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修仙之王者归来

修仙之王者归来在线阅读-作者是封旗印轩的小说免费阅读

来源:ysg|小说:修仙之王者归来|时间:2020-06-28 10:07:03|作者:封旗印轩

修仙之王者归来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封旗印轩刻画的主角人物出场了。修仙之王者归来小说全文分享,修仙之王者归来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修仙之王者归来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修仙大能洪峰,加入华国特案局成为顶尖刺客。七年前他被仇家追杀跳海消失,七年后他带着神秘力量卷土重来,誓要把曾经伤害他家人的仇家统统都踩在脚下。七年前他弱小如蚂,七年后他所向匹敌……

修仙之王者归来洪峰欧亚菲

修仙之王者归来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天华集团,总裁办公室里!

欧亚菲正坐在老板椅上喝着咖啡,脑海里还在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昨天晚上那五个大汉被抓到了警局,可口径一致,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盘问出来,人家一口咬定就是打劫来的,就算她怀疑是木氏集团在背后操控也没证据,只能干着急!

这种事情只要发生一次就会没完没了,她这次从死神手里逃脱了,可下一次呢?她不可能总这么幸运吧?

她刚刚接手集团还不到两个月,现在正在处于内忧外患的状态,她心知自己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否则父亲创立的集团将毁于一旦。

“要是能有一个贴身保镖就好了!”

欧亚菲想到了昨天晚上的那个神秘男子,那个看起来跟民工一样的男人,不过这念头一闪而过,茫茫人海的,去哪里找他。

再说了,华国这么大,压根就不缺人才,找个保镖还不容易吗?她马上拿起电话,给安保部长魏振兴打了过去。

“欧总,您找我?”

十分钟后,魏振兴穿着笔挺的西服,竖着大背头,风风火火的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魏部长,有件事情需要你帮忙,这段时间,我需要一个贴身保镖,我知道你是海军陆战队退役的兵王,有没有什么好的人选?”

欧亚菲翘着二郎腿,身材完美到极致,职业套装外加肉色丝袜,不免让魏振兴这个中年男人都心花怒放了,色咪咪的眼神在她身上来回游走。

欧亚菲注意到他异样的目光,就假意咳嗽一下端正了身子。其实她本想让魏振兴跟随她左右,可她知道这个男人太好色,并且跟集团的郭副总裁还有点不可告人的秘密,而郭副总裁跟自己又貌合神离。

魏振兴老脸一红,赶紧开口道:“欧总放心,我当兵多年,跟我出生入死的战友都是格斗好手,我会帮您物色一个最佳保…”

“魏部长不用操心了,我已经为欧总找到最合适的人选了!”

魏振兴的话还没说完,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就推门走了进来,他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穿着黑色西装,还戴着礼帽,看起来有点像旧上海时代的流氓大亨。

“华叔!”

欧亚菲一见到他,立马开心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方华,天华集团创始人之一,是她父亲欧震天的搭档好友,在父亲死后,他一直在打理天华集团,直到欧亚菲大学毕业后,他就把总裁和董事长的位置让了出来,全力辅佐着自己。

“菲菲,我已经托人帮你联系到一位保镖了,这几天他就应该会过来了!”

方华的眼角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彩,而魏振兴则是嘴角抽搐一下,并没有多说什么,很识相的离开了办公室。

……

洪峰当天晚上并没有在家住,他回来的消息短时间内必须全面封锁才行,现在除了他父母以外,没有人知道他还活着。

他在回滨海的时候,组织就已经为他在当地找了一处落脚地,作为特案局的头号刺客,他绝对享有一切的特殊权利。

特案局,全称为特殊案件处理局,是华国最神秘也是权利最大的特殊部门。

专门处理一些疑难杂症,什么刺杀国外zheng客,heidao枭雄,甚至是一些超自然科学无法解释的特殊案例。

只要是非正常的案子,或者说不能动用正规程序的案件,都可以归到特案局管理。

而且这个部门跨度很大,直属与京城最高shouzhang管理,有先斩后奏的权利,甚至还可以调动部队。

特案局的最高领导,比那些封疆大史地位还高,而且至今仍是个谜,没有人见过这位传说中的大佬是什么样子。

洪峰是在两年前加入特案局的,短短的两年时间内,他就成为整个华夏,乃至整个亚洲最强悍的神秘刺客。

他刺杀行动上百次,可从未有过一次失手,所有的任务全部一人完成,这不光震惊了整个华国,更震惊了整个世界的刺客联盟组织,其他国家也有刺客,只不过部门的称呼不同罢了,统称为刺客联盟。

可自从刺客诞生后,还没有一个人能做到万无一失,甚至是不需要搭档的,几乎所有的刺客都有小团队强强联手,这才能发挥更强大的效果。

但洪峰加入特案局后,他完全打破了这个传统,一个人行动,一个人归来,无需任何帮手,所以他也被称为21世纪最强刺客。

但他更是一个谜一样的人物,洪峰在滨海消失七年,可他却是在两年前才加入的特处局,至于另外那五年他去了哪里,除了他自己和他师父南海仙尊以外,就连特案局都查不到他一点信息。

而他这次回来,不光是为了家里的事情,还带着一项紧急任务回来的,等这次任务结束后,他就打算彻底退役了。

到那时候,他才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寻找修仙药材和修仙宝地,剩下的时间再对付以前的敌人。

洪峰回到滨海的第二天,就开始重游故里,他回到了高山区,那是以前和父母居住过的地方,还有和夏岚以前一起约会过的餐厅和商场,他每走到一个地方,都会停下脚步四处看看。

七年了,整整七年,他离开的太久了,一些建筑也变了样,一些回忆也淡了许多,兴许现在,已经没几个人能记得他了。

他苦笑着摇摇头,不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而当他走到一家名叫‘季禾宫’日式料理店门口的时候,突然四辆金杯大面包车疯狂的开了过来,连续几声急刹车,四台大面包直接把料理店的大门给堵死了。

‘哗啦!’

车门子一拉开,从里面跳下来几十号拿着镐把子的青年,他们统一穿着黑色半袖,带着白色口罩和手套,俨然一副打手的模样,气势汹汹。

这时人群向两边分开,从车里走下来一个剃着青皮头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长滴其貌不扬,但却目露凶光,皮肤黝黑,体格魁梧,身高足有一米八五往上,他脖子上戴着一根大拇指粗细的金链子,两条大臂上还纹了两个对称的虎头。

看这架势,显然就是这群混子的带头大哥!

“都给我听好了,把店给我砸烂了,但尽量别伤人,可谁要是敢拦着,那就给我往死里打!”

青皮头男子大手一挥,他身边的这帮小弟全都跟打了兴奋剂一样,嚎叫一声,挥舞着手里的镐把子就砸向了饭店。

‘啪嚓…...啪嚓......’

料理店外的大玻璃瞬间就被砸碎,这帮小子立马就冲进了里面,也就两三分钟的工夫,整个大厅就被砸的满地狼藉,到处都是破烂不堪。

由于现在是清晨,路边的人也比较稀少,只有三三两两的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异样,但一看对方这雄厚的人马,几个散步的人都不敢停留,连看热闹都不敢,深怕被这群人给瞄上。

料理店的几名女服务生正在收拾桌椅呢,她们都是在店里住的,一看有人来砸店了,胆小的撒丫子就跑了,胆大的也不敢上前拦着,只能躲在一旁的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抱着身体!

“都给我住手!”

就在这帮小子疯狂砸店的时候,一名年轻男子一边穿衣服,一边从二楼往楼下跑。

季凡冲到青皮头男子跟前质问道:“祝老虎,你疯了啊?你居然敢带人砸我的店?”

这家店虽然是日式料理,但老板季凡却是绝对的华国人,并且还是土生土长的滨海人。

在滨海的年轻一代里,他谈不上优秀,甚至还很渺小,但他为人却很正直,不敢说是一表人才,起码也是个奋斗青年。

祝老虎摸着自己的青皮头,冷笑道:“我为什么不敢?在海滨还没有我祝老虎不敢干的事呢?我告诉你季凡,我大哥说了,就给你三天的时间,让你赶紧把店面腾出来,要不然…小心你的脑袋!”

季凡气的脸色通红,手都有点哆嗦了,咬牙切齿道:“祝老虎,你别欺人太甚了,兔子急了还能咬人呢。”

“兔子?季凡,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你们季家在滨海只是个不入流的角色,我大哥要捏死你,就跟捏死一只臭虫一样,不对,你甚至连臭虫都不如,哈哈…”祝老虎伸手掐着季凡的脸,一直邪笑,压根就没把这个乳臭未干的青年放在眼里。

“混账!”

季凡忍无可忍了,他激起愤怒,一拳砸在了祝老虎的脸上。

可祝老虎的体格确实比较强悍,这一拳下去他仅仅只是歪了一下头而已,脸上甚至连一点变化都没有。

可季凡这一拳下去,却是彻底激怒了祝老虎。

“你个小杂种敢打我?”

祝老虎摸了摸被打的脸,咬牙冷笑道:“真是找死,给我废了他!”

他一声令下,旁边一个小弟举起手里的镐把子,奔着季凡的脑袋顺势就砸了下来。

由于距离比较近,再加上对方出手太快,季凡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他根本就没有能力躲开,只好眼睛一闭,本能的举起胳膊。

可他抱着脑袋足足等了几秒钟,那镐把子也没砸下来。

等他抬起头的时候,这才看到一个戴着鸭舌帽,穿的跟民工一样的年轻男子正站在他旁边。

他手里抓着对方的镐把子,眼神如刀一般,看向了祝老虎。

第五章

季禾宫料理店门口,正停着一辆奥迪A6,除了中年司机以外,车后面正坐着一个老者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

老者穿着唐装,满头银发,精气神十足,周身仿佛还笼罩着一股强大的气息,手中正把玩着一对价值不菲的精致核桃。

而坐在他旁边的姑娘大概二十岁出头,脸蛋白皙可人,是标准的瓜子脸,再加上那稳重端庄的气质,让她更显不俗。

这辆奥迪车看似普通,在滨海这种二线大城几乎到处可见,但你要是个明眼人就会发现,这辆车的车牌很特殊,是辆军牌车!

“冰丹,这个人…好像是耶稣的手下!”老者目光凝聚,说话异常沉稳。

“是的爷爷,他叫祝老虎,是耶稣手下的得力干将。最近这一年多,耶稣的势力活动频繁,看来是想打乱这三足鼎立的格局。”

杨冰丹隔着车窗户,望向餐厅低声道。别看她年纪不大,但却对滨海的各路势力了如指掌,而且对于一个女孩来说,要想在上层摸爬滚打,不光要有家庭背景,更要有一个精明的头脑,这也让她深受唐装老者的喜爱。

所以唐装老者每天清晨习武都要带着她,一方面让她也跟着练练,另一方面则是培养她成为接班人。

唐装老者冷哼一声:“哼!耶稣?还不是仗着有木家人在背后给他撑腰?这群跑江湖的,都是上不了台面的狗肉罢了。”

“爷爷说的是,他们再跳,也始终只能在地下活动,就算要洗白,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彻底划清界限的。”

杨冰丹微微点头,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嘲讽,在她来看,混社会的混子都是最末流的人,根本不值一提。

“老爷子,这耶稣大小也算是滨海社会上的一个人物,可他为啥要为难一个开料理店的人?”

周强胜不明所以的回头问道,他是唐装老者的司机兼保镖,也是现任北方军区侦察兵的佼佼者,更是整个军区的格斗高手,每次全军区单兵作战大比武,他都是铁定的前三甲。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季禾宫?没听说过老板是谁啊?”

唐装老者微微皱眉,以他对滨海的了解,但凡只要是上层人士,他基本上都能叫出名字来,可这个季禾宫,他压根都没听说过。

“不管为什么,这家店的老板算是倒霉了,要是后面没人给他撑腰,他这店就甭想再开下去了。”

杨冰丹说到这时候,刚好看到季凡一拳打在了祝老虎的脸上。

她无奈的叹口气,仿佛已经想到了结局一般:“哎!这年轻人太冲动啊,明知不可能,又何必把事情弄的更糟!”

三个人在门口看的很清楚,祝老虎因为这一拳已经暴怒了,就在他指使手下要痛打季凡的时候,洪峰的突然出现,让唐装老者和周强胜都一声惊叹,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咦?这个人是谁?从哪冒出来的?”

杨冰丹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她的目光几乎就没离开过餐厅。至于祝老虎和季凡周围的人,她也看的很清楚,她很清楚这个人之前并没有在餐厅里出现过。

“老爷子,这个人有点不一般啊?”

周强胜目光紧缩,他刚才在外面就注意到洪峰了,可洪峰距离餐厅内足有十几二十米远,不可能这么快就跑到里面。

“确实不一般!”

唐装老者习武多年,眼神要比年轻人还锐利,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看清这个人是如何进去的,勉强只是看到一丝影像,在眼前是一闪而过。

“爷爷,胜哥,你们俩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啊?什么不一般啊,我看是不知死活罢了,一个农民工,还非要逞英雄,哼!”

杨冰丹哼了一声,她伴随唐装老者习武也有十年之久了,而且最近这两年她还受高人指点,学到了一些真本事,武艺更是突飞猛进,普通的武者已经绝非她对手了。

唐装老者盯着餐厅轻轻摇头:“冰丹啊,这次你可要看走眼了,这个人绝对不一般,气场很强大啊!”

杨冰丹轻笑道:“气场?哪里来的气场?爷爷你又在开玩笑了。这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他肯定以为对方只是来吓唬吓唬他们,要是让他知道祝老虎的来历,别说插手了,想必早就抱头鼠窜的跑了。”

杨冰丹心里冷笑,先不说对方这几十号人马,单说祝老虎这一个人就够这臭小子喝一壶的了。

而且祝老虎可是号称耶稣手下的第一战将,一双拳头跟铁一样,三年前还拿过滨海地下黑拳的霸主,这等人物,岂是他一个小小打工仔能得罪的?说他不知死活都是客气了,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冰丹说的也对,可能是我们多心了。老爷子,咱们该回去了!”

周强胜不以为然,他顶多认为洪峰只是跑的速度快一点,或者说趁着他们走神的时候偷偷溜了进去,身为特种兵的佼佼者,又怎会把普通人放在眼里呢?别说是洪峰了,就算是祝老三,他一只手都能轻易拿下。

而唐装老者却眯起了眼睛,淡淡道:“不急,先等一下。”

他很想看看,这个如此普通的年轻人,到底哪来的自信,竟敢出来阻拦祝老虎。

……

餐厅内,洪峰的突然出现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甚至没人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仿佛从天而降一般。

不过,在滨海市混社会的,胆敢阻拦祝老虎的人屈指可数,尤其还是一个看起来这么窝囊的年轻人,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可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青年,却很轻松的一只手就抓住了镐把子,任凭祝老虎的小弟怎么用力,也没能把镐把子给抽出来。

祝老虎手下的小弟,不敢说是久经沙场,但起码也是好战份子,力大凶猛得很。

可现在倒好,他身边最得力的手下刀仔,却被一个不入流的角色给拦住了,任凭刀仔用尽全力也没能让对方动弹分毫,那镐把子就这么牢牢的被对方给固定住了。

“哪冒出来的狗东西?居然敢拦我,真是找死!”

刀仔一看自己在老大面前丢脸了,当下他本能的想用力把镐把子给抽回来。

可他反复试了几次,居然一点用都没有,这一下他脸面挂不住了,伸手直接向后腰摸去,就准备掏出匕首扎了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农民工。

然而,就在他刚要把匕首掏出来的时候,令得在场所有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咔嚓!

洪峰仅用一只手,就硬生生的把镐把子给掰断了。

那镐把子可是比实木的棒球棍还硬实,一镐把子下去钢筋都能给砸弯了,但现在,竟然直接被洪峰一只手就掰断了?

祝老虎面色凝重,用异样的目光,开始打量起了洪峰。

站在旁边的季凡也一脸震惊,没想到这个人还真有点本事,可再一看祝老虎他们这一群人时,他顿时也就泄气了。

这个人就算有点小本事,可还能强过祝老虎吗?那可是黑道上赫赫有名的金牌打手啊。

他现在的第一想法,就是赶紧把场面控制住,可别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了这个好心人。不过他总有一种错觉,这个陌生的年轻人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可他确信两个人并不认识。

“小子,你别以为自己有点蛮力就可以嚣张,你知道咱们是什么人吗?得罪了咱们,我能让你在滨海彻底消失。”

刀仔毕竟是跑江湖混社会的,大小场面也见过不少,要是被对方一个动作就给吓住了,那他也不用出来混了。

而且今天兄弟这么多,并且还有他大哥祝老虎坐镇,他自然底气十足,就算你有点蛮力,你还能一个人把咱们这几十号人全放倒?

不过就在这时,洪峰说话了。

他的语气带着不屑,双目更是森冷的很。

“趁我还没发火之前,滚!”

第六章

季禾宫外,奥迪车里,当唐装老者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面色很快凝重了下来。

“看来这个人…还有那么一点本事。”

周强胜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对这个穿着普通,毫无气势的年轻人也提起了点兴趣。但对于他来说,单手掰断镐把子也不是啥难事。

“是有点意思!”唐装老者把玩着核桃,一双慧眼好似看穿了什么。

唯独只有杨冰丹冷哼一声:“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就是有点蛮力吗?这种手法很多人都能,待会祝老虎发威,我看他拿什么招架。哼!这蛮力也就吓唬吓唬外行还行。”

杨冰丹并未真正将洪峰放在眼里,毕竟对于她而言,这种硬生生掰断镐把的力量虽然不差,一般人肯定是办不到的,但在真正的强者眼中,这就是个入门级的手段,初学者的能量罢了。

……

洪峰不是一个爱多管闲事的人,按理说这是外人的纠纷,他无权干涉。

但季凡并不是外人,相反还是一个他熟悉了很久的故人。这是他高中时期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曾经跟他一起喝过酒,打过架,甚至还一起追过女孩子。

洪峰的初恋女友夏岚,就是季凡当初喜欢的女孩,只不过最后夏岚选择了洪峰,但两个人的关系并没有因此而发生太大的变化,来往依旧慎密。

早在七年前,童杰的信南集团受到木家和孙家多种势力的围攻下几近崩塌时,不少洪峰的同学都开始像躲瘟疫一样离他远远的。

而与此同时,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段,洪峰的父亲高卫国也被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强行拉下马,直接从分局副局长被免职,最后直接交由检察院立案侦查。

洪峰的父亲为人正直,做官一向坦坦荡荡,但这种可怕的力量却导致他没有任何翻身的余地,种种诬陷和栽赃陷害也随之而来,很快他父亲的案子就被板上钉钉,以贪赃枉法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童杰也因此深受打击,信南集团瞬间崩塌。

洪峰当时彻底傻眼,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发生,却没有任何办法去阻拦。

那段时间他醉生梦死,成天饮酒度日,往日的意气风发早就不见了,活着的只是一具行尸走肉。

正是在那段时间,季凡一直陪着他,始终在他身边安慰他,并且季家还暗中帮助过童杰,但季家终归不是大户人家,这种帮助几乎微乎其微,虽然解决不了问题,但也正因为如此,洪峰才一直记着他的恩情。

一直到他被追杀的那段时间,季凡才不敢再与他走的太近,这也是人之常情,但随着他的死讯传出,季凡却一直在帮他照顾夏岚,不管是处于朋友的友谊,还是处于当初的喜欢,季凡始终只是站在朋友的角度,并没有过分的跨越雷池一步……

“你敢骂我?”

刀仔额头上的青筋都蹦出来了,要不是看洪峰的力量比他强悍,他早就出手暴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了。

“骂你又怎样?你再废话一句,我就要你狗命!”

洪峰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目光甚至连看都没看他,而是俯视着眼前的祝老虎,仿佛再看一个死人一般。

“找死…”

“住手!”

刀仔刚要发飙时,祝老虎一抬手就给他拦住了。

“这位兄弟,你是混哪的啊?在下祝老虎,敢问你是谁?”

祝老虎认为自己在滨海的名号还是比较响亮的,虽然这青年有点小本事,但只要不是个缺心眼,听到他的名号肯定得被吓破胆,这可是威震地下世界的金牌打手,耶稣的头号战将,谁敢轻易得罪,简直是厕所里点灯,找死!

“我是谁?”

洪峰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呵呵…我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哗......”

这句话一说出来,不光让祝老虎愣住了,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无奈了,甚至旁边有不少服务生都猛拍额头了,这人要是脑子不好使,还真就容易惹出大事。

不少人甚至都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他,心知这小子死定了,胆敢跟祝老虎这么说话,要是还能活过今天,那都算他命大了。

“我靠,这小子脑子是不是烧坏了啊?居然敢说这种话!”

“我说小子,知道死字怎么写吗?这可是我们虎哥,我看你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祝老虎的手下全都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他,尤其是刀仔,当场就笑了出来,祝老虎三年前可是滨海地下世界的拳王,一双铁拳打偏拳坛无敌手,有多少好拳手都接不住他一拳的力量,更别说你一个无名鼠辈了。

季凡此刻也闭上了眼睛,心猛的就沉了下去,如果洪峰不说这句话,他还有几分把握把洪峰给拽出这个泥潭,可现在说啥都晚了。

祝老虎的脾气他了解,胆敢挑衅祝老虎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好下场,之前他也是因为气愤过头才出了拳,你要是让他跟祝老虎叫板死磕,给他三个胆子他都不敢。

祝老虎楞了几秒钟,突然大笑出声:“哈哈…我不敢得罪的人?小子,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在滨海,除了我大哥耶稣以外,还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

他说到这的时候,伸手指着洪峰咬牙道:“臭小子,你今天一心求死,那老子就成全你!”

“等一下虎哥,这事是因我而起,他只是个路过的与他无关,求你放他一马,有事冲我来就是了。”

季凡忍不住了,不管咋说,这个年轻人都是为了帮自己,现在让他身陷危险,自己理应出来帮忙解围才是,只是不知道这祝老虎能不能就此善罢甘休。

但谁都没有发现,当祝老虎报出耶稣名号的时候,洪峰的眼神变的无比阴冷,甚至是闪烁着寒光。

祝老虎微微眯起眼睛,冷哼一声道:“季凡,你的事情咱们稍后再算,现在是我跟他之间的恩怨,他胆敢挑衅我,就得为此付出代价,我也不为难他,他不是手欠嘴欠吗?那我就打掉他满嘴的牙,再打断他的双手就行了。”

洪峰依旧面无表情,可季凡却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他一咬牙,一步迈出挡在洪峰跟前:“这位先生,你快走吧,祝老虎这人你惹不起。现在我自身都难保,你趁机赶紧从后门跑。”

“你不用担心,有我在,谁也伤不了你。”

洪峰淡淡的说完,季凡的脑袋立马都大了。

这人咋这么不听劝呢?你这不是等着送死吗?那祝老虎一拳就能打爆你这小体格,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强出头,你以为这是玩游戏呢啊?

他本想好心再劝说两句,可洪峰根本就不给他机会,一把将他拉到了旁边:“别说了,我想走他也不会同意的!”

“没错,你今天走不了了!”

祝老虎甩了甩拳头,手指关节按的嘎嘎响,一脸的邪笑道:“小子,别说我人多欺负你,爷今天一个人陪你玩玩,让你长长见识,免得你下回再不长眼,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受死吧!”

祝老虎话音刚放,一拳重击就砸了过去。

他的拳头跟沙包一样大,挥起的那一瞬间甚至都带着拳风。这一拳要是打结实了,洪峰就是不死,也得重伤倒地啊。

祝老虎的小弟们都在得意的大笑,知道自己老大这一拳下去,就算是碗口粗细的小树都能打断,而这小子活该找死,那就怨不得别人了。

而季凡和旁边的服务生干脆都不忍心看了,心中叹息不已,知道洪峰的下场一定好不到哪去了。

‘啪!’

然而就在这时,洪峰却不躲不闪,很轻松的伸出左手,一把就抓住了祝老虎砸来的拳头。

“嗯?”

祝老虎瞬间一愣,不免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他的拳速有多快,其他人可能不太了解,但他自己却再清楚不过了,他这一拳虽然没用十分力,但也有六七分的力量。

拳速自然也没得说,就算在当今的滨海市地下拳坛上,能打出这一拳力量的拳手都是极少数人,这一拳下去足以轻松砸断石板,砸在人身上断骨更是如刀切豆腐一般。

可就是这么恐怖的一拳,却轻松的被洪峰给单手接住了,并且连一步都没后退,稳稳当当的就给化解了,看上去还如此的随意。

这一下餐厅内的所有人都大跌眼镜了,祝老虎身边的小弟更是不敢相信,自己大哥可是号称金牌打手啊,怎么这一拳下去跟挠痒痒一样,居然被这个如民工一样的小子给单手握住了,这是开玩笑呢吧?简直让人无法相信。

祝老虎赶忙收回拳头,他瞪着猩红的眼睛喝道:“有两下子啊,难怪那么嚣张呢。看来…不给你玩点真格的是不行了,小子,上一个惹恼我的人,你知道是什么下场吗?他被我打断了四肢扔到东海喂鲨鱼去了。”

“说话完了吗?该我出手了吧。”

洪峰身形一闪,直接就站在了祝老虎的跟前,祝老虎顿时一愣,他本能的想出拳打过去,可他速度还是慢了半拍,就见洪峰很随意的一击寸拳打在他胸口上。

‘咣!啪嚓…’

祝老虎整个人仿佛被卡车撞了一样,在所有人不敢相信的眼神中,猛然倒飞了出去。

他撞碎了餐厅外的玻璃,飞出去十几米后轰然砸在了一辆黑色奥迪车的面前,顿时不知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