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仙帝归来》章节目录 最强套路小说作品全集

  • 时间:
  • 重生之仙帝归来最强套路
  • 来源:zsy

《重生之仙帝归来》章节目录 最强套路小说作品全集

《重生之仙帝归来林凡瞿梦》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第9章 江南市三人

那黑影钻进的那栋楼,没有其他特别的地方,但这正是留在徐家字条上的地址,换言说,被绑架的徐菲很可能就在这。

也难怪林凡的表情会如此奇怪,原本他还以为得废些手段,哪料到这么轻松就被人领到了门口。

那黑影的手段在林凡眼里虽算不上高明,但在凡俗眼中,确确实实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暗器高手。

他在受伤会逃向这里,这也等同于告诉林凡,这里有能保护他性命的人,或者说,在这里有比黑影更厉害的角色。

而这一切对林凡来说,都无关紧要,他只在乎能不能直接在这找到徐菲,林凡实在是不愿意多折腾,迅速解决这件事,他也能尽快回去修炼。

直接杀进去似乎也不现实,这栋楼里还居住着其他无关的人,无论是波及到他们的安全,还是吸引了他们的注意,都是林凡不愿意看见的。

所以林凡依旧悄无声息的跟在黑影身后,跟着他进了大楼内,跟着他走进房间里,整个过程,黑影压根一点异常都不曾察觉,甚至他心里还在窃喜,逃出生天的感觉,确实不错。

“虎哥,快快快,诶哟,可疼死我了,快帮我拿些止血药。”

黑影一进房间,就开始嚷嚷,听见了他的声音,里面房间才走出来一胖一瘦两个人。

“不就是让你探查个情况,怎么弄成这副德行了?”

“还说个屁,碰到个硬茬,原本只是想警告他一下,哪知道那人还一路追着我,更是二话不说直接动手了,真够倒霉的。”

胖的那人皱着眉头打量着他手腕的伤口,对于黑影的埋怨更是直接忽略掉,转身回到房间里去了,想来,这人应该就是黑影口中所说的虎哥。

林凡进门之后一直躲在墙角的阴影中,直到现在,三人都没有发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当另外两人围在黑影身边,准备帮他伤口上药时,林凡才走了出了。

“谁?!”

三人中最先发觉林凡动静的是那名瘦子。

林凡被那人看着,感觉就像是被一只阴冷的毒蛇盯着似的。

林凡露出一个自以为和善的微笑,自顾自坐在椅子上,看着凝神戒备的三人,慢悠悠的问道:“说吧,你们都是什么身份?去徐家是受谁指使的?”

“我是江南市童家,童力虎,受伤的是我的弟弟,童飞鹰,而这位则是江南市龙家龙豪森,我弟弟去徐家也只是童家长辈交代的任务,让我们去查探一下徐家最近惹上了什么人,我等并无恶意。”

三人都是练武之人,听觉更是优于常人,林凡能够如此轻而易举的瞒着三个人进入房间,单从这点便能够看出双方的差距了。

而且童飞鹰的实力童飞虎是再清楚不过了,所以童力虎也是能看清时事的人,压根没有过多思考,一股脑便将自己这些人的身份和目的通通交代的一清二楚。

但林凡也不是随便就能糊弄过去的主。

“那你何必鬼鬼祟祟地躲在门外,大可以进去大家一起聊聊呀,何必如此呢?”

林凡看着童飞鹰,嘴角带着玩味的笑容,站起来,走到三人面前,语气突然变冷。

“还是说,你们压根就心怀不轨,打算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林凡一边说着,一边又向前迈出一步,自身的气势更是慢慢释放出来。

刚一感受到来自林凡的压力,童力虎和童飞鹰两兄弟一瞬间便已经面露难色,额头更是隐隐有冷汗渗出。

反倒是龙家那名消瘦的年轻人,龙豪森的反应在三人中最为平淡,只是眉头皱起罢了。

“高人,请听我一言。”

随着林凡向外释放的压力越来越大,龙豪森也有些吃力,在他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他连忙开口。

林凡也没想到这个和他年龄一般大的普通人竟然可以在自己先天威压下如此淡定,将释放在外的威亚维持在一个三人都能够承受的范围内,抬了抬下巴,示意龙豪森接着说下去。

压力骤轻,龙豪森有些忌惮地看了眼林凡,立马移开目光。

“高人有所不知,徐家之前和我龙家曾有过婚约,而我龙家和童家又是世交,所以我才会麻烦两位兄弟同我一起来江北,我们去徐家真的没有丝毫坏心眼,只是想查探一下徐家的情况,望高人明察。”

龙豪森一口气说完这些话,额头的汗都出来了,更是时不时地抬头看林凡的脸色。

但让他失望的是,林凡从始至终,脸色压根变都没变。

“你们三人是何时到的江北?”

“今天早上刚到。”

林凡得到这个回答之后,便转身离开了这栋房子,一如他进来的时候一样,轻轻松松。

“高人可是修道者?”

在林凡拉开门准备离开的时候,龙豪森问出一个他心底一直存在的疑惑。

但林凡并没有回答他的意思,没有停下脚步,直接出了这栋屋子。

站在楼道上,林凡却没有急着离开。

龙豪森的话语引起了林凡的兴趣,他能说出“修道者”,说明最低他也见过这类人,甚至,江南龙家就存在修道者。

这个消息对于林凡来说,也不知是好还是坏。

他目前最主要的还是寻找徐菲的下落,这个女孩对她母亲的一片孝心,让林凡总是会想起自己失踪的母亲。

刚刚江南市三人的话语,在林凡的注视下,压根没有撒谎的可能,如果这都能骗得了林凡,那只能说三人中有人的心机深沉到一种可怕的地步。

如果这三人真的是今天才到的江北,那么绑走徐菲的就不会是他们了,不过这也没办法说明这跟他们没关系。

毕竟绑走徐菲的那人留下的地址正是这里,而这三个江南来的家伙刚好出现在这,这不可能说是意外。

林凡可不相信世界上会有这种巧合。

即便这次徐菲被绑架不是他们三个人下的手,那就是有人想要嫁祸给他们。

所以他也没把徐菲被绑架的消息告诉这三人。

但林凡想不明白的一点是,自打他进去这栋楼之后,他的神识就已经囊括了整栋大楼,连地下室都不曾放过。

如果徐菲真的被绑架到了这里,那就不可能躲过林凡神识的抽查。

虽说重生之后,林凡的实力下降至低点,但以先天之期的修为神识,也同样不可能察觉不到那么大一个活人。

既然百思不得其解,那就静静等着,既然对方留下字条,那么徐菲一定不会出现其他意外。

而且现在距离对方约定的时间也不过只剩下七八个小时,这点时间对林凡来说,也就是修炼间一眨眼的功夫。

直接腾空去到这栋大楼楼顶,盘腿坐下,闭目运转至尊法典。

想要重修巅峰,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都很重要。

下午五点,林凡有所察觉,睁开双眼。

神识扩散,这个时间江南市那三人突然离开了这栋大楼,而现在离字条上约定的时间恰巧只剩下一个小时。

三人走的很小心,一步三回头的,生怕有什么人会跟在他们身后似的。

而林凡也没那个心思跟着他们,现在还剩下一个小时,大可以等着绑匪出现便是,也用不着他再折腾了。

半个小时还没到,一道偷偷摸摸的人影便引起了林凡的注意,赫然是刚刚去而复返的童飞鹰。

实在是没办法不引起林凡的注意,刚刚还空着双手的童飞鹰,这会儿竟然用他那仅剩的一只手拎着一个巨大的包裹。

那副小心翼翼地模样和刚刚出去的时候一般无二,甚至还要更加谨慎,上楼的时候都没乘坐电梯,而是单凭身法,一口气冲上二十多楼。

那包裹里装着的正是被绑架的徐菲。

但之前童飞鹰无论是说话,还是神态,都不像是作假,而且他压根就不像是那种心机深沉的人呢。

这样的情况更是提起了林凡的兴趣,也没打算现在就露头,静等着童飞鹰,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来。

在童飞鹰进入大楼之后,似乎是约好的一般,童力虎也紧跟着出现在林凡的神色范围之内。

童力虎没有童飞鹰那种小心翼翼地前进,他反而要显得急躁很多,风风火火的闯进大楼,一路上弄出了不小的动静。

这种情况似乎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等了一会之后,林凡并没有发现江南市龙家那位龙豪森的出现。

而且楼下,童飞鹰和童力虎两人似乎在房间里争吵起来,这会也跟绑匪约定的时间差不多了,也是时候把徐菲救出来了,这姑娘这次估计是吓得不轻。

这次,林凡并没有选择再从楼道里,规规矩矩的走正门,既然已经知道了他们在哪间房内,哪还用得着那么麻烦?

直接从楼顶一跃而下,凭空悬浮于童飞鹰和童力虎所在的那间房屋外。

隔着一扇窗户,林凡可以看见,徐菲已经被他们从大包裹中放了出来。

房间内的三人在这一刻,隔着一扇窗户和林凡对视,三人的表情各不相同。

第10章 被阴了

徐菲就像刚从睡梦中醒来一样,连她的眼神都是迷离的,直到她看见窗外的林凡,瞳孔才慢慢有了聚焦,只不过表情依旧木然。

童力虎看见林凡,则是有些惊疑,并且这种表情正在慢慢向着惊讶转变,他的目光一直在林凡和徐菲两人身上流转,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童飞鹰则是其中最不淡定的一个,看见本已经走了的林凡再次出现,并且还是在这个当口,童飞鹰是又急又怕,不停地搓着双手。

林凡用真元粉碎了面前的玻璃,然后飘散落入屋内。

童力虎和童飞鹰只是愣愣地站着,即便是破碎的玻璃碴溅射到脸上,两人依旧一动不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林凡身上。

见两人如此老实,林凡倒是有些好笑,他也不急着带走徐菲,索性问清楚这件事情所有的情况。

“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当听到林凡这个问题的时候,童飞鹰的表情明显变得有些不自然,给人一种,畏惧,紧张揉杂在一起的复杂感觉。

倒是童力虎,他并没有那种被自己撞破阴谋的畏惧感,只是依旧带着紧张。

这种紧张的来源可能仅仅只是因为林凡的实力要远高于他。

“高人,都怪我这弟弟一时鬼迷了心窍,他也是一时心痒,高人饶了他这一回,我保证他再也不会干这种龌龊勾当了。”

听了童力虎的话,林凡的眉头微微皱起,这其中似乎有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童家两兄弟既然前去查探徐家底细,难道不晓得这是徐家大小姐嘛?

若真不知晓,那童飞鹰又是从哪绑架的徐菲,要知道徐菲失踪的地方可是自己家中的卧室呢?

但偏偏童力虎没有撒谎,这也让这件事处处透着古怪,那么绑架徐菲的肯定有第三个人?

一念至此,林凡心中出现了一张阴冷的面孔,是他吗?

“那你可知这女孩是谁?”

听见林凡这么问,童家两兄弟即使再白痴也听出来事情有些不对劲。

不过两人确实不知,相互看了一眼,齐齐摇了摇头。

“这乃是……”

当林凡刚准备说出徐菲的身份,他猛然察觉到这间房子的角落里,有一人以一种飞快的速度接近徐菲。

这人能够躲避林凡神识的探查,十有八九也是一名修真者,修为大致也和他处在差不多的水平间。

林凡不敢让来人接近徐菲,以免自己处处受人限制,只得收回话语,快速回援,来到徐菲身旁。

那人速度虽快,当林凡赶到时,他依旧距离徐菲还有五六步远,但那人并没有就此罢休,依旧笔直冲向林凡。

这给林凡的感觉,就像是这人压根不是针对徐菲,完全是为了让自己吸引自己过来。

这种发现,让林凡心底隐隐不安。

但也由不得他多做思考,那人来到林凡面前,抬手便是一掌。

呼啸的风声似乎预示着这掌的威力非同小可。

但林凡压根不怵,真元运转,凝聚在手掌之上,抬手相迎。

“噗嗤……”

原本料想的剧烈碰撞声并没有出现,反而是一种气球漏气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

“不好!”

这道声音出现的同时,林凡便预料到事情的糟糕。

果然,在林凡还来不及撤回手掌的时候,他进来的那扇窗子,又闯进来一人。

林凡想要回身去应对突然出现的那人压根做不到,他对面的那个人依旧死死缠着他。

突然闯进来的另一个人动手的对象既不是林凡也不是徐菲,而是直接奔着童家两兄弟去的。

那两人还处在愣神中,只看见林凡用一种肉眼完全跟不上的速度离开他们面前,紧接着就有另一个人直冲他们而来。

面对修真者,这两个在武学上有所建树的童家兄弟完全不是对手。

一个照面,两人便已经齐齐躺在血泊里。

得手之后,两名修真者直接抽身而退,林凡压根没办法去追,万一还有第三个人那岂不是将徐菲至于险地。

眼睁睁的看着两人修真者离开,林凡如果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那才是真的白痴呢。

想他重修一世,竟然被两个先天之境的小修士阴了一手,这要是放在前世,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也同样是因为他自己心态的原因,他一直觉得重修之后,仙帝之下皆为凡俗,殊不知他自己也只是个先天之境的小修士。

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林凡也只能是苦恼一笑,重生,这种事情,果然还是需要适应适应,这心态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至于被人算计一手这件事,要说林凡有多苦恼,那自然也是不可能的,大不了日后直接把对方打服为止,任他有千百计谋,都让他统统无用。

也好让他明白明白,这个世界,拳头大,才是硬道理。

再次看了一眼躺在血泊里的童家两兄弟,林凡蹲着身子,在两人身上摸索一番,便起身,抱起徐菲离开了。

下楼的过程中,林凡一直在检查徐菲的状况。

只见她,双目无神,表情呆滞,林凡一看就知晓,徐菲这是被人在魂魄中动了手脚。

难怪徐菲连最基本的挣扎都做不到,不过一个修真者对付一个凡人,实在是有太多种办法了。

在楼梯下降的过程中,林凡便帮她解开了魂魄中的禁制,顺带还帮她检查了一番身体是否有其他伤势。

好在对方并没有其他恶意,徐菲的神志并没有受到任何损伤,而且身体也没有任何异样。

林凡依旧仔仔细细的用神识检查徐菲的身体的状况,但这个时候,徐菲魂魄中的禁制早就消散了,也已经恢复清明了。

在电梯这么逼仄狭窄的空间里,她还被林凡抱着。

徐菲近距离的看着林凡的脸庞,甚至都能感觉得到他的呼吸。

第一时间也没考虑自己为什么会好端端的出现在这种地方,反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连着脸上也带起一抹绯红。

“叮咚!”

电梯门打开的提示音将徐菲从胡思乱想中惊醒了过来,她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慌乱地窜下林凡的怀抱。

“你在家被坏人绑架了,我受你父亲所托,现在你安全了。”

林凡依旧用他那种平淡的语气,听不出一丝波澜。

“嗯。”

徐菲用微不可查的声音应了一声。

以林凡的眼力,自然是将徐菲刚刚的所有的状态收入眼底,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

现在,只需要将徐菲安全送回徐家,事情就算完成了,他也该回去了,算算时间,这会瞿梦也该下班在家等着他了。

“走吧,我送你回家。”

“林宗师……”

刚准备抬脚离开的林凡又被徐菲叫住,转身刚想询问她。

一抹带着清新的少女香吻便凑在他的脸庞上,如同蜻蜓点水一般,一沾即走。

徐菲也被自己突然大胆的举动吓到了,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样,亲完之后才觉得不妥,低着头,手指不停地绞在一起。

她这时的脸是要多红,就有多红,整个一个都熟透的苹果一般。

林凡对徐菲凑过来的举动,自然是早有察觉,他没有躲开,他为什么要躲开?

转过身,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脸庞,在徐菲看不见的时候,嘴角带起明显的笑容。

徐菲跟在林凡身后往外走,压根不敢抬头,这会她只觉得脸上火烧火燎的烫。

偷偷抬头去看,发现林凡正摸着被她刚刚亲过的地方。

这么一看,徐菲只感觉脸上更加的火辣。

原本都沉浸在这种情绪中的两人,突然被一阵巨大的轰鸣声打断。

林凡站在大楼门口,没有再往前迈出一步,来不及散发神识查探情况,危机的第六感让他选择直接转身搂紧徐菲。

在他刚刚护住徐菲的同时,被林凡搂在怀里的徐菲清楚的看见一辆巨大的卡车笔直的冲向两人所在的位置。

“轰!”

巨大的卡车直接撞破大楼的墙壁,徐菲最后的意识停留在两人都被卡车撞飞的画面,而林凡依旧紧紧的抱着她。

猛烈的冲击使得整栋大楼都颤抖起来。

石屑纷飞,惨叫声,哭泣声,哀嚎声四起。

在意识到危机诞生的第一时间,林凡选择用后背去承受卡车的巨大冲击,又在两人快要落地时,林凡再次调转两人的位置。

连续两次巨大的冲击,即便是有真元护住全身,五脏六腑也会受到重创,更别说林凡将大部分真元都用来保护徐菲了。

刚从地上爬起来,他就已经撑不住的吐出一口鲜血。

没想到重生没多久,他就受了这么重的伤,更让林凡觉得气愤的是,对方为了对付他,竟然不管不顾直接对着这栋大楼冲撞。

虽然卡车的撞击只将两层楼的外侧部分撞毁,但这毕竟是居民楼,这周围的哀嚎声足以说明受此无妄之灾的人不再少数。

林凡检查了一下徐菲,确定她无大碍,只是昏迷了过去,林凡拖着伤体,一步步的靠近大卡车。

无论对方是谁,无论对方有何目的,他林凡都得让对方付出代价。

第11章 风兰夜总会

林凡自重生以来,这次是真的动了怒气了。

接二连三的被阴了,他也没当回事,毕竟没有对他和徐菲造成什么伤害,但现在的情况就有些不同了。

这次如果是普通人,估计又得重新投胎去了,而且这种不管其他人安危的做法更是让人不耻,为了对付他一个人,害的这么多无辜的人一起受难。

林凡已经决定要将幕后黑手揪出来,好好教育教育他一下了。

之前懒得去追那两名修真者,完全是因为林凡懒得去折腾,但没想到对方一点不识趣,反倒还得寸进尺。

如果不给他点颜色看看,林凡都会觉得对不起自己前一世仙帝的身份。

一步步走向大卡车,也不管车厢内已经变形成什么模样了,真元汇聚在手中,一把抓起车门,硬生生将车门拽了下来。

两个染着黄头发的青年此时早就不醒人事了。

遭遇如此严重的撞击,两人还没死成也不知道是他们的福分还是霉运。

林凡压根不顾三七二十一,伸手抓住两人的头发,就开始往外拉。

这两个家伙身上的骨头也不知道断了多少,原本被挤压在变形的车厢中还好,但被林凡如此粗暴地向外拉扯,直接牵动了他们的伤势,瞬间两人头也不晕了,眼也不花了。

一时间,杀猪似地惨叫声从两人嘴里传了出来。

“说吧,谁派你们过来的?!”

将两人像丢垃圾似的扔在地上,林凡直接开口问道,对于这种丧尽天良的家伙,他现在恨不得一掌拍死两人。

两人刚从昏迷中疼醒,又被林凡粗暴的扔在地上,疼得是死去活来,偏偏怎么也没办法再次晕过去。

面对着林凡身上散发的气息,两人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刺骨的杀意,似乎他们下一刻会面临死亡的降临。

有这种心惊胆颤的体会在前,两人哪敢再有半点拖拉。

“饶命饶命,我们也都是被逼的,都是熊爷逼着我们做的,我们也没办法啊,求求你饶我们一条活路,放过我们吧……”

两人也顾不上身体上的伤,一边说着一边只管用脑袋使劲磕着地面,哪怕是头破血流两人也不敢抬头,口中依旧不断地求饶。

实在是林凡将这两人吓得够呛,两人明明都记得自己的大卡车已经把林凡给撞飞了,他反倒一点伤都没有的样子,更别说那种从他身上散发的气息了。

两人心里都觉得自己这次是见着活神仙了,被指使来杀这么一个人,两人现在想想,还真是猪油蒙了心。

“熊爷?狗熊还是熊猫啊?”

“他是江北市卢湾区的黑道大哥,我们都是被他逼得,要不然我们哪敢做这种事啊,他现在应该还在风兰夜总会,这会他肯定在那捧场。”

这两个黄毛现在是要多老实就有多老实,甚至不用林凡发问,直接就把他们口中那位熊爷给出卖了。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林凡也不再多说其他的,抱起依旧昏迷的徐菲便离开了这,至于这两个家伙折腾出来的这一大摊子事,自然会有人来处理。

不远处已经响起了警笛声,相信很快这两个黄毛就得去吃一顿牢饭了。

至于林凡,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直接带着徐菲回到了徐家。

徐云栋今天连公司都没去,自己的女儿被人绑架了,身份神秘的林凡自打早上追着那黑影出去之后就再也没了消息。

虽然他知道林凡足够厉害,但是正所谓关心则乱,一整天,徐云栋压根都没坐下来。

“老爷,林宗师回来了。”

徐家管家的人还没出现,声音倒是先传了进来。

徐云栋等了一天,可就是为了等林凡回来的消息,眼下,他压根等不及林凡自己过来,三步并两步地跑到门前去。

这时,林凡也刚好走进院门,徐云栋一看他怀中抱着的,不正是他的女儿嘛,当下他的心情瞬间便恢复晴朗的,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林宗师果然厉害,徐某在此谢过了,林宗师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都应下了。”

“徐菲现在昏迷着,但并无大碍,至于报酬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我有件事要问你。”

林凡即便不说徐菲无碍,徐云栋也不会担心,毕竟有林凡在她身边,那就等同于有了一张巨大的护身符了。

不知不觉间,林凡在徐云栋心里的地位呈直线上升。

让下人将徐菲带回房间,徐云栋想请林凡进屋坐会儿,哪怕是随便说会话,只要能给林凡留下点好印象,他是非常乐意的,最不济,徐云栋也想把那天自己对林凡冒犯能抵消一点是一点。

但林凡可没有多耽搁的想法,径直问道:“你可知道熊爷是什么人?”

“熊爷?”

徐云栋在心里嘀咕了两遍这个名字,这才想起来这么个人。

“你说的应该是卢湾区的熊天吧?那家伙据说是黑道上有名的头头,手底下更是有一大帮马仔,背地里经常帮程家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程家?”

林凡确实是没想到这件事竟然又冒出程家的身影,看来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你能找到他的照片吗?”

虽然知道了程家在他背后,但事情远不需要着急,账,得一笔一笔地算,所以林凡决定先去会会那什么熊爷。

从徐云栋那里得来了熊天的照片,林凡立马赶去卢湾区的风兰夜总会。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大都市的夜生活只不过才刚刚开始。

风兰夜总会在卢湾区的风月名声里首屈一指,江北市很多商界大佬和黑道巨头都愿意把这当成夜晚的休闲场所。

即使刚刚入夜,风兰夜总会的大厅卡座也已经坐满了。

林凡刚进入大厅,便察觉到有好几股微弱的神识扫视了他一圈,看来,江北市也还有不少藏的严实的修真者呢。

好在这些神识只是从他的身上一扫而过,并未多做停留,更没人主动现身与他照面。

既然已经有人先散开神识肆无忌惮的扫视整个风兰夜总会了,林凡也正好趁着这个时候,散开自身的神识,用来寻找熊天的位置。

如果刚刚那道微弱的神识算是清风拂面,那林凡散发出的神识就应该算成是狂风巨浪了。

大厅内,所有的人在这一刻都感觉被什么人暗中窥视一样,而且还是那种里里外外,一丝不落的暴露在别人面前。

这种奇怪的感觉让每一个人都觉得惊悚,也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所以更加的坐立不安。

某个包厢中,一名身着黑色袍衫地中年人猛地睁开双眼,原本红润的脸色一瞬间变得一片惨白,连额头都渗出了冷汗。

“仇先生?发生了什么事?”

在他身旁,一位穿着华丽西装的年轻人察觉到他的异样,关切地问道。

“无妨无妨。”

中年人虽然口中说着没事,但还是不停地喘着粗气,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其实真实情况,只有中年人和林凡两人清楚。

中年人正是那名散发微弱神识的修真者,原本他只是想随时看看周围的情况,哪知道刚好遇见林凡。

好巧不巧,林凡也在同时释放出了自己的神识。

那一瞬间,中年人只感觉周围突然被海浪包围一般,那种用神识引发出山呼海啸地阵仗,他还是头一次看见。

刚开始,他还试图支撑一下,但等到林凡的神识彻底放开之后,他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多么愚蠢。

几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中年人的神识直接在一瞬间被压缩回来。

也幸亏两人都没有恶意,要不然,中年人的神识就不是被压缩回来,受受惊吓这么简单了。

林凡对于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多放在心上,顶多也就是知道江北市同样也有修真者这么一回事。

他这次,最主要的目的乃是找到熊天。

在林凡庞大的神识笼罩之下,没一个人能够躲避他的查探。

林凡径直走向一处包厢,直接无视了门口站着的两名保镖,伸手推门。

那两个站在门前的保镖也不是吃干饭的,隔着很远他们就已经注意到了林凡,毕竟他身上流露出来的杀气,只要不是白痴都能够感受得到。

但他们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年轻人竟然是真的来找他们熊爷麻烦的。

看见他伸手准备推门,两名保镖一个准备抓住林凡的胳膊,另一个准备摁住他的肩膀。

但还没等他们接触到林凡的身体,两人的手都好像触电一般被弹开,同时更是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击在胸膛位置。

两人几乎同时朝着各自的方向倒飞出去,而林凡也轻松地打开了包厢的门。

只一眼,林凡便看到了坐在正中间的熊爷,熊天。

“熊爷,好巧啊。”

林凡刚推开门,熊天便已经注意到了他,这个年轻人身上流露的杀气连他这个长年刀口舔血的人都觉得心惊,但听他话里的语气似乎和他很熟。

昏暗的包厢灯光里,熊天根本看不清林凡的样貌,只好和声和气地问道:“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