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

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小说宗七完本在线阅读

来源:wyy|小说: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时间:2020-06-29 18:07:56|作者:宗七

(完整版)《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全文免费阅读在线地址作者宗七,完本小说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主角慕安安宗政御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日后,我养你!他救下她,花费八年的时间,将她宠养成全城艳羡小公主,谁动谁死!殊不知,她早就他起了狼子野心,把他标榜为自己所有物。有人敢窥视她男人?不管男人女人,通通虐到爹妈...

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慕安安宗政御

慕安安宗政御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日后我养你

“小安安乖,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来,不要出声。”

母亲慌慌张张的把慕安安藏到衣柜内,因为太着急,导致衣柜没有关紧。

慕安安睁大双眼,看着一男人举刀朝母亲攻击,眼睁睁看着母亲倒在血泊当中。

母亲瞪大眼看她,宛若在用最后力气告诉她,不要出来,不要出来!一定不要出来!

慕安安身体剧烈颤抖。

12岁的她首次见到这般惨烈的画面,她非常害怕,想要尖叫,想要冲出去。

可妈妈的话一直在慕安安脑中回想。

她要坚强,她一定要忍住!

像以前一样,只要乖乖听话,妈妈就会给她糖果。

所以,她只要乖乖听话,等一切结束了之后,妈妈还会像以前一样给糖果。

只要乖乖听话就可以!

慕安安在内心一遍遍的呐喊告诉自己要坚强,可当外公爬进来,被残忍杀害那一刻,慕安安心里的防线崩了。

她撑不住的尖叫起来!

这一声尖叫,当即让行凶者回头冲慕安安躲藏的衣柜看去。

行凶者戴着面具,但是那双眼睛冰冷凶恶,慕安安恐惧的剧烈颤抖起来,她尖叫呐喊,“妈妈!外公,安安害怕,妈妈!”

“妈妈,安安不是故意不听话,安安真的好害怕,妈妈,求求你抱抱安安。”

“妈妈,安安要抱抱。”

她拼命呼喊,可倒在血泊中的母亲和外公已经无能为力。

行凶者无情打开柜子,看着慕安安的眼没有任何温度,像个杀人机器一样,高举刀子……

“啊啊啊!”

‘砰!!!!’

就在慕安安恐惧尖叫声里,一道沉重的枪声响起,行凶者的刀子掉落,他看着受伤的手,表情更狰狞,换另一只手攻击慕安安。

可枪声再一次响起时,一群训练有素的保镖从窗户跃进,举起枪对准行凶者扣动扳机!

行凶者快速躲藏同时,门口又冲进来不少行凶者的同伙。

枪战便在这狭小的房间展开。

慕安安躲在柜子里发抖,面前不断有子弹飞跃过去,而她目光被一幕吸引……

门口的位子,一身黑色劲装的男人,咬着烟,迎着枪林弹雨踏入,直朝慕安安的走来。

原本恐惧颤抖的慕安安,却突然安静了下来。

她呆呆的看着这个男人,宛若他身上带着万丈光芒。

男人蹲到慕安安面前,嗓音低沉,“这么漂亮的一双眼,不该看到这样的画面。”

随后,男人便把慕安安从衣柜抱出,而后面的行凶者,高举枪对准男人,男人从容不迫侧身躲开,单手抱着慕安安,另一只手抓过附近人的枪,对准行凶者的脑门,扣动扳机——

“啊……!”

慕安安从床上惊坐起。

她又做这个梦了。

距离那件事已经过了八年,可时常会梦到,当年目睹母亲和外公被杀的惨烈。

那时候慕安安以为自己死定了,结果那个男人出现了,将她带离现场。

他说,“跟我走,日后我养你。”

当时慕安安已经害怕到丧失一切理智,如布娃娃一样被他带走。

她当时只觉得这个男人自带光芒,像天神降临一般,救了她。

却不想,当日男人一句清浅的话语却改变了慕安安一生。

他叫宗政御,因为家中排名第七,江城人一直尊称为七爷!

是这座城市最让人畏惧的存在。

他久居高位,手中掌控ZY国际集团,拿捏整个江城经济命脉。

就是这样一个在外界杀伐果断,冷漠寡情的男人,却在八年期间,把她宠上天。

思及此,慕安安正打算下床,结果御园塆警报被拉响。

“不好了,七爷发狂了!”

随着佣人的喊话声起,整个御园塆陷入一片混乱状况。

慕安安连睡衣都来不及换,直接打开门冲出去,却撞到慌忙赶过来的顾医生。

“安安小姐!”顾医生抓着慕安安,脸上带着急切。

慕安安看着前方混乱的佣人,以及耳边还有瓷器、物品被摔碎的声音,“七爷怎样了?”

“安安小姐,七爷旧疾发作。”

宗政御有头疼顽疾,一旦发作便毫无理智的发狂,药石无医。

慕安安本想去找宗政御,却被顾医生抓住手腕,“安安小姐,我在给七爷调配的药中加了一样东西。”

“你什么意思?”慕安安有种不好预感。

而顾医生却一脸难言。

慕安安没耐心,“你别跟我墨迹,直接说!”

“这种药物有一种副作用,便会催发人-体-内-情-YU!”

听到这句话,慕安安沉默了大概快一分钟,最后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话完,立即转身,径直朝宗政御房间走去。

“安安小姐……”

顾医生想拦,但慕安安走的太决绝,拦也拦不住。

慕安安到达宗政御房间时,里面破碎的声音不断传出,她把所有佣人打发走。

深呼吸一口气后,将门推开……

当即,一股冷意自房间涌出。

昏暗的房间因这突然的开门而有了一丝光亮,叫慕安安看清楚一地残骸。

除了一张床,房间无任何完整的地方。

而房间尽头的男人几乎融入黑暗,即便只是一个背面,却依旧散发出唯我独尊的气场。

周身充斥着暴戾,危险十足!

慕安安很紧张的抓紧门把,但还是鼓足勇气上前一步,并且将房间门关上!

当清脆的关门声响起的那一刻,慕安安只感觉眼前一黑,紧接,脖子便被人粗暴扣住,身体被按到墙上!

一抬眸,便对上男人深邃眼眸。

幽深的眼眸像无尽的黑洞,散发着深不见底的危险。

而那张脸,绝对是世间少有的艺术品,虽然眉间因为头疼而揉的发红,却依旧影响不了其似妖的绝美。

慕安安很紧张,甚至整颗心都在颤抖,艰难开口,“七,七爷,是我……”

此声一出,原本处于暴怒状态的男人突然一顿,侧头盯着慕安安。

慕安安首次单独与暴躁状态的宗政御一起,她虽然很怕,但很清楚,此时不能跟宗政御纠缠,否则死的一定是自己。

因为发病的宗政御,已经丧失理智!

思及此,慕安安心一横,在宗政御对自己稍有松弛时,踮脚吻上宗政御的唇……!!!

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算什么牺牲呢?

在少女的唇触及那冰凉的薄唇,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原本发狂的人,突然感觉热。

更要命的事,独属于少女的甜香,直接缓解了他的头疼感。

这致使男人不断想要进一步,扣住她的腰,往后方带……

慕安安是首次,所以此时非常紧张害怕,可抱着的人是宗政御,她就什么都不怕了,任由他的动作,让她彻底成为他的女人。

但……

是真疼!

这男人在平常就很强,这个时候更强悍……

而慕安安像被丢在海上的一片孤舟,只能抱着宗政御浮沉,既疼又别样……

……

翌日。

天未亮,慕安安一个机灵睁眼,第一反应,就是疼!

她觉得自己此时的状况,就好像地上残骸……散架了。

而致使她这般的男人,趴在一旁,露出半张似妖般逆天神颜。

慕安安不敢停留。

即便她真的很想睡觉,但必须要在这个男人清醒之前赶紧闪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慕安安抓过一旁浴袍穿上,下床时,直接跪到地上。

是真的疼啊。

她几乎是爬着出房间。

顾医生一直等在门口。

佣人已经被他打发走。

顾医生一见慕安安出来,赶紧上前去把人扶起来,随后悄然把门关上。

“安安小姐,你……没事吧?”

“你去试试!”

“……”

顾医生在看到,慕安安脖子痕迹后彻底闭嘴。

那娇柔细腻的皮肤上,全都是痕迹,七爷……果然是狠人!

顾医生把慕安安扶到房间。

慕安安问:“都安排好了?”

顾医生:“嗯,已经安排妥当,七爷保证不会知道是你。”

慕安安点头,朝浴室踏入。

“安安小姐……”

顾医生突然喊了一声,沉默几秒后说,“牺牲你了。”

说完,顾医生叹息一声退出慕安安房间。

慕安安站在浴室门口,看着紧闭的房门,眼眶有些红,“一点都不是牺牲,这本来就是我的梦想……”

慕安安从12岁就被宗政御带回来。

因为母亲和外公死的太惨烈,以至于慕安安刚到御园塆很长一段时间,情绪处于崩溃的状态。

她整宿整宿的睡不着。

好不容易睡着,也会处于噩梦当中。

被惊醒后,便会无法控制恐惧而失控尖叫。

但即便她那时候糟糕成那个样子,宗政御依旧陪伴在身边。

她睡不着,他就陪着讲故事。

她害怕哭喊,他抱着她安抚她,一遍遍告诉她,有他在,什么都不需要害怕。

慕安安的七爷,是那样强大的男人。

纵然在外冷漠寡情,唯独对她,百般温柔呵护。

这样充满魅力,对自己如此呵护的男人,怎么可能叫慕安安不心动呢?

她爱他,从12岁开始。

不仅仅是依赖,不仅仅是报恩的感情。

是爱,女人对男人的心动,入骨的感情。

所以……

这一次算什么牺牲呢?

能成为宗政御的女人,是她多么梦寐以求啊。

只是慕安安的爱再炙热疯狂,都只能放在心里。

因为她让那很清楚,七爷很宠她,但只是拿她当小辈。

如若知道慕安安逾越,做出这样的事,一定会把她送出国。

慕安安可以一辈子把深爱埋藏心里,但接受不了离开宗政御。

……

慕安安洗完澡后,便去睡觉。

可睡到一半时,却被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

她很不想接,甚至想发脾气,但一见到顾医生的来电署名,便忍下来。

御园塆非常大,占地面积300公顷,抵一个飞机场了。

顾医生是御园塆御用医生,一般都是在主别墅候着,有什么事都是当面说。

除非,一些没办法见面说的事才会打电话。

慕安安第一个反应就是宗政御那边有情况,所以赶紧接了电话。

“安安小姐,你快准备一下,七爷现在非常生气,整个别墅搜寻昨天的女人,很快就会找上你!”

顾医生话一说完,慕安安猛的从床上起来,一脸惊慌,完了完了……

此时。

御园塆主别墅客厅,长款昂贵黑色真皮沙发上,正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简单黑色西服,系着黑色细领带,扣子扣紧到最顶端一颗。

长腿裹紧在西装裤内,此时正优雅交叠,微微靠在沙发背,手里拿着一杯红酒,轻轻摇晃着。

妖艳的红与灯光相交,折射出那一张极致冰冷容颜。

幽深的眼眸,杀气肆意。

俨然就是一唯我独尊的帝王!

而他面前跪着一排保镖、佣人,全都战战兢兢。

“说,是谁?”男人开口,声音低到极致,只是简短三字,对于佣人而言,却像宣判死刑。

所有人颤的更厉害,可没人敢说一个字。

“七爷!”

贴身保镖兼特助罗森踏入,恭敬在宗政御耳边汇报。

“已经将御园塆所有女佣盘查过,发现一名女佣昨日带着其女儿进入别墅,鬼鬼祟祟,十分可疑,而且早晨,女佣和女儿早晨鬼鬼祟祟离开御园塆。”

罗森恭敬汇报完,便将那名佣人和女儿的资料放到宗政御面前。

宗政御简单翻看,随后将资料丢到一边,“把人给我调查出来。”

罗森领命:“是!”

宗政御从沙发上站起。

坐着时气场已经很强,此时站起,一米八九的身高,宽肩窄臀大长腿,那气场是绝对的强势。

“安安还没醒?”宗政御追问。

那方顾医生心里一颤,急忙上前说,“七爷,安安小姐特殊时期,所以很不舒服。”

宗政御一听,当即蹙眉,“提前了?”

一旁站着的顾医生听闻此,当即汗颜。

这是宠到什么程度,连女生的姨妈期都记得这么清楚。

顾医生赶紧说,“因为安安小姐最近课业重,所以有些焦虑,导致提前。”

“让学校停课。”

宗政御直接下达命令,随后便迈开长腿朝楼上走去。

刚一敲门,房间内慕安安就颤抖了下,“谁,谁?”

“是我。”

低沉的嗓音从外响起。

不知道是否是那男人气场太强,还是慕安安本来就心虚,导致她格外紧张,说话都有些打结:“我,我难受,我想睡觉,我……”

话还没说完,男人已经粗暴将门推开,疾步踏入。

慕安安:……

七爷,咱能不能不要这么粗暴?

在慕安安内心诽谤时,男人已经走到她面前,伸手抚着慕安安的额头,“很难受?”

不同于在楼下霸气冰冷的模样,他对慕安安说话,总会多一分温柔。

慕安安身体是真的难受。

可看着宗政御如此,就一点都不难受。

她轻轻摇头,声音有些撒娇,“睡一会儿就好了。”

慕安安正说着,宗政御目光却落到慕安安的脖子上,她今天穿的睡特别保守,把脖子裹的紧紧的。

这不是慕安安的风格!

宗政御眯眼,随后直接解了慕安安让衣领的扣子去看脖上皮肤……

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脸怎么红了?

在宗政御掀慕安安衣领时,她脸都白了,赶紧抓住宗政御的手,“七爷,你干什么?”

宗政御眯眼,“这么紧张?”

慕安安笑,“我是女孩子,你翻我衣领。”

说完,慕安安拉下宗政御的手,一脸难受样,“七爷,外面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感觉乱哄哄的,我难受。”

慕安安这难受是真的,脸的苍白也是真的。

毕竟发狂的七爷,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

慕安安甚至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没死在七爷床上已经是庆幸。

宗政御看着慕安安,眉头微蹙。

尤其是在看着慕安安眼里有些冒出红血丝时,手便覆盖至慕安安的眼,“昨天没睡好?”

“嗯,难受了一晚上。”慕安安声音憨憨的。

宗政御蹙眉,“没打游戏?”

慕安安赶紧摇头,“七爷,我很听话的,你说打游戏伤眼,我就没打过了。”

她一脸卖乖。

宗政御则是满意的点头,扶着慕安安躺回去,“保护好眼睛。”

慕安安乖乖的躺回去,心里还是非常紧张,但又不敢多看宗政御。

七爷太精了。

慕安安但凡表现出一点慌张,他都会看出问题。

而宗政御在扶着慕安安躺下后,手伸到她腹部轻柔。

在其干燥的大掌抚上小腹时,慕安安身体猛的一颤,回忆起昨天的劲爆画面,双颊忍不住发烫,口干舌燥的。

“脸怎么红了?”宗政御正要伸手去抚慕安安的脸,慕安安赶紧躲开。

宗政御蹙眉。

慕安安解释,“我,我累,就是想睡觉,七爷你赶紧去忙吧。”

说着,慕安安就挣扎开宗政御放在腹部的手。

在继续被碰下去,她一定会绷不住的。

果然当医生说的是对的,发生过关系和没发生过关系的亲昵动作,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我睡了我睡了。”慕安安赶紧闭上眼。

可,慕安安明显感觉到宗政御俯身,那温热的气息洒在慕安安的脸上,宛若羽毛轻扶慕安安的心口,叫其忍不住发颤、紧张的难受。

“好好休息。”

宗政御在其耳边安抚着,同时,手已经掀了慕安安的脖子。

慕安安浑身紧绷到极致!

而宗政御只是顺手给慕安安拉上被子,不再多停留,转身离开。

宗政御刚退出慕安安房间,便遇到来送红糖水的佣人。

他冷着脸,摆手,让佣人退下。

但宗政御的脚步却停顿了下,回头看着慕安安紧闭的房间门。

想着刚才掀慕安安衣领,看到的白皙皮肤。

他竟然疑心,昨晚的女人是那小孩。

是真的疑心病了。

那小孩虽然性子野,心眼多,把他当成长辈,做不出这样的事。

宗政御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脑中却不可控的浮现,昨天与那女人的一、夜。

女人身子很软,腰非常戏,原本叫人发狂的头疼,在触碰她那一刻,全都消失殆尽。

像药引一般。

思及此,宗政御揉眉心的力度更加加深,迈开步子离开,回到书房。

他落座沙发,抓过桌上的烟和打火机,低头点燃后,将纯金打火机丢置桌上,发出清脆声响。

他抽着烟,烟雾入肺,随后吐出漂亮烟圈,眼眸半眯。

在薄弱的烟雾慢慢散去后,露出了宗政御那张似妖一般的逆天神颜。

剑眉星目、五官本就冷硬,加上本矜贵冷傲的气场,俨然就是一站在云端的神邸,睥睨世间万物。

只是,此时,神邸眉眼之间有几分烦躁。

‘叩叩叩’

随着书房敲门声响起,罗森推门进入。

恭敬汇报:“七爷,我已经让人调查过,昨天晚上安安小姐一直在房间内,根据她游戏登录情况,应该是一直在打游戏。”

汇报完,罗森偷偷抬眼看了宗政御。

宗政御只是懒洋洋的‘嗯’了一声。

他身体几分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右手夹着烟垂在椅子上,左手揉着眉心,表情冷淡。

背后落地窗外的阳光刚好照在他身上,宛若渡上一层金光。

罗森见此,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文件,“还有另外一件事,关于慕家惨案。”

原本闭着眼的宗政御,听完后,当即睁眼。

罗森将一份文件放到宗政御面前。

宗政御将烟掐灭,翻开文件。

是关于一近50左右男人的资料。

罗森简单汇报,“这男人叫陈科,就是当年买凶杀害安安小姐母亲与外公的凶手,因为当年事件之后,陈科整容改名出国,所以一直调查不出来。”

“另外,根据调查,陈科和安安小姐父亲关系匪浅,所以不难排除,是安安小姐父亲为了谋取慕家家产做的一次行凶。”

慕安安的父亲当年入赘的慕家。

慕家是江城有名的医疗企业,但在八年前慕家惨案后,慕家医疗便彻底成为现如今的江家。

宗政御也知道,慕安安不断锻炼自己,就是为了给家里人报仇。

她也无数次怀疑过,买凶杀人的是自己禽兽父亲,但没有直接证据。

而现在,直接证据已经出现。

罗森:“七爷,我立马将这件事告知安安小姐……”

罗森话未说完,宗政御已经抬手阻止。

他声音冷漠,“凶手三日后自首,这事便彻底过去。”

罗森很诧异,对七爷这样行为并不是完全理解。

毕竟,慕家惨案一直都是慕安安心里的痛。

可宗政御却一脸冷漠,低头重新点烟,抬头时,眼眸眯起。

以慕安安性格,这样证据一交给她,她会立马杀到江家去同归于尽。

但,当年慕家一案,并非是江镇为夺公司买凶杀人那么简单。

背后牵扯出是一个庞大的利益。

慕安安羽翼未丰,宗政御不可能让她牵扯其中。

……

慕安安房间。

在宗政御离开后,慕安安就跑洗手间。

因为太紧张了,所以身上都冒汗。

刚才掀开被褥时,都是湿漉漉的。

而此时,她已经将身上衣服脱掉。

镜前少女的身体白皙娇嫩,无任何痕迹。

但在慕安安以卸妆水整理擦拭过后,那身上被遮瑕膏隐藏下来的吻痕、青紫痕迹一一浮现,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可见宗政御昨天蹂躏的有多狠!

腿有点发软。

慕安安摇头,不让自己多想,将身上遮挡的洗干净。

半小时后,慕安安从洗手间出来,刚好碰到抱着要想前来的顾医生。

“安安小姐,你睡不安稳是因为疼的,我这边给你弄了药汤,喝完你就可以睡了。”

顾医生故意大声说完,立马凑近慕安安,压低声音询问,“安安小姐你怎样,露出马脚了吗?”

“没有。”

慕安安摇头,“可我心里不安,总觉得七爷是怀疑我的。”

顾医生听完,瞬间紧张。

毕竟这馊主意是他出的,虽然有效,但一旦被发现,慕安安送出国,他是直接没命。

思索一番后,顾医生给建议,“要不,安安小姐你以学校有事为由,赶紧离开?”

慕安安一听这建议,立马赞同。

没有比赶紧离开更安全的。

可是转念一想,她立即摇头,“我不能走!”

顾医生诧异,“为什么?”

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鲜嫩小娇妻:大叔,别心急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