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晚安,我的督军先生

    《晚安,我的督军先生》宁绾心完本

    来源:ysg|小说:晚安,我的督军先生|时间:2020-07-30 12:37:04|作者:菀菀

    晚安,我的督军先生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菀菀刻画的主角人物出场了。晚安,我的督军先生小说全文分享,晚安,我的督军先生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晚安,我的督军先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因为抵死不从恶少,宁绾心被算计致死,却不料一睁眼回到了五年前!宁家二小姐强势归来,身怀异能,踢飞渣男、整治贱女、抓厉鬼、看风水、观面相、算运势……一不小心借了某位未来督军的手惩戒了渣男,从此强强对决。阴差阳错被某督军娶回家,结婚当晚,宁二小姐理直气壮瞪着他:“督军,我还小!”某督军目光意味深长……宁绾心

    晚安,我的督军先生宁绾心

    晚安,我的督军先生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霍诤:“……”

    宁府的感谢,他并不感兴趣,不过,虽然脸色稍微黑了黑,但他却也没有发作,依旧抱着宁绾心站在原地。

    那名下人已经走到了近前,脸上满是焦急之色,“二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遇到了一个凶犯,多亏霍队长相救,才得以解救。”宁绾心连忙安慰宁府的下人。

    宁府的下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才注意到了宁绾心和霍诤此刻的状态。

    当即,他就被吓得大惊失色,“小姐,您哪里受伤了?”

    宁绾心明白这名下人的意思,若是她没有受伤,却让一个男人抱了回来,那她的名节绝对会受损。

    不过,重活一世的宁绾心却没有那么在意这些细节了,只声音平淡的道:“脚崴了。”

    宁家下人好悬才将心给放回了肚子里。

    此时,宁府大门后面也涌出了大量的人,当先的三人,便是宁绾心的哥哥和爹娘。

    宁大老爷和宁夫人一见自家宝贝女儿被人抱在怀中,脸色立即就变了。

    宁屹霄更是直接,上前几步就伸手将宁绾心给抱了回去,焦急的问道:“小妹,你这是怎么了?”

    见宁绾心被抱走,霍诤也没有说什么,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没变,只收了手,然后退后了一步,隐向暗处。

    “我没事。”宁绾心摇了摇头,看着已经好几年没见的亲人,忍不住的红了眼眶。

    回了宁屹霄一句后,宁绾心立即将目光看向了霍诤。

    却只见到了霍诤已经快要消失在暗处的背影。

    心底遗憾了一下,宁绾心这才收回目光,然后对担忧不已的宁家众人道:“我只是遇到了一个凶犯,他想要将我绑走,却被巡逻勤务正巧抓住,我并没有什么事情,就是逃跑的时候脚崴了。”

    宁大老爷顿时就怒哼了一声,大怒道:“混账玩意儿,竟然敢欺负我的宝贝女儿!屹霄,这件事为父就交给你处理了,若不能让那凶犯吃尽苦头,为父就打断你的腿!”

    宁屹霄:“……”

    合着妹妹崴了脚,他就得断腿?

    宁绾心连忙摆了摆手,对宁大老爷道:“爹,您放心,那凶犯已经被关进大牢了,巡逻勤务们一定会好好审查他的。”

    宁夫人的眼中都落下泪来了,她倒是比两个老爷们儿多了一分理智,“绾心,救你的那位巡逻勤务呢?”

    宁绾心的嘴角扯了扯,伸手指向黑暗处,“早就走了。”

    宁大老爷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我隐约记得是一个满脸正气的小伙子,绾心,他叫什么,爹一定得谢谢他。”

    宁绾心:“……”

    爹,您老人家什么时候还学会看相了?

    最后还是宁屹霄先反应过来,抱着宁绾心就朝着宁府内走去。

    宁绾心仰头看了一眼宁府上空,看着那比起别的地方明显浓厚许多的白色光芒,弯起了唇角。

    回到宁府后,便有下人去请了凤城的医官前来给宁绾心看脚上的伤。

    最后得出的结论,自然是崴了脚,修养几日便会好。

    直到医官宣布了这个结果,宁家上下才放下心来。

    宁绾心却有些苦恼,她的脚上被缠了厚厚的棉纱,实在是不好看得很。

    好在也只是几天的事情,她倒也能忍耐。

    送走医官后,宁绾心便让宁大老爷,宁夫人以及宁屹霄都回去,她的脚伤根本没有大碍,他们待在这里,也只是干瞪眼。

    等三人离开,宁绾心才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盘膝坐好,闭上了双眼,开始感应天地间的灵气。

    ……

    凤城,南区。

    南区是凤城唯一的市集区,凤城里的好物多是来自南区的商贩手中。

    重生回来第二天,宁绾心在宁大老爷和宁屹霄出门后,便磨着宁夫人,得她同意出府了。

    此刻,宁绾心正站在南区街巷的巷口处,目光四处扫视着。

    今日前来南区,她倒不是为了逛街,而是要找到一家现下应该还在南区的铺子。

    前世她虽随同万小四离开了凤城,但有关凤城的消息,她却是十分关注的,这也是先前霍诤只说了他的名字,她便能清楚他未来身份的原因。

    宁家并不志在掌控凤城,但宁家在凤城的地位,却始终凌驾凤城所有世家,而凤城的百姓,可以不知道凤城的掌权者是谁,却不能不知道凤城宁家。

    也因为宁家的地位,万小四才会将主意打在宁绾心的身上。

    前世发觉自己被骗的宁绾心,也不是没想过离开,可她却也清楚,从她跟着万小四离开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不配再回到宁家。

    所以她才会一直关注凤城的消息,却并不敢回去。

    几年后霍诤的上位,更是让凤城所有人都迷惑不已,宁绾心也奇怪得很。

    这个在上位前籍籍无名的男人,竟然会在一夜之间击败所有对手,打了全凤城一个措手不及。

    因为奇怪,所以她也就花了点功夫去了解他,也正因为此,她得到了霍诤在上位前的一些大致情况。

    霍诤并不是世家少爷,也不是什么当权者的得意门生,相反,他只是一个巡逻勤务小队长。

    除此之外,便是因着他的仗义以及滴水不漏的处事行为,而让不少巡逻勤务甚至其他小队长对他刮目相看。

    除了他自己的身份,宁绾心得到的消息中,还有他唯一的一个亲人。

    霍诤年幼时就失去了父母,一直和哥哥相依为命,而他的哥哥,在南区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铺子。

    宁绾心没问出到底是什么铺子,但是霍诤的哥哥倒是好认,他哥哥的脚有些跛。

    “霍林!今儿的保护费怎么还交不出来?!”没等宁绾心观察完面前这条街巷的情况,一道嚣张跋扈的声音便打断了她的观察。

    霍林?

    “霍”这个姓,现下带给她的敏感度可着实不低,宁绾心下意识的就朝着声音传来处看去。

    这一眼,宁绾心便看到了几名衣着邋遢的小混混正围在一间制衣铺前,手上拿着木棍,神色不善的看着铺子里头,态度实有些张狂。

    第五章

    宁绾心皱了皱眉,借着身旁丫鬟的搀扶力道,慢慢地朝着铺子挪过去。

    身后的宁府下人见状,立即神色焦急的跟了上来:“二小姐,前面危险,您可别往前了。”

    “去帮帮他们。”宁绾心抬手指了指铺子里的一对夫妻。

    就算这个名叫霍林的男人不是霍诤的哥哥,她也无法做到眼睁睁看着这几个小混混欺压凤城的百姓。

    “是,小姐。”见宁绾心神色严肃,几名下人立即面色一肃,气势汹汹地走了过去。

    周围早就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百姓,此刻见到宁府的下人走近,看热闹的百姓们纷纷收起了脸上的表情,皆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

    “你们是哪个片区的?敢和爷抢地盘,知道爷什么身份么?”几个小混混当中的那个男人没瞧出这是宁府的下人,只以为宁府的下人和他是一样的身份,说话时嚣张的态度依旧不改。

    几名宁府的下人瞥了眼那人,眼中尽是不屑之意:“你什么身份?”

    在这凤城,还能有哪家的身份比得上宁府?

    “爷的亲大哥可是巡逻勤务大队长王旭!”那个小混混一脸得意洋洋的睥睨着宁府的下人,眼中满是高傲之色。

    巡逻勤务大队长王旭?

    宁绾心眉头一皱,身为巡逻勤务大队长,这个王旭竟然纵容自己的弟弟在凤城大肆欺压百姓?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大队长罢了。你这般目中无人,可是因那王旭平素也如此?”宁绾心面色微沉的由丫鬟扶着往前走去,看着几名小混混的神色冷凝之极。

    “你又是谁?”那个小混混先是斜睨了宁绾心一眼,随后便在脸上堆起了笑容,一边朝着宁绾心走来,一边搓着手道,“姑娘,你要为霍林夫妻说情?这好办,咱们回爷的家,慢慢说道说道……”

    “姑娘,你快走,王西不是好人!”没等王西说完,铺子里的霍林就几步走了出来,大声喊道。

    宁绾心没听清霍林说了什么,因为她注意到,霍林的脚,有些跛。

    王西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随后他转过头,恶狠狠地看了霍林一眼,骂骂咧咧的吼道:“混账东西,敢打搅爷的兴致!把他的另一条腿也给爷打断!”

    “住手!”宁绾心猛地回神,轻喝了一声,随后对着宁府的下人点头示意。

    宁府的下人立即冲了上去,将手中的警棍从身后抽出,一脸警惕地看着面前的王西几人。

    “你……你们是什么人?”王西一见到宁府下人手中的警棍,登时就有些面色发白,他虽然混,但却不傻。

    宁府下人手中的警棍一看就知道是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世家下人才会拥有的,先前警棍没有拿出时,他只以为对方也是来收保护费的,可现下,他却清楚了,对方很有可能是冲着他来的。

    “将他们押去大牢,顺便将王旭卸职一起关起来,彻查整件事!”宁绾心板着脸利落的开口吩咐道。

    “是,小姐。”宁府下人立即点头,手持警棍,将王西几人制服,几个想要反抗的人,也都被他们一棍敲晕了过去。

    等几个小混混被宁府下人押着走了,宁绾心才迈步走进了制衣铺。

    霍林和铺子里的那个女人见状,立即迎了上来:“多谢姑娘解围,今日若非姑娘相助,只怕我这铺子,又少不得要被他们折腾一番了。”

    “他们经常找你们麻烦?”宁绾心有些意外。

    进入铺子后,她便察觉铺子里有一股气息和霍诤身上的很像,霍林有可能是霍诤哥哥的这件事,也让她越发肯定。

    可既然他是霍诤的哥哥,为何还会有小混混经常来找麻烦?

    “倒也没有很经常,他们也是一个月来收一次保护费,周围的铺子都给了,至于我们……如今还愿意进店定制旗袍的人,也没有那份耐心等待成品,都去洋人的店铺了。”霍林的神色有些落寞。

    因着洋人手里有了速度快,针脚也整齐的制衣机器,他这铺子的生意,便一落千丈,如今,连维持生计都有些困难了。

    宁绾心很明白霍林的意思,事实上,前世到后来,洋人的制衣机器几乎垄断了整个华夏的大小城市,手工制衣再也没了用武之地。

    但相较之下,宁绾心其实更喜欢手工制衣,虽然成品慢,但制作出来的旗袍更贴身。

    不过,宁绾心却没有急着说什么,而是环顾了一眼整间铺子,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了铺子的墙面上:“这幅画是?”

    画上沾染着霍诤的气息,宁绾心有种直觉,这幅画不是霍诤所作,也曾被他收藏过。

    “这幅画是家弟闲暇之余所作,我瞧着还不错,就挂在了这里,姑娘喜欢?”霍林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看着挺不错,可以卖给我么?”宁绾心扭过头,看着霍林,神色认真的问道。

    霍林连忙摆了摆手,摇头道:“不用不用,今R国就是姑娘相助,才免了我这铺子的灾难,姑娘既然喜欢这幅画,那便直接拿去,这银钱我却是万万不能收下的。”

    宁绾心一愣,有些迟疑的道:“可是,这幅画是令弟……”

    “那臭小子不敢有意见,姑娘尽管拿去便是!”霍林手一摆,很是豪气的开口道。

    宁绾心沉默了一瞬,才再度问道:“制作一套旗袍需要几天时间?”

    “四五天的功夫就能做好。”霍林先是回答了这么一句,然后才有些犹疑的看着宁绾心,“姑娘您是要……”

    “就要入秋了,能否请你们为我制作一件旗袍?”宁绾心弯起眉眼,倒没有多迟疑。

    “当然可以。”霍林立即点了点头,笑着伸手指了指身后的木架,“这边都是上好的布料,姑娘您看看,喜欢哪匹?”

    宁绾心微微颔首,由丫鬟搀扶着走近木架,仔细甄选着面前的布料。

    注意到这一幕,霍林的妻子连忙从柜台后头拿出小木凳,放在了宁绾心的身旁,微笑着道:“姑娘,您坐着看吧,这挑选布料,得耗不少时辰。”

    第六章

    分明是见她站着难受,便端了木凳出来,却又担心她会面子薄不好意思,这才说了这番话,寻常人家,可没有这般的眼力劲。

    霍诤的这位嫂子,倒是有些不简单。

    心头的思绪一闪而过,宁绾心倒也没有深究,只对着她微微笑了笑,然后顺势坐在了木凳上。

    面前的布料皆是上品,但宁绾心比较喜欢的,还是真丝,当下便挑选了一匹蓝色提花丝绸:“就这匹吧。”

    “姑娘眼光真好。”霍林的妻子笑着将那匹布料拿出来放到一旁,然后又拿起柜台上的直尺,走到宁绾心的面前,“姑娘,我帮你测量一下。”

    宁绾心站起身来,还没展开双手,铺子门口就先传来了一道带着些讶异惊疑的声音:“宁二小姐?”

    得到消息就匆匆赶来铺子的霍诤还未进门,视线就先一步被铺子里头的那道身影吸引。

    宁二小姐怎么会在这里?

    宁绾心扭头,和霍诤的视线对上,她的眼角立即就浮出了一抹浅笑:“督军,好巧啊,你也来定制长袍么?”

    “也?”霍诤微敛眉目,迈步跨进铺子,身上的军装没了阳光的折射,倒显出了几分冷硬。

    “难道督军不是来定制长袍的?”宁绾心微微侧头,看向霍林的妻子,眼中适时的露出了一抹疑惑的神色。

    早在前来时,宁绾心就已经预料到遇到霍诤时会出现的可能。

    霍诤这个人,虽然不多疑,但对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他在对付时,手段同样毫不留情。

    而宁绾心的目的,却是交好他。

    既然已经知道对方未来的成就,那么在他还未发迹之时给予对方适当的帮助,这对宁绾心而言,完全有利而无害,她自然不会白白舍弃这个机会。

    至于解决了霍诤推自家哥哥上位这种事?

    别说自家哥哥没这份心思,就是有,宁绾心也不会这么做。

    霍诤这个人,她从见到的第一眼起,就很清楚,他绝不简单,那一身天生的上位者气息,可不是假的!

    她若是去对付他,只怕最后解决不了他,还反会给宁家招惹来一个未来会十分强大的敌人,这种自带上位者气息的人,都是气运之人,轻易不能得罪,宁绾心当然不会去做傻事。

    而现下,就是结交霍诤的最好时机。

    虽然她是有目的要寻找霍诤的哥哥,但意外遇到今日之事,倒也算极巧。

    “以宁府的实力,还需宁二小姐亲自前来南区?”霍诤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家嫂子殷勤的给宁绾心测量身段,眼中神色晦暗不明。

    不等宁绾心开口回答,一旁的霍林就先轻咳了一声,道:“修远啊,今日还多亏了宁二小姐相助,否则哥这铺子少不得要被折腾一番了,宁二小姐可是我们的大恩人啊!”

    “是么?”霍诤不可置否的一挑眉,晦暗不明的神色中,多了几分亮芒。

    先前他只听说那几个小混混在铺子里闹事,却没听说还有人相助,他这才急匆匆赶了过来。

    没想到,他倒是瞎走了一回。

    “原来霍老板是霍队长的哥哥啊……”宁绾心眨了眨眼,扫了眼霍诤的神色,唇角轻轻一抿,又补充道,“霍队长才是我的救命恩人,相比起霍队长的救命之恩,今日相助之事,全然不值一提。”

    “这……宁二小姐和修远早就相识?”霍林有些惊讶的瞄了眼宁绾心,最后又看向霍诤。

    从霍诤进屋后,霍林从他的话语中得知了宁绾心的身份后,便一直有些拘束和局促,此刻听到宁绾心的话后,他的双眼登时就有些瞪大了。

    “修远?”宁绾心先是小声自语了一句,随后才轻轻点头道,“昨日幸得霍队长相救,才得以将歹徒制服,此等大恩,绾心感激不尽。”

    霍诤瞥了眼盯着自己瞧的宁绾心,又不动声色的扫了眼铺子外的宁府下人,随后才轻轻颔首道:“宁二小姐不用如此记挂,不过举手之劳而已。且,这也是我的职责所在。”

    说完,霍诤便转头看向了霍林:“既然已经无事,我便先回警察局了。”

    宁绾心连忙迈步朝霍诤走去:“督军,等等!我也要去警察局!”

    万小四已经被抓进警察局了,她是时候,该去见他一面了。

    只是脚才往前迈了一步,扭伤的地方就再度传来了一阵剧痛,身形也跟着歪了歪,宁绾心连忙伸手扶住一旁的丫鬟,忍着痛朝着前头挪去。

    霍诤停住脚步,回身看向宁绾心,注意到她忍痛的神色时,目光便跟着落在了她的脚上。

    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霍诤扭头四处扫了眼,随后就招来了一辆黄包车。

    宁绾心也没跟他客气,没等他开口,就已经自觉的让丫鬟扶着自己上了车,笑眯眯的道谢:“督军,谢谢。”

    霍诤眉色不动,只轻飘飘的瞥了宁绾心一眼,然后就准备收回目光。

    下一刻,他的视线就被宁绾心手上的那幅画吸引了。

    霍诤的眼眸微微一凝,他豁然扭头看向铺子里头,果然见到原本墙面上挂着的那幅画已经失去了踪影。

    自家亲大哥为了感谢这相助之恩,还外送他的画来当作答谢?

    “宁二小姐,这幅画虽是闲暇之作,但画上有题字,更还有在下的名讳,你这般带走,怕是有些不妥。”急着回警察局的心因为这幅画而淡了几分,霍诤很是认真的提醒着宁绾心。

    对于他而言,这种画作,乃是私物,万不可轻易示人,被霍林拿来挂在铺子里,本就已经是他可以接受的极限,不曾想,如今霍林还直接就将它给送人了!

    听到霍诤的提醒,宁绾心的双眼立即就亮了起来,她展开手中的那幅画,果然见到霍诤在画上题了一首刘禹锡的《春词》,而画的右下方还有三个字。

    ——霍修远。

    所以,“修远”是霍诤的表字么?

    宁绾心收起画,侧头看向立身在一旁的霍诤,唇角轻轻勾起,笑得很是清浅:“督军,这幅画很漂亮,我极喜欢,古人素来都有‘君子成人之美’一说,所以……督军可否将这幅画赠予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