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奇门小神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秦长青

来源:QR|小说:奇门小神医|时间:2019-06-16 14:37:20|作者:秦长青

奇门小神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秦长青原创小说奇门小神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奇门小神医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刘长青一觉醒来,家里多了一个大美女,不但会医术,懂风水,知阴阳,而且还自称是他的冥婚老婆?

奇门小神医刘长青

奇门小神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4章 太上老君快救命1

刘长青的爷爷早就没了,但是奶奶李氏还在,是老刘家的老祖宗,也是牛家村的一名神婆。

刘长青在崔金花的再三催促下,这才向奶奶家跑去,可心里有点不太乐意,因为他们家跟李氏不太要好,平时都少有往来……

说起这事,就要说一说刘长青的老爹了。

奶奶李氏生过五个孩子,前面四个是男娃,最后一个女娃,不过第一个生下没多久就夭折了,后面依次是老大刘贵,老二刘平,老三刘安,取富贵平安四字,可惜少了一个富,刘长青的老爹就是老三刘安,最小的女儿叫刘静。

刘安名字虽好,可在刘长青五岁的时候就没了。

这也是李氏对崔金花看不顺眼的原因。

因为刘安的死因实在太奇葩了,他死于,马上疯。

老太太觉得是崔金花索求无度,害死了自己疼爱的小儿子,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自然对这个小儿媳妇百般看不顺眼,后来还七算八算的,不知怎么就算出崔金花是个克夫短命相,还说会偷了婆家的气运,那更加看不顺眼了,之后更不让崔金花踏进刘家老宅半步。

如此一来,刘家其他人对崔金花自然也冷落疏远了。

如今,刘长宇也死于非命,老太太早就在背后狠狠的骂过崔金花。

这不,刘长青跑进刘家老宅,见着李氏后把家里冲煞的事情一说,老太太马上跺着三寸金莲,一串刁骂:“我就说那个女人克夫短命,现在还活着那是借了刘家人的命,以前克死我儿子,现在又克死了我孙子,大狗子是死不瞑目啊,所以才会冲煞,连供香都留下一根……”

骂了一通后,又对刘长青说:“二狗啊,你娘是命该如此,没办法救了,你大哥心有怨气,要找你娘索命,跟你没关系,你还是住到奶奶家来吧,你跟你娘住,迟早也要被克死的啊!”

刘长青听了很不舒服,差点要破口大骂,那可是她亲娘。

老娘这几年辛辛苦苦,老的那么快,李氏有不可忽视的责任。

他过来,李氏不但没说帮忙,还听了一通骂,刘长青直接道:“奶奶,我娘刚又吐了血,我得回去看着,冲煞不冲煞的我才不管,我哥怎么可能来索我娘的命?”

他说完转身就走,背后老太太又是一阵骂。

奶奶的,真是个臭老太婆!

只是出了刘家老宅的门,刘长青心里又犯嘀咕了,昨晚被女鬼压了床,又关门又冲煞的,确实挺邪乎,老太婆不肯帮忙,可以去找别人啊,反正村里又不止她一个神婆。

马上,他就跑到了村东头。

在王寡妇家隔壁,就住着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姓什么他不知道,但他认识老太太的孙子,跟他小时候一起玩过。

“小章奶奶,我家昨晚头七冲煞了,能不能麻烦你去我家看看啊?”

刘长青在门口就看到了老太太。

老太太是做这生意的,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不过她还挺讲究,开口就谈钱,定金一百,拿钱干活,说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老祖宗的规矩不能坏。

幸好刘长青刚刚拿了秀娟嫂子八百块的偷汉子封口费,连忙数出一百给她。明明就只有一张老毛子,老太太还沾了口水数了三遍。

随后,老太太拄着拐杖,提了个黑布篮子,里面放一干家伙事,随着刘长青踩着三寸金莲噔噔噔往前走,速度还不慢。

到了家里。

刘长青首先就去看老娘有没有事,还好,此刻还能靠着椅子坐稳。

他赶紧又取了昨天苗光明开的药,给她吃了一点。

就在这个时间,小章奶奶已经在房子里转了一圈,看着那独根香深深皱眉,最后伸出一个巴掌在刘长青母子俩面前晃了晃。

“什么意思?”刘长青不解。

“总共五百。”老太太满是皱纹的嘴动了动,因为没牙,口齿不太清,“头七冲煞,怨气撞大梁,要有血光之灾,老太婆要赶紧为你们家开坛做法,不然的话,哼哼……”

刘长青看看老娘,崔金花没有意见,点点头,这事就定下来。

到了晚上八点,小章奶奶就在小院里用方桌摆了祭坛,又点蜡烛又点燃香,还有一把似模似样的桃木剑,红色的,只有二十公分长。

三碗水,中间一碗放了点鸡血。

然后就开始……跳大神。

叽里咕噜,叽里咕噜……

老太太嘴里念着听不懂的音节,踩着小脚又蹦又跳。

崔金花身体不好,早早去房里睡下了,只有刘长青在旁边看着。

可他毕竟受的是现代教育,对鬼神的东西半信半疑,这时看她一把年纪还这么折腾,五百块钱赚的也真不容易。

“希望能有用吧,那个什么白衣女鬼千万别再来找我,你要找的是小叔子,可不是我,找错了地就去别处找找,拜托拜托!”

正在刘长青心里默默念的时候,身边忽然起了一阵阴风。

唰一下,就把方桌祭台上的两盏蜡烛给吹灭了。

他开始还以为是老太太作法的缘故,可是一看,老太太也正瞪着老花眼一脸惊疑。

“是阴风,这个是你哥的怨气所生,现在被老身作法后,已经散了,老身再帮你们家驱驱鬼气。”老太太镇定了一下说,又去点亮蜡烛,可刘长青分明看到她的手在发抖。

“唰——”

蜡烛刚点亮,又被一阵风吹灭。

老太太脸色大变,再次点亮,可马上又熄灭,就好像老太太的前面站着一个看不见的鬼,在跟她作对。

鬼吹灯!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来显灵!”

老太太这回脸色发白,从供桌上抓了一把本命钱(一种印有钱币的纸钱,也叫买命钱)撒向半空。

哪里知道,这些本命钱刚撒出去,忽然被一阵狂风吹起,全都一股脑飞向老太太的脸,噼里啪啦,猎猎作响。

这绝对不是自然现象,外面根本就没风。

刘长青在旁边看得都要尿了。

老太太显然也被吓得不轻,估计她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种事情。

“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救命!”

老太太大喊一声,直接扔了桃木剑,撒腿就跑,那速度,一点看不出是八十岁的小脚老太太。

刘长青也怕啊,可是他不能丢下老娘,大叫一声就朝老娘房间跑。

可是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明明在拼命跑动,却始终在同一个位置原地踏步。

“滋滋——”

挂在门口的一盏白炽灯闪了两下,灭了。

周围变得漆黑一片,刘长青感觉自己的脖子处有阴风吹拂,一下寒毛都竖起来,而那个昨晚在梦中的声音,忽然再次响起:“小叔子,小叔子——”

妈呀,我还没有睡着,你怎么就出来了?!

鬼啊!

 

第5章 我的嫂子是女鬼1

刘长青大叫一声,拼了命迈动双腿。

可是大门明明就在眼前三米处,就是跑不进去。

“小叔子……”

“妈呀,又来了——”

刘长青感觉脖子后面更冷了,他紧闭双眼,不敢回头,嘴里喊道:“女鬼姐姐,你找错人了,我不是你的小叔子,你到别处去找吧!”

他都要哭了,人吓人吓死人,鬼吓人,更要死人。

他本没指望女鬼能听了他的话做出回应,可没想到那声音却说:“我没错,是你错了,我不是你的姐姐,我是你的嫂子。”

说话间,刘长青感觉又起了一阵阴风,吹拂了自己的头发。

“睁开你的眼睛。”这回声音出现在刘长青的正前方。

“不要啊!”他身体僵硬的站着,两腿直打摆子,哪里敢睁眼,就怕再看见没有脸的女鬼,颤颤巍巍说,“天黑,睁眼也看不见的。”

“睁开!”女鬼这时变成了命令式,“不睁开,我就吃了你。”

“……”

无奈加恐慌,刘长青忐忑的睁开了一只眼睛,马上也看到了另一只眼睛,睁得老大了,长长的睫毛,黑色的瞳孔,还会眨动,“鬼啊!”

原来,那女鬼居然就在距离自己一公分的位置。

“咯咯咯咯……”

女鬼发出一串银铃般飘荡的声音,忽东忽西,但听得出来很高兴,“小叔子,原来你是真的能看见我啊,真好!”

好个屁,看得见鬼,说明要倒大霉了,是不是我也快死了?

刘长青恐惧了一阵后,不知是不是肾上腺素分泌多了的缘故,稍稍没有先前那么心惊肉跳了,左右一看,发现那女鬼就站在自己左侧,顿时又狠狠抽了一筋。

不过只有头发没有脸的恐怖样子没有出现,倒是变成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娇美女子,看起来年纪不大,二十来岁,穿的是白底绡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头发挽成公主髻,插一支珠花流苏簪,皮肤很白,双眉修长如画,眼眸闪烁如星,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微向上弯。

“好美!”

刘长青看到女鬼此刻的样子,不自禁冒出一句。

一秒钟后,他差点又扬手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居然会认为一只女鬼很美,真是见鬼了。

正在这时,女鬼再次开口:“小叔子,你别怕,我不是来害你的。”

不是来害我的,那肯定是来吓我的!

刘长青心里碎碎念,但肯定不敢说出来,只好顺着她的口风道:“那……,你,你找我,有……有事吗?你要元宝蜡烛,房子车子或者票子,没问题,我明天,不,一会就烧给你,好不好?”

“不好!”

“那……那你要什么?”刘长青纠结了,这些都不要,那你还要什么,要我的命?

“小叔子,你不用这么害怕的,我真的是你嫂子,你叫刘长青对不对,小名叫二狗子,真是的,怎么会有这样的名字,难听死了……”这句话仿佛在自言自语,然后道,“我是你嫂子,我是来帮你的,现在母亲病危,我现在说的话,你一定要记住了,炙甘草,三钱,丹参,一钱,芭蕉心,一个,猪心,半片,煮水一个时辰,给母亲吃下,要快,不然真的来不及了。”

刘长青听到这里,真的吃惊了。

看女鬼说的话,条理清楚,不像是说胡话,连自己的外号都知道,可是,这个嫂子到底哪里来的?看装扮,不会是剧组演戏的吧,演戏的时候被人杀了,然后变成了鬼?

呃,等等,她说什么来着,给母亲吃,治病?

“那,这位女鬼……嫂子。”刘长青结结巴巴的说,既然她一定要说是自己的嫂子,那就由着她吧,只要不害我,“你说的东西太多,我需要用笔记下来,能让我动了吗?”

“可以,不让你动,我也挺累的,你快点啊,我的能量已经不够了,马上就要消失的。”

刘长青试着一动,嘿,果然能动了。

赶紧跑进了房子里,一回头,那女鬼就在自己鼻尖处。

“妈呀!”

不过他这时候终于能思考了,心想这个美貌的女鬼不会真是大哥在地下找的女朋友吧?委托女朋友上来救老娘?看她说的有板有眼,跟真的一样,最主要,老娘现在真的快不行了……

那就,先记下来吧!

他赶紧找了纸笔,将女鬼说的药方记下,就跟听写作业似的,最后回头问一句:“女……嫂子,是这样吗?”

“一天一次,每天睡前服用,切记,切记……”

只听见声音,不见人影……不,鬼影。

那女鬼就这么消失了。

“难道,真的能量耗尽,回地下去了?”

他本不信有鬼,可这次是真真切切的体会,不相信都不行,看了看纸上写的字,他很确定不是做梦,这时候赶紧跑去到老哥的牌位前拜了拜:“大哥,原来真的是你来过啊,还带了位大嫂过来,大嫂很漂亮,希望你们在地下可以幸福的过日子。”

完了后,他跑去看了看老娘。

虽然吃了苗光明的药,休息了一天,可是怎么看都没有好转的迹象,现在好像更严重了,难道真是病危了?

一想到这个,他赶紧抓了桌上刚刚写的纸条,冲向了苗光明的医馆,希望这药方真的有用。

很快,就到了医馆门口。

可是大门紧闭,敲门没人应。

“应该在家里!”

刘长青又折返去找苗光明的家。

苗光明这个人,刘长青有些了解,原本是十里外姚家村的人,后来他老婆去城里打工,结果一去不回头,听说跟一个广东人跑了,连孩子都带走了,苗光明大受打击,在村里抬不起头来,这才到牛家村讨生活。

苗光明的屋不远,跑了两分钟就到,在村子的东北角,独门独户,旁边就是一片竹林,刘长青过去正要敲门,忽然听见一阵女人的呜咽声,以及哼哼唧唧说话的声音。

“小玉,你真美!”

“还要你说?我不美,你能看上我?”

“呵呵,小玉,你皮肤真好……”

刘长青举起的手按在了门上,再也敲不下去了,身体里有股火热奔涌出来,这分明是苗光明找了个女人在家里……造小人,这女人的声音听着有点熟悉,小玉是谁?

第5章结束

 

第6章开始

第6章 杀千刀的刘二狗1

穷山沟里的柴扉门,哪里有好的?

哪扇门上没有三五个牛眼大的洞眼?

刘长青听到里面的对话声,还有紧接着女人哼唱的歌声,他马上明白了,小腹处有股莫名的燥热升腾,心里有个声音在说:快看,快看,这么好看的大戏,看了也白看。

刘长青见过秀娟嫂子造小人,看过王寡妇洗澡,也算是有从业经验,马上找到个洞眼往里瞧。

外面星光满天,还是能看到不少,就在离柴扉门三米远,苗光明抱着一个白花花的身子……

这画面,简直劲爆了,刘长青看的两眼冒光,浑身蚂蚁爬似的。

结果一个没留意,看得太起劲了,那柴扉根本没关严实,哗啦一声就开了,他整个人咕噜噜摔了进去。

一抬头,我去,六目相对。

刘长青心里流泪,见了女鬼果然没好事,倒霉催的,钻人裤裆下看到这种事,还不倒霉啊?

“啊——”

“啊啊——”

两声充满惊慌的喊叫,两个正在忙活着的家伙被突然掉进来的刘长青吓了个半死。

刘长青这才看清楚,女人正是王寡妇,原来她的小名叫小玉,可比洗澡那会儿好看多了,声音也更让人喷血。

王寡妇掩面逃窜,苗光明……懵成傻比。

“苗,苗医师,做生意吗,我是……来买药的。”

苗光明这才看清楚躺地上的人是谁,他真想一脚踩他脸上去,这个时候来买药,你特娘是来买老子命的,哎哟,被受了一惊,还不知道会不会从此一蹶不振。

“买什么药,没药!”苗光明没好气的说,连忙拿了件衣服遮体,刚才心急下扔得到处都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结果发现是王寡妇穿的大汗衫。

“怎么能没药呢?苗医师,我娘吃了你开的药,没见半点好转,反而更严重了。”

“什么?你个小西斯,你说我开的药有问题?”苗光明跳起脚来,这可是严重的问题,要是传出去,他的诊所还开不开了?

“刘二狗,我先前就跟你说了,你娘病入膏肓,基本上就是等……,要么就送到城里大医院去,结果也一样,我开的药只能缓解,又不是仙丹,阎王要她三更死,我还能留她呀?”

刘长青听明白他的意思了,他说自己的老娘没救了。

“我不管你说的这些,我只要买药,药方在这里。”他从口袋里掏出来刚才记下的纸。

“你个小西斯……什么药方?”

这边说着,那王寡妇套上件男人的衣服小跑过来,大腿还露在外面,煞是好看,她拉了把苗光明,道:“二狗要救他娘,你把药给他就是了,那么多废话,二狗啊,这个药……算是苗医师送的,刚才我们,是在治病,哎,我生的病比较奇怪,是女人的病,诊所里不好意思看,只能到了晚上……二狗,你明白的哦?”

刘长青撇撇嘴,真当我是三岁小孩了,还生奇怪的病,怕是相思病,瘙痒病吧!

他说:“只要给我药,我保证不会说出去,刚才的事当没看见。”

苗光明这时候也没辙,拿过药方到房里灯下照了照,皱眉道:“这药方谁写的?”

刘长青紧张的问:“怎么样,能治我娘不?”

“是张偏方吧?”

赤脚苗医师根本没看懂,但这几样东西想必也吃不死人,为了堵住他的嘴,只好配给他。

炙甘草和丹参,他家里就有,不用再去诊所,但是芭蕉心、猪心,这种东西他是没有的。

苗光明分别配了五副给刘长青,让他自己去解决芭蕉心和猪心,完了就要将他扫地出门,一刻都不想再看见他,想想也是,那种兴头上,被人打搅了好事,能好脾气才怪,偏偏还不能说。

“贼汉子,有五百块钱吗?”王寡妇小声说。

“要五百块钱干什么?”苗光明问。

“你先给我。”

王寡妇拿了五百块钱追出门去,拉着刘长青小声道:“二狗,这些钱你拿着,今晚的事情,真要当没看见哩,不然我这做寡妇的就没法活了,到时候上吊自杀,化为厉鬼也要来缠着你,知道不?”

刘长青微微一抖,要说以前不信鬼,可现在刚见过鬼,不一样了。

“好的,我知道了。王姨,你一个人,苗医师也是一个人,你们可以去登记结婚啊,到时候想怎么乐呵都可以,你也不用那么辛苦,经常吃黄瓜来治病了。”刘长青说完,转身就跑,他还得去半山那边摘芭蕉心,至于猪心,家里上次办丧事流水,还有点剩下。

看着他转身跑远,王寡妇狠狠跺了跺脚,想到吃黄瓜……就一阵身燥,她知道村里有几个小西斯偷看她洗澡,却不知道连那样都被偷看了去,真是羞死人,这时苗光明走过来,拉着她往里走:“小玉,天还早呢,我们是不是……”

“都这时候了,你个老东西还有胆子?”

“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好小玉……”

半个小时后,王寡妇大骂一句摔门而去:“没用的东西,老娘不伺候了。”

苗光明:“刘二狗,你个杀千刀的——”

……

刘长青跑回家里,赶紧点了盏煤油灯,拎着上山去。

虽然灯光暗了点,但是省钱,电筒费电池,家里倒是有一个,但电池早就没电了。

昏暗的光线下,走山路还是挺渗人的,边上时不时还有怪声,虫鸣啊,夜鸟扑腾啊什么的,突然在脚边响一声,真是能吓死人;他还经常听村里的神婆说,山上的芭蕉林里有鬼,因为芭蕉最易招鬼,鬼魂喜欢在芭蕉林中栖身。

一想到这个,他就脚底冒冷气。

可想到老娘病危,大哥好不容易找到个鬼嫂子上来报信,还给了一张药方,如果自己不尽力救老娘,实在太对不起大哥了,有了这种信念在身,他压下心里的战战兢兢,一路到了芭蕉林,采芭蕉心。

“天灵灵,地灵灵,大哥大嫂快显灵,千万不要让林子里的鬼来害我!”他嘴里念叨着,揪准一个芭蕉心,摘了后拔腿就跑,结果脚下伴葱,咕噜噜滚了老远,痛的他直哆嗦。

哎,倒霉!

第6章结束

 

第7章开始

第7章 唐家有女初长成1

“呼——”

刘长青一头撞进自家的门,满身狼狈,煤油灯破了,一只鞋子掉了,脚下还被戳出个大血泡。

芭蕉心……破了,好在应该不影响疗效。

刘长青进门就在刘长宇的牌位前拜了拜,让他没有再遇见鬼。

接下来,他在自家厨房的老柜子里,找到了半颗猪心,连夜将药方里的药材全都凑齐了,点了个煤炉,开始熬药。

这一晚,折腾到午夜三更时分,才给迷迷糊糊的老娘喂下了汤药,看着她倒下后又沉沉睡去,他自己也顶不住困顿,脸都没顾得上洗,直接把自己扔在床上睡着了。

夜里,一切平安,果然没有再看见女鬼嫂子。

第二天,刘长青去房里看了看老娘。

发现她呼吸均匀,脸色也没那么恐怖了,先前真的好像马上要死掉的样子。

“感谢大哥,感谢女鬼嫂子!”

“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

刘长青感慨了一句,心情稍微好了点。

但是马上,他又高兴不起来——,家里的米没了,办丧事席留下来的菜也发酸发霉不能吃了,没办法,家里没有冰箱,天气一暖,放不长久。

“只能拿去喂猪了。”他轻叹一句。

家里的后院有个猪棚,养了两头小猪,以前都是老娘伺候,现在老娘倒下,只能靠他了,这也是家里的一笔经济来源。

除此之外,就是田产三亩,都是梯田,日常种点蔬菜瓜果,拿去贩卖。

这田,却不适合种水稻。

所以,家里的米都是从村里供销小卖部买的。

眼下,这些繁琐的事情,都要落在自己的肩膀上,“看来,上学是真的不方便了,根本就走不开,也许……,只能放弃了。”

刘长青脑海中闪过高中学校的画面,教室,课本,还有坐在他位置前面的班长唐芸,同时也是班花校花,那是一名笑起来很漂亮的女生,眼睛像会说话,扎一条长长的马尾,走路的时候晃来晃去,学校里很多男生都喜欢她……刘长青虽然是个穷瘪三,但哪个少年不青春,他也喜欢她,默默喜欢,只是没敢奢望而已。

一大早,他就去村里的供销社买米。

说是供销社,以前属于公家,但现在承包给了个人,等于是一家有点规模的小店,卖点五谷杂粮,小七小八,店老板叫唐世民,正是班花唐芸的老爹;这也是刘长青不敢奢望唐芸能喜欢自己的原因,唐芸家在整个牛家村都算是有钱的,听说在外面还有更有钱的亲戚,是自己开厂的。

任何地方都存在贫富差距,就算是在这穷山恶水的山村里,而刘长青家,恰恰是属于最穷的。

“唐阿叔,我来买袋米。”因为是小店,所以开门很早,不过他没看见人,就喊了一声。

“来了!”

回答的却是一个黄莺出谷般的声音,随后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子掀开门帘走了出来。

“诶,二狗子,是你啊!”

居然是唐芸,刚刚还想起她来着。

一张瓜子脸,长长的睫毛,眼珠子黑漆漆的,皮肤白晰,容貌秀丽,身材苗条,拥有一双修长美腿,身高一米六八,体重一百零一,眼睛没有近视,喜欢白色,这些都是耳熟能详,学校里谁不知道?

年纪,比刘长青还小一岁,花季十七。

一看见唐芸,刘长青就微微脸热了一下,不过马上将心思隐藏,点点头:“是啊,唐芸,我来买米,家里没米了,你没去上学吗?”

唐芸道:“今天周六啊!二狗子,你请了一星期假,快到了吧,周一记得去上学,不然我给你扣操行分。”

她笑起来,似乎比以前更美了,哎,以后也不知道要便宜哪家男人。

刘长青苦笑,这事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其实两人从小就认识,在同一个村,还是同一个班,勉强算得上青梅竹马,只是一个如出云公主,一个是地上草芥,老娘似乎以前就看出端倪,时常说:唐家闺女以后是要嫁有钱豪门的,二狗子你可别犯傻,咱们家没那种命。

也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刘长青见到唐芸就会脸热了。

“小芸,跟谁说话呢?”门帘后面又出来一个女人,四十来岁,双下巴,有点发福,正是唐芸的妈,叫李爱花,两母女还是像的,这女人长得风韵犹存,比王寡妇的皮肤还要好,想起自己老娘,也就比这娘们大了三四岁,可看着都能做她妈了。

世间,不公啊!

李爱花一看是刘长青,马上垮下一张胖脸,推着女儿进门:“快进去,进去,说什么说,免得沾上了晦气。”

说的声音虽小,可刘长青听的很清楚。

唐芸不由分说被推进里面,不过还听见她的声音:“二狗子,记得去上学啊,不然我扣分!”

刘长青微微一笑,看在她女儿的份上,就不跟李爱花这婆娘计较了。

“喂,二狗子,你笑什么笑?我女儿可是金枝玉叶,你要清楚自己的分寸,以后少来跟我女儿说话,你要是敢祸害我女儿,我让人打断你的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穷的都成真狗了,你啊,也就是光棍命。”李爱花言语刻薄,一脸不耐,就要赶刘长青走。

其实她还真担心女儿被他祸害了,有句话说,男怕痴情女怕缠,缠着缠着就缠一块去了。

加上刘长青这狗东西,长的不难看,眼睛还贼亮。

“呃,老板娘,我是来买米的。”

“哼,谁稀罕做你的生意!”

说是这么说,打开门做生意,没有推出去的理,一袋米五十斤,要价一百二,刘长青还买了一些其他的日常用品。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一买,就花了两百块。

算一算现在的钱,苗光明那边买药和封口费各500,算扯平;秀娟嫂子的封口费800,去掉小章奶奶500,现在200,口袋还剩下765。

“没想到这两天就赚了两笔封口费。”

“牛家村出去打工的多,留守儿童和女人也多,村里平时没娱乐节目,女人到了晚上耐不住寂寞,出去偷汉子,貌似很频繁,我能不能就专门做这个营生?要是运气好,碰到几个有钱的,岂不是发财了?”

不过再想想,还是不对,这种钱纯粹看运气,落得不好,还被人灭口,那就悲哀了。

三天过后,崔金花的身体果然好了一些,说明女鬼嫂子的药有效。

刘长青也没隐瞒,跟老娘说了这事,当天,母子俩就在屋后多烧了点纸钱。

“儿啊,你在下面找到了媳妇,要好好过日子啊,娘和你弟弟都好好的……”

“大哥,大嫂,我会照顾好娘的,你们要是记挂我们,也可以晚上托梦,要纸钱,我给你们烧!”

结果,这天晚上。

刘长青正睡的迷迷糊糊,忽然感觉胸口一闷,整个人都动不了了,睁眼一看……我靠,又来一个女鬼!

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女鬼压床有姿势1

四肢僵硬,胸口发闷,全身感觉阴气阵阵,好像有冷空调对着胸口呼呼吹一样。

跟上次被女鬼嫂子压床一模一样。

但刘长青可以确定的是,这次他没睡着,他醒过来了,还看到了坐在自己胸口上的人……呃,女鬼,他就心里郁闷了,怎么女鬼都喜欢把屁股坐在自己的胸口,难道自己的胸口特别香?

正在刘长青一阵心塞,寒气从脚底一个劲往上冒的时候,胸口上的女鬼开口了:“小叔子,小叔子……”

“我擦!”

刘长青又是一惊,怎么又是个女鬼嫂子,穿着衣服不一样啊,难道大哥在地下换女朋友了?地下的福利这么好?

正想着,女鬼哦的一声,“忘记了,我压着你呢,你动不了,也不能说话。”

在刘长青惊恐的注视下,女鬼缓缓转过脑袋……直接就转了一百八十度,妈呀,刘长青只感觉心脏一阵抽抽,冷汗直冒,他心想要是能晕过去倒也好了,可偏偏连晕的资格都没有。

“咯咯咯,看把你吓的,胆儿可真小,几天不见,不认识了?”

女鬼这回从他身上飘起来,整个横过来,与刘长青上下面对面,浮在半空。

他终于看清楚了,原来还是前几天的女鬼,漂亮的女鬼。

这下子,他倒稍稍松了口气,所谓做生不如做熟,见鬼这事也是如此。

他发现自己能动了,赶紧坐了起来,抱住棉被,结巴着道:“嫂,嫂子,是你啊,我还以为是别的女……鬼,你不是,回去跟我大哥团聚了吗?”

“哎!”

女鬼嫂子居然叹了口气,幽幽说道:“能回去投胎那就好了,可惜,嫂子命苦,怕是最后的结局,将消散在这人世间。”

刘长青不懂,更是插不上嘴,感觉玄乎的很,只是一脸惊惧的看着她,但想到她提供的药方让老娘好了不少,忍着牙关打颤道:“嫂子,谢……谢谢你提供的药方,我娘……现在好多了。”

女鬼飘到刘长青面前:“傻孩子,我是你嫂子,你娘也是我娘,说什么谢不谢的,举手之劳而已。”

刘长青往后退了下,结果已经靠到了墙上,眼前的女鬼嫂子换了身衣服,黄色的长裙,依然好看到不要不要的,他可以肯定一点,她生前一定是名大美女,只是现在,终究是鬼,让人害怕。

女鬼嫂子又说:“不过,娘的病虽有好转,却非痊愈,病根还在,如果不能及时医治好,以后怕会复发,而且会愈发严重。”

刘长青一听紧张了,顾不得怕鬼,身体前倾问道:“嫂子,我娘到底是什么病?能治好吗?”

“伤心,伤肺,伤肝,伤经,如果所料不错,娘的病很早就有了,只是平时不注意调理,越拖越重,现在咋听噩耗,伤上加伤,已经油尽灯枯,快要撑不住了,所以才会倒下。”

“啊?嫂子,你……求你救救我娘,你想要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刘长青急忙说,老娘是他唯一的依靠了。

“真的?”

女鬼嫂子似乎就在等他这句话,“这可是你说的,你骗人可以,骗鬼,后果很严重的,那我现在告诉你,你明天去准备一套金针,我教你怎么操作,你要给娘做金针渡穴。”

金针?

刘长青的注意力全在这两个字上了,后面什么渡穴就没太在意:“是要金子做的针吗?”

“当然。”

“这……镀金的可不可以?”

“不行。”

刘长青为难了,全家上下就一千多块钱,别说买金针了,金毛都买不起,“嫂子,实在是家里没钱了,金针,应该挺贵的吧?”

女鬼嫂子答:“大概,十两银子一套。”

“……”

刘长青一下愣了,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崩腾而过:“嫂子,你,你不会是古代人吧?你是什么时候……死的?”

“……忘了!”

女鬼嫂子的表情不像是假的,似乎又想去记忆,摇摇头说,“金针没有,银针也可以,一套九根,别少了……现在躺下,我要坐你身上。”

刘长青刚刚记下,一听后面那句,顿时凌乱了,惊慌道:“嫂子,为,为什么一定要坐我身上,是不是,你在吸我的阳气啊?”

女鬼嫂子有点不好意思:“小叔子,被你看出来了?”

“啊?”

刘长青一下子吓得脸都青了,神婆奶奶说过,被鬼吸了阳气,人就会折寿,吸得厉害了,一天就完蛋,他想到自己都被吸两回了,那还有好啊?他一下子从床上跳下去,就要往房外跑,哪知道那房门像固定在墙上一样,怎么都打不开,而女鬼嫂子已经追到了身边。

“嫂,嫂子……我是你小叔子,你别害我行不行?”

“我怎么害你了?吸你点阳气都不乐意,刚刚不是还答应什么要求都可以吗?不想救你娘了?”

一说救娘,刘长青没辙了,商量着说:“嫂子,那你能少吸点吗?我……给我留个四十年寿命就好。”

女鬼嫂子翻了翻白眼:“傻孩子,谁跟你说吸了阳气就会减寿的?减寿的那是吸你精元……嫂子吸了你的阳气,明天才能指导你如何行针,你白天多晒晒阳光,多喝点水,嫂子吸的阳气就回来了。”

“真,真的吗?”

刘长青将信将疑,只是为了老娘,唯有相信一回。

拼了。

他直挺挺又躺会床上:“嫂子,你来吧,我准备好了。”

这模样,怎么就跟要被强上了似的。

等女鬼嫂子飘上来,正要一屁股坐在他胸口的时候,刘长青赶紧又急急说了一句:“嫂子,没有其他姿势吗?非要用屁股……坐我胸口上?”

在刘长青的注视下,女鬼嫂子仿佛脸红了一下似的,当然只是错觉,是面露娇羞,脸却依然惨白,用一块丝巾遮住俏脸道:“小叔子,我是你嫂子,你不准调戏我;吸你精元,那是用口,吸阳气,非要……这样不可。”

刘长青想了半晌,终于明悟过来,居然是非用菊花不可,这一来,他的脸也腾的一下红了。

正不知道要说什么,结果女鬼嫂子一下落下来。

他只感觉胸口一沉,刚才那感觉再次临身,不能言不能动,凉飕飕的感觉,不过害怕倒是没那么害怕了,反而有种很古怪的悸动……女鬼嫂子本来面对着他,对望了两眼似乎有点不好意思,马上把脸转了过去。

刘长青恍然,难怪,他被女鬼嫂子压床的时候,她都是背对着他的。

奇门小神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奇门小神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奇门小神医小说全文

奇门小神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奇门小神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奇门小神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