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全文在线阅读完整版)赵洞庭

来源:ZW|小说: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时间:2019-05-22 17:47:06|作者:贰蛋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贰蛋原创小说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免费阅读: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这才是男人该有的生活赵洞庭穿越成皇,为这个小目标不断奋斗。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赵洞庭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007.校场阅兵

两人聊到深夜,最后颖儿在赵洞庭的床榻上睡下。

不过赵洞庭身子还虚弱得很,没什么花花心思,是以老实得很。

在睡前,他还特意用枕头拦在自己和颖儿中间。他睡觉不老实,怕夜里打扰颖儿。

而他睡着后,颖儿却是悄然睁开眼睛,满是柔和地看着他。

这个小皇帝真和以前不同了。

颖儿很感激赵洞庭。

刚刚两人聊到颖儿的家室上,颖儿说自从逃离临安后便和家里的父母兄弟彻底失散,赵洞庭竟然拍着胸脯说以后有机会肯定帮她找到家人。自己只是个小小侍女而已,皇上却如此看重自己,这样的皇上,是值得自己用生命去守护的。

颖儿深深看着赵洞庭,心里暗道:"皇上,颖儿绝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

以前的赵昰也疼爱她,但眼神中多是小孩子的依赖,不像现在的赵洞庭这样。皇上好像突然之间长大了。

想着想着,颖儿的俏脸有些羞红起来。

再过几年皇上就真正长大了,到时候他不会真的……

她水汪汪的眼睛愈发柔和起来。

那时候,侍女心里是断然不敢兴起什么抗拒的想法的。天下之大,尽是皇土,更何况人?

翌日清晨,天色才蒙蒙亮,赵洞庭便醒了过来。

上辈子他就有养成健康作息的习惯,如今穿越过来,生物钟仍是未改。

刚睁开眼,便听到颖儿在旁边说:"皇上您醒了?"

颖儿起得更早,已经穿好衣服在旁边伺候着。

赵洞庭轻轻点头。

颖儿又道:"天色尚早,您要不要再休息会?"

赵洞庭坐起身子来,道:"不了,我、朕还要去校场检阅侍卫亲军。"

"您真勤奋。"

颖儿抿嘴笑着,"那奴婢服侍您更衣。"

心里却想,以前皇上这么早起来,也只是关心他的蟋蟀有没有饿着。现在,竟是问都不问了。

赵洞庭一愣,"好。"

上辈子还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呢!

颖儿的手轻柔得很,身上还带着处子幽香,帮赵洞庭更衣室,让赵洞庭心里止不住的感慨温柔乡真是英雄冢,要不是自己这副躯体年纪太小,真有想将颖儿搂到被子里快活快活的想法。

等颖儿帮赵洞庭穿戴整齐,梳洗完毕,已经是数十分钟之后。

之前赵洞庭在寝宫中只是穿着便服,现在龙袍在身,带着高高的帽子,心里还真是有几分兴奋。

以前总是幻想当皇帝怎么怎么爽,没想到如今自己竟然真的能够品尝到这种滋味。只是,这高高的帽子戴着实在是有些不便,感觉脖子累得很。

"走,带朕去校场!"

赵洞庭甩甩宽大的袖袍,咧嘴一笑,往屋外走去。

刚走出门,在门外守卫的几名侍卫亲军便跪倒在地,"皇上!"

"嗯……"

赵洞庭慢悠悠点头,"尔等随朕去校场!"

几名侍卫亲军应了声是,乖乖跟在赵洞庭的后头。他们都是练武之人,且又是深夜替班过来的,是以倒也不显得怎么疲惫。

一行人走在路上,撞见的太监宫女侍卫都跪地行礼,让得赵洞庭心里很是暗爽了番。

刚走出正门不多远,又遇到大太监李元秀领着几个太监匆匆行来。

他看到赵洞庭一行,先是愣住,随即也连忙跪倒在地,"皇上您怎么这般时辰就起了?"

赵洞庭拂手让他们起来,笑道:"朕今日去要检阅侍卫亲军,自然应当早起。"

昨夜里李元秀并没有被宣过来,是以兴许不知道赵洞庭接掌侍卫亲军的事。

"检阅侍卫亲军?"

李元秀微微惊讶,然后道:"那让奴才也随着皇上去吧?"

赵洞庭沉吟后点头,"也好。"

李元秀看样子好像是怕自己出什么事似的,赵洞庭也不好驳他的好意。

见赵洞庭答应,李元秀吩咐身后几个小太监去打扫赵洞庭的寝宫,便也跟在赵洞庭的后头。

然而,等得一行人到校场时,那里竟是空空如也。

校场旗杆上高挂着的绣龙旗帜随风飘扬,在晨曦照耀下绽放着光芒,却只显得分外萧索。

赵洞庭登时微皱起眉头来,"苏刘义这是搞什么鬼?"

随即他转身问李元秀道:"GG可知道侍卫亲军以往是什么时候操练?"

李元秀施礼答道:"禀圣上,自我朝迁居碙州岛以来,守卫吃紧,侍卫亲军们时刻都守护在各禁宫和皇亲贵胄们旁侧,是以……侍卫亲军已经许久没有操练过了。"

"噢……"

赵洞庭缓缓点头,"那咱们便在此等着罢!"

他表明上没什么,心里却止不住的叹息。南宋朝廷真是到大厦将倾的时刻了,记得水浒里宋朝还号称禁军八十万,可现在,侍卫亲军竟然紧缺到连操练的功夫都没有。

士兵若是不操练,哪怕武艺再强,那又能有什么战斗力?

赵洞庭难以想象现在南宋朝廷的军队战斗力会低到什么境地。

侍卫亲军如此,殿前司怕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而这两者合称禁军,可是朝廷最为精锐,也是最具战斗力的军队。

过几分钟,赵洞庭又问道:"现在侍卫亲军和殿前司分别有多少军士?"

李元秀答道:"这个……老奴不知。"

赵洞庭便不再说话。

日头缓缓升高,风吹军旗,呼呼作响。

足足过去数十分钟,才陆续有穿着盔甲,头戴铜盔红缨的侍卫亲军前来集合。他们都是腰悬雁翎刀,手持素木枪(南宋制式长枪),看着倒也威风,只是脸上都有懒散、低迷之色,有的还打着哈欠。

赵洞庭心里暗叹,"南宋小朝廷逃窜流连到这,果然是军心涣散。"

这些个侍卫亲军根本就没有任何士气,若是在战场上厮杀,还不得望风而逃?

到时候,只怕是比自己这个皇帝都还要跑得快。

李元秀带着怒气尖声喊道:"皇上在此,尔等还不速速过来拜见!"

这些侍卫亲军却仍只是慢慢悠悠踱步到赵洞庭面前,单膝跪下喊皇上,有气无力。

赵洞庭也不训斥他们,而是淡淡道:"你们且先排好队伍候着。"

这些侍卫便又懒洋洋过去站着。

他们真是久未操练了,得知小皇帝要检阅,也只是当小皇帝闹着玩儿。

赵洞庭虽是皇帝,但年岁太小,在朝中都没有什么威望,更遑论军队里面。

这些侍卫能够跟着朝廷来到碙州,没有中途逃离,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又等数十分钟,校场才聚集数百人。

苏刘义、杨仪洞也终于姗姗而来。

见到他们两个到来,这些侍卫亲军的表情才终于严肃些,但也仍没显得多精神。

而这两人,竟好似视若无睹似的,径直走到赵洞庭面前行礼,"皇上。"

赵洞庭也不叫他们两起来,淡淡问道:"苏大人、杨大人,朕怎么看将士们好像没什么精神?"

苏刘义瞥向杨仪洞。

杨仪洞回禀道:"禀圣上,侍卫们日夜守护禁宫,无暇休息,还请皇上见谅。"

赵洞庭轻笑,"我大宋朝都岌岌可危了,将士们终日不行操练,禁宫看护得再好又有何用?"

他这话说出来,苏刘义和杨仪洞都是色变。他们自然听得出来赵洞庭这是在责怪他们治军无方。

赵洞庭也不给他们辩驳的机会,紧接着问道:"现在侍卫亲军共有多少军士?"

苏刘义答道:"侍卫步军六百有余,侍卫马军四百有余。"

"朕怎未瞧见马军所在?"

"马军在马军校场等待圣上检阅!"

"好。"

赵洞庭点头,"那杨大人便开始操练,让朕瞧瞧咱们大宋亲军的威风。"

"是!"

杨仪洞抱拳站起身来。

不得不说他确实生有副好皮囊,此时身披甲胄,剑眉星目,当得威风凛凛这个词。

他猛地将佩剑从腰间拔将出来,高喝道:"列阵操练!"

在场的侍卫步军徐徐散开,开始操练起来。只是动作杂乱,看起来实在是乌烟瘴气。

有些侍卫动作懒洋洋的,更像是大姑娘绣花。

苏刘义面上都不禁露出些愧疚之色。

赵洞庭瞧着,心里只是轻笑,"杨仪洞这是想要老子知难而退,不想交权啊……"

见到侍卫这么懒散,杨仪洞都不训斥两句,也不说什么激励的话,不是默认他们如此是什么?

 

 

008.大宋亲军

赵洞庭也不说什么,军士操练时,就在军旗下静静看着。

直到操练完,他才慢悠悠在军阵前踱步,嘴里道:"朕以为朕的亲军都是我大宋将士中的精锐,是以一当百的豪杰,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虽然朕不通武艺,但也看得出来你们的招式空有形而无力,纯粹是在耍给朕看。以前在临安城中,杨大人就是这般操练你们的?"

杨仪洞的脸色有些难看。

赵洞庭却不管他,接着道:"朕看你们操练,还不如去看耍猴。"

他这话着实难听,哪怕是他是皇上,有些侍卫的脸上仍是露出愤愤之色来。

赵洞庭眼神不着痕迹地在这些侍卫们面上扫过,心里暗暗有数。那些个到现在仍旧无动于衷的,大概都是些老兵油子,而那些不服气的,应当还有几分血性。赵洞庭从来就没想过要接掌侍卫亲军所有人,因为有些要了还不如不要。更何况,总不能真让杨仪洞这个主管侍卫步兵公事彻底做个光杆司令。

杨淑妃那边也绝不会纵容自己这么做。

"怎么?好像有人不服气?"

赵洞庭在阵前走过两个来回,嘴角带着轻笑,"既然不服气,那就给朕看看你们的真本事。"

他不怕这些侍卫生气,就怕他们连生气都不会。没有骨气的人,绝对不会是合格的战士。

"你们都是我大宋军中的精锐,是从各军中挑选出来的佼佼者,能够在我大宋飘摇之际,追随朕到此,朕也相信你们绝对都是忠心之士。但是,我大宋被元贼逼迫至此,朕需要的不仅仅是你们的忠心,更需要能征善战的勇士!你们,可是我大宋的勇士?"

话到末尾,赵洞庭的声音猛地拔高起来。

有侍卫听到这番话后,眼中逐渐绽放光采,呼喊道:"是!是!是!"

但也有的仍然是有气无力,全然没将赵洞庭的话当回事。

赵洞庭细细将这些老兵油子记在心里,待得侍卫们呼喊声停,却是摇头道:"不,你们不是。勇士不是光用嘴喊出来的,你们刚刚的表现,朕只看到群绣花的姑娘,而完全没有感受到我大宋勇士该有的风采。"

说着,他偏头看向跟在旁边的颖儿,柔声问道:"颖儿,可有信心和这些侍卫过上几招?"

颖儿性子柔和,但对自己的武艺还是有几分信心的,知晓赵洞庭自有打算,当即点头道:"有。"

赵洞庭露出笑容来,而后重新看向前面的侍卫亲军们,大声道:"朕知道,刚刚朕这般说你们,你们心里肯定不服气。呵,不服气可以,不服气的就上来和朕的侍女过过招,能胜颖儿者,朕升他的官!"

侍卫亲军们的目光瞬间都聚焦在娇滴滴的颖儿身上。

只是,良久都没有人出声。

有个班直都虞候本想上前试试,却被杨仪洞隐晦用眼神制止。

这个家伙显然是杨仪洞的人,兴许还知道赵洞庭想接掌侍卫亲军的事,想上来给赵洞庭难堪。但杨仪洞却是知晓昨晚那些个侍卫都是被颖儿收拾的,自然不肯让这个都虞候上来冒头。

要是这都虞候输了,那反倒助涨赵洞庭的气势了。到时候,这小皇帝怕是真能收服侍卫亲军。

到此时此刻,杨仪洞实在不敢再将赵洞庭当个小孩子看待。

这个小皇帝行事突然如此老成,简直有如神助。

而赵洞庭见没有人上来,轻笑道:"怎么?你们是没有胆量上来?还是觉得和女人过招丢脸啊?"

没有人答话。

赵洞庭厉声道:"那要是你们在战场上遇到的敌人是女人呢?"

终于,有个侍卫走出队伍,单膝跪地道:"皇上,我愿意一试!"

"好!"

赵洞庭用力点头。

颖儿走上前去,在这侍卫对面数米处站着。

侍卫将长枪和佩刀放到地上,然后又卸下盔甲,见颖儿不动,便主动冲向颖儿而去。

估计是被赵洞庭刺激得狠了,他现在眼中完全无视颖儿的美貌与娇柔,只有熊熊的战意。

他脚下虎虎生风,看得出来是习过武的。

但是,等他冲到颖儿近前,竟是在颖儿手下连十个回合都没有撑住。只见颖儿腾挪躲闪间如灵猴跃涧般灵敏瞬间,这侍卫虽势大力沉,但却是连颖儿的边都摸不着。直到被颖儿单掌拍倒在地,他还是懵懵的,满脸不可置信之色。

赵洞庭亲自上前将这侍卫扶起,并不取笑他,只是又问道:"还有谁愿意上来试试?"

众军士这下再看颖儿的眼神就和之前截然不同了。

如果说之前他们还对颖儿抱有轻视之心,那么现在,有的只是沉沉的忌惮。

谁都知道能入侍卫亲军者,身手不会差到哪里去。可刚刚这个家伙,可是轻而易举就被颖儿给收拾了。

手底下没得几分出彩本事的侍卫,当真不敢再上来"献丑"。

"这就怕了?"

赵洞庭轻轻笑道。这时候,心里难免真正对侍卫亲军生出几分失望。

"我来!"

终于又有人冒头出来,是个满脸虬髯的汉子。

这人生得粗犷得紧,走出队伍站到颖儿对面,简直是现实版的美女与野兽。

队伍中有几人为他呐喊助威。

看起来,这家伙的实力在侍卫亲军中应该还是有些名头。

只见他卸掉盔甲后,大喝一声,快步冲到颖儿近前,两只蒲扇般的大手掌便向着颖儿的两抹香肩抓去。

赵洞庭眼睛眨也不眨地瞧着,本以为颖儿要退,但颖儿却是出乎意料的微微蹲下身去,双肩避过大汉的双手,而后双掌势如闪电般接连拍在这大汉的胸膛上。

大汉蹭蹭蹭的不断往后退着。

队伍中的呐喊声如被掐住脖子的野鸭,戛然而止。

"噗通!"

直到接连被颖儿拍上十余掌,退出十余步,大汉终是招架不住,坐倒在地。

他嘴角已是隐隐现出血迹。

颖儿收手抱拳,"承让!"

若不是她穿着的是侍女服饰,此时定然是个英姿飒爽的女将军。

赵洞庭看得是直流口水,连连感慨,"入得厅房,上得战场,这样的女人上哪里找去?"

大汉脸色胀得通红,满脸愧色,爬起身忙不迭回到队伍中站着,头埋得低低的。

但周围并没有人取笑他,谁都看得出来,颖儿的武艺非同小可。

这大汉硬撑她十余掌,已经很是耐打了。

其实也不是这些侍卫不厉害,而是他们多是学的大开大合的招数,和娇滴滴的颖儿交手又不好意思倾尽全力,难免很是吃亏。

赵洞庭又道:"还有谁上来一试?"

紧接着又有两个侍卫亲军上来挑战,却仍是被颖儿轻松打败。

有个班直都虞候按耐不住,亲自上前。但是,连他也只是和颖儿交手数十招,最后仍是落败。

此时,颖儿额头上也已经是香汗淋漓,呼吸粗重起来。

"看来这些侍卫中真的没有太厉害的人。"

赵洞庭心里微微失望,打算就此作罢。

本来还想提拔几个高手的,但现在看来,高手并不是那么容易遇到的。

"我来试试。"

而在此时,从队伍的最末尾处,有个声音响起。

随即有个颇为挺拔的身影缓缓走向最前面来。

他走到颖儿对面,也不急着卸掉盔甲,而是说道:"我不占你的便宜,容你休息片刻。"

颖儿连败几人,真是累了,便不说话,缓缓调息着。

约莫过去十来分钟,颖儿才道:"可以开始了。"

这侍卫缓缓将盔甲卸掉,整齐摆在旁边,而后摆出个架势。

赵洞庭眼眸微微发亮,心道:"这家伙气势不错哈,莫非真有点斤两?"

场上的两人很快交手。

赵洞庭瞧着,眼眸愈发明亮起来。

因为这侍卫和颖儿你来我往,打得飞快,竟是丝毫不落下风。他的实力,显然比刚刚那个班直都虞候还要强悍不少,并非寻常的武夫可比。

紧接着,赵洞庭心里不禁泛出疑惑,"这么好的身手,怎么才是个小兵?"

"承让了。"

而就在他出神的瞬间,这侍卫和颖儿已然分出胜负。

胜负手,第四十九招。

 

 

009.猛将岳鹏

赵洞庭看去,只见颖儿柳眉微竖,满是不甘。她的面前,有只手呈爪形堪堪停在脖子三寸处。

这只是切磋,是以这侍卫才手下留情。如果是生死厮杀,可想而知颖儿的脖颈会在瞬间被这侍卫扭断。

"啪啪啪!"

赵洞庭鼓起掌来,笑道:"看来我们大宋亲军中还是有英雄的。"

虽然话说不以武力论英雄,但赵洞庭就是想在这些侍卫亲军心里营造以武为强的概念。军士不是绿林好汉,要做的只是上阵杀敌,不以武力论英雄?难道去以仁义论英雄?

"谢皇上!"

赢过颖儿的侍卫冲着赵洞庭拱拱手,然后捡起地上的盔甲和武器,便欲往队伍中走去。

他脸上神情淡定,好似不觉得胜过颖儿有什么了不起。

颖儿走回到赵洞庭身旁,脸上有些歉疚。她觉得自己给皇上丢脸了。

"慢!"

赵洞庭喊住侍卫,道:"朕说过胜颖儿者,朕升他的官儿。你叫什么名字?"

"岳鹏!"

侍卫答道。

赵洞庭走到他面前,"好名字,当得这身英雄气。朕封你做主管侍卫步兵副公事,你可敢当?"

岳鹏还没有说话,苏刘义、杨仪洞以及离他最近的那些侍卫步兵统帅们都已纷纷惊愕起来。

岳鹏不过是个小兵,就这般直接被封为主管侍卫步兵副公事?这不是闹着玩么?

苏刘义作揖说道:"皇上,此事是否请示太后再做定夺?"

赵洞庭闻言心里微微不爽,心想你身为臣子,竟然开口闭口用太后来压老子。当即轻声哼道:"苏大人莫非以为朕连这点权利都没有了吗?在苏大人心里,还有没有将朕当成天子?"

这话可是不轻,要是扣实了,那苏刘义最轻也是个蔑视君王的罪名。

"臣不敢!"

苏刘义噗通跪在地上,却仍是说道:"只是这侍卫无职无衔,直接晋升主管侍卫步兵副公事,此等事情我大宋开朝以来都极为罕见。臣恳请皇上暂且收回成命,要赏他,封个指挥使已是恩宠之极,能显皇恩浩荡。按照惯例,主管侍卫步兵副公事理应从都虞候或诸班正副都指挥使中选拔。"

侍卫亲军中的统领唰唰唰跪下去十余个,"请皇上收回成命!"

他们都是侍卫亲军步兵中的高层将领。杨仪洞也同样跪在地上。

赵洞庭只是轻轻笑着,"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我大宋风雨飘摇,自然应当不拘古法,提拔有能之士。你们若是觉得朕此举不妥,大可以上来和岳鹏过过招,谁最厉害,这主管侍卫步兵副公事的职位,朕便封给谁,如何?"

话到末尾,他的声音中已是带着不加掩饰的寒意。

众将心里微微一突,知道这小皇帝怕是来气了。当下没有人敢在直言劝谏。

至于和岳鹏过招,谁敢啊?

这些将领们常年混迹在军中,自然知道哪些人是难嚼的骨头。岳鹏虽无职衔,但本事在侍卫步军中是人人心里都有数的。他们没哪个有信心能够在拳脚上胜过岳鹏。

谁都看出来小皇帝这是执意提拔岳鹏,不上去,起码还不会惹祸烧身。若是上去却败在岳鹏手下,那在手下人面前威严大损不说,还得受皇帝不喜,那十足十是得不偿失的事。

赌不得,赌不得。

众将心里都这么想,是以也没人说要上来和岳鹏过招。

"哼!"

赵洞庭重重哼道:"既没本事,那就老老实实在你们现在的职位上呆着。"

众将的脑袋埋得更低。

苏刘义抬眼瞧瞧赵洞庭,心里突然泛起不详的预感。大宋的前些个皇帝个个重文轻武,可眼下这位小皇帝竟然因为岳鹏身手出众就直接将他提拔作为主管侍卫步军副公事,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暗示着某种信号。

难道武勋将在这小皇帝的手中重新崛起?

苏刘义位极人臣,却是不得不考虑这种可能。

赵洞庭训斥过众将,再看岳鹏,神色又忽然变得柔和,道:"岳鹏,你还没有回答朕的话呢!"

岳鹏跪倒在地,沉声答道:"我敢!"

看得出来他也是兴奋莫名,声音虽然沉闷,但有着抑制不住的激动。

"好!"

赵洞庭上前亲自将岳鹏扶起来,而后道:"从即日起,岳鹏便是主管侍卫步军副公事。"

众将瞧着被狗屎运砸中的岳鹏,心里都是五味陈杂。其中有个,双眼中甚至是闪过极为怨毒的光芒。

"同时,朕还有件事情要宣布。"

赵洞庭见众人默不作声,又接着说道:"即日起,侍卫亲军皆由朕亲自统率!"

这刻终于还是到来了,杨仪洞的脸色倏的变得煞白。心中存着的最后侥幸也宣告破灭。

他本想着小皇帝兴许只是闹着玩,并不会真要亲自接掌侍卫亲军,提拔岳鹏也只是率性而为。没想到,赵洞庭终究还是当着全军的面将这话给说出来。如此,让他这个堂堂的主管侍卫步军公事如何自处?

侍卫亲军若由皇上统帅,那主管侍卫步军公事还能有发言权吗?

但是这事昨晚已有定论,连太后都没能拦住小皇上。现在,杨仪洞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他只期望着这小皇帝还能够给自己留点实权才好。若没实权,职位再高,在朝廷中也不会有多大面子。

而这时,赵洞庭已是伸手指向军中的一个个军士,"你!你!你!……"

直到点到足足两百人,赵洞庭才罢手,道:"尔等全部出列!"

这些被他点到的侍卫便都走出军阵,到旁边站着。

若是有心,定会发现,这些人多是老兵油子。

上辈子赵洞庭没有太突出的本事,唯独过目不忘这点,自认为还是没几人能够具备的。刚刚被他点出来的这些侍卫,都是他之前特意观察筛选出来的老兵油子。这些老兵油子自由散漫,心中已无多少血性,与其让他们继续在军中祸害,倒不如甩给杨仪洞的好。

走到那两百号老兵油子前面,赵洞庭道:"尔等今后跟着杨大人守卫禁宫,无需操练。"

听到这话,这两百号老兵油子中竟是绝大多数都露出欣喜之色。

赵洞庭见状,对他们更是不抱希望。他们追随至此,虽然忠心,但不适合再上战场。

那边,杨仪洞心中显然也是有数。瞧瞧这些侍卫,知晓他们都是些什么货色,顿时面如死灰。

这样的货色,别说区区两百人,就算有两千人又有什么用?

成日里好吃懒做,带着他们就是个祸害。

杨仪洞心想,"还不如依着太后的,老老实实守护太后禁宫来得痛快呢!"

但心里如此想,真要他放掉手中全部兵权,他却又仍是舍不得。于是,只能捏着鼻子咽下这口苦果。

赵洞庭又走回到大队伍前面,道:"至于你们,以后卯正时分(6点)准时到校场操练,不得有误!"

"是!"

前方的士兵轰然应诺。

岳鹏由小兵直接被晋升为主管侍卫步军副公事,让他们也看到希望。

赵洞庭点点头,知晓他们心思,大声道:"只要你们练出真本事,那朕就让你们都有机会封侯拜相!"

侍卫们闻言都露出激动之色来。虽然封侯拜相不太可能,但能做个小将官,那也是光宗耀祖的事。

赵洞庭很满意侍卫们的表现,偏头看向岳鹏,道:"岳将军,可有信心操练好他们?"

岳鹏激动之余,单膝跪倒在地,大声嘶喊道:"末将定当竭尽全力,不负皇上所托!"

他本以为自己在军中将会永无出头之日,默默无闻度过此生,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能够成为侍卫步军的副公事。而且,听小皇上这话,还要将侍卫步军的实权交到自己手中。

此时此刻,岳鹏心中对赵洞庭的感激之深,便是连赵洞庭也远远想象不到。

"军中可以免行跪拜之礼。"

赵洞庭在岳鹏的眼中看到浓浓的坚定之色,心中满意,又亲自将岳鹏扶起来,缓缓道:"那朕就等着你将他们个个都训练成以一当百的雄师猛将。"

岳鹏重重点头。

其后,赵洞庭让岳鹏在这里操练士卒,自己则是让苏刘义等人带着往马军校场而去。

侍卫步军的将领们看着赵洞庭离开的背影,神色个个不同。

待他前脚刚走,杨仪洞也率着他那两百个老兵油子匆匆离开校场而去。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