个难关。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一转眼间,我的小柳儿就已经长得这么大了。”沈良安一双眼睛全是浑浊的泪,拉着沈忆柳不住的感叹。

    从原主的记忆里看见和沈良安的那些感动的回忆,沈忆柳也有些动容。

    “我永远都是阿爹的小柳儿。”沈忆柳掩去眼底的情绪,垂着眼眸说道。

    “想当年,沈家在上京城,也是风光无限,你娘……”沈良安的声音戛然而止,沈忆柳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笑了笑,转开了话题,“其实你原本,是要嫁给战神的。”

    沈忆柳心中有些存疑,在记忆中,每次原主询问沈良安自己的娘亲还是不是活着的时候,沈良安都会转移了话题。

    久而久之,原主就以为自己的亲娘死了。

    “阿爹,我再问你一次,看在小柳儿将要离开家的份上,你莫要骗我,也莫要转移话题。”想着原主被叫着野种长大,一心都想知道自己的亲娘是谁,沈忆柳还是帮着原主开口问道,“我娘是不是还活着,她是谁?您为什么不去找她?”

    毕竟现在她占了人家的身子,也有义务帮人家解开遗憾。

    沈良安被她问的一梗,嗫嚅着着嘴唇,不知道怎么开口。

    但最终,在沈忆柳执拗严肃的眼神里,沈良安叹了一口气,道,“你娘还活着,多的我也不能和你说了,你不要追问了。”

    看着沈良安的表情不似作伪,沈忆柳也没再追问了。

    为了缓解一下提到原主亲娘的悲伤气氛,沈忆柳道,“那阿爹,你方才说的,我原本是要嫁给战神的,是怎么回事?”

    对于这个战神,原主的记忆里知道的不多。

    只知道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也没有人知道他的长相,但是因为杀人如麻,在战场上让敌人闻风丧胆,所以被卞国的人称作“战神”。

    多的她也不知道了。

    “这是当年太后的意思,只不过没有明说出来,只问过战神和我的意思了。”沈良安说道,“虽说战神神秘了些,但是我与他有过几次接触,确实是个好的,便有意同意你们的亲事,只可惜三年前,战神突然失踪了。”

    “失踪了?”沈忆柳没想到最后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按照原主的记忆,那个战神厉害的很,就差功高震主,权倾朝野了,怎么会莫名其妙失踪?

    “是啊,到我们沈家离京之前,都没有找到。”沈良安十分难过内疚的看着沈忆柳,道,“说到底,还是我没用,没能够好好的保护你,也没能力叫沈家过上好日子,最后还让你出来承担这一切,嫁给一个瘸子!”

    “阿爹,小柳儿是自愿,也是真的想要嫁给郁修瑾,你不用那么自责,在沈家阿爹是最疼小柳儿的。”沈忆柳缓缓说道。

    “既如此,我不多说,择个好日子,便送你出嫁。”最终,沈良安还是妥协了。

    ...

    三天后,是这一个月中最为合适的吉日,宜嫁宜娶,沈良安在大公鸡一声啼鸣之后,就迅速的起身了。

    这几天,他把村里都跑了一圈,贴着老脸,请了村里的里正来,又抽空去了一趟镇上,给小柳儿买了一套简单的头饰,递到了沈忆柳的手里。

    看着眼前,一身红衣的小柳儿,沈良安感慨万千。

    “小柳儿,今日之后,你就长大了,要学会照顾夫君,阿爹望你婚后和睦与夫君举案齐眉。”

    “阿爹,小柳儿不能在你身边尽孝,还请阿爹原谅小柳儿不孝。”沈忆柳眼眶涨涨的,鼻尖微微的泛酸,眼前的这个中年汉子,从他的身上,她感受了浓浓的舐犊之情。

    疼爱之心,让她心里很是感动。

    愈发的坚定了,要帮助沈家将日子,过好的心。

    “老爷,吉时到了,别耽误了柳儿出门。”站在一旁的赵氏,见老爷如此的舍不得这个贱丫头,心中着实的不是滋味,好不容易把这贱丫头打发出去,还要占着老爷的关心,这让她心中的嫉妒,再一次冒了出来。

    都是女儿,老爷对如茵就不曾有这般上心。

    但,想到今日过后,这个碍眼的小贱人,就再也看不到了,赵氏郁闷的心情又好转了过来。

    脸上难得端着慈爱的笑意,走到两人的面前,扮演着疼爱长女的不舍模样。

    “柳儿,母亲心中也甚是舍不得你,但也不好继续耽搁下去,莫要误了吉时,让姑爷久等。”

    沈忆柳与阿爹一通话别之后,将探究的目光落到了赵氏的身上,与之对上时,捕捉到了赵氏急切的神色,让沈忆柳不由的嘴角微扯。

    内心无比的感叹,这赵氏是有多害怕自己留下,不愿意嫁到郁家。

    那恨不得她,立马滚蛋的迫切模样,一点都不知道收敛,被在这样的日子,红果裸的厌恶,还真是让她的心里很不爽。

    不过来日方长,日后赵氏若是安分守己,不找事儿,倒也能够相安无事,可反之,她也不是任由别人欺负的软柿子。

    “是啊!爹,母亲说的极是,姐姐是第一次出嫁,可莫要过了时辰,让旁人笑话我们沈家,不懂得礼数。”站在母亲身旁的沈如茵,难得一脸关心的看着沈忆柳。

    如今,这小贱蹄子终于要出嫁了,对方还是一个破落户,残废,平日里心中的怨气悉数散开。心情好极了的沈如茵,走到沈忆柳的面前,全然一副好妹妹小白花的既视感,难以高兴的对着父亲开口。

    “父亲,姐姐出嫁之后,我们姐妹能够相见的时间极少,就让女儿送陪着姐姐到姐夫家,待礼成之后,女儿再回来。”

    沈良安的心中,此时诸多的感慨,见姐妹两人的关系如此的亲昵,心中的伤感冲淡了许多,点了点头。

    “难得你有这份心思,送完小柳儿之后,切莫贪玩,早点回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