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蜜爱莫语笙顾西墨全文免费阅读娇俏小说全文

  • 时间:
  • 闪婚蜜爱娇俏
  • 来源:TW

闪婚蜜爱莫语笙顾西墨全文免费阅读娇俏小说全文

《闪婚蜜爱莫语笙顾西墨》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莫语笙顾西墨小说闪婚蜜爱推荐章节

第1章 禁区

七月雪咖啡厅内

两个五官有些相似的女人相对而坐。

我知道你现在在D.S俱乐部生存并不容易,这是三百万的支票。莫语晴将手中的支票放到桌面上,推到桌子中央,看着莫语笙说道,姿态有种难以掩饰的高高在上,精致的淡妆将她的五官衬托得更加夺人眼球。

莫语笙把玩着左手套着的尾戒,瞥了一眼咖啡桌上的支票,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似嘲讽,似鄙夷。

有钱人家的掌上明珠就是不一样,一开口就是三百万。

不知道姐姐想要我做什么呢?莫语笙挑了挑眉梢,疑惑的问出,表情完全就是一副不懂的样子。

离开莫家。莫语晴眼底尽显决绝的冷意,简短四个字,掷地有声,这就是这次约她莫语笙出来的目的。

而坐在她面前的这个莫语笙,血缘关系上是她的妹妹,可同样,也是她最大的威胁,为了保全自己的婚姻,她只有先下手为强。

此时的莫语笙但笑不语,目光投到桌面的那张支票上,伸出手,以同样的动作跟方式,把支票推了回去,那恐怕要让姐姐失望了。

莫语笙其实一直从心底很佩服莫语晴的毅力,这么多年,莫语晴用处处针对她,用尽各种方法排挤她,逼她离开莫家,然而她都都没有得逞,可偏偏又乐此不疲。

对此,莫语笙很无奈。

只是没想到今天会这么直接,笑。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倔强什么,唯一一点,她觉得自己现在还没到离开莫家的时候,即使那个所谓的家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莫语笙,你别忘了,沈亦臣是你姐夫,是你不能侵犯的禁区,即使你再待在莫家,再爱他,他也不会是你的,只要有我莫语晴一日,我就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我希望你有点自知之明。莫语晴听到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这么不识抬举,看似平静的语气中难掩的怒气,冷声道。

莫语晴已经看够了莫语笙那张脸,这么多年,无论怎么为难,她都不放在眼里,可即便在家里如何逆来顺受,可是在外面,她莫语笙都如同一只张牙舞爪的豹子,在她看来,莫语笙就是善于伪装又狡猾的女人。

更让莫语晴寝食难安的是,自己丈夫的心都在这个女人身上。

姐姐。莫语笙叫了一声,然后嘴角绽放出一朵绚丽的花,笑得甚是好看:既然你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为何还要处心积虑的赶我离开莫家?姐姐是不自信?

莫语笙可以感觉到心脏的位置如同刺入一根钢针一般,因为她很清楚,那个曾经她深爱的男人,的确是莫语晴的丈夫,自己的姐夫。

良好的心理素质,还是让她冷静的还击,这么多年在莫家备受欺凌,半声不吭,不是她没有还击的能力。

更何况,这里不是莫家。

你胡说什么?莫语晴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许多,狠狠的喝道。

我有没有胡说,姐姐知道,我知道。莫语笙似笑非笑的端起桌子上的杯子,慵懒又淡然的戳了一口杯中的咖啡,在品尝到咖啡味道的时候,蹙了蹙眉。

你别太得意了,你再得意也不过是爸爸的私生女,失去了亦臣的可怜女人,这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事实。莫语晴字字如针。

她就是看不惯莫语笙这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一个私生女,她凭什么?!

莫语晴,我叫你一声姐姐是给你面子,你别老虎不发威就拿它当病猫。我是私生女,但那又如何?如果可以的话,我真不希望自己的身上流着你们莫家的血,我真心觉得脏。没错,沈亦臣是娶了你,可是很明显,他的心在我身上,不是吗?有能耐拿钱逼我离开莫家,还不如去学学怎么抓住自己男人的心。莫语笙已经失去了耐性跟她耗时间。

私生女,是莫语笙心里的一根刺。

莫语晴触碰到了她的禁区。

你莫语晴整张脸绷紧,煞是难看。

下一秒,莫语晴直接起身,一手撑着咖啡桌,一手下意识的挥到自己厌恶至极的这张脸上。

啪一记响亮的巴掌。

莫语笙丝毫没料到她会来这么一招,整张脸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的偏了过去,火辣辣的疼。

嘴间一阵血腥

虽然自己一直都活的很卑微,可是被人扇巴掌还是头一次。

起身,扬手。

更响亮的一记巴掌。

莫语笙没有丝毫犹豫,以同样的方式还给了这个她称之为姐姐的女人。

她们在角落里发生的这一切,跟咖啡厅里缓缓流淌的优美音乐背道而驰。

就连只有一桌之隔,目光一直锁定在电脑屏幕上的顾西墨在听到最后一记巴掌声时,也将目光投了过去。

这么近的距离,她们的谈话,他刚好可以听得清。

莫语晴愣住,伸出手,捂住刺痛的脸,扭过头看向莫语笙,眼泛泪花,满脸的不可置信。

莫语晴的确从没有想过平日里逆来顺受,根本不敢反抗的莫语笙,真的敢反击。

姐姐,我现学现卖的怎么样?莫语笙笑靥如花,眨巴着眼睛问道。

其实莫语笙一直也跟莫语晴说的很清楚,她莫语笙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之,可是看来莫语晴这么年都不太相信。

那就只好证明给她看了。

既然被打了脸,那怎么办?只好打回去!

莫语晴咬着下唇,恶狠狠的看着她:咱们走着瞧。然后拿起桌子上的支票,拎起包,气冲冲的离开。

莫语笙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嘴角的笑意渐渐敛去,身下紧握的手也松了开来,目光变得毫无焦距。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她真的有些过够了。

咖啡厅里扫视了一圈,显然,自己彻头彻尾的娱乐了众人,还好这家咖啡厅里,她并没有熟人。

就在她侧头的瞬间,目光直接迎上了一双漆黑如墨,深不见底的眸子,莫语笙目光锁定,看着跟自己仅有一桌之隔的人,蹙了蹙眉头,表情有些不自然。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人一直都是在这里坐着的吧?

这是离她最近的距离,刚刚的谈话他是最可能听到的。

然而男人端起桌子上的杯子,轻啜了一口咖啡,甚至淡然的扫了一眼莫语笙,那淡然的模样,似乎只是恰巧迎上了她的视线,什么也没听到。

莫语笙盯了他几秒,然后也收回视线。

一个陌生人而已,莫语笙浅笑,听到了又如何,未听到又如何。

结账。莫语笙叫了一声,目光仍是盯着这个离自己最近的男人。

您好小姐,一共两百八十八。服务生走过来,很有素养的微笑着说道。

莫语笙转身去摸自己的包,可是摸了又摸,囧,转过头,身后空无一物,别说包了,就是连个包带都没有。

糟糕,自己定是走得急,只拿了手机,将包忘在俱乐部了,想到这里,脸色很是难看。

抬头看了看服务生,不好意思,我忘了带钱包。

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离自己最近的男人,莫语笙刚刚嚣张的看着他的样子一定更是囧大了,恐怕除了娱乐大众的两个巴掌之外,还带着逃单不带钱包的印象。

而很明显,对方唇角的弧度浅浅上扬,即使他没抬头,莫语笙还是感觉到他在笑自己。

哎,果然喝凉水都塞牙。

服务生很礼貌的提示她:小姐您是否可以打电话给您的朋友,让他们来帮你付下账呢?

这么大的咖啡厅,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见到了,所以已经见怪不怪了。

莫语笙听到这个建议,顿时眼前一亮,但是在想到了什么之后,眼神瞬间暗淡了下来。

她是有朋友不假,可是林如男那丫头前几天去H国旅游了。

而刚巧不巧的,她的性格跟戒备心理促使她就只有这么一个朋友。

难道说现在给莫语晴打电话,让她过来付账?恩,这会死的更惨。

怎么办呢?

小姐?服务生看着她有些纠结的表情,疑惑的叫道。

我莫语笙抬起头,想问自己能不能先赊账,然后等下把钱送过来。

这位小姐的账已经结了。这时候从吧台走来另一个服务生说道。

莫语笙愣住了,已经结了?

是的,刚刚坐在这边的先生为您结了账。说着两个服务生对视一眼,仿佛明白了什么。

而莫语笙却觉得她好像没有明白什么。

莫语笙训着大门,窗户外面,刚刚陌生男人的背影犹在,不再犹豫,莫语笙朝外跑去。

而顾西墨一直听见身后叫喊的声音,先生等一等,你等一等,付账的先生。

挺住,顾西墨没想到莫语笙会追上来。

谢谢,我叫莫语笙,刚刚没想到你会替我付账,请问我要怎么还你钱?

顾西墨没有什么表情,淡淡的说:不必还。

男子声音中淡淡的漠然,却似乎又带着些暖暖的笑意。

那怎么行,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要不你给我说个银行卡号,我回头支付宝就把钱转给你,很快不用手续费。她其实想说,两三百块也还是很多的,更何况她从来都不喜欢欠钱。

第2章 狐狸精

顾西墨嘴角斜了斜,似笑非笑:当我请客,下次遇到你再请我就是了。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他却知道这是一个倔强的女人,如果自己不这么说的话,她是肯定不会罢休的。

这样,也好,不过今天还是谢谢你了。莫语笙再次道谢,说罢,又生怕忘记了什么,转过头又对顾西墨说:我在D.S俱乐部上班,你要是想喝酒了,就去那边找我,有时间我请你喝酒。

恩,好。顾西墨回答的很简短,嘴角始终挂着礼貌与疏离的笑。

嗯,那我就先走了。莫语笙很是礼貌的说,仿佛本来要先走的真是自己。

走了几步,莫语笙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顾西墨的方向。

男人的背影很快消失在角落里,莫语笙心头默默的又说了谢谢。

咖啡厅距离俱乐部并不太远。

步行回去,会经过一个广场,广场上有一个喷水池。

止住步伐,莫语笙才发现自己仍是瑟瑟的抖,即便她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自从沈亦臣跟莫语晴结婚后,她就经常独处,好像只有这样,自己的心才能平静。

她也告诉自己,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绑在心里的那个疙瘩也终会被时光抹平。

她记得在刚开始知道沈亦臣和莫语晴结婚的时候,莫语晴每次提到沈亦臣不要她,她都会心如刀割。终于这么长时间,心底的疤开始结痂,一如既往的痛,却不会再撕心裂肺。

有很多事情终究是会过去的。

夜晚的S市,霓虹闪烁,车水马龙。

这是一个生活很丰富的城市,这里的人们更是习惯了昼伏夜出。

而夜晚的来临,也预示着莫语笙的工作,即将开始。

D.S俱乐部化妆间。

莫语笙站在梳妆台前,左手撑着梳妆台,右手熟练的给自己画着妖艳的浓妆,她原本精致五官上还有着红印,可是被她巧手用妆容修饰,反而显得更加柔情妩媚。剪裁得体的旗袍,完美的衬托出她傲人的身姿,看起来分外诱人。

打了最后一道腮红,莫语笙站直身子,看着镜中的自己。

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却尽显风尘之气,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啊。

苦涩的扬了扬唇,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D.S俱乐部是一个单身俱乐部,这里汇聚了各类来消遣的寂寞单身男女,当然了,也有少量出双入对的。

而她选择这里,一是她喜欢唱歌,二是她需要挣钱糊口,三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些迷恋这里奢侈的氛围,好像在这里唱歌,能释放压抑的心情一样。

所以,她在这里已经很长时间了。

小莫,准备好了吗?有客人点你的歌呢。陈桦,D.S的经理,她的顶头上司笑着走过来,打趣道。

准备好了。莫语笙笑着答道。

其实她对陈桦是很感激的,这几年,他一直像大哥哥一样罩着自己,以至于自己在这里没有出过什么大的差错。

有好几次客人找事,都是他出面帮忙摆平,而且有些顾客说是点她的歌,但是陈桦从来都让她按自己的意愿,唱自己想唱的歌,不会去勉强她。

不管怎么说,她都要谢谢他。

嗯,去吧。陈桦冲她笑笑,说道。

莫语笙才上台,俱乐部的老成员都尖叫起哄。

笑了笑,她知道那些人,她本来可以跟他们成为朋友,可是她没有,她把自己的心守得太严实了,所以她跟他们永远都只能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看了一眼台下,莫语笙坐下来,灯光悉数打到她的身上,她一直是俱乐部最耀眼的那颗星。

调试了一下麦克风,勾唇,浅笑,声音透过麦克风传播开来,煞是动听,一手粤语歌喜欢你。

没有客气的话语,稍有些淡漠疏离的语气,台下又是阵阵尖叫。

细腻的歌词,独特的嗓音,扣人心弦,一曲粤语歌,唱出了心中憋闷的苦与乐。

本身来这里的都是单身男女占多数,在听到这首歌之后,不禁气氛被热了起来。

略微有些偏的地方,顾西墨双腿交叠,双眸凝视着台上的那抹靓丽身影,淡淡的。

她,仿佛比他想象的要脆弱很多

再见了我的宠爱

一首歌死性不改的唱完,莫语笙再没有继续唱下去的勇气,起身下台。

其实平时,她鲜少唱这类歌,只是今晚不知道怎么了,突然的想唱完它,好像唱完就能跟过去说再见。

还好吗?陈桦看出她心情不好,在她走下台之后,略带几分关切。

她点头,浅笑,没事。

你先过去歇一会吧。

莫语笙感激的又看了一眼陈桦,转身要走。

莫语笙,狐狸精!刺耳的尖叫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也叫住了莫语笙。

蹙眉,循声望去。

一个略微肥胖的女人气势汹汹,一阵狂风,似乎都能将整个房子掀翻。

是谢莉莉,也是莫语笙所谓的初恋男友的妻子。

莫语笙皱了皱眉,这声音实在是有清场的功能,因为整个俱乐部瞬间就安静的只剩下谢莉莉的声音。

莫语笙,你把我家陈嘉泽藏到哪里去了?

睨视了她一眼,莫语笙并不准备回答她的问题,转身欲走,她现在心情不太好,所以并不准备跟这个女人纠缠。

谢莉莉见她不理自己,一个箭步,伸出手臂,用微胖的身体拦住莫语笙的去路。

她今天来这里,就是要要一个说法,在她眼里,陈嘉泽不见了,肯定是来找莫语笙了。

让开。被人拦着,莫语笙的眉头瞬间压了下来,冷声道。

如果不是跟陈嘉泽有过一段不是恋情的恋情,然后还被劈腿,她想到现在她都不会知道这个女人是谁。

说实话,那段登不上大雅之堂的恋情,她挺后悔的,因为稀里糊涂的就把初恋交给了一个没有感情的人,最后还落得个被劈腿的下场,想想她就觉得郁闷。

莫语笙,你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陈嘉泽都已经不要你了,你怎么还要死皮赖脸的缠着他不放?你狐狸精转世啊?专门破坏别人家庭。谢莉莉破口大骂,恨不得将莫语笙生吞活剥。

听到这话,莫语笙生生有种被抽了的感觉,她今天真的不应该出门,为什么明明已经跟她毫无联系的两个男人,却都跟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还硬要说是她破坏别人的家庭,她现在连话都懒得跟他们说,还会有关系?

沈亦臣那是天天要见面,可是这谢莉莉

从陈嘉泽劈腿跟她在一起之后,就再也没见过面,竟然她死皮赖脸缠着他不放?

这位小姐,你是不是误会了?这时,一直没说话的陈桦开口问道,那个陈嘉泽他是知道些的,但是以他对莫语笙的了解,她不是那种吃回头草的人,这点把握他还是有的。

怎么?被我说的没话说了?谢莉莉一声冷笑,对于陈桦的问题丝毫没有放在眼里,甚至看也没看他一眼。

陈桦。

与其跑到我这里大呼小叫,还不如去学学怎么抓住自己男人的心。说给莫语晴的话,她同样送给了眼前的这个女人。

如果真是她招惹了,那么她认。

但是如果硬要冤枉她的话,她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道理,在她进入莫家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你这个不止羞耻的女人。谢莉莉骂完,直接抬手一巴掌送到莫语笙脸上:啪

这声音引起所有人的注意,陈桦呆愣了三秒,才想起来示意保安过来处理,因为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在他的地盘打他的人。

莫语笙吃痛的倒抽了一口气,脸上同一个地方一天之内挨了劲道十足的两巴掌。

就在谢莉莉撒泼要上前撕扯的瞬间,她的手腕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

目光都聚在了这个出现的男人身上,他很高,俊俏的侧脸都被打在了灯光下,看起来甚是魅惑,仿佛天生的表演者,叫人生了一种爱慕之情。

是他!

莫语笙一眼就认出来,是下午帮她付账的男人。

顾西墨松了谢莉莉的手,抓住莫语笙就朝着洗手间的方向去。

莫语笙一时之间竟然忘了挣扎,任由他牵着自己。

顾西墨将她带到了洗手间之后才松开她的手腕,然后从身上掏出一条手帕。

莫语笙低头,看着他手中的手帕,愣了神,抬眸,不解。

嘴角有血渍。顾西墨解释。

哦。莫语笙愣了一下,然后接过手帕,才碰了碰嘴就嘶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用力过猛了。

我来吧。顾西墨看她吃痛的模样,不由分说拿过她手中的手帕,放在水龙头下湿了湿,略微拧了拧,俯着身子,细心的给她擦拭唇角。

莫语笙伸手去挡,顾西墨像是制止一个孩子一样,别动。

我自己来。莫语笙突然觉得有些脸红,顾西墨却无视她的手,仍是温柔的擦拭。

莫语笙也懒得再去挣扎,索性由他擦。

只是觉得很难堪,他出现的像是个幽灵,更糟糕的是,每次都是在她最窘迫的时候。

你都看到了?莫语笙艰难的问。

第3章 男朋友

嗯。顾西墨回答的很淡然,手上不停,仍是给莫语笙擦拭唇边。

他当然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他眼神还好,不看到才是不正常的。

听到他这么实在的回答,莫语笙有些不自在。

一直以来,她都把自己保护的很好,鲜少让人看到自己的秘密,而今天不仅被人看到了,还是这么不堪的两幕。

如果我刚刚不拉你走,我怕你会任凭她继续,不管怎么打你你都忍着。顾西墨说。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那一幕之后,鬼使神差的,就走到了她面前,想要带她走,那种油然而生的保护欲,很久都没有出现过了。

虽然他们今天第一次见,他却看的出来,刚才她是可以还手的,只不过一直在忍着。

你怎么知道?莫语笙没想到他看出来了,她有些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太过了解她了。

她确实是可以还手,但是她不想给俱乐部惹事,毕竟一直以来陈桦都在罩着自己,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在俱乐部闹出什么事来,也不想再给陈桦制造麻烦。

毕竟俱乐部不是陈桦的,有些事情,他会被牵连进来。

她知道,如果刚才自己忍不住还手,那么后果很有可能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因为谢莉莉没有理智可言,她从开始就这么无理取闹,才会叫陈嘉泽避之而不及。她不会介意闹大,她会很想要闹大,叫陈嘉泽出来。

莫语笙想想自己也很奇怪,有些时候,她从不忍,像莫语晴那样对她,可是有些时候,她很会忍,比如为了朋友。

我当然知道。顾西墨淡淡的笑。

他的笑很好看,只是这种笑不似下午的疏离,甚至有几分温暖的存在。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是准备叫我请你喝酒?目光停留的太久,莫语笙有些不好意思,随便找了一个话题。

我也不确定自己会过来。顾西墨答非所问,他并没想过,她就那么一说,而他也就那么记住了。

因为他为了过来看一眼,推掉了两个重要的客人见面。

这样的决定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他却也只能不确定自己会过来。

莫语笙未注意他脸上的特别,反而笑了笑,指着肚子说饿了:去吃宵夜吗?

顾西墨挑了挑眉。

走吧,一起去喝一杯,我请客。莫语笙说。

这个时间?顾西墨诧异的问。

怎么这个时间不对?莫语笙笑起来,看他很奇怪的样子,笑着问:你是没有这个时候出来吃过宵夜?

闻言,顾西墨笑起来,算是默认,他确实没有在这个时候出去吃过东西,一是因为平常忙,很少出去吃东西,二是因为他有洁癖,总是认为外面的食物不卫生,所以不出去吃东西。

那就更应该去了,我带你去体验一下这个时间的夜宵。莫语笙觉得这还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衣服不用换一下?顾西墨看了一眼她身上的旗袍。

莫语笙才注意到自己裹身的旗袍,于是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另一个方向,给他指了指:这样吧,我先去卸妆换衣服,那里是后门,你从那里出去,我等下去找你。

好。顾西墨毫不犹豫的应。

看着她离开,顾西墨唇角的弧度微微的上扬了几分,默了片刻,思绪游离,他丝毫不排斥她建议的一切。

想到这里,他拿出手机,给此刻停在D.S正门的助理打了电话,吩咐他们开车先走,等下自己回去。

吩咐完之后,迈步向她所说的那个后门走去。

十分钟左右。

莫语笙再次出现在顾西墨面前的时候,脸上那妖艳的妆容已经全数卸去,素颜朝天,还换上了下午他见她的那身宽松衣物。

这个样子的她,才是真实的。

你好像对我没有防备。顾西墨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他知道,她是一个防备心很重的人。

我的秘密大概已经被你知道的差不多了,还有什么好防备的?所有的秘密对于他来说都已经清晰了然,还有什么好防备的呢?

此刻的她,只想找个人,好好的喝一杯,最起码在林如男那个死丫头不在的时候,能有个人陪在他的身边。

哦?破罐子破摔?顾西墨打趣道。

才不是,我这叫顺其自然。莫语笙摇了摇头,说道。

顾西墨话不多,一路上莫语笙叽叽喳喳说了很多,他侧头倾听,微微笑,很有耐性。

莫语笙指了指不远处灯亮的地方,就是那边了,我常来。

顾西墨点头示意,莫语笙笑,一路上全是我说话了,都没怎么听你说。

近了,顾西墨才看到,是烧烤摊。

莫语笙熟稔的招呼顾西墨坐下,然后熟套的挑选竹签穿好的食物,乐此不彼。

顾西墨看了看眼前的一切,眉头不由自主的皱起,那表情显然在惊悚这样的场景。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莫语笙有些趣味的说,她似乎看得出来他的洁癖,她虽然不认识多少牌子,却还是感觉到他那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绝对价格不菲。

或者他应该是个公子哥,富二代,莫语笙也懒得去问。

不过总不能叫他太为难,莫语笙从包里掏出了两张纸,摊开放到椅子上,那表情完全像是在施舍,诺,坐吧。

顾西墨清楚的看见她表情里的施舍,像是在看着什么珍稀动物,愣是让他这样不自在。

他出场过各种各样的场面,面对过各种各样的脸色和眼神,却第一次面对被人施舍。

坐下去,还仿佛坐在了钉子上,如坐针毡。

莫语笙笑出声来,凳子上面一定有钉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摊位吸引了一些女吃客,顾西墨的长相和气质吸引了她们的眼球,虽然不明显,却明显看着顾西墨和莫语笙这个方向议论纷纷。

看了看周围的那些女吃客,皱了皱眉头,坐下来,单手支着下巴,看着他,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你问。顾西墨倒仿佛习惯了这样的讨论。

你结婚了吗?莫语笙开门见山,问出来自己也愣了愣,其实她只是有点担心,自己会又和有妇之夫扯上关系,她可不想再挨第三个人的巴掌。

没有。

有未婚妻或者女朋友吗?莫语笙不死心的继续问着。

我怕我会乱想。顾西墨答非所问。

乱想什么?莫语笙没意会到他的意思。

乱想你紧一面就对我有示意。

听他这么说,莫语笙反而笑起来,脸部红心不跳,继续刨根问底:那你是有还是没有?

没有。结婚?离他太遥远了。

那就该吃吃该喝喝!莫语笙彻底放下心来。

烧烤摊老板更是给力的烤出选好的食物,拖出烤盘端了上来。

老板看了一眼气质不凡的顾西墨,操着乡音问莫语笙:闺女,这是你男朋友?

这烧烤摊老板跟她很是熟悉,她经常一个人来这里吃烧烤,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老板见她小,就闺女闺女的叫,感觉甚是亲切。

莫语笙瞥了一眼身旁的男人,笑道:大叔,你说错了,他不是我男朋友。

对此,顾西墨竟然不解释。

老板哪里相信:你看你男朋友都不辩解,你还不好意思承认。

莫语笙急了,他是不愿意多说话,你别误会,他可不是我男朋友,喂,你说是吧?说着还示意顾西墨解释。

顾西墨抬头看了看天,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

莫语笙愣住了,老板很是理解的点头示意,恩,这个男人不错,一看就很出色,闺女有福了。

莫语笙还要解释,几对男女凑了过来大叫老板,老板应了一声,哪里还听莫语笙解释。

老板走远了,又回头看了看语笙,说道:今天带男朋友来,老板我给你送个优惠,打八折。

优惠,八折莫语笙竟然没有喜悦,愣愣的看着顾西墨。

顾西墨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

莫语笙心想,这货是明摆着扮猪吃老虎嘛。

伸手,就拿了最辣的一根串串递给顾西墨,诺,今天老板优惠八折,你可要多吃点。

顾西墨这眉头立即皱了起来,他没吃过这种东西,这还真是第一次。

莫语笙像是格外了解他的想法,怎么,你觉得辣椒少了?老板再加点辣。

顾西墨赶忙制止她,我就吃这个。

莫语笙笑眯眯的递过去,不要客气。

顾西墨接过来,看了眼黑乎乎的竹签头,又看了眼烤焦了的肉。

莫语笙直勾勾的看着他,那眉头紧皱,如临大敌的样子,实在是叫莫语笙忍俊不禁。

好了好了,看你这个样子,不为难你了。莫语笙拿过那个辣的,翻了没有加辣椒面的烤串递了过去,诺,尝一尝,还是很好吃的。

顾西墨笑了起来,莫语笙恶作剧的样子,很是可爱。

其实这差不多就是烤肉的味道,你可以当做烤肉来吃。莫语笙一边吃一边开解顾西墨。

顾西墨挑了几个,尝试性的放在嘴边,其实他刚刚就觉得,味道很香。

第4章 X先生

两个人吃了没一会,莫语笙已经说了很多俱乐部的事情给顾西墨听。

顾西墨沉默了一会,突然问莫语笙,究竟什么时候的你才是真实的你?

伶牙俐齿的回击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也可以为了俱乐部挨劈腿男友女人一巴掌,更可以跟烧烤摊的老板关系很好,还可以带他来吃烧烤,甚至都不问他叫什么。

她看着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却有一种在社会摸爬滚打多年的老练,几乎连顾西墨都觉得无法看清楚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或者那不过是她有太多的秘密,跟她的身份一样,复杂难测。

如果我说无论什么时候你看到的都是真实的我,你信吗?莫语笙不答反问。

其实她明白他的意思,只是她说的也是事实,她在人生的挣扎中,学会了,如何面对这些人叫自己不受委屈,也学会了如何为了自己关心的人隐忍。

她一直都觉得自己的性格是矛盾的。

大概她就是一个很矛盾的人,可是她想做最真实的自己,又何必去管别人的看法。

顾西墨静静的看着她,仿佛一个很合格的聆听者。

因为身世,跟家里人关系很僵,因为性格,几乎没有朋友,因为在俱乐部唱歌,下班晚,所以来吃烧烤的次数多,然后就跟这的老板很熟,因为你帮我两次,所以相信你对我没有恶意,欢喜做,甘愿受,我只喜欢做自己,所以不管什么时候的我都是真实的我,而我所说的,所做的,也都是我当时心中所想,这算是回答吗?

莫语笙一口气说出来,仿佛眼前已经是自己认识很久的朋友,可是他们明明根本不认识,甚至连熟悉都谈不上。可是她如此掏心掏肺的说了心里话,是哪里的信任和安全感?

顾西墨饶有意味的勾了勾唇,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吗?

哦?那你是坏人吗?莫语笙戏谑道。

如果一天之内,自己真有那么倒霉的话,她真的也是无话可说了。

那可不好说。顾西墨嘴角半勾,语气半调侃,眼底却有着让人看不懂的深意。

莫语笙笑起来,X先生,我相信我遇见你是在转运,你肯定不是坏人。她实在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只好叫他X先生。

顾西墨笑起来,你还真是自我安慰。

人生本来就需要一些希望。莫语笙很是无所谓,继续大口的吃烤串,还不时的递给顾西墨。

诺,不要客气,今天八折,酒水也八折。

一顿烧烤下来,莫语笙一脸吃饱喝足,而顾西墨每个烤串都只是浅尝辄止,莫语笙笑他公子哥,都不吃烤串。

最后还是顾西墨付了帐,莫语笙哪里肯,一定要给他钱,结果顾西墨拒绝了。

实在推脱不开,莫语笙也就作罢。

莫语笙生怕顾西墨会要送自己,摆手对他说:陌生人,咱们就此别过,有缘再会。

顾西墨也不坚持。

分别之后,莫语笙就打车回莫家,那个即使再晚,她也会回的家,即使没有人关心她每天几点回家。

莫家别墅,灯火通明。

莫语笙刚进客厅,就看到客厅里济济一堂,几乎整个莫家的人都到齐了,众人也将目光齐刷刷的投向她。

莫语笙心里暗自好笑,这是又要做什么伟大的决定,看来自己回来的不是时候,这种事情,哪里轮得到她莫语笙参与。

丝毫没有停留,莫语笙直接就准备上楼。

小笙,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在快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莫家的大家长,也就是她那所谓的父亲叫住了她。

他叫莫天昊,莫家的事情基本都是他做主。

莫语笙止步,眉头蹙了蹙,怎么,今天还有她的事?

并没有打算参与进去,莫语笙只是转了身,爸。

过来坐。莫天昊语气很和蔼,却明显是在命令。

莫语笙不悦,不过还是向沙发走去,在距离沙发几步之遥的地方止了步伐,目不斜视的看着他,叫道:爸。

只是扫了一眼,就可以感到莫语晴的如坐针毡,还有沈亦臣的欲言又止。

坐吧。莫天昊似乎心情的确不错。

莫语笙愣了一下,坐到留给她的那个位置上。

他看着像是卖关子,莫语笙的感觉很不好,在莫家待了这么多年,她深知莫天昊的脾性,也深知这样的场景是有大事要发生。

小笙今年多大了?莫天昊坐在那里,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这个小女儿,脸上浮现出难得的微笑。

莫天昊审视莫语笙,他很明白,她的脾气跟他很像,甚至比他懂得生存,这么多年,语晴对她的所作所为他都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她,他有愧疚,对她的母亲,他有遗憾。

22岁。听他这么问,莫语笙冷冷的动了动唇角,却还是淡淡的回答,此时的她,面无表情,像极了一个乖巧的女儿,很恬静。

22了,是时候嫁人了。莫天昊听她答完,掷地有声的说道,那语气,好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

丝毫没有料到莫天昊会丢出这么一句让人措手不及的话,莫语笙的表情有些沉重,目光深沉的凝望着他,爸,我才22,现在说这个会不会太早了?

双手不着痕迹的攥了攥,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找了这么多人出来,莫天昊是准备好的,就算是知道他会接着说什么,莫语笙还抱着一丝希望。

或者会不会还有转机,这个父亲会不会还有一丝不忍?

还早?我这么大的时候都嫁给亦臣了。一直没发言的莫语晴阴阳怪气的开口插言道,只是语气之中夹杂了一些难掩的高兴与看戏的成分。

白天在咖啡厅挨了这个臭丫头一巴掌之后莫语晴心有不甘,愤恨至极。现在听到这个让人振奋人心的消息,激动不已,早知道如此,何必大费周章,不管她嫁的是龙是凤,只要她嫁出去,自己就可以除了这个眼中钉,那样就有机会得到沈亦臣的心。

莫语笙不予理会,双唇紧抿,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称之为父亲的人。

是啊,语晴跟你这么大的时候都跟亦臣结婚了。莫天昊接着莫语晴的话,不紧不慢的说道,顿了一下,不容抗拒的说:最近公司要跟谢氏合作,你也知道,谢氏的总裁对你有意思,你

谢氏总裁?那个谢总已经四十多了,还真是兴致不减。抑制不住的冷笑和嘲讽,这就是她的生身父亲,一个永远把利益考虑在前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牺牲她一生的幸福,她的婚姻。

莫天昊一下子被噎得说不出来话,脸上已经有些挂不住。

这么多人,并没有谁出面阻拦,显然都是商量好的,对此事并未质疑。

也就是说,要活生生断送自己的青春?

莫语笙冷笑之余,也突然充满了哀痛,家?这还叫家?

如果谢总看上的是莫语晴,爸你也会答应把她嫁过去是吗?就因为自己的私生女,就可以成为商界联姻的筹码,是这样吗?

莫天昊笑容全敛,沉声道:无论是你们两个之中谁,只要你们可以过的幸福,我都会把你们嫁过去。

是吗?如果我说我嫁给那个谢总肯定不会幸福,你还是要把我嫁过去吗?莫语笙只觉得现在的自己有种再也忍受不了的感觉,刚才恬静的一面也尽数褪去。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等谢总有时间的时候,你就去见一面,好了,就这样说定了,你自己好好想想。莫天昊的表情也因为她的顶撞变得阴沉,说罢,起身离开,留给她一抹坚定的背影。

莫语笙松开了紧握的双手,随后头也不回的上楼,上楼的时候,身后传来莫语晴不冷不热的嘲讽声音:嫁给一个老头子总比你在俱乐部唱一辈子歌强。

你一定要这么尖酸刻薄吗?直到莫语笙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之后,一直不发一言的沈亦臣冷冷的睨视了一眼这个每天都跟自己同床共枕的妻子,质问道,说罢,也起身上楼

霎时间,客厅里只留下恼羞成怒的莫语晴一人。

莫语笙上楼之后,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砰的一声把门关上,本来的好心情被刚才的谈话再次破坏。

将包丢在一边,直接扑到了被子上,拿过一旁的枕头压到自己头上,双手紧紧的拽着枕头两侧,将自己闷在被子里。

她的婚姻,由不得任何人左右,即使那个人是莫天昊,也不行。

想到这里,起身到衣柜前拿出睡衣,然后径直向洗手间走去。

洗完澡,打开手机放歌,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天花板,大脑一片空白,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看来真的是这样,似乎一天之内要让她把所有的事情都经历完。

就在她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听到一阵敲门声:叩叩叩

睡意被敲门声打消,起身,向门口走去。

打开门,在看到门口站着的沈亦臣时,她还是愣了一下,抓着门的手也紧了紧,抿了抿唇,目光淡然,随即问道:这么晚了,有事吗?

第5章 陌生人

沈亦臣欲言又止,好像有很多话都不知从何说起一样。

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关门了。莫语笙冷冷的看着他,声音没有掺杂任何情绪。

莫语笙的右手却下意识的捏紧,靠着墙努力不让自己倒下来。

沈亦臣跟莫语晴结婚后,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找她,更别提是在莫家别墅。

不要答应联姻。沈亦臣也淡然的只剩下这六个字,仿佛也只是嘱咐多年的好友,再没有其他的话要说。

这就是你这么久要跟我说的?莫语笙冷笑,眼神里说不出的鄙夷。

分手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简单,仿佛嘱咐自己一样,继而像是一切与他无关,大大方方轰轰烈烈的和莫语晴结婚。

那是我的事,跟姐夫你没有半点关系。莫语笙想要再说什么,却还是止住了自己,说什么都只是浪费时间,那姐夫,没事的话,我困了。

一声姐夫,像是彻底断了那层关系。

从他决定跟莫语晴结婚的时候,她就决定不再跟他有什么瓜葛,所以她的事情,他没有资格干涉。

莫语笙又一声冷笑,毫不留情的关上那道门,再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那声音仿佛是隔世的开关,让莫语笙原本冰冷的表情瞬间瓦解,目光瞬间就呆滞了,背靠着房门,身体顺着房门缓缓的下滑,双手环抱着膝盖,瘫坐在地上。

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冷静了,可是没想到,在这样单独面对他的时候,她的心还是会痛,还是会难受,而且这么清晰。

D.S俱乐部。

莫语笙刚到化妆间,陈桦就走了过来,担忧的询问了她昨天的事,莫语笙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陈桦了然,也没多问什么,只是告诉她以后有事需要帮忙,随时打招呼,毕竟在这俱乐部里,他说话还是有一定分量的,她点头谢过,只是陈桦在离开化妆间之前随口问,对了,昨天的那个男人是你什么人?

男人?

听他这么问,莫语笙有些疑惑,眉头也微微蹙了蹙,但是即刻便知道他所问的那个男人是谁,浅笑:一个陌生人。

从昨天的初次交集,到现在,她从没问过他的名字,根本就不知道人家叫什么,所以说称之为陌生人,一点也不为过。

只是陌生人吗?陈桦的表情略带了一些打趣的成分,稍稍的有些八卦,继而又说道:那位先生现在已经在C区坐着了。

C区,俱乐部的VIP区域。

他说那个人已经在C区坐着了,这着实让莫语笙隐隐的吃惊了一下,本以为不会再有交集的人

好了,你准备吧,不过以我看人的眼光,我觉得那人还不错,如果可以的话,可以试着交往看看。觉察到她的吃惊,陈桦笑了笑,说道。

从穿着到举止,他对那人也稍作了一下留意,看得出来,那人绝对不会是一个池中物,在俱乐部掌事了这么久,这点看人的本事他还是有的。

对于陈桦的提议,她只是笑了笑,不予回答。

陈桦走后,莫语笙的笑意敛去,转过身,随手拿过化妆台上的口红,一边思索,一边在手中把玩着那支口红。

俱乐部是公众场合,当然谁都可以来,谁也有可能再来,自然不需要什么理由。

莫语笙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淡淡的笑了笑。

总有一些人会出现继而消失。

在梳妆台前坐下,莫语笙开始给自己化妆,画笔轻扫,就给了自己一个不一样的心情。今天化的是一个不算太浓也不算太淡的妆,擦上了淡淡的口红之后,看着镜中的自己,表情亦是淡淡的。

上台之后,就能看到VIP区的C区,很近,也一眼就看到了距离自己很近的顾西墨,此时他双腿交叠,优雅的端着一支高脚杯,看到莫语笙,冲她扬了扬手里的酒杯,算是打招呼。

今天的她,虽然化的是淡妆,却比昨天更加夺目。

对于他给的招呼,她淡淡的点了点头,淡的几乎自己都感觉不到,然后从他身上收回视线坐下来,扶了扶面前的麦克风,开口道:一首小刚的冬天的秘密。

依旧是简短的话语,却瞬间让台下的气氛活跃起来。

她的声音很好听,似乎与生俱来的拥有一种女声的沧桑感,这首歌由她唱出来,丝毫不逊色于原唱。

顾西墨看着台上的她,轻啜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目光深远而悠长,只是握着酒杯的手不着痕迹的紧了紧,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接连几首都是小刚的歌,几曲唱罢,她直接下了台,向顾西墨的方向走去,径直到他身边坐了下来,扬手也叫了一杯酒,你好像不排斥来这种场合。

顾西墨淡淡的笑了笑,毫不隐晦的说道:我不喜欢这种场合,但我喜欢听你唱歌。

莫语笙正了正身,看着他打趣的说道:可我怎么觉得你并不像是喜欢听歌的人?他的回答,有待考察。

顾西墨看着别处,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然后又将目光投向她,本来喜欢,后来又不喜欢了,从昨天开始又喜欢了。

他的这个回答可能很矛盾,但他说的却是实话,其实重新喜欢上一样东西的感觉,还不错,所以今天忙完了公司的事,推了应酬,他过来了。

你莫语笙刚开口想说什么,这时,一个俱乐部的同事走了过来,俯首在她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原本浅笑的那张脸瞬间变得不是太好看。

她的表情变化被顾西墨尽收眼底,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她淡淡的扯了扯唇角,起身,然后说道:我有点事要处理,你等我一下。

说罢,冲他点了点头,跟着那个同事离开。

在同事的带领下,莫语笙来到了俱乐部最角落的一个VIP包间。

在她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陈桦刚好从包间内出来,四目相对,陈桦看着她的表情有些古怪,眉头微微的皱着,但是几秒之后,还是走了过来,错了身子,对她说:进去吧。

她点了点头。

走进包间,进门之后,门被带上,她抬起手臂,随手按了门边处灯的开关。

瞬间,包间大亮。

在灯亮的瞬间,她的目光直接迎上了沙发上坐着的人,然后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沈亦臣的眼睛因为这灯光有些不适,微微的眯了眯,才又看向站在门口的人,声音有些黯沉,开口道:我以为你不会过来见我。

想了这么久,他还是决定来见她一面,有些话,不吐,他怕自己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她看了他一眼,然后走到距离他最远的沙发处坐了下来,你来找我,就不怕你妻子知道吗?语气有些不善,有些冰冷。

其实她也想平静的跟他说话,但是在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她心底那份被自己刻意禁闭了许久的不甘不由自主的在蠢蠢欲动着,然后就变得这样不客气。

他会只身一人到俱乐部来找她,确实是在她的意料之外,因为这几年来,她刻意,他也刻意的躲避着对方,都不曾有过交集,而现在,他出现在自己上班的地方,这是做什么?

语笙,对不起。身体在颤抖,双手在紧握,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这是自当年发生了那样的事之后,第二次跟她道歉,终究是他负了她。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三个字吗?莫语笙偏过头看向她,有些不耐。

他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依旧英俊帅气,浑身上下给人的感觉还是温文尔雅,只是多了一些成熟稳重,只是在看到他眼底的那抹深邃时,为什么自己的心里那么的难受呢?

不是。沈亦臣的表情有些受伤,什么时候,他们两个人说话竟然要用这种语气了?

那就请姐夫有话直说吧,我的时间很宝贵。她不再看他,真的是一刻也不想跟他独处,因为她发现,这样只是在一刀一刀的凌迟着她几乎已经愈合的伤疤,愈合的伤口被重新划伤,这种滋味并不好受。

语笙,你一定要用这样的方式跟我说话吗?沈亦臣向前倾了倾身子,理了理情绪,目光温柔的看着这个一直住在自己心底的女孩。

她变了,变得不再是那个可以在他面前无所顾忌的笑着、闹着的小女孩了。

每天同在一个屋檐下,却仿佛好久都没有这么仔细的看过她了,他们的身份,不允许。

那姐夫想让我以什么样的方式跟你说话呢?语笙身侧的两只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就这么循环重复着一个动作。

沈亦臣似乎被她的话堵得哑口无言,过了许久才开口说道:公司的事情我会处理,爸的决定我希望你不要答应,语笙,我希望你幸福。

这就是他这次过来找她的目的,昨晚太过仓促,他趁莫语晴睡着才过去找她,虽然是在家里,可是他还是没有忍住,只是一切似乎在面对她的时候竟有些不知如何开口。

闪婚蜜爱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闪婚蜜爱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闪婚蜜爱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