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凤逆天下》黑羽夜月完本在线阅读

来源:ZW|小说:凤逆天下|时间:2020-03-20 13:09:53|作者:黑羽夜月

凤逆天下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黑羽夜月。凤逆天下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暗夜组织首领风羽沫一次不留意成为了植物人穿越成了傲龙国风将军的嫡出四小姐,却因为生母去世备受欺凌,且看她如何凤逆天下。

凤逆天下风羽沫紫宸皓

凤逆天下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7章风府震动(2)

身着一袭白底墨色竹叶纹长衫的年轻男子,恭敬的向紫宸皓行礼道,"念无药,拜见睿亲王!"

紫宸皓面带笑容,微微点头说道,"无妨!骠骑大将军和两位少将军、威武大将军免礼!念公子免礼!沫儿招待的很是周到,只是时才风副将所言我很是有兴趣。"随后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身边一脸怒意的风刚。

风刚心中很是明白一点,他的这位大哥,很是宠爱这个侄女。而他的二哥,虽然经年不管不顾她,也是因为她长的极像他的结发妻子。最要命的是,睿亲王爷和她说话时并没有用'本王'而是用'我',这样的亲疏之别。当即沉声说道,"二哥一脉乃是将虎之才,可是,今天之事确实和小畜…"这'畜'字刚出,顿时发觉不对,立刻改口道,"今天之事确实和羽沫有关,而且几位世家小姐少爷都可作证。"

风羽沫默不作声,只是默默为紫宸皓沏着茶,不过不是一盏而是一壶。听到风刚的话,心中很是不耻。风羽翔因为年纪小沉不住气,愤怒的说道,"姐姐才不会这样做呢!要不是听到惨叫声……"羽翔还未说完,紫宸皓便打断了他的话。

"若不是听到惨叫声,本王便不会和沫儿离开潇湘别院一看究竟。沫儿更是在风羽绮的鞭下,救下这小丫头,当时的情况真的是惨不忍睹啊!"紫宸皓说着,接过风羽沫递上前的茶盏,玩味的说道。

风羽翔默默的点头,拉过晴雪,轻轻掀起她的衣袖,触目惊心的血痕和微微外翻皮肉,让人看的不寒而栗。这样的伤痕,下手可算是狠毒至极了。风祁见此,沙场上见惯了生死,可是这样的鞭伤,让铁骨铮铮的男儿也不免心惊。

紫宸皓缓缓的说道,"还请诸位到亭中一起和本王品品这茶,等开席一起去正堂吧!"

"多谢王爷!"众人一口同声的说道,随后踏入亭中落座,紫宸皓则拉过羽沫,让她落座于他的身边,晴雪立刻上前为众人添上了茶。随后退到了一旁,羽沫见此,轻声说道,"晴雪,你身上有伤,这里我来便可,进来天气逐渐热了,身上的伤口要注意些,若是不适一定要说出来,你快去房中歇着吧!"

"是!多谢小姐体恤。"晴雪深深的福了福身,又向紫宸皓和其他几人行了礼,便退回了风羽沫所住的房里。

风刚一脸不甘,无奈此刻不是寻事的时机,面无表情的说道,"臣先行告退,臣的爱女先下才醒,微臣还要去看看她的情况,请王爷赎微臣先行告退!"

"那风副将先去吧!本王不会介怀!"紫宸皓一脸淡然,脸上依旧挂着温厚的笑意。风刚得了首肯,拂袖快步离开了萧湘别院。

"羽沫见过大伯!父亲!"风羽沫起身,微微的行了礼边坐了下来,风羽翔见此,歪了歪小脑袋,眨了眨眼睛,起身朗声道,"羽翔拜见大伯!见过父亲!"说完回到羽沫身边,好奇的看着风羽里和风羽尘,小声的问道,"姐姐,那两个年轻的哥哥是谁?"

风羽沫脑海中极力搜索着原主的记忆,却只有模糊的印象。不过聪明如她的风羽沫,稍稍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两人,眉目和风祁有六七分像,便猜测这两个应该就是风祁的两个儿子。小声的告诉了羽翔,他们应该是大伯的儿子,我们的兄长……

寿宴正式开席前,风祁引着紫宸皓前往了寿宴。众人才踏入正堂,便看到风无棣引着一位身着淡黄暗龙纹长衫的年轻公子进入正堂,风无棣立刻说道,"羽尘、羽里、羽沫、羽翔,念公子,你们过来,快见过太子!"

几人上前异口同声道,"拜见太子爷,太子爷千岁千千岁!"

"无需多礼!你们都起来吧!"太子平淡的说道,看似和善,可是语气却充斥着寒意。让风羽沫更不舒服的则是太子看她的眼神,见礼后,羽沫自然的退到了后面。

紫宸皓玩味的看着风羽沫的举动,心中悱恻。随后上前一脸笑意,朗声道,"见过皇兄!"

"三弟!原来你早已到了,看来本宫是来晚了。"紫宸斐微微惊讶的说着,不怀好意的目光不时的向风羽沫看去,别有深意的问道,"风家小姐和皇弟看来关系甚好。"

"皇兄误会了,时才只是恰巧在别院一同饮茶而已。"紫宸皓一脸笑容,彬彬有礼的回道。

念无药不动声色的将风羽沫挡在了身后,隐隐传来的梅香,让风羽沫对于念无药的举动,泛起一丝安心,就如同前世和凌舜杰在一起面对大小事务时的安心。

一阵客道后,太子紫宸斐和睿亲王紫宸皓自然是坐于主位之席。不多时,风刚和赵欣瑜带着风羽跃及脸色苍白的风羽绮来到了正堂,向太子、王爷施礼后,在向着风无棣行礼说着贺词。

只是风刚和赵欣瑜脸色颇为不佳,当她看到风羽沫带着风羽翔和风祁、风刚还有风家年轻一辈的佼佼者风羽尘、风羽里一起坐于主位,主位上更有她一心要巴结的太子和王爷,如今主席上已经没有了他们一房的位子,自己的女儿身上多处鞭伤,就是拜风羽沫所赐,顿时百般滋味在心头,说话也就更加的不善。

"羽沫怎么也在主位席间,这倒是难得,你怎么就不想着些羽绮,让她一起在主位席间作陪呢?我女怜惜你,时不时跑来与你作伴,枉她一片好心,居然被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毒害。自己到安心理得的在主位席间作陪。"风刚冷冷的看着羽沫。

"就是!有其母必有其女,都是贱货,只会一味的用自己的容貌勾引男人。你也不例外,都是狠辣的毒妇,我女儿与你无冤无仇,你居然打的她一身是伤,我风家绝对容不了如此狠毒的人。"赵欣瑜血红了一双眼,恨不得吃了羽沫的肉,喝了她的血,言语见更加的肆无忌惮。

羽沫冷冷的点头道:"毒妇?三婶莫不是有什么不能道明的病?我风羽沫尚未婚配,怎么就称我为毒妇呢?无冤无仇更是笑话?我和羽翔在别院与睿王爷一起品茶,请问三叔三婶,我为何殴打与她?"

话音刚落,若有若无的视线集中在风刚身上,羽沫和王爷在一起,而且之前在别院的思幽亭中,王爷也是这样说的。那么,自然是风羽绮找上门来,风羽绮的跋扈在风家可是有名的。

一直沉默的风毅咳嗽了一声,转头看着风刚,厉声说道,"三弟,虽然这些年我未过问羽沫的事,不过她总归是我风毅的女儿。"

风刚皱了皱眉,她的女儿欺负羽沫,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也没个人过问。羽沫也不敢出声反驳,不想今日突然之间羽沫性格大变,居然跟他顶着干,不管怎么说,她始终是他二哥的女儿,而且睿亲王对她的态度更是让他心中有所震慑。

风无棣轻咳了一声,脸色不悦的说道,"太子和王爷在此,你们这样太不知礼数了,还不闭嘴,向太子和王爷请罪!"

那赵欣瑜也是个精明人物,眼看不得好,立刻委委屈屈的说道:"爹!XF知道今天不是说这事的时候,可是…,羽绮受伤是事实。XF也是爱女心切,这才冒犯了太子和王爷。让太子和王爷见笑了,还请太子和王爷赎罪。"

羽沫一听,立刻轻声说道:"三叔、三婶说道是,今天不是说这事的时候,风羽绮受伤也是事实。你是爱女心切才这般无状!那么,我倒是想问一句,你们踏进正堂之时,那些刺耳的话又为哪般?风羽绮的伤是我所为,不过这事王爷也在场。究竟为何伤她,三叔、三婶是否该让风羽绮说出来,让太子爷听听,在请赎罪岂不是更好!"顺着赵欣瑜的话,羽沫打蛇随棒上的几句话,堵的风刚和赵欣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风无棣沉声唤道,"羽沫,休得无理,此事容后再议。"

"爹,沫儿说的有礼!虽然是家事,可是事情发生时睿王爷在场,诸位大人还未入席,不妨让风羽绮说明白这伤缘何而来!时才在沫儿所住的别院,儿子也耳闻此事,也看到了那受伤的丫头,伤势颇重,若不是沫儿出手相救,只怕那小丫头如今已经没了。"风祁见状,立刻朗声道。

风羽沫看了眼在座的几人,也确定了风祁一家是真心的宠爱她,对她更是相当的维护,而再看风毅,神情很不自然,眼神中透露着慌乱和悲伤。风羽沫站起身来,浅浅一笑,轻声说道,"大伯,祖父说得对,今天说这些确实不合时宜。家丑不可外扬!虽然此事睿亲王也被牵扯在内,还请大伯稍安勿躁,等日后再追究不迟!"

风祁看着知书达理的风羽沫,眼神中透着一丝心痛,点头说道,"嗯,沫儿说的对。今天确实不宜说此事。"

紫宸皓脸上笑容依旧,缓缓的说道,"今天是风老将军寿诞,这只是一个小小意外,本王不会介怀,太子更是大度更不会介意。"

 

 

第8章夜探睿亲王府

"正是!三皇弟说的不错。"紫宸斐眼睛有意无意的瞟过风羽沫,点头说道。

风无棣立刻开口说道,"多谢太子、王爷。"随即看了一眼风刚和赵欣瑜,摆手说道,"你们先下去安排宾客入席吧!此事,明天再说。"

风刚和赵欣瑜见状,只能乖乖的闭嘴,转身出去安排宾客入席。贺寿的宾客进来又是一番客道的寒暄,宴席才正式开始。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轻歌曼舞、贺寿大戏、丝竹齐鸣。席间太子提议,让风府后辈比武贺寿,点到为止,已显风家武将世家的风范。

因为是太子提议,所以大家都没有异议,开始了寿宴的比武。风羽跃一脸戾气,不阴不阳的说道,"羽沫妹妹看来一身本事已经到得上乘,愚兄今日就来讨教讨教。"他不屑与弱于自己的人动手,不过伤的是他妹妹,那就另当别论。

风羽沫缓缓站了起来,嘴角微微上翘,"好,那羽沫便向兄长讨教一二。"

"风小姐,你手中没有称手的兵器,若不嫌弃在下随身的软剑借小姐一用。"念无药说着,摸向腰间的锁扣'嗡'的一声,软剑弹了出来,薄如蝉翼的剑身,散发着银色的光芒。

风羽沫接过念无药手中的软剑,一步步登上了擂台,淡然的站在擂台的一端,手指缓缓拂过剑身,轻轻弹击了一下,剑身发出了悠长的长吟之声。她的脸上笑容更甚,转头看着一身素衣的念无药,"无药公子的剑果然不凡,多谢公子出手相助。"

念无药洒脱的说道,"举手之劳,风小姐不必言谢!可以相助风小姐,无药深感荣幸。"

此刻,紫宸皓冷冷的看着念无药,表面依旧温厚,可是心中早已翻腾不已,把念无药问候了无数遍。

风羽跃手中提着一把利剑沉声道:"现在可不是你等交谈的时候,还是先比试在说,我且让你三招。"

"不需要。"清冷的声音响起,羽沫身形一闪已经逼进了风羽跃。

风羽跃眼中闪过一丝暴戾,敢对他狂,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身形电闪,一剑就朝羽沫刺去,羽沫看也不看刺来的利剑,身形就朝剑尖上撞去,手中长剑却直挑风羽跃咽喉。这是同归于尽的打法,没有人想到羽沫一出手居然就是同归于尽的招数。

风羽跃眉间一皱,谁跟她同归于尽,当下剑锋一转,脚下才一移动,手中的剑还横在半空,身前的羽沫突然不见了,还不待他反应过来,脖子上一冰冷的东西突然就贴了上来,那寒栗和锋芒,让风羽跃一瞬间脸色发白。

站在风羽跃身后,手中软剑指着风羽跃的颈项,羽沫冷冷的道,"你输了。"

全场瞬间静的只听见轻微的风声,都震惊的合不拢嘴。一招,只是一招,风家年轻一辈中排名第三的风羽跃,就败在了她的手上。

沉默中,风无棣缓缓的点了点头:"比武场上,生死不论,一切由你。"淡淡的几句话,一锤定音。

"爹……"风刚脸上瞬间血色全无,身形晃动仿佛支持不住朝后退了两步,而赵欣瑜则直接昏了过去。

风羽沫收回软剑,鄙夷的冷哼道,"你不配脏了无药公子的剑,更不配脏了我的手。"说罢一个腾跃,下了擂台,嘴角含笑的将软剑还给了念无药。

晚间的风将军府越发的热闹了,除了风无棣的寿辰外,风家新的高手崛起,这更加值得庆贺。羽沫高坐在风无棣的身边,她的父亲风毅和庶母杜如媛的笑脸仿佛盛开的花,接受着各方兄弟姐妹的恭维,那样子,比她还要得意三分。

僻静的别院焕然一新,普通的绫罗变成了上等的绫罗绸缎,风无棣的夫人安晨,特意调拨了将军府里最好的丫鬟,十二个粗使丫鬟,十二个内院丫鬟,四个贴身丫鬟。

月上柳梢,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银白一片,星空璀璨,夜凉如水。风羽沫习惯性的站在别院之中做着每天必要的训练才步入自己的房间睡了下去。

天色才破晓,丫鬟们捧着衣服,端着洗漱的用具,静静的站在一旁,其中一个小丫鬟轻声唤着羽沫,"小姐,起身了,老祖宗要见你。"

风羽沫缓缓翻了一个身,看似慵懒的动作下,手腕作刀就欲朝四人颈项砍去,门外突然响起大叫声,晴雪便横冲直撞的冲了进来,急急的说道,"小姐,小姐,大事情,大事情。"晴雪身后跟着的是她的庶母杜如媛。羽沫站了起来淡淡的扔下一句,"你们都出去,我自己来,晴雪留下陪我说说话。"

杜如媛满脸的笑容的讨好道,"沫儿十六岁就如此能干……"

羽沫见此,立刻打断了她的话,冷冷的说道,"你也出去!我不习惯有人一早就在耳边呱噪!更不习惯梳洗时有无关紧要的人在身边。"理也不理杜如媛,任由她尴尬的杵在原地。

走在梳妆台前,风羽沫不耐烦的看了一眼,依然杵在原地的杜如媛,冷厉的说道,"我说过了,你也出去!我不想再重复第三遍!"

杜如媛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忿忿的说道,"沫儿,我是你的母亲,你怎么可以对我如此说话,真是不懂规矩。"

风羽沫冷冷的横了一眼,冷厉的说道,"就你也配说是我母亲!不要忘记了,你不过就是一个续弦的妾!我母亲单晗雪,才是正妻。嫡出的大小姐,明媒正娶的风毅正室!若不是我母亲舍命救风毅一命,就你也配嫁入风府做续弦的妾室?还有不要忘记一点,我是嫡出的小姐,你不过是风毅的妾,而且嫁给他至今你都无所出!最好放明白点,更要注意自己的态度!"本就因被人吵醒感到不快,又听到杜如媛这么一句话,说的就更加难听了。

"你…你…"杜如媛被说的脸部扭曲,脸色泛着青白,连说话都说不出。一则因为如今,风羽沫是风府最受重视的后辈。在则,正堂中众人聚集,也因皇帝的贴身首领太监李德全捧着圣旨而来,指定要让眼前对她口出恶语小祖宗亲自领旨。她只能忿忿地站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更不是。

风羽沫冷眼看着一旁的杜如媛,悠悠地说道,"你还不出去!看来是要我请你出去吗?"羽沫也不等她的反应,扬声道,"来人,请杜姨娘出别院,还有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她踏进来半步。"

话音刚落,门外便进来了四个才出去的丫鬟,毫不客气的将杜如媛请出了别院。风羽沫这才柔声问道,"晴雪,这一大早的,你去哪里了?你刚才说什么大事情?"

晴雪笑道,"小姐,我刚才去了正堂。今天一早,宫里的李GG就来府上了,还让小姐亲自领圣旨,如今小姐的身份和地位,没有人敢为难晴雪。"

风羽沫笑而不语。一刻钟后,身着着藕色烟纱碧霞罗长裙,身披金丝薄烟轻纱,裙裾上绣着洁白的点点红梅,青丝绾成飞仙髻,仅插了一支梅花白玉簪,略施粉黛,朱唇不点及红,显得几分随意却不失典雅的风羽沫移步缓缓的走出了别院,带着身着白底红叶长袍,玉冠束发的风羽翔向风府正堂走去。

风府正堂中,风府众人已经等待已久,风刚那边脸色颇为难看,其他众人则是喜笑颜开的看着羽沫,甚至还嘘寒问暖了一阵,才领着她去往了风府的大厅。

风府大厅,一位约莫中年的人捧着金黄色的圣旨,用尖细的嗓音大声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傲龙风将军府有女风羽沫,聪慧俊秀,德才兼备,堪符王妃之尊,特下诏赐婚与三皇子紫宸皓,择日成婚,钦此。"风府的人跪了一地,羽沫的脸色却在宣读圣旨的声音中变了颜色。

"谢主隆恩。"风无棣立刻当下谢了起来,他风府一府武将出了不少,还真没出过一位王妃。

"恭喜风老将军、安老太君。恭喜!恭喜!"来宣旨的李GG也忙着道贺。

"多谢李GG。不过,李GG,虽说羽沫已是碧玉年华。可是,这……"老太君安晨笑着道。

李GG一听,立刻笑道:"不碍事,三殿下说了,大婚前会让嬷嬷教习王妃,老太君啊!王妃可有福了,三殿下可是求着陛下颁的这道旨意呢!可见以后会有多疼王妃。"

"是吗,那就好,哈哈,那就好。"大厅中笑声一片。

"对了,王妃,三殿下让奴才给王妃送封信来。"边说边笑眯眯的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恭敬万分的递给羽沫。

"沫儿,你若不愿留在风府,可随时入我京中王府,待到出嫁之时,本王必定将出嫁之事安排妥贴。"羽沫展信,龙飞凤舞的一行字,让她泛起了一丝瞬间即逝的笑意。

一屋的人全都喜笑颜开,唯独风刚、赵欣瑜、风羽跃和风羽绮一脸的不甘,更多的则是羡慕嫉妒恨。风羽沫此刻已经恢复了神色,冷眼旁观着大厅中众人的举动,心中有了一丝他想。

 

 

第9章大婚前奏(1)

赐婚一事传遍都城,恭贺,没完没了的恭贺,好似这两日好事都集中在了风将军府,昨日才离开的达官显贵们,今日又陆续到访,风将军府,收礼几乎收到手软。因赐婚,现在的风羽沫是风府的凤凰,比那号称傲龙王朝第一美女的风羽绮都还要吃香上几分。

羽沫带着弟弟,没有理会这些繁琐的事情,闭门谢客。她一闭门,没有人敢去打扰,羽沫还落得了一份清静。唯独往来的也就只有大伯家的两位哥哥和一同前来的念无药,也就在这往来接触中,风羽沫的一举一动却逐渐的占据了无药公子的心,然风羽沫对待这位身带淡淡梅香的念无药也不同一般。

风羽沫仔细研究地型图后,心中已有了打算,耐心的等待夜幕的降临,晚间吃饭的时候,只是随意的吃了些,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里为今晚的夜探做着准备……

入夜后,一身深蓝色男装的风羽沫,吹熄了灯,在光线陡然一暗的刹那,翻身而出,朝茫茫夜空遁去。守在别院外的护卫,没有一个发现羽沫已经离开了屋子。由于白日做足了准备工作,一身深蓝劲装的羽沫潜伏在茫茫月夜下,悄无声息的出了包围圈,快速的向着紫宸皓的住傲龙睿亲王府处跑去……

风羽沫用的是暗月的拿手好戏,凭借着敏锐的嗅觉和视觉,清晰的发现隐藏在风将军府外的人。那些都是高手,她听不出来一点声音,但是她能够感觉得到,感觉是暗月的看家本领,更是所有暗月中人的第二生命。她不会内力,不过隐藏技巧,那是这里所有人都不及的,她认第二没人可以认第一。

睿亲王府,此时,紫宸皓座在书房中,入迷般看着手中的书,身穿淡绿色翠竹纹理的长袍,乌发用一根紫玉簪束着,整个人看上去很是慵懒。羽沫潜伏在书房外蔷薇花墙下,暗暗的挑了挑眉,悄无声息的潜伏过去,看来现在是个好时候。

"沫儿,我就知道你会来。只是不想你会推延那么久才来。"羽沫一步才踏出,低低的笑声,伴随着慵懒的声音骤然响起。

风羽沫脸色一冷,缓缓的起身走了出来,将手探入怀中拿出那封信丢在了书桌上。没好气的说道,"我倒是要问你了,什么叫我若不愿留在风府,可随时入我京中王府,待到出嫁之时,本王必定将出嫁之事安排妥贴。我答应过要嫁你吗?你却请了圣旨,这算什么!"

紫宸皓泛起一丝笑容,起身走到羽沫身边,将她带到一张贵妃榻边,安置她做好,缓缓的说道,"这个到是我的不是了,应该事先告诉你。其实,寿宴前我便求了圣旨。还有,你的母亲早逝,而且单学士自你母亲过世后和风府便鲜有来往……"

风羽沫当即打断了紫宸皓的话,坚定的说道,"我想过了,事已至此,出嫁前依旧住在潇湘别院,大婚之日从风府出嫁。至于外祖家的事,我不想多说什么!"

紫宸皓拉住羽沫,浅笑道"羽沫,看来我是要赶快把你迎进我的睿亲王府了。"

"哦~是吗!那羽沫就静等睿亲王的仪仗前来风府迎我了!"羽沫也不客气,笑盈盈的回了话,任由紫宸皓牵着自己的手。"不过事先有一件事要先说明,我并不爱你,因为圣旨以下,我不想连累无辜才应下这状婚事。"

"可以,大婚之后,日子长远,有道是日久生情,你我大可以慢慢来,不急。走吧,我送你回去,真的不叫人省心啊!"紫宸皓也不恼怒,邪魅的说笑着带着羽沫走出了王府。

半个时辰后,街上没有了热闹和繁华,都沉静在夜的梦乡,羽沫和紫宸皓走在街上,彼此也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走着,各自想着之前发生的事,很快到了风府门口。那些在暗处的护卫,见此也退了下去。

紫宸皓带着她几个飞跃进入了府中,羽沫抬起头,勾起魅惑的笑容,看着身边的男人,怒喝道,"紫宸皓!我是偷偷出府的,你这样带着我进来,就不怕惊扰了他们?"

"你说的这样大声,就不怕惊扰了他们?"紫宸皓调侃着羽沫。

"现在傲龙京都无人不知,风将军府将出一位亲王正妃,而起这赐婚的圣旨早在府中宣读,就算扰了他们,出来围观也没什么。最多明个一早京都上下纷纷传言,傲龙三皇子、睿亲王急不可待……"风羽沫故意用暧昧不清的口气说一半留一半,并且不时的上下打量着紫宸皓。

他心中那叫一个憋屈,但依旧很亲和的说道,"你,算你狠!那我们还是用别的方式进去吧!我也不想打扰其他人。"说完便带着羽沫跃进了风府,一直带着她来到现在住的主屋院中才放开羽沫。

"多谢!其实我自己也可以进来。不过你带着我也省了功夫。"羽沫道谢后又一次声明了自己有能力回家,其实她心中也明白,紫宸皓又不是傻的,她那样找上紫宸皓,定是有番能力。

"你快回去吧!我也要睡了,就不留你喝茶了。"风羽沫说完便转身进了屋子。

看着风羽沫进了房后,紫宸皓站了一会儿,纵身一跃又是几个起落,离开了风府。长街的角落刚才褪去的暗卫,走了上来见过紫宸皓,低头等着他的训斥。

紫宸皓轻声说道,"今天的事!于你们无碍,你们未来王妃自有一套本事。你们现在都先回去吧,不必再守在风府周围了。"说罢挥手让暗卫们退走了……

紫宸皓被羽沫种种行为而吸引,迫不及待的要迎娶这位自己求来的准王妃。只是心中越急切,时光却越发感觉过的缓慢,每天都消息不断的传到他的耳中,都是风羽沫在府里事,什么在选首饰,试行礼的服侍,陪羽翔在院中习武阅读诗词,和念公子以及两位哥哥游湖,念无药教风羽翔,羽沫和念无药一起切磋琴技…,让紫宸皓不可自拔的欢喜,更有浓浓的醋意。

紫宸皓也在做着大婚的一切准备,等待着钦天监则出的吉日的到来,只是觉得时日漫长,有时也会在白日里借故前往风府小坐,也只是为了看到羽沫,更是为了隔开风羽沫和念无药的频繁接触。每晚夜深后他总会来到风府羽沫的房外,静静的坐上一个时辰才回自己的府中休息。

这日,他亲自前来风府打点半月后大婚的事宜,风无棣和风毅在正厅盛情接待,不只是因为紫宸皓是傲龙的睿亲王虽不是太子但供给赫赫,也因他对羽沫的特殊关爱。傲龙皆知睿亲王执意反对和浩雪国公主蓝夙落雪联姻,却不知是何原因。但经风府老将军风无棣寿宴之后,便传出了消息,传言这四小姐样貌倾国倾城,而且武功了得,睿亲王早已情系风府默默无闻的四小姐而且两情相悦。

如今这已是傲龙街知巷闻的谈资,说什么这风家四小姐被养在深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武艺非凡,远胜于风府年轻一辈。还有的说那天风府老将军寿宴,傲龙太子和睿亲王亲自恭贺,也是因为当今圣上甚是喜爱风羽沫,更胜者还传言,因风羽沫被养深闺实则是风家早已打算好了的,为此在多年前就做好了筹谋。还有人传言,这风家羽绮小姐也深爱睿亲王,寿宴那天还和羽沫大打出手,羽跃为妹出气也差点被羽沫小姐一招取了性命……

这些传言纷纷绕绕,全都传进了紫宸皓、风羽沫等人的耳中,风府中人因传言,气愤不已,可羽沫却丝毫的不在乎。反倒是紫宸皓那边饶有兴致的细细听着那些捕风捉影的流言。当然他也知道羽沫此时听到流言后的反应,更是对她欣赏有佳。能够在这样的流言中淡然处之的态度,实在是他欣赏的。

如今的风羽沫和凤羽翔早已今非昔比,可说是风府里最最高的人了,虽说羽沫姐弟执意住在了萧湘别院,但这别院可算是她出阁前的闺阁了,也是风府的"禁地",但是意义却早就不同,那是睿亲王妃的居所。所有人见她都已经开始向她叩拜,称她为睿王妃,羽沫倒是一点也不介意紫宸皓这样的吩咐和安排,因为有了紫宸皓的嘱咐,她和弟弟更是乐得自在。

只是如今每天都有宫里的桂清嬷嬷教习她宫中的礼仪和规矩,还专门请了上书房的人教着风羽翔四书五经一类的知识,这也是紫宸皓的私心作祟,为了阻止念无药借教导接近风羽沫。因为晴雪成了风羽沫的贴身的丫头便也跟着桂清嬷嬷学着规矩。

教习的桂清嬷嬷所教的那些规矩,在羽沫看来是前世宫廷剧中才有的,如今这番到是让她深刻的体验了一把,聪明如她的羽沫倒是也学习的认真,更是一点就透,对这桂清嬷嬷也是有礼的很。

 

凤逆天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凤逆天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凤逆天下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