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

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第20章(叶舒然席慎)

来源:wyy|小说: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时间:2020-06-30 18:13:30|作者:江进酒

(完整版)《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全文免费阅读在线地址作者江进酒,完本小说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主角叶舒然席慎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叶舒然想不明白,云城的打工仔到了霓城,怎么就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席家二少,对她犹如陌生人。而她,未婚,却有了他的孩子。她问:说好的结婚呢,你是真的把我忘了吗?她也想不明白,对她不再有半分感...

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叶舒然席慎

叶舒然席慎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001章放弃鉴定

南华鉴定中心。

“年纪轻轻就乱成这样,连孩子的父亲都需要亲子鉴定确认……。”

“就是,看着人模人样,骨子里唉……。”

叶舒然躺在手术床上,耳边传来护士的声音。

三个月前,叶家家主叶仲维入狱,云城叶家一夕崩塌,债台高筑。

叶舒然从叶家小公主转眼间成了罪犯的女儿。

更可笑的是,与她相爱了两年的无名小子,竟然是霓城席家的二少,席慎!

她千里迢迢地找来,未婚夫却马上要跟别的女人订婚了!

甚至言之凿凿说不认识她!

他否认了她,也否认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变成了眼下的局面——需要做胎儿绒毛鉴定手术认亲!

叶舒然从没觉得这个世界如此荒唐过。可现实就是这么可笑、可悲,又无奈。

她的脑中,不停的闪现着做胎儿绒毛鉴定手术的风险,想着可能面临的后果。

恐惧,让她身上的冷汗一直没停过。

听着脚步声朝她靠近,叶舒然的心脏猛地一抽,撑手坐起:“我不做了!”

然后,她逃似的离开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门骤然打开,叶舒然脚步匆匆,怕里面的医生追出来似的。

一个男人连忙迎了上来,一把捉住叶舒然的手臂稳住她:“刚做完手术,你跑什么,孩子不想要了?”

这肚子里面的,可是能让他一步成为席家“皇亲国戚”的金疙瘩,可不能有半点闪失!

“没做。”

叶舒然情绪不稳,挣开了男人的手,抚着肚子只顾往前走。

大概是情绪波动得太厉害,这会儿她的肚子不大舒服。

走了几步,她停下,扶着墙壁,后背微微拱起,等着那难受劲儿过去。

男人是叶舒然的表哥何智辉,叶家垮了,他没了捞钱的口袋,眼下唯一指望的就是叶舒然肚子里的孩子。

“什么!你没做手术?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她不做手术,那他带着她千里迢迢地跑来霓城干什么?

这时,一个女孩儿冷着脸走到叶舒然的身前,居高临下地瞧着俩人,嗤笑了一声道:“我看,是装不下去了吧?你们这种骗子,我听说得多了,可没想到你们的胆子这么大,敢挑上我哥?你们就等着吧!要是我哥跟蔓吟姐成不了事,我一定要你们好看。”

女孩儿名叫席玥,二十岁左右的模样,烟熏妆,马尾辫束得很紧,整个头皮都被揪起来,眼梢也被扯得往上挑起,一副很不好惹的模样。

何智辉余光瞥到在一旁冷眼看戏的女孩儿,急得伸手去拽叶舒然,也不顾是不是把她捏疼了,只气冲冲的道:“你给我起来,这孩子明明是席慎的,你怕什么!”

叶舒然捂着肚子,身上冷汗不断,挣了挣:“哥,你别再拉我了,我不舒服……”

席玥的脸上露出几分狠辣,“别装可怜了,这笔账我一定会好好跟你清算!”

撂下狠话,她从包里拿出手机,一边往电梯走,一边讲电话。

“哥,她没做手术……逃了……嗯,他们是骗子,上了手术台就知道装不下去了,丢人现眼……你放心,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女孩没有刻意压低声音,说得很大声,足够不远处那两人听到,断断续续的通话一听就是在跟席慎汇报情况。

何智辉对着叶舒然气急败坏道:“这下好了,席家的人更不可能承认这孩子了!”

此时他的感觉,就像刚穿上金衣华冠便被人扒了,套上了一件乞丐服!

这肚子里的胎儿是唯一能够证明她跟席慎之间联系的存在,如果她无法证明孩子就是席慎的,那还怎么阻止他结婚?

叶舒然缓过了劲儿,但脸色还是苍白。

她看了眼何智辉,平静解释:“虽然胎儿绒毛鉴定手术这种技术已经很成熟,但任何手术都有风险,我不想我的孩子因为这遭到什么意外。”

何智辉皱了皱眉毛,思忖了会儿,勉强同意了她的观点。

他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是。万一孩子没了,那席家岂不是完全摆脱关系了。而且,万一孩子生下来有个什么问题,席家可能又会找借口不要了。”

叶舒然愣了下,看了眼何智辉,她不是这个意思。

她不想自己的孩子遭受任何风险,这是作为一个母亲的本能。

另外……是她决定放弃那个人了。

既然他死活不承认跟她有过关系,就算强迫他接受了她,以后也只是互相折磨。

以她目前的处境,只是将自己的尊严送上去被践踏罢了。

“回去吧……”叶舒然很疲倦,缓慢地扶着墙进入电梯。

此时,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入南华医院停车场。

司明灏熄了火,看了眼坐在副座驾上闭目养神的男人,唇角微弯了下,目光带着些许审视意味。

他往前方医院大楼扫了眼,对着男人道:“那么多医院你不去,来这里做复查,你是想看看那个讹诈你的女人?不放心?”

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002章以此为证

席慎睁开眼,漆黑的眼眸毫无波澜,古井似的幽深,没有一丝温度。

他淡淡睨了司明灏一眼,薄唇开合,低淳磁性的嗓音响起:“黎澈跳槽到了南华,你不知道?”

司明灏怔愣了下,想起黎澈已经被南华医院高薪挖角,上周刚上任。

三个月前,席慎从云城的分公司调回霓城总部,机场路上却发生了严重车祸,亏得车子性能好,但席慎还是断了两根肋骨,昏迷了半个月,而黎澈是他的主治医师。

因为牵扯到公司的重大项目,未免对手公司拿来做文章,车祸的事情一直压着,没对外走漏半点风声。

如今,席慎的伤早就养好,不过还要复查一次。

席慎这个人有点怪癖,简单四个字概括就是“从一而终”。

黎澈跳槽,他就把自己的就医档案也一起转了过来,有点让黎澈对他负责到底的意思。

两人下了车,没走几步,就见一个瘦小的女人正慢吞吞地往医院大楼走。

正值五月初夏,女人穿了一件宽松的绿色碎花连衣裙,这样简单的颜色,走在明晃晃的太阳下,有种清新之感,尤其在医院这种地方,更让人觉得心情舒畅。

微风吹拂,女人一侧的头发吹起,露出白皙侧脸,司明灏刚噘起打算吹口哨的嘴,瞬间瘪了,眼睛睁大,是她?

司明灏偏头看了眼席慎,一脸吃瓜表情,脑袋侧到他那一边,神秘兮兮的道:“席玥不是说她诈骗败露逃跑了吗,怎么又来这边了?”

“难道她知道你今儿来医院复查,做鉴定是假,其实是在这里堵你的?”

席慎向来不是个感情外漏的人,此时看着那女人从面前走过,幽深的眼黑沉沉的,表情藏不住的有几分厌恶。

他这辈子,从没被这么恶心过。

他本来跟姚蔓吟就要订婚,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疯女人,挺着肚子上门,就说她怀了他的孩子,要他负责。

因为这事儿,订婚之事当场就黄了,姚蔓吟更是气得至今没跟他说话,听说接了国外的工作已经出国。

男人的薄唇抿紧,气息也沉了下来。

在医院大门口,何智辉看上了一个漂亮女孩,跑去跟人搭讪去了,叶舒然也不指望他能陪着,有他没他都一样。

她走得缓慢,感觉到有人在看她,转头看了过去。

这一看,让她顿住了脚步,就这么停了好几秒。

阳光下,他的脸那么清晰,他们之间所有的一切都还深刻的存在她的脑中,可到了最后,变成他淡漠的脸,淡漠的一句“我不认识你”。

一时间,所有的情绪都涌了上来,五味杂陈,叶舒然的眼睛不觉湿润了起来。

席慎没想到那女人竟然会转头,眉头拧了拧,情绪更加烦躁。

他养伤期间已经戒了烟,此时突然很想来一根,对着旁边的司明灏道:“来根烟。”

司明灏愣了下,想说“你不是戒烟了”,话到了嘴边,还是默默的掏了烟盒。

堂堂席少,忽然飞来横祸,心情郁躁也是可以理解。

而席慎这一扭头,对于叶舒然来说,解读成了装作没看到她的行为。

她本已决定,就此结束无意义的纠缠,可他做的这么明显,瞬间激怒了她。

叶舒然提着一股气,走到了席慎面前。

男人个子很高,到了他的面前,她不得不抬起头仰望他。

但她的气势也足,所以没有仰望的那种卑微感。

近距离下,她可以更加清楚的看到他的脸,他表情里的每一分厌恶感,都明白的摆着。

叶舒然喉头翻滚了下,咽下心头涌起的痛与酸楚,她一字一字的道:“席慎,你不用装没看到我。看到了,就是看到了。”

“就像你跟我有过的那一段,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你再否认,事实在此。”

席慎低眉瞧着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女人,看到她眼中强忍的泪水,再低眸看了眼她并不明显的肚子,眉心不觉拧成了一个疙瘩。

这女人一次次信誓旦旦,屎盆子往他脑袋上扣,向天借了胆子吧?

可惜,她光有演技,肚子却禁不住查验。

男人的薄唇勾起一个讥讽的弧度,只陈述了一个事实:“据我所知,你没有完成鉴定。”

叶舒然一愣,想到那个席小姐故意大声说的话,他也认为,她不肯做鉴定是心虚?

其实在她找到他时,他那一句简单冷漠的“我不认识你”,她就该承认,她只是他在云城无聊时的玩伴,游戏结束,他抽身离开,不带半分过往;而她,只能认栽。

叶舒然哂笑了一声,道:“对,我不想做鉴定了。”

她想了想,低头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纸,刷刷写了几行字,然后将纸递给了席慎,严肃道:“请你在这上面签个字,我也好留个凭证,以绝将来发生任何纠缠。”

席慎捏住那纸,手腕轻轻一抖,让那软塌塌的纸稍微竖起一点儿方便细看,司明灏手里捏着包烟,刚掏出口袋,眼角余光顺道瞥了眼那张纸,烟盒差点掉地上。

他看了眼叶舒然,不免诧异,现在的诈骗犯手段这么厉害了?

这是,欲擒故纵?

只见那张纸上写着:我席慎,拒绝承认与叶舒然的孩子,将来孩子出生,不论男女,与我没有半分关系,绝不争夺,以此为证!

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003章半夜被赶

席慎眉毛微微皱起,抬眼看向面前的女人。

他看得出来,她在极力的控制她的情绪,那双愤怒的眼中还挂着来不及收回去的眼泪。

席慎默了默,一张扑克脸依然没有任何表情。

他将目光收了回去,再次看了眼那张纸,另一只手向司明灏摊开。

“拿来。”

司明灏正看得兴头上,他看了眼席慎那手,想起来刚才他向他要烟来着。

于是,他便将那盒烟放在了席慎的手上。

席慎低眉看了一眼,看向司明灏的眼像是看白痴似的。他抖了下手掌,不耐烦的道:“打火机。”

司明灏下意识点头,道:“哦对,还有打火机。”

他便将打火机也递了过去。

席慎却将那盒烟还给了他,只拿了打火机。

“叮”的一声,火苗燃起,一团火焰熊熊燃烧,将那薄薄的纸化作了灰烬。

叶舒然看着那张纸就这么变成了一团灰扑扑的灰烬,不由睁大了眼睛,她瞧着席慎,嘴唇微微翕动。

他不肯签字,是不是……是不是说明他……

叶舒然心绪涌动,眼里露出微微希冀,但不等她开口说什么,席慎冰冷的话语便似一盆凉水,对她泼下。

他说:“我席慎的名字,是随便签的吗?像你这样的诈骗犯,天晓得你拿着我的签名会去做什么。”

他顿了顿,唇角露出几分讥讽,继续道:“还有什么,是你这种骗子做不出来的?”

叶舒然的脸色瞬间憋红,双拳握紧了。

到了这个时候,即便她要跟他划清界限,他也要羞辱她一番!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去,叶舒然收回手,看了眼掌心,再看了眼席慎。

他白皙的脸上,那一巴掌印清晰无比。

她,打了他?

瞧着男人铁青的脸色,叶舒然有些后怕,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她刚才只是气愤到了极点,情绪一时失控,但她并不后悔,“你不肯签字,那这一记耳光,就当是我跟你之间的句号!”

说着,她看了眼那个一直站在席慎旁边,穿着白色休闲西服的男人,再道:“今天,我说出的话,他作证!”

说完,她不再留恋,转身便走。

只是转身时,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地落了下来。

为今天受到的屈辱,为她爱过这个男人,为他们曾有的那段美好岁月就此烟消云散……

身后,司明灏呆若木鸡,下巴脱臼似的张开了嘴。

刚才他看到了什么?

席慎被打了?

“这……这……现在的诈骗犯都这么嚣张了,没讹到人,就撒泼打人!”司明灏从惊吓中回过神来,义愤填膺的咒骂了一声,撸起袖子,“要我帮你教训一下吗?”

席慎的脸阴云密布,黑得能滴下水来。

他的脸上火辣辣的,偏偏身边还有司明灏这个看热闹的。

席慎阴沉沉的扫了一眼前面已经进入大楼的身影,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他这辈子起起落落,被人奉承过,也被人踩过,但真动手打他的,还从没有过!

而且,还是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女人!

席慎冷冷瞥了眼司明灏,冷声道:“怎么教训?你倒是表演一个?”

难道对一个孕妇下手吗?

司明灏摆明了就是看热闹,幸灾乐祸。

如今新项目在即,这个节骨眼儿上不宜折腾出动静,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不过,这一巴掌,也不能随随便便的就让她过去了……

……

叶舒然吃了安胎药,难得睡了一个深沉觉,却被手机铃声惊醒了,电话是她的房东打来的,要求她开门。

房东深夜过来的目的让叶舒然惊愕又愤怒,他们竟然要求她现在搬出这栋房子!

“叶小姐,我的房子不租给你了,请你们马上搬出去吧。”

“什么!”

她正要说什么,玩够了才回来的何智辉突然从门口冒出来,一脸疑惑的看了看此时不该出现在屋子里的房东,重复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你让我们搬去哪儿?”

女房东瞧了眼何智辉,看到他脖子上的吻痕,皱巴巴的衣服还有一身的酒气,一看就是出去鬼混了。

她的眉毛皱了皱,抱着手臂一脸嫌弃道:“你们爱去哪儿就哪儿,反正离开我的房子就行了。”

何智辉一听就炸,顺手抄起靠墙的扫把就要打人,男房东将女人护在了身后,撸起袖子准备干架。

何智辉就是个假把式,真要打起来讨不了半点好,叶舒然拉住了他,对着房东沉下了脸色,说道:“我们没有违背租房合同,你们没理由违约让我们搬走,而且是现在这个时间。”

她顿了顿,“有人要求你们这么做?

那对夫妻目光闪烁了下,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那女人挺了挺腰身,一摆手道:“说那么多做什么,反正你们必须今晚就离开,不然我就把你们的东西扔出去!”

叶舒然还想据理力争,何智辉已经跟男人动起手来。

这件事的结果,便是两人的行李被人扔了出来,叶舒然跟何智辉半夜三更拖着自己的行李箱离开了这片居民楼。

等人离开,房东看了眼手机银行发来的短信,就算退了房租,她还是多赚了一倍的钱。就是不知道这两人得罪了什么人,竟然有人出三倍的钱让他们离开,幸好把人赶走了,不然,她可能连这栋房都保不住。

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席总,你的小棉袄漏风了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