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恰逢时光无情

二三三(沈瑆许绍城)阅读-恰逢时光无情(二三三)

来源:wyy|小说:恰逢时光无情|时间:2020-06-29 18:20:20|作者:二三三

(完整版)《恰逢时光无情》全文免费阅读在线地址作者二三三,完本小说恰逢时光无情主角沈瑆许绍城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恰逢时光无情》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被净身出户,她转身搭上前夫的顶头上司。他帮她打脸虐渣,她帮他挡烂桃花。沈瑆以为,她与许绍城不过是各取所需,却没想到自己早已入了他的圈套……...

恰逢时光无情沈瑆许绍城

沈瑆许绍城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001怀孕

  沈瑆无意间发现赵建恒的淘宝购物车里竟然有成堆的孕妇用品,这些东西肯定不是买给她的,他们早在结婚前就商量好了,不要孩子,赵建恒也是满口答应了的,那这些东西?女人的直觉告诉沈瑆,他的丈夫可能出轨了。

  沈瑆想了想,赵建恒的所有亲戚朋友里,近期怀孕的,大概只有他的一个女下属梅冰。

  上次他们部门聚餐,她忘了带钥匙去找他拿,看见梅冰抚着自己微凸的小腹坐在他身边,两人的姿态比起其他同事确实要亲昵一些。

  当时沈瑆心里就有疑问,可是梅冰大大方方地与她打招呼,又觉得自己想多了,现在……

  她心念一动,又翻了赵建恒之前的订单。

  除了和购物车里如出一辙的孕妇用品,还有各种高端品牌的美妆和护肤品、以及一个香奈儿的限量手包。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梅冰那天带在身边的,就是这个手包。

  所有的线索都串在了一起,沈瑆的头皮一阵阵发麻,胸口也堵得慌,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而与此同时,她的心里又存着一丝侥幸——万一……万一,这一切都只是巧合呢?

  沈瑆强压下心中的疑虑,她决定先不找赵建恒对质。

  今天是这个月的最后一个周五,按照惯例,他们部门又要组织聚餐。

  她给赵建恒打了电话,问他能不能带家属。

  “今天我不想做饭。”

  她前两天患了感冒,今天病情加重,就请了假在家休息,赵建恒是知道的。

  “他们那些人闹腾得很,你来了头可能会更疼。”他说。

  沈瑆不是没和他那些人吃过饭,他们都挺有分寸,起码她去的那次,没觉得有多吵。

  他越是不让她去,沈瑆越发觉得他心里有鬼。

  “我就去吃个饭。”她说,“吃完就走。”

  赵建恒似乎犹豫了很久,最后很不情愿的说:“那好吧。”

  沈瑆的心沉了沉。

  **

  因在病中,沈瑆的气色不怎么好。为了不落下风,她刻意化了个全妆,换上一条修身的连衣裙,踩着恨天高出了门。

  沈瑆到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落了座。

  不出意外的,梅冰又坐在赵建恒的身边。

  沈瑆捏紧了包带,浅笑吟吟地走过去,手搭在赵建恒的肩膀上向大家问好:“好久不见啦~”

  她眼角的余光瞥到梅冰,发现她脸上的笑没了。

  赵建恒的表情同样僵硬。他拍了拍另一边留出来的空位,对沈瑆说:“坐这儿。”

  沈瑆故意把椅子往赵建恒那边挪了挪,很自然地靠到他的身上,拉住了他的手。

  赵建恒下意识地想把手往回缩,却被沈瑆牢牢按住。

  他低下头,皱着眉头小声地埋怨:“别这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沈瑆在心中冷笑,面上却笑得清甜。

  “怕什么呀,咱们俩是正大光明的夫妻。”她似嗔非嗔地瞥一眼桌上的其他人,抬起两人相握的手,故意露出赵建恒的婚戒,问:“你们介意么?”

  “不介意不介意!”众人异口同声。

  只有梅冰,冷着一张脸,两只手揪着桌布。

  **

  饭吃到中途,沈瑆去了一趟洗手间。

  出来的时候,恰好碰到梅冰在补妆。

  她面前的洗手台上,放着那个香奈儿的限量手包。而她手里握着的那只YSL唇膏,沈瑆在赵建恒的订单里也看到过同款。

  沈瑆将手伸到水龙头下,闲聊一般地说:“小梅,你这包是香奈儿刚出的限量款吧?我之前也想买来着,可惜没抢到。”

  “是吗?”梅冰涂着唇膏的手顿了一下,脸上现出得意之色,“这包是我老公网上找代购买的呢,加了不少钱。”

  老公?

  沈瑆抿紧了唇。

  她抽了张纸边擦手边问:“你什么时候结婚的呀?我都没听建恒提起过呢,怎么这么快连孩子都有了?”

  梅冰眼神闪烁,然而与沈瑆在镜子里对视后,倏地勾起一个明媚的笑来。

  “去年领的证,一直没摆酒,就没刻意跟同事说。”

  去年领的证?那是不是说明她和赵建恒去年就勾搭上了?

  沈瑆气的喘不上气来,心脏处传来密密麻麻的疼痛。她用手撑住洗手台,才勉强稳住自己的身体。

  她们俩一块出了洗手间。

  从洗手间到包房,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不断有上菜的服务生在其间穿梭。

  她俩刚一出去,就看到一个服务生小心翼翼地端着锅底,迎面向她们走来。

  恰好在这个时候,沈瑆看见身旁的梅冰不知怎的脚下不稳,一个趔趄撞到了服务生的身上。

  服务生手一抖,锅里的热汤全都泼了出来,浇了两人一身。

  “啊!”梅冰痛苦地尖叫。她跌坐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护住肚子。

  沈瑆第一时间掏出手机来叫了救护车。

  他们这一下闹的动静很大,两边的包房里不时有人往外探头,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

  “小冰!”

  突然,赵建恒的声音在不远的地方响起,沈瑆刚一转头,就看到他飞快地跑过来,抱起了地上的梅冰,丝毫不顾她身上的脏污。

  见到赵建恒,梅冰哭得越发放肆。

  “建恒……我好疼……”

  赵建恒怜惜地一下一下地啄着她的脸,轻声哄道:“我马上送你去医院,别害怕,啊。”

  他俩旁若无人的亲昵刺痛了沈瑆的眼。

  她快步追上赵建恒,拉住他的胳膊,问:“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赵建恒有一瞬的心虚,却很快又因为梅冰的呻吟失去了应付沈瑆的耐心。

  “等我把梅冰送到了医院再说。”

  他甩开沈瑆的手,大步流星的上了电梯。

  沈瑆在原地站了许久,等她从愤怒与难过之中抽离出来,才感觉到右脚的脚踝处传来一阵疼痛。

  她低头看去,发现脚踝红了一片,皮肤表面还有些许的油渍——应该是刚才热汤泼下来的时候,溅了一些到她的身上。

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002离婚吧

  沈瑆没有回包房。

  走廊上的意外吸引了许多人围观,自然也包括赵建恒的那群同事。

  他们目击了赵建恒抱着梅冰离开,却没有一个人露出惊讶或是意外的表情。

  很有可能,他们老早就知道了赵建恒与梅冰的奸情。

  想起刚刚自己故意当着所有人的面和赵建恒秀恩爱,沈瑆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傻比。

  那些人那会儿指不定在心里怎么笑话她。

  忍住流泪的欲望,沈瑆独自开车回了家。

  屋里一片漆黑。

  她打开灯,所有的一切都跟她走的时候一模一样。

  只是空气变得更加冰冷了。

  没有一刻的耽搁,她把自己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塞进了两个加大号的行李箱,随即去了自己工作的皇庭酒店。

  “沈经理?你今天不是请假了吗?”前台的小米看见她一个人拉着两个大大的行李箱进来,惊讶地问。

  “临时有点事,就回来了。”沈瑆简单地把这个问题敷衍过去。

  小米却盯着她身后的行李箱,“那这是?”

  “哦,咱们酒店马上要入住一位贵客,为了给他提供最好的服务,这一段时间我都会住在酒店里。”沈瑆想起前两天晨会时总经理交代的事情,灵机一动编出了这么个理由。

  小米果然没有怀疑。

  沈瑆正想往电梯的方向走,忽然听见了几道节奏不一却同样沉稳的脚步声。

  ——在这寂静的深夜里格外的明显。

  沈瑆下意识地回头。

  两个男人并排从外头走进来。

  他们俩都穿着齐整的黑色西装,长身玉立。

  沈瑆的注意力全都被较高一些的那个男人吸引。

  他长着一张不输如今流量小生的脸——剑眉英挺,黑眸狭长,轻抿的薄唇偏粉,映衬着他过于白皙的肤色,却一点也不显女气。

  他的左手自然地垂在身侧,右手松松地插进裤兜,优雅之中又透着几分痞气。

  似乎是察觉到了沈瑆的注视,他掀了掀低垂的眼皮,朝着她看过来。

  他的眼神分外锐利,让沈瑆不禁打了个寒颤。

  “请问……几位是要办理入住吗?”小米甜美的声音适时地响起。

  男人这才收回视线,沈瑆也连忙转过身去。

  另一个较矮些的男人走上前。

  “是。”

  “有预订吗?”小米又问。

  “有。”他递上自己的身份证,“一间总统套,一间普通套。”

  “总统套”这几个字让沈瑆再次停下脚步。

  皇庭酒店一共只有一间总统套房,据总经理说,是留给了那位“贵客”……

  沈瑆把自己的行李扔到前台,转身走到那高大英俊的男人面前。

  “您好,我是皇庭酒店客房部经理沈瑆。在您入住这段时间,一切事务都由我来负责。”

  男人的视线在她的脸上停留了两秒,随后转移到她的手上。

  “你好。”

  他的声音如沈瑆预想的一样动听,低沉悠扬如质量最上乘的大提琴。

  “许绍城。”男人薄唇轻启,吐出一个陌生的名字。

  沈瑆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自我介绍。

  “许总好!”她恭恭敬敬地叫。

  许绍城狭长的黑眸半眯,时刻注意着她脸上的表情。

  很快,他嘴角浅浅的弧度隐去,眼底覆上一层寒冰。

  另外的那个男人已经办好了入住手续,把房卡交给他:“可以上去了。”

  许绍城低低地“嗯”了一声,绕过沈瑆,接过房卡往电梯的方向走。

  另一个男人在经过沈瑆身边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盯着她多看了几眼。

  沈瑆被他看得心虚,抬手在自己的脸上摸了两把,等到他们都进了电梯,才悄声问小米:“我脸上有脏东西吗?”

  小米迷茫地摇了摇头。

  **

  沈瑆一大早就接到赵建恒的电话:“你去哪儿了?”他用的是质问的口气。

  沈瑆没回答他的问题,只说:“赵建恒,我们离婚吧。”

  电话那头有半分钟的沉默。

  赵建恒再开口时,语气比刚才软了许多:“瑆瑆,你听我解释……”

  “好啊。”沈瑆轻笑,“你解释,我听着。”

  赵建恒没料到她是这反应,反倒愣了一下。

  “我和梅冰……只是酒后的一场意外,没想到有了孩子。”他说,“我想跟她断的,可她一直缠着我,非得让我负责……”

  沈瑆的眼睛还没瞎,脑子也没坏。

  就昨天他紧张梅冰的模样来看,可不像是梅冰单方面缠着他。

  “行。”沈瑆望着窗外的天空,眼神转冷,“你今天带梅冰去把孩子打了,跟她彻底断掉,这婚就能不离。”

  “这……”赵建恒支吾着,“梅冰怀孕都快四个月了,现在做手术,对她的身体伤害很大……况且……我妈从过完年开始,就每周一个电话的催我们生孩子,我怕你烦,一直瞒着没跟你说,但其实我压力大到要爆炸……正好梅冰怀孕了,她这孩子生下来,我们俩可以抱回来养,也能给我妈一个交代。”

  沈瑆闭了闭眼,将心中的愤怒与失望压下,努力平静地说:“我没兴趣养孩子,更没兴趣帮别人养孩子。”她干干脆脆地拒绝了他,“你还是跟梅冰在一块儿吧,我看你们俩挺配的。”

  “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么?”赵建恒问。

  “没有。”沈瑆说。

  “那好。”赵建恒也不继续伏低做小了,语气恢复成最初的冷硬:“这婚既然是你要离的,那你别想分到我一分钱!”

  原来他先前演那么长一出戏,是为了这个。

  沈瑆早已凉透的心,在这一刻似乎坠入了更冷的冰窖。

  “咱们走法律程序吧,公平公正。”她说。

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003一场意外

  晨会上,总经理宣布了“贵客”入住的消息,要求各部门经理在这段时间内督促手底下的人“小心小心再小心、仔细仔细再仔细”。

  而作为与“贵客”有最直接接触的客房部的经理,沈瑆更是被他留下来耳提面命了一番:“许总有很严重的洁癖,房间必须时刻保持清洁。你跟前台通好气,只要看到许总出去,就立刻联系保洁进去打扫。还有,让保洁不要乱动许总的私人物品,碰一下都不行!”

  沈瑆觉得有点离谱:“那打扫的时候,万一许总把衣服啊什么的扔床上,那为了不碰衣服,床也不给他铺了?”

  “第一,以许总的个性,不会随随便便把衣服扔床上;第二,就算他真把衣服扔床上了,宁可等他回来再进去铺床,也不要动他的东西。”总经理一脸的严肃,“我也是为你好才提醒你,你千万别不当一回事。”

  “我一定牢记陈总教诲!”

  沈瑆一回去,就立马召集了客房部的所有人开会,传达了总经理的“精神”。为了不出差错,她还特意把总统套房的保洁工作交给了全部门资历最老、最为细心的两位阿姨。

  **

  许绍城很早就出了门,直到晚上八点沈瑆下班都没回来。

  沈瑆正庆幸着第一天安然度过,没想到洗完澡出来,发现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全是来自同一个陌生的号码。

  她急忙回拨过去,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才被人接起。

  “来8888。”听筒里传来的男声极度喑哑,像是在努力压抑着什么。

  沈瑆愣了一下,在意识到对面是谁后慌忙应道:“好的许总,我这就过去。”

  她连忙换下睡衣,顶着一头湿漉漉的披肩长发就急匆匆地上了楼。

  “8888”是皇庭酒店唯一的那间总统套房,也就是许绍城住的房间。

  沈瑆站在门外,惴惴不安地按响了门铃。

  不多一会儿,许绍城亲自来开了门。

  他只穿了一件白衬衫,下摆的一边被松松地塞进银灰色休闲西裤的边沿,另一边则大喇喇地垂在外面。

  衬衫的扣子没有被全部扣上,露出白皙的脖颈、精致的锁骨,以及隐隐可见肌肉的胸膛。

  他似乎也是刚洗过了澡,身上散发着一股沐浴露的清香;头发还没有完全干,蓬松凌乱,有种颓废的性感。

  沈瑆看得两眼发直。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就被许绍城用力地拉进了房间。

  房门“嘭”的一声关上,沈瑆的后背重重地撞上了冰凉厚重地门板。

  她的五官因为疼痛而皱成一团,“啊……”她刚发出一声痛呼,下唇就被人咬住。

  沈瑆诧异地睁大了眼,许绍城清隽的脸近在咫尺。

  他的双眼紧闭,纤长的睫毛轻轻颤抖,脸上透着一股不正常的潮红。

  许绍城吻得很急、很猛,像是干渴了许久的人终于遇到了水源。

  沈瑆下意识地推拒,但被他压得更紧。她急得打他、踢他,却又顾忌着他的身份不敢真正下重手。

  她的反抗不仅没能让他住手,还刺激得他越发的血脉贲张。

  他的唇贴在她耳边,轻声地问:“你忘了你丈夫是怎么背叛你的了吗?你难道不想报复他?”

  沈瑆如遭雷劈,停下所有动作僵硬地站在原地。

  许绍城将沈瑆的衬衫下摆从短裙边缘抽出,一只手急不可耐地往上,覆在了她的胸前,另一只手向下,按住了底裤。

  他的手指灵活,指尖的温度滚烫,沈瑆曾被赵建恒嫌弃过许多次“性冷淡”,可被许绍城这么一撩拨,身子一抖,竟不可自抑地起了反应。

  理智告诉她:不可以!

  可赵建恒与梅冰亲昵的画面蓦地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既然这桩婚姻已经名存实亡,她又凭什么不能放纵自己!

  沈瑆闭一闭眼,抬起双臂环住了许绍城的长颈。

  得到她的回应,许绍城倏地睁开眼,幽黑的眼底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他浅浅地勾唇,大手一扯,沈瑆的衬衫纽扣全部崩开。

  他低头轻咬,极度的刺激让沈瑆不断颤栗,唇间逸出如猫儿一般细软的呻吟。

  许绍城挺身进入,极致的舒适感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喟叹。

  他握住沈瑆的腰,一下一下地用力撞击,听着她的高喊,胸腔中空缺的那一块仿佛被一点点的填满。

  **

  这一晚,他们俩从门口到沙发,从沙发到床,又从床到浴缸。

  沈瑆昏睡过去时,许绍城仍旧伏在她的身上。

  叫醒沈瑆的,是不断作响的手机铃声。

  因有窗帘的遮掩,屋内仍是一片黑暗。

  她将沉重的眼皮掀开一条细缝,伸长了手臂捞过床头柜上那支与自己的一模一样的手机,连来电号码都不看,划开后直接贴到了自己的耳边。

  “喂?”

  她浓重的鼻音惊呆了电话对面的那人。

  “卧槽儿?!女人?!”

  “嗯?”沈瑆的大脑一片混沌,只知道自己没听懂他的意思,却无力去想其他。

  浴室的门被拉开,有细微的脚步声传来。

  紧接着,柔软的床垫陷下去一块,沈瑆的手中一空,手机已经被人拿走了。

  “有事?”许绍城清冷不悦的声音响起在她的头顶。

  沈瑆像是被雷劈中,所有的困意在这一刻退去。

  昨晚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入了她的脑海,让她紧张羞愧得攥紧了被子,恨不得立刻从这里消失。

  室内很安静,她听见电话那头的男人调笑地问:“怎么,不为你的白月光守身如玉了?那女人谁啊?施语涵还是谢婉柔?”

  ——施语涵和谢婉柔都是如今正当红的一线女星。

  “都不是。”许绍城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他随手一扔,手机落在了床上。

  “睡醒了吗?”他问沈瑆。

  沈瑆这才不得已地睁开了眼睛。

  许绍城光裸着上身,下面虚虚地围了一条浴巾。

  他坐在床沿,一双眼睛紧锁着她。

  “昨晚是一场意外,你不要想多了。”他说。

恰逢时光无情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恰逢时光无情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恰逢时光无情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