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千金甜妻宠翻天

千金甜妻宠翻天(沈汐云秦思辰)小说免费看by陌霖

来源:wyy|小说:千金甜妻宠翻天|时间:2020-06-27 19:34:57|作者:陌霖

(完整版)《千金甜妻宠翻天》全文免费阅读在线地址作者陌霖,完本小说千金甜妻宠翻天主角沈汐云秦思辰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千金甜妻宠翻天》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五年前的噩梦,让沈汐云劫后重生,五年后她带着可爱的龙凤胎回归,却与秦思辰意外相遇,只是他们之间的缘分早已从五年前开始,她为复仇而来,秦思辰甘愿成为她背后那个强大的支撑,也愿成为那个宠她一世的男人。...

千金甜妻宠翻天沈汐云秦思辰

沈汐云秦思辰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噩梦的开始

第一章

漆黑的夜空一片暗沉。

黑压压的乌云密布,转瞬间就是倾盆大雨,豆大的雨珠疯狂砸落在窗柩。

伴随着轰鸣的雷声,一道闪电划开黯沉的雨夜,照眏出床边一张惶然忿懑的脸。

“别过来!”

沈汐云脚步后挪,警惕地瞪着朝她逼近,想检验她是不是处子的两个疯女人。

余光瞥见床边柜子上的小盆栽,她猛地抓起,朝那个逼近而来的女人砸去。

电光火石间,一个点烟器飞了过来!

一下子打中了她的手,手中的盆栽应声落地。

她愤恨的瞪着左前方的位置,一个恍神却被逼近过来的两人钳制住,按倒在身后的大床。

“动作快点。”

一道油腻的声音倏然响起,屋里分明房门紧闭,沈汐云却感觉层层恶寒向自己袭来。

两女医务人员丝毫不敢懈怠,很快检验完毕。

毕恭毕敬道:“是处子。”

沈汐云羞愤不已,慌忙挣扎着想将散落在地的贴身衣物捡起,手刚伸出去,却看到一只白色鞋子将它踩住。

那道裹挟着寒意的油腻声音再次响起。

“用不着了,小姑娘,既然已经签了合同,那么就乖乖听我的。”

沈汐云忿怒的仰头,还没看清楚来人的模样,双手就被对方钳制住,再次被按倒在床上。

嘴上被强行捂住了一块温热的毛巾,只是刺鼻的味道让她浑身瘫软,再也没有抵抗力。

“今天可是大主顾,你们盯着,别搞砸了。”男人交代后便离开,沈汐云却昏昏沉沉,心中是极度的不安。

门再次被推开,一个人影摇摇晃晃的走进来,男人只是焦躁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目光落在床上沈汐云娇小充满诱惑的身体之上。

冰凉的眸光睨着她精致的锁骨,他欺身而下,猛地转头,冷厉的眼神扫向还站在几步之外的两人。

“想当观众?”

两人瑟缩了一下,忙不迭的摇头,又连忙跑出房间。

房门应声开了又关。

四周陡然沉寂得骇人。

之后发生的事情,沈汐云一生都不想记起,却又一生都无法忘记。

当事情已成定局,偌大的落地窗被白茫茫的雾气笼罩,掩盖了一室旖旎。

黯淡的光亮下,白皙玲珑的身躯瘫软在男人精壮的臂膀里。

沈汐云疲惫不堪的躺着,晶莹的眼眸中蒙着一层氤氲,全身犹如被重物狠狠碾过一般的疼。

更疼的是心里。

等听到匀称的呼吸声后,她快速从男人怀里挣开,下了床去捡散落地在的衣物。

她要立刻回去问个明白!

“干什么……”他低沉的嗓音,犹似地狱里传来的魔音,掠过她的耳畔。

修长的大手已然将她搂住,黑暗中却看不清他的模样

瞳孔猛地一缩,一股怒气从心底直窜头顶!

她一把抄起床边柜子上的另一个盆栽用力朝男人脑袋砸去!

瞬间,盆栽裂开,殷红血液淌落下来!

男人愕然。

紧接着,昏了过去。

沈汐云将他揽在自己腰间的手甩开,把捡起的衣服穿好,套上他的西服外套,掩盖那被撕裂的衣摆。

拿起桌边的合同,恨不得将白纸上那道有残缺的红色指纹撕碎,摔门离开。

沈汐云攥紧手里的合同,强忍着彻骨的疼痛,直接跑回沈家。

她要问问后妈林雨玲,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眀明说只要敷衍一下这相亲的流程,男方就会给一张三百万的支票作为彩礼,以作爸爸骨髓移植的手术费用。

可是,事情却似乎出乎自己的预料,那个男人,分明就是在做不正当生意。

赶回沈家,整栋房子居然灯火明亮。

她满心疑窦的拉开大门,才踏进没几步就踢到一只男式皮鞋。

蓦地,一声声令人面红耳赤的女声从爸爸房间里传出来。

她跑到房间门口时,房内的翻云覆雨正好结束。

后妈娇软的嗔怪声从房间里传出来:“青晨,我们的宝宝都两个多月了,你打算几时跟我结婚啊?”

沈汐云双眸大睁,心里狠狠一悸。

小叔跟后妈?!

小叔古怪的声音紧随而至:“刚才医院那边来过电话,大哥病情恶化,叫我去签病危通知书。”

“那你要去签吗?”

沈汐云怎么也不会忘记后妈说这话时肆意的大笑,她几乎想进房间抽她。

若不是想知道两人还会继续说些什么,她早就冲进去弄成这个贱人了!

“笨蛋,大哥要是活着,沈氏又怎么会到我们儿子的手上?至于沈汐云……”

“安心,这几天她正好是危险期,出去之前我给她下了点药,现在……嘿嘿……”

“这次我找的人说对方可是个大单子,如果事情一成,咱们的钱一到手,我就把她直接卖到国外去,到时候死无对证的事情,谁也不会追究。”

“至于她拼死拼活,沈氏还不是到了你我的手中,未来,沈家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两人又纠缠在一起,床猛烈摇动的声音一下子就娇声淹没。

她瞬间滑落在地,整个人像失去灵魂的躯壳一般。

蓦地又挣扎着起身,往外跑去。

忿懑,厌恶,痛心,背后逐渐升调的喘息声,令她感到一阵阵的反胃。

大雨滂沱,雷声轰鸣。

她不管不顾,一头扎进雨幕,往医院跑去。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贤淑体贴的后妈,和蔼可亲的小叔,统统都是假的。

这一刻,只有见到爸爸,陪在他身旁,她才会觉得生命里还有陪伴,还有关爱。

爸爸生病,沈氏的形势每况愈下,债主上门追债,这些都压不倒她,她可以挣钱,可以还债,可以照顾爸爸,等爸爸的病好起来,一家人还像以前一样和和美美。

但如今……

想起小叔说爸爸病情恶化,沈汐云加快了脚步,却陡然栽倒在水洼里,挣扎起身时,脚上的鞋掉了,她来不及找,只顾着更快的往前跑。

等她跑到医院,脸上的妆已经被大雨淋花了,秀丽的小脸上满是水渍,不知是雨还是泪。

她狼狈不堪的样子,引来众人好奇的目光。

一个医务人员叫她:“沈青山是你父亲吧?”

“是……”

“沈青山错过最合适的手术时间,没能抢救过来,你……唉!”

“爸——”

她跑进手术室时,白色的布条正好将爸爸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庞盖住,他的双眼还睁着。

显然是无法瞑目!

沈汐云冲上前去,将医生推开,牢牢抱紧爸爸的尸体,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栗,眼底的泪水再也无法抑制的淌落下来。

她撕心的哭声让周围那些对病人生死习以为常的医生都忍不住抹了抹眼角。

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意外的回归

直到沈汐云双眸泛红又酸涩,再也哭不出来,才死死咬着牙齿,颤巍着伸手去掀那白色的布条。

爸爸的遗容映入眼帘,她的泪水再次无声的滚落下来。

她浑身止不住的颤栗,俯身将脸颊贴着爸爸的脸庞,残存的余温令她的泪水越发忍不住。

她一出声,声音沙哑又哽咽:“对不起,爸爸……”

要是她再跑得快一点,要是她早点看出后妈真面目,打工赚来的那些钱完全能给爸爸买特效药,即便只能延长多一日的寿命,她也情愿拿一切去换。

她猛地松手,转身朝正要离开的医务人员扑去,抓住他的胳膊,悲戚的恳求。

“医生,你救救我爸爸,他身上还有温度,他还活着!我失去了母亲,不能再没了父亲,我求你了,你帮我救救他吧!”

她泪流满面,哭声凄楚得令人动容,医务人员均是一脸心疼。

她死死抓着主任医师的胳膊:“求你救救我爸,我会努力挣钱的,治疗的费用我一定会给的,求你把我爸治好,你是Z国医术最厉害的医师。”

“不好意思,我们已经尽力了。”主任医师于心不忍的移开视线,隐忍着同情的泪水。

咬着牙将她拉开:“逝者已矣,生者如斯,你保重身体。”

话落,医师疾步离开。

沈汐云满心悲痛,不甘的抬腿追去,刚迈了一步心里猛然一悸,眼前一黑便昏倒下去。

她昏迷了整整一周。

一周的时间,后妈,小叔,没有一个人来处理爸爸的后事。

医务人员说,联系不上亲属。

沈汐云心里冷笑,只身去太平间领了遗体,火化后将骨灰葬在了爸爸一早就买好的,妈妈坟墓旁的墓地。

墓园的早晨,雾气朦胧,寒气冷冽。

她拢了拢外衣,指尖触碰到兜里的体检报告。

报告表明,她的血绒毛膜促性腺激素水平超过正常值三倍以上,是怀孕的迹象。

攥紧单子,她走上前去,蹲下身子靠在冰冷的墓碑上,掌心轻抚着上面的遗照:“爸爸,妈妈,你们是不是怕我一个人孤独无依,让这个小生命来陪我?”

一瞬不瞬的凝着爸妈照片,沈汐云在心里起誓,她绝对会活得好好的!

带着这个正在孕育中的小生命!

迟早,他们会再次回到沈家,将本该是自己的东西全都夺回来!

但现在,她得先找个没有任何危险的地方,直到把孩子生下来。

她不会忘记后妈歹毒的阴谋,更不会忘记那晚发生的事情。

腹部倏地传来一阵疼痛,她伸手抚了上去,轻声细语:“宝贝不要害怕,妈妈绝对不会让其他人将你夺去的!八百万……八百个亿都不可能!”

她拿最后一次打工时领到的薪水定了机票,当天就离开了A市。

从此刻起,过去的沈汐云再不复存在!

四年后。

晨曦微露,整个C市犹如笼罩了一层金芒。

名贵豪车接二连三的驶向沈氏大厦前的宽敞道路。

车里的沈氏股东们纷纷降下车窗,彼此客套的寒暄问好。

蓦地,一辆白色的迈巴赫从众车车尾疾驰而来,极其嚣张的停在沈氏大厦的门口。

“吱——”

刺耳的刹车声划破清晨的静谧。

正靠在门边偷懒的门卫一看到这车型,连忙狗腿的小跑上前,正要伸手去接车门,却被自大堂里飞奔出来的经理一把拽开。

经理动作娴熟的开了车门,脸上的笑容谄媚至极:“沈总,早上好!海外集团D。K的代表还没到。”

“嗯。”沈青晨从车上下来,倨傲的扯了扯领带,目光在公司里来回扫视,见一切井然有序,这才微微颔首表示满意。

门外,一众股东将车子停好后,发现刚刚超车的是沈青晨,只得将一肚子火气憋了回去,纷纷上前谄媚。

“沈总,我们今天都是一大清早就出了门,结果还是慢了您一步,您这可是独占鳌头啊。”

沈青晨扯动唇角,笑意却因下颌蔓延至脸庞的一道疤痕而显得狰狞瘆人。

“沈某要是来迟了,这合同谁签?”

他的嗓音粗嘎得犹如一只破了喉咙的公鸭,在电梯这样密闭的空间里,更让人觉得森沉。

股东们极力忽略这点,争相对沈青晨谄媚逢迎起来,将他夸得天花乱坠,还遐想了一通跟D。K达成合作后,会带来多大的得益。

现在的沈氏已不同于往日,就像个空壳一样,D。K集团有合作的意向,这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而这块馅饼,还是24K纯金的,能带来无法预估的利益。

所以,没有一个人甘于落后。

在会议室里恭候D。K代表到来的期间,沈青晨又支使经理将重要节日才会用上的大红福字给挂上,大堂的大理石瓷砖也重新擦拭了数遍。

股东们翘首以盼,脸上已经笑得发僵,却还是极力维持着笑意。

“抱歉,我迟到了。”

蓦地,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随着清脆的高跟鞋声传来,股东们的心骤然高悬起来。

一干人全都侧目而去。

从门外走来的年轻女人,身着一套黑色套裙,精致的小脸上戴着一副墨镜,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干练爽朗的气质,令原本吵杂的氛围瞬间沉寂下来。

“这是D。K……”

一个股东揣度着,只是刚开口却被居于主座上嘴角颤动的沈青晨打断。

“汐云!”他猛然起身,将沈汐云拦住,换上从前那副和蔼可亲的嘴脸,轻声安抚:“小叔有正事要办,你先到家里去,等……”

沈汐云唇角微扬,亲启的朱唇凑到沈青晨耳旁:“等你跟我那个后妈把我卖到国外吗?”

她轻声细语,和着笑意,一字一字传入沈青晨的耳际。

他整个人猛地一僵,瞳孔骤缩。

咬了咬牙,目光阴鸷的审视着面前这个一向纯真到有些傻气的侄女,像要透过她的躯壳,揪出一个别人的灵魂来。

好一会儿,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懒散的倚着背后的会议桌:“敢情你全知道了?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我爸去世了!你们如愿了!”沈汐云冷笑,晶莹的眼眸狠狠瞪着沈青晨。

眼底犹有无数的冷箭迸射而出,戳穿他虚伪的嘴脸,戳穿他被利益腐烂了的心脏!

“这么说,你是想来替你爸出头?将他的老婆夺回去?”

“呵!”沈汐云嗤笑一声,径直从沈青晨面前走过,在主座前站定。

一手将墨镜取下,手里的文件放到桌上的同时,她的脸上扬起一抹明艳的笑容。

“各位股东们好,我是Anni,D。K集团的代表。”

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会议室瞬间炸开了锅!

“这是汐云吧?”

“不是说她四年前就去世了?”

“她怎么成D。K的代表了?”

一干人瞠目结舌,最终一致将视线转移到沈青晨身上。

“沈总,这是你和你侄女在跟我们开玩笑吗?”

沈青晨就站在沈汐云旁边,也是最先听到她话语的人,这会已经讶然得双眼大睁,一把抄起她放在桌上的文件,惊惶的翻看起来。

每翻一页,心里的惊惶越甚。

这些资料,跟之前D。K官网发来的合同款项一模一样!

但他无法置信,眯着眼轻蔑的扫视着站在他面前,从小看到大的丫头片子。

她凭什么?

D。K集团在海内外生意圈的地位,连沈氏的保洁员都一清二楚,抛开C市秦氏那位不说,D。K是目前整个生意圈最财雄势厚的集团,名下产业涉猎广袤,随便拎出来一个部门主管,只要动动手指头,股市也会跟着抖一抖。

海内外的一众小企业,扶摇直上还是顷刻覆灭,可以说完全取决于D。K代表的一句话,像他这个咖位的老总,连说句讨饶的话都不配。

沈汐云?怎么会……

他莫名有些腿软,脚下一个踉跄,连忙扣住身旁椅子的扶手,攥紧了颤巍的双手。

正过脸,认真打量起沈汐云。

沈汐云不动声色,把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

“我没死,某些人应该感到很失望吧。”

她丝毫不介意听到自己去世的消息,也不理会沈青晨,从容淡定的坐到主座上。

“从现在开始不谈别的,只聊工作上的事,麻烦各位股东们称我为Anni,也可以叫沈代表。”

她从公文包将笔记本取出来,动作熟练的连接上无线投屏。

“就像大家看到的,这是D。K跟沈氏拟定的合同款项,但是,现在形势发生了一些变化。”

蓦地,她转眸看向正盯着自己的沈青晨,脸上带着盈盈笑意。

“小叔,快就座,您可是这场会议的主角啊。”

沈青晨不满的盯着被她霸占的主座,又不能当面出声质问,只得压下一肚子火气,拉过一旁的椅子就座在她身旁。

沈汐云勾唇浅笑,在他的注目下,一下下按着鼠标切换笔记本上的画面。

投屏上划过一张张帐目的页面,密集的数据令底下的股东们不明就里,沈青晨却惊骇得差点栽倒在地。

“沈总,您小心点。”随沈汐云一起过来的许助理动作敏捷的拉住他,看似好心的话语却极具讥讽的意味。

沈青晨脸色铁青,极力抑制着内心的惊惶,却抵不住沈汐云摆上台面的帐目引发的骚动。

“这是沈青晨十年前亏空财产,还有自担任总裁以来伺机侵吞公司款项的证据。”

“以及他私底下注册空壳公司,利用沈氏的项目侵吞总计两百一十亿九千三百二十四万的具体数据!”

沈汐云慢条斯理的给底下一众不明所以的股东们解说。

一个股东拍桌而起:“铭文企业是个虚假公司?注册者是沈青晨?!”

“沈青晨!你可真是好样的!拿我们当水鱼宰?!”

沈青晨刚要辩解,沈汐云抢先将一沓资料甩在桌上。

“许助理,将D。K的最终决策发给各位股东。”

许助理手脚麻利,只稍片刻功夫,参加会议的众人都拿到了资料,包括沈青晨。

沈汐云勾唇浅笑:“我们D。K最看重的就是诚信,对即将合作的企业都会事先考察一番,想不到我最钦佩的企业总裁,居然有这种恶劣行径,D。K的领导层们都感到很愤怒。”

“我也无可奈何,只能终止跟沈氏的合作,两个钟头后,我会搭乘回欧洲的航班,另寻可以合作的企业。”

“各位股东们,就此别过。”

话落,沈汐云起身准备离开,被一旁的陈姓股东拦下。

“汐……Anni,D。K的资料上表明是沈青晨的诚信出现问题,可这跟我们这些人并无关系啊。”

“对啊对啊!”底下的股东们见状纷纷开始附和起来,不甘错过抱D。K大腿的机会,全都挤到沈汐云跟前,讨好般的踩低沈青晨。

“沈青晨贪污公司财产,我们可以直接将他赶出股东会,他只不过是仗着你小叔的身份才接手了你父亲的股份,现在你出现了,这股份自然该是你的。”

“对啊!汐云,我们都是自己人,沈青晨亏空财产,我们也都憋着一肚子火气,等签完合同,我们就去举报他,贪了两百多亿的巨款,他下半辈子都得在牢里过了。”

沈青晨被许助理堵着,一时半会挤不上前,眼看着形势越发不妙,这群唯利是图的老东西还趁机死踩!

怒不可遏,他推开许助理,朝着最为谄媚的陈股东冲去。

“啊”的一声惨叫,膀大腰粗的陈股东被推得撞在墙上,嘴角被拳头砸出了血渍。

一旁的几个股东相视一眼,一拥上前将沈青晨围起来就是一通胖揍。

“奶奶个腿,早就看不惯这兔崽子了!”

“就是!”

整个画面残暴无比,沈汐云没眼再看下去,直接让许助理打电话报了警,自己退到一旁去。

微眯着眼眸,耳边传来小叔凄厉的惨叫声,像被掐住了喉咙的乌鸦。

从前父亲常年忙着做生意,是眼前这个被打得鼻青脸肿,脸上血迹斑斑的人陪伴了她从幼儿园到学业结束的生涯。

但同样是这个人,利欲熏心,不顾亲哥的死活,害她失去了父亲,害她家破人亡!

名门豪族终会沦为战场吗?

为了利益,至亲也逃不开骨肉相残?

她只觉得心里一阵酸涩,一大群身穿制服的警员从门外进来,很快就将打斗中的众人拉开。

晶莹眼眸中的悲哀一闪而逝,她挺直腰板,不疾不徐的走过去。

“他滋衅挑事,出手伤人,其他人都是正当防卫。”

“另外,我作为沈氏的继承人,举报他亏空资产两百多亿,这些都是罪证。”

沈汐云拿出一早准备好的资料。

因涉事金额巨大,证据确凿,沈青晨被警方强制押走。

被押上警车前,他顽固抵抗,一个“不注意”摔倒在地,以至左手骨折,右脚骨裂。

眼看沈青晨像条死狗一般被塞进车里,沈汐云感觉十分解气!

整整四年,她从未像此刻一样觉得身心如此畅快,像憋了许久的一口气终于吐了出来。

沈氏的专用律师说,父亲留下那百分之五十二的股份,要待沈青晨的事情处理完,才可以办转让手续。

四年都过去了,她并不急于一时。

不过,她必须先处理另外一件事!

千金甜妻宠翻天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千金甜妻宠翻天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千金甜妻宠翻天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