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云笙沈亦然小说全文千奈奈&《重生之侯府小娇娘》免费在线阅读

  • 时间:
  • 重生之侯府小娇娘千奈奈
  • 来源:ysg

季云笙沈亦然小说全文千奈奈&《重生之侯府小娇娘》免费在线阅读

《重生之侯府小娇娘季云笙沈亦然》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重生之侯府小娇娘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想到这里,张嬷嬷立刻看向季云笙,“大小姐,那对镯子是二小姐丽夫人寺庙里为二小姐求的,这东西,可不能丢!如果飘萝典当了,你可要重罚啊?这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还是家里的贼,防不胜防啊!”

飘萝眼中厉光一闪,就要骂张嬷嬷。

季云笙适时出声,“若真是她偷的,自然是不能姑息的!”

此话一出,惊呆众人。

飘萝作威作福惯了,以往大小姐一直庇护,今日竟说不能姑息?

飘萝心扑通扑通直跳,跪在地上的双腿直抖,“大小姐,你寒了奴婢的心,听信了别院的人,您想想,这些年,是谁陪在您身边的?”

飘萝说着,又要把去世的夫人给带上,句句不离过世的夫人。

她知道,大小姐最是敬重过世夫人,只要说到夫人,大小姐就会顾念旧恩,毕竟,当年她跟在夫人身边的时候,曾经为夫人服下了穿肠毒药,坏了身子,这是铁铮铮的事实!

季云笙听着飘萝句句不离母亲,也是十分的不耐烦。

每次,飘萝都拿母亲来求的她的原谅。

“是真是假,等会就清楚了,飘萝你也不用过于担心,是非黑白我还是分的清的。”说完,她视线往周遭众人身上一扫。

她这话倒是说的不偏袒任何人,在别人看来,像是即便张嬷嬷冤枉了人都不会放过,而在飘萝看来,却是大难临头了,毕竟,她真的拿了那些东西,只是,不是偷的,只是拿,从院中桌子上拿的罢了。

不过一刻,周嬷嬷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两个锦盒。

飘萝看着那锦盒,腿都软了。

她恨自己,没把东西拿出去典当了,不然此刻也不会被他们搜查出来的。

“大小姐,在飘萝房里搜出来的。”周嬷嬷一边说一边呈上两个锦盒,意柳接过,递给季云笙。

季云笙打开一看,翡翠镯子的确是二妹妹的,而那一双白玉耳坠,她看到后,眼里迸射出道道寒光。

这对耳坠是母亲最喜欢的首饰,她一直好好保管。

当初,她跟随温齐去乡县,收拾行李的时候,明明拿了这对耳坠好好地放在包袱里。

怎么现在就被飘萝偷去了?

飘萝脸色铁青,却连忙跪下,“大小姐,这不是奴婢偷的,不是奴婢偷的,一定是有人嫁祸奴婢的,一定是你,周嬷嬷,平日你就见不得大小姐对我好,所以处处给我使绊子,一定是你……”

周嬷嬷被飘萝指着,脸色铁青,“飘萝,我周嬷嬷什么为人,大小姐清楚的很,你做了什么,自己也清楚。”

“不,不是的,大小姐,这一定是有人陷害我,一定是,对,是丽夫人,她一直觉得奴婢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

季云笙眉头一紧,没有理会飘萝的话,随即吩咐一旁的连翘,“连翘,梳妆台旁的大盒子,你打开看看,看看那里面的锦盒。”

连翘不明所以,但仍旧恭敬地答道,“是的,大小姐!”

除了飘萝,所有人都不明白大小姐想做什么,飘萝知道,这次,大小姐是下了狠心!

只见连翘很快又折返回来,手中捧着锦盒,脸色气的发青。

她终于明白大小姐要她去看锦盒干什么了?

第八章

“大小姐,您这锦盒里那双白玉耳坠不见了,看来,就是这对。”

连翘说着,打开锦盒,季云笙看见,里面的白玉耳坠早已经消失不见。

连翘还气哼哼的,“不止如此,你那套绿色宝石做的头面,里头的芙蓉嵌宝石发簪,还有累丝嵌宝衔珠耳坠子不见了,以及同色点翠钗也少了一个!”

连翘说完,意柳已经怒的马上指着飘萝,“一定是你,平日里最经常是你进入大小姐的房间,经常偷偷摸摸的,这会偷了那么些东西,肯定还有不少不见了的,待我细细查来……”

“不用了,意柳,都清楚了!”季云笙闭了闭眼睛,她以为飘萝贪了点,但是也是个有度,知道什么该拿什么不该拿的,倒不想,这飘萝手伸的那么长了。

就算是在前世,其他东西,她睁只眼闭只眼也就算了,毕竟,她这会是太傅家的掌上明珠,多的是这些簪钗头面,戴也戴不完。

可若是母亲遗留给她的那对白玉耳坠,飘萝也敢偷了去,她即便上辈子性子,也不会饶了飘萝。

这飘萝,胆子倒是大的很呐,是不是觉得她平日里少戴,就不重视,偷了也不打紧了?

“大小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大小姐饶了我这一回吧,求求大小姐了……”看到这里,飘萝知道大小姐已经是相信是她偷的东西了,只能不停的求饶。

飘萝能感觉到从季云笙身上迸发出来的浓浓寒气,大小姐显然是动怒了。

可是以前她也偷过这些,每次囫囵说掉了不见了,大小姐都不会细查,今天却是怎么了?

而她还没想明白,只见季云笙嘴里一字一句的张口吐字,“此等恶奴,手脚不干净,我们府里再留着也是祸害,来人啊,将飘萝拖出去,杖毙!”

“啊?大小姐饶命啊,大小姐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飘萝拼命的求饶。

可季云笙早已经是铁了心,冷声说道:“带下去!”

飘萝不敢相信这个结果,一下子接受不过来,直接晕了过去。

很快有人来将飘萝拖了出去,其余的下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听到“杖毙”二字,自己的寒毛都竖起。

季云笙见处罚了飘萝,而眼睛,却盯在平日里伺候着她的另外一个二等丫鬟雀儿的身上。

雀儿被看的毛毛的,不明白大小姐怎么摔了醒来之后,就变成这样子了?好可怕。

张嬷嬷看着季云笙处罚了飘萝,虽然觉得大快人心,但是看到季云笙这般的手段很辣,心里也是一颤,这大小姐可越发的惹不得啊!

只是这么闹了一场,季云笙也累了,遣人送了二小姐回去,自己便躺下休息。

直到碰触到柔软的绣着水仙花的锦被,嗅着房屋里,女子的闺香,她才找回一丝真实感。

一整晚,季云笙都在做恶梦,她再次梦到自己在那个大雪天里,被凛冽的寒风像刀子那样的刮着她的皮肤,她像个濒临死亡的老者一样,步履蹒跚狼狈的行走在雪地里,浑身冻的发青发紫。

那养子,从她身边经过,冷眼相看,那养子的母亲,朝着她吐痰。

正在这时候,一把寒刃穿透她的心脏,窒息的疼痛,在转身的瞬间,她看到一张可怕的脸。

第九章

“啊……”

一声尖叫,季云笙从睡梦中吓醒。

今天意柳当值,她睡在外间的小塌,听见季云笙的声音,赶忙跑了进来。

“小姐,你怎么了?”

意柳温暖柔软的手握着她的手,季云笙睁开眼睛,看着意柳带着青涩稚嫩的小脸,冲她笑笑。

“我没事,只是做恶梦了,这会什么时辰了?”

“快五更天了,小姐你要不再睡会吧。”

季云笙摇摇头,“不了,我起吧,睡不着了,走动走动也好。”

意柳看着变化很大的大小姐,心里嘀咕,但是也只能是上前给她梳妆。

“那,大小姐,今天你想要哪个簪子插在发上,你看这个鎏金碧玉含朱芙蓉花簪怎么样?”意柳看着一盒子的首饰,询问道。

大小姐喜欢各种首饰,虽然很少穿戴在身上,但是女子家似乎都很喜欢各种好看的首饰,大小姐也不例外。

而老爷最宠爱小姐了,这各种头面发簪,都给大小姐寻来。

季云笙看着各种发饰,神色有些恍然,前世的时候,这些珠玉簪钗,最后都被她当了,为了养活孩子,为了维系家里的开支,最后把自己逼的走投无路。

而这些东西,都是父亲给她买来的,不少还花了大价钱,只为宠她,给她礼物开心,可她信错了人,害死了父亲,害的太傅府支离破碎。

心中窒息的疼痛传来,让季云笙的手紧了紧,让她更加坚定这辈子不再被人误了性命!

她挑挑选选,最后选了白色珠簪,“就这个吧,不用戴太多,累赘。”

这素雅的首饰,再看,反而觉得比那些晃眼的金银簪钗要好很多。

可意柳看着,却觉得大小姐选的这白色珠簪太过素雅,连忙说道:“小姐,你脸色不好,奴婢觉得,你戴颜色俏丽一些,显得气色好一些。”

季云笙却摆手,“不用了,就这个吧。”

说着,季云笙直接拿过簪子,给自己插在头发上,随后转身出门。

“你先去准备早膳,我出去走走。”

意柳看着变了个人的大小姐,心里不免有些担忧。

虽然,昨日惩治了那飘萝,她觉得大快人心,但是现在小姐这般的沉稳带着忧郁,不免让她担心。

究竟,大小姐这是怎么了?这和平时实在太不一样了,以前大小姐性子可活泼了,老爷说,小姐这远看静若处子,近看动若脱兔。

可现在,小姐总是怪怪的,浑身被一股忧郁包裹。

出了房门,季云笙看着这太傅府里的一草一木,把整个府都浏览了一遍,恨不得把太傅府的一草一木都记住,不再忘记。

前世的太傅府,已经十多年没见了,季云笙看见什么都觉得亲切,觉得想念。

她是真的回来了,这一草一木,都是她熟悉的,她不是在做梦。

而全府上下,看见大小姐突然早早在府里走动,都战战兢兢,以为昨天处置了一个飘萝,所以这会来看看下人有没有做好?

一时之间,整个太傅府都提着脑袋做事,生怕大小姐抓到他们的错处,而那些经常干点小偷小摸事情的奴才,这会则更加小心翼翼了。

意柳过来的时候,这府里的下人都战战兢兢的在自己的岗位上,勤快的干活。

“小姐,昭小姐来了。”

“昭小姐?”季云笙一脸的茫然问道,

“嗯,宁安候府的三姑娘,昭雪灵。”连翘忙答道。

季云笙静静的听着,渐渐的,前世的记忆涌了上来,她才想起,那昭小姐,不就是她以前身为闺家女子时候,最要好的朋友之一的昭雪灵吗?

可惜,后来因为林静玉的事情,让昭雪灵不信任她,两人渐渐走远了。

不过现在她才十三岁,这个时候的她和昭雪灵还是很好的朋友,也就是那时候,昭雪灵把当时的林静玉带到她家里来。

想到后来三人的种种,季云笙整个人如遭雷击般难受,连呼吸都变得难受起来。

连翘见她身形不稳,连忙扶住,“小姐,你怎么样了?”

季云笙摆手,脸色还有些煞白,“我没事,我没事!”

她抬头,看向周围的天空,才发现,自己并不在那个寒冷的冬日里。

连翘意柳两人狐疑的看着自家小姐,不明白她在看什么?

“走吧。”只听声音响起,他们这才反应过来,看着自家小姐已经走远,连忙跟了上去。

重生之侯府小娇娘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重生之侯府小娇娘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重生之侯府小娇娘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