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眉眼深深不藏你

    眉眼深深不藏你免费阅读-温言穆霆琛大结局

    来源:ysg|小说:眉眼深深不藏你|时间:2020-07-30 12:50:03|作者:柠檬味的猫

    眉眼深深不藏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柠檬味的猫刻画的主角人物出场了。眉眼深深不藏你小说全文分享,眉眼深深不藏你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眉眼深深不藏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一场空难,她成了孤儿,他也是,但却是她父亲导致的。八岁的她被大十岁的他带回穆家,本以为那是他的善意,没想到,他是来讨债的。十年间,她一直以为他恨她,他的温柔可以给世间万物,唯独不会给她……他不允许她叫他哥,她只能叫他名字,穆霆琛,穆霆琛,一遍遍,根深蒂固……

    眉眼深深不藏你温言穆霆琛

    眉眼深深不藏你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一旁的校长脸上堆着笑:“穆总,您说的是……沈介吗?沈家三少,您应该听说过,他大三了,平时他们仨喜欢扎堆。”

    “下次,我不希望看见他再出现在南大。不,是帝都。”穆霆琛说完,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几步之后,他蓦地停下:“还有,温言在南大的所有费用我资助,匿名。”

    校长急忙垂下头:“是是是,您慢走。”

    ……

    放学后,温言拖着乏力的身体推着单车站在校门外,她在等沈介,围巾还没还给他。

    “言言,你等沈介吗?他中午就回家了,说家里有事。”陈梦瑶迎面走来,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袋子,“喏,他让我给你带的感冒药,退烧的也在里面,记得吃。”

    温言看着药,没有伸手去接:“不用,围巾你帮我还给他,我先回去了。”穆霆琛回来了,她每天得按时回家。

    陈梦瑶将小袋子塞进了她怀里:“轴什么啊?我都知道他喜欢你,你能看不出来?”

    温言苍白的脸颊飞上了两抹红晕:“别瞎说!我走了。”

    说完她推着单车离开,刚走没两步,穆霆琛的车突然飞驰而来,硬生生停在了离她不到一米远的地方。

    陈梦瑶张嘴就要骂,温言急忙捂住了她的嘴:“没事没事,你先回去吧!”

    透过挡风玻璃,她看见了坐在后座的穆霆琛阴沉的脸。

    穆霆琛没什么耐心,一声鸣笛,她连忙将单车靠边停好,迅速拉开后座车门上了车。

    陈梦瑶傻眼了,想说什么,车已经开远。

    车上,温言垂着头不敢说话,穆霆琛是第一次到学校接她,她没有惊喜,只有惊吓。

    “交男朋友了?”穆霆琛似是随口问道。

    温言想到了沈介,慌张的摇摇头:“没有。”与此同时,她攥紧了手里的感冒药。

    “沈介不会出现了。”穆霆琛侧过脸看着她,眼底擒着一抹冷笑。

    温言震惊的抬头看着他:“你说什么?”

    她的反应让他十分不悦:“你这辈子,除了赎罪,不用干别的,包括恋爱、结婚生子,懂么?”

    冰冷的语调,让温言犹如坠进冰窟,她突然有些恨眼前的男人,为什么要剥夺她喜欢的一切?

    车很快驶回了穆宅,下车的那一刻,穆霆琛看见了她手里攥着的袋子,眸子一沉:“站住。”

    温言身子一僵,下一秒,手里的药袋子被夺走,随手丢在了路边。

    她垂下头,默默的走向了后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穆霆琛不允许她再从前门进出,因为会跟他碰面,他说,只有在他想看见她的时候,她才能出现。

    “晚上来我房间。”穆霆琛留下一句,快步走进了大门,脸上的阴霾吓退了一众保镖,只有刘姨和林管家迎上前来:“少爷回来了?”

    他淡淡的“嗯”了一声,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又停下了脚步:“以后温言早晚都必须在家里吃饭。”弱不禁风的样子,是在告诉别人他在虐待她?

    刘姨笑了:“是,少爷,我会让小姐好好吃饭的。”

    夜里,温言帮着刘姨打扫厨房,刘姨心疼的摸了摸她冰凉的双手:“行了行了,你早点休息,别帮我了,你看你手都裂口子了。言言,其实少爷对你挺好的,你别跟他倔,他你还不了解吗?顺着他什么都好,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他不坏。”

    温言没说话,执着的做着手上的事,将地板拖了一遍又一遍,她不想去找他……

    穆宅是很大,可刘姨的活计不多,终究是要忙完的。

    挨到十一点多,她鼓起勇气上了楼,敲门的时候,是小心翼翼的。

    里面没有动静,她转身想走,犹豫片刻,又推门进去了,她清楚不听话的后果。

    房间里没开灯,黑漆漆的一片。她轻手轻脚的往前:“你……睡了吗?”

    下一秒,男人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我让你半夜来了么?”

    她浑身一激灵,摸索着想去开灯,脚下不知道绊到了什么东西,她惊叫一声,整个人朝地面扑去。

    第五章

    突然,一双手环住了她的身体,将她拽了回来,紧贴着他的身体,她几乎能感受到他刚洗完澡后身上的潮湿,还有沐浴液的清香。

    双手下意识撑在他胸口,微微颤抖。

    环在她腰际的手突然松开:“滚。”

    不知为何,他的嗓音变得有些沙哑,她也不明白哪里又惹他不高兴了,逃也似的离开。

    回到杂物间,温言才有些后悔,忘了向他问沈介的事,可是想到刚才的那一幕,也没了再过去的勇气。

    第二天清早,刘姨端了杯开水走进杂物间:“来,言言,吃点感冒药。”

    温言有些奇怪,她感冒的事,刘姨不知道,何况,没有穆霆琛的允许,刘姨怎么敢给她药?

    似乎看出了她的疑问,刘姨笑着在她床沿坐了下来:“少爷出差去了,得个把月才能回来,这是他走之前交代的,吃吧。”

    温言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但是听到他最近都不会在,莫名松了口气。

    吃了药,她匆匆起床收拾了一下,到了学校,温言刚走进画室,校长亲自将她所有缺的材料送了过来:“温言同学,你看看还缺什么不?”

    温言有些诧异:“不……不缺了,这是……?”

    校长没有多做解释:“不缺就好。”

    校长走后,她看着送来的东西陷入了沉思,肯定不会是穆霆琛给的,他才没工夫关心她在学校的一切。

    “小言,我听说是有人匿名资助你的,没想到学校办事效率这么快,你的颜料比我的都好!”陈梦瑶一来就将校长送来的东西翻了个底朝天。

    温言没说话,默默的整理东西。

    “哎?昨天来接你的是谁啊?开车真猛,差点直接撞死你。”陈梦瑶是话痨,不管温言回不回答,她总有话题聊。

    “我哥。”温言随口说道。

    陈梦瑶怔了怔:“什么哥哥这么厉害?自己那么有钱,还把你养成贫民窑女孩儿,下回让我会会他。”

    温言笑了笑:“别这么说他,其实他很好,他不是我亲哥哥,也没义务养我,他做得已经很好了。”是啊,明明是罪人,穆霆琛还给了她安身之所,养了她十年。

    陈梦瑶撇撇嘴,又开始兴致勃勃的猜测匿名资助的人是谁:“你觉得会是谁资助的你?沈介被他爸弄到国外了,近几年都回不来,你说会不会是他?他这刚走就有人资助你,不然说不通啊。”

    温言怔了怔,比起穆霆琛,她更相信是沈介。

    想到那个温润如玉的男人,温言心里莫名酸涩了几分。

    沈介的离开都是她害的……

    穆霆琛不在的这几天,温言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生日那天是周末,陈梦瑶强行带她出去玩了一天,知道她不喜欢人多,所以陈梦瑶也没叫其他人。

    临回家的时候,陈梦瑶突然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两个小礼盒:“这是我和沈介给你的生日礼物。”

    温言没伸手接,毕竟她回不起礼,看包装盒她就知道礼物绝对不便宜,穷归穷,在穆家这么多年,她也不算没见过世面。

    “谢谢你陪了我一天,礼物就算了吧。”她深吸了一口气,是冷风夹杂着雪的气息。

    陈梦瑶将礼盒强制性塞进了她手里:“我对你好可不图你回报,沈介倒是有所图谋……你站直了,我要把他交代给我的事做完。”

    温言不明白她要干什么,听话的站直了身体,一本正经。

    陈梦瑶庄严的看着温言:“小言,我是沈介,我喜欢你,等我回国,一定要等我。”

    第六章

    有那么一瞬间,温言从陈梦瑶身上看见了沈介的影子,因为彼此了解,陈梦瑶连语气和表情都学得那么神似。

    她的心微微触动着,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陈梦瑶笑着朝她挥了挥手:“好啦,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话你留着自己告诉沈介吧!回去路上注意安全,明天见。”

    说完她便转身上车离开,而温言却在原地站了好久,脑海里全是刚刚陈梦瑶的那句话……

    等她回到穆宅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温言小心翼翼的将礼盒拆开,陈梦瑶送的是一条项链,沈介送的,是手链,沈介的礼盒里还有张字条: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她脸颊一红,将礼盒藏到了床下的纸箱里,穆霆琛不会允许这些东西的出现,她根本不敢拿出来。

    突然,刘妈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言言你刚回来?我去给你下碗长寿面。”

    温言急忙起身:“不用了刘妈,我在外面吃过了,您早些休息吧。”

    刘妈欲言又止,搓了搓发凉的手:“言言,少爷出差途中赶着回来,怕是想给你过生日,我看他还带了礼物回来,发现你不在家,他好像不高兴了。你怎么这个时间才回来?少爷晚饭都没吃……”

    温言呼吸一滞,苍白的小脸上掠过一抹惊慌之色,穆霆琛是不允许她在闲暇时间出去玩的,她以为他不会突然回来,所以才应了陈梦瑶的邀请。

    最让她惊恐的是刘妈的形容,穆霆琛怎么可能专程回来给她过生日?礼物什么的就更不可能了!

    看她害怕,刘妈握了握她的手:“别害怕,少爷又不吃人。我去给他弄好饭菜,你给他送上去,今天你生日,说两句好话,他不会为难你。”

    温言点了点头,等刘妈弄好饭菜,她小心翼翼的端上楼,腾出一只手敲了敲房门:“你在吗?”

    里面没动静,她早已习惯,穆霆琛向来话少,心情不好的时候,不搭理人是常事。

    她咬咬牙推门进去,微微一怔,穆霆琛坐在落地窗前吞云吐雾,房间里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烟雾,他这是抽了多少?她记得他平时几乎不怎么抽烟的……

    他的身影笼罩在烟雾中,如梦似幻,他甚至没换衣服,身上依旧穿着西装,连头发都没乱,一丝不苟。

    她定了定神,把饭菜放下,走到一边的窗前开窗透风。

    “你去哪儿了?”穆霆琛突然问道。

    她浑身一僵,冷风扑面而来,直冲心头。

    “我……朋友叫我出去玩了,我不知道你回来。”她声音很小,伴随着呼呼灌进窗口的冷风,她不确定他听清楚了没有。

    事实证明,他听力不错:“不知道我回来?意思是我不回来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温言感觉浑身冰凉,冷得刺骨,不得已又关上了窗户:“不是……我知道错了,下次不会了。”

    她没过多解释,更不想提及今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他不高兴,她认错就行了。

    穆霆琛一声轻哼,唇角带着一抹冷笑,摁掉手上的烟蒂,起身倒了一杯酒。刚喝一口,温言怯怯的提醒道:“先吃饭再喝酒……”

    穆霆琛看了看手里的酒杯,转而走向了她:“今天你生日。”

    看着他递过来的酒,她不敢伸手接,她不会喝酒,而且……那酒杯是他专用的,他有洁癖,她根本不敢碰,更别说用了:“我……不会喝。”

    穆霆琛不悦地皱眉,下一瞬猛地捏住她的下巴,将大半杯洋酒灌进了她嘴里,她喉咙里顿时传来了一股烧灼感,刺激得她不住的咳嗽:“咳咳……咳咳咳咳……”

    在她还没缓过劲来的时候,穆霆琛突然将她揽进怀中,堵住了她的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