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透视神医同名小说乡间透视小神医免费阅读&(王小刚)

  • 时间:
  • 绝品透视神医隐居秦楼
  • 来源:QR

绝品透视神医同名小说乡间透视小神医免费阅读&(王小刚)

《绝品透视神医王小刚》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绝品透视神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 偷看美女得传承 第1章 偷看美女得传承

晚霞笼罩着宁静的桃花村,家家户户炊烟袅袅,桃花沟的水流涓涓汇入大河沟,狗吠鸡鸣给山村平添了几分乡野气息。

王小刚坐在院坝里,深深埋着头。

“太奇怪了,刚才为什么看到翠花姐和刘医生没穿衣服呢?我难道摔一跤还摔出幻觉来了?”

嘴里嘀咕着,王小刚满脑子都是刚才在村卫生室看到了的香艳一幕。

他上山打柴,无意中偷看了村里的俏寡妇李翠花尿尿,被李翠花发现后摔一跤滚下山坡晕了过去,李翠花把他送进了村卫生室,等他醒来就看到李翠花和卫生室的小医生刘桂兰都没穿衣服。

他清清楚楚看到翠花姐的白嫩嫩身子,吹弹可破的皮肤,硕大饱满的两个大瓜摇摇欲坠,挂在胸前,他看到刘桂兰的美妙曲线,跟李翠花相比,刘桂兰的身子显得更青涩一些,但也该圆的圆,该翘的翘,白白嫩嫩的,跟电视上的女人一样美。

看到两个美女的美妙胴体,王小刚体热躁动,在他抹鼻血的一刹那间,李翠花和刘桂兰都穿戴整齐了。

李翠花的贴身衬衣衬托出她婀娜多姿的身材,因为衣服太紧的缘故,胸前的大瓜把衣服撑得饱满,随时有胀破衣服冲出来乘凉的可能。

刘桂兰也有一身白大褂裹着她曼妙的身躯,这一身白衣,王小刚就幻想起了他看过的yy小说,如果刘桂兰拿一支针管,那是多么动人的画面啊。

从卫生室回到家都半个小时了,王小刚的脑袋里还浮现着两女一丝不挂的样子,之前看到的两女不穿衣服的样子就像是幻觉一般,却又那么真实。

“罢了,肯定是幻觉,不然我还得到了透视异能?”

王小刚又嘀咕了一句。

“后生,你的确获得了透视异能。”

就在这时,王小刚的脑袋里响起了一道陌生的声音。

接着,一大股陌生的信息涌进王小刚的记忆里面。

“《五行练气诀》,医道,秘术……”

“施云布雨、画符、炼药、布阵、分金点穴、望气、观相、透视眼、顺风耳、分身术、隐身术……”

“啊!”

王小刚大叫一声,这些陌生信息涌入,让他头痛欲裂,忍不住一声尖叫,接着昏迷了过去。

爹娘在地里干活没回家,王小刚家独门独户,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昏迷的王小刚,做了个是幻非幻的梦,在梦中,一个自称是他先祖的老头传授了他很多上古秘术。

半个小时之后王小刚悠悠醒来了。

“我明白了,我王家先祖,是一位医圣,他所学颇杂,钻研医道的同时还钻研练气之术等古老秘术,先祖羽化登仙之时,一抹灵魂进入铜钱里面自我封印了起来,就等着后人的鲜血开启铜钱封印获得秘术传承,刚好我运气好,获得了秘术传承。”

愣了愣,王小刚理清楚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在山坡上偷看李翠花尿尿而摔倒晕厥的时候,他的皮肤被乱石磕破,鲜血刚好触碰了他贴身携带的那枚古旧铜钱。

这枚铜钱里面封印着先祖的一抹灵魂,王小刚的精血解开了封印,获得了先祖传承。

在村卫生室的时候,他看到李翠花和刘桂兰不穿衣服,也是因为先祖传承的透视眼,透视之下看到了李翠花和刘桂兰白花花的身子,只不过这透视眼还不稳定持续时间很短,因为他都还没开始修炼。

刚才,先祖灵魂快要消失的瞬间,临时决定把毕生修炼的秘术‘灌’入王小刚脑海,王小刚因为承载不住这么多记忆才短暂昏迷了半个小时。

先祖传承分为修炼术、医术和秘术三大板块。

《五行练气决》是修炼术,修炼气息,是先祖传承的核心。

医术是上古医道。

秘术就是施云布雨、画符、炼药、布阵、分金点穴、望气、观相、透视眼、顺风耳、分身术、隐身术等。

事情虽然诡异了点,王小刚还是接受了。

“哈哈哈,我王小刚要发达了。”

“爹,娘,小妹,我会努力,让你们过上不缺吃喝,住洋房坐轿车的幸福生活。”

有了先祖传承,王小刚有自信,自己一定能够做出一番大事业,让全家人过上幸福生活,让各色美女求着嫁给他。

到时候,李翠花、刘桂兰,都是他身下的尤物,两人一起侍奉他。

这时,爹娘从地里归来,也不知道王小刚发生了变化。

一家人吃过晚饭,冲了澡之后,爹娘先去睡了。

夜深人静时,王小刚悄悄走出屋子,来到后院,琢磨先祖传承。

王小刚先研究《五行练气诀》,按照练气决的指引,像模像样地打坐、运气、吐纳。

一开始,王小刚没有任何感觉,等他坚持了半个小时之后,他进入了一种冥想状态,一丝微弱的气息,在他的心脏附近窜动。

王小刚念头通透,知道这是入门了练气决,他继续运气吐纳,修炼《五行练气诀》。

五行,是金木水火土,构成天地万物的元素,《五行练气诀》,顾名思义就是吸收、炼化天地间的五行元气,从大了说是一门练气秘术,小了说就类似于气功。

王小刚发现自己很适合修炼,几个小时之后,他就掌握了《五行练气诀》的修炼技巧,以后只需要日积月累例行修炼便是了。

练了《五行练气诀》,王小刚感觉整个人神清气爽,一晚上没休息也不感觉疲惫。

王小刚又了解了一下医道知识。

原本晦涩难懂的医道知识,在王小刚的脑袋里面变得清晰易懂起来。

他接着从先祖传承里面寻找了一门象形拳法,开始练拳。

“霍……”

一拳打出去,就有一团微弱气息从拳头冲出。

一套象形拳法打下来,王小刚酣畅淋漓,满身大汗。

此时,公鸡已经打鸣,天色快要亮了。

王小刚马上就去家旁边不远的桃花沟泡了个冷水澡,顺便把家里那头老黄牛牵出去吃草。

洗干净身上的汗渍。回到家的时候,爹娘正好起床。

张秀萍道:“小刚,这么早起床啊。”

王小刚点点头,说道:“我牵牛出去吃草了。”

获得先祖传承的事情,王小刚暂时不会说出来。

这事儿太玄乎了,说出来会吓到爹娘的。

张秀萍一脸心疼的表情:“傻孩子,放牛也不用这么早啊,怎么不多睡会儿觉。”

王小刚道:“娘,没事的,我睡饱了。”

王海东叼着烟锅袋子,提着斧头劈柴去了。

张秀萍道:“小刚,我煮饭,你去割猪草。”

“好咧!”

王小刚拿着镰刀,背着背篼,就出门割猪草去了。就是身子热乎乎的,某些地方突出的不得了,让他走路有点古怪,一步一扭捏,磨得自己裤子胀鼓鼓的。

 

第2章 透视看病 第2章 透视看病

王小刚来到自家油菜田,成片的油菜开了花,清晨的露珠挂在油菜花和叶子上,如同晶莹的珍珠,早起的鸟儿在树林里叽叽喳喳叫,晨雾弥漫半山,很美的农家图景。

“一辈子呆在乡村也不错,至少风景美,空气好。”

王小刚嘀咕道,他现在得到了先祖传承,就更不怕呆在乡村了,有先祖传承的辅助,在农村他也有信心干出一番大事业。

王小刚开始割猪草,也就是油菜杆下面的黄叶子,割掉这种黄叶子喂猪,还能够让油菜生长得更好,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割了满背篼猪草,王小刚哼着歌儿,正准备回家的时候,一道倩影从前方小道走来。

是村长薛贵仁的大女儿薛采莲。

薛采莲不到二十岁,在县城读了几年中专之后,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回到了桃花村。

她读的是财会专业,正好就帮着她爹做做账,算是村里的会计,平时没事也做做农活。

在农村,十八九岁的妹子已经是大姑娘了,这个年龄很多都成亲生子当娘了,薛采莲长得漂亮,又在城里念过书,穿着打扮也接近城里人的洋气,还是村长的女儿,很多小伙子都热心追求她,不过她心眼高,到现在都还是单身状态,桃花村的小伙子,没有她瞧得上眼的。

“原来是薛贵仁那老王八蛋的闺女!”

看到薛采莲,王小刚嘀咕道。

王小刚对薛采莲没啥意见,对薛贵仁意见可大了。

薛贵仁作为村长,在桃花村还是很有话语权的,这人贪得无厌,曾经在退耕还林款上坑过王小刚一家,从此王小刚就忌恨上了他,王小刚还知道这老王八蛋是个老色痞子,村里不少妇人被他那啥过。

“小刚哥!”

看到王小刚,薛采莲笑嘻嘻地打着招呼。

薛采莲跟她爹不一样,她爹心眼坏,她却心思纯良,在村里,也只对王小刚另眼相看,因为王小刚好歹是考取过专科的大学生。

“采莲,干啥呢!”

伸手不打笑脸人,王小刚对薛采莲还是笑脸相迎。

“我捡菌子呢。”薛采莲脸蛋儿红彤彤的,含羞待放瞄了瞄王小刚。

王小刚也没在意,他看到薛采莲的背篼里有几朵阳雀菌。

王小刚把目光从背篼转移到薛采莲身上。

薛采莲穿着一件浅色的衬衣,早已经发育成熟的胸口呼之欲出,下半身的蓝色牛仔裤紧紧地包裹着她的双腿和小臀,玲珑娇小的身段特别诱人。

“这薛采莲人娇小,长得挺有料的。”

王小刚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见到青春逼人又身材魅惑的薛采莲,他不禁有些躁动,一股火苗在他体内窜动。

“小刚哥,你干嘛呢?”

被王小刚目光灼灼地盯着,薛采莲娇羞无比,她也是快二十岁的大姑娘了,没吃过大白猪还没见过猪跑吗,哪来不知道王小刚这种野性的目光深藏的意思呢?

“对了,试试我的透视眼!”

王小刚突然冒出这个想法。

修炼了《五行练气诀》和先祖的其它传承,王小刚也习得了透视眼和顺风耳,此刻面对薛采莲,正是验证透视眼的好时机啊。

“透视!”

王小刚的眼睛,泛起一点淡淡的金光。

这点金光,只有王小刚自己知道,薛采莲是看不见的。

薛采莲的衣服,在王小刚的视线里变得模糊,最终她就一丝不挂地出现在王小刚的眼前。

“嘶……”

王小刚一个激灵。

薛采莲还真是有料啊。

平坦的小腹,纤细的腰肢,雪白的肌肤,硕大饱满的两座峰峦……带给王小刚特别的魅惑。

这小妮子,快二十岁了,长了一副快三十岁的成熟胴体,啧啧。

王小刚看得目不转睛的。

“咦!”

突然,王小刚发现薛采莲的小腹里面,有一团淡淡的黑色气息。

薛采莲不知道王小刚的心思,她被王小刚盯得很不好意思,王小刚那灼热的目光就像是要把她的衣服剥开一般。

她不知道,王小刚的眼神,真的透视了她的衣服,把她的身子看得清清楚楚的。

“小刚哥,你干嘛啊?”薛采莲羞涩无端,她是大姑娘了,何尝不明白王小刚眼神里面那种野性的征服?

王小刚突然问道:“采莲,你是不是经常腹痛?”

薛采莲一惊,道:“啊,小刚哥,你怎么知道的?”

王小刚继续问:“是不是平时间歇性阵痛,每个月来大姨妈的时候痛得最厉害?是不是凌晨的时候痛得最厉害,白天很少痛?”

薛采莲羞得脸颊滴水,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小刚哥,你是怎么知道的?”

薛采莲心里疑窦重重,她腹痛的事情,就是村卫生室的刘桂兰医生都不知道,全村子也只有她的娘知道。

难道小刚哥是医生?

王小刚似乎知道薛彩莲心中所想,说道:“采莲,我在市里的时候,跟一位老中医学了点医术。”

跟老中医学医术当然是鬼扯的,王小刚是通过修炼先祖传承里面的医道知识,再用透视眼才看出了薛采莲的毛病。

本来王小刚也不是为了给薛采莲看病,他纯属是为了试验一下透视眼,无意中发现了薛采莲的腹部有一团淡淡的黑色气息,才根据先祖的医道知识推断出了薛采莲的身体状况。

他的透视眼,持续时间比较长了,这跟他修炼了《五行练气诀》有很大关系。

又看出了薛采莲的身体毛病,王小刚内心是比较高兴的,他才修炼一晚上,就把练气决、透视眼、象形拳修炼到了一定水平,还掌握了不少医道知识,这个修炼速度是让他很满意的。

薛采莲不疑有他,果然小刚哥是医生。

薛采莲问:“小刚哥,你有办法帮我治疗吗?”

好几年来,薛采莲就饱受腹痛的折磨,断断续续地也看了不少医生,各种草医和镇卫生院的医生都看不出个问题来,她在城里念中专的时候,去县医院找医生看过,还拍了片,县医院的内科专家拿着拍片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现在王小刚却一口道出了她的毛病,还把她的病痛情况说得很清楚,这让她诧异的同时,也给了她希望。

“可以治疗,不过……”

盯着薛彩莲娇小玲珑的身躯,王小刚扬着嘴角,脸上浮现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第3章 娇小玲珑的薛彩莲 第3章 娇小玲珑的薛彩莲

面对王小刚直勾勾的眼神,薛彩莲心里一紧:“难道小刚哥是想那个我吗?”

薛采莲嘴上道:“不过什么?小刚哥,你要诊疗费吗?多少,我都给你,我没钱去找我娘要!”

王小刚摇头:“不是。”

“那你要什么?”

薛采莲脸色通红,真被她猜准了,小刚哥是想那个。

羞涩地低下头,薛彩莲轻声说道:“小刚哥,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病,我……我可以给你……给你那个……”

那个?

王小刚心思一转,忍不住笑喷了出来。

奶奶的,这小妮子误会了哥哥啊,在她心里,哥就是那种趁火打劫的色痞子吗?

看到薛采莲含苞待放的身躯,颇具规模的胸口,王小刚的心一下子躁动起来,要真的和薛采莲来一发也不错呢。

这个念头一起,王小刚都被自己吓了一跳,淡定淡定,君子好色,取之有道,不能做这种趁火打劫的人。

王小刚道:“采莲,你误会了,我没别的要求,给你治病,得找个隐蔽点的地方,你约个时间地点吧,到时候我来给你治病。”

发现了薛采莲的身体抱恙,王小刚还是决定给薛采莲治治,他讨厌薛采莲的爹薛贵仁,但不讨厌薛采莲,这事儿是一码归一码,他也想要通过给薛采莲治病,来验证一下他的医术。

学了点先祖的医道传承,却没有实际操作过,只有实际操作了,他才知道管不管用。

真要是学会了一手好医术,他以后也多了一门吃饭的手艺。

“小刚哥,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

薛采莲激动地抓起王小刚的手,把王小刚就往小树林里面拉去。

看到薛采莲这么着急,王小刚也能够理解,薛采莲一定是被病痛折磨太深,一刻也不想等待了。

王小刚对薛采莲说道:“把衣服脱了!”

“啊!”

薛采莲面色一红,顿了顿,还是依照王小刚的话,飞快把衣服脱了,脱了衣服她马上脱裤子,含羞说道:“小刚哥,来吧,我给你。”

“噗!”

王小刚按住薛采莲的手,说道:“不用脱裤子,我也不是要那个,你别误会。”

薛采莲道:“小刚哥,我懂的,你要,我真给你,我是自愿的!”

王小刚无奈地摇了摇头,怎么就不相信哥的人品呢?

他没多说话,伸手就覆盖在薛采莲的腹部上。

一股热流,就从王小刚的手掌输入了薛采莲的腹部,这是王小刚修炼《五行练气诀》产生的气息,类似于武侠小说里面的‘真气’。

让薛采莲脱衣服,也是为了方便给薛采莲治疗。

王小刚用的就是气疗法,类似于气功治病,只不过这气功不是上个世纪泛滥的伪气功,这可是他修炼先祖传承再配合医道知识施展的气疗法。

气息源源不断地从王小刚的手掌输入薛采莲的腹部。

薛采莲的腹痛,就是体内那股黑色气息造成的,那股黑色气息是阴寒的病气。

阴寒病气阻塞血脉流通,导致她的腹部阵痛,来大姨妈的时候,她气虚,就更痛,凌晨是每天最阴寒的时候,便是她最痛的时段,白天就反而没有症状。

王小刚给薛采莲治病的原理也很简单,就是用他修炼《五行练气诀》产生的气息,驱赶走薛采莲体内的阴寒病气。

当王小刚的气息进入薛采莲的腹部,就让薛采莲感觉到了一股温热,让她很舒服。

腹部被王小刚输入气息特别舒服,和王小刚紧密接触,薛采莲心里涌起复杂的情绪,嘴里发出了哼哼唧唧的声音。

听到薛采莲嗯嗯呀呀的声音,王小刚忍不住身体燥热,小妮子啊,你可别叫了,你这是在考验哥的意志啊。

气氛,陷入旖旎。

几分钟之后,薛采莲全身香汗淋漓,她没穿衣服,身上汗珠点点,带给王小刚一种极致的魅惑。

王小刚松开手,说道:“采莲,好了。”

薛采莲意犹未尽,很享受被王小刚治疗,她开口道:“这就完了?”

“恩!”王小刚点点头,说道:“我已经治好了你的病,你再也不会腹痛了。”

“谢谢小刚哥!”薛采莲满眼感激。

“不客……”

王小刚还没说完,一抹香风入怀,薛采莲扑向了她,双手紧紧地缠绕着他的脖子,接着他感到嘴唇一热,是薛采莲送上了香吻。

王小刚脑袋陷入短暂短路,他没想到薛采莲这么主动。

顿了几秒钟,王小刚主动迎合起来,和薛采莲亲吻。

“小刚哥,谢谢你……”

薛采莲喘息连连。

王小刚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哪里经受得住薛采莲这种青春逼人的女孩这般主动,他左手抓着薛采莲的臀瓣,右手就去拉扯着薛采莲的裤带子。

薛采莲半推半就,她早就忘乎所以。

“哗啦!”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响起一道树丫子被摇晃的声音,接着传来了一声咳嗽。

“啊!”

薛采莲一声惊呼。

王小刚连忙捂住薛采莲的嘴,再做了个嘘声的姿势。

“采莲,别叫!”

王小刚在薛采莲耳边轻轻说道。

薛采莲点了点头。

王小刚松开了薛采莲的嘴。

“小刚哥,有人!”

薛采莲面色通红,紧张兮兮的,她本来是打算给王小刚的,一是她感谢王小刚治好了她的腹痛,二是她本来就有些喜欢王小刚,三是她都快二十岁了,还没有谈过恋爱,更没有和男人发生过那种事情,但她对那种事情还是很渴望的,她也经常偷偷看一些小黄书和一些小电影。

几相结合之下,她就放开了胆子,准备尝试一下男女情爱的滋味,却忘了这是在山坡上的小树林,随时都可能有村名路过。

“别说话,等他走了再说!”王小刚轻声说道。

“恩!”薛采莲乖巧地点了点头。

约莫过了五分钟,估摸着人走了,王小刚和薛采莲才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王小刚和薛采莲都失去了之前的激情冲动,他们就算是要做这种事情,都不会在这个地方,害怕被人撞见。

王小刚和薛采莲都不知道,刚才村里的无赖杨二狗看到了他们。

杨二狗扛着一捆柴,嘀咕道:“王八羔子的,王小刚这逼人真他妈有福,搞了村长家闺女,嘿嘿!”

“采莲,采莲,快回来吃饭啦!”

薛采莲的娘周兰香扯着嗓子喊薛采莲。

王小刚和薛采莲都是一惊,还好没有继续做那事,要是正开始,被周兰香这一嗓子喊,吓得他们屁滚尿流,那滋味可不好过了。

“晓得啦!”薛采莲回了一句。

“小刚哥,我回去了!”薛采莲踮起脚尖,在王小刚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之后,背着她的背篼就扭着小蛮腰离去了。

看着薛采莲的背影,王小刚砸吧着嘴,可惜了,本来还有机会摘掉头上的初哥帽子呢。

王小刚二十多了,正是精力旺盛想女儿想那事儿的时候,他对薛采莲一直都有想法,今天这个机会可以说是千载难逢。

王小刚心里一阵暗骂,格老子的,不晓得是刚才是哪个背时砍脑壳的,破坏哥的美事儿。

背着一背篼猪草赶回家,王小刚还在回味刚才的事情,虽然没能够办了薛采莲,他把薛采莲身上看了个遍,也触碰了薛采莲的身子,还和薛采莲激吻了。

回味着和薛彩莲吻的瞬间,王小刚的心尖尖都剧烈跳动起来。

“这小丫头,哥迟早拿下你,嘿嘿……”

王小刚嘴角挂着一抹邪邪的笑容,脑海里挥之不去都是薛彩莲曼妙的身躯,雪嫩入水的肌肤,很有规模的峰峦,还有她那动作生涩的小舌头。

 

 

第4章 上山采药 第4章 上山采药

一边想着薛彩莲,王小刚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另外一个女人。

周晓梅,他爱过,又恨过的女子。

王小刚曾经是一名大专学生,学的是农科。

大专虽然不是什么好学校,在村民眼里也是了不起的大学生了,桃花村几十年来也就走出去一个大专生,现在在镇上做老师。

读大专的时候,王小刚和同班的城里姑娘周晓梅恋爱了。

大二上期一次考试,周晓梅做了弊,被老师抓了,王小刚去顶了锅,最后他被开除,周晓梅留了下来,他无怨无悔,因为爱情。

哪知道他退学回家不到一个月,就接到周晓梅的电话说分手,周晓梅说他们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了,一个农民是配不上她的,周晓梅冷漠无情的态度可把王小刚气得七窍生烟,也让王小刚看清了周晓梅的真实面目和现实的残酷。

恋爱的时候,王小刚本来有推了周晓梅的机会,只可惜他那个时候太单纯了,放弃了好几次绝佳机会,现在想起都后悔了,当时他是很想珍惜和周晓梅之间的美好感情,因为周晓梅是他的初恋。

早知道周晓梅是这种势利的女人,当年就该干翻她。

“周晓梅,你是城里女人,是大专生又如何?我王小刚总有一天会出头,等我发达了,你就是跪下来给我舔几把都得看老子的心情……”

不愿再想烦恼事,王小刚哼着歌儿回了家,把猪草倒在堂屋,张秀萍已经煮好了饭。

简单的饭菜,炒茄子、炒椿芽儿、黄瓜汤,和一锅洋芋箜饭。

王海东倒了两杯包谷酒,递给王小刚一杯。

王小刚一愣,爹给自己倒酒,这还是头一遭,他预感有事情要发生。

果然,王海东开口,说道:“小刚,你去城里打工吧,窝在农村,没出息的,爹老了,也帮不了你什么,这一千块钱你拿着,去城里别饿着肚子!”

王海东掏出一叠钱,一百元面值的只有两张,五十面值的都少,十块二十块居多。

看着一叠皱巴巴的钱,王小刚鼻子一酸,这些钱都是家里卖山货、鸡蛋,五块十块攒起来的,爹娘省吃俭用都舍不得花,一次性拿出一千块,对他们家来说是一大笔巨款了。

“爹,这钱,我不能要!”

王小刚推辞了。

王海东道:“拿着,你不要?不要拿什么去城里?去城里没找到工作的时候吃什么?”

张秀萍也说道:“是啊,孩子,拿着吧。”

儿子马上就要离开她,张秀萍倒有些舍不得,但这也没办法,让儿子留在山村不是个事儿,找不到钱,也娶不到媳妇。

王小刚说道:“爹,娘,我不要钱,我也不去城里,我就留在家里照顾你们二老。”

“胡闹!”王海东气得一巴掌拍打在桌子上,弄得桌子剧烈抖动,黄瓜汤都荡了出来。

张秀萍急忙说道:“老头子,你别急!”

接着又转向王小刚,说道:“你这孩子,别气你爹啊,娘也舍不得你走,你长大了,该出去闯闯了,出去找点钱,顺便给娘带个儿媳妇回来,娘还想早点抱孙子呢。”

爹娘的态度,更是让王小刚心里不是滋味,他说道:“爹,娘,我就留在村里,一样可以赚钱,还可以照顾你们,这多好啊。”

“赚钱?”

王海东笑了笑,说道:“在这鸟不拉屎的桃花村,你怎么赚钱?”

王小刚道:“爹,俗话说得好,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桃花村是穷,但桃花村到处都是宝,桃花村土壤肥沃,适合种植蔬菜瓜果,桃花村泉水清甜,适合生产酒水,山上到处都是药材,也适合发展中药产业,我是学农业科学的,留在村里更适合我发展。”

王小刚这个话,让王海东紧绷的脸色稍稍松弛了一些。

王海东道:“小刚,你说的都没错,桃花村资源物产的确丰富,但这地方交通不便,离县城都有几十公里路,如果这里可以发展产业,早就有老板来投资了,哪来还轮得到你来做?”

王小刚道:“爹,你给我半年时间,如果半年我都赚不到钱,我就去市里打工,好不好?”

爹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

王小刚只有先约定半年期限,这样让父亲放心一点。

有了先祖传承,半年时间足够他做很多事情了,等他赚了钱,爹自然会改变想法。

半年时间,还是说得比较保守的,王小刚有信心在两个月之内就赚到钱。

王海东想了想,说道:“好,给你半年时间。”

张秀萍道:“快吃饭。”

王小刚和爹喝了一杯酒,两父子也没说多的话,吃完饭之后,王小刚就走出了屋子。

“到底怎么赚钱呢?得想一个赚钱的好项目!”王小刚的心思不时转动着。

正巧,王海东也吃完了饭,他抽着烟锅袋子,走路都一拐一拐的。

王海东不是瘸子,他是患有十多年的风湿关节炎,每逢季节变换和天气变换,他的骨头关节就剧烈疼痛,让他走路都走不好。

“爹,你的风湿病又犯了?”

王小刚问道。

“是啊,老毛病了,哎。”王海东一脸惆怅。

王小刚暂时丢下赚钱的念头,仔细搜寻先祖传承里面的医道知识,他决定先把爹的身体调理好,他能够治好薛采莲的腹痛,也有信心治好爹的风湿关节炎。

“有了,用气疗法,再配合喝药酒,就能够治好爹的风湿关节炎。”

王小刚很快就找到了方法。

因为老爹的风湿关节炎有了十几年,太顽固了,用气疗法都不能够根治,只有用气疗法加上喝药酒才能够彻底治好。

这也是因为王小刚才开始修炼,他的气息还不够强,如果他都修炼了三年五载,单纯用气疗法也能够治好爹的风湿关节炎。

王小刚背着背篼,拿着小锄头和柴刀就上山了。

“小刚,你去哪儿?”王海东问。

“上山,采药。”

“这孩子!”

王海东吐了一口烟圈,眼里流露出了欣慰的神情。

儿子变化很大,主动上山采药,证明他的确想做事赚钱了,这是个好兆头。

王海东感觉到了王小刚身上的一些变化,具体是什么变化他也说不上来,只是感觉王小刚没有之前那么颓废了,对生活变得充满信心起来。

 

 

第5章 被蛇咬的美女 第5章 被蛇咬的美女

桃花村有一片连绵的高山,统属于一个山系,都叫桃花山,其中又细分为四方山、和尚山、老鹰嘴、鸡公山四座大山。

桃花村唯一的溪流,源头就在老鹰嘴和鸡公山的山谷之间。

四座大山,面积最广的是四方山,最高的是和尚山,最陡峭险峻的是鸡公山。

王小刚要去的就是鸡公山。

鸡公山最险峻,传说山上还有老豹子和野猴子,一般人都不敢爬上去,越是这样的山峰越原始,在上面采集到好药材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毒辣的太阳映照大地,山风吹来都是热乎乎的,爬鸡公山,还得先爬一座大坡,以前王小刚爬大坡都气喘吁吁,现在却行走如风,这都是因为修炼了练气决,又练了拳术,导致他体质增强的缘故。

很快爬完了大坡尽头,就来到了鸡公山脚下,前方没有了去路,王小刚拿着柴刀,砍掉树枝、杂草,硬生生开辟了一条道路。

鸡公山里面药材果然很多,他见到有用的药材都挖起来丢进背篼。

等他快爬上了鸡公山顶,他都挖了好几十种药材,装了满满一背篼。

给爹泡药酒的药材只需要十来种,其他药材王小刚留着也有用。

王小刚就沿路往下走。

“好香!”

突然,一阵风吹来,让王小刚闻到了一股香味。

王小刚好奇,顺着香味寻找。

“咦,兰花。”

走到了一片阴暗潮湿之处,他看到了一株兰花。

这一株兰花翡翠色的叶子,开着一束花,火红色的花瓣异常娇艳,跟翡翠色的叶子交相辉映。

桃花村在华夏大地偏南方,是亚热带季风气候,兰花都是在冬天开花的,现在已经是晚春时节,这株兰花竟然开了一束花,让王小刚感到有些奇怪。

王小刚读专科的时候就是学农科的,他想了想,很快明白了,这个地方接近鸡公山的山顶位置,海拔很高,加上这儿处于狭山沟附近,土壤很潮湿,常年的气温都偏低,所以这株兰花在晚春时节还能开花。

“这是翡翠兰。”

进一步观察,让王小刚激动起来。

王小刚学过农科,他对兰花是有一定了解的,他也知道一些品种在大城市广受有钱人追捧,眼前这一株兰花是翡翠兰,属于名贵品种,绝对能够在市场上卖个好价钱的。

王小刚压根没想到鸡公山上还有名贵的翡翠兰,他小心翼翼地把这株翡翠兰连着根和泥土挖了起来。

想要在农村发展产业,除了找个靠谱的项目,也需要一笔启动资金,王小刚正愁没钱,就碰到了这一株翡翠兰,真是意外之喜,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

在附近砍了点细枝条,编了一个小篮子,把翡翠兰放入了小篮子之后,王小刚又在附近寻找了一遍,看看还有没有如翡翠兰一样珍贵的兰花。

找了一圈,别说是翡翠兰了,就是普通兰花都没有见到一株,王小刚就背着一背篼药材,提着翡翠兰下了山。

人逢喜事精神爽,王小刚一路哼着欢快的歌儿,哪怕是烈日当空他也觉得全身舒爽。

“啊……啊……”

在路过一片苞米地的时候,王小刚突然听到了让他脸红心跳的声音。

这是张昌文家里的苞米地,张昌文是个牛贩子猪贩子,经常走乡窜镇买猪买牛再拉到县里去倒卖赚钱,留下他媳妇秦香菊一个人在家种庄稼。

秦香菊是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身材好,长得也白白净净的,一对大瓜特别诱人,村里的老光棍小痞子们都惦记着她,传闻她也是个浪货,很喜欢勾男人。

难道秦香菊在自家苞米地里偷男人?

想到这儿,王小刚就一阵兴奋,猫着身子悄无声息地朝着秦香菊家的苞米地走去偷看。

张昌文为人不好,心思歹徒,曾经想低价收购王小刚家的老黄牛,王小刚家最终没卖,张昌文就时常找些事情欺负王小刚的爹娘,这让王小刚怀恨在心。

他要看看到底是哪个男人在给张昌文戴绿帽子。

想到张昌文顶着一头的呼伦贝尔大草原,王小刚就有种兴奋感。

走到了苞米地的尽头,王小刚都没有看到秦香菊和野男人,等他再挪动几步,看到一个年轻女人躺在苞米地下面的小溪沟边上。

女人是个生面孔,二十多岁的样子,长得很美,瓜子脸柳叶眉翘鼻梁大眼睛长睫毛,上半身穿一件浅色的阿迪达斯运动衫,下半身是一条紧身的牛仔裤,脚上穿的军绿色匡威板鞋,此刻她躺在小溪沟边上,牛仔裤退到了膝盖边上,正有气无力地哼哼唧唧。

王小刚正好看到女人白花花的两瓣美臀。

看这女人的穿着打扮和气质,应该是城里人,她一个人来鸡公山下的小溪沟干嘛呢?

王小刚好奇起来。

这女人为啥脱裤子,她难道……

突然,这女人看到了王小刚的影子,抬起头来看到了王小刚。

“救我,救我……”

女人朝着王小刚呼救。

王小刚看到女人的面色变得青紫,一个箭步跳下去,抓起女人的手,问道:“你怎么了?是中暑了?”

不管认识不认识,见到这女人楚楚可怜的样子,王小刚都升起了怜惜之心。

“我……我解手,被蛇咬了……”

女人吃力地说着,王小刚发现她的嘴唇都变得乌黑乌黑的。

被蛇咬了?

王小刚一惊。

山里毒虫猛兽多,毒蛇、蜈蚣、蝎子时常出没,作为山里人,王小刚倒是习惯了这种环境,出门都带把柴刀,遇到没路的杂草丛林都要先打几下惊走虫蛇。

“嘶嘶!”

王小刚听到不远处的草丛里传来声响,他放眼望去,便看到一条近一米长的花斑毒蛇。

猜到正是这条毒蛇咬的这女人,王小刚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他一下子飞过去,一脚精准地才在毒蛇的七寸位置。

毒蛇被踩住,使劲扭动,尾巴在空中一摆就对着王小刚的小腿袭来。

“小心!”

女人一声惊呼。

王小刚手中紧握着柴刀,刀背狠狠地对着毒蛇的半身斩落下去,脚下同时使力,很快毒蛇就被他弄死了。

打死了毒蛇,王小刚丢下柴刀,放下背篼和装翡翠兰的临时篮子,快步来到女人身边,问道:“你是哪儿被咬了?”

“屁……屁股……”

女人气息微弱说道。

被咬的地方是敏感位置,她很害羞,但她的脸色都一片青紫,升腾起来的红晕都看不见。

“屁股?”王小刚愣了愣,这特么就尴尬了,让哥很难办啊。

 

绝品透视神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绝品透视神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绝品透视神医小说全文

绝品透视神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绝品透视神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绝品透视神医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