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总宠妻请矜持!免费阅读全文秦晚夏唐瑾谦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 时间:
  • 唐总宠妻请矜持!清浅璐
  • 来源:WXB

唐总宠妻请矜持!免费阅读全文秦晚夏唐瑾谦小说最新章节列表

《唐总宠妻请矜持!秦晚夏唐瑾谦》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唐总宠妻请矜持!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4章 只够温饱

顾天诚一惊,随即讽刺冷笑,“够是够了,只是你拿得出这么多钱来吗?”

“我的确拿不出这么多现金,”唐瑾谦言语一顿,掏出了手机,“转账行吗?”

“你说转账,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账,想娶老婆,有本事现在转啊!”顾天诚趾高气扬道。

顾盼青都看不下去了,提醒道:“哥,人家唐先生是医生。”

“医生?医生能有几个钱?我在医药公司当销售,最常打交道的人,就是这种小医院的小医生,他们一年的收入,有时候还不如我一个月的收入,你别以为人家长着一张小白脸,就以为秦晚夏要过好日子了,你看着吧,背叛我,有她哭的时候!”

顾天诚也不管老太太阴沉下来的脸色,只一心想要羞辱秦晚夏和她的闪婚丈夫,他拿出手机,把收款码调了出来。

“来啊,转账啊!”

“唐瑾谦,你……”

秦晚夏也认为一个年轻的医生,绝对不可能一手能够拿出六十万,就算勉强拿出来了,那也是他的全部家当,她怎么敢要?

唐瑾谦只淡淡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手机一扫码。

滴!

顾天诚惊骇地看着手机里的提示,到账六十万!

他这才仔细看了唐瑾谦一眼,唐瑾谦这一身的打扮看似简单无奇,实则暗藏富贵,如果不是高仿品,就单单是他西装外套上的袖扣就得六位数。

秦晚夏不可能有这种福气吧?

“走吧!”

唐瑾谦收起手机,转身去牵她。

他淡定的神色,哪里像是刚刚支付了六十万巨款的人,倒像是掏出手机随意买了一只廉价的雪糕。

看着他幽深而明亮的星眸,秦晚夏不自觉地伸手,把自己交到了他手里,他顺势牵起了她,再次礼貌对老太太颔首,“改日再登门拜访,告辞!”

“等等,这……”

唐瑾谦已经不给震惊万分的顾家人说话的机会,拉着秦晚夏就走出了顾家的门,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唐瑾谦把车停在了小区停车场,秦晚夏才从刚才的疯狂行为中回过神来,“你……就这样给了顾天诚六十万?”

“嗯。”他侧过身来,帮她解安全带,“我陪你去买点日常用品,再买几套换洗衣服。”

他好像对那六十万毫不在意,秦晚夏有些惊讶,“你……很有钱?”

“医生这个职业,只够温饱。”唐瑾谦朝她伸出手,要牵她下车。

看着他干燥的手掌心,她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快就又一次亲密牵手。

“你身上有伤,我扶着你点比较好。”他没有收回手,而是温柔提醒道。

他不说还好,他一说,秦晚夏的脸蓦然就红了。

“那个,不、不用。”

她匆匆从车上跳下来,不跳还好,这一跳扯得伤处一痛,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你先回车里等等我,我去给你买点外用药,喷点药再去买东西,你会舒服一点。”

不等秦晚夏拒绝,他已经迈步走了,他沉稳的步伐让他的背影看起来有让人心安的特效。

他很快回来了,把药递给了她,“我守在车外,不会有人靠近。”

在他的车里喷药吗?

他、他……确定?

这也太尴尬了!

秦晚夏实在不好意思喷药,她苦笑道:“还是算了吧,我真的没事,回家再喷吧!”

“要我帮你吗?”

“啊?”

秦晚夏一惊,呆望着一脸严谨的唐瑾谦,这是医生的职业病吗?非要逼着病人做治疗?

“不用不用!”她赶紧拒绝。

唐瑾谦微微颔首,退后了一步,“那我在外面等你。”

他绅士地转过了身,背对着汽车。

秦晚夏发现,她被套路了,她不要帮忙,并不代表着她答应在车里喷药了呀?

她想下车,身体一动,扯得伤处又是一痛,如果不喷药的话,她连基本生活所需品都买不齐,她看了看手里的药,一咬牙,喷了!

果然舒服了很多。

她推开门下车,唐瑾谦还背对着汽车站着,她尴尬地咳了一下,“那个,走、走吧!”

“叫我瑾谦吧!这样比较符合我们的关系。”

他转过身来,似乎对她笑了一下。

但那笑容太浅,以至于秦晚夏都不敢确定,那究竟算不算笑容,他应该是个不苟言笑的人,至少目前,她还没有见他真正笑过。

“哦,好。”

她点头答应,模样很乖巧。

他从钱包里掏出两张卡递给她,一张是银行卡,一张是门禁卡。

他有些抱歉地解释道:“我刚刚接到医院电话,高速发生了重大车祸,有几名患者颅内大量出血,需要紧急手术,所以我必须马上赶回医院,你拿着卡,先回公寓去看看,有什么需要添置的或者需要置换的,你尽管放手去买,卡里余额够用。”

“哦,那你快去吧,救人要紧。”秦晚夏急忙接过卡,不敢耽误他治病救人。

唐瑾谦也没有耽误,把公寓门锁的密码和银行卡密码全都告诉了她,又嘱咐了她几句。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下班,你如果饿了,自己在小区附近吃点,手术过程中,我没有办法接听你的电话,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你放心吧,我一个人可以的,你赶紧去,病人还等着你呢!”秦晚夏催促着他。

唐瑾谦点点头,“好,我住得离医院近,耽误不了。”

秦晚夏对医生这个职业仅限于一个不常去医院的人对医生最浅表的认识,她也没有想到,她随便在相亲公园抓来的老公,身上还肩负着治病救人的重要使命。

看着他快速离开的车,她还有点恍惚,她就要跟这个还有些陌生的男人,开启朝夕共处的时光了吗?

她按照他发到她手机上的公寓具体位置找了过去,用门禁卡登上电梯,她才发现这栋公寓的每一层都是独立的一户,从外部装潢也不难看出,这不是普通公寓。

她输入密码把门打开,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就是唐瑾谦口中所说的,他在市区的那套可以婚后同住的“小公寓”?

第5章 我们是夫妻

秦晚夏在这套装潢精致的复式公寓里转了一圈,她有些怀疑唐瑾谦对“只够温饱”的理解,是不是跟普通人不太一样?

如果住这种房子,用这种家居的人,还是一个“只够温饱”的人,那么她曾经住过的顾家,就算贫民窟吧?

唐瑾谦的公寓很新,入住的时间应该不长,用具齐全的开放式智能厨房,还没有使用过的痕迹,他的冰箱里,除了几瓶纯净水,什么都没有。

秦晚夏去超市,买了很多生活必需品,还有一些日常基本的调料和食材。

她不确定唐瑾谦会不会回来用午餐,拿起手机想给他打电话,又想起他说过,他在手术过程中,无法接听她的电话。

她默默做了两人份的午餐,坐在餐厅里等他。

一直等到下午一点,唐瑾谦都没有回来,她独自吃完了午餐,想上楼找个房间休息一会,她这才发现,唐瑾谦的公寓里只有主卧里有张干净整洁的大床。

他可能从来没有考虑过会有第二个人住进他的家,所以他的客房里,一件家居都没有,空得一尘不染。

她睡哪?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唐瑾谦的电话来了。

“你,下班了吗?”

秦晚夏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里居然藏着渴望,她想他早点下班回家。

唐瑾谦在电话那边微微停顿了半秒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语气里的渴望给惊到了,但他一开口,语调平静到让人心安。

“马上还有一台手术,如果手术顺利,应该能赶上晚餐时间,很抱歉,把你一个人丢在家。”

“没事,我一个人可以,我就是想问问,我……睡哪?”

她的问题,让唐瑾谦又停顿了两秒,不知道他是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还是他也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我先睡客厅沙发吧,你先忙。”

她怕耽误唐瑾谦的工作。

就在她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唐瑾谦忽然开口了,“晚夏,你跟我是什么关系?”

“啊?”她一愣。

“你是我的妻子,那是你的家,你想睡哪,我都尊重。好了,我得洗手进手术室了,晚上见!”

所以……

他的意思是说,作为他的妻子,她应该睡主卧,但如果她不愿意这么快同房的话,他也会尊重,是吗?

秦晚夏的脸,独自红了红。

快晚餐的时间,唐瑾谦回来了,他把钥匙放在玄关处的艺术铁盒里,换好拖鞋,在离门最近的洗手台前,仔仔细细把手洗了一遍,才朝厨房走过来。

秦晚夏一抬头,正看见他洗手的姿势,他修长的手指白皙而干净,连指甲缝里都没有一丝污垢,是那种一看就让人格外放心的状态。

刚刚他就是用这双比手模还要更好看的手,给病人做了手术吗?

秦晚夏觉得有点神奇。

“你在做饭?”他似乎很惊讶。

她点点头,有点拘束,“我不知道你是否允许在家里下厨,我……”

她回头看了眼略有些凌乱的灶台,已经没有了厨房原先的整洁干净,她抱歉道:“我收拾一下。”

“我来吧!”

不等她动手,唐瑾谦一挽衬衫袖,用那双能将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手,动作利落地将灶台收拾得干干净净,凌乱的物品被他摆放出艺术品的韵味来了。

“很香。”

他淡而雅的脸上,好像有了一丝笑容。

“马上快好了,你稍等一下。”

他微微颔首,“我上楼洗个澡。”

他起身路过客厅,看见了她还放在客厅的购物袋,秦晚夏刚想解释,她不知道该放哪,所以没有收拾好时,唐瑾谦并没有表示出任何嫌弃,而是拿起了所有袋子,提上了二楼。

那里面是她买的日常用品,以及换洗衣物。

秦晚夏将饭菜摆上餐桌,唐瑾谦还没有下来,她洗干净手,上楼去喊他。

主卧的门开着,她在门口敲了敲。

“晚夏,家里就我们两个人,你不用敲门。”唐瑾谦的声音,是从主卧旁的晾晒阳台上传来的。

她走过去一看,唐瑾谦手里拿着的,居然是她刚买回来的贴身衣物,显然已经清洗过了,他正在晾晒。

秦晚夏的脸,蓦然一红。

她赶紧走过去,要从唐瑾谦手里把衣物接过来,“这些事我来就好,你不用……”

“你身上还有伤,要注意休息,马上就晾好了。”唐瑾谦快速将衣物晾好,见她还站在一旁,神色间显然很拘束,他笑了下,“开饭吧!”

餐厅里,唐瑾谦坐在她对面,他深眸低垂,视线正一一从每一样菜品上划过。

秦晚夏紧张得像正在被面试一样,她解释道:“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随便做了点家常小菜,你如果有忌口或者是食物过敏的,你可以告诉我,我记下来,以后尽量回避。”

唐瑾谦示意到自己似乎看得太仔细,让她又紧张起来了,他忙温和答道:“我没有什么忌口,你喜欢吃什么,就做什么,我不挑食。”

他起身给她盛了碗饭。

秦晚夏受宠若惊地站了起来。

他眉稍稍一蹙,“家里就我们两个人,你不用这么拘束,还有,我是喜欢整洁,但我没有洁癖,你不用弄得格外紧张。”

“好,我知道了,谢谢。”秦晚夏接过了饭。

唐瑾谦没有动筷子,而是抬眸又看向了她。

秦晚夏总觉得他的眼神有点奇怪,他明明是在看她,但总会让她有种他透过她在看另一个她的感觉,是那种带着陌生感在看熟悉人的眼神。

“你……以前认识我吗?”

唐瑾谦收敛了眼神,垂眸夹了一筷子,优雅地送进嘴里,“怎么这么问?”

“对不起,在结婚前,我忘了跟你坦白,我脑海中缺失了一部分记忆,所以,我是一个不够完整的人,我……”

唐瑾谦很少打断她说话,但是这次,他很快打断了她,“在顾家的时候,我就听到了,不要紧,慢慢恢复就行。”

“你不在乎?”

秦晚夏有点惊讶,换做是谁,都会有点在意吧?

“我是医生,各种病症我都见过,不惊讶,也不会计较,你不用因为这个就处处拘束。还有,给顾天诚的六十万,就当是我娶你,付给顾家人的彩礼钱,你也不用因为这个就觉得有欠于我,所以处处迁就我。我们是夫妻,在婚姻中我们是平等的关系。”

唐瑾谦手里端着碗筷,平缓的语调里透着温润谦和,他像是有种神奇的能力,轻易就将她紧绷的神经给温柔抚平了,她乖巧点了点头。

他见她还没有动筷,淡淡催促了一句,“好好吃饭,吃完饭,我帮你上药!”

第6章 点头的魔力

秦晚夏猛地一下,被一口热汤给呛到了。

“咳咳咳……”

她按住胸口,剧烈地咳嗽起来。

唐瑾谦见状,连忙放下碗筷,走到了她的身后。

他一只手贴在她的后背,轻轻拍了几下,她剧烈的呛咳立即得到了缓解。

“以后吃东西的时候,注意情绪稳定。”唐瑾谦沉声叮嘱了一句。

她委屈眨眼,不是她情绪不稳定,是他说的话实在吓人!

她缓过神来,刚想对他说一声谢谢,她目光一垂,发现他的手还放在她胸前的位置,那个地方……尴尬了点吧?

他却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个细节,还在专心观察她是否还有呛咳的迹象,秦晚夏想开口提醒他,可话都到了嘴巴,她又说不出口了,她这一紧张,又咳了起来。

唐瑾谦一皱眉,双手继续在她身上轻拍着,以此来缓解她的难受,可他越拍,她咳得越厉害,整张脸都憋得通红了。

“是气管有异物了吗?我看看。”

他拉过她,要给她做检查。

她喘了口气,趁机躲开了他的触碰,急忙道:“我没事了,没事了,谢谢。”

唐瑾谦这才留意到她脸庞上的红晕并非因为呛咳导致的,这种红晕的程度应该是一种叫做羞涩的情绪导致的,他眸光在她身上一落,看了看他刚才轻拍的地方,他忽然懂了。

秦晚夏一触到他了然的眼神,羞得脸又红了几分。

唐瑾谦在她对面坐下,表情略微有点严肃,“晚夏,我是医生。”

可,他是男医生。

秦晚夏无辜地望着他。

唐瑾谦继续说道:“我比你更了解上药时,应该用多少力,才能使药效达到最佳,又不至于伤到患处。”

秦晚夏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埋下头一声不吭地用力扒饭,她只当自己聋了,什么都没有听见。

她以为这样就可以躲过一劫,她真是小看了一位医生要为一名患者诊治的决心了!

她刚放下碗筷,唐瑾谦就跟着她站起身来,他抢在她前面开始收拾桌子,“你先上去沐浴吧,待会好上药,这里我来就行了。”

“不用,我可以收拾。”

秦晚夏也去抢碗筷。

她一个着急,没有抓住碗筷,而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他手背的皮肤温暖而干燥,她像是被烫了一样,猛地抽回了手,异常尴尬地僵在了原地。

唐瑾谦眸光往下,瞥了眼被她握过的手背,他的嘴角好像有了上扬的弧度,但他低垂着头,秦晚夏并没有看清楚,她又有点手足无措了,她转身,往楼上逃。

“烘干机里有一套你的换洗衣服,现在应该干了,你可以换上。”

身后,是唐瑾谦带着温度的叮嘱,这一刻好像似曾相识,她忽然脚步一顿,回头望去。

陌生的公寓,还有点陌生的唐瑾谦,她空白的脑海里并没有浮现出特别的记忆,她摇摇脑袋,继续上楼。

烘干机里的衣服已经好了,除了她买的那套家居服之外,还有一套贴身衣物,她不禁又想起了刚才在晾晒阳台上,拿着她另一套贴身衣物的修长手指……

她打算跟唐瑾谦好好谈谈。

主卧里的沙发上,唐瑾谦正在看一本医学杂志,茶几上摆放着一个医药箱,医药箱旁边是他给她开的药,还有一副无菌医用橡胶手套。

秦晚夏局促地整理了下洗完淋浴后有点微湿的头发,她吸了口气,“唐医生,我……”

“你叫我什么?”唐瑾谦皱着眉,打断了她。

他说过,叫他瑾谦,这样更符合他们的关系。

她又吸了口气,语调有点别扭,“瑾谦,我还是自己来上药吧,我、我不习惯。”

她说完,还咬着嘴唇,生怕他不答应,她又找不到更好借口来拒绝他的好意,她更不安了。

“好,我尊重你的意见,我说过,家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跟我说,你真的不用这么紧张。”

唐瑾谦比她想象中更好相处,但毕竟是第一次跟一个陌生男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哪怕他们已经是夫妻关系,她也做不到像他这么淡定自如。

“好,我尽量,那我晚上……”

她为难地看了看那张大床。

唐瑾谦放下了手中的杂志,他抬眸正色看着她,“晚夏,你跟我结婚,是一时意气用事,还是真心想要找一个归宿?”

“你呢?”她好奇地望着他。

像他这种条件的男人,应该连相亲这个环节都不需要吧?他为什么会答应一个忽然出现的女孩提出的闪婚要求?

他剑眉一挑,忽然笑了。

秦晚夏震惊地望着他,她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让不苟言笑的他,忽然就笑了?

他的笑容宛若昙花一现,他很快就收敛了笑意,很认真地回答了她的问题,“我对待婚姻会很认真。”

“我也会的,不管为什么忽然闪婚,既然已经领证结婚,我会对婚姻负责的,至于顾天诚,我绝不会跟他再有什么牵扯。”秦晚夏也学着他的样子,认真说道。

唐瑾谦点点头,“那就好,先去上药吧!”

秦晚夏躲在洗手间里上完药出来,唐瑾谦已经半躺在床上看书了,原本只有一个枕头的大床上,多了一个枕头,他身旁放置枕头的位置,被角被掀开,像是专门在等着她。

所以,他是要跟她同睡么?

她站在原地,徘徊不前。

唐瑾谦放下书,抬头看向她,“晚夏,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既然都是认真的,我们应该要学会彼此习惯,你说呢?”

他语调不疾不徐,沉稳有力的嗓音像是带有让人随时想要跟着点头的魔力。

她不自觉地跟着点了头,才意识到自己答应了什么,但她很快安慰自己,既然已经是合法夫妻了,别说同睡一张床,就是真的发生点什么,也是正常现象,她的确应该学会习惯。

只是他们这么快就要发生点什么了吗?

第7章 认真开始新生活

秦晚夏慢慢吞吞挪到了床边上,才刚刚试探性地坐下,心里正忐忑不安时,唐瑾谦的手机忽然响了,她吓得一个激灵,立刻又站了起来。

唐瑾谦抱歉地拿起了手机,“吓到你了,我先接个电话。”

是医院打来的,病人出现了紧急情况,需要唐瑾谦指导抢救。

秦晚夏听着他有条不紊地说出一个个抢救的指令,她觉得很神奇,原来医生厉害到通过电话也可以救人。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他才接完电话,放下手机时,他神色轻松,看来是病人度过了难关,秦晚夏也跟着松了口气。

唐瑾谦看她还傻站在床边不敢动弹,他微微勾了下唇角,起身从床上下来,他走到她身边,双手按在她的肩上,将她拉到了床边,让她躺下。

“我会给你适应的时间,也会尊重你的意愿,不会强行跟你发生点什么,你不用有顾虑,安心睡觉!”

他细心地帮她掖好被角,就跟寻常的夫妻一样,然后绕到床的另一边,在她身旁躺下。

她侧眸偷偷看了他一眼,他仰躺着,双手优雅地轻扣在了一起,安静地闭着眼睛。她心想,他的心思一直都是这么敏锐吗?他好像总是轻易就能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

她试着翻了个身,大着胆子面朝向他,她奇怪地发现,她在没上床之前,她紧张得要命,现在躺在他身边之后,她反而没那么紧张了,就连这么看着他,也并不会局促不安了。

他长得真好看!

是那种好像漫画人物一样能轻易勾起人好感,又能让人无限幻想的脸。

很多长得好看的男生,都是有着他这样的剑眉星目和笔挺鼻梁,怎么他的脸就显得这么耐看?

他走在人群中,一定是那个被人第一眼注意到的人,所以她才会在相亲公园一角,一眼就相中了他。

他的皮肤是男生中偏白的类型,可能是因为在医院工作,不常晒太阳的缘故,他的皮肤好到连毛孔都隐形了,她一个女孩子看着,都有几分羡慕,她忽然想问问他,他是医生,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保养秘诀?

还有他的手。

外科医生的手都这么干净又好看的吗?

就连顶尖手模的手跟他比起来都要逊色一分。

他的手就好像拥有着神奇的魔力,她这样浅浅地看着,心跳会变得越来越平稳和安静,她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她是被电话吵醒的,她迷迷糊糊坐起来,窗外天都已经大亮了,而她身边,已经没有了唐瑾谦的影子,应该是上班去了吧?

顾盼青在电话里大声咆哮,“秦晚夏,你给我下楼来!保安居然不让我进去!”

看样子顾盼青已经杀到楼下了,以顾盼青的性格,能忍到现在才来找她,已经是奇迹了!

秦晚夏匆匆起身下楼。

“起来了?可以吃早餐了。”

开放式的厨房里,唐瑾谦正挽着袖子,在准备早餐。

他烤了面包,煎了鸡蛋,还煮了燕麦粥,搭配着牛奶摆在餐桌上,卖相很棒。

她举了举手机,“我朋友找我,我需要下去一趟。”

“需要我帮忙吗?”唐瑾谦脱下围裙走向她。

“不用不用,我可以处理。”她换了鞋,快步下楼去了。

顾盼青被拦在了小区外,看见她走过来,她嚷道:“什么破小区啊?报你名字都不让进,我说你这到底是不是女主人啊?”

“我也是刚住进来。”

她一开口,顾盼青就抓住了她,一双眼睛不停上下地打量她,“我说,你真跟他住一起了?”

秦晚夏点点头。

顾盼青脸色一变,逼问道:“睡一起了?”

秦晚夏想了一下,应该算是吧?

她又点了点头。

顾盼青马上就急得跳脚了,“我说你不会吧?你们才认识多久?这么快就睡了?”

“不是那种睡,是单纯的睡。”她想解释一下。

顾盼青冷哼道:“能不是单纯的睡吗?才认识几天,能有什么感情!”

“不是你想的那种,是他家只有一张床,所以……”她羞涩地抿了抿嘴角。

“你就不会让他睡沙发睡地板之类的吗?你这么快就……我还以为你是故意找人气我哥的,难道你真打算跟他过一辈子了?”

一辈子吗?

一辈子太长了,她不敢想,但至少她是真的想要认真开始新生活的。

她的默认,让顾盼青也冷静了下来,“晚夏,到底为什么要抛弃我哥,离开顾家?奶奶说,肯定是我哥对不起你,让我不要为难你,可我实在想不明白,我哥做什么了?”

秦晚夏早就猜到了顾盼青会追问缘由,以顾盼青的性格,如果知道她哥跟她们俩最好的姐妹混在了一起,她的三观都会崩裂吧?

她正烦恼该怎么回答顾盼青的时候,唐瑾谦居然来了。

“来客人了,怎么不请上楼坐一坐?”

他很自然地走到她身边,与她肩并肩站在一起,他淡然看向顾盼青,没有多热络,但也不算疏离。

他这个人就是这样,神色淡然,不热不冷,既不会让人觉得太冷漠,又总是给人以不可靠近的距离感。

秦晚夏不禁多看了他一眼,这才注意到他身上有种低调的高贵气质,亏她之前还把他当成找不到老婆,才去公园相亲的三无青年。

唐瑾谦察觉到她看他的眼神,也回望了她一眼,秦晚夏略有些羞涩地转开了眼眸。

这才认识几天就开始眉来眼去了?

顾盼青实在看不下去了,哼道:“我倒是愿意上去坐坐,看看我家晚夏找了个什么老公。”

“正好,我做了早餐,一起上去吃点吧?”唐瑾谦顺口邀请了一句。

顾盼青看向秦晚夏,秦晚夏也点点头,“上去坐坐吧?”

“行,走吧!”顾盼青也不客气。

唐瑾谦将门禁卡递给秦晚夏,“你好好招待顾小姐,我得去医院查房。”

他说完转眸对顾盼青微微颔首,“晚夏她容易紧张,你如果想要知道关于我们结婚的细节,你可以问我,如果你有空的话,还烦请你陪她去逛逛商场。”

“这里有一张购物卡,你们喜欢什么,都可以买,金额应该够用,如果不够,可以刷信用卡,密码昨天已经告诉你了。”他将卡塞到秦晚夏的手里,临走前还不忘叮嘱一句,“记得请好朋友吃顿好的。”

第8章 嫁了个专家

唐瑾谦已经走远,顾盼青惊讶的目光,还流连在唐瑾谦修长的背影上,“他不会是你请来骗我们的假老公吧?怎么会这么完美?我都要嫉妒了!”

“一张购物卡就收买你了?刚刚是谁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秦晚夏小心将卡收好,打趣顾盼青道。

顾盼青挽住她的手,跟着她一起回公寓,“你嫁都嫁了,我吃了你有用吗?我就是想不通,你为什么忽然离开我哥?如果按照一般的剧情,那肯定是我哥外面有人了,可我哥身边除了我们俩,就跟陶碧雪走得近了点。”

秦晚夏忽然顿住的脚步,让顾盼青一下惊醒过来,“是陶碧雪?”

秦晚夏本来不想把这种让人恶心的事告诉顾盼青,但顾盼青既然猜到了,也就没必要替顾天诚遮掩了,她沉默点了点头。

顾盼青正要发飙,顾天诚刚巧给她打来了电话,她立马当场爆炸。

“顾天诚,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过去撕了你!”顾盼青的咆哮忽然一停,“什么?妈去医院了?脑出血?”

她挂断电话,脸都白了。

秦晚夏陪着她匆匆赶到医院,顾家的人除了老太太全都到了。

顾天诚一看见秦晚夏,就开始阴阳怪气起来,“妈这次算是被害惨了,她一心想着怎么跟亲友解释白眼狼忽然背叛我们顾家这荒唐事,一晚上都没睡觉,这一急,急成了脑出血。”

他话里话外,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秦晚夏一个人的身上,她原本就有些自责,听了这话,她脸色更白了。

顾盼青看不下去,辩驳道:“晚夏哪里背叛你了?明明是你……”

顾天诚生怕被揭穿真面目,连忙打断了她,“盼青,你不要跟奶奶一样,被一个外人给蒙住了眼睛?人家手段高着呢!”

“你都坑了晚夏六十万了,你积点口德吧!”顾盼青怒道。

“就她那点钱,你当我稀罕呢?”

顾天诚刻薄的冷笑,像针尖一样扎人,一直沉默的秦晚夏,实在听不下去了,她清冽的嗓音有点冷,“真不稀罕就把钱还我!”

一提到还钱,顾天诚脸色就变了,他一支吾,不说话了。

这时,抢救室的门开了,顾安国第一个走上前去,“医生,我爱人怎么样了?”

“暂时保住了一命,但她脑部出血严重,而且位置非常特殊,必须马上进行手术,目前我们市只有一个人能做这项手术,你们必须马上请到他。”

顾天诚马上接话道:“你尽管说,在我们市还没有我请不来的医生。”

“很幸运,这个人就是我们院的荣誉院长兼神经外科主任唐瑾谦医生,只是他平时比较忙,不是特殊的手术,他不会亲自上台,而且……他不是有钱就能请得到的。”

提到唐瑾谦的名字时,已过半百的老医生眼里居然流露出一丝崇拜,就像一个小粉丝提起偶像时的表情。

顾天诚的脸,一下子就僵住了。

秦晚夏也是一愣,她从来没有想过,唐瑾谦会是这样的大人物,但她很快当机立断,对老医生道:“请赶紧把病人送到手术室吧,我们能请到唐医生的。”

她当即拨打了唐瑾谦的号码。

顾盼青松了口气,转头指责顾天诚道:“想想你做的那些烂事,再看看晚夏,你还有脸吗?”

“都说她是白眼狼了,她不表现好一点,给自己洗白一下吗?”顾天诚还在冷声讽刺她。

秦晚夏一心只想着宋小玉的病情,没有心思跟他计较,她连续拨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有人接听,她想到了唐瑾谦的叮嘱,无奈地看向顾盼青,“我们直接去找他吧?”

“才在一起了一夜,就不接你电话了,看来你果然跟我想象中一样,早晚被抛弃的料!”

顾天诚的用词越来越难听,秦晚夏皱起了眉毛,“我面子不够,你那么神通广大,你亲自去请他啊!”

“请他?你真以为整个医院就他一个人有做这台手术的能力?他算什么东西!”

顾天诚轻蔑一笑,他拿起手机就给熟人打了电话,将宋小玉的病情告知了几个人之后,得到的回答,都是必须请唐瑾谦进行手术,他的脸色开始变得异常难看。

秦晚夏这种无趣的女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一嫁就嫁了个专家?

不仅是他不相信,陶碧雪也不相信,她看秦晚夏的眼神,又恨又妒。

顾安国焦急地推了推厚重的黑框眼镜,“你现在做这些事,都是在耽误你母亲的病情,还不赶紧去请人!”

顾天诚怎么甘心亲自去请唐瑾谦,这不是等于向秦晚夏承认,她随随便便找的老公都比他强吗?

他不服气地一哼,给医院院长打了电话,他就不信院长亲自下命令,他唐瑾谦敢违抗!

谁知,一提到唐瑾谦,院长就变得圆滑起来,“你怎么不直接去找他?”

“我跟他有点小过节,想请您帮忙下个命令。”

“我是真没有资格给他下命令。”院长不避嫌地说道,“以他在医学事业上的成就,能选择回国到我们市来工作,那是全市人民的幸运。不光是我,就连市里的领导,都要敬让他三分。”

顾天诚更不服气了,“您太谦虚了,他就算再牛,也得给您几分薄面,求您帮帮忙吧!”

“这样吧,我跟他打声招呼,但你必须亲自去请他。”院长挂断了电话。

顾天诚能找的熟人都找了,还是没有绕过必须亲自去求唐瑾谦这一关。

秦晚夏也有点震惊,顾天诚是瑾华医药的销售经理,这家医院又是他最常出入的销售点,按道理来说,他在这家医院还是有点关系的。

但眼看着他连院长都惊动了,还是不能直接命令唐瑾谦,那唐瑾谦的身份,也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

神经外科忙碌的医生办公室里并没有唐瑾谦的影子,顾天诚又找了熟人,“杜博,唐瑾谦在吗?”

“你找我老师上台给你母亲做手术吧?刚刚院长打过招呼了。”

杜博在神经外科已经工作有几年了,他一开口就叫唐瑾谦老师,这让顾天诚有点意外,他烦躁地抓了抓脑袋,他也就只有半个月没有来这边走动,怎么就忽然空降下来这么一个唐瑾谦了?

唐总宠妻请矜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唐总宠妻请矜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唐总宠妻请矜持!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