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为高嫁夏青应辟方-若为高嫁章节阅读

  • 时间:
  • 若为高嫁吕_高_
  • 来源:zsy

若为高嫁夏青应辟方-若为高嫁章节阅读

《若为高嫁夏青应辟方》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夏青应辟方小说若为高嫁推荐章节

第9章

方婉儿则是冷笑,像这样的女人,能和辟方有露水姻缘已是她休了八辈子的福气,还妄想生下他的孩子?简直就是痴心妄想,拿孩子来唤回辟方的心,更是痴心妄想,她不看看她自己是什么样的低下的身份。

--------------------------- 拿了干粮进来的廖嬷嬷手中的干粮‘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匆匆走到了应辟方面前:“公,公子,您在说什么糊话呢?” 看到廖嬷嬷,应辟方倒并不显得冷漠:“廖嬷嬷。

”显然在他心中也是颇为尊敬这位带他长大的嬷嬷的。

“公子啊,少夫人怀的可是您的子嗣,您怎么能说这样的胡话来?”廖嬷嬷气道。

“我只是答应了奶奶,不休她并且要是不能喜欢她,也会让她衣食无忧,但孩子……”应辟方看向夏青,见夏青也望着他,目光平淡,不怒不悲,死板而毫无朝气,应辟方拧拧眉别开了脸:“就算她生下孩子,我也不会认他,还不如别生下来。

” “这万万使不得啊。

”廖嬷嬷急了:“虎毒不食子,您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嬷嬷,这事你别管。

”应辟方再次看向夏青,冷冷道:“把孩子打掉吧,乡下的祖屋你可以住一辈子,吃的用的都不会亏待你。

” 夏青则是看了应辟方一眼,便转身走到廖嬷嬷掉下干粮的地方,蹲下身将干粮捡起来,吹了吹灰尘才回到应辟方面前,抬头看着他,摇摇头:“不打。

” 这二个字,让所有人的眼晴都瞪大看着她,方婉儿是愤怒,应母是可笑,廖嬷嬷与水梦则是惊喜,应辟方沉着脸。

听着夏青又说:“打了孩子会伤了我的身子。

”见应辟方的眼神显得阴沉了,夏青又道:“再说,你既然不要孩子,那天晚上就不该这般对我。

” “你说什么?”应辟方的脸色铁青了。

夏青想了想又说:“你又不能休我,我就不能再嫁,养儿防老,这孩子我不打掉。

” “你想再嫁?”应辟方眯起了眼。

夏青点点头,很是坦然的说:“你若休了我,我再嫁也是理所当然的。

” 应辟方自然知道这乡下女子心里没有他,但这样的无视不知为什么让他心里怒气翻腾,打心底,他是厌烦这个女人的,如果不是她,他便能与自己心爱的女人结成良缘,多看到这个女人一次,心里就不爽,但更不爽的却是这个女人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

一旁的水梦急忙给了个夏青一个眼神,她真没想到少夫人讲话会这样的大胆,这样会惹怒应家人的。

果然,应母陡高的声音响起,一脸指责的看着夏青:“你还想着嫁人?你已经嫁给了我儿子,你要不要脸啊?你,你……你性子竟然这般银荡,果然父母死得早,就是没教养。

” 夏青望着应母,平静却是奇怪的问:“既然我已经嫁给了你儿子,那为什么这个女人说,”夏青指向方婉儿:“应公子的孩子只能从她的肚子里生下来?为什么你说我们早就被赶出应家了?为什么要打掉你自己的孩子?”最后一句话,夏青是反问应辟方的。

一堂的哑口无言。

夏青叹了口气,对着应母说道:“你不让我叫你娘,也不让叫别的,那我以后只好叫你‘喂’了,我怀了应公子的孩子,以后很多事不能做,每个月20两银子不够,就给个50两吧。

” “你,你,你再说一次。

”应母瞪大眼,气得几乎要晕过去。

夏青这会是看向应辟方:“你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吗?” 没等应辟方说什么,方婉儿一步迈在了应辟方面前,怒声说:“不错,你看看你自己,哪点配得上辟方?” “不管配还是不配,我和他已经成亲了,我方才只是说说休了我便会再嫁,应公子母亲就说我银荡,那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现在这样子何止是银荡啊。

”夏青再度叹了口气,推开了脸色红白交加,羞愤不已的方婉儿,迎上了应辟方冷峻,又冷漠的面庞。

“辟方?”方婉儿泫然若泣的看着应辟方,紧咬着下唇,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受这般的奇耻大辱,以她的家世,才学,随便说哪点都足以让夏青这个贱女人自行惭愧,可现在竟然要受她的污辱……若不是因为爱身边的男人,她真的就想这么离开算了。

应辟方的神情显得有些不悦,夏青对母亲说的话也让他颇为反感,又这般羞辱婉儿,这个女人,女子该有的德操全没有,竟然还这般直愣愣的看着他,应辟方道:“我对你已仁至义尽,不休你,只因答应过奶奶,若你要肆意生下这孩子,这孩子与我应辟方没有任何关系,应家所有的财产也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你可同意?” “哦。

”夏青轻哦了声。

应辟方眉拧得更深:“每个月50两银子,你可以按时差人来拿,不会亏待你。

” “哦。

” “没事就不要到这边来。

” “哦。

” “孩子生下来了,也不用来报,过你们自己的日子。

” “哦。

” 应辟方身形一僵,好半响又道:“我与婉儿认识五年,真心相爱,我也已向方家下聘,奶奶的丧期虽过,但孝期未满,所以暂时婉儿是以妾氏的身份进门,待孝期一过,便会正聘过门,希望到时你安份守已,不要大闹。

” “那是你的事呀。

”夏青淡淡道:“这个月的50两能现在给我吗?” 那是他的事,也就是与她无关?应辟方的脸色很僵,但看着夏青望着他的眼神,虽然平静,也是泄露了几许的期待,显然对这五十两,她是极为在意的,有那么瞬间,他有种堵气的不想给她,可毕竟他不会与一介女子计较,也只能僵着手伸到怀里取出了钱袋丢到她手中:“这里是二百两,接下来三个月,你不用来了。

” “哦。

”夏青打开钱袋看了看,细心的数了下,才打好结绳,小心的放进怀里。

应辟方才稍微松开的眉又紧拧了起来,看得这般仔细,难道她以为他会少她的钱? “我们走吧。

”夏青转身看着廖嬷嬷与水梦二人。

二人皆一怔,她们回到应家的目的,是希望少夫人能想办法留在应家的,为什么现在觉得少夫人其实只是来拿钱而已呢?不过,想到方才发生的事,知道要留在应家也是不可能了,应家少主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没强硬的要打掉孩子已是万幸,二人在心里沮丧的叹了口气。

“嫂嫂——” 夏青刚要出大门,一稚气带着开心的声音在后面喊出,转身,就见到小辟临朝她跑来。

见到这个粉装玉琢的孩子,夏青不禁也一笑,直到他冲跑进她怀里,把他抱了起来,夏青微讶,与上次相比,小辟临明显轻了很多,而且脸颊也不像是第一次见到那样胖嘟嘟的。

“嫂嫂,我和娘亲都好想你啊。

”小辟临眼晴亮亮的,虽然瘦了些,看起来精神真不错。

“我也想你们。

”夏青笑说。

此时,廖嬷嬷忙走过来要抱走小辟临:“少夫人,您现在有孕在身,怎么能一下子抱起二公子呢?累着了怎么办?” “我要嫂嫂抱。

”见老嬷嬷要来抱走他,小辟临双手更是圈紧了夏青的脖子。

直到他母亲陆姨娘的声音响起:“临儿快下来,你嫂嫂肚子里有小弟弟了,你这样会伤到小弟弟的。

” 小辟临眨眨眼,赶紧下来,蝌蚪般可爱的眼晴直好奇的盯着夏青的肚子。

“二娘?”夏青朝陆氏打了个招呼,陆氏的气色似乎并不好,略带苍白,温和的脸上也颇有些倦意。

陆氏微微一笑,走过去握过了夏青的手,温和的问道:“这几个月过得好吗?” 夏青点点头:“挺好的,可您和辟临都瘦了。

” 陆氏看向儿子,看着儿子原本粉嘟嘟的小脸瘦得变成了尖下巴,苦笑了下。

夏青没说什么,只是将干粮的小包裹都放在了陆氏的手中,说:“这里面是我晒的一些野味干肉,可以给辟临吃。

” “这,这怎么不可以?不用的。

”陆氏忙推还,面色极为不自然:“临儿并不缺吃的。

” “只是一些干肉,平常可以给小辟临咬着解馋。

”夏青低头看向小辟临:“是不是?” 小辟临眼晴一亮,拼命点点头。

“这……谢谢。

”陆氏不知道该说什么,论年纪,眼前的女子小她近六年,论穿着,单就自己这身上的一套比起她的好了不知道多少,可她却二次对她施以了恩惠。

夏青笑笑:“我走了。

” 陆氏轻点了点头,不想这时小辟临突然抓住夏青的袖子,稚声问道:“嫂嫂,你能带我和娘亲一起离开这里吗?” “临儿?”见儿子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陆氏语气微责:“不得乱说话。

” 见母亲微诉,小辟临也就不敢再说什么,只得嘟着嘴巴委屈的站着。

“怎么?我们应家亏待你们了?”应母的声音突然想起,就见她与方婉儿还有应辟方从正堂走了出来,方婉儿挽着应母的左臂,应辟方则是站在右侧,端的一副一家人的模样。

一见到应母,应辟临小身子就躲到了夏青的身后,一脸害怕的看着她。

“姐姐。

”陆氏忙朝着应母施了一礼。

应母一声冷哼,目光略过陆氏与夏青,最终停在小辟临那张与她儿子极为相似的脸上,好不容易平下的怒火又冒了出来,冲着陆氏锐声道:“瞧你教的好儿子,不知道的外人还以为我这当家主母虐待你们了呢。

” 陆氏忙讨好的笑笑:“临儿还小,还请姐姐不要怪罪他。

” “给我。

”应母看着陆氏怀中的干粮包。

陆氏不明所以,但听她这么说,也只得递了上去,应母的贴身嬷嬷方氏已接过并且打开了包裹。

应母看到里面的一些肉干,又看了一直望着她的夏青一眼,冷冷一笑,一甩手就将那些肉干都撒在了地上,冷声道:“来路不明的东西,以后要是谁敢收就打断谁的腿。

”说着,眼底闪过一丝快意。

一旁的应辟方见到母亲的行为,觉得不妥,但毕竟是母亲也不好说什么,看向夏青,见她的脸依然是那种安静沉默的样子,心里不禁想: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这张脸露出惊慌的样子来?不过,这又与他何干? 方婉儿神情跟应母一样,脸上有着一丝痛快。

‘哇——’的一声,躲在夏青身后的小辟临突然大哭起来,陆氏忙过去抱起自己的儿子轻哄着,眼圈不禁也有些泛红。

第10章

应母与方婉儿的目光都落在了夏青身上,见她也是看着她们,应母冷哼一声:“你还不走?还想不知羞耻的赖在这里吗?” 夏青叹了口气,发现自己在应家叹的气可真是多,十六年也没有这么多过,她走上前,蹲下身子捡起被撒落在地上的肉干,一根根捡起来放在怀里。

“少夫人?”见到应母看着夏青那鄙视的模样,水梦真想把夏青拉起来就走,这些东西撒就撒了,还有什么好捡的啊,没看到应夫人眼底的厌恶和轻视吗?水梦忙说道:“少夫人,我们走吧。

” 廖嬷嬷虽然气恼应母的所为,但见少夫人这模样,更恼她的这般低贱,还捡什么啊。

“待我捡完了这些就……”夏青的话没有说完,只因此时应母一脚踩在了她所捡的肉干上,夏青抬起了头,看到的是应母眼底报复的痛快。

应母狠狠的将肉干踩了几下后才抬脚轻蔑的道:“你捡啊,捡起来再吃啊。

反正你也是个乡下贱丫头。

” 夏青缓缓起身,看着应母,重重的叹了口气:“我与应公子的婚事,是爷爷们定下的。

你当时应该努力去说服爷爷奶奶将婚事取消,这样的话,也就不会有今天了。

” “你是在说教我?”应母不敢置信的看着夏青。

“我只是想说,既然你无力改变这些事,又不想接受我,那也没有必要这般蛮横无礼,是你本性如此吗?” 言语上没有半分的尊敬,还称她为‘你’?应母突然有种感觉,觉得在这个贱丫头面前,自己竟然成为了她的平辈,她说话的态度,语气,丝毫没有把她当做长辈和应家的主母,这种感觉真让她恨不得上前撕烂了她的嘴。

见应母似乎更气恼的样子,夏青再次蹲下身将应母被踩脏的肉干捡了起来,在应母,方婉儿怒气腾腾又讥讽的目光下,夏青走到了应辟方的面前,将所有的肉干都放进了他的怀里,淡淡说:“鲜肉买来时是10两,我们又花了许些功夫才制成了现在的样子,可被你母亲糟蹋了,你得代你母亲赔我,一共是25两。

” “什么?”应母一听到夏青所说,气得要翻白眼,若不是方婉儿在边上安抚,只怕这会要被气得昏过去了。

望着这双没有什么情感起伏,只有黑白分明让叫人喜欢不起来的眼晴,应辟方也是愣了下才冷声道:“我若是不给呢?” 夏青想了想:“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毁了别人的东西自然也是要还的,你若是不给,那我就留在这里过年吧。

” “什么?”这一次,方婉儿是急了,要是这个夏青真住在应家,那岂不是要和辟方同一个房间,不不,她绝不允许有这种情况出现,忙说:“不就是25两银子吗?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哦。

”夏青轻哦了声就走到方婉儿面前。

方婉儿恨恨的跺了中跺脚,朝身后喊:“秋蛾,把钱拿出来。

” 当夏青见到秋蛾时,觉得有些面熟,又见这丫头一脸愤恨的望着自己,想到这不是老夫人去逝的那天,她因为饥饿而去灶房里,领她去拿馒头又想羞辱她的丫头吗?没想到竟然会是方婉的贴身侍女,这就可以理解那天为什么这丫头要这么做了。

此时,一个钱袋已经塞进了夏青手里,不过不是秋蛾给的,而是应辟方给的。

应辟方臭着一张脸,谈不上不悦,眼底也没什么厌恶之类的,但也可以感觉出心情并不是那么好。

夏青打开钱袋看了看,数了数后转身离开,其中,并没有再看向任何人,包括陆氏还有小辟临。

水梦与廖嬷嬷赶紧跟上。

上了马车时,廖嬷嬷道:“少夫人,您啊方才真应该服个软,这男人啊,最喜欢会撒娇的女人了。

” “是啊。

”水梦也说:“您怎么张口闭口就是钱呢,您那么一说,不是让夫人和公子更加不看待咱们吗?” 夏青抬眸看着二人,问道:“我服个软他们就会对我好吗?会高看我吗?” “这……至少,至少也不会闹得更僵啊。

” 夏青一笑:“你们是希望我像陆姨娘那样吗?” “是啊。

”水梦说完,又觉得也不该是,就听得夏青说:“那样结果似乎也是在被欺负呢。

” 廖嬷嬷与水梦互望了眼,皆叹了口气,说实在的,她们心里都不知道这少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论说的吧,她说的也对,做的也没什么不对,可就是……她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此时,夏青将方才应辟方给的那个小钱袋放在廖嬷嬷手里说:“等回了村里,你让村里在应家做长工的人把这25两银子带去给陆姨娘。

” 廖嬷嬷忙说:“少夫人,这25两可不是小数目啊。

” 水梦也奇道:“为什么您要帮着陆姨娘?” “我已经将肉干给了小辟临,这25两银子自然也是归他的。

不对吗?”夏青奇道。

被夏青这么一问,廖嬷嬷与水梦一时说不出话来。

回到了潮水村,日子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层不变的生活,水梦和廖嬷嬷也发现她们家的少夫人根本就闲不下来,喜欢做这做那,帮这帮那不说,还喜欢乱走,有时一天也会见不着人影,先时,她们还以为她发生了什么事,惊得找了一天,后来才知道她竟然瞒着她们偷偷上山了,也才知道家里的那些晒干的肉其实都是她打猎得来的。

说了几次没什么用,气得廖嬷嬷整整半个月没和夏青说一句话,直到一场悍见的大雪突如其来,竟然连续下了一个月,而这一个月内,三人足不出户,在家里烤着火,吃着干肉,廖嬷嬷对夏青的态度才逐渐好转。

“听说外面冻死了不少人。

”水梦看着手中的肉干和馒头惋惜的道:“咱们是多亏了少夫人家里存了干粮,要是只是那些米,恐怕也撑不了几日。

” “这样的大雪,已经十多年未曾遇上了。

看来今年又会冻死不少人啊。

”廖嬷嬷看向正喝着水夏青,愧疚的说道:“少夫人,都怪老奴没有先见之明,还累得少夫人上山守猎以备后患。

” “我们是一家人,哪有累不累之说啊。

”夏青笑笑,摸上自己滚圆的肚子:“已经是第六个月了。

” “可不是,再过三个多月啊,您就要生了。

”看到夏青的肚子,廖嬷嬷和水梦都喜逐颜开,她们都在心里祈求上苍能让少夫人生个大胖儿子。

听得夏青说道:“这二个月的银子,应家还没送过来呢。

这样的大雪,看来要等到下个月了。

” 水梦道:“咱们现在也不缺钱,少夫人先把身子养好了才是正事。

”他们吃的穿的用的都是自供自足,都不用花什么钱,所以在这钱事上,水梦反倒是不急了,也不相信诺大的应家会来克扣什么的。

夏青看着自己的肚子,六个月的肚子并不大,这孩子也没有怎么折腾她,安静的很,除了偶尔会在肚子里动一下让她感觉到他的存在,真的很神奇呀,看完自个肚子,夏青才看向水梦,笑笑说:“等雪停了,去催一下吧。

” 过了半响,夏青这么一句,水梦与廖嬷嬷一时还真不明白她所指啥,等明白过来时,水梦道:“少夫人是怕应家赖帐吗?这不可……” 夏青问道:“方姑娘应该已经接入应府了吧?” 水梦的声音便嘎然而止了,想到方婉儿,她沉着脸点点头:“正是二个月前的事。

”随即她恍然看向夏青:“少夫人是认为这个方氏会针对您?” 夏青摇摇头:“我不知道她会不会针对我,但应家二个月未给我们钱了是事实,所以,等雪停了,咱们就去镇上一趟吧。

” “少夫人也要去吗?”水梦担忧的道。

“我明白了。

少夫人想得太周到了。

”廖嬷嬷激动的道:“明着少夫人是去讨钱,但其实是给自己和公子制造见面的机会,是吧?” “是这样吗?”水梦看向夏青,若是在之前或许她也会这般想,但现在,她并不觉得这位少夫人有她们想像中那般重视公子。

不想,夏青却是点了点头,对着二人笑了笑,又拿了根肉干啃着吃。

“少夫人,您早该这么做了。

”廖嬷嬷一脸的欣慰。

水梦却还是有着一些不相信:“少夫人,您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夏青肯定的点点头:“是呀。

我怕他把我给忘了。

”说着轻拧了下眉。

“少夫人,您若是早些时候这样想,或许咱们也不会被流放到乡下来过这样的日子。

”廖嬷嬷突然哽咽起来:“老奴就怕您没有这个争胜的心啊。

” “少夫人,”水梦也在边上说道:“您要真是这样想,那真是太好了,这女人啊,有自己的本事固然是好,可若是被妾氏夺了后院的权利,利,会被人笑话啊。

” 夏青看着二人,低头想了会,说道:“我最担心的就是欠债的人把债主给忘了。

” 廖嬷嬷和水梦皆一怔,欠债的人?债主?什么意思? 夏青没再说什么,又低下头啃她的肉干去了,自从有了身孕之后,她觉得自己很能吃,怎么吃都吃不饱似的。

现在,她满心期待这个孩子的出世,要是山那边的爷爷婶婶知道了,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至于廖嬷嬷与水梦说的事么,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这一场雪,下了近四十天才停。

当夏青三人打开屋门准备清理门内门外的积雪时,听到了一片片的哀哭声,放眼望去,村里的人正将一个个被冻死的人抬出来,有大有小,很是凄惨。

水梦见状赶紧挡在了夏青的面前,轻道:“少夫人别看,免得煞到了腹中的孩子。

” 夏青平静的站着,安静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别的表情来,半响,她推开了夏青,望着面前的这一切。

“少夫人,这样不好。

”廖嬷嬷提醒道。

夏青摇摇头:“没事的,虽然孩子没有出生,但他一出世,便是生活在这个世道里的,看与不看,也就没区别了。

我们去帮忙吧。

”说着,夏青已挽起袖子,走进了人群里。

廖嬷嬷与水梦皆一愣,忙匆匆追上夏青的步伐。

若为高嫁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若为高嫁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若为高嫁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