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绝品透视神医

《绝品透视神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隐居秦楼

来源:QR|小说:绝品透视神医|时间:2019-06-16 14:01:58|作者:隐居秦楼

绝品透视神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隐居秦楼原创小说绝品透视神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绝品透视神医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乡村美妇多!乡村少年王小刚,偶获先祖传承,得透视异能,修《五行练气诀》,习绝妙医术,掌神通秘术,从此走大运,玩转官场、商场、情场、战场,钱财滚滚来,美女怀中坐。小神医,大富贵,一手打造商业帝国,一手缔造强大后宫。

绝品透视神医王小刚

绝品透视神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4章 上山采药 第4章 上山采药

一边想着薛彩莲,王小刚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另外一个女人。

周晓梅,他爱过,又恨过的女子。

王小刚曾经是一名大专学生,学的是农科。

大专虽然不是什么好学校,在村民眼里也是了不起的大学生了,桃花村几十年来也就走出去一个大专生,现在在镇上做老师。

读大专的时候,王小刚和同班的城里姑娘周晓梅恋爱了。

大二上期一次考试,周晓梅做了弊,被老师抓了,王小刚去顶了锅,最后他被开除,周晓梅留了下来,他无怨无悔,因为爱情。

哪知道他退学回家不到一个月,就接到周晓梅的电话说分手,周晓梅说他们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了,一个农民是配不上她的,周晓梅冷漠无情的态度可把王小刚气得七窍生烟,也让王小刚看清了周晓梅的真实面目和现实的残酷。

恋爱的时候,王小刚本来有推了周晓梅的机会,只可惜他那个时候太单纯了,放弃了好几次绝佳机会,现在想起都后悔了,当时他是很想珍惜和周晓梅之间的美好感情,因为周晓梅是他的初恋。

早知道周晓梅是这种势利的女人,当年就该干翻她。

“周晓梅,你是城里女人,是大专生又如何?我王小刚总有一天会出头,等我发达了,你就是跪下来给我舔几把都得看老子的心情……”

不愿再想烦恼事,王小刚哼着歌儿回了家,把猪草倒在堂屋,张秀萍已经煮好了饭。

简单的饭菜,炒茄子、炒椿芽儿、黄瓜汤,和一锅洋芋箜饭。

王海东倒了两杯包谷酒,递给王小刚一杯。

王小刚一愣,爹给自己倒酒,这还是头一遭,他预感有事情要发生。

果然,王海东开口,说道:“小刚,你去城里打工吧,窝在农村,没出息的,爹老了,也帮不了你什么,这一千块钱你拿着,去城里别饿着肚子!”

王海东掏出一叠钱,一百元面值的只有两张,五十面值的都少,十块二十块居多。

看着一叠皱巴巴的钱,王小刚鼻子一酸,这些钱都是家里卖山货、鸡蛋,五块十块攒起来的,爹娘省吃俭用都舍不得花,一次性拿出一千块,对他们家来说是一大笔巨款了。

“爹,这钱,我不能要!”

王小刚推辞了。

王海东道:“拿着,你不要?不要拿什么去城里?去城里没找到工作的时候吃什么?”

张秀萍也说道:“是啊,孩子,拿着吧。”

儿子马上就要离开她,张秀萍倒有些舍不得,但这也没办法,让儿子留在山村不是个事儿,找不到钱,也娶不到媳妇。

王小刚说道:“爹,娘,我不要钱,我也不去城里,我就留在家里照顾你们二老。”

“胡闹!”王海东气得一巴掌拍打在桌子上,弄得桌子剧烈抖动,黄瓜汤都荡了出来。

张秀萍急忙说道:“老头子,你别急!”

接着又转向王小刚,说道:“你这孩子,别气你爹啊,娘也舍不得你走,你长大了,该出去闯闯了,出去找点钱,顺便给娘带个儿媳妇回来,娘还想早点抱孙子呢。”

爹娘的态度,更是让王小刚心里不是滋味,他说道:“爹,娘,我就留在村里,一样可以赚钱,还可以照顾你们,这多好啊。”

“赚钱?”

王海东笑了笑,说道:“在这鸟不拉屎的桃花村,你怎么赚钱?”

王小刚道:“爹,俗话说得好,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桃花村是穷,但桃花村到处都是宝,桃花村土壤肥沃,适合种植蔬菜瓜果,桃花村泉水清甜,适合生产酒水,山上到处都是药材,也适合发展中药产业,我是学农业科学的,留在村里更适合我发展。”

王小刚这个话,让王海东紧绷的脸色稍稍松弛了一些。

王海东道:“小刚,你说的都没错,桃花村资源物产的确丰富,但这地方交通不便,离县城都有几十公里路,如果这里可以发展产业,早就有老板来投资了,哪来还轮得到你来做?”

王小刚道:“爹,你给我半年时间,如果半年我都赚不到钱,我就去市里打工,好不好?”

爹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王小刚只有先约定半年期限,这样让父亲放心一点。

有了先祖传承,半年时间足够他做很多事情了,等他赚了钱,爹自然会改变想法。

半年时间,还是说得比较保守的,王小刚有信心在两个月之内就赚到钱。

王海东想了想,说道:“好,给你半年时间。”

张秀萍道:“快吃饭。”

王小刚和爹喝了一杯酒,两父子也没说多的话,吃完饭之后,王小刚就走出了屋子。

“到底怎么赚钱呢?得想一个赚钱的好项目!”王小刚的心思不时转动着。

正巧,王海东也吃完了饭,他抽着烟锅袋子,走路都一拐一拐的。

王海东不是瘸子,他是患有十多年的风湿关节炎,每逢季节变换和天气变换,他的骨头关节就剧烈疼痛,让他走路都走不好。

“爹,你的风湿病又犯了?”

王小刚问道。

“是啊,老毛病了,哎。”王海东一脸惆怅。

王小刚暂时丢下赚钱的念头,仔细搜寻先祖传承里面的医道知识,他决定先把爹的身体调理好,他能够治好薛采莲的腹痛,也有信心治好爹的风湿关节炎。

“有了,用气疗法,再配合喝药酒,就能够治好爹的风湿关节炎。”

王小刚很快就找到了方法。

因为老爹的风湿关节炎有了十几年,太顽固了,用气疗法都不能够根治,只有用气疗法加上喝药酒才能够彻底治好。

这也是因为王小刚才开始修炼,他的气息还不够强,如果他都修炼了三年五载,单纯用气疗法也能够治好爹的风湿关节炎。

王小刚背着背篼,拿着小锄头和柴刀就上山了。

“小刚,你去哪儿?”王海东问。

“上山,采药。”

“这孩子!”

王海东吐了一口烟圈,眼里流露出了欣慰的神情。

儿子变化很大,主动上山采药,证明他的确想做事赚钱了,这是个好兆头。

王海东感觉到了王小刚身上的一些变化,具体是什么变化他也说不上来,只是感觉王小刚没有之前那么颓废了,对生活变得充满信心起来。

 

 

第5章 被蛇咬的美女 第5章 被蛇咬的美女

桃花村有一片连绵的高山,统属于一个山系,都叫桃花山,其中又细分为四方山、和尚山、老鹰嘴、鸡公山四座大山。

桃花村唯一的溪流,源头就在老鹰嘴和鸡公山的山谷之间。

四座大山,面积最广的是四方山,最高的是和尚山,最陡峭险峻的是鸡公山。

王小刚要去的就是鸡公山。

鸡公山最险峻,传说山上还有老豹子和野猴子,一般人都不敢爬上去,越是这样的山峰越原始,在上面采集到好药材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毒辣的太阳映照大地,山风吹来都是热乎乎的,爬鸡公山,还得先爬一座大坡,以前王小刚爬大坡都气喘吁吁,现在却行走如风,这都是因为修炼了练气决,又练了拳术,导致他体质增强的缘故。

很快爬完了大坡尽头,就来到了鸡公山脚下,前方没有了去路,王小刚拿着柴刀,砍掉树枝、杂草,硬生生开辟了一条道路。

鸡公山里面药材果然很多,他见到有用的药材都挖起来丢进背篼。

等他快爬上了鸡公山顶,他都挖了好几十种药材,装了满满一背篼。

给爹泡药酒的药材只需要十来种,其他药材王小刚留着也有用。

王小刚就沿路往下走。

“好香!”

突然,一阵风吹来,让王小刚闻到了一股香味。

王小刚好奇,顺着香味寻找。

“咦,兰花。”

走到了一片阴暗潮湿之处,他看到了一株兰花。

这一株兰花翡翠色的叶子,开着一束花,火红色的花瓣异常娇艳,跟翡翠色的叶子交相辉映。

桃花村在华夏大地偏南方,是亚热带季风气候,兰花都是在冬天开花的,现在已经是晚春时节,这株兰花竟然开了一束花,让王小刚感到有些奇怪。

王小刚读专科的时候就是学农科的,他想了想,很快明白了,这个地方接近鸡公山的山顶位置,海拔很高,加上这儿处于狭山沟附近,土壤很潮湿,常年的气温都偏低,所以这株兰花在晚春时节还能开花。

“这是翡翠兰。”

进一步观察,让王小刚激动起来。

王小刚学过农科,他对兰花是有一定了解的,他也知道一些品种在大城市广受有钱人追捧,眼前这一株兰花是翡翠兰,属于名贵品种,绝对能够在市场上卖个好价钱的。

王小刚压根没想到鸡公山上还有名贵的翡翠兰,他小心翼翼地把这株翡翠兰连着根和泥土挖了起来。

想要在农村发展产业,除了找个靠谱的项目,也需要一笔启动资金,王小刚正愁没钱,就碰到了这一株翡翠兰,真是意外之喜,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

在附近砍了点细枝条,编了一个小篮子,把翡翠兰放入了小篮子之后,王小刚又在附近寻找了一遍,看看还有没有如翡翠兰一样珍贵的兰花。

找了一圈,别说是翡翠兰了,就是普通兰花都没有见到一株,王小刚就背着一背篼药材,提着翡翠兰下了山。

人逢喜事精神爽,王小刚一路哼着欢快的歌儿,哪怕是烈日当空他也觉得全身舒爽。

“啊……啊……”

在路过一片苞米地的时候,王小刚突然听到了让他脸红心跳的声音。

这是张昌文家里的苞米地,张昌文是个牛贩子猪贩子,经常走乡窜镇买猪买牛再拉到县里去倒卖赚钱,留下他媳妇秦香菊一个人在家种庄稼。

秦香菊是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身材好,长得也白白净净的,一对大瓜特别诱人,村里的老光棍小痞子们都惦记着她,传闻她也是个浪货,很喜欢勾男人。

难道秦香菊在自家苞米地里偷男人?

想到这儿,王小刚就一阵兴奋,猫着身子悄无声息地朝着秦香菊家的苞米地走去偷看。

张昌文为人不好,心思歹徒,曾经想低价收购王小刚家的老黄牛,王小刚家最终没卖,张昌文就时常找些事情欺负王小刚的爹娘,这让王小刚怀恨在心。

他要看看到底是哪个男人在给张昌文戴绿帽子。

想到张昌文顶着一头的呼伦贝尔大草原,王小刚就有种兴奋感。

走到了苞米地的尽头,王小刚都没有看到秦香菊和野男人,等他再挪动几步,看到一个年轻女人躺在苞米地下面的小溪沟边上。

女人是个生面孔,二十多岁的样子,长得很美,瓜子脸柳叶眉翘鼻梁大眼睛长睫毛,上半身穿一件浅色的阿迪达斯运动衫,下半身是一条紧身的牛仔裤,脚上穿的军绿色匡威板鞋,此刻她躺在小溪沟边上,牛仔裤退到了膝盖边上,正有气无力地哼哼唧唧。

王小刚正好看到女人白花花的两瓣美臀。

看这女人的穿着打扮和气质,应该是城里人,她一个人来鸡公山下的小溪沟干嘛呢?

王小刚好奇起来。

这女人为啥脱裤子,她难道……

突然,这女人看到了王小刚的影子,抬起头来看到了王小刚。

“救我,救我……”

女人朝着王小刚呼救。

王小刚看到女人的面色变得青紫,一个箭步跳下去,抓起女人的手,问道:“你怎么了?是中暑了?”

不管认识不认识,见到这女人楚楚可怜的样子,王小刚都升起了怜惜之心。

“我……我解手,被蛇咬了……”

女人吃力地说着,王小刚发现她的嘴唇都变得乌黑乌黑的。

被蛇咬了?

王小刚一惊。

山里毒虫猛兽多,毒蛇、蜈蚣、蝎子时常出没,作为山里人,王小刚倒是习惯了这种环境,出门都带把柴刀,遇到没路的杂草丛林都要先打几下惊走虫蛇。

“嘶嘶!”

王小刚听到不远处的草丛里传来声响,他放眼望去,便看到一条近一米长的花斑毒蛇。

猜到正是这条毒蛇咬的这女人,王小刚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他一下子飞过去,一脚精准地才在毒蛇的七寸位置。

毒蛇被踩住,使劲扭动,尾巴在空中一摆就对着王小刚的小腿袭来。

“小心!”

女人一声惊呼。

王小刚手中紧握着柴刀,刀背狠狠地对着毒蛇的半身斩落下去,脚下同时使力,很快毒蛇就被他弄死了。

打死了毒蛇,王小刚丢下柴刀,放下背篼和装翡翠兰的临时篮子,快步来到女人身边,问道:“你是哪儿被咬了?”

“屁……屁股……”

女人气息微弱说道。

被咬的地方是敏感位置,她很害羞,但她的脸色都一片青紫,升腾起来的红晕都看不见。

“屁股?”王小刚愣了愣,这特么就尴尬了,让哥很难办啊。

 

第5章结束

 

第6章开始

第6章 尴尬的疗伤 第6章 尴尬的疗伤

短暂迟疑了一下,王小刚觉得救人要紧,救死扶伤乃是医者的本心。

顾不得尴尬了,他便坐在地上,双腿伸直,再抱起女人,面不朝下把她的身体横放在他的腿上。

女人的两瓣美臀,就完美无瑕地呈现在王小刚的面前。

王小刚吞了吞口水,忍住内心的旖旎心思,把目光专注在女人左臀上的两排小小血印上面。

血印正是被毒蛇咬的。

王小刚抓起身边的一株野蒜,捏碎了野蒜涂抹在血印上。

大蒜消毒效果很好,手边没有大蒜就用野蒜代替。

摸了野蒜的汁液之后,王小刚用力挤压血印,想要把毒血给挤出来。

把毒血挤出来之后,再给女人的体内输入点气息,弄点草药敷上就好了。

臀部被王小刚用力挤,身体用匍匐在王小刚的身上,这让女人特别难为情,她也知道王小刚是在救她,只能默默接受这一切安排。

女人被毒蛇咬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毒血已经进入了血液系统,王小刚光用手挤压根本挤不出多少来。

“姐姐,对不起了,我得用别的方法帮你把毒血吸出来!”

王小刚俯下身体,张嘴就咬住女人臀部的血印位置,用力吸吮了起来。

“啊……啊……”

臀部被王小刚用嘴吸,这让女人身躯燥热,一身吟哦。

还好周围无人,不然引人来看到了这一幕多尴尬。

女人也知道对方是给她吮吸du血,她再难为情也只有忍住,只是那种酥麻酥麻的滋味让她忍不住一声声呻吟。

王小刚运起练气决,气息贯通之下,很快把毒血吸了出来。

松开嘴之后,他就用手掌按住女人的伤口,输入一点气息进去,接着从背篼里抓起几株药草捏碎成黏糊状,涂抹在了女人的伤口上。

女人感觉到伤口处传来凉幽幽的滋味,很好受,她青紫色的皮肤恢复了血色,面颊变得红润起来。

她僵硬的身体也能够动了。

“谢谢你!”

女人先朝王小刚道了谢,吃力地站起来提起牛仔裤。

王小刚道:“不客气。”

“我叫苏雅,怎么称呼你呢?”

“王小刚。”

王小刚正准备问苏雅怎么来这山脚下的苞米地的,苏雅却先说道:“王小刚,谢谢你救了我,麻烦你送我下山,好吗?”

“好!”

王小刚点点头。

看样子,苏雅也不想提更多她的信息,王小刚话到嘴边也不多问了,就送苏雅下山。

“啊……”

苏雅刚走了两步,尖叫起来。

王小刚问:“怎么了?”

苏雅很着急地说道:“我……我全身没力气,走不动。”

王小刚道:“你才被毒蛇咬了,虽然我帮你吸出了毒血,也用药草敷了你的伤口,你的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还需要几个小时。”

苏雅道:“啊,那怎么办啊?”

王小刚道:“这样吧,我背你下山。”

王小刚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面对这么一个漂亮的城里女人,他主动提出背她下山。

“好,好吧!”

苏雅最终点了点头。

王小刚把翡翠兰放入装满药草的背篼里,他蹲下身,把苏雅背起来之后,左手抓着背篼,右手就托着苏雅的屁股,穿过了苞米地之后,就沿着山路走下去了。

背人一般得用两只手托住对方的屁股,一只手托是非常吃力的,

王小刚一手抓着背篼,一手托着苏雅的屁股,就更为吃力了,一般人根本做不到,他也是修炼了练气决和拳术,身体机能得到了很大提升,才能够做到这一步。

王小刚说道:“苏小姐,请抱紧我肩膀,不然你要掉下来!”

“恩!”

苏雅轻轻恩了一声,双手紧紧地抱住了王小刚的肩膀,她这么一使力,王小刚就轻松多了,只是另外一个问题来了,苏雅因为抱紧王小刚,她的身躯就紧紧地贴在了王小刚的背上,特别是她胸前两个硕大峰峦在王小刚背部挤压着,带给了王小刚一种极致的挑逗。

王小刚的身体一下子躁动了起来,他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哪里经得住这般摩擦呢。

苏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面红如水,如此亲密地跟异性接触,她也是第一次呢,她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要不是身体无力,她真不愿意这样,好难为情啊。

好在王小刚还算老实,他躁动归躁动,倒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出来,这让苏雅对王小刚多了一丝信任感。

苏雅问:“王小刚,我可以叫你小刚吗?”

王小刚道:“可以啊,我叫你素雅姐姐吧?”

“好!”

苏雅道:“小刚,你是桃花村的村民吗?”

“是啊!”

“能介绍一下桃花村吗?”

“行!”

王小刚有一搭没一搭地介绍起了桃花村。

苏雅发现王小刚谈吐不错,语言表达逻辑清晰,对桃花村的介绍也很详细,从桃花村的历史渊源,到桃花村的风土人情,和桃花村艰难的现状,王小刚都说得头头是道。

苏雅内心好奇了起来,这小伙子虽然是村民,却比一般的村民有见识多了,她对王小刚的印象更好了,心里也有了新的计较。

等王小刚介绍完了之后,苏雅说道:“你这株兰花,是翡翠兰吧?”

“没错,是翡翠兰。”王小刚也好奇,苏雅一个城里女人,也知道翡翠兰,看来她不是学农科的,就是高雅的花草爱好者。

苏雅问:“打算怎么处理这株翡翠兰?”

王小刚道:“拿去卖掉呗。”

苏雅道:“卖掉,不错,我认识一个在县城做花草生意的朋友,你要是信得过我,等会我们留个联系方式,你要去城里卖这株翡翠兰的时候,可以联系我,我可以带你去城里卖,价钱方面一定不会亏待你。”

“可以啊。”

王小刚和苏雅聊得投机,也没走多久,就下了坡,来到了乡村公路上。

苏雅道:“小刚,谢谢你,你就送我到这儿吧,我联系朋友开车来接我。”

朋友开车来接你?

苏雅的话,让王小刚内心笃定,苏雅是城里女人,还是比较有钱的女人。

只是,这个漂亮的城里姑娘,跑来鸟不拉屎的桃花村干啥呢,她还对桃花村很有兴趣的样子,真的搞不懂这些城里人的思维了。

和苏雅互相留了手机号码又道别之后,王小刚就背着一背篼药草,提着一株翡翠兰赶回家,这都到了晌午,他得回去跟爹娘一起吃午饭,吃了饭就要张罗给爹泡祛除风湿关节炎的药酒。

到了家旁边的枫树林里,王小刚就听到他家坝子里传来了吵闹声。

家里出事了?王小刚下意识地眉头一皱!

 

第6章结束

 

第7章开始

第7章 悍妇 第7章 悍妇

“王东海,张秀萍,你们养的杀千刀的龟儿子王小刚,对我宝贝闺女做了什么?”

王小刚听到一个妇人撒泼的声音。

“周兰香?她来干嘛?”

王小刚一愣。

这声音是周兰香发出的,周兰香是村长薛贵仁的老婆,也就是薛采莲的娘。

王海东道:“周兰香,你妈个巴子的,别来老子家撒野,我家小刚是什么人,我清楚!”

张秀萍也说道:“是啊,她兰香婶,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家小刚不是那种无法无天的人啦!”

“我呸,这个时候了,你们还护犊子,王小刚个背时砍脑壳的,挨千刀的,万牛通的,狗鸡儿日的,遭雷劈的,吃枪子的,他欺负我家闺女,快把他交出来,我要掐死他……”

周兰香嚎啕大哭,对着王海东和张秀萍撒泼。

听到周兰香的骂声,王小刚怒了,你麻痹的,周兰香,老子又没把你女儿怎么样,说起来还是老子给你女儿治好了病呢,你不感谢老子就罢了,这么骂老子是几个意思?

害怕事态升级,王小刚连忙跑回去。

周兰香正在和爹娘推攘叫骂,王小刚放下背篼和翡翠兰,说道:“兰香婶,干嘛呢?”

周兰香听到了王小刚的声音,急忙冲向王小刚,伸手就要去抓挠王小刚。

“周兰香,你个贱人,别以为你是村长媳妇就得意啊,再他妈耍泼,老子把你嘴抽肿。”

王海东突然发飙,操起一根柴棍,对着周兰香一通吼叫。

别看王海东是个闷声葫芦,平日里半天打不出个响屁,他可护犊子了,见到周兰香要动他儿子,他就横了,管你几把村长的媳妇不村长的媳妇,先镇住你这个死婆娘再说。

周兰香被王海东这样子吓得不轻,她一屁股就瘫坐在了地上,双脚在地面上乱蹬,双手在空中摇摆,嚎啕大哭的同时骂了起来:“遭天杀的人了,欺负我女儿,还要打我,还有没有天理哦……”

看到这个样子,王海东一脸尴尬,束手无策。

周兰香这个样子,正处在王小刚的视线之下,她胸口的第一颗扣子没扣稳,她一动,扣子就滑脱了出来,她的领口大开,两团白色巨物晃动,深深沟壑迷人,很是有料。

她才三十多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身体也正是风韵的岁月,作为村长媳妇,她很少下地干体力活儿,皮肤保养得比其他村妇更好一些。

这幅画面,半遮半掩,她浑然不知,王小刚尽收眼底,心头又是一股躁动。

王小刚马上收起这股躁动,他有一种负罪感,在小树林差点把人家女儿办了,现在又看到她的身体,这太刺激,也太不道德了。

王小刚道:“兰香婶,你别激动,你别这么大喊大叫的呀,要是被人听到了,对采莲的名声多不好!”

王小刚这话,倒是一下子就把周兰香止住了。

周兰香想想在理,这事儿传出去对自家闺女名声不好,她站起来,说道:“我家闺女早上去捡菌,你在小树林里欺负了她,王小刚你这个遭天杀的,你还我闺女清白,你要不说清楚,我要抓你去派出所。”

“小树林?”

王小刚愣了愣,早上在小树林,他并没有对薛采莲做什么,就是给薛采莲治疗了腹痛,跟她有了点肌肤之亲,要说最大尺度也就是和薛采莲激吻了,他和薛采莲是准备干那事儿,可是中途发生了意外,他们戛然而止了,并没有干得成啊。

周兰香现在说他欺负了薛采莲,这事儿肯定不成立。

王小刚道:“兰香婶,我想你是误会了,你是看到我欺负采莲了,还是听哪个嚼舌根的乱说的?”

周兰香道:“我听杨二狗说的。”

上午,周兰香在菜园子里摘豇豆,正巧杨二狗牵着牛路过,杨二狗就说他早上看到王小刚和薛采莲在树林里做羞羞的事情。

杨二狗说得有板子有眼的,周兰香没加思索就信了。

王小刚道:“兰香婶,你是真的误会了,杨二狗那大傻子的话也信得?我跟采莲根本没发生什么,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去问采莲啊,你实在是不放心,也可以带采莲去检查身体啊,再说了,我王小刚真对采莲做了什么,我会负责到底,会娶她为妻的,你着急什么。”

“我呸,就你这癞蛤蟆,也不看你家的破烂样儿和你的德行,也想打我家闺女的主意?”

周兰香没好气道。

王小刚这番话,也让周兰香的气消了大半,她理性分析,的确如王小刚所说,杨二狗就是个大傻子,他的话做不得数,她也谅王小刚没胆子对采莲做出格的事情,采莲她爹好歹是村长,在村里是说一不二的权威人物,王小刚不敢作死的。

如果周兰香知道王小刚和她女儿都激吻了,还摸了她女儿的大白兔,就不知道她是怎么个想法了。

王海东气不过周兰香的冷嘲热讽,说道:“周兰香,你别嘚瑟,你女儿嫁给我家小刚,我家还得考虑考虑呢,别以为你女儿是镶了金的大宝贝,少他妈唧唧歪歪,赶紧给老子滚。”

周兰香自讨没趣地离开了。

“爹,霸气!”

王小强暗暗朝爹竖起大拇指,他还少见爹这么霸气护犊子的一面。

等周兰香走之后,王海东抽了一口烟,叹气说道:“小刚,你看吧,这就是家穷的不好,家穷人人都要踩你,看不起你,你要是赚了大钱,周兰香会舔着脸把她女儿送到你枕边来,你信不信?”

“我明白,爹,你放心吧,我会努力的,一定会赚到钱,早点盖楼房,再娶媳妇,给你们生一堆大胖小子!”王小刚不以为意,嘻嘻说道。

说到这儿,王小刚的脑海里,浮现出薛采莲的倩影,薛采莲娇小玲珑的身材,很有料的一对大瓜,以及她那生疏的吻技,接着他脑袋里又浮现出李翠花、刘桂兰和苏雅的身影。

“奶奶的,女人啊女人,我是太想女人了!”

王小刚摇摇头,内心有些苦闷,他这把年纪还单身着,是真的很想女人了。

“恩,加油,爹支持你,相信你!”王海东又吐了一口眼圈。

张秀萍把王小刚单独拉到了一边,轻声问道:“小刚,你是不是把薛采莲给那啥了?”

王小刚面色一红,说道:“娘,没有的是。”

“没有你脸红干嘛?老实告诉娘,是不是把她办了?”张秀萍不相信,继续问。

王小刚讪笑道:“真没有啊,要有,我也不瞒你。”

张秀萍道:“成,娘给你说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媳妇了,我看薛采莲那丫头就不错,长得乖巧,又有礼貌,跟她爹和娘都不一样,屁股又大,好生儿,适合做我家儿媳妇。”

王小刚都无语了,娘这说的都是哪跟哪啊。

 

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香艳一幕 第8章 香艳一幕

王小刚道:“娘,你放心吧,咱先拼事业,媳妇的事儿,水到渠成。”

张秀萍扯着王小刚的耳朵,说道:“哼,什么水到渠成,哪有你说的简单,好姑娘不多,得早点下手,当年追你娘的人都排了一床坡,就是你爹下手早,俺就被你爹骗到手了,你呀,这方面要向你爹学习。”

爹还有这么霸气的一面?

王小刚还真不了解。

张秀萍接着说:“你要是不喜欢薛采莲,村里还有好姑娘啊,卫生室的刘医生也不错,她是医生,有知识文化,知书达理的,多好的。”

王小刚翻了个白眼,说道:“我知道了,我努力吧。”

要是不表个态,娘是不放手的。

果然,得到了王小刚的回复,张秀萍松了手,脸色也和悦了,笑嘻嘻地去灶房忙活去了。

吃过午饭之后,王小刚也忙活去了,他先把翡翠兰栽种在后院,等到去县城卖的时候再挖起来。

接着他就提着酒桶,去吴家打酒。

王小刚打酒来给爹泡药酒,家里的酒没剩多少了,得去打点酒回来。

吴家在村里开了个酒厂,就是自己一家人酿的高粱酒、包谷酒、米酒这些,几块钱一斤,物美价廉,村里家家户户都是到吴家打酒喝。

吴家靠卖酒赚点小钱,酒糟用来喂猪,猪肥了联系收猪客来买,靠卖肥猪又能赚点钱,七七八八加起来,吴家在桃花村就算是富裕家庭了。

村里盖小洋楼的不多,村长家算一个,吴家也算一个。

且说王小刚,他提着酒桶,朝着吴家的小洋楼走去。

吴家洋楼旁边就是酿酒的土房子。

他来到了酿酒的土房子,看没人,就走向吴家洋楼。

吴家洋楼大门是开着的。

“贵财叔,在家吗?”

王小刚呼了一声,没人答应。

“春玲婶,在家吗?”

王小刚又呼了一声,还是没听到回音。

咦,奇怪了,吴贵财和周春玲都不在家吗?

王小刚都打算先回去了,突然听到吴家房子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难道有小偷?”

王小刚停下了脚步。

吴贵财和周春玲在村里虽然算有钱人家,但他们一家子为人处世都不错,收购村民的粮食价格公道,卖酒价格也不贵,实在没钱的时候还可以赊账或者拿粮食换,村里人家有什么困难他们也愿意帮忙。

王小刚一家在桃花村算是最穷困的,王小刚还记得他念大专的时候,还找吴贵财借了两千块钱,都是过了半年后卖猪了才还的。

既然是吴贵财家来了小偷,对吴贵财一家一直怀着感恩之心的王小刚,就如同疾风一样冲进堂屋,再一把推开发出窸窸窣窣声音的偏房木门,一步跨了进去。

推门而入的刹那,王小刚傻眼了。

偏房里面,哪里有什么小偷,而是一个曼妙绝伦的玉体横躺在床上,玉体的主人正用手做着一些羞耻的动作,在床头的案板上摆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电脑屏幕播放着让王小刚很熟悉的画面。

这不是岛国的某位‘动作片’老师吗?广大宅男的女神啊!

“啊……”

床上的玉体,听到推门声,转过头来,看到是王小刚,本来就红彤彤的脸色更是羞得像染上了番茄酱一样,慌乱之中她双手环抱在胸口处,遮住胸前的两团波涛汹涌。

她胸口的白色巨物太大,双手根本遮不住,遮掩了上方下方又遮不住,夹紧双腿也遮不住一抹美景。

“雨蝶姐,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是你,我以为是小偷呢……”

王小刚对看着床上的吴雨蝶,他有些慌张,也有些语无伦次起来,他是真没想到是吴雨蝶,更没想到吴雨蝶在看这种电影,还胆大地没穿衣服。

吴雨蝶是吴贵生和周春玲的大女儿,比王小刚大一岁,在县城一家百货公司卖衣服,也不知道她怎么就回家了。

要说吴雨蝶,那在村里,也是一等一的大美人,紫色不弱于薛采莲。

薛采莲身材娇小玲珑,脸蛋秀气清纯,她是典型的可爱型小萝莉。

吴雨蝶就是那种风韵成熟御姐型的,她身材高挑迷人,一双修长的大长腿堪比模特,一头乌黑的头发如同瀑布,完美的身材比例让人垂涎三尺,据说城里有不少有钱的老男人都打她歪主意呢。

王小刚也幻想过吴雨蝶,梦中还把吴雨蝶当做他的yy对象,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吴雨这幅样子,道歉的同时,眼睛又忍不住在吴雨蝶的身上瞄来瞄去的。

“小刚,你出去呀。”

吴雨蝶脸色通红,对王小刚说道。

王小刚念念不舍地走出去。

听到吴雨蝶窸窸窣窣穿衣服,同时把她的笔记本电脑也关了。

几分钟之后,吴雨蝶走了出来,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轻薄连体裙,紧紧地包裹着她的傲人身姿,一头长发披在脑后,面带沱红,眼神迷离,让王小刚看了忍不住凝聚目光,舍不得移开视线。

“看嘛呢?”吴雨蝶问。

“看你呀,雨蝶姐。”王小刚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很大胆地说道。

“姐姐好看吗?”

吴雨蝶咯咯一笑,身躯颤抖,问道。

王小刚眼睛都直了,雨蝶姐啊,你别抖啊,你这一抖,胸都要抖出来了。

王小刚道:“好看!”

吴雨蝶:“哪里好看呢?”

王小刚的目光注视着吴雨蝶的胸口,说道:“这好看!”

“哈,你小子,毛都没长齐,就知道调戏姐姐了,该打!”

吴雨蝶也没生气,妩媚一笑,伸手在王小刚的脑瓜子上轻轻敲打了一下。

王小刚不满道:“雨蝶姐,我就只比你小一岁,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小?”

“嘿嘿,在姐姐眼里,你就是个小屁孩儿。”吴雨蝶轻轻笑道。

王小刚翻了个白眼。

吴雨蝶伸手抓住王小刚,把王小刚往她的房间里拉去。

“啊,雨蝶姐,你干嘛啊?”

王小刚身体一缩,一副小受的样子。

雨蝶姐也太直接了吧,这大白天的,难道她要对我图谋不轨?

奶奶的,城里混过的女人就是开放啊。

她要真对我图谋不轨,我是从呢,还是拒绝呢?

王小刚有些犯难了。

“不从,一个大男人,被女人霸王硬上弓,说出去都丢人。”

“从,送上门的都不要,禽兽不如啊,还是男人吗?”

王小刚的脑袋里,两个小人在打架。

 

绝品透视神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绝品透视神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绝品透视神医小说全文

绝品透视神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绝品透视神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绝品透视神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