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总裁的新婚罪妻

作者是秋笙的小说总裁的新婚罪妻目录

来源:ysg|小说:总裁的新婚罪妻|时间:2020-06-28 10:11:38|作者:秋笙

总裁的新婚罪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秋笙刻画的主角人物出场了。总裁的新婚罪妻小说全文分享,总裁的新婚罪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总裁的新婚罪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温宁的十八岁生日礼,是一场长达十年的牢狱之灾,为了复仇,她应下了魔鬼的要求,嫁给植物人老公,却不想……

总裁的新婚罪妻温宁陆晋渊

总裁的新婚罪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温宁摇了摇头,应该是错觉吧,已经昏迷了三年的人,怎么可能因为她照顾了他一天和他躺了一夜就奇迹般的醒过来呢。

况且,温宁并不希望陆晋渊醒过来。

如果陆晋渊在这个时候醒来,那陆家很有可能就不再需要她,她这个造成陆晋渊昏迷三年的“罪魁祸首”要么会被送回监狱,要么因为陆家对她的憎恨而将她悄悄解决掉。

加上,陆晋渊昏迷了三年,他本来一帆风顺的大好人生突然就被人毁了,而害他落到这个田地的人就在眼前,陆晋渊未必会放过她。

所以,温宁无论如何也不希望陆晋渊醒过来,他醒来,必将也是一场噩梦。

可很快,温宁就猝不及防的先掉入了另一个噩梦之中。

后来的一个月,温宁给陆晋渊擦拭身体,学习给陆晋渊按摩肌肉,除了吃饭的时间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在陆晋渊身边。

在按摩的时候温宁特意注意过陆晋渊的反应——不论她稍稍用力还是故意在一些使人发痒的位置做小动作,陆晋渊都没有任何反应。

温宁才终于可以确认,那天早上绝对是错觉。

她终于放松警惕,晚上睡觉不再缩在房间里的沙发上,而是回到床上过夜。

陆家的床真的很舒服,有床不能睡对她的身体来说,真的是一种折磨。

躺在舒适的床上,温宁枕着柔软的枕头,盖着暖和的被子,这种久违的让人舒服安逸的感觉,让温宁差一点哭出来,太久了,她太久没有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好好的吃饭好好的睡觉了。

在陆家的这一个月虽然辛苦,但已经足够让她感觉到踏实了。

温宁甚至觉得,如果能一直这么下去,再争取到可以出去陪妈妈的机会,那也很好很好了。

朦胧中,温宁抱着美好的幻想渐渐闭上眼睛,却有一个火热的身体猛地压到她的身体上,一双大手热度像要将她的身体融化一般,在她身上肆无忌惮地点火。

男人灼热的呼吸打在温宁白皙的脖颈处,很快,让那如白玉一般清透的肌肤泛上了诱人的薄红。

“你是谁!放开,放开我!”温宁从震惊中惊醒,死命的挣扎起来。

温宁下意识以为是陆晋渊醒过来了,可她一伸手摸到了床另一边男人的身体,双眼猛地瞪大,陆晋渊还躺在她旁边!她身上的男人,不是陆晋渊!

那他是谁!

房间里一片黑暗,她愈发惊恐的挣扎,偌大的陆家,谁敢半夜闯入陆晋渊的房间,非礼陆晋渊的妻子,还是当着陆晋渊的面!

“性子很野,我喜欢。”陌生的男声让温宁根本分辨不出来这个男人是谁,反而是温宁那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挣扎,不仅没起到丝毫的作用,她温软的身子摩擦着,愈发勾起了男人的渴望。

“你到底是谁,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如果让陆家的人知道你半夜闯进他们大少爷的房间,还敢非礼陆家大少奶奶,我保证你一定万劫不复!你现在走,我保证不伤害你,你要是不走,我就要喊人了!”

温宁在脑子里拼命搜刮一切能吓唬眼前这个男人的话,她并不想找麻烦,可她也不能接受麻烦就这么找上她。

“呵,那你大可以扯开嗓子喊一喊,看看到时候陆家的人冲进来看见我们这副样子,会如何处置你。”

温宁的身子顿时僵硬起来,此刻她的衣服被男人撕扯的几乎不能遮住身体,皮肤也在微微发烫,可能已经发红,如果陆家的人看见……

第五章

男人接着在温宁耳边吐着气:“如果被陆家人看见,你说他们是会把你重新丢回监狱,还是给你判一个水性杨花刚刚嫁进来就偷人的罪名,将你直接悄悄的弄死?”

温宁的身体瞬间冷了下来,不可以,她绝不可以再回去,也绝不能死!

男人见她不再挣扎,更加肆无忌惮的在温宁身上侵略,甚至直接吻住了她颤抖的双唇,肆意作乱!

温宁回过神,对着男人的舌狠狠咬了下去,一阵血腥味立刻在两人口中蔓延。

即便不能惊动陆家的人,她也不能任由这个人夺走她的清白!

“嘶!你!”

男人吃痛放开她,温宁趁机挣扎,慌乱中砰的一声打落了床头的台灯。

不到半分钟,便有人跑来敲门:“温小姐,里面出什么事了吗,我进来了?”

黑夜中,温宁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男人的黑影,想看出他的样子,可除了一双冒着寒光的凛冽双眸,她什么都看不清。

张了张口,温宁很想叫人进来,可是她不敢,眼前男人直视她的冰冷眼神叫她无比胆寒。

最终男人深深看了她半晌,翻身下床,迅速跳出阳台,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温宁这才慢慢的回过神,后知后觉的动了动嘴唇:“没,没事,不小心把台灯打翻了,我自己收拾就好,不用进来了。”

等到门外的脚步声消失,她才抓紧了被子裹紧身体,赤脚跑到阳台边,左右检查过没有男人的身影,才回到房间把阳台门紧紧锁死,拉开窗帘让月光透进来打破室内这让人窒息的黑暗,这才稍稍松口气,重新躺回到床上。

陆晋渊在床那头静静的躺着,身上散发着融融的暖意,温宁惊魂未定,终于还是蹭到他身边,小心翼翼的抱住了他的胳膊。

月光下陆晋渊的轮廓变得柔和,想起方才那男人令人胆寒的眼神,温宁意识到到,此刻她竟然只有依靠着陆晋渊才能安心一些。

第二天一早,温宁就醒了过来,昨夜的惊吓让她根本无法好眠,眼下带着一圈乌青就起床用早饭去了。

却突然,陆晋渊的卧室里传来佣人的一声惊呼:“快来人啊,少爷受伤了!”

最先奔出房门的就是老爷子,接着便是陆晋渊的母亲,一群人惊慌的赶往陆晋渊的卧室。

温宁喝粥的勺子掉在桌上,陆晋渊怎么会受伤呢?

匆忙起身回到卧室,温宁还没看清到底是什么情况,迎面就狠狠挨了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温宁的头顿时偏向一边,脸上火辣辣的疼。

“你到底是怎么照顾晋渊的!”叶婉静这一巴掌用了十足十的力气,看见温宁就像看见仇敌一般,杏眼中憎恨和杀意如同海啸一般汹涌。

温宁回过头,从层层叠叠的人中间看见了陆晋渊手臂上三道血淋淋的口子,她诧异的挤上前查看,“不可能的,昨天还什么都没有的,怎么今天突然就有了伤口?”

“你是专门负责照顾晋渊的,现在反而倒是你一问三不知了!我看你就是心存怨恨,想借机弄死我儿子!”

“不是我,我没有……”温宁反反复复在脑中思考,这三道伤口到底怎么来的,难不成是陆晋渊自己起来划的?这不可能啊!

难道是,昨晚……

第六章

难道是昨晚她和那个陌生男人挣扎的时候不小心碰伤了陆晋渊吗?

亦或者,就是那个人伤害陆晋渊!

陆家家大业大,与陆家为敌的人不在少数,那个人看起来根本就不是陆家的人,说不定就是陆家的仇敌……

温宁下意识起身开口想要把这个可能说出来,可才一开口她就犹豫,如果她说了,那就会被逼问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要是她如实说昨晚那个男人想非礼她,但是什么都没发生,陆家的人会相信吗?

一个突然出现的陌生男人,弄伤了陆晋渊,却放过了温宁?

那除非是温宁和他做了什么,亦或者温宁跟那个男人就是一伙的,否则怎么可能毫发无伤?

如果背负上这样的怀疑,陆家人能放过她吗?

嘴唇颤动半晌,温宁最终说:“是我,是我照顾不周,昨晚打翻了台灯,划伤了他,我甘愿受罚……”

“我就说你是故意的,早知道会是这样,当初就应该把你……”

“好了。”

老爷子抬了抬手,制止了叶婉静大步上前要掐死温宁的动作,继而缓缓转身看着温宁,那苍老的双眼中,沉淀着让人畏缩的冷意,仿佛一头依旧壮年的雄狮,随时都能抬起利爪将猎物撕得粉碎,碾踏成泥。

“既然你主动认错,那就去地下室反省,反省好到底怎么照顾晋渊再出来。”

“爸,这么处置简直太便宜她了!爸!”

老爷子背着双手踱步离开了卧室,叶婉静追在后面,临出门还不忘回头狠狠看了温宁一眼。

温宁明白刚才叶婉静被打断的那句话是什么——

“当初就该把你弄死。”

看着周围佣人对温宁都是同样痛恨的眼神,只怕陆家上下,都巴不得温宁死。

老爷子走后,立刻有人上前把温宁拖进地下室,砰的一声门被锁上,温宁再一次被困在了暗无天日的囚笼中。

没有食物,没有水,没有光,没有人,温宁就静静的抱着膝盖坐在角落,脑袋里各种画面交错,有妈妈病倒时的样子,有她被哄着穿上那身昂贵裙子的样子,有她开着车出去兜风转眼就被抓紧监狱的样子,甚至还有,陆晋渊躺在她身边安安静静的样子。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没有人来问过她到底反省好了没有,或许陆家的人早已把她遗忘,像她这样的人,即便悄悄死在陆家,也不会有人在意。

她又渴又饿,靠在墙壁上艰难的呼吸,终于确定了一件事。

陆家真的会随时取走她的命。

“我知道错了……放我出去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陆晋渊的……哪怕我断手断脚哪怕我死,也绝对不会再让陆晋渊受一点伤了……求求你们,放了我……”

温宁倒在地上,声音浅淡的哀求,她并不知道,此刻的一句保证,竟真的成了后来某一天的谶言……

直到闭上眼,温宁都没能等到陆家的人来放她出来。

……

温热的液体滑进喉咙,温宁的意识渐渐回笼,她下意识把流进口中的液体吞咽下去,干涸的内脏终于得到了滋润,她也缓缓睁开眼。

在看清那一双近在咫尺的清冷寒眸时,温宁猛地推开他,抓紧被子往后躲,惊恐的瞪大双眼。

“你怎么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