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小说全集 > 重生团宠:假千金她又穷又野

    重生团宠:假千金她又穷又野纪宥宁白乃瑛小说全部章节目录阅读

    作者:折耳听音

    书名:重生团宠:假千金她又穷又野

    更新时间:2023-02-01 11:23:28

    来源:ygscx

    主人公是纪宥宁白乃瑛的小说小说名字叫做《重生团宠:假千金她又穷又野》又名《纪宥宁白乃瑛爱了》,作者折耳听音作品,全文讲述了林就是这个周之刑。周之刑眼眸微微垂着,像是打量了她一眼后,毫不留恋地收回了目光。“既然纪小姐没事,我们就不叨扰了。”如同记忆中的一般,周之刑沉稳的一逼,看着他转过身的背影,纪宥宁记忆恍惚了一下。过去的十年里,他总是会出现在她的小县城里,而且每次都会见她一面,剥削她一顿饭钱,其实好多次她都想问,他总是到鸟不拉屎的小县城来干什么。但她始终没开口,总觉得问了,可能以后就不来了,而...
    重生团宠:假千金她又穷又野纪宥宁白乃瑛小说全部章节目录阅读

    纪宥宁上辈子在纪家时真的不太待见这个周之刑,理由是明明只比她大十岁,跟她大哥也差不了多少,可总是故作一副德高望重的样子,还不止一次说她不检点,还总训斥周复宸。

    记忆中的周之刑,她就没给过好脸色,更别说主动叫他。

    可纪宥宁很清楚的记得,在她往后的十年里,她在那穷乡僻壤的县城里唯一遇见过的南城人就是这个周之刑。

    周之刑眼眸微微垂着,像是打量了她一眼后,毫不留恋地收回了目光。

    “既然纪小姐没事,我们就不叨扰了。”

    如同记忆中的一般,周之刑沉稳的一逼,看着他转过身的背影,纪宥宁记忆恍惚了一下。

    过去的十年里,他总是会出现在她的小县城里,而且每次都会见她一面,剥削她一顿饭钱,其实好多次她都想问,他总是到鸟不拉屎的小县城来干什么。

    但她始终没开口,总觉得问了,可能以后就不来了,而她十八年的人生,就真的再也没人记得,他的到来可能是自己最后一丝期望和倔强。

    “周之刑。”纪宥宁追了出去,惊住了刚要上车的两个人。

    周之刑眼中疑惑,却又瞥了一眼周复宸。

    “去吧,记得门禁。”像是通融的命令一般,周复宸还没来得及笑逐颜开,纪宥宁已经抓住了周之刑上车的衣角。

    “我不是找他,我是想问你这两天有空吗,我想跟你学股票。”

    “!”

    “......”

    现在才九月,距离超级寒潮到来的冷冬还有近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足够她囤物资,可怕的是寒冬过后,世界天翻地覆变化,鼠疫,饥荒......每一天的生活都是艰巨的,她必须学会钱生钱。

    股票,恐怕是最快,她清楚的记得寒潮初期,哪些行业的股票飞天,只要在末日崩盘之前套出,再囤积大量需要的物资,那时候她绝对腰缠万贯,吃香喝辣!

    翌日,纪宥宁打开衣橱,特意选了一身青春洋气的淑女装出门,远比前世自己无数次以满是油渍的衣服的自己出现在周之刑跟前,心情美好了太多。

    周氏集团楼下,纪宥宁拎着小包出现,只是还没上楼就被拦住了。

    “小姐,我已经说了,总裁他不见女客。”前台小姑娘语气十分不善地说道。

    纪宥宁黑着脸,想着昨晚那家伙不是默认她来了吗,难不成故意刁难?

    “我跟你们总裁约好了。”

    随即三个前台同时轻蔑笑出声来。

    “小姐,像你这样妄想总裁的女人多了,我们总裁他从来不在公司,不对,是从来不在任何公众场合里和你这样的女人有交集,请你离开,否则我们叫保安了。”

    嚣张跋扈的前台竟然比她这个假千金还牛逼,纪宥宁刚想先找周复宸这个工具人来用一下,哪知一阵骚动。

    周之刑的私人助理迈步而来上前迎接,对纪宥宁恭敬万分,重点是他这个私人特助,就连董事长来了也用不起来。

    “纪小姐抱歉,总裁已经久等你多时了,请随我来。”

    纪宥宁看着那三前台目瞪口呆瑟瑟发抖的样,内心笑了笑,还不忘调侃一句。

    “改明我一定多带他去公众场合多溜溜。”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纪宥宁笑容猖狂地进了总裁专属电梯。

    一进总裁办公室,那肃静感扑面而来,周之刑正面无表情地听着属下汇报,纪宥宁被安排坐在沙发上等候。

    纪宥宁瞧着这男人,记忆里他都三十七八了,还没成家,真亏了他这张脸和创造商业神话能力的基因。

    不过仔细一想,要是能成为这男人狗腿子的话,往后也是荣华富贵享不尽啊。

    一想到前世乌烟瘴气的形同臭水沟的贫民窟。

    她一点都不想再回去。

    “你的脸色应该回去休息。”周之刑开口命令。

    磁性悦耳的男人声音让纪宥宁的记忆回笼。

    纪宥宁还恍惚着,抬头看着周之刑英俊的脸,如同看着行走的金子,忍不住想贴贴。

    纪宥宁哼了哼嗓子,娇滴滴地使出美人计“我好不容易到你身边来,我不走,你能在两天内教会我炒股吗?”

    她也真敢说,不过她能给的时间就只有两天,再多不行了。

    周之刑端着咖啡杯,一脸严肃。

    “为什么突然要学炒股?你很缺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