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平周梦蝶小说章节列表-我在豪门当赘婿免费阅读

  • 时间:
  • 我在豪门当赘婿抠笔
  • 来源:WXB

庄平周梦蝶小说章节列表-我在豪门当赘婿免费阅读

《我在豪门当赘婿庄平周梦蝶》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第四章:拒绝

在周龙天别墅十几公里外有一家五星级酒店,周家聚会晚宴就定在这家酒店,整整定了一层,比普通人婚宴的排场还大。

周家聚会结束后,周家安排大家前往酒店聚会,特意给所有族人和宾客安排了奥迪A6专车接送。看着一个个宾客上了车被送往酒店,甄大凤有些坐不住了,她走到安排车子的管家跟前。

“王管家,什么时候轮到接送我们呀?”

王管家在周家做了几十年,一直跟着周龙天,地位不低。

“哦,是四爷家亲戚吧?稍等,我看看。”

王管家倒显得挺客气,很敷衍地胡乱翻看手里的安排表,然后合了上去。

“不好意思,你们家这次没有安排,你们自己想办法过去吧。”

甄大凤急了,这让他们一家人过去,开他们家破车,那不是诚心让他们家丢脸吗。

“您再帮忙看看,是不是看漏了?”

“你这是怀疑我的眼神不好吗?我说了没安排,就是没安排!”

甄大凤知道自己在周家地位低,被周家人欺负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居然连下人都这么欺负自己,哪还忍得住,大声嚷嚷了起来。

周虎翼周梦蝶一看不对劲,忙上前理论,周家族人和其他宾客都看了过来,甄大凤的脸上更挂不住了。

“哦哟,居然敢怀疑我们王管家的能力,不知道我们王管家都跟大爷爷多少年了,真没眼力劲。”

“真是不要脸哦,还有这样直接要安排车子坐的,好像自己身子多金贵一样。”

周家族人趁机又是一番数落,甄大凤委屈得几乎要哭了出来。

庄平见这样闹下去,估计周龙天又要借题发挥,他们脸上也没光,把同样委屈的周梦蝶拉到一边。

“你让妈先别闹,没安排肯定是大爷爷的意思。”

“不行,这也太欺负人了!不单单我妈,我也咽不下这口气。”

周梦蝶倔强的不肯听话,又要上前去理论。

“五分钟,就五分钟,我一朋友的车子刚好经过,我们坐他的车。”

“你朋友能有什么好车?那不是更让我们丢脸吗。”

“你待会就知道了,先别急。”

周梦蝶将信将疑,将母亲拉到一边,和她说了庄平的意思,甄大凤不大情愿停止了和王管家的争吵,拉着丈夫女儿走到门口等,也免得被众人继续嘲笑。

但是周家其他人哪肯放过羞辱他们家的机会,都故意围在他们旁边,接着坐上了安排好的奥迪A6。

突然,众人一片惊呼,一辆劳斯莱斯缓缓驶了过来,停在了甄大凤一家人跟前。

“是他们家的车?老四家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

“肯定不是,估计也就打脸充胖子,大爷爷不给安排车子,就临时租了车。”

“这种豪车,好像临时租不到。”

众人议论纷纷,连周龙天都被喧闹声吸引站在客厅往门口看来,看到甄大凤十分傲娇地坐上了劳斯莱斯,周龙天皱了皱眉头。

到了酒店,甄大凤以为司机是庄平的朋友,向他连连致谢,还一个劲地说庄平要有这出息,他们也不会一直被周家这么欺负。

酒店宴席稀松平常,虽然一道道菜都是山珍海味,甄大凤一家吃得并不是很开心,因为他们被安排在最角落,靠近厕所的位置。

反而庄平吃得很开心,平时在岳父岳母家,吃的都是素菜,能有顿肉就是加餐,何必拘泥于现在餐桌的位置呢。

酒席上,周家人又谈论起了玉鼎公司,这家总部在国外,专营翡翠的公司据传估值上千亿,但是大家都知道黄金有价玉无价,这家公司到底有多少价值连城的翡翠,一直没人弄清楚。

如今玉鼎公司在国内设立了第一家分公司,一口气就抛出了近十亿的项目,全国做珠宝翡翠的公司都蠢蠢欲动,第一个项目就这么大,往后的合作更是令人期待,和他们合作肯定能跻身国内一线公司行列,但是据说有许多连锁企业上前洽谈,都直接被拒绝。

周涵飞被周龙天委以重任,参与玉鼎公司招商项目,惹来周家族人的眼红。有些想着要是能谈下来,可以跟着周涵飞分一杯羹,也有的等着看他笑话,认为他根本没那能力。

周龙天却是最心急的一人,现在公司财务状况十分糟糕,这个项目几乎是决定周家生死的项目。

就在酒席接近尾声时,王管家突然有些紧张地跑到周龙天身边。

“大爷爷,玉鼎公司来人啦!”

周龙天听完,一把老骨头居然嗖地一下站了起来,其他周家人也都紧张万分,难道玉鼎这是要直接来谈合作吗?

只见一个器宇轩昂的男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帅哥美女,径直走到周龙天的酒桌,帅哥美女把桌上的碟子都推到了一边,其中一个美女将一个银色的手提箱放在桌上,打开。

周家人都围了过来,两眼放光,箱子里躺着两个翠绿的翡翠酒杯。

“周董,我是玉鼎公司的CEO洪有权,贵司在国内是知名的玉器连锁企业,这等小礼聊表敬意。”

这可是两个帝王绿的翡翠,一个杯子也上百万,竟然说只是小礼,这玉鼎公司到底是多有钱!

周龙天十分激动,在菲佣搀扶下才站稳,要伸手和洪有权握手,洪有权却一动不动。

虽然有些尴尬,但是周龙天毕竟混迹商场几十年,很快恢复平静。

“感谢贵司看得起我们小公司,敢问洪总此次前来是关于贵司在国内的项目的事么?”

洪有权也不绕弯,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即走。

他的举动把周龙天搞得有点懵,其他人也都搞不懂他的路子。

周涵飞一心讨好大爷爷,想主动争取机会,匆忙追上去询问洪有权。

“洪总您要不留下喝一杯?我们先谈谈项目的事。”

“贵司是派你来谈?”

“是啊是啊,您能否赏脸喝一杯?”

“吃你们的剩菜剩饭?”

周涵飞一听,顿时大惊失色,忙摆摆手想解释。

洪有权突然停住,转过身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是周家长孙周涵飞吧?”

周涵飞以为他对自己有好感,点头如捣蒜,露出谄笑。

“听说你做黄了贵司的几个项目,我们玉鼎的项目不说多大,也算不小,我看你还是不要参与了。”

洪有权说完,周涵飞被当头棒喝,愣在原地,其他周家人却异常高兴,终于有机会参与玉鼎项目了。

洪有权和跟班往门口走去,他看了眼角落里的庄平,顿时露出了毕恭毕敬的眼神,只是周家人都沉浸在周涵飞被拒绝上,没有察觉洪有权的微表情。

他们也没注意那两个酒杯所代表的含义,只有庄平会心一笑,没想到弟弟还挺有长进。

第五章:滚

洪有权走后,宴会大厅顿时炸开了锅,都在议论着玉鼎公司的CEO竟然直接来谈项目的事。

尤其周家那些未婚的女性族人,更是露出神往的表情,这CEO就如此帅气强大,这玉鼎公司老板该是如何强悍的人,能做如此大的企业,如今周涵飞是没有机会了,那她们岂不是能借机上位?

每个周家族人,似乎都胜券在握,向周梦蝶投来炫耀的眼神。她两年前就嫁给了废物庄平,肯定是没有机会了。

“还好我没有和房地产老王的儿子结婚,不然就错过这一次机会了。”

“你又不漂亮,让你去不是白白浪费机会吗?怎么也要我这样的去才行。”

周家人为此争论不休,宴会厅十分喧闹,周涵飞则神色黯然走到周龙天身边,他哪肯就此罢手,心中暗下决心。

“咚咚咚!”

周龙天猛烈敲击了几下纯金龙头拐杖,会场才安静了下来。

“既然玉鼎公司如此有诚意,我们也不能随便对待,这次我看就让梦凤去谈。”

此话一出,这不明摆着要用美色去拿项目么?其他未婚的女性都愤愤不平,但又不敢公然违抗大爷爷的命令。

周涵飞想说什么,被周龙天瞪了一眼缩了回去。

论长相和学历,周梦凤确实在族人中出类拔萃,她是三爷的长子的二女儿,二十四岁,学的工商管理专业,研究生刚毕业,在公司当营销部长。

虽然是研究生,但是梦凤却同时很懂时尚和打扮,阅男无数,在周家是有名的钓凯子高手。不过她从来不动真情,纯粹逢场作戏,哪天看到对方打了个喷嚏不顺眼,都会将对方甩了。

三爷家比四爷家好一些,相对受到大爷爷器重,但是在周家也没有太好的日子,所以今晚其一大家子被安排在四爷家旁边,只是离厕所远了一些而已。

听到大爷爷让周梦凤去谈项目,这个小家族的人都兴奋无比,终于有机会露一次脸了,要让周家人好好看看三爷家的能耐。

周梦凤向大爷爷表达了谢意,然后走到周梦蝶一家跟前,对庄平说道:“姐夫,我可要谢谢你,不然也轮不到我。”

“是啊,你是比不上我们家梦蝶,不过大爷爷让你去,自有他的想法。”

“呵呵,姐夫说话还是喜欢拐弯抹角。”

周梦凤冷笑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宴席结束,各个族人都回到了各自的家,基本都是豪宅别墅,只有周梦蝶一家是商品房,还是还着贷款的商品房。

甄大凤一回家就把女儿拉到自己的房间。

“小蝶啊,今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你和妈说,你到底什么时候和庄平分开?”

周梦蝶故意装作没听懂:“妈,我们一直都是分开睡的呀。”

“你别跟我打马虎眼,你知道妈的意思,是离婚!什么时候和他离婚?”

“你看看现在大爷爷他们,已经这样欺负我们家了,你再不离婚找个好娘家,以后的日子你说怎么过呀?”

“妈,老话都说劝和不劝离,哪有你直接劝女儿离的?而且今天你也看到了,庄平不还让我们坐了劳斯莱斯,让周家人刮目相看了么?”

“那是他的车吗?那是他朋友的车,和他又没什么关系!别扯开话题,我就问你,你不会真喜欢上这废物了吧?”

周梦蝶没有回母亲的话,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睡在三八线另一边的庄平,叹了口气。

周梦蝶躺下后,背对着她的庄平转了过来,问道:“玉鼎公司的项目,你有没有兴趣?”

周梦蝶感受到背后的一阵暖意,有些不自在地往边上靠了靠。

“我有兴趣也没用啊,大爷爷已经点名让周梦凤去谈了。”

“那就是有兴趣的了?”

过了一会儿,周梦蝶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我知道了。”

庄平说完,转回身子。

第二天一大早,周龙天几个月来头一次来到公司,坐在董事长的位置,等待着周梦凤去谈判的消息。

王管家和周家其他重要岗位的族人,则焦急地或坐或站在周龙天对面。

过了一会儿,周梦凤画着浓妆,穿着清凉地走进偌大的办公室,她张望了下,没看到周涵飞。

“梦凤,怎么回事,你怎么还在这里?”

周梦凤忙胆战心惊地告状:“大爷爷,涵飞哥他,他好像自己带了助理过去谈了!”

“砰!”

“混账东西!洪有权不是说了,不让他去谈的吗?”

周龙天气急攻心,抓起桌上的烟灰缸就砸在地上。

周梦凤虽然委屈,却又知道大爷爷只看重周涵飞,也没敢说什么。

其他地位较高和周涵飞一家不和的族人,忙趁机诋毁周涵飞。

“平时就是太宠涵飞了,现在这么重要的事,非要闹这么一出。”

“洪有权要是发飙,这个项目得告吹。”

周龙天的长子周虎大,也就是周涵飞的父亲,知道儿子闯了祸,忙给周龙天吃定心丸。

“爸,我看您还是别太担心,他带了助理,应该只是让助理冒充周家人出面,洪有权应该不会在意这些细节。”

其实周虎大清楚的很,这招也是昨晚回去后,他和儿子一起谋划的。

听儿子这么说,周龙天还是不放心,忙交代周虎大给周涵飞打电话,让他谨慎对待。

周涵飞刚刚走在女助理身后,准备上到玉鼎大厦顶楼洽谈,看到父亲的电话,直接按了挂断键。

在前台引导下,女助理和周涵飞走进了洪有权巨大的办公室。女助理倒也不胆怯,很自然地上前和洪有权握手交谈,周涵飞则跟在后面点头哈腰。

见洪有权没有让他出去,周涵飞心中大喜,看来他也并非完全不让自己参与。

“你真的是周家人?身份证我看下。”

洪有权坐在老板椅上,目不斜视看着女助理。

女助理和周涵飞心里都咯噔一下,不过还好女助理也姓周,倘然地递上了身份证。

“啪!”

两人正以为顺利过关时,洪有权直接将身份证甩在周涵飞脸上,周涵飞既屈辱又敢怒而不敢言,忙低着头不敢说话。

“你们周家就这样对待客户的?把我们客户的话当耳边风吗?说了不让你参与,你还让助理冒充周家族人是什么意思?你们周家这么没有诚信?”

“滚!”

第六章:主动

就在洪有权暴怒的时候,旁边另外一个更大的办公室里,坐着三个人。

坐在沙发上的是庄闲,庄平的弟弟,旁边则站着他的刘管家,一个身材妖娆脸蛋精致的女子。

而在真皮老板椅上坐着的是庄平,他看着巨大落地窗外美不胜收的东城夏景。

“哥,你赶紧把手上的事弄好,跟我回趟家吧。老爷子快不行了,你知道我又不喜欢赚钱,我只喜欢花钱,到处玩女人。”

“庄北那小子,占着是我们的堂哥,已经准备出手了,你再不回去,以后十分之一的家产,就要被他拿走了。”

“你说你,何苦守着两年之约,而且现在约定时间也结束了,怎么就想不通回家呢?”

庄闲一股脑地求着庄平,庄平却没有怎么听,他看向远处江里的一条客轮,在慢慢移动。

“她说她想有个家,一个稳定的家。”

“不是,你怎么还在一棵树上吊死了呢?这天下美女多的是,何必浪费时间。”

庄平转过椅子,看了眼庄闲,起身。

“你还小,不懂!”

“两年前,就因我一个建设性意见,老爷子就把我安排入赘周家,除了名字,把我什么身份信息都改了,他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既然他喜欢这么玩,那我就让他看看,我能玩到什么样!”

庄闲心急如焚:“可爷爷都快死了。”

“而且,我听说,爷爷这么安排,好像和他年轻的一件事有关。”

庄平往门外走去,他对爷爷的事不再感兴趣,没有再说什么。

出了办公室,守在远处的洪有权忙低着头走了上来。

“庄哥,那小子果然和您猜的一样,带了助理冒充周家人,被我赶回去了,您看看接下去怎么做?”

庄平拍了拍洪有权肩膀。

“辛苦了。你先吓唬吓唬周家,然后说几年前有受过梦蝶的恩惠,指定梦蝶来签字就可以了。”

“好的,听您吩咐。”

庄平出了玉鼎大厦,直接打了车回家,刚进家门,就听到甄大凤异常兴奋的笑声。

“你们不知道,周涵飞那小子,被大爷爷骂的有多惨,大爷爷脸都青了。”

“周虎大估计怕失宠,拿起破了的烟灰缸就砸周涵飞,听说周涵飞小手指被砸骨折了。”

“这次啊,这小子算是惹上大祸了,大爷爷心里肯定要记上一笔。”

周梦蝶和周虎翼听得津津有味,也是高兴得不行,果然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周涵飞活该!

甄大凤和周虎翼见庄平回来,脸上的笑容顿时少了大半,各自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周梦蝶给庄平讲了今天在周龙天办公室发生的事,周涵飞去医院接了骨,一时半会是威风不起来了。

“既然周涵飞被赶回来了,那你去找玉鼎谈吧。”

庄平说完,周梦蝶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以为他脑子不清醒。

“庄平,你在想什么呢,就算周涵飞失败了,再怎么也不会轮到我呀,一大堆周家能人等着大爷爷发话呢。”

“而且因为周涵飞和玉鼎闹得不愉快,后面到底怎么弄,都还不清楚呢。”

周梦蝶不敢出面,她更怕因自己导致周氏玉器和玉鼎公司彻底闹僵,那自家就真的会被大爷爷赶出周家。

“不试试,怎么知道?”

庄平却很淡定,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但他更希望周梦蝶主动去争取。

“庄平,你这安的什么心,还嫌不够丢脸吗?你知道要是大爷爷知道小蝶私自去玉鼎,会是什么后果吗?”

甄大凤偷偷听了庄平和周梦蝶的对话,跑过来训斥庄平,周虎翼也被吸引了过来,数落着庄平的不是。

“就是啊,庄平,你就算不是我们周家人,也不能出这种馊主意吧?我虎翼对你,可不薄啊!”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一提到周龙天就担心受怕,却只敢在家里各种抱怨,如今大好机会摆在眼前,他们却又怀疑庄平的好心,庄平越听越愤怒。

“够了!”

两年了,这是庄平第一次在甄大凤和周虎翼面前暴怒,老实人一旦爆发,其迸发出来的能量,足矣震慑对方。

甄大凤和周虎翼显然被这个倒插门女婿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半天没敢说话。

庄平转向也被惊得一愣一愣的周梦蝶,恢复了平静的语气,还略带温柔:“如果机会来了,就抓住,不要错过,这也是我们家翻盘的机会。”

“我们家”三个字,深深刺痛了周梦蝶的心,没想到这个在周家憋屈了两年的丈夫,竟然当这里是自己的家。

周梦蝶刚想说话,就接到了周龙天的电话,她有些有些难以置信,大爷爷竟然亲自打了电话给她。

“梦蝶啊,来下公司,玉鼎的事。”

甄大凤和周虎翼听到了大爷爷竟让周梦蝶去公司谈玉鼎的事,那就真的是来机会了?他们都异常兴奋地抓着周梦蝶的手。

“小蝶啊,我就说你的才干不会被埋没的,这不,大爷爷想到你了。”

周虎翼一脸自豪,果然是自己的女儿。

“对对对,赶紧走,我们都过去,别让大爷爷久等。”

四人来到玉鼎公司顶楼,周家族人几乎都来了,甄大凤和周虎翼走在前面,周梦蝶和庄平走在后面。

通道都被周家人围满,看着得意洋洋的甄大凤和周虎翼,面露不屑,却又充满嫉妒。

“看把他们能的,小人得志!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让周梦蝶去谈项目呢。”

“他们守着一个破门店,没见过世面,我们别和他们一般见识,就算去谈,说不定也一样被赶回来。”

“是啊,说不定就是玉鼎故意让她去,好羞辱她,为周涵飞一事报复呢。”

庄平看了眼这些自以为是的周家人,叹了口气,周家迟早会败在这些人手里。趁着如今还有市场和业务,得早日收过来才是。

进了周龙天的办公室,周龙天端坐在桌子后面,看到周梦蝶进来,他站了起来,指了指桌上的几份文件。

“梦蝶啊,这个项目就麻烦你了,只要谈下来,项目肯定给你好好做。”

周龙天难得对周梦蝶一家露出慈爱的笑容,更不用说如此和气地请求。

小指包着纱布的周涵飞正要上前说什么,被周龙天瞪了一眼,忙低着头退到一边。

周梦蝶拿了桌上的项目书,既忐忑又兴奋,没想到这种事居然会轮到自己。

“也不知道你以前和那洪有权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非指定你去谈。”

周梦凤也同样不服气,原以为周涵飞搞砸了商谈,接下来就轮到她了,哪想洪有权直接指定周梦蝶,她既不甘又不服。

“梦蝶曾有恩于他,他只不过知恩图报罢了。”

庄平斜眼看了眼周梦凤,将她的话堵了回去,周梦凤语塞。

第七章:城府

周虎翼亲自开车,载着一家人来到玉鼎公司楼下,停好车后周虎翼和甄大凤正要同周梦蝶一起上去,被庄平拦了下来。

“爸,妈,这周涵飞跟着助理上去都搞砸了,我们还是不要上去了,让梦蝶自己应付吧。”

周虎翼和甄大凤头一次认真想了想庄平的话,倒也有道理,待会看到我们这么多人上去,直接拒绝我们,那就麻烦了。

但是周梦蝶有些心虚,不大敢一个人上去,最终还是被庄平说服,独自进了玉鼎大厦。

没想到,刚进去她就被等待已久的前台带到顶楼,直接领进了洪有权的办公室。

洪有权更是做足了戏,上前热切握手,感恩戴德。

“几年前,感谢梦蝶小姐扔的那一百元,我才没饿死街头,有了今天的成就,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哪!”

不过这故事主线是确有其事,只不过不是周梦蝶扔给他一百元,而是庄平。

“额,不,不好意思,您说几年前,我给过您一百块?”

洪有权点点头,忙让周梦蝶入座,大概讲述了当年落难,流落街头,幸亏周梦蝶给了他一百元,他才重新振作。

周梦蝶却挠着头,根本不记得有这件事。

“梦蝶小姐,这也是我过去的落魄经历,您心地善良,可能还给过其他人很多救命钱,所以不记得我了。”

“没关系,总之我很感谢您,这么多年一直想找到您报恩,没想到真就找到了,而且我们竟然还是同行。”

“这次项目,希望梦蝶小姐赏脸,和我们玉鼎联手,共创佳绩!”

周梦蝶被洪有权说得一愣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洪有权的助手就带着合同过来,让周梦蝶签字。

“这,这太快了……我,我都没想到会……我还带了项目书……还有这事,不用贵司老板出面么?实在抱歉,我没想到这么快就签了,话有点多。”

洪有权让助理给周梦蝶上了杯温水,周梦蝶喝了水才缓和了一些。

“是这样的,我把您的事和我们老板说了,我们老板直接敲定就您了,所以合同我们签好就可以了。我相信您的为人和能力,项目书这东西,做得再漂亮,不如人的品行。”

下了楼,周梦蝶一路都是懵的,父母以为她也被赶出来了,正想着安慰,没想到周梦蝶把合同递给他们看。

“天哪,就签好了?这可是十亿的合同啊!”

二老都难以置信,如梦般看着自己有出息的女儿,终于在周家人面前争了一口气,以后看周家人还敢怎么欺负他们。

“恭喜啊,拿下了玉鼎的项目。”

庄平给周梦蝶道贺,甄大凤和周虎翼沉浸在女儿的胜利中,也就没去打击庄平。

周梦蝶像初恋的女生一样,脸色潮红,温声细语:“该我谢谢你,是你一直鼓励我主动争取。”

周梦蝶等人回到玉鼎公司,原想看她丢脸的周家人,顿时没了羞辱的点,都目瞪口呆看着周梦蝶把签好的合同放在大爷爷面前。

“好,梦蝶这次给我们周家立了大功!”

周龙天满脸笑容,虽然没能让周涵飞出头,但是拿下十亿的订单,也是大功一件,周家的经营将扭亏为盈。

“也就运气好而已,我看她,连合同内容都没看过吧。”

周涵飞虽然心里嫉妒,但嘴上哪肯轻易罢休。

被周涵飞这么一说,周梦蝶脸唰的一下红了,她一直沉寂在兴奋中,确实连合同内容都没看。

“我,我太急没看仔细……”

周梦蝶面红耳赤,在周家人面前抬不起头。

“呵呵,连合同都不看,谁知道会不会反被卖了。”

周梦凤早就看周梦蝶不顺眼,赶紧补上一句,其他周家人也都摇着头,似是周梦蝶这功臣反而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

周梦蝶搓着手,霎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看向大爷爷,以为大爷爷会为自己说句话。

“梦蝶,你真的连合同都没看啊?这样大意可怎么行,我看后面还是让梦凤负责,你和涵飞做助理吧。”

“可是,大爷爷这……”

周梦蝶一家顿时跌入谷底,周涵飞和周梦凤则得意洋洋,幸灾乐祸看着周梦蝶。

“就这样吧,合同我让法务过几遍看看有没有问题。”

周龙天挥挥手,示意周梦蝶他们出去,周梦蝶像被霜打的茄子一般有些蔫,黯然失色。

她怪自己在大事面前没有冷静下来思考,连合同都没看仔细就签了,这确实是商场一大忌讳。

周虎翼和甄大凤想替女儿求情,可是大爷爷已经直接起身,在菲佣的搀扶和周涵飞等人的簇拥下,走出了办公室。

庄平和周梦蝶回家的时候,也觉得大意了,反倒不是周梦蝶没看合同,而是太低估周龙天这些人。这一家人都是豺狼货色,稍微不注意就会被反扑,看来把他们想得太简单了。

到了家里,周梦蝶再也忍不住,泪如雨下。

甄大凤安慰着女儿,周虎翼则坐在一旁唉声叹气,本以为这次能让一家人在周家彻底站稳脚跟,没想到还是被大爷爷给打了回来。

“直接去找洪有权。”

过了许久,庄平见周梦蝶还是没能缓过来,不忍心她一直这么伤心下去,出了个主意。

听到庄平这么说,甄大凤和周虎翼倒都赞成。

“对,直接去找洪有权,这可是女儿你行善积德的福报,怎么能让周涵飞和周梦蝶抢了去。”

“是啊,我也咽不下这口气。”

甄大凤和周虎翼也怂恿着女儿,周梦蝶反而有些犹豫。

“可是,这样能行么?会不会太难为对方了?大爷爷会不会怪罪我?”

周梦蝶各种担心,但她也咽不下这口气,看到周涵飞和周梦凤那趾高气昂的模样,一肚子气。

“大爷爷让你做助理,你完全可以带项目书过去找洪有权,就说走得太仓促,需要再沟通下项目内容。”

“项目书上面醒目的地方写上周涵飞和周梦凤的名字,把你自己的名字先去掉。”

“接下去,洪有权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庄平给妻子出了个主意,周梦蝶和父母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没想到庄平竟然有如此城府,这是他们两年来从来没看到过的一面。

第八章:尔虞我诈

甄大凤就寝前,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这直接过去找洪有权,大爷爷会不会生气?”

周虎翼反倒看得开,戴着老花镜一边看一本古书,一边回老婆:“我看庄平说得对,既然大爷爷不讲功劳,直接剥夺了梦蝶作为负责人的权利,那就不要对他们太客气。”

甄大凤躺在床上,仍然有些担心:“就怕大爷爷一怒之下,把我们赶出周家,那以后真的没脸见人。”

周虎翼反倒笑了笑,道:“不会的,其实周家财务你应该也有点数,现在正是需要玉鼎项目续命的时候,不敢拿梦蝶开刀。”

“也是,还好梦蝶帮过洪有权,不然这次估计又轮不到我们家。你说庄平现在是怎么回事,敢出这样的主意?”

“他本来就是外人,但好歹也是梦蝶的丈夫,他向着我们也没错。他也就占着梦蝶是周家人,才敢这么说,没有我们周家,他屁都不是!”

第二天,庄平载周梦蝶到了玉鼎大厦楼下,周梦蝶手上抓着项目书,仍旧十分紧张。

“这样真的行么?我怕……”

周梦蝶抓着项目书,迟迟没敢下车。

“别怕,你昨晚把项目书看了好几遍,我想现在周家没有第二人能比你更了解,大胆去做就行。”

周梦蝶终于鼓足勇气,带着项目书来到顶楼进了洪有权的办公室,竟然看到周涵飞与周梦凤已经先到一步,不怀好意看着她。

“哟,梦蝶姐,你怎么自己就来了?”

周梦凤今天同样浓妆艳抹,香水喷得呛鼻,十足的骚媚样,根本看不起连妆都没画的周梦蝶。

而周梦蝶的单独出现,也令周涵飞十分不爽,一把抢过周梦蝶手中的项目书,但是当他看到项目上只有自己和周梦凤的名字时,又冷笑了声。

“算你有自知之明。今天在洪总这里谈事,你就做好记录就行。”

说着推开周梦蝶,周梦蝶很无助又无可奈何。

周梦蝶竟然想到了庄平,如果他此刻在就好了。而此刻庄平却在一家酒吧,让一个人去体彩兑奖中心帮他办件事。

“庄哥,你说你费这劲干嘛?还去买别人要兑奖的彩票,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和庄平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这家酒吧的老板萧索。

“别废话那么多,照我说的做就行,你手下人多,办这事快一些。”

萧索点了点头,招呼一个手下过来,吩咐了庄平的事。

萧索在云城很吃得开,认识黑的白的不少人,连开了几十家家酒吧,而五年前,他却还只是一个愣头青,如果不是庄平把他从一堆火拼的人里面拽出来,他此刻也许就不能出现在这里了。

只是他不明白的事,时隔三年之后,这个在他眼里能量无限大的人,竟然入赘了周家。

而今,竟然让他去买别人要兑奖的彩票,是不是入赘入傻了?

洪有权办公室。

“洪总,那我们开始吧?”

周涵飞面带微笑,看向洪有权,洪有权看到周涵飞的霸道举止,冷冷笑了笑。

“好。”

在会议室,洪有权刚落座,周梦凤就急着坐在他的对面,屁股还没坐下,就被洪有权瞪了一眼。

“让你坐了么?”

周梦凤被洪有权吓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半弯着身子,十分尴尬。

洪有权向周梦蝶伸了伸手指了指周涵飞的位子,十分客气地说道:“梦蝶小姐,您坐这里。”

周梦蝶看了眼脸色铁青的周涵飞和周梦凤,坐在了洪有权对面。

“梦蝶小姐,我们开始吧。”

周梦凤想说话,洪有权挥了挥手,示意他闭嘴,二人十分尴尬地站着,看着周梦蝶与洪有权讨论项目的内容。

前期几批玉器主要是以手镯为主,还是雕刻件为主,分别需要什么质地,加工厂如何选择等等问题。周梦蝶都按自己的想法给出了一些意见,洪有权听得津津有味。

项目书翻到最后,洪有权似乎都没察觉有什么异常,周梦蝶不禁有些慌张。

“有个疑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洪有权伸了伸懒腰,喝了口热茶,突然问道,周梦蝶忙点了点头。

“这是我们谈下来的项目,为何项目书上没有梦蝶小姐你的名字,这项目不是您负责么?”

周梦蝶刚想说话,周梦凤抢先一步,点头哈腰回道:“洪总,这个项目由我负责,梦蝶主要是我的助手。”

“哦?你负责?”

洪有权的助理走过来推开了周梦凤,周梦凤十分尴尬地退了一步。被当着众人的面如此羞辱,周梦凤心里早已恨得牙痒痒,却又不敢发作。

洪有权斜着眼看了眼周涵飞,十分不满地喝问道:“还有你,你们周家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么?合作之前我也说得很清楚了,不要你参与!”

“后续是我和您对接,我专业是工商管理,一定会实施好项目的。”

周梦凤认为机会来临,赶紧凑上前,想要赢得洪有权的赏识。

洪有权直接站起身,对周梦蝶说道:“这个项目还是您负责吧,把项目书再改下,除了您的名字,我不想看到其他人的名字,否则这项目面谈!”

他的话虽然是说给周梦蝶听的,但却是直接将周家其他人都排除在外,再傻的人也都明白他的意思。

周涵飞和周梦凤不好再说什么,失魂落魄回到了周氏公司。

得知洪有权直接指定周梦蝶作为项目负责人,周龙天十分不满,但是他更加看重的是这个项目,不允许出现任何岔子。

周梦凤还想让大爷爷出面,把项目负责权拿过来。

“大爷爷,这洪有权欺人太甚,根本不把您定下负责人一事放在眼里,直接就让周梦蝶负责了。”

此话一出,周家上下无不愤慨,没想到周梦蝶这么不要脸,直接抢负责人的名额。

但周龙天心里很清楚,这事现在尘埃落定,只能由周梦蝶处理,他担心周梦凤和周涵飞又搞出什么幺蛾子。

“不用再说了,梦蝶也是我们周家人,这事就这么定了。你好好给梦蝶打下手。”

周龙天发话,无人敢顶嘴,周梦凤更是吓得一个哆嗦,没想到大爷爷竟然直接吓唬她。

“还有你,以后都不要参与玉鼎的项目,听到没有?”

周龙天看了周涵飞一眼,周涵飞无奈地点点头。

被一番训斥,周涵飞心里更加嫉恨周梦蝶,他哪肯就此善罢甘休。

周虎大知道儿子这次吃了亏,而他一心想要上位,彻底稳住在周家的地位,于是和周涵飞暗中商量计策,即使项目被周梦蝶抢走,也要将项目利益抢回自家囊中。

周虎大找来财务梁总监,让其全程紧跟玉鼎项目,一分额外的钱也不能让周梦蝶支取,梁总监自然懂得权衡利弊,周虎大以后会作为周家的掌门人,肯定对其言听计从。

周梦蝶回到家,讲述了洪有权指定她作为项目负责人,还把周涵飞和周梦凤骂了一顿的事,甄大凤和周虎翼都为女儿感到高兴,只有庄平察觉他们肯定不会轻易罢休。

“既然拿下了大项目,洪有权还这么看重你,我看还是要请洪有权吃个饭,尽地主之谊。”

周梦蝶自然十分同意庄平的想法,决定晚上就请洪有权吃饭,但是庄平却让她再请一个人,那就是周龙天。

周梦蝶虽然不大明白庄平为何突然说要请大爷爷,但是毕竟玉鼎项目是周家目前最大的项目,请掌门人出面也是必然的。

“就去周家经常宴请宾客,直接划账走人的那家酒店好了。”

庄平十分淡然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