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傲世狂龙西装暴徒(免费阅读完整版)

来源:ysg|小说:傲世狂龙|时间:2020-06-28 10:02:59|作者:西装暴徒

傲世狂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西装暴徒刻画的主角人物出场了。傲世狂龙小说全文分享,傲世狂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傲世狂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枪林弹雨中归来,赵东成为了高档小区的夜班保安。他原本只想过平凡的生活,奈何那一晚送宿醉的女业主回家,平凡的生活再起波澜……既然不能随波逐流,那就只能覆海移山,潜龙升天!

傲世狂龙赵东苏菲

傲世狂龙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赵东,这个她从来没有放在心上,甚至根本就没有指望过的男人。

偏偏以一种霸道,又不讲道理的方式,瞬间将她拉出了舆论的漩涡!

众目睽睽之下,当众掌掴夏家的大小姐?

亏他想得出来!

痛快倒是痛快,也止住了众人的议论和事态的进一步扩展。

可接下来该怎么办,难道他做事从来就不考虑后果嘛?

她甚至怀疑,赵东今天能不能顺利离开这里!

至于魏东明,神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

他喜欢苏菲不假,当年两人定亲之时魏家刚刚起步,一切都要仰仗苏家,当时的这门婚事对他来说算是高攀。

忍气吞声十二年,为的就是一朝扬眉吐气,将之前遭受的所有白眼都还给苏家。

让曾经看不起自己的苏家大小姐,主动褪去衣衫,在自己的身下婉转婉承吟。

结果没成想,他等了十二年,却等来了一顶绿帽子!

估计不出半天,他就会成为整个天州的笑柄。

夏如雪也刚从震惊中回过神,“你……是你?你他妈就是苏菲的那个姘头……”

赵东甩了甩手腕,“如果你父母没有教育你什么叫做礼貌,我可以再免费给你上一课!”

夏如雪说话带了哭腔,“你……你个下三滥的臭保安……竟然……竟然敢打我?”

作为夏家千金,从小到大还没有被人动过一根手指,这种无地自容的感觉,简直比死还让她难受!

她指着不远处的保镖喝道:“你们……你们这群废物,还愣着干什么?给我弄死他!”

魏东明脸色微变,“如雪,够了,你不要闹了!”

夏如雪争辩,“魏哥哥,我说的……”

魏东明狠狠瞪了她一眼,“你听不懂我的话?”

他以前不拒绝,甚至放纵夏如雪的追求,无外乎想要借住夏家的势力,顺便给苏家一点压力罢了。

可眼下,他却恨不得这个蠢女人立马去死!

不管她手上的证据是真是假,固然让苏菲颜面扫地,何尝又不是把他魏东明的脸面放在地上踩?

他换了一副面孔,温和道:“昨天晚上这件事我是知道的,当时我也在小菲家里,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夏如雪一副惊诧的表情,“你说什么?魏哥哥,你也在?”

“没错。”

夏如雪不甘心,“可是,他刚才亲口承认……”

“你听错了!”

魏东明转过头,眼神中闪过一抹警告。

夏如雪死死咬住嘴唇,不敢再提这事。

苏菲就站在一旁,只当是看了一场闹剧。

她了解魏东明的性格,以他的城府,是断然不会承认这种事。

这也是她今天敢来参加订婚宴的底气。

至于风波过后该如何处理?

她暂时没想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赵东全程被人晾在一边,他甚至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实在不行就带着苏菲私奔。

结果没成想,事情根本没有按照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

风波过去,宴会继续,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一般。

要不是夏如雪那边不时投来的怨毒目光,他几乎都要怀疑,刚才是不是做了一场梦?

“你跟我过来。”

苏菲撂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魏东明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眼底的阴霾一扫而过!

贱人!

来到视线的转角,她从包里掏出准备的一张支票递了过去。

赵东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什么意思?”

苏菲见他接过眼前的支票,眼中的厌恶更加浓郁,“这里面是一百万,拿着钱离开天州,永远不要在我眼前出现!”

赵东好笑的问,“我为什么要走?”

苏菲冷笑说,“昨晚的事,只要你还在天州,就会有人继续追究下去!”

赵东反问,“那如果我不走呢?”

“你还不知足?一百万,就算你留下来干一辈子保安,也赚不到这么多钱!”

苏菲厌恶到了极点,虽然昨晚错在自己,可他难道就没有将错就错的想法?

小区里的那些保安有什么龌龊心思,她不是不知道。

像赵东这种人,整天与他们为伍,也不过是一丘之貉罢了。

如今财色兼收,恐怕他做梦都会笑醒吧?

苏菲想到此处,就更加觉着恶心,连带看向赵东的目光都充满了鄙夷和轻蔑。

赵东对她的目光视若无睹,“呦呵,一百万?还真的不少啊。”

说着话,他从口袋里掏出半包烟。

火光闪过。

他深吸一口才问道:“难道在你眼里,我就值这些?”

“你如果以为,留在天州就可以要挟我,就可以得到更多钱?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钱只有这么多,要不要随你!”

苏菲的耐心快要磨没了,她不喜欢跟贪得无厌的无赖打交道。

赵东把支票撕成了纸屑,“钱我是不会要的,至于什么时候离天州,这就不用你操心了。”

他想想就一阵好笑。

刚刚竟然打算为了苏菲去跟魏家的人拼命?

就算真的为她拼了命,这女人难道就会领情?

要不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像他这种小保安,苏女神恐怕连正眼都不会瞧一眼!

苏菲错愕了一阵才开口问,“你去哪?”

“你放心,我不会打扰你跟魏公子的好事,这就走!”

……

赵东从后门离开了云顶庄园,整整一个下午看不见人影,估计孙胖子又要扣他的工资了。

想想刚刚撕碎的那一张支票,他现在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妈的!

傻子一个!

没事装什么潇洒?

犯得着跟钱过不去么?

赵东站在路边等了半天,接连抽了三根烟,一辆出租车也没看见。

偶尔能看见几辆私家车,也根本不理会他的招手。

赵东看了看身上的保安制服,随即想明白了。

能住在这种地方的都是有钱人,估计也没谁会坐出租车。

至于那些有钱人,又怎么会让他一个小保安上车?

赵东转身下山,他宁愿走上几个小时,也不想再回去看苏菲的脸色。

刚走几步,一辆面包车开了过来。

不等他招手,这辆车主动在面前刹停。

副驾驶走下来一个大汉,身体很壮,穿着黑背心,留着寸头。

最关键是他脸上的那道刀疤。

面相很凶,属于不用说话就能吓哭小孩那种。

“你就是赵东?”他斜着眼睛问。

见赵东点头,他这才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面包车的滑门打开,又跳下来五个壮汉,一个个孔武有力,一看就是练家子。

赵东叼着烟说,“你是谁?”

“我是你爸爸,来教训你个狗儿子!”

男人一挥手,几个打手冲了过来。

赵东气乐了,刚刚才被苏菲冷嘲热讽的一番奚落,如今又被人当面给骂了。

心里的那点不痛快,瞬间就爆发出来!

冷笑的同时,他一脚就踹了出去。

那个最先冲上来的混混没闪开,小腹挨了一脚。

赵东这一脚力道不小,他整个人贴地滑了出去。

等他站起身,嘴皮子磨破了,门牙掉了几颗,嘴里也全都是血。

赵东见状咧嘴一笑,痛快!

刀疤男将烟头一摔,“抄家伙!”

立马有人跑去打开后备箱,蛇皮口袋扔下,里面全都是钢管、木棍,还有砍刀。

赵东捏着拳头,迎着几个混混的棍棒就走了上去。

这些混混也都不是善茬,手里的家伙一个劲的往要害招呼,显然是带着杀心!

赵东硬抗了几下,趁机抢过一根短棍,反手就撂倒了一个,同时后背也挨了一刀,火辣辣的疼!

剩下的几个混混齐齐围上,结果赵东手里的那根短棍就像是长了眼睛。

每次出手,必然伴随着一声惨叫!

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撂倒了一片。

刀疤男骂道:“妈的,一群废物,都给老子闪开!”

说着话,他手里的家伙抡圆砸了下去!

赵东挥手横档,没成想刀疤男力道不小。

手里的木棍吃不住这股力道,应声断裂!

赵东咬牙忍住这股疼痛,一拳捶在刀疤男小腹。

刀疤男的定力显然不行,疼的他脸都绿了,手里的铁棍跌落在地,摔得“叮当”响。

不等他弯腰去捡,已经被赵东一脚踹开!

赵东上前几步,踩着他的胸口问,“说吧,谁让你来的?”

问出这句话的同时,赵东的心里已经有了几个人选。

魏东明,夏如雪?

又或者苏菲!

“你爷爷让我来的!”

刀疤男喉咙作响,一口浓痰飞了过来。

赵东侧头闪过,“你麻痹的!跟老子装好汉是吧?我让你装!”

话落,他抓着手里的半截木棍狠狠刺了过去!

扑哧!

刀疤男就感觉脖子一凉,扭头一看,魂都差点吓飞了。

半截木棍好歹也有手臂长短,竟然被深深插进了土里。

这得是多大的力道?

再加上脖子被木刺划开一道口子,鲜血哗哗哗的往外淌。

刀疤男再次对上赵东的目光,差点没吓尿,要不是刀头舔过血,绝对不会拥有这么可怕的眼神!

他已经怂了,可是一帮小弟在旁边看着,又不能太没出息。

就等着赵东给个台阶,然后顺坡下驴。

赵东不以为然,将他一只手掌踩在脚下,另外半截木棍作势就要刺下去。

刀疤男秒怂,“别……别……大哥!我认栽!”

这一棍子要是落下来,手掌绝对要被刺穿。

他就指着这身力气混饭吃,要是以后拿不稳家伙,还有谁怕他?

赵东也没难为他,“少废话,到底是谁?”

这帮家伙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说不上什么深仇大恨,难为他们也没什么意思。

再说真要把人打进医院,说不好还得赔偿医药费。

他现在这点工资,还真的打不起。

“电话是我大哥打来的,雇主是谁我真的不知道。”

刀疤男说着,偷偷看了一眼赵东的脸色。

赵东没表态,从兜里翻出半包红梅,弹出一根叼在嘴里。

那深邃的眼神让人看不透底细。

刀疤男急忙收回视线,喜怒不形于色,这样的家伙最难缠。

他知道今天踢到了铁板,也不敢再耍滑头。

上前几步,从兜里掏出打火机。

趁着点火的功夫,他小声说道:“放话的是魏东明,说是往死里招呼……”

赵东拍了拍他的肩膀,起身就走。

不是下山,而是返回了云顶庄园。

魏东明那个王八蛋竟然敢算计自己?

那可真不好意思,你的好事老子坏定了!

第五章

华灯初上,朦胧的灯光为云顶庄园罩上了一层迷离的光彩。

在场的男女都在各自寻找着猎物。

赵东的去而复返,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他将目光落向草坪中央的舞池,没有看见苏菲,魏东明也不见人影。

目光向上一挑,三楼的窗户映出一道倩影。

直觉告诉他,那一定就是苏菲。

他躲开庄园的保镖,几下就从阳台翻了进去。

借着华尔兹的旋律,听见了房间里传来争吵声。

魏东明关上门,声音霸道无情,“衣服脱了!”

苏菲抱着肩膀说,“东明,你喝多了。”

“我说了,我他妈让你把衣服脱了!”

魏东明吼叫,眼睛也布满了血丝。

苏菲下意识后退,她已经习惯了魏东明的温文尔雅,虽然谈不上喜欢,但也绝对说不上讨厌。

可眼前的这个男人,让她觉着有点陌生。

难道这就是他的真面目?

一朝得势,便小人得志?

魏东明质问,“怎么?那个小保安能看,我这个堂堂的未婚夫却看不得,摸不得?”

“无耻!”

苏菲扭过头,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

堂堂的苏家大小姐,哪怕家道败落,又何曾受过这种屈辱?

“妈的,贱人,装什么清纯?还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苏家大小姐?所有人都要像哈巴狗一样,匍匐在你的脚下?”

魏东明上前拉扯。

苏菲的反抗让他更加窝火,争执间,扬手就甩出去一个巴掌。

啪!

苏菲被打的一个踉跄,跌跌撞撞倒在床上。

魏东明端起红酒杯一口喝掉,一手扯开领带,另一手将酒杯摔碎在地。

或许是因为酒精的缘故,他的脸颊格外殷红。

当他的目光落在床上,连呼吸都变得炙热起来。

苏菲今天穿了一件高开叉的晚礼服,翩若惊鸿的身材没有半点瑕疵,尤其是那条修长美腿的蜿蜒弧线,仿佛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他颤抖着手抓了过去,入手是轻薄的肉色丝袜,手感滑腻,还有些淡淡的温热。

魏东明呼吸急促,他等了十二年,从来没有半分逾越,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刻!

想想眼前这具完美的身体竟然被别的男人捷足先登,他先是一阵疯狂的愤怒。

随后,竟然还有一丝病态的兴奋!

魏东明红着眼睛,上手就撕开了裙子的一角。

苏菲挣扎的坐了起来,甩手打出一个巴掌。

魏东明将她那纤细的手腕攥在手里,语气也更加阴狠,“苏家现在是什么状况你比我清楚,三十个亿我已经准备好了,是你自己脱掉,还是我来帮你脱?你可想好了!”

说完,他将苏菲的手腕慢慢松开。

亲眼看着高高在上的女神一步步滑向堕落的深渊,简直比亲手撕掉她的衣服还要赏心悦目!

就在这时,破窗声响起。

苏菲被冷风一吹,整个人打了一个寒颤。

她扭头一看,却看到一副极具冲击力的画面。

进来的人是赵东,仿佛天神一般从天而降

表情阴沉到极点,眼神也平静到可怕!

“是你?”

魏东明暗恼被人坏了好事,同时也在惊诧,这家伙既然出现在这里,那就说明那些人失手了。

他虽然恼怒到极点,但也不是精虫上脑的蠢货。

能够轻易解决五六个打手的家伙,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魏东明边退边喊,“来人……”

赵东瞥了一眼床头,说是不管这件事,可当他看见苏菲脸上的泪痕以及撕破的裙角,怒气还是不受控制的直冲脑顶。

指节捏的“咯咯”作响,一拳捶向魏东明的面门。

魏东明来不及张嘴,打碎的门牙连同血肉塞住了喉咙,把他后面的话也一同堵在了嘴里。

赵东单手捏住他的下巴,将他整个人提起。

魏东明双脚乱蹬,碎牙连同血肉一起咽下,喉管划破,整个胸腔都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赵东冷笑,对着他的小腹又是几拳捶下,拳拳到肉。

一拳比一拳狠!

魏东明狂喷不止,刚刚咽下的碎牙,连同血沫又吐了出来,还夹着内脏的碎片。

眨眼之间就去掉了半条命!

然后便是一脚飞踹,魏东明应声而飞。

质量考究的实木门被他瞬间轰碎,走廊上一阵鸡飞狗跳!

赵东顾不上擦去脸上的血,扭头看向苏菲,“你没事吧?”

苏菲扭过头,“不用你管!刚才走的那么潇洒,现在你还回来干嘛?”

她嘴上骂的痛快,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掉。

赵东看的心疼,也顾不上那么多,伸出手道:“跟我走。”

苏菲失神的问,“去哪?”

赵东眉头微皱,“去哪都行,先离开这再说。”

“离开?”

苏菲笑的荒唐,目光也直刺人心,“这里是魏家,你刚才扔出去的那个男人,是我的未婚夫!跟你离开?你让我以后怎么办?”

她还有半句话没有问出口,就这么无名无分的跟你走了,我该怎么跟苏家交代?

难道你就真的不怕天下大乱?

赵东认真的说,“以后我养你!”

苏菲愣神,鬼使神差的伸出手。

再想后悔已经来不及,她被赵东一把拽起,再然后就是一件外套披在了身上。

外套很重,披在身上却暖洋洋的,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姓赵的,老子的地方,也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破碎的木门被人一脚踹开。

赵东扭头去看。

外面走进来不少人,前面几个穿着黑西装,一副职业保镖的装扮。

说话的是魏东明,被人扶着走了进来。

他警告的看了苏菲一眼,“想走?去哪啊?”

苏菲愣在原地。

此时此刻的魏东明,脸上全都是血,笑容也显得格外狰狞。

苏菲被他看的浑身一颤,好不容易积聚的勇气瞬间消散。

是啊,她能去哪?

一旦离开了这里,魏家肯定不会承认她的身份。

没有了魏家的支持,苏家恐怕撑不过今天晚上。

到时候众叛亲离,天州还会有她的容身之地么?

赵东看出了她的犹豫,也不催促。

苏菲正想退缩,忽然看见了赵东的后背。

那上面有一道伤口,像是刀伤,半尺长,鲜血淋漓。

她的神经一阵刺痛,下意识问道:“你真的要带我走?不管承担任何后果?”

赵东深吸气,“只要你愿意!”

魏东明看出不对劲,急忙打断道:“苏菲,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一旦出了这个门,苏家的死活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见苏菲犹豫,他恼羞成怒,槽牙也咬的嘎嘣作响。

伸手一指赵东,厉喝道:“先给我弄死他!”

第六章

立马有壮汉挡住门口。

赵东抬头看去,这人将近两米高,一身爆炸性的肌肉,浑身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不用任何人提醒,他也能感觉到那股扑面而来的压力!

壮汉冷笑,“想走?”

赵东缓步往前走去,“滚开!”

壮汉大步跨前,“问过我的拳头再说!”

话音落下,拳头带着呼啸风声砸了过去。

赵东岿然不动,直到拳头临近才有所动作,闪步而上,轻松躲过这一拳。

壮汉掣肘横拉,直直砸下!

赵东顿住身体,抬臂横档,没有丝毫花哨的虚招,硬碰硬抗住!

砰!

这声闷响好像敲在胸口一般!

苏菲听的一阵心惊,没等喘口气,赵东已经借着这个劲道滑退半步。

起脚,一记鞭腿毫无征兆的扫了出去!

这一脚劲道十足,壮汉闪避不及,险些被一脚抽飞,再想近身已经失去先手。

赵东三记勾拳接连砸下,把他死死压向墙角!

魏东明看的心惊肉跳,险些咬碎了槽牙。

他看出来了,这个赵东路子野,拳头硬,一招一式都下足力道,眼看着壮汉撑不了几分钟。

随着他一声冷哼,身后立马又走出两个长相暴戾的打手。

见赵东身手利索,走在前面的打手阴狠冷笑,从腰后摸出一把用报纸裹住的砍刀,撕掉报纸横砍而来,直奔胸口!

看见刀光,苏菲吓得捂住了嘴巴。

赵东不敢大意,脚掌蹬住地面,借助这股冲劲猛地侧身,险险闪开对方的劈砍。

然后单脚为轴,横扫了出去,脚掌带着一股巨大冲劲敲在打手的肘关节!

啪!

一声脆响,打手的胳膊软了下去,脸色也瞬间惨白。

赵东欺身压上,一拳捶在他的喉咙上,同时右手向后一个大力拖拽,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停滞!

轰隆一声爆响!

打手被赵东一记过肩摔扔了出去,砸碎了不远处的一扇落地窗。

这个过肩摔不单华丽,胜在震慑力十足!

后面跟着的那个打手正在愣神,赵东骤然发力,一拳直冲他的面门,瞬间将他废掉!

满场鸦雀无声,见过能打架的,没见过这么能打的,要不是立场不对,恐怕当场就有人叫好!

苏菲也没想到,男人之间的对决会如此纯粹,看的她一阵热血沸腾。

竟然出奇的对这个小保安生出一股别样的感觉。

剩下的几个打手对视了一眼,眼里满是震惊和恐惧。

“我说了,滚开!”

赵东盯着门口一帮蠢蠢欲动的打手,不算高大的背影瞬间变得强势起来。

魏东明早就不知道躲在哪里,一众打手群龙无首,自动分出一条路。

赵东大步走在前面,苏菲亦步亦趋跟在他的身后。

规行矩步的二十年人生,第一次因为一个男人的出现,而变得精彩起来!

……

云顶庄园是魏东明的地盘,赵东不敢有片刻的逗留。

打开车门,将苏菲扶上副驾驶。

等他刚刚坐上车,一把匕首突然从背后伸了过来!

“啊!”

苏菲吓得一声惊呼,刀刃已经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赵东猛地转身,还不等有所动作,就听见了一道阴寒的警告声。

“别动!有人让我给你一个教训,你乖乖听话,她就没事。”

赵东瞥了一眼后视镜,驾驶座的后排藏了一个男人,看不清脸色,不过手里的刀很稳,不像生手。

妈的!

大意了!

魏家的报复,来的还真快啊!

他来不及懊悔,这人身手不弱,自己就算提前发现,也根本来不及反应。

脑袋里思绪急转,手上依旧稳健。

杀手声音阴寒的说,“我知道你身手不错,按照我说的去做,敢乱动我立刻就给她放血!”

作为警告,杀手把手里的刀往下压了压。

刀刃很锋利,苏菲的脖子瞬间就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鲜血沿着刀尖往下滴,染红了苏菲胸前的那片雪白。

杀手一脸享受状,“这么漂亮的女人,就这么死了……多可惜?”

赵东双眼充血,偏偏又无可奈何。

点火,起步,坐下的法拉利很快就融入夜色当中。

……

云顶庄园位于半山腰,山路盘旋,隐约可以看见山脚下的霓虹灯。

见前后无车,杀手压低声音说,“路边停车!”

赵东身体绷紧,脚掌缓缓踩住刹车。

杀手见时机成熟,猛地将苏菲敲晕,手里的匕首也顺势刺向赵东。

听见身后的动静,赵东已经来不及多想,停车就是死!

不等杀手接近,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掌突然紧绷,一脚把油门踩到底!

左手猛打方向,脑袋往后靠去。

同时右手闪电般抓出,准确的扣住杀手手腕!

五年的军旅生涯让他拥有一身出色的搏击技巧和反应力,四个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没有半点迟疑。

见对方发现了自己的意图,杀手那把匕首狠狠挑起,想要一刀割断赵东的大动脉。

可他没想到赵东如此骁勇,不止爆发力强,手劲也很大,自己拿着匕首的手腕被他紧紧扣住,竟然动不得分毫!

杀手也不犹豫,一声冷哼,左手从后面绕了过来,用手臂死死的卡住赵东的脖子,越勒越紧。

狭窄的车里开始了殊死挣扎!

窒息!

大脑缺氧!

不到半分钟,赵东那张脸庞就憋的涨红一片,脑门上蹦出条条血管和青筋,瞳孔扩散,情况危急!

汽车在公路之上歪歪斜斜的扭着,眼看就要翻车。

赵东情急之下瞥见一颗路边的大树,也顾不得那么多,猛打方向盘就撞了过去!

“砰”的一声巨响!

车头被狠狠撞瘪,凹进去一大截,发动机冒着青烟,所有的气囊全部弹开,车里一片狼藉。

赵东撞了一个七荤八素,好在安全带将他拉了回来。

那个杀手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被巨大的冲击力从后排甩了出去,脑袋撞在挡风玻璃上,脸上全是血!

赵东长长喘出一口粗气,劫后余生!

他大口呼吸着空气,来不及庆幸,解开安全带跳下车。

先是检查了一下苏菲状况,然后把人从车上扶了下来。

苏菲揉了揉额头,意识逐渐转醒。

“好疼!”

赵东安慰,“没事了。”

苏菲的状况并不好,他原本想要找人帮忙,可这会根本就没有过路的车。

一侧是悬崖,另一侧的大树随风摇曳,树叶“哗哗”作响,声音阴森。

想起那个杀手,赵东急忙走回去,还有脉搏。

虽然对方口风很严,没有透露出半点有用的信息。

不过幕后的主使却并不难猜测,魏东明!

除了他,别人没有这个必要置他于死地,也没那个本事。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报警,绑架不是简单的罪名,就算不能把魏东明拖下水,最起码也要让他脱层皮!

摸了摸兜,这才想起电话锁在值班室的更衣室里。

苏菲的手机更是不知道丢在哪里。

恰好,一道声音从身后传来,“我也真是疯了,竟然信了你的鬼话!”

危机过去,苏菲有些懊悔刚才的冲动。

眼下虽然暂时摆脱了那桩婚事的烦恼,可接下来怎么办?

魏家的报复让她无力招架!

而且苏家这会恐怕也乱成了一锅粥吧?

现在想想,接受魏东明的求婚也许不是一件坏事。

委屈点算什么?

最起码他还爱着自己,只要愿意放低身段,苏家的困难,他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现在可倒好,进退两难!

赵东原本还想好心安慰她两句,听见这话,立马就黑了脸。

你麻痹的!

这事跟老子有什么关系?

苏菲挑眉问,“你说什么?”

虽然赵东没有出声,但她隐约听见了什么。

赵东加重音量说,“我说,你应该谢谢我才是真的!”

苏菲忍着怒气,“谢你?我落到现在这步田地,还要谢你?”

她从小就是千金小姐,今晚之前,连魏东明在自己面前都是毕恭毕敬,哪里受得了赵东这种性格。

赵东提醒她,“要不是我,你也看不清魏东明的真面目!”

苏菲挖苦道:“魏东明再怎么样,也比你好一万倍!”

赵东没来由的一阵心烦,尤其是被苏菲拿来跟魏东明比较。

人家是堂堂魏氏集团的接班人,身价过百亿。

他呢?

退伍兵一个,转业安置费早就填了医院的窟窿。

就连小区保安的工作都是朝不保夕,拿什么跟魏东明比?

再过几天就是发工资的日子,他现在急需这笔钱。

可这两天出了这么多事,也不知道孙胖子会不会找自己的麻烦。

他越想越心烦,也没看苏菲的脸色,“那你回去找他啊!”

“去就去!”

苏菲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起身就往回走。

刚走了两步,鞋跟断了,脚也崴了。

她揉着脚腕,疼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赵东你个王八蛋,除了欺负我,你还有什么本事?”

赵东暗骂一声傻子,跟一个女人叫什么劲?

他正想上前搀扶,忽然听见车里传来了动静。

“咔咔”两声!

赵东听的头皮发麻,身体也瞬间紧绷。

这声音太熟悉了,那他妈是子弹上膛时,枪栓勾动扳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