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灯霍域小说全文公子倾纯&《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免费在线阅读

  • 时间:
  • 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公子倾纯
  • 来源:ysg

靳灯霍域小说全文公子倾纯&《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免费在线阅读

《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靳灯霍域》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陆云雨和陆宁夏耳语完之后,陆云雨马上按照她自己计划的那样开始行动。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几辆装着响管的重型摩托停在了陆家祖宅的后门。陆云雨偷偷摸摸的打开后门,对着来人小声的说:“叫你们低调点!”

摩托上的青年男子摘下头盔,玩世不恭的说,“这已经是我最低调的摩托了。”说完,从身上的皮衣里摸出一小瓶透明的液体,丢向陆云雨,“咯,你要的东西。”

陆云雨双眼放光的接住那个小瓶子,笑开了花,马上说道:“谢谢你啊,阿冬学长,你真的是给力。”

“陆大小姐交代的事情,我还有办不好的道理?只是云雨啊,这玩意儿真的很猛,你悠着点,别玩过了!”阿冬心里有些不放心,对着陆云雨叮嘱道。

陆云雨拍了阿冬的胳膊一巴掌,带着一点娇嗔说道:“谁说是我要用的?你这个人真的是邪恶!”

听完陆云雨这么说,阿冬马上一把抢过那个小瓶子,说道:“难道是宁夏要用?那可不行!”

陆云雨翻了个白眼,说道:“你是不是傻啊,不是给我们用的!是给靳灯那个小贱人用的!她今天把姐姐推进泳池了!姐姐都差点被淹死了!”

阿冬马上紧张的说:“你说的是真的,靳灯那个死丫头,明天上学,我要她好看!”

“好了,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这就是去给姐姐报仇的,你快点回去吧,别给人看见了。”陆云雨不耐烦的摆摆手,从阿冬手里拿过小瓶子,关上了后门。

陆云雨捏着小瓶子,脚步轻快的走向厨房。

厨房里还有些佣人正在打扫卫生,陆云雨昂着她的小脑袋,放声说道:“手里的活都停下,今天我们家来了贵客,晚上呢肯定又因为姐姐的意外事件没有吃好,所以你们给他们做点宵夜送去。”

“好的,四小姐。”

陆云雨正准备走,又想了想说道:“今天住下的客人地位不一般,你们做好之后叫我,我觉得行,你们再端去。”

“是,四小姐。”

吩咐完厨房,陆云雨脚步轻快的飞进陆宁夏的房间的。

鲁宾汉已经被陆宁夏打发去睡觉了,房间里就她一个人,看见陆云雨来了,马上欣喜的问道:“安排的怎么样了?”

“姐,”陆云雨捏着小瓶子在陆宁夏眼前晃了晃,说道:“早就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着倒进宵夜里,让靳灯那个小贱人好好享受了!”

“做的不错,云雨,你真的是比姐姐聪明多了,如果姐姐像你这么能干,那还会被那靳灯欺负了去?”陆宁夏说完,眼圈就红红的了,一副可怜兮兮惹人疼爱的样子。

陆云雨马上坐下,表面上是在安慰陆宁夏,心里想的却是,少拿你对付男人的那套来忽悠我,要不是因为大哥,我才懒得帮你做这些。

俩姐妹就这么各怀鬼胎的坐着,没一会儿,佣人就上来叫陆云雨下去,陆云雨趁着佣人不注意,在俩份宵夜里都混入了那个小瓶子里的液体,然后满意的说道:“等会你们就给送上去吧,我就先去睡了。”

做完这一切,陆云雨开心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走到一半,刚好路过靳灯的房间。

陆云雨的脚步顿了顿,靳灯在学校已经被她们用各种方法整的狼狈不堪了,后来也就什么都小心翼翼的,他们也很难再次整到靳灯了。

那万一这一次,靳灯还是很谨慎,没有吃宵夜呢?那她们的计划你就是泡汤了?这都不是关键,如果暗算到霍域,没有暗算到靳灯,事情被捅破,爸爸还不拔了她的皮?

想到这里,陆云雨的身子抖了抖,不行,还要找一个万全之策。

陆云雨敲了敲靳灯的房门,里面没有人应答。她思索了一会儿,轻轻的打开了房门。靳灯现在正好在洗澡,也没有发现有人进来了。

陆云雨环视一周,就看见了放在桌子上靳灯已经用过了的水杯。陆云雨阴险的笑了笑,见小瓶子里的东西先是倒了些进水杯,然后有伸出手指头,抹了些在杯沿上。

做完这一切,陆云雨对着浴室的方向轻视的笑了笑,然后关上门离开了。

而正在舒舒服服洗澡的靳灯,对外面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

没多久,靳灯洗完出来,佣人就送来了宵夜。果然像陆云雨预料的那样,没有碰那些宵夜,但是却接了好几杯水喝下,还是没有逃过被下药的命运。

而另一边的霍域,虽然他晚上没有吃东西的习惯,但是却将佣人端上来的牛奶一饮而尽,马上也昏睡了过去。

陆云雨估摸着俩人都已经中计,带着她的佣人,偷偷摸摸的进了靳灯房间。

靳灯连房间的灯都没有关,直接趴到在床上,陆云雨得意的一笑,对着佣人说道:“抬着她,跟我走。”

佣人听话的抬起靳灯,跟在陆云雨的身后。

陆云雨来到霍域的房间,有些担心霍域还没有中计,先是敲了敲霍域的房门,但是里面没有反应,正准备推门而入,身后的佣人拉住了陆云雨,小声的说道:“四小姐,这可是老爷的贵客,我们……得罪不得呀!”

“有我在你怕什么?别讲话,按我说的做!”训斥完佣人,陆云雨轻轻的推开房门。

霍域房间的灯已经关了,陆云雨只能在黑暗中摸到床的方向。

“把她丢到床上去。”陆云雨在黑暗中对着佣人吩咐道。

“四小姐……这……”

“按我说的做!当心我把你开了!”

佣人听完陆云雨的话,只好将靳灯放在了床上。陆云雨正准备离开,想了想,又回头去扒光了靳灯的衣服。

陆云雨在黑暗中无意间触碰到靳灯身上的皮肤,手感还真的不错,真不知道这个穷丫头是怎么保养的!

扒完靳灯的衣服,陆云雨想了想,还是和佣人们一起离开了,霍域的衣服,她可不敢扒,万一出点什么事,霍域捏死她,不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

做完这一切,陆云雨又回到了陆宁夏的房间。

陆宁夏看着陆云雨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就知道陆云雨的手了。

“哈哈,明天我们有好戏看了!”陆云雨得意洋洋的说,“我看爸爸还会不会让那个小贱人做哥哥的未婚妻!”

陆宁夏只是含蓄的笑笑,然后摆了摆手,说道:“好了,时候也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好的,姐姐你也早点睡吧!”陆云雨说完,就关上房门离开了。

陆云雨离开之后,陆宁夏脸上才露出阴狠的表情,靳灯啊靳灯,你拿什么和我斗?你凭什么和我斗?等着吧,你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将你踩的粉碎!被霍域糟蹋了,那可就是真的糟蹋了!

约莫又过了一刻钟,靳灯在霍域的床上醒来。她不是正常醒来的,而是生生被热醒的。

霍域醒了,他睁开眼,思维还算是清晰。陆云雨在牛奶里放得药并不多,所以霍域虽然觉得浑身发热,但是意识还算是清晰。

而靳灯,已经完全没有意识了。

该死!这就是陆震天留下他的原因?陆震天也真是肯下本,为了自己的利益,把自己唯一的闺女都能丢上到他的床上来!

但是霍域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如果陆震天想要用靳灯来孝敬他,就不会让靳灯和陆晟订婚,不然他和靳灯的关系传出去,陆家的脸还要不要了?

那如果不是陆震天……

霍域觉得自己的身子已经要炸开了,他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人。

“是你跑到我床上来的,那就怪不得我了。”霍域捏着靳灯小巧的下巴,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靳灯说道。

“小妖精。”

霍域房间之后发出来的声音,让整个陆家,都羞于启齿。

第八章

靳灯未经人事,却做了一个非常真实的……春梦……

“醒了?”

靳灯听见霍域的声音,浑身变得僵直。

转过头,霍域也同样光着身子,一只手撑着脑袋,直直的看着她。

这是什么情况!靳灯瞪大了眼睛,等等,等等,她和霍域俩个人躺在一张床上!

靳灯几乎是从床上弹了起来,但是下身的疼痛让她一个重心不稳,“咚”的一下跌下了床,“好痛!”

霍域看着靳灯过激的反应,在回想昨天晚上的感觉,正想开口说些什么,靳灯却一把抓过被子,裹在自己身上。抬头正准备说话,才发现自己拉过被子之后,霍域的身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呃,身材真的不错,天啊!靳灯你现在在想什么!你昨天莫名其妙的和他睡了一晚,啊不,不是莫名其妙,而是被人下药,和他睡了一晚。

靳灯马上转过身子,背对着霍域,梗着脖子说道:“那什么,昨天的事情就是个意外,不管昨天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不是出于我的本心,我是被人下药了!”

霍域皱着眉头,看着靳灯的背影,眼神无意间扫过床单上那一抹红色。

靳灯竖着耳朵,听着身后没有什么反应,心里有些忐忑,小说里面不都是那么写的吗?一个霸道总裁无意间和一个身世凄惨的女孩睡了一晚上,从此,这个总裁就迷上了这个妹子,要死要活的在一起,经历无数得磨难,情况好点,最好得偿所愿,在一起了。

不好的话,通常都是妹子比较惨,她不要!霍域这久都没说什么,在想什么啊……

不会是真的看上她了吧!

“霍总,我和你之间真的没什么!我们就是在一起睡了一晚,没什么的,这都是什么年代了,我们都要open一点,你说对不对?”靳灯捏着被子,有些紧张兮兮的说。

霍域皱着眉头,看着靳灯的眼神变了又变,他还什么都没说,这个女人就急着和他撇清关系?

听着霍域还不表态,靳灯有些急了,“霍域!我们就是睡了一晚上而已!我没找你负责,你可不许找我负责啊!”

“你就这么急着和我撇清关系?”霍域在靳灯身后,轻飘飘的说出这么一句话。

靳灯心里一咯噔,霍域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不急着撇清关系,难道还要他们之间有关系?什么啊!她不要啊!

“霍总,霍总,我跟你说啊,我就是个啥也没有的倒霉丫头,你跟着我会倒霉的!千万不要找我负责啊!我不会负责的!”靳灯都急得跺脚了。

霍域看着靳灯的背影,肤若凝脂,腰肢盈盈一握,举手投足之间,皆是风情。

但是现在霍域很生气!向来都是他拒绝别人,什么时候还有别人拒绝他了?!

可是还没等霍域开口说些什么,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得声音,“霍总啊,昨天家里好像被偷东西了,你房间还好吗?”

靳灯听见这个声音,一脸惊恐的看着霍域,小声的说:“是陆云雨!”

霍域拉过另一床被子盖住自己的身子,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也不管门外的砸门声,悠闲的说道:“哦,和我有什么关系?”

靳灯瞪圆了眼睛,说道:“我是陆晟得未婚妻啊!如果让他们看见我这个样子在你的房间,你让陆家的脸往哪儿摆啊!”

霍域听着靳灯的话,挑了挑眉,心里想着,这小丫头还算是聪明。

靳灯看着霍域不急不忙的样子,都快急死了,外面的敲门声不断,她的小心脏也跟着一抖一抖的,“你倒是说话啊!现在怎么办!”

“外面有人拦着。”霍域淡淡的说道。

其实他比靳灯醒的要早些,虽然不知道将靳灯送到他的床上来是谁的主意,但是也知道今天早上一定会出什么幺蛾子,所以早早的让霍人守在了外面。

“可是他只有一个人!”陆云雨的彪悍靳灯是是见识过的,一个看起来可爱的小姑娘,怎么就这么偏执,什么事情都是不达目的死不罢休的。

靳灯话应刚落,门外就又传来陆云雨叫叫嚣的声音,“只是我家!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为什么要拦着我!我跟你说,你要是把我弄伤了,我哥哥和我爸爸可饶不了你!”

“四小姐,霍总有吩咐,不然任何人进去。”

“我家昨天糟贼了!我进去看看不行?还是说,你们就是贼,所以才关着门不让人进去?”

霍域听着陆云雨的声音,眼神变得冰冷。看着这个陆云雨还真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就连她老子都不敢轻易地得罪他,再看看站在一边,裹着被子,像一只受惊吓的小兔子一样,四处看哪里可以藏的靳灯,心里更加不爽了。

刚刚不是还很横的吗?刚刚不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吗?怎么碰上陆家人就怂了?更关键的是,她才是最地道的陆家人啊!

靳灯不知道霍域心里在想什么,只是有些无奈的看着霍域,“肯定拦不住的,现在怎么办?”

一边说着一边已经眼神扫动,想着哪里可以躲一下。

霍域起身,随意的套上昨天路家准备好的睡裤,看了一下屋外的环境。

这时,门外的喧哗声更大了,但不是陆云雨的,而是霍人的怒吼,“哎!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咬人啊!”

再接着,就是啪得一声脆响。

门外陡然安静下来,却在下一瞬,传来陆云雨尖叫的声音,“你竟然打我,混蛋,我要我爸爸杀了你!”

靳灯听的发愣,陆云雨竟然被打了?!

然而她还没回过神来,就觉得自己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屁股一疼,眼前就是一片绿色,耳边还传来霍域的声音,“回自己房间去。”说完,“啪”的一下关上了窗户。

靳灯从地上爬起来,揉着屁股,在心里默默的嘶吼,你大爷的霍域!你就不能温柔一点,给我一点反应的时间吗!

靳灯虽然心里骂着霍域,但是脚步不敢怠慢,裹着被子,一瘸一拐的想着自己的房间跑去。

门外的陆云雨还是有点本事的,眼见自己强闯不成还被打,迅速一招呼,几个陆家佣人就冲着霍人围了上去,她自己则是直接开门冲了进来。

霍域已经一脸阴沉的趟坐在床上,看着陆云雨一句话也没说。

这是陆云雨第一次看清霍域的样子,昨天她在客厅走的匆忙,只依稀看见霍域是个高高大大的男子,但是并没有看清楚五官,但是现在看来,他的容貌并不输给陆晟半分,甚至比陆晟还要好看些。

真是便宜了那个小贱人了,和这么帅的一个大帅哥共度一夜!早知道,应该找个地痞流氓直接办了她的!

霍域看着陆云雨进来也不说话,只是有些呆呆地看着自己,霍域压着怒气,说道:“四小姐这么一大早上,吵吵闹闹得来到我房间,有何贵干?”

听见霍域的声音,陆云雨才回过神来,满不在乎的说道:“昨天我家遭贼了,我就是来看看是不是藏在你房间了。”

“那你看完了吗?”霍域的声音冰冷,霍人垂头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这是霍域发火前的标志。

但是陆云雨不了解霍域,也不知道霍域的身份,在她眼里,整个邺城的人都要求着她爸爸办事,谁敢把她怎么样?更况且,霍域看起来就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小伙子,能有多大的势力?不也是来抱她爸爸的大腿的吗?

“我还没看呢!”说完,陆云雨大摇大摆的检查了霍域房间的每个角落,检查完,她就在心里暗叫不妙。

靳灯那个贱人呢?!

陆云雨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在路家也一直被保护的不错,神情都写在脸上。霍域看着陆云雨一脸诧异加不甘心的样子,心里默默的想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等会有你好看。

“四小姐看完了?看完了我可要起床了。”霍域盯着陆云雨,一字一句的说道。

陆云雨已经察觉了霍域的怒气,不敢正视霍域的眼睛,但是依旧不甘心的说道:“霍总,你房间昨天晚上真的没来什么人?”

“怎么,四小姐说的这么笃定,是四小姐昨天晚上向我房间送了什么人?”霍域的语气就像寒冬的冰渣渣,咯的陆云雨浑身不舒服。

陆云雨还是不服气,对着身后的佣人说道:“去看看靳灯的房间有没有人。”

佣人才刚刚离开,门外又响起了拐杖杵地的声音,是陆震天来了。

陆云雨心里紧了紧,但是马上又恢复正常,她怕什么?她的计划万无一失,只要找到靳灯不在房间,那她就一定是藏在霍域房间的某个角落里!

而且她昨天用的那个药的威力她也是见证过的,只要喝下那个药,哪怕只是碰一下都会心痒难耐,更别说完全喝了那么多,直接先是昏睡过去了。

“云雨,一大早的,你又在闹什么!”陆震天看着陆云雨站在霍域的房间中央,皱着眉问道。

陆云雨被陆震天吼得抖了抖,马上讨好的说道:“爸,昨天晚上的声音你也是听见了,我这不是担心霍总出事吗?”

“四小姐,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的是怕我房间藏着小偷,还咬伤了我保镖的手,拼死拼活的冲进来的。”霍域顿了顿,“不知道的,还以为陆四小姐有什么计划呢?”

陆震天听见霍域这么说,额头上的青筋一爆,心里马上明了了几分,陆云雨和陆宁夏在学校处处为难靳灯,这件事他是知道的,只是一直懒得管而已。

但是这次,陆云雨为了算计靳灯,居然连着霍域一起利用了,这他可就不能忍了。

第九章

还没等陆云雨再说些什么,陆震天直接一拐杖打在了陆云雨的身上。疼得陆云雨一声闷哼。

陆云雨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陆震天,带着哭腔说道:“爸!你为什么要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账东西!”陆震天瞪着眼睛,对着陆云雨吼道。近年来,他的脾气越来越大,已经到随便一点小事就会让他火冒万丈的地步。更别说这次陆云雨冲撞霍域了。

这时,陆云雨派去的佣人也回来了,看着当下的局面,低着头不敢说话。

陆云雨从小没有挨过打,以前不管她怎么闹,陆震天都是摆摆手吩咐下面的人给她摆平了,这次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她!这口气,陆云雨可咽不下去。

“爸!我就实话说了!我以前看见您在看靳灯的资料,想让她做大哥得未婚妻!本来这是轮不到我说什么,但是如果靳灯是个本本分分的好女孩就算了,但是你看看靳灯,她就是个有娘生,没爹教的贱货!”

听完陆云雨这么说,霍域突然有点想发笑,不知道陆震天听见自己的养女这么说着自己的亲身女儿,有何感想?

“啪!”只听见一声脆响,陆震天直接给了陆云雨一个耳光,“你给我闭嘴!”

陆云雨被这一巴掌打的不轻,都有些耳鸣了,她气红了眼,躲着陆震天嘶吼道:“靳灯就连昨天晚上那点时间都不放过,为了勾搭权势,自己爬到霍总的床上,这样的人,配不上我哥!”

说完,陆云雨马上拉了一把刚刚离开的佣人,对着她说道:“你说!靳灯是不是不在房间!”

佣人身子抖了抖,畏畏缩缩的说道:“回四小姐,斳小姐她,她正在房间里睡觉,我们叫了半天才叫醒她……”

陆云雨一愣,瞪着眼睛,诧异的说道:“我不信,不可能!我明明……我明明……”

“你明明怎样?”霍域看着陆云雨带着一丝惊恐的样子,追问道。

“废物!”陆震天看着陆云雨厌恶的说道,“把她带来客厅!”然后又对着霍域说道,“我没管好女儿,打搅霍总休息了,抱歉。”

“没事。”霍域眯着眼睛说道。

陆震天还没有离开,又有佣人急吼吼的跑来,对着陆震天说道:“老爷,老爷,不好了,大帅好像有些不正常!”

听到“大帅”俩个字,陆震天马上面露焦急,对着霍域说道,“霍总,我有点事,先去处理一下。”

这个大帅,霍域有所耳闻。

陆震天事做军火起家,其间的凶险,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稍不留神,人财俩空。

就在陆震天的一次失误中,被敌人逼向绝路的他,却奇迹般地被一只土狗给救了,从此以后,陆震天将这只狗看的比身边的子女都还重要。

这只狗有事,陆震天当然是会很紧张的。估计陆家现在又有好事看了。想到这里,霍域直接套上了睡衣,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一行人来到院子里,只见靳灯满脸通红的坐在地上,身边散落着一片面包,而大帅,正扑在靳灯的腿上,坐着某种不可描述的运动。

陆震天轻咳了一下,说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春天快来了……”

就在这时,靳灯却在地上,红着脸大叫道:“又来了,它它它的子子孙孙又被弄到我腿上了!”

陆震天一愣,大帅发情很正常,但是又是什么意思?

陆震天马上走进了些,发现大帅的那个地方肿胀得有些不正常,而且东西已经出来了,但是大帅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且看起来不是愉悦的,而是有些痛苦。

“马上给我把医生找来!”

半个小时后,靳灯和霍域并排坐在陆家客厅的沙发上,陆震天坐在中间最大的沙发上,他其他在家的子女站在客厅的各个地方,大气都不敢出。因为客厅的中央,跪着哭成泪人的陆云雨。

“说!”陆震天狠狠地跺了一下拐杖,对着陆云雨吼道。

陆云雨泣不成声,只能一个劲儿的说:“我不是有意的,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是谁!是你去厨房安排的宵夜,送去霍总和靳灯的房间的!”

“但是……”陆云雨一边哭,大脑一边飞速的旋转着,“但是我没有加东西,我是处于一片好心。一定是靳灯,一定是她!是她在学校里看我不顺眼,所以故意来做这些事嫁祸给我!”

靳灯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陆云雨啊陆云雨,你可真是不要脸,我被你算计的,晚上被人那什么,早上又被狗……你居然还往我身上泼脏水,行,那我就让你痛痛快快得去死。

“陆伯父,我什么都不知道,昨天我洗完澡就睡下了,今天早上,四小姐的佣人叫醒我之后,我闲的无聊,看着花园里有只狗,就拿了片昨天的面包喂给它吃。我知道小狗很多东西吃不得,但是我想着面包应该没问题,而且本来就是陆家给我准备的……”

靳灯说完,还顿了顿,挤出几点眼泪,“还好我昨天没有吃,不然我……我就不活了!”

霍域看着靳灯的表演,一头的黑线,不活了?今天早上是谁在他房间活蹦乱跳,还说不要找她负责任的?

陆震天黑着脸,已经将事情理顺了。

陆云雨想利用霍域让靳灯失身,这样陆家就不会再接受靳灯。但是在陆震天眼里,靳灯失身是小,得罪霍域是大。

陆云雨如果让别人,就算是霍域身边的保镖来做这个事,陆震天都不会这么生气,但是陆云雨惹到霍域了,可就不行了。

这时,陆晟看着靳灯的样子,直觉告诉他靳灯就是在演戏,马上帮着陆云雨求情道:“爸,云雨她小,不懂事,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靳灯听见陆晟为陆云雨求情,有点不爽,倒不是吃醋,而是觉得人做了坏事就得受到惩罚,小又怎么了,大家都是从小孩长大的,怎么就她陆云雨格外的惹人讨厌呢?

“陆伯父,我被怎么样了没关系,但是如果昨天,那人给我和霍总端去的不是药,而是别的什么,我没吃不要紧,可是霍总喝了牛奶的,只怕是会见不到今天的太阳吧?”靳灯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装作不经意的说道。

霍域在心里笑了笑,这靳灯真的是让他有些另眼相看。别的女孩子被人下药,失身于一个陌生人,不是吓傻了,就会是气傻了,她却能在这里以牙还牙,这是个好玩的丫头。本来他还想出手给陆云雨一点教训的,现在看来,不用了,靳灯自己就能收拾了她们。

靳灯看着霍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更加不爽了,拜托,好歹我们昨天也是一条船上的人,你现在就不能帮帮我?

陆震天本来有些消气了,陆云雨也已经打了,霍域和大帅都没什么事,但是听见靳灯这么一说,陆震天的火气马上就上来了。

“孽障!来人!给我家法伺候!”

陆云雨一听见陆震天要对她用家法,马上发生大哭,在地上磕头求饶,“爸!爸,我真的错了,不要,不要这样对我!爸!”

陆晟正想说些什么,陆震天马上又说道:“若还有人给这个孽障求情,和她一起去领家法!”

陆震天说完,陆晟已经在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陆云雨看着陆晟也放弃救自己了,马上挣扎着大叫,“大姐!大姐!大姐救救我,这件事你也有份,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听见陆云雨的叫喊,陆宁夏心中一沉,陆震天得视线马上向着她扫去。

感受到陆震天的眼神,陆宁夏腿都软了,陆家的家法有多可怕她是知道的,不然五妹也不会几年了,还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

“爸,这事和我没关系。”两厢计较之下,陆宁夏马上就做出了选择。陆云雨,你办事不利,不能拖着我和你一起下水!

陆云雨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姐姐,连叫喊都忘了,直接被陆家的佣人拖了下去。

“宁夏,爸爸对你的期望很大,希望你不要和云雨一样做傻事。”陆震天心里也清楚,没有陆宁夏撑腰,陆云雨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胆子,但是已经惩罚了一个陆云雨了,陆宁夏,给点警告就可以了。

毕竟陆宁夏那张漂亮的脸蛋,还是可以给他带来很多利益的。

靳灯现在冷静下来,想着陆震天对陆云雨的惩罚,觉得好像有点太重了些。这肯定就不是为了她。如果不是为了她,那就是因为霍域了。

而现在,看霍域的样子,他来搅局,并不是因为喜欢陆宁夏,不然陆宁夏也不会傻兮兮得连着陆云雨一起暗算他们俩个。那么,霍域的目的是什么呢?

还有,陆震天这么紧张霍域,他和霍域之间又有什么?

几个小时之后,靳灯来到了陆云雨的房间。她被奄奄一息的都在床上,虽然身后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但是看样子,至少未来的三个月都不用下床了。

听见有人进来的声音,陆云雨强撑着一口气说道:“大哥,是你吗?是你来看我了吗?”

靳灯冷笑了一下,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想着你大哥呢?”

“靳灯!”陆云雨从牙缝中挤出这俩个字。

“对啊,就是我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滋味如何啊?还是说,我现在给你加点料,让你体会一下大帅的感受?”靳灯的声音冷冷的,陆云雨恍惚间觉得她的声音像极了女版霍域的声音。

“你个贱人,等我好了,我弄不死你!”

靳灯轻视的笑了笑,“陆云雨,你听好,我不是电视里那些馒头,任人捏来捏去,整我前,好好权衡清楚。还有,我希望下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你能好好的叫我一句嫂子。”

靳灯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陆云雨一愣,马上用尽了力气大叫道:“靳灯,你别走!你给我回来!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还没叫完,陆云雨就晕了过去。

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蚀骨秘宠腹黑帝少请排队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