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逍遥神医(我爱吃海椒小说)精彩章节-《逍遥神医》我爱吃海椒小说

来源:ysg|小说:逍遥神医|时间:2020-06-28 09:53:19|作者:我爱吃海椒

逍遥神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作者我爱吃海椒刻画的主角人物出场了。逍遥神医小说全文分享,逍遥神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中让小编和你一起进入主人公的世界。逍遥神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入口:上班第一天就和23岁的霸道女总裁发生了关系,她发誓要不择手段要把我拴在身边。为了挽回一个男人的尊严,我拼了!

逍遥神医李锋沐沧澜

逍遥神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四章

“有人害我,到底是谁?不行,不管是谁,必须先保护好自己。”

她站起来,死死摇晃了下脑袋,还是觉得很晕,只能用力掐了下大腿,接着那刺痛的清醒,她辨别了下方向,朝洗手间走去。

“这女人怎么回事,酒量不行偏要喝酒。”

李锋一直在远处看着沐沧澜,然后就看到王超和马杰从楼上走了下来,跟着沐沧澜去了洗手间的方向。

“呼--”

洗手台,沐沧澜将脸从冷水里抬起来,吐出一口气,昏沉的意识没有一点清醒,她只能反复的把脸埋进水里,用冰凉的水刺激自己的意识。

含有高浓度酒精的烈性伏特加,根本不可能这么简单就去除醉意,沐沧澜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软,已经快要站不住,只能勉力趴在洗手台上。

“谁来救救我,我可能真的走不出去了。”

就在沐沧澜心里焦急的时候,王超和马杰来到了她身后。

“嘿嘿,这女人还挺警觉,不过没有用。”

听到声音,沐沧澜心里一沉,扭过头瞪着两人,她并不认识楚枫身边这两个保镖。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惶恐的情绪越发刺激了醉意,沐沧澜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只模糊看到面前的两个男人一脸冷笑对自己伸出手。

砰砰!

两声闷响,王超和马杰软软倒在地上。

“李,李--”

沐沧澜惊骇的张了张嘴,仅剩的一点意识终于被吞噬。

……

“咦,那女人不是被楚少看上的女人吗,怎么被另一个男人带走了?”

看到一个陌生男人背着沐沧澜走出去,阿彪皱起了眉。

“黑皮,你带上两个兄弟跟上去看看,别打草惊蛇。”

挥了挥手,只让小弟跟上去盯梢,却没阻拦。

阿彪是个聪明人,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道理他懂,在没搞清楚李锋底细前,他不会为了巴结楚子寒而出手。

他看了眼洗手间的方向,想了想,带着几个小弟走过去。

洗手台上,昏迷不醒的王超和马杰被人随意扔在上面,脑袋恰好埋进洗手池里,里面不断放着水,他们的脑袋被水淹没。

长时间和空气断绝,两人脸色已经青紫一片。

嘶!

阿彪倒吸凉气,好狠辣的手段,如果他再晚来一步,两人恐怕得窒息而死,眼前浮现起刚才那个男人的背影,阿彪心里有恨又怕。

王超和马杰是楚子寒的狗腿子保镖,如果死在这里,楚子寒一定不会放过他。

怕的是王超和马杰都是专业武校毕业的,伸手很不错,寻常三五个小混混不是他们的对手,那个男人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解决两个人,一定是个高手!

阿彪决定把这件事烂在肚子里。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他们抬下来!”

见小弟还愣着,阿彪顺手就是一巴掌。

王超和马杰很快醒了过来,张大嘴大口喘气。

“阿彪,你看到那个偷袭我们的人是谁没有!妈的,要让老子知道他是谁,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王超怒不可遏的痛骂。

“我也不知道,我带兄弟们进来,就只看到你们。”阿彪说道。

“哼,废物!你干什么吃的,这可是你的场子。”王超不屑的骂了一句,也没再问。

阿彪不说话,心里暗暗冷笑,我是废物,我废物至少没让人打昏了扔洗手池里差点死掉。

马杰也很愤怒,但他想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脸色一下惨白。

“糟了,沐沧澜那女人不见了,我们回去怎么跟楚少交代!”

王超一听,顿时面无人色,一下跳起来。

“阿彪你个废物,你还不快去找!”

说着就想打对方一巴掌。

啪!

阿彪伸手捏住他的手腕,人畜无害的笑容隐匿,目光变得阴冷。

“王超,我阿彪虽然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混混,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跳到老子头上拉屎!”

说完一把摔开他的手。

王超看着手腕上的淤青,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怨毒的看了眼对方,没说话。

马杰已经打电话向楚子寒汇报。

“她被下了药后让人带走的?”楚子寒阴冷的声音传来。

“是。”

“你们连什么人出手都没看到?”

“对,对方在背后偷袭的我们。”

“废物!你们干什么吃的--!”

楚子寒暴跳如雷,一口气砸了几瓶酒,才稍稍冷静了一些。

“告诉阿彪,让他无论如何,一定要给我找到沐沧澜和那家伙。还有你们两个,也给老子去找!沐沧澜要是被人救走还好,如果是别人截了老子的胡,把沐沧澜给上了,那你们就永远别回来!”

王超两人浑身发抖,永远别回来,那就是让他们去死!

阿彪也心里一寒,楚少的阴狠毒辣在秦城是出了名的,他就算不想趟这滩浑水也不行了。

想到那个男人对付王超马杰的阴狠手段,他又是一阵头疼。

一处破旧小区三楼的房间里,李锋把昏迷不醒的沐沧澜放在床上,抹了一把汗,盯着对方发呆。

他来秦城之前,就已经下了决心,不能随意暴露自己的实力,更不能再伤人杀人,遇到事情一定要忍。

因为这里是法律健全的都市,不再是人命如狗的战场。

可是今天,为了面前这个女人,他已经暴露了两次。

一次是和保安队长请假的时候,一次是刚才。

他本来只想打晕王超和马杰,但在之后,却又鬼使神差的将两人扔进了洗手池,打开了水龙头,如果他们运气不好,五分钟内没人发现,就会窒息而死。

虽不是亲手杀人,却和故意杀人无异。

“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看到这个女人被人下药带走的时候,会很愤怒,会想杀人?”

李锋迷茫的摇摇头,暗自告诫自己,以后遇到事一定要忍。

他目光落在沐沧澜脸颊上,突然皱起了眉。

“她的脸色怎么那么白,难道是酒精中毒?”

赶紧走过去查看,沐沧澜脸色越来越白,体温也急速下降,可肌肤上却冒起了虚汗。

李锋把手放在她胸口上感觉了一下,沐沧澜的心跳也在不断加快。

“果然是酒精中毒!”

第五章

知道了沐沧澜的情况,李锋反倒冷静下来。

他快速抱起沐沧澜身体,将她拉到床边,让她头靠在床边偏斜过来。

随即又找来水盆放在她面前,用一个勺子伸进她嘴里,用适当的力道搅动喉部进行催吐。

“哇--!”

沐沧澜胃部蠕动,吐出一大口酒水来,李锋没有停止,继续催吐,沐沧澜胃里的东西不断被吐出来,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幸好时间短,发现得早。酒精还没有完全融入血液,停留在胃部,应该没什么大碍。不过她是急性酒精中毒,需要进行透析治疗,降低血液中的酒精浓度,还是得送医院。”

李锋擦了把汗,房间里挥之不去的酒味让他皱了皱眉,处理掉水盆里的呕吐物后,他走到床边将窗户打开让房间透透气。

“有人盯梢?”

李锋看到楼下有几个家伙鬼鬼祟祟的站在那里,还掏出手机对沐沧澜的车拍照。

沐沧澜的车是他开回来的,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随便停在楼下,想不到被盯梢的人顺藤摸瓜发现了他们。

“既然有人盯着,医院是去不成了,只能去买盒银针,为她针灸。”

想到这里,李锋又去查看了下沐沧澜的身体,见她暂时没什么大碍,就换了身衣服,开门下楼。

“会不会是这个家伙?”

看到李锋下楼,阿彪手下的几个混混就盯住了他。

“是不是,问问就知道了。”

几个混混把李锋拦下来,其中为首的一个张狂问道:“小子,你是不是带了个漂亮女人回来!”

“漂亮女人?没有。”

“真的没有?”混混凑了过来,一脸阴狠的威胁。

“真没有。几位大哥,你们看我住这里,也不像有女人啊。”

见李锋脸上露出害怕,那混混不耐烦的摆摆手:“滚吧滚吧,也是,就你这逼样,漂亮女人也不会跟你走。”

李锋目光冷了一下,又恢复正常,在附近的街区找了没多久,就发现了一个中药店,进去买了一盒银针。

“可惜我那套太阳神针没随身携带,只能凑合着用了。”

李锋不太满意这种市面上普通的针,却也没办法,太阳神针虽然神妙,治病救人事半功倍,但使用的话,也容易暴露身份。

他来秦城前,所有暴露身份的物品都没带,甚至连身份证和过往档案,都是伪造,只有名字是真的。

“怎么又多了几个人?”

距离楼下还有一段距离,李锋停下了脚步,随即他认出了多出来的其中两人的身份。

“超哥,杰哥,那女人的车一直停在这里。但人不知道跑哪去了。”

刚才盘问李锋那个混混一脸巴结的指着沐沧澜的车。

“废物!他们的车停在这里,人就一定躲在附近,你们就这么干等着,难道不知道一家家的敲门去问!”

王超又嚣张了起来,颐指气使说道。

他现在又悔又怕,深怕找不到沐沧澜,或者找到了沐沧澜后,却发现那女人已经被带走她的那个人上了,楚少说了,要是沐沧澜被人接了胡,他就永远别回去,只有死路一条。

“一家家的问,这,这不太好吧,万一有人报警,我们就被抓进去了。”

混混们苦起了脸。

马杰阴阴一笑:“怕被抓是吧,如果楚少让你死呢。你是选择死,还是被抓?”

一句话让混混们脸色煞白。

“好,我们一家家的去问。”

除了盘问李锋那个混混在下面陪着两人,其他混混全部出动去找人。

李锋收起装银针的盒子,若无其事向前走去。

“这小子是谁,你们查过吗?”马杰朝李锋努了努下巴,他虽然是从汤山高档商务会所出来,却没在意作为一个小保安的李锋,所以不认识他。

混混点头:“之前他下来的时候就问过了,不是他。”

于是李锋再一次成功避开他们的盘查,上了楼。

沐沧澜还是在昏迷,酒精中毒稍不主意就会引起窒息死亡或者休克,她算运气好的,遇到了李锋。

“麻烦,要透析血液,必须要扎胸口的几处穴位,进行排汗,她穿着这么多衣服……不管了,反正看也看过了,只能对不起了。”

嗖!

银针被他屈指弹出,竟然准确无比刺在沐沧澜的膻中穴上!

咻!咻!咻--

随后,李锋虽然依旧能闭着双眼,手上却不停,每次探手伸进盒子,都会准确捏出一根尺寸合适的银针,屈指一弹,便稳稳刺在沐沧澜身体穴位上。

如果此刻有一个精通针灸之术的医者站在这里,一定会惊讶得合不拢嘴,因为李锋这手刺穴之法,是中医流派中最受历代名医推崇的意念刺穴!

刺穴之时,闭上双眼,让所有精神都击中于意识而不分心,然后准确的刺穴。

而李锋刺穴时又准又快,这在意念刺穴法中有属于公里比较精深的那种。

这不仅要求施针之人对人体穴位熟悉到骨子里,还要花费不下于十年的苦功才能做到。

光是这手意念刺穴之法,李锋就能藐视当世不少所谓的中医大家!

一共七根银针,刺在沐沧澜身上,除了胸口的紫宫膻中鸠尾三穴外,还有四根银针分别扎在靠近沐沧澜两边肩膀的穴位上。

李锋伸出双手,分别捏住肩膀处的两根银针,细细的搓动银针让其旋转起来。

令人惊讶的是,两根银针的旋转仿佛带动了其他的银针,另外五根银针开始以极高的频率颤动起来。

仔细听,还能听到轻微的蜂鸣之声。

第六章

沐沧澜身体开始有了变化。

脸颊和其他部位的身体皮肤都渐渐发红发烫,细密汗珠肉眼可见的从浑身毛孔中钻出,伴随着淡淡的酒精气味,让沐沧澜的肌肤显得越发娇艳欲滴。

十多分钟后,她的身体逐渐恢复正常,李锋收了所有的银针,拿过一张毛巾准备给她擦一下,却发现刚才她胸口上方的汗水都顺着那沟壑流下,注满了可爱的肚脐,这香艳的一幕,看得李锋心猿意马。

好在他意志坚定,马上稳住心神,帮她大概擦了擦,李锋也不准备给她穿上衣服了,因为这不可避免的要发生亲密接触。

虽然他自认意志顽强,但一个绝色美女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躺在面前,对一个初尝滋味正是食髓知味的男人来说,那是遭罪。

接过棉被掩住她的娇躯,李锋走到窗口往外望去。

却发现楼下的王超马杰等人已经不见了,就在李锋疑惑他们已经走了的时候。

哐哐--

“开门,开门!”

是那些混混在用脚踢门。

李锋租的是一室一厅,沐沧澜被他放在卧室,想了想,他关上卧室门走到客厅开了门。

“妈的,小子你居然敢骗我们,那车明明是你开回来的!”

一个混混看到李锋顿时骂骂咧咧起来,身后站着脸色阴沉的王超马杰等人。

李锋看了眼站在几人后面一脸害怕的房东大妈,顿时了然,之前他开车送沐沧澜回来的时候,就被房东大妈看到了,这些混混一问,房东大妈就说了出来。

后者看他的目光望过来,有些羞愧的低下头,李锋已经在她这里租了一阵子,无论谈吐行为都很不错,平时也很低调,比其他几个租她房子的人好太多。

要不是怕被这些liumang牵连,她才不会供出李锋。

李锋也没怪对方,只是平静的看着这群混混。

“小子,那女人是不是在你屋里,把她交出来!”

混混恶声恶气的说着,就想冲进屋找到沐沧澜,李锋往前一跨将他挡住。

“你还敢挡路!”

混混抬脚就朝李锋踢来,房东大妈惊叫一声又赶紧捂住嘴,一脸的担心。

李锋眼神一冷,仿佛不经意的抬脚往前一挡,混混的脚砰的踢在李锋小腿上,顿时感觉自己踢在了一块坚硬无比的钢板上,疼得他倒吸凉气,身体失去平衡跌倒在地,抱着脚惨叫。

“这小子一直在扮猪吃老虎啊!”

混混们目瞪口呆的看着李锋,二毛在道上混了也有两三年了,三天两头打架斗殴,虽然没练过武,但那打架的经验却很丰富,而且很懂得保护自己。

但面前这小子看起来其貌不扬的,却让二毛吃了这么一个大亏,让他们惊讶。

王超和马杰都是当过特种兵的,他们比混混们更明白,李锋这看似随意一挡,却蕴含高深的技击之道。

“这,这会不会是偷袭我们那小子?”王超凑过来小声问道,脸上有些发烧,但更多的是恨意。

“别冲动,如果他真是那个人,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马杰其实已经相信,眼前这小子就是之前在酒吧里偷袭他们的人。

他对李锋有些忌惮,吸了口气走过来,语气阴沉说道:“兄弟是哪里混的。我们是楚少的人,楚家在秦城很有势力,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姓沐的那个女人是楚少点名要的人,我劝兄弟你别乱插手。”

“我相信兄弟是聪明人,一个人再能打,也没法和子弹比,而楚家,就是有枪的那种。”

其实马杰有些夸大其词。

在华夏,对强制管制得极其严格,枪击案也是警方必须要破的案子,所以即便是楚家,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敢动枪。

楚家再牛,也牛不过国家暴力机器。

李锋自然也明白对方是在夸大其词,但楚家的实力在秦城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却是真实的。

否则,马杰口中那个楚少,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派人给沐沧澜下药,失败之后又四处找她。

不过,沐沧澜不管怎么说,都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他欠她的,当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她被人带走。

马杰见李锋不说话,却坚决的挡在那里,已经明白他的意思,脸色顿时阴晴不定。

找不到沐沧澜,他不死也得丢掉半条命,已经无路可退,眼里顿时闪过狠色,扭头朝王超使了个眼色,示意对方一起出手。

“你们在干什么!”

就在这时,楼道里传来一声娇叱,随即一个穿着警服的漂亮女警察三两步冲了上来,警惕的瞪着他们,手已经放在了腰间的枪套上。

“妈的,条子怎么来了!”

马杰低声骂了一句,回过头笑眯眯的说道:“警官,我们可没做犯法的事。”

“哼,你们是没做犯法的事,不过我看你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马上就要做犯法的事!都给我滚,立刻!马上!”

女警察怒斥,说着还啪的在一个混混后脑勺上扇了一巴掌,后者痛呼一声,捂着脑袋恶狠狠的瞪着她。

女警察杏眼一瞪:“看什么看,想动手?来,你动手试试,看我不把你抓起来!”

“姐,您牛逼,我惹不起。”混混一脸委屈,尼玛,这到底谁是liumang啊。

马杰明白了,这女警察就是故意针对他们的,看着对方胸前的警号,阴阴说道:“05287警官,我们是楚子寒楚少派来的,楚少你知道吧。”

女警察一点不畏惧他语气里的威胁,横眉怒目:“楚子寒?我当然知道,秦城出了名的人渣,做了太多缺德事!”

“你,你敢这么说楚少!”王超气得吐血,面前这女警察简直比他们还嚣张。

“我为什么不敢说他,我还想抓他呢。正好,你们是他的人,给我犯法试试,我正愁没证据抓不了他!”

“警官,楚家在秦城手眼通天,跟楚家作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马杰阴阴威胁道。

“威胁我?”

女警察二话不说掏出枪指着对方。

“我数三声,给我滚,否则我把你们全都拘起来,告你们妨碍警察办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