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凌少今天追妻成功了吗

《凌少今天追妻成功了吗》(顾小易)(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

来源:zd|小说:凌少今天追妻成功了吗|时间:2020-06-28 09:54:57|作者:顾小易

凌少今天追妻成功了吗任苒凌呈羡by顾小易全文在线阅读免VIP小说在线地址,主人公顾小易的结局如何。凌少今天追妻成功了吗小说章节在线阅读分享,凌少今天追妻成功了吗全文免费试读顾小易小说全文之精品推荐章节:“婚后我们分房睡,各玩各的。”凌呈羡爽快答应。“好。”可还没等他发挥风流本性,传言就一个个砸了过来。“少奶奶在会所聚众玩乐……”“少奶奶夜会前男友被曝光……”男人咬牙切齿将她按在墙上,“各玩各的意思是,你玩我,我玩你!”。。。

凌少今天追妻成功了吗任苒凌呈羡

凌少今天追妻成功了吗 第13章 只有女人才有用

任苒吓了一大跳,他的脸蒙在她身前,尽管隔了一层面料,她还是能感觉到凌呈羡的呼吸又热又烫。

“快走吧。”

凌呈羡自出生起,就习惯了女人的不请自来,他什么时候需要对女人用强过?

尽管他的这根弦已经绷得快爆炸了,但他这点尊严还是有的嘛。

他开始连哄带骗,“你喝一杯酒,我就跟你回去。”

“你不想回去,那就住这吧。”

“你——”

凌呈羡真是难受,偏偏任苒跟个木头似的,他只要能哄得任苒喝了那杯酒,到时候他就能说是她非要巴着他不可的。

“你要是不喝,我就举报你……”

任苒挣扎下,也没法将他的手拉开,“举报吧,要不要我把院长邮箱发你?”

凌呈羡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一手紧搂住她的腰,另一手抬高后拽在任苒的领子上,她双膝一弯被他按进了沙发内。

任苒的目光对上他,这才发现了不对劲,“凌呈羡,你冷静点,你怎么了?”

他听不进去,开始撕扯她的衣服,任苒两手抵在他胸前,“你疯了吗?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我难受。”

任苒腾出一只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你……你不会是被下药了吧?”

“胡说八道!”这种事,打死都不能承认。

凌呈羡就算自制力再惊人,也禁不得这样的折磨和碰触,可任苒也不能让他这般荒唐,这毕竟还是在外面。

但男女力量天生悬殊,他要动强,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任苒手伸出去,指尖摸到了茶几上的一个小酒杯,她趁着凌呈羡不备将它拿在手里。

男人扯开衬衣的最后一粒扣子,俯下身时脑袋上被敲了一击,任苒是眼看着他的额头肿起来的。

“那个……你别冲动啊,我是医生,我能帮你!”

凌呈羡夺过酒杯丢向了远处。

不久后,傅城擎领着个女人走到包厢门口,他刚要敲门,就听到了里面的动静声。

“走走走,没你的事了。”

女人心不甘情不愿地扭头离开,没想到被人捷足先登了。

这是任苒第二次被狗咬,而且咬得不轻,咬得几乎遍体鳞伤那种。

凌呈羡这会是清醒了,嘴巴里干的厉害,想要喝口水,但桌上的饮料和酒他是一口都不敢碰了。

任苒勉强坐起身,凌呈羡弯腰捡起一件上衣递给她。

她又气又恼,“四少出来玩,都不带个女伴吗?”

凌呈羡摸着额头上的伤口,“你是想要我的命吗?”

她赶紧穿好衣服就要离开,凌呈羡抬了下眼帘,一把拿起外套跟过去。

他一边系着扣子一边加快脚步,任苒打开门,嘴里不由说道,“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流氓,禽兽,无耻——”

门口整整齐齐站满了两排人,见到她这么冲出来,傅城擎的笑那是一言难尽啊。

谁都知道刚才在里面发生了什么,傅城擎似笑非笑地帮着任苒说话。“对对对,他无耻,他禽兽……”

任苒脸色铁青,从没丢过这样的脸,她和这些人不是一个圈子的,在他们看来这种事可能是再正常不过了,但她还没大方到能让别人随口议论。

除了凌呈羡的发小,别人并不知道任苒的身份。

有个女人干脆掏出了手机,“我今儿可是跟着看了出好戏啊……”

手机几乎要举到任苒的面前,她伸手就给拍掉了。

“干什么啊!”女人不悦地扬声,“装什么清高,你看看你的衣服,领口都被扯坏了。”

她弯腰捡起手机,照相模式打开着,她这会干脆直接站到任苒面前,“我就拍你了,你能拿我怎样?”

任苒刚要发作,眼前却蒙了层黑,凌呈羡将西装外套兜在了她头上。

他手臂自然地环住任苒的肩膀,她身子一侧,让他的手落了个空。

凌呈羡面无表情地盯着那个女人,“谁带你来的?”

傅城擎朝她使个眼色,示意她闭嘴,凌呈羡将兜在任苒脑袋上的西服整理了下,“我没记错的话,包厢里有监控。”

“是……”傅城擎接过话,“放心,会删的干干净净。”

任苒这下也没脸将衣服拿开,凌呈羡交代完这事后,拥着她离开。

上了车,任苒还躲在那件外套里,凌呈羡看不过去,一把将衣服掀开。

“我跟你是堂堂正正领了证的,又不是偷情。”

她差点忘记同事们应该还在等她,任苒只能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说家里有急事不得不走了。

凌呈羡看不清楚她打了什么字,“你跟谁一起去的贵人唐?”

“同事。”

“男同事?”

任苒淡淡回道,“也有。”

凌呈羡话里不阴不阳的,“妇产科的男同事,厉害。”

这就是外人对她们这个科室最深的偏见,任苒习以为常,不想和他争辩。

回到清上园,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卧室,凌呈羡身上黏黏糊糊,他一边解着扣子一边冲任苒道,“你先去洗吧。”

任苒满脸警觉,“你先去。”

男人没说什么,转身就进了浴室。

没过多久,水声戛然而止,凌呈羡将浴室门轻拉开条缝,“帮我拿下换洗的衣物。”

这人还真是被伺候习惯了,任苒进了更衣室,随手拿了条凌呈羡的内裤,又拿了套睡衣。

她走到浴室门口,轻敲下门。

“进来吧。”

任苒将门拉开些,直接将衣服丢了进去。

凌呈羡还从未被人嫌弃过,他弯腰捡起睡衣,也没直接穿上,他径自拉开了浴室门走出去。

任苒听到动静声,寻思着衣服这么快就穿好了?她下意识扭头,一张脸瞬间爆红,“你!你干什么!”

“我怎么了?我在自己家里,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

任苒赶紧别过视线,凌呈羡走到了床边,将衣服往身上套。

瞧瞧她面色紧张的样子,防他跟防狼一样,凌呈羡光着上半身,手掌在颈后摩挲,“你说这药是不是后劲十足?我觉得我身体这会还热乎乎的,好像又有感觉了。”

任苒如临大敌,“现在去医院还来得及。”

“不行,”凌呈羡脚步朝任苒走过去,“这药无药可解,只有女人才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