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免费阅读全文盛时年白汐汐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 时间:
  •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喻大小姐
  • 来源:WXB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免费阅读全文盛时年白汐汐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盛时年白汐汐》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四章 忘了你是谁的女人?

第四章 忘了你是谁的女人?

“疼!这么大晚上,连盛家的大门我都进不了,明早我再去。”

  众所皆知,盛家的安保很强。

  王淑云听到这个,放了手,用手指狠狠的指了指她的脑袋:

  “没出息的!明天要是成功不了,你直接别回来。”

  一边骂,她一边进屋,重重的摔上门。

  白汐汐生气又无奈,别说她明天成功不了,就是一辈子都不可能了。

  她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和盛子潇谈好假订婚,各不相干,然后等公司盈利后,把盛爷爷的钱还给他,解除婚约。

  至于盛爷爷的恩情,她只能尽力偿还。

  白汐汐悄悄的去药店买了避孕药吃下,才回家睡觉。

  第二天一早,她特意买了盛子潇喜欢的早餐,去盛氏公司。

  刚到楼下,就被意外的拦下。

  “对不起白小姐,盛少说你和狗,不能进去。”为首的保安一脸严肃,话语里带着不屑。

  白汐汐脸色一僵,盛子潇竟然把她跟狗放在一起,这么给她难堪。

  还好,她现在不嫁给他了。

  她抿抿唇,说:“那盛少来了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见他。”

  保安嫌弃的瞥着白汐汐,完全不想搭理:

  “盛少还没来,也不会见你,你这种厚脸皮的女人,快走吧,别在这里影响公司形象。”

  说着,他抬手用力推她。

  白汐汐没想到保安会动手,猝不及防摔倒在地上,手肘传来一阵生疼,她不禁皱眉。

  保安见她这样,冷嘲道:“切,盛少又没在这里,你装柔弱给谁看?一个落魄千金还想变凤凰,恶心。”

  其他保安也双手环胸,鄙夷说:

  “是啊,我们盛少根本看不上你,你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快滚吧滚吧,别逼我们动手把你丢出去。”

  白汐汐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

  她咬了咬牙,站起身刚想反驳,“嘟!”的一声,一辆限量版帕加尼就开了过来,霸气的停在保安亭旁。

  保安们看到车,顿时吓得脸色大变,整齐划一的弯腰敬礼:

  “总裁好。”

  总裁?

  盛时年?

  白汐汐扭头看去,就见那漆黑的后车窗缓缓滑下。

  车内,盛时年穿着私人订制的西装,领带一丝不苟的系着。

  哪怕只是静静坐在那里,依旧气场强大,宛若高贵的帝王。

  看到他,白汐汐心底狠狠一颤,尴尬又无措的低下头。

  盛时年那双幽邃的眸子从白汐汐身上扫过,犀利的射向保安,冷声质问:

  “怎么回事?”

  为首的保安吓得身子一抖。

  总裁平时最厌恶的就是吵吵闹闹的,更别说这还是在公司大门口,真是要被这女人害死了!

  他开口忐忑的解释:“总裁,这女人死皮赖脸的要找副总裁,还强行想要进公司,我怎么骂都说不听,就推了下。”

  他添油加醋的,尽量把罪往白汐汐身上推。

  “是的,她无视章法,我们才动手的。”其他保安深知总裁的脾气,也纷纷附和,坐等这个女人的下场。

  白汐汐手心拽紧,她哪里死皮赖脸,强行了?

  这下盛时年怕是不会放过她……

  忐忑间,男人冰冷的话语扬出。

  “去财务部结算工资,你们都不用来上班了。”  

  白汐汐意外,错愕的抬眸。

  她不是这里的员工,那他说的结算工资,是保安。

  保安们只觉被一道惊雷劈中,满脸惨白。

  怎么回事,该被拉走的人不是白汐汐吗?总裁怎么要他们走?

  “总裁……”他们想要开口求情。

  “滚。”盛时年利落的声音,带着毫不留情的命令。

  保安们吓得双腿一软,一个字都不敢多说,狼狈的转身跑开。

  白汐汐呆愣在原地,睫毛凌乱的乱扇。

  盛时年对待保安都这么狠,对“闯公司”的她会不会……

  “过来,上车。”

  清冷的话语响起,打断白汐汐的思绪。

  她回过神,看着那张异常俊美又冷硬的脸,手心捏紧。

  她不想过去,而且这是在公司门口,上他的车,要是被人看到怎么办?

  “盛先生,那个我……”

  “怎么,见盛子潇就殷勤主动,看到我却避之不及,白汐汐,你是不是忘了你是谁的女人?”

  盛时年冷着一张脸,眸中有明显的温怒。

  他昨晚才告诉她,不喜欢她跟别的男人接触,她倒好,一大清早就殷勤的跑来公司等盛子潇,不把他的话当话?

  男人的话语一出,白汐汐单薄的身子颓然怔住。

  他怎么能在大庭广众,说这个话题!万一被人听到怎么办!

  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语,她心虚的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看到,快步跑过去上车。

  车内,豪华的车厢处处处处彰显着华贵,气氛却明显的逼仄压抑。

  秘书苏南察觉到气氛不对,识趣的下车,关上车门退到几米之外。

  一时间,车里只剩下两人,白汐汐愈发的紧张。

  她身子不断的往边上摞,想要拉远和男人的距离,然而男人高大的身躯却朝着她逼近,她的后背直接帖到后面的车门上。

  “你找盛子潇做什么?”盛时年噙着她,将她禁锢在那一席小小之地,随时会有把她吞入腹中的危险。

  白汐汐身边满是他危险的荷尔蒙的气息,连呼吸都困难起来,她害怕的吞了吞口水:

  “你别误会,我只是找盛少谈点事情。”

  “是么?”盛时年薄凉的唇角微勾,似信非信的反问,充满危险的意味。

  白汐汐刚要点头,男人深邃的目光却从她身上扫过,缓缓落在她的手上,问:“那这份早餐呢?”

  白汐汐手心一紧,他昨晚特意警告她不能跟男人接触,现在仅是看到她出现在这里,就危险的快把她吃了,要是再让他知道她特意买给盛子潇的,那还不得……

  她慌张的连忙解释:“我没吃早餐,自己买来吃的。”

  盛时年盯着她,神色莫测,那深邃的眸光,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情绪。

  白汐汐面对他的视线,也不知道他相信没有,心虚的小手颤抖,再次开口解释:

  “真的,这家的餐点很可口,我从初中到就吃到大学,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盛先生要不要也尝尝?”

第五章 还这么害羞?

第五章 还这么害羞?

白汐汐说完,快速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拆开餐盒,将精美的蛋糕放到他面前。

  她的态度很诚恳,动作也很尊敬。

  盛时年看着她讨好的模样,胸膛里的怒气莫名消散了些许。

  他扫了眼她手里的蛋糕,冷声一嗯:“你喂我。”

  白汐汐拿着蛋糕的手一颤,喂他?那么亲昵的动作……

  可看到男人又快要冷下去的脸,她不敢拒绝的,快速点头。

  眼下,化解他的怒气,才是王道。

  白汐汐想的简单,可真正做起来,是那么的难。

  她从来没喂过别人吃东西,何况还是这么一个高高在上、气场强盛的男人。

  面对男人俊美的让人窒息的脸,她呼吸压紧,伸过去的手像是要进火炉似的。

  盛时年注意到她拘谨的动作,眸光微深,伸手揽住她的腰,一把将她拉过来,让她坐到他的腿上。

  附在她耳边,暗哑的嗓音道:

  “昨晚该做的都做了,喂个早餐用得着这么害羞?”

  白汐汐突然落入男人宽厚的怀抱,他温热的气息萦绕在耳周,近到令人心颤。

  她脸红心跳,抬手推他:“盛先生,这样不方便,蛋糕也容易弄脏你的衣服。”

  白汐汐就要脱离男人的怀抱,然而身子刚动,“嗒…”的一声,身后突然响起脚步声。

  “九叔,你车……”坏了么,话没问完,车外的男人声音戛然而止。

  只见车内,项来尊贵淡漠的九叔,腿上竟然抱着一个女人!而那女人虽然是背对这边的,但也看得出她在九叔的怀里扭捏,姿势极其惹火。

  怎么可能,这大清早他还没睡醒,眼花了? 

  白汐汐呼吸一滞,身子硬生生的石化在盛时年怀里。

  能叫盛时年九叔的人,除了盛子潇还有谁!

  她现在和盛时年的亲密姿势,要是被他认出来……

  白汐汐紧张的没有时间多想,一把抱住男人,脸紧紧的埋进他的肩颈里。

  女人突然的贴近,盛时年清楚的感觉到她胸前的起伏,眸底一暗,有团火在跳跃。

  盛子潇已经从震愕中回过神,但还是很诧异。

  虽然平时九叔也会带女伴,可从没有过这种爱昧的举动,这个女人,对九叔而言一定非同一般。

  心里有了较量,他开口道:

  “九叔,这位是我未来的九婶吗?要不要顺便介绍介绍?”

  盛子潇说着,又礼貌的将手伸进车内:

  “小姐,你好,我是盛子潇,九叔的侄子。”

  声音就在背后,白汐汐心虚的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她一开口,盛子潇肯定是能听出来的。

  没得到回应,盛子潇有些尴尬。

  随后,他就要收回手,却意外的发现她的身影似乎有些熟悉:

  “小姐,我们是不是认识?”

  突然的疑问,让白汐汐呼吸都快断了。

  即使看不到盛子潇,也能感觉到他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很是犀利,像是能看穿她的脸。

  她抱着盛时年肩膀的手,因为心虚,攀升起密密麻麻的细汗,开口用很小的声音说:

  “盛先生,帮我。”

  女人的声音很小,带着请求的意味。

  盛时年俊脸冷了一个度。

  竟然为了别的男人,求他!跟他在一起很丢脸?

  他高冷的视线扫了眼慕子瀚,冷声道:

  “你在外面和女人搭讪的那套,别用在我女人身上,滚吧。”

  霸气的声音,自带着强盛得气场。

  ‘我女人’三个字,撞进白汐汐的耳里,心里紧了紧。

  盛子潇项来邪魅不羁的脸一青一白,快速收起狐疑的打量,笑道:

  “九叔说的哪里话,我真不是那个意思,是我眼拙了,九叔你先忙,有空我再请九叔吃饭赔礼。”

  说完,他不敢有一丝的停留,转身离开。

  今天的九叔,真的太可怕了!

  脚步声走远,空气再次陷入安静。

  白汐汐松下一口气。

  意识到她和盛时年之间的姿势,她小脸一红儿,连忙松开他:“谢谢盛先生,我刚刚只是……唔!”

  话未说完,唇被男人霸道的气息封住。

  男人俊美的容颜近在咫尺,白汐汐错愕的睁大眼睛。

  然,盛时年却并没有深吻的意思,毫不疼惜的在她唇瓣上一咬,随即松开,质问:

  “就那么在意他?”

  男人暗哑的嗓音透着几分凛冽。

  白汐汐怔了一秒,连忙摇头解释:

  “没有,我不喜欢他,我和他才订婚半个月。”

  盛时年深邃的视线打量着她,足足五秒,才薄唇冷启:

  “最好是这样,做我的女人,身心都得干净。”

  霸道的语气,透着不容置疑的命令。

  白汐汐心颤了颤。

  这是他第二遍说‘我的女人’,好似强大的保护伞,将他禁锢在他一人的世界里。

  但他忘了吗,她们的关系只有半年。

  这半年里,她也只是他见不得光的女人。

  白汐汐纵然不敢反驳,压下心里的想法,低头默认。

  盛时年这才将她松开,放到一旁的座位上,给苏南发简讯。

  很快,苏南走过来,恭敬的坐进车里,发动车子就要开往地下停车室。

  白汐汐连忙小心翼翼的问道:“盛先生,你能不能找个偏僻的地方放我下车?”

  她是断然不敢在公司附近下车了,万一盛子潇还没走远,或者被别的人看到,就糟了。

  盛时年深邃的目光从她身上一扫而过,问:

  “去哪里?”

  他的语气自带着股无形的魄力,白汐汐不敢拒绝的回答:“工作室,南盛大厦。”

  盛时年清冷的目光看向前拍的苏南,吩咐:

  “先送她。”三个字,言简意赅。

  苏南诧异了下,早会马上开始了,总裁居然先送这个女人……

  关键是,他到现在都没搞明白,这女人不是盛少的未婚妻么?怎么会……

  但不敢多问,他快速打转方向盘,调转车身。

  白汐汐有些意外。

  高高在上、无情冷血的盛时年,竟然主动送她去公司?

  看来,他也不是那么的不好相处吧?

  白汐汐发现她手中的蛋糕弄了些在手上,她小心翼翼的问:

  “盛先生,蛋糕你还吃吗?”

  盛时年瞥见她满手的奶油,眉宇拧了拧,冷声道:

  “不吃,擦干净你的手。”

  说完,他没再看她,身子也往那边移了移。

  好似,她是什么病菌。

第六章 晚上十点

第六章 晚上十点

白汐汐尴尬,这男人明显有洁癖!而且,还不小。

  亏她刚刚还觉得他好相处……

  一路上,气氛安静冷凝。

  白汐汐擦干净手后,就乖乖的坐在位置上,全程不敢看身边的男人。

  莫名的,和他待在同一空间,很压抑。

  当那所宏伟的建筑出现在眼前时,她第一时间叫道:

  “到了,麻烦就停在这里就好。”

  苏南稳稳的将车停在路边。

  白汐汐说了声谢谢,推开车门就要下车,手腕却被一只宽厚的大手握住。

  男主专属的体温让她心慌,忐忑的扭头:

  “盛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盛时年高冷的从身上抽出一张名片,递到她手里:

  “晚上十点,我不喜欢等人。”

  卡片精致高端,是一张酒店房卡。

  白汐汐一秒明白他的意思,心底一紧,羞窘又害怕的点点头,快速下车跑人。

  她今天穿的是一条简白色吊带裙,跑起来时,裙摆随风摇摆,如绽放的茉莉。

  下面的两条小腿,亦是纤细皙白,摇曳生姿。

  盛时年下意识想到,昨晚她腿缠在他腰上的柔韧,唇内莫名一干,有股热气需要缓解。

  该死!他什么时候这么敏 感了?

  盛时年不喜欢被东西吸引,或者自己太沉迷那样东西的感觉。

  留白汐汐在身边,不过是为了调查,他不允许某些情绪失控。

  松了松领带:“开车。”

  白汐汐一口气跑进公司,手中的名片像烫手山芋,快速被她放到包包里。

  想到他昨晚带有侵略性的掠夺,那种撕 裂般的疼,她唇瓣咬紧,下意识害怕。

  “白汐汐,你不工作,又在发什么呆!”正走神间,尖锐的骂声响起。

  白汐汐回过神,看到魔女总监站在她的办公桌前,一套职业套装,全身都是精炼的气场。

  她吓得连忙站起身,道歉:“对不起,我马上画设计稿,马上。”

  总监乔安雅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斥责道:

  “呵,你最好画的出来,不要以为这工作室是你青梅竹马投资的,你就能不做事,不把我放在眼里。”

  声音响遍宽大的办公室,其他设计师纷纷屏息静气。

  白汐汐头低的更低,无奈的道歉:“没有,我很尊重你,我一定努力。”

  乔安雅狠狠的看她了眼,“半个月,拿不出像样的设计图,自己离职滚蛋!”

  丢下话语,她转身离开。

  空气稀散。

  白汐汐无力的坐回位置上,看着桌上的画纸,一筹莫展。

  她是一名内衣设计师,这间工作室是大学毕业时南宸泽投资开的,她在这里担任首席设计师。

  以前,大部分的爆款都出自她手,可自从家里倒闭后,她失去优越的生活、爱她的父亲,就连一项引以为傲的创作天赋,好似也离她远去。

  整整半个月,她设计不出新颖的款式,画不出像样的画稿。

  白汐汐真的快被逼疯了。

  接下来的一整天,她都坐在办公桌前,逼迫自己画。

  哪怕画不出来,也要画。

  到晚上,桌边的垃圾桶里堆满数十张废稿纸,她还在不停的画着。

  当第一百张废稿丢进垃圾桶里,白汐汐再也控制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南宸泽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那样一副画面——宽大寂静的办公室里,女孩儿坐在办公桌前,头发略带凌乱,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啪啪直掉。

  他心一紧,大步走过去,将她抱进怀里:

  “汐汐,怎么回事?”

  听到熟悉的温暖声音,白汐汐心里愈发的难受,崩溃的哭道:

  “宸泽,我画不出稿子,无论怎么努力,都画不出来。”

  南宸泽扫了眼地上堆积成山的废纸,抬手轻轻的宽扶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慰:

  “不会的,你只是突然遭遇变故,压力大,一时没缓解过来。

  相信我,只要放松,你会设计出比之前更美的作品。”

  白汐汐其实不需要人安慰,这半个月,她遭遇了太多的人情世故,已经足够坚强。

  可这一刻,还是抑制不住,伤心的哭着。

  眼泪尽数流到南宸泽的西装衬衣上,他却是没有嫌弃,一声又一声的安慰着。

  此时,已是夜晚10:30。

  帝城A座,总统套房。

  上百平米的空间,180度全景落地窗,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半个帝城的绚烂夜景,视野绝佳。

  男人坐在落地窗前,一袭黑丝睡袍,华贵深沉。

  没有开灯,窗外的光线折射进来,照射出他冷硬俊美的脸部线条,敷着寒霜。

  他周身,散发着冷寒彻骨的气息。

  苏南拿着调查资料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不禁脊背发寒。

  他有预感,这份资料递上去,会更可怕……

  但纵然不敢撒谎,他恭敬的走上去,忐忑的递上文件:

  “总裁,这是白小姐从出生到现在的资料,以及她今天的行程。”

  “念。”男人惜字如金。

  苏南打一个寒颤,摸不准总裁是让他念哪份资料,但思量过三,肯定不会是那份历史资料。

  不然,念到明早都念不完。

  苏南恭敬的拿出行程那一张,看了眼,汇报道:

  “总裁,白小姐和你分开后,就一直在公司工作,似乎工作很忙,连午饭、晚饭都没有吃,再然后……”

  苏南忐忑了下,才继续道:

  “南宸泽过去找她,白小姐抱着他哭了一会儿,现在一起去吃夜宵了……”

  话落,男人的脸色果然下降几十度,如冰封了般冷凛。

  好的很,让他等整整半个小时,还跑去跟别的男人约会。

  盛时年从来就没这么窝火过。

  往常,谁敢爽他的约?违抗他的命令?

  这个女人,胆子很大。

  盛时年拿出手机,修长的手指滑动屏幕,点击拨号。

  白汐汐正在跟南宸泽吃夜宵,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

  看到是一串特殊又陌生的号码,她犹豫了下,还是点击接听:

  “喂?”

  “给你十分钟,若是没出现在我面前,你就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男人的声音冷酷残忍,说完啪的挂断了电话。

第七章 实际行动道歉

第七章 实际行动道歉

白汐汐怔住,后一秒,茫然的视线瞬间变得惊慌。

是盛时年!

完了完了!这都多少点了,她竟然忘了!

“宸泽,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见!”白汐汐不敢有一秒的停留,捞起包包就跑。

跑到外面,她招了辆出租车,直接去帝城A座。

坐在车上,想到以前那些消失在世界上的女人,她就紧张的手心冒汗,不断督促:

“司机师傅,麻烦快点,再快点。”

好在,她吃饭的地方离帝城A座,不是太远。

白汐汐是在最后一分钟赶到总统套房的,她喘着粗气,额头上冒着细汗。

看着坐在沙发上高贵冷凝的男人,她一口气都没有缓,直接道歉:

“盛先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今天忙工作,就一时忘了。”

她知道,像盛时年这样的身份,一分钟收入都不可估量,而她迟到整整45分钟,再大的歉意也弥补不了。

盛时尊贵的视线抬起,施舍般的落到她身上,冷然启唇:

“知道我最厌恶什么么?”

声音冷的不带一丝一毫的温度。

白汐汐忐忑,还没开口,男人清冷的声音扬出。

“迟到、背叛。”盛时年压低了嗓音。

他修长如玉的手端起红酒,轻轻摇晃,瑰丽的液体起起伏伏,像是血液。

而他,是嗜血的野兽,操控着猎物的生死。

白汐汐直觉被一股寒霜包围,周身发寒。

正不解背叛是什么意思,一旁桌上的一沓照片落入她眼里,吓得她脸色发白。

他,调查她了。

早上她仅是等盛子潇,他就那么冷怒,现在他看到这样的照片……

白汐汐不敢想,吓得直接走过去跪到他脚边,忐忑心慌的解释:

“盛先生,是我错了,我不该迟到。

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南宸泽只是我青梅竹马长大的朋友,相当于兄妹,我当时情绪很不好,他就抱了我一下,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请你相信我,给我一次机会。”

女人的声音几近哀求。

她不想死,也不能死。

她身上有白家的责任,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

她更不能,连累南宸泽。

女人突然下跪的动作,让盛时年剑眉拧起,长臂一伸,一把将她拉起带入怀里:

“谁让你下跪的?”

白汐汐突然落入宽厚的怀抱,男人好闻的麝香袭来,她错愕了下。

望着那张近在咫尺异常俊美的脸,不可置信的问:“盛、盛先生,你不生气了?”

她有双很清澈明亮的眼睛,灿如星光、清如泉水。

盛时年胸膛里的火气少了一星半点,他从来也没有虐待女人的癖好。

薄唇抿开,冷冷道:“去洗澡,用你的实际行动道歉。”

白汐汐僵了僵,实际行动,是指……

可她现在没有选择,只要不把她杀死,丢进太平洋,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嗯。”她抿唇点头,快步跑开。

待在角落里的苏南,一脸太阳打从西边出来的表情。

总裁那么大的怒火,他都做好为白汐汐收尸的准备了,结果就这么没了?

看来,这个白汐汐对总裁而言很不一般,他得列入重点注意对象范围。

深知不该再待下去,他悄声退出房间。

二十分钟后。

“吱嘎~~”一声,白汐汐从浴室里走出来。

她穿着洁白的浴袍,头发已经吹干,柔顺的披散在双肩,胸前领口遮的紧,并没有露出什么。

但下面纤细的腿和精巧的脚,已足够惹人瞩目。

这样的她,清纯中透着娇俏,迷人中带着矜持。

盛时年眸底闪过一道微暗的光,一抱将她抱起,大步流星走到床边,将她压在身下。

男人强盛的气息侵略性袭来,白汐汐想起昨晚的痛楚,害怕的全身紧绷。

可是她已经惹盛时年不悦了,不敢再有反抗。

否则,再惹怒他的后果,她承担不起。

白汐汐闭上了眼睛,微咬着唇的贝齿,泄漏了她的紧张。

盛时年看着她这样,俯身,冰冷的唇落到她脸上,嗓音暗哑:

“放松,这次我会轻点。”

他知道,昨晚病情的原因,没少让她受罪。

男人的声音低沉浑厚,带着鲜有的耐心。

他没有直接进去,让白汐汐轻松了那么一点点,对他有了那么一丁点的好感。

虽然还是很害怕,但她没有再表现出来,

因为她知道,男人的耐心是有限的。

何况,这个男人是盛时年。

思绪间,身子一凉,身上的浴袍已然散开。

白汐汐抓紧了床单。

灯光下,女人的身体年轻曼妙,肤白如雪,每一寸都带着美丽的诱或。

盛时年只觉一股热气从身体最深处涌出,那是最原始的浴望。

他大手搂住她的腰,直入主题。

对他而言,这只是解决生理需求,不会花太多的时间在这上面。

白汐汐却在他进去的那瞬间,疼的脸色苍白,抑制不住的眼泪夺眶而出。

“不准哭。”盛时年开口。

他不喜欢她哭,会搞得像他强上。

白汐汐吓得一颤,眼泪却还是不听话的流了下去,她的小手也紧紧的抓着床单,起了很多褶皱。

她绷的那么紧,盛时年感受不到一丝的愉悦,反而很疼。

这样的她,让他很恼火!

如一桶冷水从上方浇下来,所有的热情都一消而散。

盛时年抽身出来,起身,冷着脸穿衣服:“出去。”

白汐汐得到自由,出于原始的害怕,她一刻也没有停留,穿上衣服就跑了出去。

她真的很怕,怕他身上的冷气,怕他的尺寸……

房间很快陷入安静。

盛时年窝着火,起身去浴室,打开冷水降火。

看着久经不退的某处,他烦躁的很,实在不明白刚刚要放过她。

怜香惜玉,不该是他的风格。

一夜,难眠。

第二天早上五点。

盛时年褪去了昨夜的情绪,恢复往常的清冷淡漠,高贵的走出房间。

眼角,却意外的瞥见门边蹲着的女人。

她抱着自己的双腿,头埋着,显然还在睡。

身上穿的还是昨晚的浴袍,露出的腿已经被冻的发青。

盛时年眉宇蹙起,眸中闪过诧异。

她怎么会没走,睡在这里?

感受到寒气,白汐汐醒了过来,抬眸,就看到站在一旁,尊贵冷凝的盛时年。

第八章 怪我技术不行?

第八章 怪我技术不行?

他逆着光,身姿修长挺拔,面容精致冷硬。

  从下望上去的角度,他的气场显得愈发强盛压迫。

  白汐汐其实,昨晚一走出房间,就后悔了。

  是她自己招惹上门,然后同意做他半年的女人,结果矫情成那样。

  不论换作哪个男人,都会发火。

  而盛时年高高在上的,更是手段残忍,要是他发怒牵连白家,就完了。

  当时她就想倒退回去,可私部传来的疼,让她颤抖、害怕,最后就待在这里睡着了

  现在看到他,白汐汐连忙站起身想要解释,小腿却一阵酸麻,“啊!”的一声,差点就摔了下去。

  盛时年本能反应的伸出长臂,扣住她的腰,将她往怀里一带。

  触及到的冰凉,让他拧了拧眉。

  白汐汐意外的瞪大了眼睛,他竟然会救她……

  看着他冷硬立体的脸,她好半响才回过神,小嘴抿开:

  “谢、谢谢。那个昨晚的事情,对不起。

  我只、只是因为前晚很害怕紧张,再加上……很疼,才那样的。”

  盛时年搂着她,倒是没想到她待在门口睡一晚,就是为了跟他道歉。

  望着她的小脸儿,昨晚的烦躁莫名得到了安放:

  “这么说,该怪我技术不行,太粗暴了?嗯?”

  上扬的尾音,带着爱昧的询问。

  白汐汐就在他怀里,闻着他好闻独特的清冽气息,她心尖儿一紧,红着脸摇头:

  “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

  虽然好像可能……是那个原因,但她是纵然不敢说的。

  盛时年看着她精致发红的小脸,竟觉得有几分可爱。

  不过她原本粉润的唇一片干涩发白,身子也凉的像从冰库里走出来。

  “蠢女人。”他低骂一声,一抱将她抱起,转身走回房间。

  把她放躺在床上,他拿过空调遥控器,调好合适的温度。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优雅利落。

  白汐汐待在被窝里,看着盛时年的一系列动作,惊讶又触动。

  从家里破产后,除了南宸泽,就没有人再关心她了。

  而她还惹他生气,他怎么还……

  盛时年却是高冷的没当回事 ,转眸看了眼白汐汐,不冷不淡开口:

  “你睡一觉再离开。”

  这下,白汐汐是确定,他在关心她了。

  也不知是不是出于感动内疚,看着他的背影,她突然开口叫道:

  “盛先生,我今晚会好好准备的。”

  盛时年走到门边的步伐僵了一瞬,随即恢复自然:

  “你只要不哭,别夹那么紧,我就满意了。”

  丢下这句让人面红耳赤的话,他踩着清辉走了出去。

  白汐汐脸红成猪肝色,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怎么可以说的这么污?

  他还是那个禁 欲高贵的盛时年吗?

  好后悔,为什么要说那个话……

  白汐汐羞着羞着,还是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间,房间里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

  由于这是盛时年的房间,她警惕的很快醒过来,掀开被子起床走出去。

  客厅里,苏南正在整理几个袋子,见到白汐汐,他恭敬的打招呼:

  “白小姐,你醒了。这是总裁吩咐我为你准备的,你看看合不合身,不合的话我再去换。”

  原来是苏秘书,白汐汐礼貌的点了点头,迈步走过去。

  桌子上,几个袋子精致,里面装的是奢侈品牌的衣服、裤子、鞋子,甚至连底衣都有。

  第一次被别人买贴身衣物,白汐汐小脸儿一红,随便看了看尺码,说:

  “都能穿,谢谢苏秘书了。”

  “不用谢,那我先去工作了。”苏南礼貌的退下。

  诺大的房间,只剩下白汐汐一人。

  看着几个袋子,她莫名的有种罪恶感。

  她昨晚那么不配合,盛时年还吩咐秘书给她准备这些,似乎,他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冷血。

  不过,伴君如伴虎,她今晚还是努力,尽量不要再招惹他吧。

  至少……‘只要你不哭,别夹那么紧’

  想到男人低哑的话语,白汐汐脸红发烫,害羞的穿上衣服快速离开。

  接下来的一天,她都在想方设法的做准备工作。

  到下午,三个方案出炉。

  第一:喝醉酒。

  第二:买情药。

  第三:用晴趣用品。

  白汐汐首先排除了第一个,盛时年有很严重的洁癖,肯定很厌恶醉醺醺的女人。

  而第三个,也得排除,毕竟那种时候,根本没时间抹这个涂那个。

  最后,剩下的就是第二个-药。

  白汐汐读大学的时候,被人下过一次,那次害得她差点儿失身,还导致她没能跟暗恋的人告白。

  打从心底里,她是厌恶的。

  可想到前晚的痛苦,她别无选择。

  要想这半年的时间过的安稳点,就得讨好盛时年。

  走出公司,白汐汐在街上逛了一会儿,瞧见一家城人用品店,她偷偷摸摸的溜了进去。

  出来的时候,脸已经红成了番茄。

  出于昨晚的迟到,她招了辆出租车,打算提前过去。

  “叮咚叮……”然而刚坐上车,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

  看到是盛爷爷的来电,白汐汐不敢怠慢,连忙接听。

  “汐汐啊,你下班了吗?”电话里,传来老人和蔼的声音。

  白汐汐点头:“嗯,刚下。”

  “那我这电话打的真是时候,你现在不用回家,直接坐车来盛家,我特意抽空回帝城一天,今晚家里聚餐,可要好好说说你和子潇的事情。”

  盛爷爷回来了?还要说她和盛子潇的事情?

  白汐汐拿着手机的紧了紧,慌张又有些无措。

  她和盛子潇是注定不可能了,可家里破产后,是盛爷爷伸出援助之手,帮了她们家很多,她该怎么跟盛爷爷解释?

  “汐汐,你快点啊,我先挂了。”那端,很快挂断了电话。

  白汐汐无奈,只能抿唇,告诉司机新地址。

  她现在唯一祈祷的,就是希望盛子潇同意她的提议,和她假装半年情侣。

  不然,不管是盛时年、还是爷爷那边,都不好交代。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盛家宅院门口。

  白汐汐拉开车门下车,刚进院子,就看到盛子潇站在花树下,潇洒不羁的脸上浮动着怒气。

  见到她来了,眉宇间的厌恶更是毫不掩饰。

  “呵,本事倒是挺大的嘛,竟然能让爷爷百忙之中回帝城。”他冷嘲热讽道。

  白汐汐脸白了下:“盛少,我也是才……”接到电话的…

  “砰!”后面的话没说完,她整个人被盛子潇一抵,压在了墙壁上。

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总裁霸爱萌妻乖乖沦陷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