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狂婿》免费阅读(杨明林婉儿)-《战神狂婿》最新章节目录

  • 时间:
  • 战神狂婿不吃鱼的猫
  • 来源:ZW

《战神狂婿》免费阅读(杨明林婉儿)-《战神狂婿》最新章节目录

《战神狂婿杨明林婉儿》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战神狂婿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3章上车

杨明心里一揪,林婉儿突如其来的话语让他突然有些紧张。

可是仔细想想,杨明很快就释然了,林婉儿说出这种话,并没有错。

林婉儿确实是一个十分善良的姑娘,结婚的这两年以来,虽然杨明一直都是花着她的钱,她也对杨明的不思进取表示无可奈何,但是她仍然没有抛弃杨明,定期给杨明一些零花钱。

她心地很好,所以一直不愿意伤害杨明。

可是现在,林婉儿很快就会被林氏集团踢出局,一旦到了那个时候,她也就没有多余的钱来养活杨明这个倒插门了。

杨明想到这里,心如刀绞。

林婉儿想到了几天之后,她离开林氏集团,没有任何的经济来源。那个时候,她将需要为母亲每天支付高额的医药费,这种生活,会很难熬吧。

即使如此,林婉儿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杨明,她不愿意把家庭的负担压在杨明的肩膀上,她……不想成为杨明的拖油瓶!

"林婉儿,说什么我都不会和你分开的!"

杨明回答的干脆利落:"我是你的丈夫,你是我的妻子,不管咱们这个家遇到了什么困难,咱们都要一起去应对。"

林婉儿听到杨明这么说,心里暖洋洋的,虽然她很感动,但还是装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愤怒的样子。

"杨明,我受够了你的不思进取,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废物!你赶快离开我吧!"

"家里的情况你刚才也听到了,我很快就没有经济来源了,也养不起你了,你赶紧滚出这个家,明天咱们就去办理离婚手续!"

"从今天开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知道吗?这两年,我一看到你游手好闲的样子,心里就烦!"

林婉儿指着杨明破口大骂,杨明却丝毫没有任何回应。

他缓缓的走到冯娟的面前,一脸坚毅的说道:"妈妈,经常听婉儿提到您,说您是个和蔼可亲的母亲,我是个孤儿,从小就不知道母爱是什么,您一定要快快醒来,我要听您亲口叫我声儿子!"

"你说这些做什么!"

林婉儿几近崩溃的边缘,她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杨明,我们明天就要离婚了,她也不再是你妈,你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

杨明突然转过身来,一把把林婉儿搂在怀里,林婉儿根本来不及反抗。

"林婉儿,从今天开始,我杨明再也不是废物倒插门,而是让你依靠的男人!"

"没有人会把你踢出林氏集团董事会,因为……我不同意!"

"你也不可能和我离婚,因为……我同样不同意!"

"静海集团的高速公路铺设工程,我说是你的,肯定是你的,因为……我说到做到!"

林婉儿怔怔的盯着杨明,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这一刻,她感觉杨明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原本游走在崩溃边缘的林婉儿,被杨明所给的安全感,紧紧地包裹着。

"杨明,你……"

"累了一天,回去歇会儿吧,明早,咱们一起去拿下静海集团的那个工程!"

……

第二天早晨,杨明终于坐进了林婉儿的车里,昨天下午在病房,杨明所做的一切,都令林婉儿对他的看法发生了一定程度的转变。

可是经过一晚上的冷静思考,林婉儿觉得杨明可能是故意这么说来安慰自己。

杨明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男人,怎么可能突然间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呢?

于是在昨天晚上,林婉儿让杨明许下诺言,如果杨明没有帮林氏集团拿下静海集团的那个工程,他们立刻去离婚。

杨明自信满满的答应了下来。

杨明只提出一个条件,就是要坐着林婉儿开着的奔驰车,一起去静海集团负责高速公路铺设工程的项目经理家里,聊合作事宜!

林婉儿并没有拒绝,结婚两年来,林婉儿一直没有让杨明坐自己的车。

这次,杨明一屁股坐进副驾驶,心里十分满足。

林婉儿觉得,杨明这是第一次坐自己的车,也是最后一次,毕竟在她的心里,林氏集团根本没有资格拿下静海集团这个大工程。

林婉儿开的奔驰车,是零六年生产的。

这辆车是林国民买的,因为冯娟和林婉儿不约而同的看上了这辆白色的奔驰,林国民当时就付了钱。

林国民去世之后,林婉儿一直开着这辆车,这辆车,有着林家太多的美好回忆。

林婉儿握着方向盘,专心致志的开着车,杨明手里抱着一个不起眼的黑色塑料袋,里面放着的,正是快递纸盒装着的,他花了六个亿买来的《北疆王》苏作玉雕。

"老婆,静海集团负责高速公路铺设工程的项目经理叫高邑成是吧,传闻他很喜欢玉雕,尤其是苏作玉雕大师于洪雕刻的作品,想要拿下这个工程,从这里作为突破口,一定能马到功成!"

林婉儿不禁皱了皱眉头:"你是说把于洪大师的玉雕送给高邑成,他一高兴,就要和林氏集团合作?"

"当然,老婆,咱们想到一块去了。"杨明放声大笑。

"开什么玩笑……"

林婉儿叹声说道:"杨明,这就是你的想法吗?"

"你的思路没有问题,静海集团那个高速公路铺设的工程确实是握在高邑成的手里,他一旦同意,两家公司的合作就能促成。"

"和我们同时竞争的,有好几十家公司,一定有人也和你想的办法一样。"

"你了解高邑成吗?他家底殷厚,古董藏品无数,在盛京古玩界也是首屈一指的人物,你觉得,一般的玉雕,他会看一眼吗?"

杨明自信的说道:"寻常玉雕,高邑成肯定看都不看一眼,可于洪亲手雕刻的玉雕,一定可以促成合作!"

"于洪大师的一件玉雕,值多少钱你知道吗?"

"多少?"

"最少六百万,这几十家竞争的公司里,比林氏实力强的公司有很多,六百万对于很多公司来说,如同探囊取物。"

"杨明,你跟我说,咱们现在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和高邑成去谈合作?"

一个装修奢华的独栋别墅前,林婉儿把奔驰车稳稳的停到了车位上,两人从车里走了出来。

这个时候,一辆加长的悍马也朝着林婉儿的身边驶来,随之而来的,是刺耳的滴滴声。

"没看见老子要停车吗?滚开!"

悍马车里,穿出一阵浑厚的声音,理直气壮的指责杨明和林婉儿挡了他停车的方向。

两人走到一旁,那辆悍马歪七扭八的霸占了三个车位,一个身穿名牌,大腹便便的男人拖着一身赘肉,从车里走了出来。

下车之后,胖男人上下打量了一下杨明和林婉儿,冷笑道:"你们也来找高总谈项目?哈哈哈,瞧你们开着这个快20年的破车,也想来谈静海集团的工程!简直是做梦。"

"给老子滚开!静海集团高速公路铺设的工程,你老子,我赵二虎要定了!"

 

 

第14章高邑成

赵二虎一边说着,一边晃了晃自己手里捧着的古色古香的花梨木盒,傲慢的说道:"我可是带着于洪于大师的玉雕过来的,这玉雕足够买你这二手奔驰一百辆了!"

林婉儿微微一怔,杨明却摇了摇自己手里拎着的黑色塑料袋:"我这里装的也是于洪的玉雕,足够买你好几百辆悍马了!"

"哈哈!"

赵二虎当即放声大笑,脸上堆砌的肥肉不停颤抖:"小子,你要是不说,我还以为你拎了两斤猪肉呢!"

"猪刚下悍马,我还没来得及切肉。"

"不知死活的东西,你敢骂老子?"

"我可没骂你,你自己对号入座的。"

原本心情低落的林婉儿当即被杨明给逗乐了,结婚两年,她竟然不知道自己这个没用的老公,竟然生的一副伶牙俐齿。

赵二虎最讨厌别人骂自己是猪,刚准备破口大骂,没想到别墅的大门从里面被推开,一名身穿笔挺西服的老头走了出来。

"谁在外面大声喧哗?"

这个老头正是这座别墅的管家,一副挑剔的模样,十分不悦外面的吵闹声。

赵二虎立刻换了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当先一步,走到老头的面前,手里给老头塞了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说道:"李管家,我是盛京胜达建筑公司的法人赵二虎,今天专门来探望高先生,昨天上午就是我给您打电话预约的。"

李管家熟练的将牛皮纸信封放入自己的兜里,眉间稍稍舒展:"你就是赵总啊,进来吧,家主已经在会客厅等着你了。"

"感谢感谢啊!"

赵二虎不停的向李管家点头,然后挺着大肚子,优哉游哉的走进了别墅大门,然后转身对杨明和林婉儿讥笑道:"有本事你们也进来啊,臭傻逼。"

林婉儿当即上前,十分有礼貌的对李管家说道:"您好,我们是来找高总谈合作的,麻烦您跟高总说一声。"

"之前打过预约电话吗?"李管家一脸傲慢的问道,语气里充满了不屑。

"不好意思,我们之前不知道这个规矩,但我们是真心想和高总谈谈的。"

"没有预约的话是不能进去的,每天来这里找我们家主的人太多了,谁不是真心来和家主谈谈的?"

李管家一边说,一边一脸嫌弃的皱了皱眉头:"你们离开这儿吧,我们家主可不是什么人都见,更别说,见你们这种没有规矩的人。"

林婉儿漂亮的脸蛋上,闪过一丝慌乱,事情果然和她预想的一样,就这么冒冒失失的前来人家家里,管家的这一关都过不了,更别墅和高邑成谈合作了。

这时,杨明掐掉手里的正在点燃的烟头,然后拎着黑色塑料袋,笑着走到李管家的面前。

"李总,您看我们大老远的过来就是真心实意和高总谈合作的,您帮帮忙!"

杨明一边说,一边将厚厚一沓红色的百元大钞高调的塞进李管家的上衣兜里。

李管家当时就愣住了,转而换了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我已经感受到了您二位的真心实意,两位进来吧!"

林婉儿:"……"

林婉儿还没有反应过来,杨明赶紧拉着她的手夺门而入,好像偷窃一般。

两人走入别墅的客厅里,杨明这才放慢脚步。

林婉儿挣脱杨明的手,一脸不情愿的说道:"你怎么了?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你刚才那一沓钞票是哪来的,那么厚,得有两万吧?"

杨明哈哈大笑道:"老婆,咱们刚才必须得跑着进来,否则那个看门的还得请咱们出去,我给他的不是钞票,是游戏纸币!"

两人从客厅走入别墅的会客厅,一进会客厅,就看到博古架、书桌上和地上放满了各种各样的玉雕,一眼望去,全都价格不菲。

这么说来,高邑成已经对玉雕的收藏到了痴恋的程度!

会客厅里的放着一方价值不菲的红木书桌,桌边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正是静海集团的高邑成,高路公路铺设工程的项目经理。

静海集团已经将整个高速公路铺设工程项目,全部交给高邑成来处理。所以,只要高邑成一句话,就能确定静海集团和哪家公司合作完成这个工程。

这个职位,可是惹的静海集团的一众管理岗眼红不已,高邑成以为这个项目,也拿了很多好处。

这边,赵二虎正在和高邑成聊天,他小心翼翼的打开手里的花梨木盒,然后将一尊玉雕取出来,放在红木书桌上。

这尊玉雕高约半米,宽约二十公分,出自炎国著名苏作玉雕大师于洪之手,上面还雕刻着于洪大师的名字。

这尊《会当凌绝顶》,是五年前于洪大师登顶泰山时,有感而发,在泰山之巅,费时两天两夜雕刻而成。

这种随意雕刻的玉雕,于洪雕刻的不在少数,在他众多玉雕作品里,也算不上精品。

但是这种随意雕刻的玉雕,有一定的年份积淀,同时又极具意境,在于洪大师的玉雕作品里,算得上中上乘之作。

于洪作为炎国公认的第一苏作玉雕大师,他的玉雕稀世罕见,尤其像这尊《会当凌绝顶》,更是当世佳作。

赵二虎为了寻到这尊玉雕,几乎动用了身边所有的关系,花了两千万的价格,才搞到这尊出自于洪大师的苏作玉雕。

两千万的价格自然让他心疼了很久,可一想到静海集团的高速公路铺设工程,能够为自己带来几个亿的利润,这两千万不就是毛毛雨吗?

高邑成十分迷恋于洪的苏作玉雕,当这尊玉雕被赵二虎摆在书桌上的那一刻,他的眼睛就从来没有从这尊玉雕身上挪开。

高邑成看到这精美的雕工,不禁赞叹道:"赵总,这玉雕,浑然天成啊!"

赵二虎哈哈大笑道:"高总喜欢吗?"

"爱不释手。"

高邑成直接说道:"在下手里现在一共有四尊于大师的玉雕,分别是,南岳衡山、

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

"没想到今日得幸遇到东岳泰山的《会当凌绝顶》,这样一来,于大师的"五岳"算是全部都收入舍下了。"

"赵总,这苏作玉雕,你开个价,我势在必得。"

赵二虎赶紧陪笑道:"高总,这不就是咱们之间的缘分吗?您正好缺,我刚好有,早就听说高总喜欢于洪的苏作玉雕,我这是专程过来送给您的。"

高邑成摸着下巴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这玉雕放在您手里就算是物归原主,若是放在我那,那就是暴殄天物。"

赵二虎趁着两人寒暄的热乎劲儿,赶紧说道:"高总,赵某今天过来拜访您,主要是为了把这尊玉雕送给您,当然,赵某还有点小事情,想咨询一下高总。"

高邑成当然知道赵二虎来的目的,这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他摆摆手,微微一笑:"一切好说。"

赵二虎一听,便知道和静海集团的合作八九不离十了,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差点没把脂肪挤出来。

就在这时,杨明和林婉儿也来到了会客厅。

林婉儿看到高邑成之后,便走到他的面前,客客气气的说道:"高总您好,我是林婉儿,是林氏……"

林婉儿还没介绍完自己,一旁拿着放大镜仔细端详《会当凌绝顶》玉雕的高邑成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脸色阴沉的看向林婉儿:"这位女士,你知道打扰别人思考,是一件没有素质的行为吗?"

林婉儿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她没有想到高邑成会这么说话。

站在一边的赵二虎煽风点火道:"哪里跑出来的女人,竟然打扰了高总的闲情雅致,真是太没礼貌了!"

林婉儿漂亮的脸蛋当时变得煞白,整个人慌了神:"高总,我不是故意的,请您原谅我……对不起……"

赵二虎在一旁幸灾乐祸道:"滚吧,刚才在门外我就说了你们没戏,你们还不信,非要过来打扰高总的清净!你今天出门是不是没带脑子?"

赵二虎一边说着,一边对高邑成笑道:"高总,您继续观赏,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我替您打发。"

高邑成点了点头,对林婉儿说道:"这位女士,请您离开我的私人住宅,静海集团的那个工程,我们已经找到了双方满意的合作伙伴了。"

林婉儿猛地一震,她还没有说什么,高邑成就满口回绝了。

看来,静海集团这个道路铺设工程真的拿不下了,她的最后一丝希望,彻底灰飞烟灭。

这时,杨明拿着快递纸盒走上前来,把一尊《北疆王》苏作玉雕摆在书桌上,放在高邑成面前。

"这个工程,林氏要定了!"

 

 

第15章赝品

短短一句话,掷地有声,杨明把快递盒包着的玉雕放在书桌上以后,点了一支香烟,一屁股坐在了会客厅里名贵的,古色古香的檀木沙发上。

简单的几个动作,轻松洒脱,杨明几乎把高家别墅当成了自己的家,这让林婉儿更加慌张。

她刚才小心翼翼的自我介绍,都惹得高邑成有些不满,杨明倒好,直接在人家会客厅抽开了烟,他是在帮自己,还是来给自己难看的?

"你算什么东西!"

赵二虎怒目圆睁,指着杨明训斥道。

高邑成也不由的皱着眉头,可是当他看到《北疆王》苏作玉雕露出的一角时,他的关注点,已经没办法停留在杨明身上了。

他慌忙双手捧出这尊苏作玉雕,不出高邑成所料,他的瞳孔瞬间变大,呼吸声逐渐加重,身体还在不断的颤抖着。

"这是……《北疆王》?"

站在一旁的赵二虎顿时感觉到了威胁,慌忙问道:"高总,您说这是什么王?"

"北疆王,是三年前,我炎国特级苏作大师于洪于老先生,只身前往我国北疆,在看到天下盟北疆王独自一人横枪守关、抵御燕国白虎堂来犯之际,特意为北疆王雕刻的侧影,这是经过天下盟最高指示后,流传于世的,这代表着于洪于大师的艺术顶峰!"

"可值……八千万!"

话音刚落,不止赵二虎被吓到说不出话,就连林婉儿也被震惊了。

她实在是想不通,杨明从哪里搞来的这么名贵的玉雕。

赵二虎眼神里充满了慌张,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沁出,嘴角颤抖的问道:"高总……这?"

转眼间,高邑成眼睛里那种惊讶的眼神立刻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和失望。

"《北疆王》苏作玉雕,真是一尊举世无双的玉雕!"

"可悲的是,它是赝品!"

会客厅里的空气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就连一直翘着二郎腿的杨明,也愣了一下。

不可能啊!这是从奥门皇家那边买下的,怎么可能有假?

刚才被吓得浑身瑟瑟发抖的赵二虎,立刻恢复了浑身轻松的状态。

之前的那一瞬间,他以为这个工程要被杨明横刀夺爱了,和市值八千万的《北疆王》苏作玉雕相比,他的那尊两千万的《会当凌绝顶》就是个弟弟。

更别说,这《北疆王》是经过天下盟认证的,已经到达了国宝级别,高邑成只要不傻,自然会把静海集团的高速公路铺设工程拱手相让给杨明。

可是,这尊《北疆王》,是赝品。

林婉儿的心再次跌落到了低谷,刚才看到高邑成的反应后,她以为形势有变,可现实再次跟她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她对杨明已经是彻底失望了,费尽心机见到高邑成后,竟然拿一尊假的玉雕来骗人,这比没有礼貌更加严重……

高邑成,是盛京市首屈一指的收藏大家,他对于洪大师的玉雕有着极深的见地,难道他还认不出玉雕的真假?

更严重的是,这种用假货来博眼球的做法,真的卑鄙至极。

"你竟然拿一尊假玉雕来骗高总,我都替高总感受到你的诚意了!拿着你的破玩意儿,给我滚出去!"赵二虎表面装作很愤怒的样子呵斥着杨明,实则心里乐开了花。

此时,杨明也有些狐疑,不过转念一想,这尊苏作玉雕不可能是赝品,除非项国栋不想活了,否则怎么敢坑天下盟的北疆王呢?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高邑成打了眼,认错了真伪。

"高总,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看出这尊《北疆王》是赝品的,你最好还是再仔细瞧瞧。"

"如果你觉得是赝品,我们可以立刻去专业鉴定机构去鉴定!"

杨明话音刚落,高邑成立刻怒气冲天,指着杨明说道:"一派胡言。"

"你这尊玉雕,做工十分细腻,无论是雕工还是于洪大师的印记,都仿制的近乎完美。"

"假如高某不知道这尊玉雕的所在,断然不会发现它的可疑之处。"

"你根本不会想到,这尊《北疆王》苏作玉雕此时正在我一挚友的手里。"

杨明眉间一紧,问道:"你挚友叫什么名字?"

"盛京公益协会会长,项国栋,他是高某的朋友,这尊《北疆王》苏作玉雕,是于洪大师经过天下盟的许可后,赠予奥门皇家,由项国栋先生全权负责拍卖,所获善款,全部用于北疆边境的慈善教育事业!"

"这尊《北疆王》现在就在奥门皇家里面,怎么可能落到你这个年轻人手里?"

这么说来,杨明昨日在奥门皇家壕掷六个亿买下《北疆王》、同时教训马家少爷的事情,被奥门皇家封闭了。

这也难怪高邑成不清楚昨天在奥门皇家发生的事情。

听到高邑成这么说,杨明就明白了这事情的前因后果。

"年轻人,你知道这《北疆王》是天下盟授权的吗?这样权威的藏品你也敢复制赝品,仅凭这一件事,天下盟就能把你发配边疆,终生在苦寒之地受罪煎熬。"

"这苏作玉雕雕刻的,是天下盟四大疆王之一的北疆王,你……活腻歪了吗?"

这种事情,换做在任何一个平民百姓的身上发生,都早已吓晕过去。

可是杨明,依旧坐在椅子上,悠闲的翘着二郎腿:"我只有一句话,这是真品,不信你去鉴定。"

"那还真是有缘,项国栋一会儿就来我家做客,我有一些藏品要麻烦他进行拍卖,所得善款,尽数捐给那些生活困难的家庭。"

站在一旁的赵二虎不禁笑道:"小子,还不赶紧滚蛋,你还真的要硬撑到项老过来吗?"

杨明正准备汇集,林婉儿赶紧拉着杨明的手,朝着门口拽去。

"老婆,你做什么?"

"你还没闹够吗?"林婉儿一脸失望的说道,"你真的不怕这件事情惊动了天下盟,然后把你发配边疆吗?"

杨明看到林婉儿一脸绝望的样子,心里也十分不好受:"行,听老婆的,老婆想离开这里,咱们现在就离开!"

"拿着你的赝品滚出去!"

赵二虎看到杨明不搭理自己,便把用快递盒装着的《北疆王》丢进了一旁的废纸篓里。

"高总,这两个没教养的东西,听到项老要来的消息后,竟然跑了,高总海乃百川,要是换做我,一定把这两个人交给天下盟处理!"

"我要让他们清楚,于洪大师的玉雕不能复制,我炎国的天下盟,不容蔑视!"

林婉儿从高家大门出来的那一刻,突然有一种绝望至极的感觉。

现如今,她最后的希望也彻底湮灭。

"老婆。别垂头丧气的,静海集团一定会和林氏合作的。"

"我们再等等,不一会儿,高邑成一定会亲自迎我们进去,求着你跟他们合作。"

啪……

一记愤怒的耳光,硬生生的打在杨明的脸上。

杨明的表情凝固在这一刻,整个人都愣住了。

林婉儿打完之后,也十分懊悔。

"杨明,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可是,你从来都没上过班,也没有在职场里呆过,你能不能不要把所有的事情想得那么简单?"

说完之后,林婉儿打开奔驰车的驾驶门,一脸失望的对杨明说道:"我先去林氏集团了,你看着办吧。"

"离婚协议我已经签了,就差你的名字了,在客厅的茶几上。"

杨明目送着奔驰车一骑绝尘,再次点燃了一根烟:"老婆,一会儿你就会明白,我杨明对你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能完全兑现,就算你要天上的星星,我也能给你摘下来!"

杨明刚离开,项国栋便开着车驶入高家。

这时,高邑成心情舒畅的在思考这尊《会当凌绝顶》应该摆在哪里。

一旁的赵二虎热情洋溢地和他洽谈具体合作事宜。

高邑成看到项国栋走进会客厅,便停止了讨论,热情的安排项国栋就座。

高邑成迫不及待地将《会当临绝顶》拿到项国栋的面前,让他欣赏。与此同时,赵二虎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讥笑着给项国栋讲出来逗乐。

讲完之后,赵二虎还从废纸篓的快递纸盒里取出那尊《北疆王》苏作玉雕,放在项国栋的面前。

"项老您看,就是这个玩意儿,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拿着一个赝品来欺骗高总,当时被高总揭穿真相后,一溜烟跑了,哈哈!"

当项国栋看到这尊《北疆王》的苏作玉雕时,整个人就好像遭到了雷劈一般。

项国栋气的浑身发抖,直接当着高邑成和赵二虎的面爆了粗口:"放屁!"

 

战神狂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战神狂婿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战神狂婿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