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顶级近身高手

顶级近身高手段飞云诗彤小说在线阅读by笑笑星儿

来源:zzy|小说:顶级近身高手|时间:2020-03-10 09:57:02|作者:笑笑星儿

作者笑笑星儿原创小说顶级近身高手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顶级近身高手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试读:他曾是国家利刃、华夏兵王,同时也是让无数黑暗势力为之颤抖的死神:哈迪斯。他还有一个女神级的总裁老婆。如今他回归都市只想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却不想各色美女纷纷主动投怀送抱,同时伴随的麻烦也接踪而来。他不得不霸气出手,却不经意搅动天下风云。醉躺美人膝、醒执天下权。真男人不过如此!

顶级近身高手段飞云诗彤

笑笑星儿小说作品《顶级近身高手》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XF,那是咱爸

云诗彤。

东海市云氏企业现任总裁,在任三年,创造巨额利润让所有商业家足以震惊。

她是东海市十大杰出青年之一,是东海市六大先锋企业家之一,是……

总之,从她接管云氏企业以来,一个个耀眼的光环落到了她的头上,这并是因为她那如同女神般的容貌,而是她那敏锐的商业触觉和超越常人的一个个创造巨额利益的决断。

然而没有人知道,这个让全东海男人暗恋甚至疯狂崇拜的商业女神竟然有着一个垃圾到不能再垃圾的老公,一个小小的站门的保安。

云诗彤自己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竟然会嫁给这么一个极品到不能再极品的男人。在她被父亲以死要挟从英国剑桥抛弃自己的博士学业回到H国服从长辈安排结婚的时候,还曾一度设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和感染力,就算是一块烂泥也绝对可以将其变成让人羡慕的黄金。

可是在当他看见自己的丈夫,尤其是在一起生活了一个月之后,她彻底的放弃了这个幼稚的想法。段飞根本就是一个人渣、无赖、流氓……总之,能想到的所有形容垃圾男人的词语都不能描绘这个人的不堪,她怎么也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用死来逼迫自己嫁给这个男人,难道就是为了糟蹋自己?

段飞一步三晃如同一个地痞无赖走到木桌前,“咣当”一声将身子摔在云诗彤对面的竹椅上,一脸无赖的看着她:“嘿嘿,老婆,叫我回来啥事啊,是不是想老公了?”

云诗彤厌恶的看了一眼这个扶不上墙的男人,用力皱起眉头,只觉得自己的鼻子里钻进了一股让她险些晕倒的酸臭味:“段飞,你这是什么味道?”

“什么味道?”段飞装模作样的闻了闻,“男人味啊,嘿嘿,你慢慢闻多了就习惯了。”

云诗彤被段飞这话气的眼睛一翻,差点昏过去,男人味,真亏这流氓说的出来,不过早已经对段飞失望到家的她想起今天找他回来的目的,只得强自压抑住了掉头就走的念头,不过还是将自己坐下的竹椅向后移了一段距离,而就在云诗彤重新坐下准备和他说今天的事情,却目瞪口呆的看见这个流氓正把手伸到自己桌边,一伸手将自己刚刚精心泡好还没有来得及品一口的雨前龙井抓了过去,张嘴就灌了一口,还用力的吧嗒了吧嗒嘴巴,然后一皱眉,将茶杯放在桌上,说道:“什么东西,这么难喝。”

“……”云诗彤弯月一样的眼睛瞪得溜圆,不可思议的听着这个流氓的批评,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帮忙,饶是她耐性再好此时也早已跳起来对着段飞大声质问了。自己足足用半个小时才泡好的一杯茶,喝了也就算了,竟然还说难喝。关键是,那茶杯,可是自己的私人物品啊……

这个臭L氓!

同时段飞也有点奇怪,按照平时,自己这么一折腾,云诗彤早就忍不住了,不是对着自己冷嘲热讽一顿,就是拍拍屁股走人。可是今天云诗彤虽然很恼怒,可是却依旧安静的坐在竹椅上,既没有对自己冷嘲热讽,也没有掉头走人。

有古怪!

“老婆,到底有什么事,说吧?”心中纳闷,脸上还是那种流里流气的德行,段飞很疲软的懒洋洋在竹椅上一靠,随手摸出一根廉价的烟卷,“啪”的一声点上,看着烟雾对面的云诗彤嘿嘿笑道。

“段飞,我对你有一个建议,希望你能听一下。”云诗彤强忍着怒气,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静,如果不是那件事,她真恨不得将这个流氓直接从这里踹下去,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什么建议?”段飞嘿嘿笑道,“只要是老婆大人的建议,你放心,我绝对听从。”

听着段飞的油腔滑调,云诗彤没有丝毫感觉,继续道:“我希望你平时能够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你现在的形象真的很……很让人失望。”

云诗彤刚想说“恶心”猛然想起这毕竟是自己的老公,巧妙的转变成了失望。

“改变形象?”段飞佯装一愣,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我这样的形象不是很好吗?还需要改吗?”

看着那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很匪气的上下乱看的段飞,云诗彤呻、吟一声,她早就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如果自己的建议有用,现在的段飞早就不是这个样子了。可是这样的段飞,实在是让人有些看着恶心。难道这个人就一点都不知道廉耻吗?

很用力的揉了揉额头,云诗彤放弃了继续说教的工作:“段飞,我今天叫你回来有件事想跟你说……”

“什么事,是不是老婆你忽然想通了,觉得一直这么冷落着我是你的不对,决定叫我回来跟你圆房了,是不是?”段飞一脸谄媚的嘴脸,讨好的看着被打断话的云诗彤。

“……”云诗彤瞪大了一双美目,看着面前那张让她厌恶,甚至是恶心的嘴脸,脑袋一片空白,天啊,这个家伙脑袋里难道就只会想这些龌龊的东西吗?

“是不是啊?”段飞继续一脸期盼的看着云诗彤,很欠扁。

“不是,是……”

云诗彤的话还没说完,段飞就再次打断了她的话:“不是那你这么着急叫我回来干什么,我还以为你是要跟我圆房呢,搞得我刚刚遇见的一个极品怨妇连那啥都没做就赶紧赶回来,哎——”

无力的叹息一声,段飞再次软软的躺在了竹椅上,一脸的失望。

“段飞!”云诗彤实在受不了了,忽然站起身一声大喝。

“额,怎么了?”段飞很无聊的翻了翻眼睛,重新点上一根烟,很无辜的看着云诗彤,像是被吓了一跳。

云诗彤只被气得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就连在洽谈上亿项目的时候都没有一丝波澜起伏的心竟然每次见到段飞都会被刺激的不受控制的想要发疯,这个家伙难道是自己的克星吗?为什么自己在他面前从来不能保持冷静。

“我爸妈要来东海了。”无力的重新坐下,云诗彤决定对眼前的家伙视若无睹,声音也冷冰冰的。

“什么,你说咱爸妈要来东海?”软的跟堆烂泥似的段飞忽然神经反射似的从竹椅上蹦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云诗彤。

云诗彤也被段飞这么剧烈的反应给吓了一跳,不过她却没放过段飞口里的称呼,不由得恼怒道:“那是我爸妈,不是你爸妈,你不要乱说。”

段飞却没听到云诗彤的话,脑袋里一个劲的在想,老爷子要来东海了,到底怎么回事,老爷子在四川呆的好好的忽然跑东海来干什么?

“额……你刚刚说什么?”段飞一脸迷惑的抬起头。

“我说那是我爸妈,不是你爸妈,你嘴里不要乱说。”云诗彤气哼哼的道。

哪知,段飞听了这话,不但没有反驳,反而嘿嘿一笑,看着云诗彤:“这你可说错了,XF,那是咱爸妈。”

第11章 让人仰望的女神

“你……”云诗彤强自忍住暴走的冲动,头疼的看着面前不务正业的这个极品老公,想起马上就要到来的爸爸妈妈,觉得更加头疼。

她已经从妈妈的电话里知道了一些这次俩老人来这里的想法,抱孙子。

天啊。

每当一想起昨晚电话里妈妈那责备的语气,云诗彤就觉得要抓狂。要孩子,他从未想过这件事情,尤其是在接手了云氏企业之后,她已将全部身心都放在事业上,根本就没想过这个问题。

可是现在爸妈就要来了,看意思好像是专门为了这件事来的。

无力的看了眼对面笑嘻嘻的吞云吐雾的段飞,云诗彤简直有一种想砍人的冲动,让自己给眼前这个男人生儿子,打死她都不愿意。

“XF,咱爸妈什么时候到,好久没看见他们了,心里还真想他们啊。”段飞像是根本不知道云诗彤为何生气,自顾自的抽着烟说道,摆出一副渴望的姿态。

“段飞,你给我正经点。我不管你平时怎么样,但是我爸妈来了之后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作风问题,否则……”云诗彤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嘴巴,只因为此时的段飞正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那样子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眼泪在眼窝里转来转去……

这个混蛋。云诗彤心里暗骂,他之所以没在“咱爸妈”这观点上纠缠就是怕越纠缠越是让自己发疯,可是现在眼前这个家伙却是一副委屈小XF的表亲,天啊,难道他不知道现在应该委屈的是自己吗?

云诗彤再次深吸一口气,勉强再次压制住了暴走的冲动,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受过良好教育的她,一直都是天之骄女。尤其是在接手云氏企业之后,心态变得越来越沉稳,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何曾出现过一丝失态的时候,可是每次面对这个男人她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绪,每次见面都被他气的发疯。

“XF,你真的冤枉我了……”段飞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云诗彤,心中已经乐开了花,眼前这个女人,几乎被大东海所有成功男士称为整个东海最高贵的新商业女神,任何一个男人站在她面前都会有一种自惭形秽的自卑感,让男人自卑的不止是她绝美的容貌和让人为之疯狂的身材,更多的是她头顶那一个个璀璨的光环。做女神的老公压力多大可想而知,段飞从未觉得自己配得上云诗彤,他也从没想过有朝一日可以俘获女神的芳心,两人结合在一起根本就是一个错误,却谁也不能反抗。不过,能够一次次将从来视男人为无物的女神气的暴走,也是一件乐趣。段飞有时候觉得自己简直有点变态,相比较在人前冰冷端庄的云诗彤,他更喜欢看她丢掉女神的外衣被自己气的暴走的样子。

“段飞,我希望你能正经点,我……”

“XF,你真的冤枉我了。”不等云诗彤说完,段飞就打断了她的话,脸色凄苦,满腹委屈:“我真的不是你的想的那样,我,我……”他很害羞的低下头,压低了声音:“其实我是一个很纯洁的男人,真的很纯洁……”

“吧嗒——”刚刚抓起水杯准备顺顺气的云诗彤身子一哆嗦,茶杯摔在了地上,一脸见鬼的看着面前这个装纯情的男人,刚刚那句话差点让他直接晕过去,这段飞纯洁?云诗彤宁愿相信母猪会上树……

“我还有会要开。”云诗彤强忍着将面前的水杯砸在段飞头上的冲动,站起身向外走去,她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如果再坐下去,她害怕自己会神经失常……

“XF,咱爸妈什么时候到啊?”看着院子里云诗彤钻进汽车,段飞趴在阳台上大声问道。

“轰——”

回答他的是汽车的轰鸣声和一排尾气……

“哎,女人就是小气,不就是开开玩笑吗?有什么好生气的?”段飞自言自语,嘴角挂着一丝得意的笑意,调戏云诗彤,直到将她气得暴走,已经成为了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乐趣之一。

不过很快,段飞的笑容就变成了苦涩和迷惑。云家老爷子来东海了,看来自己真得收敛一点了,如果让这个老家伙知道自己和云诗彤现在的关系,凭借自己对那老家伙的理解,这老家伙非得狠狠收拾自己一顿不可,老虎凳辣椒水都有可能。

想到这里,段飞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哆嗦。

“段少,这是我刚刚给你熬的醒酒汤,你快喝了吧。”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安姨端着一个盘子走了上来。

“谢谢安姨。”段飞微笑接过,坐在软椅上慢慢的喝着,此时的样子和面对云诗彤时完全不同。

“我刚刚看见小姐离开的样子很生气,段少又和小姐吵架了?”安姨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云诗彤先前坐的位置,一脸慈祥的看着面前安静喝汤的段飞。她是过来人,更是经历过一些别人所不知道的事情,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青年虽然外表吊儿郎当的,可是却并不是真实的他,他的身上好像有一层迷雾,拒绝让人去看。云诗彤身在其中察觉不出,可是她却看出来,尤其是段飞的眼神,偶尔流露出的一丝彻骨的冷漠和苦涩,那是只有经历了无数风雨才能出现的眼神。

“没有,我们只是对一个小问题发生了一点分歧。”段飞温和的一笑。

“小姐从小娇生惯养,没有受过苦,脾气难免有点倔,段少你是男人,应该让着她点。”安姨拢了拢耳边的长发,看向外面的风景,幽幽道:“女人,有些时候是需要男人哄一哄的。”

段飞点点头:“谢谢安姨,我知道。”他又抬起头,有些奇怪的看着眼前的安姨,直觉告诉她,今天的安姨有些和平时不同,好像有什么心事:“安姨,您喜欢的男人一定很会哄女孩子吧?”

“你呀,连你安姨也想调戏?”安姨收回目光,嗔了段飞一眼,却并未生气,嘴角带着一丝温柔的笑意:“他呀,可不会哄女孩子,就跟个木头似的。”

“那安姨您还等他做什么,安姨您这么漂亮,还不如找个会疼人的,你说是不是?”段飞一口和光了醒酒汤说道,嬉皮笑脸的。

“去你的,再敢胡说八道,看安姨不撕碎你的嘴。”安姨佯装生气,却自己气笑了,站起身向楼下走去,走到楼梯口回头说道:“老爷他们下午四点到达虹桥机场,段少你有时间去接接吧。”

“我知道了。”

安姨说完走下楼去,苦笑着摇头,最后一句是云诗彤专门叮嘱让她转告段飞的。心里很无奈,心说云诗彤这丫头虽然被气走了,可是内心深处还是希望段飞能够去的,否则也不会专门叮嘱自己告诉段飞了……

哎,真是一对冤家。

——

东海虹桥机场。

下午四点十分。

一辆奥迪A8缓缓的开来,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奥迪A8虽然已经不是什么难得一见的豪华车辆,可是这一辆车的车牌却实在让人眼红:6688。

就是傻子此时一看车牌号都能看出这靓奥迪车的不同,能够挂的上这种车牌的人,在东海没有几个。

车门打开,一只黑色的高跟皮鞋从车中踏出,小巧的皮鞋,纤细的鞋跟,让人看的目眩神迷……

谁也没有想到,从这充满了一丝霸气的奥迪中走出的竟然是一位气质超绝的美女。

只不过这位美女的身上穿的并不是时尚的潮流服装,而是一件显得有些古板的工作套装,但正是这样,让这位气质美女的气质变得更加截然不同,倾城绝代来形容也不过分。

一张绝美的脸上没有浓妆淡抹,却也不是素面朝天,显然是经过了特殊的打扮。

一头青丝高高的挽在头顶,只留下两道发丝垂在耳际,正是现下最流行却很少见的发型,因为一般的女人根本配不上这个高雅的发型,就算勉强做好只会变得更加庸俗。可是这个女人做成这样的发型却给人一种完美的感觉,仿佛这个发型的设计者就是专门为了她而设计。

高贵,典雅,她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神,身上没有霸气却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质,形成一个特殊的气场,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不少等候在过道上的男人都忍不住吞了一口吐沫,他们实在想象不出一个女人可以完美到这种程度,这一刻,不少男人纷纷不由自主的觉得家里那曾经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妻子和眼前女人一比简直如同猪八戒的二大妈,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高贵如女神的女子走下车后,很自然的抬起玉手,看了看精致的手表,这才抬起头来,向着四周看去……

随着她的目光,每一个被方向的男人都开始呼吸加速,他们既希望女神能够看向自己又害怕自己的庸俗玷污了女神的高贵,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感觉。

可惜,女神的目光并没有在他们任何一人身上停留。

云诗彤失望的收回目光,心里叹了口气,她其实早就猜到段飞不会来,想起早晨自己忍不住暴走的情形,再一会爸妈就要到来的爸爸妈妈,心中有些后悔,也许自己早晨的时候应该再忍耐一下,万一爸妈来了看不见段飞,他们会怎么想……

第12章 老婆的干妹妹

这里是机场的贵宾通道,只有那些有着特殊身份地位的贵宾才能从这里走出。

云鼎走在贵宾通道里,脸上带着一种久别重逢的开心,常年居住在国外,很少时间在国内逗留,最近一次回国还是在女儿结婚的时候,现在想想都是一年前的事情了。现在终于把一切事情处理完毕,可以长时间在居住在国内,尤其是女儿现在已经结婚,也好好的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云鼎身后是一位风韵犹存的美妇,皮肤白皙,身材姣好,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她正是云鼎的妻子岳秋荷。

在岳秋荷身边是一个身材气质高雅出众的年轻女人,女人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几岁,却显得成熟稳重,其身上的气质竟然与云诗彤有些相似,只不过少了一些清冷的圣洁和高贵,但是无论是身材还是脸蛋都绝不比云诗彤逊色。

女孩挽着岳秋荷的胳膊,样子十分的亲密,性感的嘴唇动来动去,凑在岳秋荷耳边,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在两人身后则是一个中年男子,四五十岁,面容坚毅,眼神坚定,只不过,在坚定的眼神深处隐藏着一丝深切的激动,男人的手中拎着一个拉杆箱。他便是云鼎三十年来最好的贴身保镖和兄弟刘志。

云鼎几人尚未走出贵宾通道就已经看见了立身在奥迪车旁的云诗彤,岳秋荷与身边女孩脸上的笑容马上变得更加灿烂,加快了脚步。

云鼎看了一眼云诗彤,眉头却不由得一皱,怎么只有女儿一个人?

云诗彤也看见了从通道里走出的父母,赶紧快步迎了上去,她脚步刚动了两步,尚未来得及上前,身后就传出一个激动的声音:“爸,妈。”

一辆出租车快速的停下,车门打开,段飞从里面飞快的跳出,满脸激动的超越了云诗彤走向几人。

“段飞。”云鼎皱紧的眉头倏然展开,爽朗的笑了起来。

“爸妈,累了吧,好久不见,想死我了。”段飞脸上抑制不住的激动,就像是见到了盼望了多久的亲人,眼神热切,不由分说的从岳秋荷的肩膀上拿下了背包拎在手里,一切再自然不过。

“不用客气,又不是外人……”岳秋荷看着段飞也是满脸的喜悦,段飞的话并 没有让她觉得有什么不妥。

身后跟上来的云诗彤目瞪口呆,看着爸妈和段飞有说有笑,场景看起来好像人家才是一家人,自己是个外人似的。尤其是这段飞,和早晨所见的时候完全不同,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一身得体的修身休闲装,衬托的玉树临风,尤其是在刚刚从身边经过的时候,她敏感的闻道了一丝淡淡的古龙水味道,而不是那恶心人的酒酸味。

这,这个看起来精明干练的青年就是自己那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老公?

云诗彤使劲的揉了揉眼睛,依旧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神情呆滞。

“彤彤,看什么呢?才一年没见就不认识我们了?”察觉到女儿的表情木讷,岳秋荷走上来有些心疼的抓住女儿的手问道。

“妈,我没事。”云诗彤从吃惊中回过神,对着母亲甜美的一笑,眼神却再次不经意的看了一眼与父亲交谈甚欢的段飞,直到现在,她的脑袋都有点迷迷糊糊的,眼前这个段飞和她以前认识的那个人渣简直不是一个人。

“姐!”这时,从贵宾通道走出的气质美女走过来,拉着云诗彤的手叫道。

“姐?这位是?”段飞愣了一下,迷惑的看了美女一眼便转移目光落向眼前的老岳父,没敢乱看。

“你就是干妈常说的姐夫吧,我是叶芷晴。”女孩笑道,伸出白生生的小手。

“你好,我是段飞。”段飞微笑着伸出手和对方一握,便快速缩回,可是就当他缩回的一瞬间,那女孩的小手在手心却是飞快的挠了一下,段飞的心里一哆嗦,却见女孩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神色却是丝毫不变,和云诗彤快乐的交谈在一起。

“什么意思?勾引我吗?”段飞心中暗想,又偷偷看了一眼这个气质丝毫不比云诗彤逊色的美女,心中纳闷。他可没白痴到会以为自己有多么大的魅力,就算是有,眼前这叫芷晴的女孩也绝不会看上自己。

有意思。

段飞心中暗笑,又偷偷看了女孩一眼,却见那女孩和云诗彤正在小声说着什么,时而向着自己看来,娇笑不断,不知道在说什么。

一辆奥迪当然坐不下这么多人,就在此时,一辆豪华的布加迪开了过来,在布加迪身后跟着一辆红色莲花,一个精神干练的青年从布加迪中走出,快步走来:“芷晴,你来了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幸好我从叶叔叔那里知道了消息。”

“陈锋?”叫芷晴的女孩收敛笑容,“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是你未婚夫,你说我来这里做什么?当然你接你了啊。”青年微笑,对芷晴的冷脸毫不在意,同时对着段飞等人同时点点头。

“你就是陈锋?”云鼎的眼角微微一眯。

“您就是云鼎叔叔吧,云叔叔您好。我爸爸经常提起您,说云叔叔您是国内少有的几个能够真正走出国门的企业家之一。”陈锋温和的笑道,态度谦恭,显然受过良好的教育。

云鼎点点头,看了一眼青年又看看一脸冰冷的叶芷晴,叹口气:“芷晴,我们先回去了,等你有时间了就过来看看我们,多陪陪我们两个老人。”

“恩,干爸您自己也要注意身体。”叶芷晴笑道,却忽然看了身边段飞一眼,开口说道:“姐,我想要姐夫送我一段,你看怎么样?”

“这……”云诗彤愣了一下,没有马上回答,今天的段飞让她十分陌生,好像完全换了一个人,眼神瞟向段飞,询问段飞的意见,她可不觉得自己能做这个家伙的主。

“段飞,你就送芷晴一段吧,送她回去后再回来!”不等段飞拒绝,已经坐进车里的云鼎忽然开口。

“好的,爸!”段飞赶紧答应,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离开的奥迪,这才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的气质大美女,直觉告诉他,事情好像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芷晴,云叔叔已经走了,我们也走吧。我爸爸妈妈知道你要来,在家里已经等了半天了。”陈锋也收回目光,笑道。

“陈锋,我给你一分钟时间,你最好在我眼前消失,你要不消失我马上回新加坡。”叶芷晴冷冷的抬起目光。

“芷晴……”

“还有五十五秒!”叶芷晴冷冷打断了陈锋的话。

陈锋的脸色剧烈一变,深深地看了叶芷晴一眼,终于没有说话,扭头上了布加迪,扬长而去,不远处那辆莲花此时才缓缓的靠近,一个干练的中年男子从车里走下,来到叶芷晴面前:“小姐。”

“你自己打车回去,我心情不好先在外面散散心,不要跟着我。”叶芷晴拉开车门坐上了驾驶位,忽然想起什么,回头看了段飞一眼:“上车。”

段飞西路糊涂的上了车,直到汽车开出机场都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从上车之后,段飞就一直战战兢兢,因为他感觉到身边这个女人仿佛是在发泄一样,不断的加速,在车流中横冲直撞,好几次都险些出了车祸,让段飞一阵心惊胆战,可是他又看出这女人心情很不好,也不敢乱问,更不知道她要将这车开到什么地方。

“嘎吱——”莲花一个急刹车停在一座车来车往的高架桥上,叶芷晴扭头看了一眼身边脸色惨白的段飞,竟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绝美的脸蛋一笑之下直让人心神摇曳,移不开目光,段飞的目光很自然的就落在了女人那随着笑声不断起伏的xiong脯上……

“看什么看,再看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睛。”叶芷晴察觉段飞的目光,一瞪眼,之后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良久后,叶芷晴停下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根女士香烟,熟练的点燃,使劲的吸了一口,这一刻的她就像是一朵绽放的午夜的玫瑰,有一股子妖冶的魅力……

“人活着就是为了做-爱。”段飞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开口说道,说完之后心里就咯噔一下,偷偷看向叶芷晴,不知道自己这句话对方怎么想,会不会去直接告诉自己的老岳父云鼎。

“呸,粗俗。”叶芷晴好像一点都不意外段飞会说这种话,吐了口吐沫,骂道。

“是挺粗俗的。”段飞说着抓起叶芷晴的香烟,抽出一根点上,吸了一口,使劲皱了一下眉头,深深的看了叶芷晴一眼,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气质高雅的女人抽的香烟竟然这么烈。

“那文雅一点的呢?”叶芷晴充满好奇的转过身看着段飞,心情好像好了不少。

“文雅一点?就是女人活着是为了找男人,男人活着是为了找女人。这样的算不算文雅?”段飞说完龇牙一笑。

“流氓。”叶芷晴明显愣了一下,没想到段飞会这么说,好一会踩冒出一句话:“你就是不折不扣的流氓。”

“我是流氓 ,你也不是什么好女人,抽烟的女人没有好女人。”段飞扬起手中细长的香烟:“尤其是抽这么烈的烟的女人。”

叶芷晴没有反驳,这一刻的她好像彻底的获得了释放,再也看不出一点高雅的气质。在段飞的错愕视线下,叶芷晴竟然直接踢掉了脚上的高跟凉鞋,猛然向着车下跳去……

“你疯了……”段飞吓了一跳,这里可是几十米高的高架桥,更加上车流不断,万一出现意外……

叶芷晴赤裸一双洁白的小脚,也不管地上是不是脏是不是脚疼,向前跑了十几米才站住,回头看着段飞,张开双臂大叫道:“不错,我是想疯,可是我总也疯不了,啊——”

高架桥上车来车往,无数的司机经过时都忍不住探出脑袋看向这个赤裸着双脚站在马路上却美的让任何一个男人疯狂的女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顶级近身高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顶级近身高手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顶级近身高手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