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角鹿欢傅臻的小说在心尖上生了根(作者月亮啊)免费阅读

2022-09-27 15:19:44小说名在心尖上生了根作者月亮啊qy

小说简介:鹿欢傅臻是小说《在心尖上生了根》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热推中作者是月亮啊,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回头叮嘱她:“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保护好自己,有什么事就给我们打电话。”鹿欢乖乖的点头,一步三回头...

主角鹿欢傅臻的小说在心尖上生了根(作者月亮啊)免费阅读

翌日。

综艺录制暂时告一段落,午餐过后,大家各自回房收拾行李,准备回到忙碌而充实的现实世界。

周屿航和叶婉清要回南城,鹿欢要赶去剧组。

兄妹三人目的地不同,在家门口就要分道扬镳。

李景阳是飞行嘉宾,早上就已经先离开了,这会儿小院里又只剩他们兄妹三人。

周屿航帮鹿欢把她的行李箱搬上车,回头叮嘱她:“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保护好自己,有什么事就给我们打电话。”

鹿欢乖乖的点头,一步三回头的上车离开。

剧组就在西江市区里,车程只要两个小时。

鹿欢在车上眯了一会儿,再醒来时已经到了车水马龙的热闹市区。

偷到的几日闲暇按下暂停键,她被拉回正常的生活轨道,日常生活全被工作塞满。

一下车,鹿欢就马不停蹄的先去见了导演。

昨晚刚从叶婉清口中听说了她和程柏林的故事,今天就见到了故事里的男主角,鹿欢忍不住唏嘘,又觉得心情有点复杂。

这世间总是难求圆满,很多事情都求而不得。

爱也无法克服万难。

于是尽管深爱一场,最后也只能狼狈收场。

但是再多唏嘘、再大的遗憾,也都过去了。

十余年的漫漫光阴都熬过去了,当事人已经走了出来,也不需要谁去再替他们耿耿于怀、为谁再抱不平了。

接下来的小半个月,鹿欢都泡在了剧组里,专心参加剧组的集训。

这部剧叫《将离》,是一个S+项目。从投资方到导演到主创演职人员,每一个人都用了一百二十分的认真来对待。

鹿欢饰演的神界小神女是个成长型的人物。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神女初期天真烂漫、无忧无虑,每天最大的烦恼是李景阳饰演的隐世帝君是块捂不热的冰山。

直到神界遭难,人间民不聊生,她才意识到自己身为神祇的责任,收起儿女情长,一夜之间成长起来。

最后,她为了守护苍生,牺牲了自己,和魔王同归于尽,永无轮回。

这是一个少有的悲剧故事。

到最后,小神女也没有转世复活。

她永远的留在了封印魔王的崖底,一魂一魄都没有留下。

第一次剧本围读,鹿欢就入了戏。

到了故事后半程,她眼睛都哭肿了。

休息的间隙,李景阳从助理手中拿了个小冰袋和一条新的手帕递给她,笑着逗她:“敷一敷吧,小兔子。”

他这几天和鹿欢相处得还不错,这种朋友间的玩笑说起来已经不算突兀。

鹿欢吸了吸鼻子,又被他逗笑,也没跟他客气,接过东西笑着道谢:“谢谢。”

声音都哑了。

李景阳眉眼一弯,眼眸里全是温柔。

会议室里,正在运转的摄影机将这一幕完整的记录了下来。

开机那天,西江市阴雨绵绵。

业内惯常信这些,说是遇水则发,是个好兆头。

鹿欢做了妆造,又在仙气飘飘的皎月流光裙外套了件黑乎乎的长款羽绒服,和一旁差不多款打扮的男主李景阳并肩站在一起,上了香、又拜过四方神通,才和导演一起揭了摄影机上的红布。

《将离》的开机仪式,办得不算低调,现场的照片和视频当天就传遍了整个网络。

画面里,鹿欢和李景阳身为男女主角,几乎从头到尾都站在一起,再加上相似的衣着,看起来就像是一对真正的小情侣一样,很有CP感。

剧方趁热打铁,又放出了一张定妆照。

画面里,一席红裙、热烈张扬的小神女捧着一束芍药,满目爱意的仰头望着面前温润如玉的神君。神君面无表情,却隐隐可以窥见眼底的宠溺和纵容。

仅凭一张定妆照和几个路透,网上迅速冒出了一小批鹿欢和李景阳的CP粉,“般配”两个字刷了一整天的屏。

傅臻坐在客厅里,面无表情的将鹿欢和李景阳在会议室围读的视频,和他们一起拜四方神通的视频都看了一遍又一遍。

弹幕眼花缭乱,都在说他们像是在拜天地。

傅夫人端了个果盘过来,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见他神色不好,温柔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傅臻摁灭手机屏幕,有点生硬的否认:“没有。”

傅夫人轻轻一扬眉:“那我们聊聊?难得你回老宅一次,我们娘俩说说话。”

傅臻调整了一下坐姿:“聊什么?”

傅夫人把果盘往他面前推了推,说道:“昨天黎云凯来拜访了你爸爸。”

她抬眸,见傅臻对此没有任何反应,笑了笑,继续说道:“他临走之前,说你和黎筝之间有点误会,想问问能不能约你见一面,解释一下,让黎筝跟你道个歉。”

傅臻现在一听到黎筝的名字就烦。

“不见,没空。”他冷冷的说道。

傅夫人也就是传达一句,并不打算干涉儿子的想法。

听他语气不太好,也就没再提这茬,转而问起了另一个问题:“对了,我前些日子听说,你身边有个小姑娘?”

傅臻一顿,没否认。

傅夫人轻笑:“藏得还挺好的啊?”

傅臻按了按眉心:“没藏。”

傅夫人不跟他争论这个,只是问道:“要带回来给妈妈看看吗?”

傅臻捏着手里薄薄的手机,没什么情绪的说道:“再说吧,还不是时候。”

这小姑娘闹着离家出走呢,回不回得来...还说不定。

傅臻不得不承认,在对鹿欢的事情上,他还真是没什么信心。

如果她执意要走,他好像也没什么办法。

总不能真的把人绑回来。

“嗯?”傅夫人瞪大了眼睛:“什么叫还不是时候?”

“你对人家小姑娘,不会只是玩玩而已吧?”

她自顾自的换上一副认真的神色,严肃的警告傅臻:“傅臻,我可告诉你,你要不是真心喜欢人家,就别耽误人。”

她威胁:“你可不能渣人家小姑娘,不然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这一番话说得掷地有声,连个辩解的机会都没给傅臻,就给他扣了个“渣男”的帽子。

傅臻简直要气笑了。

他捏了捏眉骨,无奈道:“谁渣谁啊...”

明明是那个狡猾的小姑娘,这么多年都把自己的心藏得严严实实的,半点不让他窥见。

找了个站不住脚的理由就离家出走,转头还和别的男人拜天地。

怎么就是他渣了?

轮得到他渣么?

热门阅读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