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田园锦色:空间娘子要驭夫

    作者绚丽儿小说全文(钟紫菱傅瑾恒系列)

    来源:ysg|小说:田园锦色:空间娘子要驭夫|时间:2020-07-30 13:05:04|作者:绚丽儿

    田园锦色:空间娘子要驭夫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绚丽儿刻画的主角人物出场了。田园锦色:空间娘子要驭夫小说全文分享,田园锦色:空间娘子要驭夫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田园锦色:空间娘子要驭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她空间在手,医术也有,种田养娃,教夫有方。他抬手能打,拿笔能写,文武全才,宠妻无度!他们双胎萌娃,一文一武,天赋异禀,最会与父争宠!“娘亲,爹爹在外边闯祸了!”大宝大声的喊道。“闯了什么祸?”“娘亲,爹爹在外边招惹的美女找回家了……”二宝喊道。“什么?该死的……”……“娘子,我

    田园锦色:空间娘子要驭夫钟紫菱傅瑾恒

    田园锦色:空间娘子要驭夫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她脑袋一阵空白,转头看去,见身后的钟林氏拿着一块带血的石头,站在她的身后。

    钟林氏看到钟紫菱那仇恨的目光,吓得后退一步,接着无惧的上前喊道:“臭不要脸的贱人,老娘打死你,我让你要我的钱,我让你要我花银子,要我的棺材本,你个贱人,你死去啊!阎王要报复老娘,也要老娘死了之后。我呸,贱人……”

    钟紫菱只感觉一股股的血从后脑流下来,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直到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

    “姐姐!”耳边响起了七郎凄惨的叫声。

    钟紫菱努力的抬起头想要看向他,却力不从心。

    “娘啊,你怎么能打小凌啊,她,她流了这么多血,会不会死啊……”是那个窝囊爹的声音。

    “我呸,她不死,我们全家就都得死,你快点帮你大哥,趁着别人没看见的时候,将这个死丫头和那个丧门星扔到后山去。”

    “娘,我,我!”

    “快去,不然就别认我这个娘……”

    接着,钟紫菱迷茫的视线,看到钟老三哭丧着脸,走到她面前,将她抱起来,而后哭哭啼啼的往外走。

    最后的余光,她看到钟七郎已经被莫氏抓住,捂住他的嘴巴,那孩子露出的目光像是野狼一般,充满着无助和恨意。

    接着,她陷入了一片黑暗。

    “嗷呜……”一声声渗人的狼叫,让钟紫菱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群星的天空。

    这是,哪里?

    “啊!”她想要起来,脑袋一阵刺痛,让她又躺了回去,同时也让她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又躺了会,苦笑了一下,看来她还是小看古人了。

    以为装神弄鬼一下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却忘记了,自古人为生存,什么都能做出来。

    “嗷呜!”又一声狼叫,让钟紫菱心中一颤。

    前世的时候,她常和爷爷去深山中寻找采药,所以也常遇见野兽。

    现代都是如此,更何况是原生态的古代,为了避免被狼吃掉,钟紫菱意识一动,人进入了神农空间。

    这一世的空间,已经不是那个只能储藏东西的储藏袋了,灵泉田野,山川竹屋应有尽有。

    而且,光是闻着空间的空气,她都感觉好了很多。

    她努力的站起来,走到了灵泉边上。

    上辈子,她最后的时光是在病房度过的,所以看过很多小说,上面都说空间中的灵泉有起死回生的效果,不知道她这个灵泉有没有?

    她试探的捧起一小口,喝了下去。

    泉水入口,她感觉一股甘甜进入腹中,由丹田升起一股暖意,让她浑身说不出的舒服。

    果然,小说中也不全然是不靠谱的。

    她又多喝了几口,感觉好点了,站起来来到药田中。

    这里已经种了很多的药材,看着成分比起现代的中药材好上几十倍。

    她对着自己的症状采了药,而后她就犯难,这空间里如何熬药呢?她叹了口气,看来她还是要出去。

    她意念一动,人出来了。

    “妹的,见鬼了!”因为灵泉的关系,她已经恢复了很多,也能注意现在所在的地方,这里是一个乱葬岗。

    “嗷呜……”那渗人的狼叫近在咫尺,钟紫菱浑身一颤,转头看去,她看到了一双双绿色的眼睛,天啊,她的身边已经围满了狼。

    该死的,她马上用意念进入空间,却不想身体一疼,她被弹了回来。

    她不知所措的睁开眼睛,脑海中响起了一句话。

    “抱歉,主人的真人在一个时辰之内,只能进入空间一次!除非空间再次升级!”

    妹的,这有没有天理了。

    在她欲哭无泪的时候,一只狼扑向她。

    钟紫菱回过神,闪身躲过去。

    抓准机会,她转身就跑。

    她穿越的这个身体真是太弱了,没一会,她就气喘吁吁的。

    好在乱葬岗四周是树林,钟紫菱用上一世山中的经验,依靠着树木躲避着狼的攻击。

    终于她跑不动了,扶住树大口的喘着气。

    该死的,她要死在这里了么?

    万分绝望的时候,她余光看见不远处的树下站着一个男人,天黑还看不清他的长相。

    只是,朦胧的夜色也遮挡不住他的危险。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人,钟紫菱心中暗暗的想着。

    也许能救她……

    她再次躲过狼的攻击,抬腿跑向男子。

    “这位大哥,救救我……”

    傅瑾恒回头看向了她,见到她后面的狼群,眼中闪过了一丝不耐烦,看见她快要跑到他的面前,抬手一挥,一颗石子打在了钟紫菱的腿上。

    钟紫菱腿上一痛,不由自主的跪在地上。心中一愣,看向傅瑾恒,混蛋!他见死不救不说,还落井下石!

    “王八蛋!”她骂道。

    而此时,刚好有一只狼趁机扑倒了她,那狼凶狠的叫着,张大嘴巴,露出它一排尖利的牙,向钟紫菱咬去。

    怎么办?就这样死了么?

    银针!她记得她放在空间的,只是不知道穿越后,那银针还在不在。

    还有,她一个时辰之内进不来空间,不知道还能不能从空间拿东西。

    她意念一动,下一刻,银针真的出现在她的手上。

    钟紫菱眼中闪过喜悦,她拿出一根扎在上方狼的脖子处。

    被扎中穴位的狼大叫一声,放开了钟紫菱。

    钟紫菱快速的起身,又打出两根银针,射向正在疯狂扑过来的两只狼。

    不远处的傅瑾恒看到这一幕,冰冷的脸上出现了诧异,这个女人竟然从狼口下逃出来了?

    钟紫菱一翻身半跪在地上,目光凌厉的看着还在默默站着的傅瑾恒,危险的眯眯眼睛。

    她猛然起身将那被银针扎倒的狼用力的踢向傅瑾恒。

    傅瑾恒一愣,马上身形一闪,躲了过去。

    下一刻,钟紫菱又用银针射伤一只狼,再次用力的扔向他……

    一来二去,傅瑾恒被狼群发现了,本来准备全部攻击钟紫菱的狼,分了一半去攻击他。

    “该死!”傅瑾恒大骂一声。

    然而只能徒手与扑向他的狼搏斗着。

    本来,拖人下水是很缺德的,可是这个男人见死不救不说,还落井下石,钟紫菱忍不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过,就算有一半的狼去攻击了傅瑾恒,可是剩下的这些,貌似也不是现在的她能对付的。

    “嗷呜!”一左一右两匹狼再次扑向她。

    第五章

    钟紫菱不敢多想,甩出了手中最后的两根银针,两匹狼倒地哀鸣。

    她气喘吁吁的蹲在地上,不行,她得想个办法,要不然她就要死在这里了。

    钟紫菱双目一亮,她的空间不仅有银针,还有迷魂散!

    她意念一动,上辈子放在空间中的迷魂散果然还在。

    她打开后,一转身将迷魂散扬向攻来的狼群……

    她自己制的药,她自己知道,这迷魂散,只需要一点点,就可以迷倒一群大象,更何况是狼!刚刚她是被突然出现的狼群和不能进入空间吓得方寸大乱了,要不然在乱葬岗的时候,她就能放倒这些狼。

    她得意的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傅瑾恒,见他正徒手打倒了最后一只狼。

    而后他捂住胸口,虚弱的靠在树上。

    钟紫菱仔细的看着他,见他脸色苍白,眼眶隐隐发青,他受了很重的伤?

    如果是这样,她拖人家下水,是不是有点过了?

    不过,看着被他徒手打死的那些狼,那道心虚瞬间就消失了。

    钟紫菱冷哼一声,转身打算离开。

    傅瑾恒见她要走,全身一凛,下一刻,人留下一串残影,

    钟紫菱只感觉眼前一花,傅瑾恒已经来到她的面前,那双眸看着她带着浓浓的杀气,让钟紫菱感觉到惧怕。

    “你……”她刚说出一个字,就被傅瑾恒伸手掐住脖子。

    “王八蛋,放开我……”钟紫菱大惊之下,抬手捶打着他的手。

    “说,为什么引狼群来害我。”傅瑾恒声音冷的如寒冬,让人如临冰窖。

    “我,我引狼群?你有病啊,我是倒霉遇上了狼群……”这个男人长着一张宛如天神一般的俊颜,怎么脑袋这么不好使,她引狼群……

    不过,貌似攻击他的狼群,是她引过去的。

    钟紫菱有些心虚,不过她傲娇的又瞪着他道:“你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在路边看到瘦弱女子被狼群围攻,你不来救命就算了,你还落井下石!可见,你的人品是多么的差劲!”

    “嘴巴倒是挺厉害的。”傅瑾恒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手上缓缓加力,“只是,你确定你是瘦弱女子?”

    刚刚看着她凭空变出银针还有迷魂散,他惊觉她肯定不是一般的女子。

    “我……”钟紫菱哑口无言,她有空间,能用毒,自然不算弱女子。

    该死了,一个大男人这般斤斤计较干嘛呢?

    钟紫菱懊恼的咬咬自己嘴唇,小声的说道:“小肚鸡肠,不算男人。”

    下一瞬,窒息的感觉充斥着钟紫菱,她张大嘴巴,拼命的喘着气,双手无措的捶打着傅瑾恒。

    生死一线的时候,钟紫菱灵光一闪:“我,能,治,你的伤,和毒……”

    听见这话,傅瑾恒先是一愣,紧接着大掌又加大力气,“说,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有伤!”

    “我,我是,大夫,自然,能看出来……”钟紫菱艰难的说道,“你先放……开我……”

    傅瑾恒蹙着眉头,深思了下,才缓缓松开掐住她脖颈的手,“给你个机会,说说看。”

    恢复了短暂呼吸的钟紫菱咳嗽了很久,才道:“你是在三个月前被一个内力深厚的人打到后心上的吧,本来会震断心脉,当场死翘翘,好在身上有至宝,所以保下一命。不过,这也震伤了心脉和内脏,以致于一运动内力,就大伤身体。本来,你的身体已经被一位高人所医治,过不了几日就能痊愈,可惜啊,偏偏你又中了招,中了毒!这种毒应该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可是看你眼睛无神,脚步发虚,似乎是伤了男子的元气。所以,我猜测……你是被下了药物吧!”

    傅瑾恒不语,但眸底却越发的深沉,让人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

    钟紫菱见他不说话,知道自己的“望”没有错,继续道:“你的元气已伤,想来是用了最原始的方法解了毒,只是,这毒没有清理干净,导致你的内伤加重。你内伤加重了,毒就从以前的残留变得浓厚,这就像一个恶性循环。看你的眼眶微青,再过一日,你体内的毒应该又要发作了,那时想要延缓,你就又要找一个女子……”

    话还没说完,面前有掌风袭来,钟紫菱身子轻巧,一个转身便躲过,却不小心踩到一个石头,“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大夫?连脉都没有把,就能看出这么多?你和那人是什么关系?不说实话,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被狼分食还要痛苦百倍!”

    醉了醉了……她今天遇到的是什么衰神啊!

    怒火中烧,钟紫菱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气鼓鼓的瞪着傅瑾恒。

    “我说,你有病啊!本姑娘好心好意的给你看病,你要杀我?你不知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么?本姑娘光这一个‘望’就练了十几年,别说你现在这样,就是你脑袋里长个瘤,本姑娘一眼也能看出来……喂喂喂,有话好说!”

    说的真来劲,看到傅瑾恒危险的眼睛,钟紫菱马上熊了。

    “其实,想要证明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很简单!我治好你不就好了!从你刚才的话中,听得出来你那个死对头,处心积虑的要你死,我要是他的人,会救你吗!”

    钟紫菱无奈的说道。

    傅瑾恒审视的看着她,双眸四处带着思绪。

    钟紫菱被这样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了,突然,傅瑾恒上前扒开她的嘴,往她的嘴中喂了一个药丸。

    “喂,混蛋,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丸入肚,钟紫菱感到了一阵绞痛,片刻她想到了这是——子母丹!

    “这是子母丹,母丹我吃了,子丹在你的肚子里,如果我死了,你也活不了。”傅瑾恒道。

    钟紫菱想了想,叹了口气,无奈答应:“行吧,我知道了。哼,我治好你之后,我们最好永不相见!”

    这男人,很危险。

    她现在真的很后悔,不该惹了这样的麻烦。

    “如果我好了,如你所愿。”傅瑾恒冷冷的说道。

    “那你身上带纸笔了么?”

    “我身上从不带那些东西。”这话好高冷。

    钟紫菱又叹了口气,说道:“我家境不好,有些东西我弄不到,你要自己准备好。没有纸笔,我怎么告诉你。”

    傅瑾恒一冷,说道:“自己想办法。”

    “我……”钟紫菱真想暴走,不过想到自己的小命,无奈的忍下来了。

    她目光看向一边的狼,扬起了狡黠的笑容。

    片刻,钟紫菱在一张狼皮上用狼血写上了她需要的东西,而后交给了傅瑾恒。

    傅瑾恒接过来,看了一眼,道:“三天后,来镇上的马家。”转身离去了。

    钟紫菱看着他的背影,呸了几声。

    真是一个衰神!而且,还没有风度,不知道送她下山么?

    叹了口气,钟紫菱认命的往山下走。

    因为她不认得路,浪费了很多时间,走下山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晌午,而且她悲催的发现,她走错了方向。

    她下山的方向是东面,山下的村庄是东阳村,而原身所在的秀水村是在西面。

    她休息一下,又起身赶路,在傍晚时分,她才回到村子。

    劳作了一天,又吃了晚饭,没有什么娱乐的村民,就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聊天。

    “你们没看见,今天七郎被卖的时候,哭的那个惨啊!”

    钟紫菱刚进村就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愣住了,七郎被他们卖了?

    第六章

    钟紫菱呆愣一下,那边又说话了。

    “我听说啊,卖七郎的那个牙婆,专门收七郎那么大的小男孩,送进宫中做太监!”

    “我的天啊,这钟家那老不休的,也太缺德了吧,那可是孙子,不是孙女,钟老三也让了?”

    “让了,谁不知道他……孝顺!”

    最后那两个字,语气充满了嘲讽。

    谁都孝顺,可有几个像钟老三似的,为了孝顺父母,将媳妇孩子都孝顺没了。

    钟紫菱心中的火压都压不住了,抬腿就往钟家走。

    进入钟家,看到这一家人家在院里坐着,正美滋滋的唠嗑。

    见钟紫菱走进来,他们面色都是一僵,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钟紫菱目光扫了一圈,没有说话,直接向厨房走去。

    “娘啊,我眼睛花了,怎么看见那个丫头回来了,那是人是鬼啊?”莫氏声音有点发抖。

    “一边去,老娘怎么知道,钟老三你死哪去了,不知道去看看啊!”钟林氏大声的喊道。

    钟老三唯唯诺诺的说道:“娘,俺不去,七郎给都卖了,俺没脸见二丫!”

    “我去你奶个腿的……”钟林氏听完一下子跳起来,脱下自己的鞋就向钟老三打去,“你个瘪犊子,你这是怪老娘呢?老娘生你养你,不如养只狗,让你活着埋怨我呢?我享过你一天福么?你给老娘去……”

    “俺,俺去!”钟老三马上站起来,猫着腰向厨房走去。

    还没等他走到厨房,就看见钟紫菱走了出来。

    “二,二丫,你,你……”

    钟紫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越过他,快速来到钟林氏和莫氏的面前,目光狠狠的看着她们。

    在她们还没说话的时候,举起后面的菜刀就向她们砍去。

    “我的娘啊,钟二丫杀人了……”莫氏嗷的喊了一嗓子,一把推钟林氏去前面,转身就跑。

    钟林氏被推着正好到钟紫菱的面前。

    钟紫菱眯着眼睛,不留情的砍向钟林氏。

    “娘啊……”钟林氏忙坐地下,躲过去了。接着一阵腥骚味,她吓尿了。

    钟紫菱抬起刀又砍下去,钟林氏忙一躲,被砍伤了屁股,“救命啊,来人啊,有人要杀人了!”

    她也顾不上疼了,狼狈的爬起来就跑。

    钟紫菱二话不说,在后面追着砍。

    她非要砍死这个老婆子,七郎那么小的孩子,既然卖了去做太监。

    这是人做的事情么?

    “钟二丫,你想要干嘛,放下!”钟老头站起来大声的喊着,自己不敢向前,要自己的两个儿子去,可是钟老三和钟老大都吓得不敢上前。

    钟老二早就做了上门女婿不在家,其他男丁,就剩下一个七岁的钟八郎,更指不上了。

    至于钟家的几个孙女,早就藏起来。

    所以钟老头喊了半晌,还没有人动。

    钟林氏已经被砍伤了好几个地方,惨叫一声接一声,钟家外又围了很多人。

    在钟林氏以为要死在钟紫菱的手上时,钟家的族长和村长来了,看见这个场面,忙叫人拉住钟紫菱。

    钟林氏见自己获救了,也不管自己一身的屎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的天啊,我这是造什么孽啊!被自己的孙女追着砍啊!”

    钟林氏一边喊一边哭,加上她狼狈的样子,引起了老一辈人的共鸣。

    他们心里装的是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不管钟林氏做了什么,钟紫菱都不能对自己的奶奶这样。

    “真是不孝啊!”

    “是啊,族长这样的子孙我们可不能要啊……”

    那些老头老太太们七嘴八舌的开始数落钟紫菱。

    “族长啊,真是家门不幸啊,出了这么个不孝的孙女,今日,你就做主,把她清出门户吧。”钟老头老泪横流的走过来。

    族长皱起眉头,看向钟紫菱:“二丫,你怎么能砍自己的奶奶。”

    钟紫菱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目光很诡异。

    她突然手微微一动,从空间中拿出的银针扎在抓住她的两个男子手臂穴道上。

    两个男子惨叫一声,双双倒地。

    趁机钟紫菱一个转身,站稳后,冷冷的看着众人。

    “砍了就砍了,这样的毒妇,不砍死,留着过年么?”

    族长等人被这一幕弄的愣住了,随即反应过来。

    “二丫,那是你奶奶,你怎么说话呢?”族长气愤的问道。

    “奶奶?做奶奶的就能随意打死孙子孙女么?七郎才多大,就被他们卖了做太监去。

    而你们也就看着他被人带走了?他还是不是钟家的子孙?钟家的家风就是如此么?要靠卖子孙做太监过活了。”钟紫菱义正言辞的问道。

    “你……”族长被问的哑口无言,卖子孙去做太监,那都是什么人家能做出的事情……

    “我娘嫁到你们钟家,是没有生儿育女,还是没有操持家务?无缘无故的死在家中,我就为我娘要一口棺材,过分么?这样就被钟林氏一石头打在脑袋上,扔在了后山喂狼,这也是一个奶奶能做的事情?还是,这件事族长你也觉得有理?那是不是钟家对待媳妇就是这样的?”

    钟紫菱又问道。

    这次在场的其他人不愿意了,这话怎么能这么说,要是传出去,自己的儿子,孙子还怎么娶媳妇。

    族长又无言以对。

    “古有云,父慈子孝,父不慈,子如何孝?我娘一辈子就三个孩子,我哥从小被卖了,现在都不知道是死是活,我被害的一辈子完了,我娘被冤死,现在就剩下一个小七郎,还被卖去做了太监。这样的奶奶,留着何用,放在你们身上你们能不砍?!”

    族长再次无言,而人群中有人赞同的点点头,这样的奶奶,真得砍。

    “你这就是歪理,古云,君要臣死,父要子亡,要是都像你这样,受点委屈,就对老人举刀子,这天下不是大乱了。”村长板起脸说道。

    这话一出,其他人又点点头,表示也有理。

    钟紫菱闻言笑了:“好啊,既然各执一词,那么我们就去衙门,让县太爷判决。”

    族长和村长一愣,而后族长说道:“去衙门,你也逃脱不了不孝的名声。”

    “哈哈,你觉得我还有名声么?再烂点,我也不怕!”

    这话说得气人,她不怕,他们怕啊。

    族长和村长都知道,这件事情,钟紫菱执意闹到公堂上,她固然没有好,他们也是一样。

    钟家和秀水村的名声也彻底完了。

    媳妇能冤死,孙子被卖去做太监!他们最起码几年内,后辈儿女都嫁娶费劲!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钟紫菱一个光脚的,不怕他们穿鞋的。

    他们不让她好过,那大家就都别好过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