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武道医流同名小说仙医狂徒免费阅读&(杨琨夏璇)

来源:QR|小说:武道医流|时间:2019-06-11 11:45:52|作者:半夏

武道医流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半夏原创小说武道医流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武道医流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杨琨奉师命进城为豪门千金治疗诡异病症,却被卷入了一场大家族之间的斗争。凭借智慧和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次次逢凶化吉。清纯萌妹、冰山御姐、功夫美女投怀送抱,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

武道医流杨琨夏璇

武道医流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 杨琨第一章杨琨

轰隆隆!

天空之中电闪雷鸣,大雨说下就下,来得一点征兆都没有。杨琨扛着一个大麻袋,快速跑到公交站台下避雨。

因为大雨的缘故,街道上的人很快就散得一干二净,杨琨眯着眼睛看着两百米外街道对面的一家药堂,表情有些犯难了。

他才刚从火车站出来,问路找到了这家药堂,可结果这个时候下起了大雨,这一颗颗雨就跟刀子一样,杨琨哪怕是快速冲跑过去,也得被淋成个落汤鸡。

这时,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朝着杨琨这个方向跑了过来,她左手拿着一个白色的包包遮在头顶上,右手微微掀起裙子的一角,尽管如此,她浑身也已经湿透了。

这是一个很精致的美女,她五官秀气,黑发披在双肩上,尽管头发已经湿了一半,但却让她看起来更有味道,穿着高跟鞋的她目测有一米七的身高,裙子将她的腰部的线条完美的展现了出来,最重要的是,因为湿身的缘故,她上身的白色裙衣,看起来隐隐透明。

“白色的……”杨琨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位美女看,如此大好的风景,若是不多看两眼,岂不是太浪费了。

夏璇和自己的司机约好了在这边的公交站台等他,可没想到走到一半忽然下起了大雨,夏璇跑得已经够快了,还是被大雨淋湿了身子。

将裙摆放下,夏璇理了理头发,可忽然,她感觉到身旁有一束目光在看着她,她侧头看了看,眼前的这人穿着白得发黄的短袖,下身是黑色的大脚裤啊,一双布鞋上还有泥土,一看就是一个农民。

夏璇并不反感身份低微的人,但她却很反感这个男人的眼神,他的目光,似乎是在盯着自己的……胸部。

急忙朝着一旁挪动了几步,夏璇与杨琨拉开了些许距离。

杨琨才不忌讳那么多呢,他好不容易进城一次,现在又遇到一位这么漂亮的美女,反正又不认识,多看两眼又没什么。

马路上已经有了厚厚的积水,密密麻麻的大雨像是在洗刷着这座城市一样。

这么大的雨,何时能停啊?

杨琨这次进城,是奉师父之命去给人治病的,可现在这里又没出租车,公交车杨琨又不知道路线,这样下去,肯定会耽误病人的时间。

忽然,一辆黑色的轿车从马路上冲了过来,杨琨低头看了看马路上的积水,心道不好。

“闪开!”杨琨快步朝着这个女孩奔跑而去,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右手抱住了她的腰肢,随后立马转了一圈。

那辆黑色轿车飞快驶过,杨琨只感觉后背一阵清凉之意,道路上的积水全部洒在了杨琨的后背,因为身材高大,面前的这位美女,滴水未沾。

夏璇顿时怔住了,她感觉到一只有力的右手揽着自己的腰部,自己的身子也紧紧的贴着他温热的胸膛。从小到大还未与一个男人如此亲近的她,脸颊顿时红通,要知道,哪怕是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都不敢这么对她,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流氓。

看着面前这张棱状分明的脸庞,还有他邪魅的笑容,后者的一双桃花眼不停的对着她放电。

夏璇抬起右手,用力的朝着杨琨的脸庞扇去,一脸羞怒之色。

杨琨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这个女人的手腕:“小姐,我好心好意的挽救了你一条裙子,你就这么对我?”

“你放开我!”夏璇气得一脸通红,她何时与一个男人如此亲密过。

“以怨报德么?那我偏不放开!”

先前那辆车快速驶过,道路上的积水若是洒在这女人的身上,她这么漂亮的白色裙子那可就真的毁了,杨琨只是不想让这么一个完美的衬托变得脏兮兮的,所以才冲出来替这女人挡下了积水。

可谁知道这女人不但不领情,居然还要伸手打人。

杨琨微微用力,揽着夏璇腰部的右手轻轻捏了一把,夏璇的腰部没有丝毫赘肉,最重要的是,杨琨的身子和她相贴着,低头就能看到她白衣内绝妙的风景,连杨琨都不得不感叹,这个女人的皮囊,简直完美到了极致。

感觉到这个男人轻佻的动作,夏璇的身子一颤,她瞪着杨琨,面容上的羞怒之色更加盛然。她忽然想起之前学的几招防狼术,顶起膝盖就朝着杨琨的裆部踢去。

忽如其来的一脚,让杨琨都差点没反应过来,他快速的将双腿并拢,夏璇的右脚,直接被他夹在了两条大腿中央,夏璇修长圆润的大腿柔软无比,杨琨生怕自己太用力,将这女人给弄疼了。

“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下手居然这么残忍,没有人教过你么,这个地方可不能踢。”杨琨戏谑的笑了笑,这女人,估摸着就是想要了他的命。

就在杨琨打算进一步挑逗这个女人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接起电话,沉默了两秒,杨琨表情微微一变:“好,我现在已经找到了一家大药房,买了药我就立马过来。”

“不用了,我自己坐出租车过来吧,不劳烦您了。”很有礼貌的对着电话微微一笑,杨琨将手机放了下来。

再一次看着面前这只如同小羊羔一样的夏璇,杨琨邪魅一笑,松开了她的手。

“美女,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记得跟人说声谢谢,免得别人会觉得你很没教养。”杨琨戏谑一笑,身子朝着夏璇微微靠近了几分,随后却又快速转身。

抓起放在地上的麻袋,杨琨将麻袋往脑袋上一放,匆匆就跑入了雨中。

夏璇气得直跺脚,她看着杨琨的奔跑的背影,他的后背被溅得一身泥水,如果不是他,自己恐怕会变得非常狼狈。

可是,这个人也太可恶了,他明明可以冲到自己身前为自己挡下积水,可他偏偏却想着占自己便宜。

一想到之前杨琨直勾勾的眼神,还有右手在她腰间的轻抚,夏璇就感到脸上一阵火辣。

杨琨冒着大雨跑到了那家大药堂内,他在药堂里转了十几分钟,才勉强将自己需要的中药买齐,而等排队付钱的时候,杨琨正好见到之前公交站台的那个女人,她也在抓药。

“荸荠、葳蕤、白薇、麻黄,各6克。”夏璇手里拿着一张写满字的白纸,对着抓药的医生说道。

杨琨听得这个药方,眉头微微皱了一皱:“你这是治阴虚发烧还是外虚发烧啊?”

夏璇听到这个声音,立马回头,很是厌恶的瞪了杨琨一眼:“关你什么事?”

杨琨笑了笑:“鉴于之前我对你有那么一丝不礼貌的行为,所以我好心提醒你,荸荠和葳蕤尽量不要用在一起,不然会有副作用的。”

听得这话,夏璇深深的看了杨琨一眼,又看了看自己手中那个药方……

“小姐,这位先生说得对,在中医学,发烧是分阴虚和外虚的,两种发烧的用药是不一样的。”那个抓药的医生也开口说道。

给夏璇开这个药方的可是她的未婚夫,而且还是医学世家的子弟,这药,不可能出错。

“你不用管,就按照我说的抓药就行了。”夏璇很坚定的说道,顺带还恶狠狠的剐了杨琨一眼,如果不是因为要尽快将药买回去,夏璇一定会喊司机揍这个家伙一顿。

杨琨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看着这女人将药钱付了,出了药堂。

药堂外停了一辆黑色的宾利,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打着伞将女人送上了车,然后才开车扬长而去。

“呵,原来是个富家小姐,真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一张脸蛋,要是再能温柔点就好了……”

付了药钱,杨琨在药堂外等出租车,过了许久才有一辆空车驶来,上车之后,他再一次接到了那位雇主的电话。

“杨先生,你什么时候能到?我女儿现在又病发了,比之前更加严重了。”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焦急的声音。

“您不要着急,暂时不要给她服用任何药物,我现在已经在出租车上了,大概十分钟就能到。”杨琨显得很平静,说话也是慢条斯理的,与之前那个轻佻的他,完全是判若两人。

“好,那你尽快。”

杨琨不是一个医生,他最大的本领也并不是救人,而是毒术,今年十九岁的他,因为从小到大跟着师父试毒,已经练就了百毒不侵的本事。最重要的是,现在的他,身体中残留了几百种剧毒,这种剧毒不但能够让人悄无声息的死,还能够起到救人的作用。

可以说,杨琨没怎么动用过自己的医术,每一次老头子都是让他去杀人,只有少数才是救人。这次听说是救人,杨琨都没打算来的,但老头子求了他许久,他也就心软了。

要知道,从小到大,老头子这还是第一次求他,再加上这人是老头子故人的女儿,杨琨也就答应了。

 

 

第2章 脑科疾病第二章脑科疾病

夏家是丽海市最大的企业大家,整个家庭的企业脉络贯穿整个丽海市,小到一包纸巾,大到一块地皮,夏家或多或少都有涉及。

在整个丽海市,赚钱和不赚钱的,夏家都承包了。

如果说这个家族非要有什么不足的话,那唯一的遗憾就是夏家的巨头,夏明山,没有儿子。

夏家就两位千金小姐,两个姑娘都亭亭玉立,大女儿夏璇精明能干,小女儿夏月聪明伶俐,可巨大的家族产业是需要强大的支撑的,女人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像男人那样拥有野心。所以,夏明山的的产业,只能选择交给自己未来的女婿。

大女儿夏璇刚和医学世家叶家的叶城订了亲,两人从小一块长大,有深厚的感情,这段姻缘夏明山很满意,可眼看着大女儿要和叶城完婚,小女儿却是发生了意外。

夏月的怪病惊动了不少名医,可到最后连什么病根都没查出来,无奈的夏明山只好找了叶家,可是,连叶家的家主都亲自出面了,这个病依旧没有着落。叶家只给了夏明山一个结果,那就是:只能抑制,无法病除。

所以,整整两个月,夏明山就看着自己的小女儿一直活在痛苦之中。

直到前段时间,夏明山才想起自己一位老朋友,他这位朋友乃是用毒高手,医人也是绝顶,擅长的是以毒攻毒。走投无路的夏明山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找到了自己这位老朋友。

当听到这位老朋友说这病能治的时候,夏明山心头激动不已,但很快他就泄了气,因为他这位老朋友不愿意出面,只能派徒弟前来。夏明山知道自己这位老友的徒弟,一个十九岁的年轻人,光是这年龄,就很容易让人产生质疑,可夏明山却丝毫办法都没有,只能听从自己老友的安排。

这一日,小女儿的病又发作了,夏明山心头无比着急,求救叶家之后,叶家小少爷开了一个药方,夏明山让自己女儿亲自去取药,希望能继续抑制住小女儿的病。而夏明山所有的希望,也全部都寄托在了这一个叫杨琨的少年身上。

“爸,药我买回来了,快让贵叔去熬吧。”夏璇拿着一袋中药,急匆匆的冲进了大宅的前厅里。

夏明山是个五十岁出头的男人,他穿着一身唐装,见到大女儿回来,他立马站起了身来。

贵叔是夏家的管家,他快速接过大小姐手中的药包,立马跑了出去。

“老贵,你快点啊!”夏明山还不忘催促了一句。

就在这时,内屋里走出一个年轻男人,男人大概二十四五的样子,他身材高挑,穿着一身休闲的衣服,戴着眼镜的他,看起来有些文弱。

“叶城,月儿怎么样了?”夏明山见到人出来,立马上前问道。

叶城的表情不太好看,答道:“夏叔叔,恕我直言,月儿的病越来越严重了,这样下去,绝对不是药物能够压制的。”

“您要做好心理准备。”叶城说完,又补充了一句。

听得这话,夏明山就像是遭到了雷劈一样,身子一下就僵硬住了。

夏璇听得这话,也显得无比焦急:“叶城,我妹妹的病,真的……没办法么?”

叶城摇了摇头:“连我爸都看不出是什么病,哪怕是扁鹊再世,恐怕都救不过来了。”

“家主,大门口有个叫杨琨的年轻人,他说是您请来的客人,我见到一身脏兮兮的,像个落汤鸡一样,就没让他进来,您看……”一个下人匆匆忙忙的跑到了前厅门口。

夏明山顿时一震,心里头也变得激动起来,他现在所有的希望,也只能寄托在这一个叫杨琨的年轻人身上了。

“快快快,把他请进来!拿把伞去!”夏明山立马说道。

那个下人愣了一愣,这才点了点头,他也郁闷得很,大门口那个年轻人一身农民工的打扮就算了,连衣服上都是泥。可这么一个人,家主怎么这么紧张呢?

“爸,那个叫杨琨的,到底有什么本事啊?他能治好妹妹的病么?”

夏璇不是第一次听自己父亲说起这个杨琨了,可对于后者的身份,自己的父亲却从来不说,所以夏璇心头也很好奇,这个杨琨,究竟是何方神圣。

“你放心吧,有他出马,月儿一定不会有事的。”夏明山响起自己之前那位老友的再三保证,心头的寄托更加强烈。

“夏叔叔,我劝你不要太报希望了,月儿的病连我爸都看不出是什么症状,别的人更不行了。”叶城忽然开口说道。

夏明山没有多说什么,叶城的话就像是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一样,叶家的根基很足,从叶家拜师学艺出来的人,到医院去应聘,比名牌医科大学的毕业证都好使。可以说,叶家的人治不好的病,谁来都没用。

可偏偏夏明山知道自己这位老友的本事,他的治病方式虽然奇怪,但每次都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很快,那位下人就带着杨琨到了前厅。

夏璇一直盯着前厅的院子门口,想看看这位叫杨琨的究竟是何方神圣,可当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她的视线中时,她整个人都傻住了。

杨琨穿着一身湿透了的白色短袖,衣服像是有些年头了,都已经发黄了。他脚上穿着布鞋,雨水将鞋子上的泥土都冲洗掉了,就这身形象,活脱脱就是一个农民。

夏明山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他心头本来还有些希望的,可是当见到杨琨这身打扮的时候,这种希望瞬间就没了一半。

杨琨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前厅门口的夏璇,当即忍不住笑了出来,心道还真是冤家路窄,这女人,该不会就是师父说的夏家的大女儿吧?

“真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挺有缘哦。”杨琨笑着看着夏璇。

夏璇气得直跺脚,但却又无力反驳,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爸爸口中一直念叨的杨琨,居然就是这个无耻的混蛋,一想到之前公交站台的一幕,夏璇气得脸都红了。

“杨先生,你与我女儿认识?”夏明山显得有些疑惑,在杨琨的师父口中,他得知杨琨从小就在农村长大,从没有来过丽海市,那他是怎么认识自己女儿的?

杨琨干笑了两声:“也谈不上认识吧,只是之前下大雨,躲雨的时候恰好遇到了,闹了些不愉快。”

“原来是这样。小璇,还不快给杨先生道歉!”

夏明山侧头瞪了夏璇一眼,尽管杨琨的形象不太好,但人不可貌相,夏明山知道杨琨师父的本事,这个小子哪怕只继承了他师父一半的衣钵,也绝对不简单了。

“我……”夏璇的表情变得很是委屈,明明是这个混蛋欺负了自己,为什么还要自己跟他道歉?

“这倒不必了,其实只是个误会罢了,夏叔叔,快带我去看看您的小女儿吧,还是给她治病要紧。”杨琨也不是那种死抓着一件事不放的人,夏明山对他的态度这么好,他也没有必要再和夏璇斤斤计较了。

见到杨琨如此一副模样,夏璇气得直咬牙,恨不得一脚就将这个混蛋给踹出去。

“小璇,怎么回事?”一旁的叶城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压低了声音对着夏璇问道。

夏璇撅着双唇,没好气的答道:“这个混蛋之前轻薄我!”

“什么!”

听得这话,叶城的脸色顿时一变,夏璇可是他内定的妻子,平时连他都不敢越雷池半步,现在却是被一个如此形象的小子轻薄了,他心头很是愤怒。

夏明山没有听到自己女儿和叶城的对话,他对着杨琨微微一笑:“说得也是,那杨先生跟我来吧。”

杨琨跟在了夏明山的身后,一同朝着内屋走去,可刚走没两步,叶城就拦在了他们二人的身前。

“叶城,你这是……”夏明山用着疑惑的目光看着叶城。

“夏叔叔,您要给月儿找别的医生,叶城自然不会有意见,只不过这人邋遢不堪,浑身上下哪儿像是个医生?您就不觉得找他来看病,未免太不尊重我们叶家了吧?”叶城极其厌恶的盯着杨琨,因为夏璇的话,让他对这个叫杨琨的人心生怒意,让他去给夏月看病,他有这个有资格么?

“这……”夏明山顿时有些犯难了,其实,他也有些不太相信杨琨可以救他女儿,只是情况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夏明山只能抓住杨琨这颗救命稻草了。

“爸,我觉得叶城说得对,他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医生,而且这个人的人品有很大的问题,让他给月儿看病,说不定会让月儿的病情更加严重!”

夏璇一想起之前的事情,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之前因为在公交站台,四处没人,夏璇也不敢大吼小叫,心里是害怕杨琨继续欺负她,但现在不一样了,这可是在自己家里,说什么也不能让他这种人给自己妹妹看病。

听得夏璇和叶城一唱一和,杨琨什么表情也没有,救人是他师父下的命令,可现在是人家不让救,这可就怪不得杨琨了。杨琨做什么事情都只有一个标准,只要不挨老头子的骂,怎么样都行。

夏家人不让他救人,他总不能硬闯吧?这多不礼貌!

“杨先生,你实话告诉我,我女儿的病,你能治么?”

杨琨双手抱在胸前,用着打量的目光看了看夏璇,嘴角微微一撇:“您小女儿的病我师父已经跟我说了,具体的我得观察观察再说,但我可以保证的是,最少可以延长她的寿命,不至于让她痛苦的死去。至于您的大女儿,她这是属于脑科疾病,我暂时治不了……”

 

 

第3章 不是病第三章不是病

“你什么意思!”夏璇自然明白杨琨这话的歧义,这个混蛋,明摆着就是在骂自己神经病。

杨琨努了努嘴,什么也没说。

“好了!”夏明山怒叱了一声:“既然杨先生有自信,就让他试试吧。”

“夏叔叔……”叶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未来的岳父,居然会因为一个外人,连自己的意见都不听了。

让这种人给夏家千金看病,简直就是对夏家和叶家的侮辱。

“杨先生,跟我来吧。”夏明山现在只想让自己的小女儿好起来,任何机会他都不会放过。

杨琨跟在夏明山的身后,朝着内屋走去,走到夏璇身旁的时候,他还不忘做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气得夏璇直跺脚。

“这个混蛋,简直就是无耻!”

夏璇冷冷的哼了一声,显得格外气愤,想她堂堂夏家大千金,一个大集团的总经理,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这个人邋遢龌龊,卑鄙下流,自己的爸爸怎么会请这种人给妹妹看病?

“别气了,夏叔叔也是太着急月儿了,不过,连我们叶家都治不好的病,这小子绝对不可能治好!”叶城非常肯定的说道。

杨琨已经跟着夏明山进入了内室,而一进入这其中,他便感受到一股火辣辣的炙热,抬头一看,墙壁四面挂满了空调,一阵阵热风从空调内吹出来。

要知道,现在可是夏天,虽然今天下了大雨,但气温依旧不低,理应说,室内的空调应该都吹冷风才对,这一阵阵热风吹着,住在这屋子里的人不得热死啊?

“杨先生,那就是我女儿。”夏明山指着角落里一张床上的女孩说道。

杨琨的视线随之看去,当见到躺在床上的女孩的时候,他表情怔了一怔。

女孩穿着粉色的睡衣,就只露了四肢和脑袋在外面,但是她的四肢和脸部已经结起了薄薄的冰霜,从杨琨这个角度看过去,这就像是一个被冰封的女孩一样,她双目紧闭着,长长的睫毛上还有几滴晶莹的水珠。

夏月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她的模样和夏璇有些神似,不过,这个姑娘嘴唇较薄,五官秀气,虽然脸色显得很苍白,但却依旧无法掩饰她的清纯模样。

杨琨的表情彻底变了,她朝着夏月走了过去,来到夏月身前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一股很强烈的寒气从夏月的身体中散发出来,之前进屋的那种燥热感,顿时消失而去。

要知道,屋子里开着的暖气,四个空调对着这姑娘吹热风,可她身体中散发的寒冷却依旧有一种冷气彻骨的感觉,由此可见,她的情况有多么的严重。

“杨先生,怎么样?”夏明山见到杨琨蹙着眉头不说话,小声的问了一句。

杨琨略微思索了一下,答道:“你们去把我放在门口的麻袋给我拿进来。”

此刻的杨琨变得非常认真,因为他感觉到了,这个姑娘的情况,会非常的棘手。

夏明山回头,刚好见到叶城和夏璇走了进来,他立马道:“叶城,你去。”

“啊?他的麻袋那么脏,我……”叶城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晴不定。

“快去!”夏明山也察觉到了杨琨面部表情的变化,而正是这种变化,让他对杨琨多了那么一丝丝信任。

叶城狠狠的剐了杨琨一眼,气冲冲的朝着前厅走去,过了几十秒才慢吞吞的进来。

杨琨的麻袋他自己背着那可是脸不红气不喘的,可换叶城背的时候,却是一瘸一拐显得极为吃力,这满满的一麻袋就跟装了破铜烂铁似的,巨重无比。

叶城走到杨琨身前,将麻袋重重的丢在地上。

“你轻点,我这麻袋里有活物,你要不小心砸死了,这小姑娘就真的是必死无疑了!”杨琨瞪了叶城一眼。

可听得这话的夏明山,却是显得格外欣喜:“杨先生,你的意思是,你能救活我女儿?”

“她本来就没死,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她从当初躺下到现在,一直没睁过眼,但是一犯病的时候,就会浑身发抖,严重的时候还会抽搐,就跟现在一样,对么?”杨琨问道。

在杨琨说话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夏月,身子僵硬的抖动着,像是冷得发抖,又像是浑身抽筋一样。

这么漂亮的姑娘,却成了现在这么一副模样,杨琨都觉得有些可怜。

“对对对,她这是什么病?”夏明山的脸色彻底的变了,杨琨说的,正是夏月的全部症状。

“是什么病我还不敢肯定,但我心里有个猜测,你们先出去,我一分钟之后就出来。”杨琨答道。

夏明山怔了一怔,随后点了点头:“好。”

“夏叔叔……”

叶城想要说些什么,可夏明山却是没给他任何机会。

“别耽误杨先生治病,咱们先出去。”夏明山推着叶城,快步的朝着门口走去。

“把门关上。”杨琨又补充了一句。

叶城和夏璇就这么被夏明山推到了门外,杨琨回头看了看,发现房间门已经关上了,他这才有所动作。

快速的拉开麻袋的拉链,杨琨从麻袋里拿了一个小笼子出来,小笼子差不多有杨琨半个脑袋大小,在笼子里的,是一只黑红两色相间的蜘蛛,这只蜘蛛若是夏璇看了,肯定会吓得尖叫出来,因为蜘蛛的身体太大了,足足有杨琨一个巴掌大小,最重要的是,蜘蛛的肚子鼓鼓的,看起来格外的惊悚。

这只蜘蛛叫小琨,名字是杨琨取的,因为它和杨琨一样,拥有着百毒不侵的身体,它肚子里的毒素,能够让一百头大象死上十遍,但是它和杨琨不同,它只吸收毒素,并不会主动放毒,而且,除了剧毒之外的东西,小琨什么也不吃。

“小琨啊小琨,这姑娘的毒可是美味啊,真是便宜你了。”杨琨将手伸入笼子里,将蜘蛛抓了出来。

在手触碰到小琨的刹那,小琨就一口咬在杨琨的手背上,开始吸食杨琨的鲜血。

杨琨已经见怪不怪了,在小琨眼里,他的鲜血就是最好的补品。

当杨琨将小琨放在夏月的手腕上时,小琨立马就转移了目标,一口就咬破了夏月手腕的皮肤,开始贪婪的吸食夏月的鲜血。

仅仅两秒钟不到,小琨的身上就有着白色的寒霜出现,杨琨见到这一幕,咧起嘴角笑了笑,心头已经有了结果。

将小琨重新丢进了笼子里,杨琨又将笼子放回了麻袋,他站起身来,看着还在抽搐着的夏月。

“小姑娘,你还真是幸运啊,就你这种毒,恐怕是我师父来了也救不了你。”

杨琨心头松了一口气,既然一切都在掌握之中,那就不需要太紧张了。

一边说着,杨琨一边将手放在了夏月的脉搏上,他闭上了眼睛,开始运转身体中的毒气。

杨琨之所以百毒不侵,是因为他从小到大中毒上百次,也差点死了一百次,最后一次的时候,他昏迷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老头子似乎对他做了些什么,等他醒来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但什么毒都对他起不到作用,甚至他还可以控制自身的毒素,从鲜血到唾液,哪怕是毛孔里渗透出来的汗水,只要杨琨想,他都能轻易的放毒。

不过,好在这些毒素他是可以控制的,不然的话他要随便往人身上吐口痰,估计能把对方整个人给腐蚀了。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在杨琨的身边,就会发现杨琨的脑袋上青筋暴起,在他的手掌间,有一股炙热的黑气散发出来,这股黑气一出现,就立马顺着夏月的手腕冲入了他的身体之中,不到三秒,原本还在抽搐的夏月,就变得安详了下来。

见到这一幕,杨琨咧嘴笑了笑,他将手拿开,抓起地上的麻袋,朝着屋外走去。

前厅里,夏明山来回踱步,显得很着急的样子,杨琨一出来,他就立马走了过来。

而至于夏璇,她内心也很复杂,一来,她非常讨厌杨琨,恨不得将这个无耻的家伙扫地出门,二来,她却更想治好夏月的病,毕竟那是他的亲妹妹。

站在夏璇身旁的叶城脸色却是有些不自然了,他心头似乎是在担心什么,当见到杨琨出来,他都忍不住想要上前相问。

“杨先生,怎么样啊?我女儿究竟是什么病?”夏明山急忙问道。

杨琨将麻袋放下,咧嘴笑了笑:“放心吧夏叔叔,您女儿没病。”

“没病?那她为什么会这样?”夏明山一脸的疑惑。

杨琨答道:“她这不是病,而是中毒。算了,一时半会跟您说不清楚,您先找间屋子给我,我先换一身衣服。”

既然知道了夏月是什么情况,杨琨也就不用担心治不好她了,他现在一身湿透,衣服都黏在后背了,不换一身衣服,他浑身都不舒坦。

夏明山听得杨琨的话,顿时怔了一怔,随后立马点头:“好,那个房间是空房间,你先去吧,我等你。”

杨琨点了点头,随后将麻袋往后背一扔,朝着那间屋子走去。

而一旁的叶城,因为杨琨说的那话,表情变得无比难看,脸色也有些焦躁不安……

 

 

第4章 这药不能喝第四章这药不能喝

很快,杨琨就换了一身衣服出来,可是,他换上的衣服和之前的衣服相比,除了之前的衣服是湿的之外,仿佛没有任何差别。

宽松的大脚裤,白得发黄的上衣,若光是看背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老头子。

这也不怪杨琨不顾及自己的形象,虽然他是农村里出来的,可谁没有一颗爱干净的心呢?

但杨琨穷啊,从小到大他自己都忘了给师父做了多少事了,基本上每一次的任务都有酬金,但雇主的钱都是直接打入老头子账户的,杨琨一毛钱也拿不到。虽说一年到头的确有酒有肉,但老头子很少给杨琨闲钱用,最重要的是,老头子并不穷,可偏偏非要住在山里头。

并且,老头子还有那么一个歪理,他教杨琨医学和毒术,锻炼杨琨的身手,老头子说这些都是要收费的,所以这些费用都在杨琨的酬劳里面扣,杨琨根本无言以对。

所以,杨琨也就那么几套衣服,而且换来换去都是一个样。

杨琨一从屋子里走出来,夏明山就凑了上来。

“夏叔叔,您别激动,咱们还是坐下说吧。”杨琨一脸正色,对待夏月的情况,连他都不得不认真。

夏明山点了点头,立马安排杨琨落座。

杨琨坐下之后,肚子忽然咕咕的叫了起来,他尴尬的看了夏明山一眼,夏明山一愣,立马反应过来些什么。

“小璇,你赶紧让人去给杨先生炒几个菜,别让杨先生饿着了。”夏明山对着一旁的夏璇说道。

杨琨急忙摆手:“不用那么麻烦了,给我来几个面包就行了。”

“那怎么能行呢?你舟车劳顿……”

“没事的,我在家跟师父吃粗粮吃惯了,有面包吃就算不错了,就给我来几个面包吧。”在夏月的事情上,杨琨不想有任何架子,他平时虽然有点轻浮,但也知道事情的轻重急缓。

给夏月治病,这是老头子的吩咐,自己不能因为可以医治夏月,就忘了自己的身份。

在这家人眼里,自己恐怕就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而已。

“好……好吧,小璇,那你快去给杨先生拿几个面包来。”夏明山还以为杨琨是喜欢吃面包呢,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了。

夏璇没恶狠狠的瞪了杨琨一眼,这才慢慢悠悠的朝着屋外走去,想她如此尊贵的身份,却是给一个农民般的杨琨端茶送水,心里头想想都够气的。

很快,夏璇就拎着一袋子的面包走了回来,夏家的厨房里什么食材都有,平时早餐时的吐司面包自然也不少,她将面包放在了杨琨面前的小桌上,杨琨毫不客气,一口气从袋子里拿了五片面包出来,一口下去,两个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杨先生,你慢点吃,来,喝茶。”夏明山将自己面前的一杯茶放在了杨琨的面前,对待杨琨如同对待上宾一样。

“夏叔叔,您就别一口一个先生的喊我了,我师父和您是故友,既然这样那您就是我的长辈,你直接喊我阿琨就好了。”

夏明山点了点头:“好,那我也就不跟你见外了。”

一边吃着,杨琨一边支支吾吾的说道:“夏叔叔,实话跟您说,您女儿中的毒实在不太好解,哪怕是我师父来了,恐怕都不一定能彻底解毒。”

听得杨琨这话,夏明山的身子顿时僵硬了下来,似乎有些不明白杨琨这话的意思。

“不过呢,这毒我之前接触过,您放心,十五天之内,我一定让您的女儿恢复健康。”杨琨第二口下去,五片吐司已经被吃得精光。

拿起桌上的茶猛地喝了一口,杨琨的手继续伸向了面包袋子。

如此漫不经心的话,却让得屋子里的三个人都有了不同的表情,夏明山原本僵滞的面容上缓缓勾起一丝激动的笑容,内心的喜悦恐怕是无法想象的,这段时间以来,夏明山一直夜不能寐、茶饭不思,夏月可是他的心头肉,如果就这么没了,哪怕他再富有,也没了任何意义。

夏璇的表情没有夏明山这么激动,她用着打量般的目光看着杨琨,表情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她之前还在想法子该怎么报复杨琨,可现在杨琨却说能治自己妹妹的病,如果自己再斤斤计较的话,那更是以怨报德了,想起之前这个家伙在站台义无反顾的为自己挡下了泥水的一幕,仔细想想,这个家伙也不那么可恶了。

“话别说得太早,月儿的病连我们叶家的人都看不出是什么症状,难不成你知道她的情况?”叶城的声音传来,他表情显得有些紧张,这话像是在试探杨琨一样。

杨琨一边咀嚼着面包,一边答道:“我不是说了么,她这不是病,是中毒!”

“那你倒是说说是什么毒?”叶城继续追问着。

叶城的话说完,夏璇和夏明山也静静的看着杨琨,等待着杨琨的答案。

可在三人的注视之下,杨琨嗬的一声,竟是很不礼貌的打了个饱嗝。

见到杨琨这幅模样,叶城不由得冷笑了一声,在他看来,这个家伙明显就是来骗吃骗喝的,就他这幅模样,怎么可能看出夏月中的是什么毒。

“家主,药熬好了。”一个中年男人端着一个小碗从门口的走廊走来,脚步轻快得很。

夏明山立马站起身来:“快去给小姐服下。”

“等一下!”杨琨的声音忽然传来。

众人的目光再一次聚集在他身上,只见他放下手中的几片面包,一口将嘴里的面包给咽了下去,随后,杨琨站起身来,朝着这位管家走去。

管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是见到夏明山没有阻拦,管家只能傻傻的站着。

杨琨将脑袋埋了埋,对着小碗嗅了嗅,随后,他猛地转头,目光狠狠的盯着夏璇,眼睛眯了起来。

“这药不能给她喝!”杨琨很是坚定的说道,脸色阴沉了起来。

“为什么?月儿每次犯病,都是用这药压制的,只要喝下药,月儿就会立马没事。”夏明山很是不解的看着杨琨。

杨琨目光从叶城和夏璇身上扫过,眼神里闪烁着精光,随后他说道:“没有为什么,具体的原因我晚点会告诉您的。”

“可是……现在小女已经犯病了,这样下去,她会不会……”夏明山表情显得有些担忧。

“她已经没事了,刚刚我简单处理了一下,她的毒已经被我压下去了!三天之内,是不会再毒发了,可如果喝了这碗药的话,那可就不一定了。”杨琨缓缓坐下,目光复杂的看着夏璇和叶城。

听得这话,夏璇的表情微微一变,她想起之前在药堂的时候,杨琨说这服药是治发烧的,而且其中有两味药如果掺和在一起,还会有副作用。当时给夏璇抓药的医生也这么说,这说明,杨琨是懂医术的。

杨琨说这药不能给妹妹服用,并且,服用之后说不定还会继续毒发,这说明,这个药方有问题!

夏璇的目光立马看向了叶城,眼神中像是在质问。

叶城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面对夏璇的目光,他立马开口:“这药是我爸爸配的,不可能有问题!你分明是在胡说。”

杨琨笑了笑:“是不是胡说,你们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我解毒,不需要服药。”

听得杨琨这话,夏明山顿了一顿,立马站起身来,快速的冲入了内屋之中。

很快,他有小跑了出来,表情变得更加欣喜和激动,他看着杨琨,心头燃起了一丝希望。

虽然夏明山不知道杨琨究竟用了什么手段压制自己女儿的毒,但刚才杨琨在内屋里也不过待了一分钟不到,仅仅一分钟的时间,便将自己女儿的毒压了下去,这个杨琨,果然不简单!

“爸,怎么样了?”夏璇也很关心自己妹妹的情况啊,见到自己父亲跑出来,她开口问道。

夏明山咧嘴笑了笑:“月儿有救了!”

听得此言,夏璇深深的看了杨琨一眼,可面对她的眼神,杨琨只是淡定的吃着面包,什么话也没说。

“好啦,夏叔叔,您女儿的毒也不算什么剧毒,只不过这种毒比较稀缺,下毒之人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因为这种毒是慢性毒,中毒者两年内都不会死亡,但是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会承受一切难以想象的痛苦。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您女儿中毒,应该也才两个月左右吧?”杨琨看着夏明山,淡淡的问道。

夏明山点了点头:“没错!的确只有两个月,可是为何她现在却比死还难受呢?这段时间,她的发病越来越勤……”

“夏叔叔,您难道还猜不到么,这碗药……”

杨琨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叶城便指着他鼻子骂道:“小子,你可不准胡说,这个药方是我爸开的,不可能有问题!”

“你别这么紧张嘛,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我想说的是,这碗药本身其实没有多大的问题,普通人服用,顶多会有呕吐腹泻的症状,可如果这碗药加上夏月的毒,那性质可就不一样了。当然了,或许你是弄错方子了也不一定。”杨琨微微一笑,目光直视着叶城。

叶城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见到夏明山和夏璇都用着质疑的目光看着他,他答道:“没……没错,或许是我爸弄错了药方,我这就回去问问他。夏叔叔,我晚点再来看月儿的病。”

话说完,叶城转身就朝着前厅的门口走去。

 

 

第5章 叶国军的心机第五章叶国军的心机

叶城这么一走,夏明山和夏璇顿时沉默了,杨琨的话表达得很明显,夏月中的是毒,而为何中毒,中毒之后又为何会在这么短时间内频繁毒发,这一切,杨琨都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阿琨啊,这碗药,对月儿的毒,真的有很大的影响么?”夏明山还很不相信的样子。

杨琨站起身来,走到端着药的管家面前,他将药拿了起来,轻轻的抿了一口:“我说了,这碗药本身并不存在太大的问题,但是您女儿中的是苗疆寒毒,而这碗药能起到微弱的祛热解毒,在本来就很冰寒至极的情况下,还要驱热,那岂不是寒上加寒?”

“夏叔叔,看在您是我师父的故友份上,我才有心提醒您,如若不然,这种挑拨离间的事情,我杨琨可干不出来!”杨琨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很显然是不会对夏明山有丝毫保留了。

说实话,杨琨也很好奇,那个所谓的叶家,为何会对这么一个小姑娘下此毒手,而且,看叶城和夏璇的样子,更像是情侣一样,而既然是情侣,又为何会害夏璇的妹妹?

当然,这些事情不是杨琨能涉及的,他此行最大的任务还是给夏月驱毒,并且,他将该说的话已经说了,具体要怎么做,夏明山自己会有主意的。

夏明山沉默不语,一旁的夏璇却是用着质疑的目光打量着杨琨,似乎在思考杨琨所说的这么一番话。要知道,她和叶城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对叶城也不是一般的信任,眼前这个小子,或许就是在胡说八道。

“好了,接下来的时间,我会每天给夏月驱毒,她的毒,夏叔叔就不用担心了。”杨琨说着,目光看向了之前换衣服的那个房间:“我有点累了,去那个房间休息可好?”

“当然可以了,你是老杨的徒弟,以后就把这里当自己的家,有什么需求,你尽管开口。”夏明山心头肯定已经憋了一肚子火,但对杨琨却依旧保持着和和气气的态度,这足以可见他的忍耐性有多强。

杨琨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直接朝着房间里走去。

当杨琨将房间门关上之后,夏璇才开口说话。

“爸,咱们不能听信这个家伙的一面之词,他说是能救治月儿,可在他没让月儿康复之前,咱们不能听他的胡说八道。”

夏明山表现得很镇定,这件事他也不敢肯定,否则的话,先前他就不会让叶城这么轻易离开了。

“我知道,不过你也看到了,他能说出月儿的症状,还能在短短的一分钟内减轻了月儿的痛苦,这说明他对月儿的病确实有办法。况且,他的师父和我当初是患难之交,我信得过他师父,自然也信得过他。”夏明山声音很平静的说道。

话说完,夏明山又补充了一句:“你派人去查查你手中这个药方子,是否真如阿琨所说,这药方的药有祛热解毒的作用,如果真的有,那么以后,叶家就是咱们最大的敌人!”

说这话的时候,夏明山的目光中闪烁着坚毅之色,他不会因为杨琨的片面之词而直接仇视叶家,但如果这个药方真的有问题,那么他就一定不会让叶家的人好过。

夏明山觉得,自己与杨琨的师父二十年没见了,后者生活在小小的农村里,根本不了解自己的情况,并且也没有理由派徒弟来挑拨自己和叶家的关系,杨琨的话,可信度很高。

“嗯。”夏璇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她的内心变得很复杂,如果杨琨说的是真的,那么自己和叶城之间,就不会再有任何可能……

杨琨的晚饭是夏家的下人送来的,标准的三菜一汤,杨琨将饭菜吃了个精光,吃完之后,又继续睡觉了。

对杨琨来说,睡觉才是最美好的事情,因为一旦睡着了,他就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用想了。并且,杨琨能够利用自己身体中的微浅毒素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睡着,说明白一点就是自己对自己下蒙汗药,反正他百毒不侵,而且再加上是自己身体中的毒素,这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夏明山没有再给杨琨重新安排住处,而杨琨也懒得跑来跑去,正好这个房间和夏月的房间较近,杨琨能够随时随地观察夏月的情况。

天色已经黑了,此刻,在丽海市最大的一片别墅小区内,客厅里的灯一直亮着。

“阿辉,这件事你必须要给我办妥了,如果事情出了差错,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他手里夹着一根雪茄香烟,像是在思考些什么。

此人便是叶家的家主叶国军,他筹谋杀掉夏月的计划已经很久了,当初他与夏明山曾细谈了一番,得知夏明山要将夏家的财产分别分给自己未来的两个女婿,于是叶国军便动了这个歪念头,在他看来,只要悄无声息的让夏月死掉,自己的儿子再将夏璇娶回来,那么夏明山所有的财产,都只能给自己的儿子。

所以,叶国军就四处搜寻奇毒,要让夏璇死得天衣无缝,最后,他发现了一种寒毒,这种寒毒乃是苗疆的冰蝉血所制,注入人身体之后,会将其五脏六腑冻结。但这种毒不会在短时间内置人于死地,而且其症状无比奇特,这也给叶家无法解毒创造了理由。

可是,叶国军怎么也想不到,夏明山居然还请来了一位高人,知道这种毒不说,还有解毒的本事。

最重要的是,叶国军之前借着给夏月治毒的理由,一直在给夏月服用催毒的药,而正是这种药,才让他的计划被完全败露。

“叶哥放心,我能给那个丫头注射第一次,就绝对能给她注射第二次,我保证,明天早上你一定能见到她冰冷的尸体!”站在叶国军面前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他身材健壮,很是自信的对着叶国军说道。

而在这话说完,一旁的叶城欲言又止,沉吟了几秒之后,这才开口:“辉哥,如果你将夏月解决掉了,你看能不能再把那个叫杨琨的也杀了,那个臭小子居然敢轻薄小璇。而且,若是没有他,咱们的计划也不可能失败!”

“胡闹!那个小子不能死!”叶国军怒叱了一声:“我之所以让阿辉再给夏月注射一次寒毒,就是要将此事完全推脱到这小子的身上!他不是很能治毒的么?如果夏月因为寒毒毒发而死,你觉得,夏明山还会相信他的话么?而只要夏月一死,到时候你就完全可以将责任推到这个叫杨琨的小子身上,谁让他多管闲事,不让夏月喝药呢?”

叶国军阴冷的笑了笑,他觉得,他这一招亡羊补牢,肯定能起到最关键的作用,那个叫杨琨的,虽说破坏了他的计划,但现在不正好能利用利用他么?

一个区区毛头小子而已,又怎么斗得他!

“叶哥说得对,那个小子不能杀!如果叶少你要是觉得不解气,等事后我帮你暗中做掉他就好。”阿辉面无表情的说道,对他而言,杀人如同家常便饭,他在叶国军手下做事已经有十几年了,这十几年来,他为叶国军除掉了许许多多的敌人,而每一次,叶国军也都能保他平安。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快去吧。”叶国军看了阿辉一眼,对于阿辉,他是非常的信任。后者的身手,还有他的手段,叶国军这些年是切身感受过的。

“嗯。”阿辉点了点头,将手中的一个注射器揣入了衣服的内包里,快速离开了别墅。

此刻已经是夜深人静,杨琨因为晚饭的时候喝了太多的肉汤,这是他第二次起来上厕所。

也都怪夏家的厨子,做菜也太好吃了一些,杨琨平时在老家虽然没少吃肉,但这么好喝的肉汤他还是第一次尝到,于是,整整一大碗汤,他喝得一干二净。

“啊……”解开裤腰带的瞬间,杨琨只感觉无比畅快,但心头又忍不住抱怨,这要是在老家,床边直接放着尿桶,身子一侧杨琨就能尿,不像这大城市,哪怕是老宅子,厕所距离房间都有大老远。

“嘎吱……”

忽然,杨琨听到厕所外前厅的大门被人推开了,他竖着耳朵听了几秒钟,却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

夏明山也是住在这个宅子里的,就在前厅东北面一个房间里,按理说,这个时候他要是起来上厕所,没有必要将前厅的门也打开,最重要的是,杨琨透过厕所的细缝,看不到前厅有丝毫广亮。

将剩下半泡尿给憋了回去,杨琨快速拉起裤腰带,将耳朵贴在了厕所的门上。

厕所的位置距离夏月的房间就只有一个走道,杨琨隐隐听见细微的脚步声传来,这个人显得非常小心翼翼,若不是因为房间里太安静,杨琨也不可能听到他的脚步声。

白天进入夏家大宅的时候,大门口有四个下人看守着,这足以可见夏家的防卫有多严密,这个人,绝对不是简单的小偷。

 

武道医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武道医流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武道医流小说全文

武道医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武道医流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武道医流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