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哭丧婆囡囡全文免费阅读冉小狐小说全文

来源:TW|小说:哭丧婆|时间:2019-05-24 18:00:50|作者:冉小狐

哭丧婆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小说《哭丧婆》又名《囡囡小说》,这是一本新出的灵异小说,囡囡是小说中的两位主角。人活一世,幸福千篇一律,不幸各有不同。我是个弃婴,从小怪病缠身,为了治病只能足不出户夜宿黑棺。终于熬到能踏出家门的一天,我始料未及,诡异事情就此层出不穷,平静生活再也不复存在。养大我的婆婆为了我自断轮回之路,玩伴虎子因为我异化成犬赔了性命,为了不被饿死为了报仇,我小小年纪就做了哭丧婆整日里跟死尸打交道。屋漏偏逢连夜雨,我的脸也渐渐扭曲变形丑到极致。我熬的辛苦活的艰难,本以为鬼怪最为可怕,却没想到,人心才

哭丧婆囡囡

囡囡小说哭丧婆推荐章节

第一章 哭丧婆

我十二岁之前,足不出户,每晚都需要早早睡在黑棺里。

黑棺是用两个板凳架起离地的,棺底总是铺有厚厚的糯米。

养大我的王婆告诉过我,我怪病缠身无药可医,唯有十二岁之前足不出户,并夜宿在棺材里,才能保住小命治疗病情。

她不清楚我的生辰八字,只能以她在路边拾到我的那天作为我的生日。

对于王婆的话我不疑有他,除了因为她待我不是亲生胜似亲生,更因为我身上总会凭空出现各种伤口。

终于捱到我十二岁当天,王婆本来打算带我在我们住的小山村里好好逛逛,结果恰好有哭丧生意上门。

王婆以哭丧为生,她每每哭丧都会再负责安排丧葬的一应流程。

我不知道她的全名是什么,她一直都让我跟别人一样称呼她为王婆。

她也一直没有给我起名字,一直叫我囡囡。

已经多日没开工的王婆,为了接活和带我出门两不误,于是带我一起去了死者家。

我欢天喜地的跟着王婆去哭丧,丝毫不知道,随着自己踏出家门,真正的噩梦已悄然拉开帷幕。

死者是位落井而亡的未出嫁女子,她被打捞上来之前面部朝上。

王婆带我到达死者家时候,死者已被停尸在堂屋内盖上了白布,但还没有惊动左邻右舍,屋内屋外也没有丝毫办丧事的迹象。

王婆在院内问清楚死者被打捞上来之前的情况后,微簇了额心告诉死者家属,这趟生意她接不了。

死者的父亲如同早有心理准备一般,没有讶然情绪立刻加价。

王婆依旧摆手拒绝后,死者的母亲扑通一声跪在了王婆面前,低声哀求王婆一定要帮帮忙,提及王婆经手的丧事从没出过岔子。

如果王婆不接,其她的哭丧婆也不会接。

你们能出的最高价是多少?王婆静等死者母亲讲完后,迟疑下问询死者的父亲。

说说吧,她自杀的原因是什么?死者父亲爽快又报出一个价格后,王婆点头同意接活,支开死者的兄弟速度去买寿衣棺材土纸纸人纸马香烛,只留下死者的父母。

王婆的问询让我惊讶不已间,死者父亲白了脸色,死者母亲从地上爬起来,边低声怒骂死者父亲是个老混球,禽兽不如,边对他又抓又挠。

行了。中午之前必须下葬,晚了会出事。王婆就此不再追问什么,带我进入堂屋掀开了死者身上的白布。

随着王婆的动作,我看到的是一具双眼圆睁被水泡得肿胀浑身湿漉漉的女尸。

婆婆,您最开始怎么不愿意接活?女尸的情况,让我不禁缩缩脑袋,更紧揪着王婆的衣角。

溺水而亡的,如果背部朝天魂魄不变迁,如果肚皮朝天则力大无边。她是面朝上肚皮朝天,心有怨气,很容易出现尸变。王婆给出答案后,边无声默念着什么,边抬手从死者的额头朝下抚去。

婆婆,那您后来又答应,是因为咱家没钱花了么?王婆的答案,更添我的惊惧情绪,我等她顺利合上了死尸的双眼不再默念什么后追问她。

除了哭丧,王婆没有其他的经济收入。

能花才能挣。有婆婆在,囡囡不用担心没钱花。王婆接腔告诉我,只要能赶到中午之前下葬,只要不变天,这趟生意就不会出岔子。

我没再多问什么,心里持续担心,如果中午之前无法下葬如果变天,又会怎样。

死者的父亲这个时候进来堂屋,搓着双手尴尬着表情告诉王婆,他家有活人墓,可以将死尸安葬在活人墓里。

接下来时间段,死者的父亲放了短炮籍以传出家有死讯后,王婆开始指挥死者的母亲给死者噙口钱擦身体在脚脖上套上绊脚绳,指挥死者的父亲捉一只白公鸡拴在停尸床的床脚上。

因为时间太赶,王婆省去了哭丧程序,等到寿衣和土纸纸人纸马最先到位后,先指挥着人把买回的寿衣套到死尸身上,再让人开始把土纸部分打钱,部分制成买路钱。

随着棺材被抬回再架在长凳上,王婆再指挥着人们将死尸装棺入殓。

合棺之际,死者的母亲边匆忙将家里的所有梳子都塞入棺材,边嚎哭她闺女生前最喜欢梳头。

丧葬的流程虽然被尽数简化,但最终还是出了岔子。

不等棺材被抬到活人墓,狂风骤起天突然就阴沉起来。

与此同时,绑棺的绳索突然断裂,棺材从杠子上滑落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送葬的队伍顿时静寂,抬棺人齐齐变了脸色。

重新抬起来,快!王婆快步走到棺材处,边急声催促着抬棺人,边弯腰拾起一块泥土搁在棺材盖上。

抬棺的人们互换着眼神,没谁动弹。

死者的父亲连忙提出给双倍酬劳后,抬棺人才勉强重新绑棺上路。

然而,棺材再被抬起没走多远,绑棺的绳索再次断裂同时,棺材上的泥土被风卷掉,轰隆雷声伴随着暴雨倾盆而下。

这一次,抬棺的人们扭头就跑,送葬的人们也都如鸟兽散。

现场,眨眼间就只余下王婆和我,以及死者的家属。

我心中瑟缩间,又有撞击声从棺材内频频传来,棺盖颤动着看起来随时都可能被从里面撞开。

死者的父亲面如死灰瘫坐在地,死者的母亲开始疯了一般厮打着他。

死者的兄弟们,呆楞当场满眼惊惧。

婆婆,我们也跑吧!我双腿打颤想要即时逃走。

来不及了。没我的允许,不许下来。面色凝重的王婆随即竟是一把拎起我衣领,将我扔向棺盖。

不等我身体碰触到棺盖,棺盖已被撞飞。

我好死不死,避无可避的落入棺材之内。

第二章 活人墓

正所谓点背无极限,我不但落入棺材砸到了死尸身上,还刚好跟死尸来了个嘴对嘴。

死尸已再次睁开双眼但双眼里只有布满血丝的眼白,我的双唇被死尸的牙齿磕破同时,有股阴寒气息就此直冲入我的喉管。

我惊痛交加,直接昏死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转,我正背靠着一颗大树坐在泥地里,淋湿的衣服已经半干,双唇处的伤口已经结痂。

风已停雨已住,烈日已再次普照大地。

之前逃走的抬棺人,还有几位背着铁锹的男的,正在王婆的指挥下,小心翼翼的将棺材,沿着墓穴顶部被挖开的缺口,大头朝上竖着葬入墓穴。

墓穴四周散落着麦谷豆和香纸的灰烬,墓穴附近的坟墓前豆竖着三炷已燃烧大半的香。

死者家属都立在王婆旁边,脸上带着如释重负表情。

囡囡,过来。随着我睁开双眼,王婆如同有感应般,转身朝我招招手。

我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快步走到王婆身边,紧紧揪着她的衣角。

尸体没能成功尸变,已经没事了。囡囡如果有话跟婆婆讲,就在回家的路上讲给婆婆听。王婆揉揉我的头顶,蹲下身体替我整理下衣服。

我暗松一口气点点头,打消了想要即时告诉她死尸曾睁开过双眼的念头,

王婆紧接着带我绕着墓穴缓步走上一圈,告诉我墓穴是蜻蜓点水穴。

蜻蜓点水穴,穴长三丈四只有四尺可用,阔一丈三只有三尺有用。

棺不可平葬,只能法葬也就是竖直葬,且棺材的大头只有朝上,才能让墓穴真正算是吉穴。

婆婆,什么是活人墓?我没忘记,死者父亲曾提过,墓穴也是活人墓。

活人墓,指的是人在活着的时候,提前为自己准备好的或提前购买的墓地。王婆简要给出答案后,让我再仔细观察下墓穴,她则是继续去安排下葬的剩余流程。

我立在阳光下,有种恍若隔世感觉。

落入棺材,我以为自己小命不保。

当时在场的人哪个都比我重,王婆偏偏选我去压棺,是顺手还是怎样?

我没观察多久墓穴,王婆已完成下葬的剩余流程。

王婆带我回到死者家结了工钱后,也就带我径直回家。

离开死者家后,我急忙跟王婆提及,死尸曾睁开过双眼,有一股阴寒气息冲入了我的喉管。

王婆毫无讶然情绪,她等我讲完后告诉我,阴寒气息是怨气。

正因为我吞了怨气,尸变才得以被即时中止。

对于入了我体内的怨气,她只要回去帮我施针将怨气导出来就行。

至于我双唇伤口流下的血沾染上死尸事情,比较棘手。

不过,我只要在她摆平后续之前不照镜子,我就能安然无恙。

王婆的告知让我胆怯,就此沉默前行。

我和王婆到家后,王婆先用一张小木床替代棺材做为我以后的床铺,再让我洗澡换掉沾满泥巴的衣服。

我依言而行后,她取出一枚长长的银针,让我坐在小木床上。

别乱动,很快就好。我坐好后,王婆将银针刺入我头顶的泥丸宫。

酥麻舒适的感觉瞬间传遍我的四肢百骸,我眼皮打颤视线渐渐模糊不清,很快陷入熟睡状态。

我再醒转时候已是深夜,王婆正跟两位十五六岁的陌生男孩围着堂屋的小圆桌低声交谈着什么。

其中一位身着板正的中山装,梳着大背头,斜挎着一个皮包,身体坐的笔直,正认真听着王婆的话语。

另一位身上套着松松垮垮的道士袍,头顶梳着蓬乱的道士髻,正软骨病般趴在桌上右手支着下巴昏昏欲睡。

囡囡醒了?随着我从西厢房走出,王婆招呼我过去她身边,让我分别唤两位男孩为胤哥和煜哥。

胤哥哥,煜哥哥。我甜甜唤人,满心欢喜的坐在王婆身边的小马扎上。

我和王婆住在偏僻小山村的村尾,除了哭丧,还没谁会主动登我们家的门,更别提有谁会半夜出现在我们家里。

被我唤做胤哥哥的男孩,浅浅笑容冲我点点头。

被我唤做煜哥哥的男孩被惊醒迅速坐起,急急环顾下四周边目光再落在我身上后,怔愣下,先抬手擦拭下唇角在手背上没发现口水后,再尴尬挠头冲我咧嘴笑起。

煜哥哥,你真逗。他的反应,让我不由得喷笑。

咳咳,那啥,屋里太闷我出去走走。煜哥哥更尴尬了表情,干咳两声快步离开堂屋。

囡囡,你让阿煜不好意思了。王婆嗔怪我没有礼貌。

没事。我难得见他不好意思一次。胤哥哥笑容加深,双眉泛起柔柔涟漪,黑曜石般的眼底满是璀璨笑意。

胤哥哥,你真漂亮。我愣愣看着他,忍不住夸赞。

夸赞别人外貌,女的是漂亮,男的是帅。他的笑容有瞬间的僵住,脸颊微微泛红。

有爆笑声就此从院子里传来,我循声望去,看到煜哥哥正乐的前仰后合。

我正迷茫他在乐什么,王婆让我去厨房吃饭。

我依言而行吃过饭重回堂屋后,王婆微蹙着额心让我去东厢房休息。

尽管我很想再跟胤哥哥和煜哥哥多聊会儿,但眼见着王婆不太高兴,也只能去东厢房休息。

我躺下没多久,王婆也进来东厢房,告诉我想要彻底导出怨气还需再扎一次针,再次用银针刺入我的泥丸宫。

王婆的施针,让我照例很快陷入沉睡状态。

不清楚睡了多久,侧躺在床铺里侧的我突然被冷醒。

王婆没在床上,有挖土声从西厢房内清晰传来。

随着我睁开双眼间,有冰凉的手猛的握住了我的脚踝,再沿着我的膝盖大腿腰部一点点的向上爬。

我被骇的心跳如鼓头皮发麻,耳膜震荡着血液快速流淌的簌簌声,想要尖叫却发不出声音,身体僵硬着根本不敢动弹。

随着冰凉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又有冰凉东西贴上了我的背部同时,我借助从窗帘缝隙透射入房间的月光看到,又有乌黑头发从我的肩头滑到了我的胸前。

事态发展到这里,我惊惧到眼前阵阵发黑,很想立刻昏死过去。

冰凉的手这个时候离开了我的肩膀,紧接着,伴随着窗帘无风扬起,又有苍白的手将一面镜子伸到了我的面前。

我随之从镜子中不但看到自己的脸,还看到有一人头正靠在我的肩头。

她脸色惨白,乌黑瞳孔覆盖了整个眼球,眼角耳朵唇角都挂着血痕。

随着我看到镜子中的她,她竟又咧嘴笑起。

眼见着又有鲜血从她嘴里涌出,我终于昏死过去。

第三章 鸠占鹊巢

等我再有意识,王婆平稳呼吸声就在我耳畔,我能清晰感知到自己正躺在她的臂弯里,但我依旧发不出声音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啧,你说,ta为啥要这样对ta?我心急如焚间,煜哥哥的低低声音率先传来。

不知道。这不是我们该关心的事情。睡吧,天亮后我们还要赶路。一分钟左右,胤哥哥的声音也传入我的耳畔。

可惜了。煜哥哥再闷声接腔后,西厢房没再有动静传来。

不清楚过了多久,王婆穿衣起床,给我掖好被子后去往厨房。

随着王婆在厨房里忙活的动静传来,我不受控制的睁开双眼,再从床上坐起来开始穿衣下床,支起王婆扣在梳妆台上的镜子,开始坐在镜子前面反复梳头。

天刚微亮,镜子中的我,梳头的动作自然流畅,上扬着唇角,满是笑意眼底带有隐隐的绝望情绪。

注意到自己还能控制些许眼底情绪,求生的欲望,将我随机应变的能力激发到极致。

我即时敛尽心中绝望,任由自己的动作眼神尽数不受控制,籍以放松控制我对她的警惕,静等能通过眼神情绪让王婆窥破我的异样的时机的到来。。

你这张脸真美。幸好你没生到我家,不然那个老畜生也不会放过你。随着我尽敛心中绝望,我脑海里响起恨意难平声音。

我不受控制的反复梳头到西厢房传来起床声之后,不慌不忙的将镜子重新扣回原处,继续梳头直到王婆做好早饭,再离开堂屋去洗漱。

随着我的身体被阳光照到,我身体有种被群蚁啃咬的极度痒痛感觉。

胤哥哥早,煜哥哥早,婆婆早。我洗漱结束时候,王婆已将早饭摆放到堂屋的圆桌上,我边搬个小马扎坐在王婆身旁,边礼貌打招呼。

我的声音,跟平日里也无异样。

我没能得到通过眼神情绪传达信息的机会,因为控制我的她,刻意避开了跟外人眼神对视的机会。

论,发型的重要性!瞧瞧瞧瞧,囡囡把头发梳好后,模样比昨晚顶头鸡窝出来好看多了。煜哥哥紧接了话茬。

婆婆,煜哥哥他取笑我。我挽上王婆的胳膊,把脸埋在自己的臂弯里。

你煜哥哥没说错啊。你都已经是小大人了,还总是记不住起床后要梳头。王婆轻声笑起。

哎吆喂囡囡害羞了啊。得嘞,等吃过早饭后我教你下五子棋,就当陪罪了。煜哥哥的声音再次传来。

下五子棋,是王婆教我的。

足不出户夜宿棺材的日子,每每她不在家,我常常通过自己跟自己下五子棋方法,来排遣难捱时间。

下五子棋,可谓是我之前最热衷的一项活动,王婆早早已赢不了我。

我没懂煜哥哥口中的教字从何而来,他的话语让我心情激动,如果控制我的她根本就不会下五子棋,一开始下棋王婆就能窥破我的异样。

我才不要跟你玩。我心情激动然并卵,因为我拒绝的很是爽快。

王婆揉揉我的头顶,就此招呼煜哥哥和胤哥哥开始吃饭。

早餐结束后,王婆带着煜哥哥和胤哥哥出门办事,独留我一个在家看门。

我先将堂屋门从里面插好门闩,再拉上东厢房的窗帘,开始待在昏黑房间内,继续照着镜子不停梳头。

这一次,镜子中不仅出现了我的脸,还出现了一张惨白着脸色,乌黑瞳孔覆盖了整个眼球,眼角耳朵唇角都挂着血痕的死人脸。

随着两张脸在镜子中不断的缓缓重合再分开,死人脸渐渐越来越清晰,我的脸渐渐越来越模糊。

持续盯着镜子里的情况,我几欲崩溃。

我没去看别人,没有答应下棋,你是不是很失望?临近中午我的脸模糊到随时都会从镜子中消失时候,我脑海里再次响起声音。

声音刚落,镜子突兀炸裂。

我再次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

有披散着长长黑发,脸色惨白,乌黑瞳孔覆盖了整个眼球,眼角耳朵唇角都挂着血痕,身着寿衣的女鬼,凄厉惨呼着踮着脚尖现身到我面前。

与此同时,窗户被从外面砸破,伴随着刺眼光芒射入屋内,有黄色符咒直冲女鬼而去。

我顾不上思考什么,立刻连滚带爬的离开东厢房,哆嗦着打开门闩。

随着我打开门,不知何时已经回返家中的王婆和胤哥哥以及煜哥哥进入堂屋。

囡囡不怕,没事了。王婆蹲下身体将我拥入怀中,胤哥哥和煜哥哥则是快步进入东厢房。

再见王婆她们,我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不等我能控制住情绪,东厢房内的凄厉惨呼声已经快速减弱最终尽散。

胤哥哥和煜哥哥就此从东厢房里走出,向王婆辞行。

胤哥哥煜哥哥,你们不多住几天么?听到他们要走,我心起不舍,连忙抽噎着挽留他们。

不了。我们还有事要忙。胤哥哥摆手拒绝。

哭的真丑。煜哥哥抱臂靠在堂屋的门板上,不掩嫌弃目光。

他的吐槽,让我怔愣下顿时没了泪意,忍不住翻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他咧嘴笑起,跟胤哥哥就此离开。

我和王婆送他们到大门口,再目送他们远离。

囡囡,如果有机会再见面,我会陪你下五子棋下到你腻。他们走上十几步后,煜哥哥边扬声开口边抬高右臂摆摆手。

他没有回头,脚步稳健。

婆婆,他们是我们的亲戚么?我不由得抿嘴笑起,低声问询王婆。

是也不是。王婆牵着我的手回屋,沉默着收拾好破碎到窗户,再去给我做饭。

吃过午饭后,王婆收拾好包袱带我直奔活人墓。

在路上,王婆告诉我,我吞了怨气虽然中止了尸变,但因为我的血沾染了死尸,我就极易被死尸的鬼魂上身且侵占身体。

通常情况下,人被鬼上身之后,都会有明显症状,例如额心有鬼气,惧光,举止异常等等。

我因为跟死尸有鲜血为介,我被死尸的鬼魂上身后不会有多余症状。

幸好煜哥哥天生对鬼魂极其敏感,他感知到我有被鬼上身后趁着我洗漱时间段悄悄提醒了她。

为了更加确定我有被鬼上身,所以才又有了饭桌上的试探。

人死后七天,其魂魄才能有机会扰人。

她没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岔子,才导致死者的鬼魂这么早就找上了我,早餐结束后,她带着胤哥哥和煜哥哥直奔死者家问询。

问询的结果是,原来,下葬死者的活人墓,并不是死者家的,而是个之前有主的荒坟。

至于荒坟的主人是谁,荒坟里怎么没有死尸和棺材,死者家属也不清楚,因为墓地已经荒废了很多很多年。

将死者葬入有主之坟,等于鸠占鹊巢。

如果墓主怪罪,自然会又多添异常,。

如此一来,死尸的鬼魂这么早就能找上我的原因,也就不难解释了。

如今,死者的魂魄虽然已被魂飞魄散,但因为死尸的魂魄早早就能来扰我,另加死尸之前曾尸变过,想要彻底令死者不来扰我,还需要焚烧尸体。

死者家属自知理亏,已答应帮我们挖出死者的棺材任由我们焚烧尸体,但又怎样都不同意白天进行。

我们早早赶往活人墓,为的是早做准备先向墓主告罪赔礼,尽量避免再有异常发生。

胤哥哥和煜哥哥虽然有心留下帮忙,但还有急事要处理。

他们能帮到解决掉死者鬼魂,已经算是不错。

婆婆,如果有异常发生,会是什么?王婆的告知,让我心中胆怯,顾不上多问多提其他。

不一定。晚点就知道了。王婆表情凝重。

我和王婆到达活人墓时候,活人墓竟是已然凹陷。

暴露在空气中的竖葬棺材,缺失了大半棺盖。

棺材里的死尸,已成了一具不带丁点血肉的,人皮包裹的骷髅架子。

骷髅架子手持木梳,摆出的动作是正在梳头。

王婆蹙紧了额心环顾下四周间,有成群乌鸦从墓穴更深处冲出,边呱呱叫着边从我们头顶掠过。

随着乌鸦出现,王婆即时紧牵我的手扭头就沿着来路快步折返回去。

我的心瞬间揪起,立马小跑起来籍以不成为王婆的累赘。

第四章 油纸伞

我和王婆沿着来路折返回去,一路上并没遇到危险。

王婆没带我回家,而是带我直奔距离小山村最近的镇子。

我们到达镇子时候,天已昏黑。

婆婆,我们现在去哪里?我饥肠辘辘脚底下早已磨出了血泡。

很快就到了。囡囡累了吧?王婆停下脚步,弯腰准备将我抱起来。

婆婆我不累,我能自己走。我抬起衣袖替王婆擦拭下她额头汗水,坚持继续自己走。

王婆最终带我进的,是一家伞铺。

伞铺老板是位精神矍铄的老爷爷,他正在煤油灯下做伞,看到我们进入伞铺后微微讶然了眼神停下了手中动作。

出了什么事?随着王婆带我走到他面前,他拿过搁在地上的旱烟袋连抽几口后,垂下眼皮开口问询。

我需要一把加持过的油纸伞。王婆拿个小马扎让我坐下后,简要提及与鸠占鹊巢有关事情。

你清楚需要付出什么,划算么?他微挑下眉梢瞟我一眼,目光再落到王婆身上之后眼神复杂。

划算。王婆回答的很是斩钉截铁。

他就此沉默着抽着旱烟袋良久后,才吐出一个行字。

得了他的行字,王婆舒口气脸上带起笑容。

他就此去街上买菜后,王婆脱下我的鞋袜,将我脚上的血泡尽数挑破。

婆婆,我们得了油纸伞就能平安了么?我忍耐着疼痛,等到王婆将血泡里的血水都挤净后向她确认。

应该能。王婆先重新替我穿好鞋袜,再指着满墙的油纸伞,跟我提及古法制伞。

现在制作的油纸伞只有七十二道工序,古法制伞,用的是八十六道工序。

油纸伞是鲁班妻子发明的,它的用途不只是遮雨挡阳,还能辟邪消灾驱鬼祭祀死者等,甚至传统的婚礼上它也是必不可少的有早生贵子多子多孙的寓意。

制伞时候如果少了十四道工序,油纸伞也就只能遮雨挡阳只能成为婚礼上的美好寓意。

倒霉点的,还会成为鬼魂长宿的地方。

当然,十四道工序还有两种法门,一种是救人,一种是害人。

老爷爷会古法制伞,她带我来求的,正是有八十六道工序的救人油纸伞。

伞铺墙上挂的,都是只有七十二道工序的油纸伞。

婆婆,什么是加持?我们需要付出什么?我问出心中疑问。

加持指的是多加十四道工序的古法制伞。我们需要付出很多的钱。王婆眼神飘忽下就此岔开话题,跟我再提及镜子。

镜子,在中华民族习俗文化里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东西,有着各种讳莫如深用途。

镜子在渔猎时期就开始是各部落巫师的法器,当时的镜子是用来照妖和镇妖的。

民俗中,对镜子的忌讳很多。

她只知道死者的鬼魂想要吞噬我魂魄需要借助镜子,但不懂其中原理。

镜子之前会在关键时刻突然炸裂,是因为胤哥哥和煜哥哥有趁着我早餐结束被她打发去洗碗时间段,在家里所有的镜子上都做了手脚。

晚上接下来时间段,等到老爷爷买菜回来我们一起用过晚饭后,王婆在老爷爷的安排下,带我去二楼休息。

我躺下没多久也就沉沉睡去,再无梦到王婆第二天早上叫醒我。

随着我睁开双眼,王婆没有半点血色的脸映入我眼帘。

婆婆您病了么?我连忙从床上坐起身。

没。我只是昨晚没睡好。王婆揉揉我的头顶,催促我赶紧起床洗漱。

接下来三天,我和王婆都没离开过伞铺。

不苟言笑的老爷爷做油纸伞时候,并没刻意避开我们。

我得以旁观到,他在水浸后晾晒成型的伞骨上钻孔,然后拼架穿线,再把伞柄与伞头串联起来的,完整伞骨架的成型过程。

在此期间,我每晚都睡的很沉,王婆的脸色越来越白。

三天结束后的清晨,老爷爷交给我一把小巧精致的深绿色油纸伞。

绿纸伞,触手温润如玉。

谢谢爷爷。我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绿纸伞,冲着他深深鞠上一躬。

他轻叹摇头随之摆手示意我和王婆离开,王婆也冲着他鞠上一躬低语一句谢谢后带我离开镇子。

天色阴沉,随时都可能暴雨倾盆。

出了镇子沿着小路走上一段路经过一小坟包时候,王婆取牛眼泪涂抹到我的眼皮上。

我随之看到,坟尖上露着一个面色青紫的人头。

随着我被骇的连连后退,人头立刻朝着坟内缩去,王婆快速甩出桃木钉。

伴随着桃木钉快狠准的钉入坟尖,人头如同被卡住,无法再移动半分。

王婆低喘几声按压着胸口,先教我几句晦涩难懂的口诀,再教我如何用口诀配合绿纸伞魂飞魄散鬼魂。

婆婆,您跟我讲实话,您是不是生病了?眼见着王婆的脸色更白了几分,我急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用绿纸伞灭了它。王婆坚持说她只是连续几天都没休息好而已,确认我已记下口诀后,催促我不要耽搁时间。

我强忍着泪水,边撑开绿纸伞边磕磕巴巴的低诵口诀。

随着我将绿纸伞的伞柄对准鬼魂,有黑色气体,从坟包里和鬼魂的脑袋里朝着四面八方喷泻而出顿散空中。

它惨叫声刚起,脑袋已快速淡薄到彻底消散。

目睹绿纸伞的威力,我心中震撼。

王婆就此带我边继续前行,边跟我恶补与鬼魂有关的知识。

王婆走的很慢,不时的还需要歇息一会儿。

我们回到小山村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

进村朝着家的方向走去,我远远看到,死者的父亲正蹲在我家门口瑟瑟发抖,并不时的环顾下四周。

王婆,你一定要救救我。看到我们回返,他眼底升腾希望快步迎上。

等会儿再说。王婆摆摆手,带我进屋躺到摇椅上之后,才让他继续讲话。

他急急开口告诉我们,我们去往镇子的当天晚上,他带着儿子们按照约定去了墓地。

他们在墓地除了没遇到乌鸦,其余的跟我们当天看到的大差不差。

他们被吓的跑回去家后,也就关严门窗开始休息。

结果,他第二天早上发现,他的老婆不知道何时已被割破了喉管已死在他身边,而且手里还攥着一把梳子,保持着梳头的姿势。

他连忙就派儿子过来找王婆,结果我们并不在家。

当天晚上,他派来找王婆的儿子也死了。

他儿子同样被割破了喉管手里也攥着一把梳子,保持着梳头的姿势。

他请了道士,结果道士也死在了他家。

我们不在家的这几天,他家每晚都有人死。

如今,他家已经只余他一个活人,他恐怕无法见到明天的太阳。

把这张符随身带着,可保你平安无事。回去吧,等明天我去看看。王婆静等他讲完,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黄符递给他。

他接过符咒小心装好,再千恩万谢王婆一番才迟迟疑疑的离开我家。

婆婆他离开后,我迟疑着想要向王婆确认,黄符是否真的能保他平安。

符咒保不了他平安,但他一直待在我们家的话,肯定会给我们更快惹来祸端。王婆打断我的话直接为我解惑后,从摇椅上起身,指挥着我在院子的西北角钉入一颗桃木钉。

我依言而行,再按照王婆吩咐在大门上贴上一张符咒后,关好大门做点饭菜跟王婆吃饱后早早休息。

因为害怕更因为担心王婆的身体,我跟王婆同住东厢房。

王婆很快睡熟,我在床上翻来覆去良久才迷迷糊糊睡着。

夜半时分,我猛然醒转。

不等我睁开眼,大门门闩断裂的声音已清晰传来。

我哆嗦下就此从床上弹坐而起间,大门被缓缓打开。

屋内黑漆,我摸索着急急去推王婆,王婆却始终呼吸平稳持续处于熟睡状态宛如植物人一般。

如此情况,我恐慌不已又心急如焚。

耳听着随着两扇大门都撞到墙壁上,又有脚步声直朝着堂屋而来,我心一横,摸出枕头旁边的绿纸伞,翻身下床迅速到堂屋门后守着。

第五章 白骨索命

随着我到达堂屋门后,院内的脚步声戛然而止。

我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小山村静的反常,竟是连声犬吠猫叫声都没有。

脚步声,良久都没再响起。

随着时间流逝,我越来越紧张不安。

尽管屋内屋外都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我最终还是决定,摒着呼吸隔着门缝看下外面的情况。

院子中间,立着一正用梳子缓缓梳头的,人皮包裹的骷髅架子。

有幽幽蓝光环绕在它身边,它的双脚和身体朝着堂屋,面部却朝着院子的西北角。

时间再过去半个小时左右,它的面部猛然转向堂屋。

随着我被骇的连忙后仰了身体,它癫狂笑起,声音跟之前在我脑海里响起过的声音一模一样。

它笑声结束后,脚步声朝向大门处。

我暗松一口气,静等脚步声出了大门再彻底消失后,稳稳心神再次凑到门缝处朝外看。

外面已无蓝光,我除了黑暗再没多余发现。

我重新回到床上,攥着绿纸伞无眠到天色微亮王婆醒转。

在此期间,小山村过了很久,才渐渐再有往日家禽不时发出的动静。

婆婆,您睡的太沉了点。我在王婆醒转的第一时间,从床上坐起来,急急告诉她昨晚发生的事情。

死尸的魂魄已经被灭,操控骨架的,另有其鬼,绝对跟墓主有关。王婆浅淡笑容静等我讲完,给出她的分析。

它没有进屋,是因为害怕院子西北角的桃木钉么?眼见着王婆毫无担心情绪,我终是放下心来,重新钻回被窝,躺在王婆的臂弯里。

王婆抬手捏捏我的脸颊轻声笑起,先给出肯定答案,再跟我普及与房屋西北角有关知识。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相位,白虎为西,玄武为北。

五行中白虎属水,玄武属土。

水土养阴,西北角为养阴之地,忌放镜子铜器槐柳木器,否则阴气会聚集滋生鬼祟。

讲究的人家,盖房子之前会先请人施术,在西北角地基上刻上压邪符咒,保护房屋不被阴气作祟。

我还不曾去过的城市大多是楼房格局,明白其中玄机的住户在装修时会用糯米浆粉刷西北角墙面,先贴符纸再上涂料,同样可以起到封阴镇邪的效果。

餐馆的西北角,讲究更多。

无论房屋还是餐馆西北角极少摆放餐桌,大部分餐厅的西北角是卫生间杂储室走廊楼梯,取污物克阴,阴走偏门之意。

有些餐厅西北角摆放餐桌,是用来供奉阴物发不义之财,俗称偏门财。

去餐馆用餐,尽量不要坐西北角的餐桌,也不要得罪在西北角餐桌用餐的。

婆婆,我们家西北角的地基上有没有刻压邪符咒?我没懂什么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等王婆讲完后立刻问出自己最关心问题。

没有。桃木钉钉入距离西北角地基四周两尺距离,也能起到压邪符咒的功效。我们用的桃木钉上刻有梵文,效果翻番。王婆再给出答案后开始起床。

早餐结束后,王婆重新制作个门闩,再躺在摇椅上边晒太阳边给我讲些对付鬼魂的实用方法。

我搬个小马扎拿着纸笔坐在她身边,边听边记。

囡囡,哪天如果婆婆死了,你觉得你能靠什么活?直到中午,王婆才停了下来后,拿过我记录的内容仔细浏览一遍后,赞我记录的没有差错。

婆婆您今天脸色好多了。您别说死,您能活很久很久的。王婆的问询,使得我因被称赞刚扬起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囡囡是想让婆婆活成老妖婆么?人都有一死的,早晚而已。囡囡不用难过,婆婆死了是去轮回投胎去了。王婆牵起我的手浅浅笑着。

囡囡也做哭丧婆吧。你有谋生手段,婆婆死的时候才能死的安心。王婆讲到这里,从摇椅上起身去往厨房。

我满心彷徨哀伤,低头交缠着手指泪水跌落地面。

下午时间段,天气渐渐又阴沉起来,王婆教我丧葬的一应流程,以及哭丧歌。

我整个下午,都在悄悄的抹眼泪。

晚饭后,王婆搬把椅子手持砍刀端坐在大开着门的堂屋门口。

眼见着王婆的情况,我没多问什么,拿着绿纸伞席地而坐依偎在她身边。

黑暗,没多久就吞噬了万物。

等待时间段,我趴在王婆腿上不自觉睡着。

等我突然醒转,院门已经大开。

院内已有环绕着幽幽蓝光的包裹着人皮的骷髅架子,以及两个双眼只有眼白,生着獠牙,指甲黑长的男子。

我急急坐直身体间,两位男子已抬起双臂,快速蹦跳着朝向院子西北角。

不等我再有多余反应,王婆已拎着砍刀冲出堂屋。

我连忙站起来,紧攥着绿纸伞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王婆冲出堂屋直奔两个古装男子间,从口袋里摸出枣核掷向其中一位。

随着枣核没入他身体他顿时僵在原地,另一位则是即时朝着王婆攻来。

王婆不退反进间再次掷出枣核,另一位也顿时僵在原地。

王婆前冲的动作没有半点停顿,与另一位擦肩而过间,弹跳而起手起刀落斩断其脖子。

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包裹着人皮的骷髅架子发出一声长啸,枣核从还不曾被斩断脖子的男子身体内弹出。

他再次能动,开始攻击王婆。

王婆随即抬手捂住口鼻,他顿时貌似失去了目标间,包裹着人皮的骷髅架子开始报出王婆的位置,他立刻又朝着王婆所处位置攻去。

如此情况,我急中生智开始大声胡乱讲话,籍以干扰现场。

有了我的干扰,他暂时无法再精准攻击王婆,王婆趁机绕到他身后,再手起刀落间,斩断其脑袋。

我暗松一口气,心中震撼自豪王婆的身手,又揪心王婆的身体状况。

短短时间,她已满脸汗水,脸色再次苍白。

我是受人蒙蔽才让死者鸠占了鹊巢,我回头会多烧纸钱重修坟墓赔罪,还请您宰相肚里能撑船。王婆望向人皮骷髅,微喘着低声开口。

我就这么好打发?人皮骷髅嘎嘎笑起。

您想要什么?王婆问询。

我想要了你的命,或者她嫁给我儿子。随着人皮骷髅变了声音抬手指向我,人皮自燃,幽幽蓝光大盛,骷髅节节断裂间快速重组成七具没有脑袋的人形白骨。

区区一颗桃木钉就想挡住我?今晚,要么你死,要么她嫁。人形白骨重组完毕时刻,有双脚紧挨地面俨然是高阶鬼魂的母子鬼魂凭空出现。

随着白骨重组和母子鬼魂的凭空出现,王婆身体摇晃下手中的砍刀跌落地面。

哭丧婆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哭丧婆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哭丧婆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