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希儿南宫泽小说章节列表-老公你宠坏我了免费阅读

  • 时间:
  • 老公你宠坏我了绯色
  • 来源:WXB

陌希儿南宫泽小说章节列表-老公你宠坏我了免费阅读

《老公你宠坏我了陌希儿南宫泽》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第4章 南宫泽的算计

她想要过去说话,可是一眨间就不见了,找了半天都不见Ana,在旋转大理石楼梯边犹豫了一下,她会不会到了二楼。

不过楼梯口竖了一个牌:贵宾止步。

那就意味着,所有人都不能到二楼的。

难道,Ana和这别墅的主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不然为什么所有媒体都听不到她回国的风声,她偏偏出现在这里?

还是她看错了?

不可能,职业的关系,陌希儿十分相信自己的眼光,她绝对不会看错人,何况,Ana可是城中最热门的人物。

本城的明星在国外拿到大奖,简直就是光宗耀祖的事,是本城的荣耀,她简直就是本城影视界的天子骄子。

一想到今晚没有白来一趟,陌希儿顾不得那么多了,真着训练有素的佣人不备,她悄悄地上了二楼。

二楼的光线和一楼的璀璨灯光截然相反,很阴暗安静。

陌希儿犹豫了,会不会冲动了一些,万一被人告闯进私人地方怎么办?她自嘲地笑了笑,为了挖新闻,她越来越不择手段了。

可是,她没有私闯呀,大不了是迷路好了。

向前走一步,两步,脚步在一个门掩不紧的地房间停下,里面传来暧昧的喘息声,她很兴奋。

难道Ana就在里面??

她轻轻地推开了门,然后轻轻地走进去,动作极轻极轻,深怕打扰到里面的人,Ana的绯闻,绝对比上次宋莹莹的更能满足大众的好奇心,甚至,甚至销量呀,销量就等于是她的钱了。

她想到太入迷,一时没有察觉到门不动声色地关上。

等她反应过来之后,灯光陡然暗了下来,她吓了一跳,差点尖叫,连忙捂着嘴巴,难道被发现了?

她直觉想要后退,却落进了一个强壮狂野的怀抱。

陌希儿想抬头,想要看见对方是谁,在黑暗中却只看到一双浮着熠熠光芒而却极冰冷的眼眸。

她大惊,想要问他是谁,却被对方捂住了脸,她根本叫不出来,手掌很热,力道强硬,仿佛不会一丝空气她似的。

“唔唔唔……”放开我,她用力地挣扎,这个到底是谁,到底想要怎样?是不是认错人了?她是穷记者,一点钱都没有,杀了她也没用。

外面有没有人,可不可以来救她。

“唔唔……”放开我,混蛋,你到底是谁?!

对方将她压到墙上,这下子,她连挣扎都没力气,对方香辣的雪茄味道扑天盖地而来包围住她,她几乎哭了出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可不可以告诉她!

陌希儿想要用脚踢对方的要害,但对方分明猜到了她的心思,在她耳边用极尽嘲弄的声音说道:“想踢我?”

声音有些熟悉,可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唔……”她狠狠地瞪他,你到底是谁?

南宫泽望着她像一只绝望的小兽那般,充满了恐惧的眼神,只觉得太好玩了,同时,他又因为对方认不得她而觉得不悦。

“昨天不是很有傲气吗?今天送上门了?原来你的价钱是这样的低,贱?”他轻笑,眸底的光芒却是更冷。

昨天??

陌希儿想起来了,这是南宫泽?不要告诉她这是南宫泽的别墅?

他掳起她的裙子,手极尽地放肆。

虽然讨厌她,不过他不介意先吃了她再说。

陌希儿猜到他的企图,死命地挣扎,扭头,挣扎间,突然,房间光线大亮,泪水模糊的眼泪被灯光刺痛了眼睛,只隐约间看见一张极英俊而冷酷的脸庞,对方的眸底染着浓浓的渴望,仿佛要将她吞噬一般。

今天的南宫泽和昨天的优雅截然相反,此时,他像是黑夜中的豹子,既性感而危险,黑色的皮裤,将大腿的线条勾勒得既狂野又危险,蜜色的胸前狂放地袒、露着,白色的衬衫根本挡不住他身躯散发的狂野和奔放。

没错,他的外表绝对是用一百分来形容,但是他的危险程度也是相同的比例。

陌希儿从来没有试过这样,对一个只见第二次的男人有着一种深深的恐惧感,她若不大胆,也不会当记者这一行,但是在他的面前,她只觉得自己只是他的美食,随时被他吃得连骨头都没有。

陌希儿咬着牙,忍住想要哭的冲动,哑声说:“南宫泽,是你?!”

“放开我!”

“真会装,你不是自动送上门来的吗?我没有拒绝你,你应该觉得庆幸才是。”

陌希儿听了,气极,“你……不要脸!你这个动物,不,你比动物还不如……”

“小嘴这么漂亮,却这么会骂人,你知不知道,这样骂我,换了是别人,早已经死上一百次!?”他的眸底一冷,浮起嗜血的神色,这个死女人再次骂他?!

“辱,是不知耻,若是你知道耻的话,就放开我,我只是走错房间,根本无意送上门来……”

“走错房间?!”南宫泽嘲笑,“真的吗?”语气极之咄咄逼人。

“……”陌希儿有些理亏,低下头,她确实是怀有目的,不过,不代表他就就可以当她是那种女人,猛地推开他,掩住了狼狈的自己:“没错,那是来找那个Ana的,但不代表你可以碰我?!”

他的双手冷冷地放在抱着胸前,打量着她,仿佛在看一件很商品一样:“我说了,每个女人都有一个价钱,你既然上来,证明你承认这一点,今晚陪我,Ana的独家专访就属于你。”

陌希儿气得笑起来,这是什么人呀:“谢谢了,南宫先生,这个价钱你可以送给别人,我不需要。”

转身要走,南宫泽捉住她的手:“装什么清高,你这种女人不知道给多少男人睡了……”

陌希儿气得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狠狠地收回自己的手,然后反过身来给他狠狠一个耳光。

啪——

清脆地一声。

在这在静得有些诡异的房间里显得特别脆亮,她的心跟着一抖。

极盛怒之下挥的耳光,几乎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她睁大眼睛望着南宫泽,只见撒旦一样英俊绝伦的脸庞上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掌印,他的眸底幽黑如古井看不见任何的情绪,甚至连表情都极平静。

暴风雨的前夕,平静得让她很不安。

第5章 成功惹恼他

陌希儿浑身像长了刺一样,戒备地瞪着他,他看起来优雅,骨子里却是极暴力,她身上的伤还在隐隐提醒着她要防备他呢。

突然,南宫泽笑了,那笑容绝对是让所有女人心醉着迷,但是他的眸底却是极冷,仿如淬着毒液一般。

很好,这个女人成功地惹怒他,不管她是出自什么目的,也很成功地吸引了他的征服欲。

“你想要做什么?”

陌希儿戒备地退后。

南宫泽大步向前,将她拽进自己的怀中,然后在她不防备的同时横抱起来。

陌希儿的身体腾空,顿时大惊,猛地拍打他:“南宫泽,你放开我,如果你再敢对我那样的话,我就告你!”

“在我的房间,我的床,然后告我,说出去全世界的人都不会相信吧?!”冰冷的声音充满了浓浓的嘲弄。

陌希儿气骂:“你下流无耻!”

“你很快就知道我会更无耻!”他冷冷地说,将她扔到床上。

陌希儿在床上弹了几下,不等他压过来,她连忙跳起,再也顾不上自己的包包了,拼命冲向了阳台。

外面一片光亮,她望下去,挺高的,就这样到平地的话,恐怕会断手断脚,除非跳进游泳池里面。

偏偏所有人都在室内,根本听不到呼救,难道今晚天要灭她了吗?

她有些绝望地回过身,望向南宫泽。

只见南宫泽一点都不焦急,迈着优雅而危险的脚步,一边还说:“别妄想要逃了,还是乖乖地顺从我,我绝不会亏待你,你是一件一件地脱,还是我来帮你。”

“南宫泽,我就是死,也不会被你这种肮脏的男人碰一下。”她狠狠地说。

南宫泽讥笑:“你身上哪个部位我都碰过了,有本事就跳下去呀。”他看死陌希儿绝不敢跳下去的。

然后一步一步地向她走去。

陌希儿又气又羞又怒又慌,泪水已经不受控制地涌出来:“你别过来,不然我真的会跳下去。”

他的脚步并没有停顿,依然很节奏地向前,一步,两步……

她的心几乎跳出喉咙,心跳得又快又重,从那冰冷而嗜血的眼神,她猜到,南宫泽绝不会轻易放过她,她只有两条路,跳下去,或者被他捉回去……

不,她死都不要给他碰。

她的脾气倔起来也很厉害,苍白着脸说:“你别过来!”

南宫泽的唇边牵起浓浓的轻蔑,“女人,我没什么耐性,你最好别再玩下去,不然我会让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死!”

他断定了她不敢跳下去,对他来说,此时的陌希儿只是一只无路可逃的小困兽,绝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陌希儿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清丽冷艳的脸庞浮起一抹决绝的她转过身,晚风拂起了她如瀑布一般丝滑的黑发,想也不想,跳了下去,然后跳了下去。

一系列动作是那么样的快,南宫泽扑过去已经来不及,只听得“扑通”一声,望向灯光璀璨的水池,泛起了一层水花。

然后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女人从水池之中爬了上去,浑身湿湿的奔向了停车场,那美好诱、人的身段在黑暗之中依然充满了吸引力。

他顿时气急败坏,这个女人真是像牛一样倔强,从来没有女人以这种方式拒绝他。

闫器不动声色地站在他后面,拿着陌希儿的记者证说:“老板,这个陌希儿还真是超常人的大胆,你要不要放过她?”

“你觉得她是不是对我玩手段?”

“我觉得是的,她很聪明,这种方式让老板你印象难忘。”

“很好,许久没有遇上这样好的对手了,不管是她刻意还是无意。”南宫泽的眸底浮起嗜血一般的神色,仿佛遇上了极美味的血液,陌希儿,你不掉一层皮的话,他就不叫南宫泽。

“老板,她在XX杂志社工作。”

“敢让我当绯闻头条的主角,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我知道,这杂志一星期内绝不会在媒体行业立足,老板你这样做,既可以报复了陌希儿,又教训了杂志社,一举两得。”

陌希儿不知道是因为跳进了游泳池着了凉了缘故,一整晚都打喷嚏个不停,一想到晚上所遭遇的一切,她恼怒不止,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差点被那男人……

一想到这样,她就气得睡不着觉。

混蛋,混蛋,混蛋……

她最后是一直骂着这两个字才睡着的。

一大早,几个闹钟同时响亮地提醒她是时候起床,她才无奈地睁开眼睛。

回到公司的时候,那胖猪老总用阴沉而色迷迷的眼神打量着陌希儿。

陌希儿最讨厌他这样的目光,仿佛是蚂蚁一般,怎样都避不开那恶心的眼神,再加上她出来得太匆忙,头发没有扎在后面。

她的外表本来就是让人很惊艳,头发披散的时候,就会散发着一种让女人眼红男人控制不住的风情和妩媚,因此,她平日总是将头发盘扎在后面,给别人一种冷艳的感觉。

她用冷淡的语气问道:“老总,找我有什么事?”

总编对这个女人,一直以来就是不甘心,明明就在自己的手下,无论他用什么的方式就是潜不了她的规则,不甘心呀不甘心。

无论如何,他都要品尝一下她那玲珑美好的身段。

那么香,那么甜。

察觉到他的目光越来越肮脏,陌希儿忍不住微微皱眉头。

过了一会,他这才将视线收回来,问道:“昨晚怎样了?”

陌希儿说:“我的包包丢了,出了一些事。”想起那个南宫泽对她所说的那些话,她还是忍不住气得想抓狂。

忍住,忍住。

天下的男人都是这般恶心。

总编那满脑肥肠的脸不怀好意地盯着她那娇嫩的脸蛋,说:“公司今天收到一个消息,咱们杂志被神秘集团收购了,将会裁员。”

“老总你是什么意思?”陌希儿当然收到了风,所以才有些心烦意乱。

“希儿呀,你是聪明的女孩,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他涩迷迷的眼神落在陌希儿的胸前,那个位置一定很甜。

陌希儿恼怒,冷淡地说:“对不起老总,如果我真在裁员名单上,也没关系,我很忙,老总没事的话,我出去了。”

离开老总的办公室,发现所有同事的脸色都不好。

第6章 和你玩下去

陌希儿忍不住询问同事:“怎么回事?”

墨凡却已经在电脑上发现了消息,失声道:“南宫财团收购了咱们杂志社,却转了个手将它卖出去,赚了个好价钱,而咱们杂志社即时解散,连遣散费都没有。”

听了这消息,陌希儿是一个打击,不是只有裁员吗?怎么突然要解散了。

下意识又问道:“所有人都没有?”

墨凡肯定地说:“是,所有人都没有,包括老总,他更惨,大财团将责任推在他的身上,是他领导无能,导致杂志社一点市场价值都没有,大概他离开之后,也没有任何公司敢请这样无能的人。”

她听了,心里没有一丝开心,因为她也同样什么都没有。

失去了工作,她要去找工作,花费的时间,还有钱,平时她已经极省用了,真的一点都不想浪费钱。

这时候,她办公桌的电话响起,她接听:“你好,XX杂志。”

对面沉默了一会,然后传来轻轻地笑声,仿佛毒蛇一般发出的嘶嘶的可怕声音,充满了危险:“陌希儿……”

这声音让她浑身一抖,仿佛摆脱不了的魔咒,让她又气又恨:“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

她死也不会忘记,那是南宫泽的声音。

他到底想怎样?

她已经解释昨晚只是一个误会了,而她也被他占了便宜,他并没有任何损失好不好?

南宫泽轻笑:“你们公司大变动是不是?所有人失业了吧?”

她冲口而出:“你怎么知道?”说完这话,她继而想到墨凡的话,南宫财团,南宫财团,不就是南宫家族吗?刚刚心烦意乱没有想太多,原来害得她们全体人失业的人是南宫泽。

他说:“是我做的,我怎么会不知道,陌希儿,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那样做吗?”他的声音轻柔,似乎很动听,但是陌希儿见识过他的变、态,才不会觉得他是一个温柔的人。

她不耐烦地说:“你想怎样就怎样,不关我的事,我也没兴趣听。”

南宫泽说道:“你不想听吗?和你有莫大的关系呢。”他轻笑着。

陌希儿忍不住说:“关我什么事!”

“当然与你有关,本少爷就是让你知道得罪我的后果是什么,一家小小的杂志社也想挖掘我的绯闻,太自不量力了一些。”他继续轻笑,语气却像金属划过一般,刺耳得让人心惊。

他明明淡淡地说来,却响一块大石头投入了水中,翻起了巨浪,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好一会才说:“你的意思是我得罪了你,所以你要整间杂志的人一起陪葬?”

好可怕,的男人!

她气得浑身哆嗦,忍不住骂道:“南宫泽,你这个疯子!大家都是无辜的好不好?何况你根本没有任何损失,就是单单为了报复我就做出那样的决定,让大家失业,你知道现在找工作有多么困难吗?”

他轻笑:“是吗?有多困难?我还真的不知道。”这语气真是欠扁得可以。

一顿,他漫不经心地说:“我没有损失?你是怎样知道我有没有损失?听说你的杂志社第一时间报道了冠军变成亚军的事,陌希儿,你这么有心计,以为一切掌握在你的手中,是不是?”

他认定了昨晚的一切都是她做的,所以听了闫器的报道,顿时气笑了。

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这么大胆,为了报道,甚至不惜用身体来诱或他,甚至还策划了那么完美的剧情,而他也相信了,上了她的当。

那女人是故意让宋莹莹没办法出现在他的别墅,认定他会因此大怒的吧。

好,很好。

他南宫泽许久没有玩这样的游戏了。

陌希儿气结:“我完全不知道那件事!”

他一点都不相信:“你玩得那么大,无非就是想引起我的注意是吗?很好,我就要和你玩下去,陌希儿,第一回合,我们算打平了吧。”

墨凡看见她激动,走过来用关切担忧的目光望着她,以为是医院的电话。

只听陌希儿激动地说:“我没有时间和精力和你玩,你想怎样就怎样,拜托你不要烦我。”

听到这一句,他以为是老总,抢了电话过来,沉声说道:“事情已经结束了,你是男人的话就不应该再缠着希儿,有什么就冲着我来。”

说完,将电话挂了。

然后双手搭在她的肩膀说,说:“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那死老头欺负你。”

南宫泽望着电话,愣了半晌,唇角牵成危险的弧度,希儿?多亲切的称呼,那个男人那么保护她?

那女人还真是不简单。

难怪资料上写着,她和上司的关系暧、昧不清。

和一个色老头都可以暖昧不清,竟然和他说一切与她无关。

他的眼眸眯了起来,仿佛一头要猎食的野兽,充满了嗜血和莫名的怒气,陌希儿,是吗?原来那个教训不足以让你害怕,那么,他就要让你知道什么是害怕。

从来没有人敢挂他电话,那女人竟敢挂他电话?

他想也不想,对闫器说道:“我要在天黑之前见到那女人,不管你用什么手段。”

说着,英俊狂野的脸孔浮起邪恶的表情。

闫器的心里不由得同情那个叫陌希儿的女人,得罪谁不好,偏要得罪泽少爷,好像他跟了南宫泽以来,从来没有见过女人敢这样得罪了他还能全身而退的。

陌希儿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的。

墨凡是杂志的摄影师,却有着自己的工作室,早就被人约走,其他的同事失业连遣散金都没有,气愤地早就离开,那个色主编惨点,是被保安赶走的。

她将资料都放在USB里面,那是这一年来,她访问的文章,还有许多记者需要的资料,她热爱着这工作,这些对她来说,很重要。

她捧着纸箱走出了杂志的门口,门口停了几辆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车子,但是她心事重重,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有妥。

“陌小姐——”男音冷冷淡淡地响起了好几声,她才茫然地招眸,看见闫器那张冷冰冰的脸孔,陌希儿的眼中当时充满了戒备。

她冷冷地说:“你来这里做什么?”

第7章 对你没恶意

她认得这个人,是南宫泽身边的一条狗,心中又惧又气,那个混蛋到底想怎样,为什么对她纠缠不清?只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难道就是因为她没有和别的女人那样拜倒在他的身下,他就这样报复?

幼稚,无聊!

闫器微微一笑:“南宫少爷在梅高美酒店订了房间,想和陌小姐共进晚餐,我们是负责来邀请陌小姐的。”

陌希儿看了一眼他,还有他后面高大结实的西装男,冷冷地说:“我拒绝去。”

闫器微笑:“对了,陌小姐,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可以这么说,你唯一的选择就是最好选择去。”

陌希儿说:“我不认识什么南宫少爷,和他也没有什么交情,因此根本没必要买他的账,并且别人会怕他南宫家的势力,我没有什么可怕的。”

她说完,已经有两个西装男一左一右站在她的身边。

希儿连忙退后,却撞到了结实坚硬的怀中,被撞到的西装男冷冷地望着她,闫器微笑:“陌小姐,你当然不用害怕,可是别的人呢?你们杂志好像有十多个人,其中包括你在内有五个是单身的吧?听说除了你,都被你家总编染指了是不是?”

希儿的一道冷芒扫过去:“关你什么事?”

闫器微笑:“听说其中一个还是你的师妹,是实习生对吧?当初你劝过她不要太急进,偏偏她不听话,还觉得你是嫉妒她,可是还是很保护她的,对吧?”

陌希儿的脸更清冷了:“你查我的资料?你们知道这些到底想怎样?”

闫器的笑容更深了:“别误会,我们少爷没有恶意,只是想多了解一些陌小姐而已。”

她忍不住恼怒了:“为什么要了解我?我对你们少爷一点兴趣都没有,如果你们再在这里纠缠我,我会报、警。”

闫器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然后将电话里给她看,还好心地提醒:“你看了这个,再考虑报、警也不迟。”

只见手机的屏上,一个身无寸缕,身段曲线极好的女孩尖叫着“希儿姐,救我,求你救我!!!”

希儿想要对她说话,闫器已经把手机挂断,放在口袋中,冷冷的微笑望着她道:“虽然这小师妹和你的感情也不怎么好,可是,如果你不去的话,她就要被十几个男人轮流……”他停顿,威胁:“如果你去见少爷的话,那么这一切还来得及阻止。”

她说:“太无耻,你不能伤害她,她还只是一个小女孩!!”希儿在说这话的时候忘记了,她其实只是比师妹大了半岁而已。

闫器非常抱歉在耸了耸肩:“那要看陌小姐的选择了,毕竟决定权不在我的手中,提醒你一句,最好快一点决定。”

陌希儿气得浑身哆嗦起来,根本就不是人,她真不明白自己怎会得罪了他。

明明昨晚受害人就是自己,他凭什么要这样报复自己,报复也就算了,怎么可以伤害无辜的人。

她知道不能报、警,不然只会害了师妹。

尽管她不认同师妹的做事方式,尽管她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的深厚,但是她就是不能眼睁睁地什么都不管。

南宫泽果然是一个很可怕的人物,他根本就是看穿了她根本没有选择。

突然间,陌希儿有些后悔招惹了他。

她咬牙恨声说道:“我跟你去,你们快点放了她!”

闫器微笑:“陌小姐是聪明人。”

说着,重新将手机拿出来,打通了手机。

坐上了他们的房车,来到了那个所谓的梅高美大酒店,那是本城最出名也最贵的酒店,听说连普通的房间都是两百块美金一晚。

陌希儿走进了房间,闫器这才松了一口气。

幸好有那个小师妹,不然还真不容易摆平那个冷傲的女人。

其实,制造新闻出来的是那位小师妹和总编,那胖家伙已经被少爷解决了,在这一行里面的名声已经臭得不能再臭,没有人会请他,他下半生恐怕会过得很惨,比生不如死还要惨。

而那位小师妹也是一样,被关起来,十几个大汉轮流。

所以,刚刚手机的那一幕只是他用来威胁陌希儿的手段,根本不可能会放过她的。

眸底浮起一抹嘲意,那么冷傲的女人,偏偏那么容易心软,真是矛盾的组合。

陌希儿走进了偌大奢华的房间,天花板上吊着水晶的吊灯,很大,散发着璀璨的光芒,柔软的意大利羊毯,连沙发都是意大利真名,墙壁上挂着大师手笔的名画。

陌希儿曾经调查过这酒店的消费,这房间,听说要有十万美元才能住一个晚上。

没有人。

心里充满了戒备,再走进去一些,只见饭厅那张长长的桌子上面摆了她平日都没有机会吃到的菜式,中间的位置还放了一个烛台,点着一根蜡烛。

她对于这个饭局充满了无限的厌恶,被人强逼着带来这里,见一个她不想见的人,就算桌上的菜式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她也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想南宫泽快点出来,然后她解释清楚,然后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离开这些混蛋。

退出了饭厅,她戒备地站在了外面,这时候,她才听见浴室里的哗哗水声。

原来不是没有人,而是有人在浴室里面。

陌希儿抓紧了自己的包包,里面有防,狼的工具,如果南宫泽敢对她怎样,她绝不客气。

只不过南宫泽是有头有脸的人,她就不信他敢在酒店里对他用强硬的手段,何况他是城中有名的花花公子,尽管没有媒体敢报道他的绯闻,所有人也知道他的强硬手段,但是陌希儿不相信他敢漠视法律的地步。

正想着,浴室的拖门“砰”地一声打开了。

她的心一震,本能地退后了好几步。

只用白色毛巾随意地围住的南宫泽走了出来,蜜色结实肌肤的上身充满了狂野和力道,水珠在赤果的胸膛漫不经心地滑落,湿润的黑发还滴着水,凌乱地留海,让那英俊狂野的脸庞更添了危险的感觉。

他的目光像是鹰一般锐利地穿透了陌希儿的身体,她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心底了涌了上来。

娇艳的小脸蛋上也是冷冷的表情,连眼神都清清冷冷的,似乎将他那半果的威胁没有看在眼内一样。

第8章 喜欢怎样玩就怎样玩

她冷冷地说:“我人已经来了,什么时候可以走?”

他的唇轻轻一牵,明明在笑,但是眸底神情却是极冷,他走向了饭厅,坐了下来,然后用慵懒的语气说道:“我是请你来吃饭,难道你连饭都还没吃,就想离开了吗?”

她想也不想就冷冷地拒绝:“我不饿,南宫少爷你若是有事就说清楚,如果有什么就冲着我来,不要伤害我的朋友。”

南宫泽轻轻一笑:“哦?你的意思是在求我吗?求人是这样的态度?你说不伤害就不伤害?游戏规则在我的手里,我喜欢怎样玩就怎样玩,陌希儿,你最好就坐下来,我对女人可是一点耐性都没有。”

漫不经心的语气充满了危险和危险的意味。

陌希儿的眉头皱了起来,她冷冷地说:“我没有在求你,南宫先生!可是你们捉了我的朋友,如果她有什么损失的话,我一定会报、警。”

他笑了,眼眸半眯起来,危险地看着她:“报、警?从来没有人对我说过这句话,我真想看看警、察是怎样的呢,还是你不知道,警、察局的局长也要靠南宫家赚钱?这世界权和利都是永远挂勾的,你懂吗?小记者?”

一顿,他的眸底里充满了嘲意:“也难怪你不懂,所以才会在那种烂杂志,连混得混不好。”

听了这话,陌希儿再也忍不住,恼怒地说:“什么烂杂志,我们杂志社去年才得了年度最优秀杂志,混得不好根本不是因为我能力不够,只是我们的领导是废物。”

南宫泽唇一勾,嘲笑:“是吗?既然是最优秀杂志,却用那些下三流的手段挖来的绯闻,那又算什么?还将我算计在内,真是不知死活。”

陌希儿说道:“什么算计?根本不关我的事,你找错人了。”

南宫泽拿起刀叉,切了一块牛扒,放在口中轻轻咀嚼,动作优雅高贵,和他的出身完全一致。

将牛扒咽了进去,拿起洁白的手帕轻轻印了一下,然后才抬眼,眸底依然是冰冷冷的锐利:“我没有找错人,不管是不是与你有关,陌希儿,无可否认若不是你,我不会成为头条的男主角,你可知道我每一个绯闻,都让股价下降多少个点吗?”

她说:“怎么因为我?你是不是太不讲道理了?我只是想找选美冠军的新闻,绝不会招惹你半分,你没有看见那记者的名字吗,根本就不是写我的,所以南宫少爷,你的股价下降多少个点,与我无关。”

听了这话,他站起来,缓缓地走向了陌希儿,她骄傲地迎上他冷厉的目光,告诉自己,不要害怕,不要退缩,不能向恶势力低头。

南宫泽走到她的面前,一步之遥,低头,俯视着她清冷的目光,唇牵成了完美的弧度:“道理?我从来都不讲,不管真相是怎样,你不得不承认,若不是你,那个废柴老总和你那小师妹也不会有机可乘,拿到最赚销量的新闻,是不是?他们是蠢材,陌希儿,你也并不精明到哪里去。”

她冷冷地说:“可是你不是已经报复了吗?让一家本来可以起死回生的杂志社关掉,让所有人失业,老总的下场更是惨,你还想怎样?你就放了我的小师妹行吗?”

他的手抚上了她那冰冷娇嫩的小脸,滚烫而灼热的温度,她皱眉想要拍掉,他却捏住了她的脸,冷冷地说:“我偏不放,他们得罪了我,就知道会有什么后果,陌希儿,你自身都难保,没有资格替任何人求情。”

她恨恨地说:“既然这样,那好,放我走!”这样的人,根本就没办法沟通,大不了报、警,她就不信所有暖昧都是他南宫家的走狗。

南宫泽轻笑:“不放!你来了,我又怎会放,我们还有好多游戏要玩呢。”

听了这话,她气得小脸蛋通红:“无耻!快放我走,既然你不讲道理,我和你没有什么可说的……唔唔……”

他低头堵住了她甜,美,可,口的嘴唇。

希儿睁大眼睛,又恨又气地瞪着他,下一刻,她想掴他耳光,却被他搂住了怀中,双手被他捆搂得很紧,根本就动弹不得。

他的吻像狂风暴雨一般,霸道在卷袭了她的口腔,她的口气,霸道,狂野,带着让她又恨又怕的威胁。

她想也不想,一个耳光就要挥过去。

在快要触到他的脸庞的时候,他握住了她的手腕,唇一牵,冷冷地说:“你以为,我会容忍同一个女人甩我两次耳光吗?”

她骂道:“混蛋,不要脸!”

恨恨地收回了自己的手,她决定要离开这个疯子一样的男人,小师妹有什么样的遭遇和她无关了,她只想远离他。

直觉告诉她,如果再留下去,她一定会被这男人不知道怎样侮,辱的。

心里很气,气得浑身都哆嗦,但是她很明白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她连看都不想再看他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南宫泽哪肯放她走,这女人的甜美气息让他不能自拔,她的坏脾气惹恼了他,但也只让他认定,这女人根本就是用一种非常蠢的方式来吸引他的注意而已。

好吧,他承认,她成功了。

他想要捉住她的手臂,但是她走得很快,似乎也知道他不会放过自己一样,在快要接近她的时候,她愣不防拿出了一瓶东西向他的脸孔死命地喷来。

一种辣辣的气雾喷到了他的眼睛,他用手挡已经来不及,眼睛已经痛得睁不开来,只好放弃捉她的企图。

只听得她用冷冷的声音说道:“游戏规则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我的小师妹选择了她要走的路就要承担后果,既然我救不了她,但是起码我努力过,所以也对得起她和自己,你放不放是你的事,若是你再纠缠我,我一定让你好看。”

说完,还不解气,走过去对着掩着脸,蹲在那里的南宫泽狠狠地踩了一脚他的脚板,然后在他还没有反击的时候就奔向了门口,打开门,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