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唯妻是从免费阅读全文梁以沫冷昼景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 时间:
  • 帝少唯妻是从诺小颖
  • 来源:WXB

帝少唯妻是从免费阅读全文梁以沫冷昼景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帝少唯妻是从梁以沫冷昼景》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帝少唯妻是从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冷漠的那个家

  另一边的装饰装修公司,格子间里的梁以沫工作到一半,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

  这个时候,她们这组的小组长杨阳突然跑过来:“以沫,漫雪今天怎么没来上班?”

  “漫雪没来上班吗?”

  梁以沫惊愕地从电脑后抬起头来,她一直在忙于自己手头上的工作,都没注意到苏漫雪今天有没有来上班。

  “对啊!都这个点了,她都还没来!你两不是住一起吗?你们没一起出门吗?”杨阳连连发问。

  梁以沫下意识地往前方苏漫雪的办公桌那看去,还真没看到苏漫雪她人。

  小组长杨阳指了指墙上的壁钟,不满地抱怨道:“她是你的室友,又是你闺蜜,你给她打个电话吧!我手里一堆的活,还等着她做了!”

  “好!我给她打电话!”梁以沫无奈地笑了笑,然后掏出手机准备给苏漫雪打电话。

  她连续打了好几通,漫雪都没有接听,就在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有一条未读短信,是一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

  漫雪,在家等我。——158xxxxxxx1。

  看完这条短信,梁以沫错愕地回复了过去。

  你是?——139xxxxxxx9。

  过了许久,也没见对方回复。

  梁以沫不禁有些疑惑,给她发这条短信的人会是谁,为什么要管她叫“漫雪”,会不会是发错了?

  你的未婚夫。——158xxxxxxx1。

  未婚夫?!

  看到对方回过来的短信,梁以沫一脸懵,漫雪有个未婚夫,她怎么不知道?难道是漫雪家里那边的人?!

  于是,梁以沫好心地回复了一句过去。

  您好,您发错短信了,我不是漫雪,我是漫雪的闺蜜。漫雪的手机号码是139xxxxxxxx8,与我的手机号码最后一个尾数不同。——139xxxxxxx9。

  因为她和苏漫雪是在学校里一起办的校园卡,所以,手机号码是连号,只有最后一个尾数不同。

  苏漫雪的手机号码尾数是“8”,她的手机号码尾数是“9”。

  冷夜沉在收到梁以沫发过来的短信后,不由地怔了怔,然后下意识地去翻助理阿凯今早发给自己的短信内容核对了一下,是“139xxxxxxx9”没错!

  昨晚,他用那个女孩的手机给阿凯打的电话,阿凯手机有来电显示,难道是阿凯把手机号码的尾数输错了?

  此时,“139xxxxxxx9”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您若是能联系上漫雪,还麻烦您替我带句话给漫雪,让她给我回个电话,她无故不接电话,又没来上班,我很担心。——139xxxxxxx9。

  她被我派人接走了。——158xxxxxxx1。

  冷夜沉看完梁以沫发过来的短信后,立马又回复了过去。刘管家说他已经接到人了,并且将她安置在临海城东郊的依山别苑里。

  漫雪还有朋友会担心她,是不是间接证明了漫雪的人际关系还不错?

  冷夜沉拿着手机,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梁以沫还没来得及看对方的信息,此时,苏漫雪终于给她回了个电话。

  “漫雪,你怎么没来上班?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梁以沫按下接听键,担忧地问。

  苏漫雪淡淡地回答道:“我没事,你帮我辞职吧!我不想干了!”

  “漫雪,发生什么事了吗?”梁以沫一听到苏漫雪那冰冷的口气,不由地有些紧张。

  苏漫雪仍旧冷冰冰地回答:“我没事!我已经回家了!对了,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联系了!你也不要对外提起我,更不要说认识我!总而言之,以沫,我们绝交吧!”

  “绝交?等等,漫雪,你到底怎么了?”梁以沫感到一脸懵,完全不知道她跟她苏漫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导致她苏漫雪突然说要跟她绝交?

  “嘟——”

  苏漫雪没有再回答梁以沫的话,而是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梁以沫拿着手机,看着屏幕上的“通话已结束”,顿时一脸莫名其妙。

  漫雪这是在抽什么疯啊?

  此时,小组长杨阳又跑过来问:“以沫,漫雪她明天还来上班吗?”

  “我想,她恐怕以后都不会再来了。”梁以沫微微耸了耸肩。

  小组长杨阳悻悻地转身离去。

  梁以沫这才点开刚刚那条短信看了看。

  她被我派人接走了。——158xxxxxxx1。

  看样子,苏漫雪是真的回家了!

  难道是秘密结婚去了?

  连未婚夫都有了!

  梁以沫想想都觉得可笑,闺蜜这是为了“结婚”而跟她绝交吗?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忙了一天,梁以沫下班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只见苏漫雪的房间门是敞开的,走进去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还在,却唯独不见苏漫雪的踪影。

  “漫雪?漫雪?”梁以沫喊了几声,见无人回应,于是掏出手机又给苏漫雪打了通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苏漫雪才接听。

  “漫雪,你这一天都到哪里去了?”梁以沫仍旧非常担忧地问,忙了一天的工作,她倒是把今天上午绝交的那事给忘了。

  苏漫雪却没好气地回答:“我起初不是都跟你说清楚了吗?你还打电话过来做什么?”

第5章:突如其来的吻

  “漫雪,你到底是怎么了?”梁以沫顿时一头雾水。

  苏漫雪突然冷哼道:“没怎么,总而言之,你以后不要再跟我打电话。更加不要提起你认识我!”

  “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跟我说说,我想办法帮你!”梁以沫担忧地问。

  苏漫雪顿时不耐烦起来:“我一切安好,你别想歪了!另外,我不会再回出租屋了,也不会再去那破公司上班。就这样,别再给我打电话了,烦,挂了!”

  “嘟——”

  被苏漫雪莫名其妙地说了一通后,梁以沫这才恍然大悟地回想起今天下班之前所发的那些短信内容的事情。

  梁以沫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她真的是工作忙过头了,不记事就算了,居然还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她苏漫雪的冷屁股。

  不过听苏漫雪那嚣张的口气,似乎真的是跟她梁以沫绝交了。

  梁以沫苦笑,就算是感情再好的朋友,迟早也会因为各种原因而各奔东西。

  所以,梁以沫也没再去计较自己与苏漫雪的事情。

  苏漫雪看样子是不会回来了,她还得找人跟自己合租。

  梁以沫伸了个懒腰,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拿衣服去卫生间里洗澡。

  她顺手拿起脸盆,无意间看到桶子里还泡着那件早上她脱下来还未来得及清洗的,沾满了血渍的睡裙,顿时又想起了昨晚的那个男人。

  梁以沫想到这儿,脸色发白,真希望那只是一场噩梦。

  她随即拿起洗衣粉,倒入桶子里,甚至压根就没注意,昨晚那个男人留给她的那块被她今早扔在洗漱台上的玉坠,早已不翼而飞。

  苏漫雪到了冷家的依山别苑,看到别苑大厅的墙壁上挂着的那些金灿灿的功绩勋章,顿时能猜到冷大少爷的另一个隐蔽的身份是什么了。

  “大少爷是军人?”苏漫雪不禁忧心忡忡地看着一旁的刘管家问道。

  刘管家微笑着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自家大少爷不仅仅是特种兵少将而且还是个缉毒警察,他觉得能给大少爷当管家很光荣。

  但苏漫雪看着刘管家,却愁眉苦脸起来。

  如果她将要嫁的人,是一名军人,那岂不是相当于她将要“守活寡”?

  军人常年不是在部队,就是在外跟那些歹徒交战。

  命都不是自己的,再有钱顶个屁用?

  早知如此,她就不冒充梁以沫了!

  苏漫雪有点后悔,眸光黯然失色。

  刘管家一眼便看穿了苏漫雪的心思,又补充道:“大少奶奶放心,大少爷今年会退役,转战商界,接手老太爷的冷氏集团!”

  “真的?”苏漫雪顿时眼前一亮。

  刘管家干笑着微微点了点头,心底却在纳闷,大少爷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一个如此“现实”的女人?!

  “大少奶奶,您是真心想要跟着我家大少爷的吗?倘若现在您后悔,还来得及。”刘管家微笑着提醒。

  苏漫雪刻不容缓,斩钉截铁地回答:“我这辈子,跟定他了!”

  “好!既然大少奶奶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嫁给我家大少爷。我家大少爷还说了,大少奶奶有任何要求尽管提便是,我都会尽量为您办妥。”刘管家接着毕恭毕敬地说。

  苏漫雪听着刘管家那话,差点笑到得意忘形。

  这正是她想要的豪门阔太的奢华生活!

  但这一切,原本是属于梁以沫的。

  这一点,永远都是苏漫雪心中的一根刺。

  白天没空去逛超市,家里的冰箱空了,梁以沫打算去附近的水果超市里买一些新鲜的水果来填填冰箱。

  水果超市里,梁以沫挑了火龙果、香蕉和苹果,提着袋子去前台打秤买单。

  就在她掏出钱包,准备付款的时候,一只修长的大手,早已拿着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收银员。

  “找您五十,请收好,欢迎下次光临。”女收银员笑盈盈地说,将找好的余钱,递给了这个付了款买了单的人。

  梁以沫怔愣地顺着这只手,抬眸看了过去。

  “美女,你男朋友好帅啊!”女收银员面带微笑地看着梁以沫,又看了看梁以沫身旁的男人,惊艳地夸赞。

  这个男人,长得确实很帅!

  一张犹如宫廷画师勾勒出来的俊脸,棱角分明,五官精致到无可挑剔。

  男人穿着军装、军靴,宽肩窄腰,双腿修长,透着十足的禁欲感。

  他的身高,足足高了梁以沫一头半。

  “你……”

  “跟我来!”

  不等梁以沫把话说完,男人便将手伸了过来,这大手抓住了梁以沫的小手,防不胜防地牵着她离开了水果超市。

  “你是谁啊?快放开我!”

  男人停下脚步,一个转身,梁以沫一头撞入了他的怀中。

  她刚一抬头,他便低头吻了下来。

  男人霸道又强势地抵开她的牙关,恣意索取。

  他的心跳猛烈,呼吸急促,让梁以沫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这熟悉的味道……

  和昨晚的那个男人好像……

第6章:成为她脚下路

  男人紧紧地抱着她,用尽自己的温度、自己的气息、自己的热情,去拥吻她。

  梁以沫使出浑身解数,双手乱捶,想要推开面前这个无礼的男人。

  “嘶——”

  男人忽然放开了她,吃痛地捂住了腹部。

  梁以沫怔愣了一下,猛然发现,他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受了伤爬进她屋内的男人!

  “你……”梁以沫有些不知所措,本想破口大骂这男人的非礼,但见他痛得脸色惨白,心里又有些愧疚,只好改了口,“哎,算了!对不起啊!我是不小心的!要不,我帮你看看,你腹部上的伤口……”

  他没事干嘛突然吻她啊!

  梁以沫本来挺恼火的,但又念及是她不小心弄疼这男人腹部上的伤口,结果想发火又没火可发了,索性不跟他计较了。

  “我没事,只是,我逗留的时间不多。本来打算回别苑去看看你,但是管家说,你出门了不在家中。我刚去医院换了药,没想到在这儿遇见了你。所以,我们之间,一定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宝贝,你要等我,等我忙完这段日子,我就能天天陪着你了。”冷夜沉抬起手来,揉了揉梁以沫的头顶,深情款款地说。

  梁以沫却只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冷夜沉,完全听不懂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什么。

  “宝贝,我该走了。晚安,要司机早点送你回家,不要让我担心。”冷夜沉随之俯身,温柔地吻了吻梁以沫的眉心。

  梁以沫一脸茫然,刚想问这男人说的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只见这男人敏捷地转过身去,跃过路边的花坛,利索地跳上了一辆刚好停在路边,里面有人打开了后座的车门的军绿色越野车内。

  “乓”地一声,车门刚关上,那辆军绿色的越野车便扬长而去。

  他赶时间,赶到完全不给她问话的余地。

  梁以沫抬起手来,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会痛,所以,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

  还有,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一上来就强吻她,还对她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既然他平安无事,那么就不要再回来找她了啊!

  冷夜沉回到车上后,指腹摩挲着自己的唇瓣,像是在为某件事情回味无穷。

  战友韩剑锋拍了拍冷夜沉的肩头,噘着嘴,打趣着问:“我说,四少。别以为,刚刚我在车里就什么都没看到啊!怎么样?那女孩的唇,甜不甜?”

  “……”顿时,冷夜沉紧绷着一张脸,犀利的黑眸,瞪了韩剑锋一眼。

  韩剑锋忍俊不禁,“嘶溜”一声,抬起手来,在嘴上比了一个拉拉链的手势,示意自己闭嘴就是。

  没过多久,冷夜沉在进行今天的第二次任务之前,给依山别苑的刘管家发了一条信息,询问苏漫雪有没有回家。

  刘管家很快便回了一条短信过来,告知他,大少奶奶已经安全到家,并买了很多很多的昂贵的限量版的衣服。

  嗯,只要她喜欢就好。

  冷夜沉打完这句话,发给刘管家后,便将手机给关机了。

  闺蜜跟自己绝交,已经是梁以沫刚入社会所遇到的一件伤心事了,没想到第二件令她伤心的事情,在苏漫雪离开一个星期后,接踵而来。

  等到她大学真正毕业的时候,正好成为公司里的正式员工,却没想到自己居然被公司新上任的女老板给开除了。

  而且,是莫名其妙地“被”开除!

  新官上任三把火,一直不曾露面的女老板颁布一则通告:“辞掉公司里所有的实习生!”

第7章:她已经有男友

    梁以沫觉得自己躺着也中枪,真的很冤!

  她收拾东西,离开公司的时候,小组长杨阳好心过来给她践行。

  “以沫,我听说,我们公司新上任的女老板的名字叫苏漫雪!你说,我们这个女老板会不会就是你的那个闺蜜呀?”

  临别前,小组长杨阳覆在她耳边,小声地八卦着。

  梁以沫怔了怔,淡然地笑了笑:“是不是,都已经与我无关了。”

  “那你好自为之噢!别泄气!”小组长杨阳咧嘴一笑,握着拳头给梁以沫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梁以沫点点头,微微一笑。

  这一刻,算是她最狼狈的时候。

  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一份带薪的实习工作,却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

  梁以沫回头看了看这家装饰装修公司,心里突然有丝不舍。

  这是她正式步入社会,人生第一次奋斗的地方。

  与此同时,在某个深山老林里扎营的冷夜沉,不顾自己身上有伤,仍旧在跟敌人周旋。

  大少奶奶只喜欢一切高消费的东西,比如:高档化妆品、珠宝首饰、名牌衣服、名牌香包、名牌高跟鞋!——刘管家。

  冷夜沉看完刘管家发过来的信息后,不由地冷笑了笑。

  经过那晚,冷夜沉以为苏漫雪会有比较独特的地方,说到底,也只不过是个世俗的女人罢了!

  哎,算了。世俗就世俗吧!再怎么说,这也是他自己挑的女人,他自己心甘情愿爱上的女人,他又能怨谁去?

  大不了,将来等他退役了,他便负责赚钱养家,苏漫雪负责貌美如花便是。

  “四少,秃鹰他们下一步,会选择什么方式走私?”战友韩剑锋的问话,拉回了冷夜沉的思绪。

  冷夜沉收好手机,单指点了点地图上的一条河,果断道:“秃鹰一定会选择这条河水运!但是,他还会选择这条旱路作为掩护运输。”

  他的判断,从来都没有失误过。

  唯独失误在对一个女人的判断上!

  冷夜沉本想着等这次任务结束后,回去买件她喜欢的同时又比较特殊的礼物送给她,于是询问了刘管家关于苏漫雪的喜好。

  既然苏漫雪喜欢的都是那些常见得不能再常见的奢侈品,冷夜沉觉得自己还不如给她苏漫雪一张刷不完的信用卡会更省事。

  事实也确实如此,当刘管家接到冷夜沉的指令后,替苏漫雪办了一张信用卡交给苏漫雪时,苏漫雪拿着那张信用卡,兴奋得欢天喜地,尖叫了好几回。

  甚至,她还喜极忘形地对刘管家又搂又抱,一点贵太的矜持也没有。

  被苏漫雪弄得非常尴尬的刘管家,不禁嗤之以鼻,并莫名其妙地对苏漫雪心生厌恶。

  这种拜金女,压根就配不上他家大少爷!

  因为有了钱,苏漫雪很快就在临海城的名流圈里混出了头,还结交了不少千金名媛和贵族公子。

  这人脉一广,苏漫雪挥金如土,做什么事都非常顺心。

  但,梁以沫这根心头刺,苏漫雪变着法子都想要把梁以沫给剔除!

  对!不能让梁以沫留在临海城!

  因为,她是她的绊脚石。

  她得踩碎这颗绊脚石,让她成为她脚下一条平稳的石子路。

  苏漫雪目露凶光,红唇邪肆地微微上扬。

  临海城并不是那么好混,特别是对于她梁以沫这么一个仅仅只是大专文凭的在校生来说,找工作已经是难上加难。

  只是有一点,她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最近她应聘的那些公司的面试官,在得知她的名字后,连她的个人简历都不看便将她拒之门外呢?

  她感觉自己好像被某人在幕后封杀了一样。

  梁以沫觉得自己有些异想天开了,她又不是什么大明星,也没有得罪什么人,所以,怎么可能会被人封杀呢?!

  接下来的这几天,梁以沫处处碰壁,不但工作找不到,回到出租屋里,就连房东都拿涨房租来逼迫她。

  自从上次,她被公司开除了之后,在外奔波了一个月的时间找工作无果,银行卡里的存款也所剩无几,压根就没有多余的钱来垫付房租费。

  无奈之下,梁以沫决定退了出租房,先去男友何明旭的大学附近找房子住下,再继续找工作。

  临海城有市中心,也有县区。

  梁以沫男友何明旭的大学,就在县区里,她从市中心坐公交车过去,要转三趟车,要花两个半小时才能到哪儿。

  等到梁以沫拖着行李箱下了公交车,站在“临海大学”的校门口时,天都已经黑了。

  男生宿舍是十点钟关门,梁以沫事先并未给何明旭打电话,而是直接找了过去。

  何明旭的宿舍她知道在哪儿,以前,每个周末,她一有空就会过来帮男友洗衣服,以至于这里的宿管阿姨都知道她了。

  而何明旭的另外三个室友也都认识梁以沫,并且对梁以沫都非常地友好,把她当妹妹看待。

  当梁以沫拖着行李箱,站在何明旭寝室门口时,宿舍里的三个男生看到梁以沫后,立即连游戏都不打了,一个个全都凑过来,帮她提的提行李箱,搬的搬凳子坐,倒的倒水喝,十分热情地欢迎她过来。

  其实,她每次过来,不仅仅只是帮何明旭洗了衣服,就连何明旭他这三个室友的衣服,在何明旭的要求下,她也一并洗了,而且还把他们的寝室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

  此时,剪了一个球头,皮肤稍微黝黑的章海昌,主动走过来帮梁以沫提起了行李箱。

  章海昌非常殷勤地问候:“小以沫,今天不是周末啊!怎么也过来了?还带着这么大一个行李箱!”

  方浩博搬来凳子,让梁以沫坐下歇一歇。

  戴着黑框眼镜,文质彬彬的马智杰则给梁以沫倒来了一杯凉开水:“以沫,你喝口水。”

  “谢谢啊!”梁以沫端过水,微笑着坐下,目光却四下看了看,“怎么不见阿旭?”

  一提起何明旭,三个人相互交换了眼神,停顿了一下,章海昌才笑嘻嘻地说:“他去上自习了!”

  “是、是啊!”方浩博有些支支吾吾地接话。

  马智杰却皱了下眉头,不吭声。

  梁以沫总觉得他们三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于是从自己手提包里掏出手机,准备给何明旭打电话的时候,马智杰突然走过来,将她的手机给夺走了。

  “电话就不用打了,我直接带你去找明旭吧!”马智杰忽然冷冷地说。

第8章:答应他不要哭

  章海昌和方浩博立即对马智杰挤眉弄眼,示意他不要多事。

  马智杰瞥了章海昌和方浩博一眼,完全不顾他们的提醒,将手机又还给梁以沫后,接着说道:“以沫,你跟我来!”

  他说完,便只身走出了寝室门。

  梁以沫连忙交代了一下让章海昌和方浩博照看一下她的行李箱,她提起自己的手提包后,立即跟随马智杰而去。

  留下章海昌和方浩博两个人面面相觑。

  梁以沫跟上了马智杰的步伐,见马智杰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由地抿了抿唇,关心地问道:“马智杰,你这是怎么了?”

  “待会见了何明旭后,答应我,不要哭。”马智杰一边往前走,一边深沉地说道。

  其实,这是何明旭和梁以沫两个人的事,他何必插手?

  但是……

  马智杰想到这里,眉头紧锁。

  梁以沫以为何明旭出了什么大事,急得嗓子都发出了嘶哑的声音:“是不是阿旭出什么事了?他要不要紧?”

  “他没事,而且,活得很好。”马智杰冷淡地回答。

  随后的这段路程,不管梁以沫怎么问,马智杰总是用“到了之后,你就知道了”来搪塞梁以沫。

  梁以沫不得不识趣地闭上了嘴。

  两人去了学校的后门,后门外面是一条宽敞的马路,马路对面则是一幢又一幢的五六层的居民房和小吃街。

  马智杰带着梁以沫进了一条胡同,然后拐弯不到十米的地方,有一张不锈钢栏珊门。

  这里进进出出的,都是成双入对的青年男女。

  梁以沫隐约间明白了什么,但是仍旧不敢去相信自己心里的那个想法。

  马智杰拉开了不锈钢栏珊门走进了去,梁以沫微微低着头,随后默默地跟了进去。

  他们上了三楼,在一张墨绿色的防盗门前停下了步伐。

  马智杰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钥匙,开了门,只身走了进去。

  梁以沫也跟着进去后,才知道,这房子里有四居室,带客厅、阳台、餐厅和厨房,是她和苏漫雪一起租的那个小出租屋的三倍大。

  马智杰径直走到最左边的那张房门前,轻轻地敲了敲后。

  房门里传来了何明旭的声音:“谁啊?”

  “是我!”马智杰应了声。

  何明旭又问道:“你不是说今晚回寝室去住吗?怎么又回来了?”

  “你出来,我找你有事。”马智杰接着说道。

  “那你等会儿,我穿上衣服后再说。”何明旭也应了声。

  紧接着,房门内还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个马智杰,真是的,来得一点都不是时候。”

  “亲爱的,别急。等我问了他是什么事情,回来再跟你继续。”何明旭温柔地哄道。

  从房门内传出来的声音并不大,虽不足以听清楚里面的人在说什么,但是却能分辨出里面的人,除了何明旭以外,还有一个女人。

  梁以沫就站在马智杰的身旁,听的一清二楚。

  房间里除了何明旭,还有一个女人。

  现在还没到睡觉的时间,何明旭为什么要穿好了衣服才能出来?

  梁以沫鼻子一酸,眼泪瞬间在眼眶里打转。

  当何明旭打开房门后,看到站在马智杰身旁的梁以沫时,瞬间惊怔了。

  “明旭,你发什么愣啊?”那个女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下一秒,声音的女主人便出现在了梁以沫的眼前。

  女人长发披肩,唇红齿白,脸上化了淡妆,身上还穿着何明旭的白衬衫,下露两条雪白的大长腿。

  “哟,马智杰。你这书呆子,终于找女朋友了啊!”女人将梁以沫打量了一番后,红唇微扬地嘲讽。

  马智杰不以为然地斜睨了林若琴一眼,嘴巴刚一张,准备对何明旭说什么的时候,何明旭抢先了一步,打断了马智杰欲要说的话。

  “她是我表妹!乡下来的!”何明旭微笑着说。

  这一刻,梁以沫心痛到就连眼泪都无法流出来了,只有唇瓣在微微颤抖着。

  “对,你表妹突然过来找你。所以,我就把她带这儿来了!”马智杰冷冷地附和着。

  何明旭微微侧身,温柔地对身旁的女友林若琴说道:“若琴,我先带我表妹去吃晚饭,安顿好她后,就回来陪你。她从乡下坐长途大巴过来,一定还没吃晚饭。”

  “嗯,好。正好,我也不想出去了。就不陪你的表妹了!”林若琴撒娇地说道,顿了顿后,转眼看向梁以沫,微微一笑,“小表妹,初次见面,你好呀!我是你表哥的女朋友,林若琴。”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梁以沫的声音有些哽咽。

  林若琴腼腆地笑了笑,然后亲密地挽着何明旭的臂弯,回答道:“快一年了吧!旭,对不对?”

  “先不说这些了,我带我表妹吃饭去了。”何明旭连忙岔开话题。

  林若琴微微点头,放开了何明旭的手。

  何明旭从房间里出来,并带关了房门,脸色突然一变,愤恨地瞪了马智杰一眼。

  梁以沫什么话也没再说了,而是转身就走,甚至大脑不听使唤地跑了起来。

  何明旭连忙追了出去。

帝少唯妻是从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帝少唯妻是从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帝少唯妻是从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