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璟年江晨小说全文陌菲&《千亿盛宠老婆别来无恙》免费在线阅读

  • 时间:
  • 千亿盛宠老婆别来无恙陌菲
  • 来源:ysg

周璟年江晨小说全文陌菲&《千亿盛宠老婆别来无恙》免费在线阅读

《千亿盛宠老婆别来无恙周璟年江晨》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千亿盛宠老婆别来无恙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显然赵思悦也愣了,一只手还保持着开门把的动作,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冷声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周璟年没有回答她,而是拧眉瞧着她,沉声道:“你怎么会有我房间的门卡?”

赵思悦没说话,目光凌厉的朝江晨扫了一遍。

想到自己狼狈的模样,江晨忍不住抓紧了身上的风衣,结果这个动作落在赵思悦的眼里,却更加有些说不明白。

她还没反应过来,伴随着一声响亮,她的脸上便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

“赵思悦!”这一下,顿时让周璟年烧红了眼,他下意识的把江晨护在自己身后,然后伸手抓住赵思悦作势还要打的胳膊,冷声道:“你找死呢吗?”

“我找死?”赵思悦看了一眼捂着脸没说话的江晨,冷叱道:“我一心一意的对你,你视而不见,现在却找一个妓女来恶心我,周璟年,你这才是在打我赵家的脸!”

妓女两个字刺得江晨胸口生疼,她咬了咬唇,什么话都没说,伸手推开周璟年和赵思悦,然后逃一般的朝外跑去。

江晨跑了很久,直到最后一丝力气耗尽,她才停了下来,蹲在马路边失声痛哭。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那辆熟悉的黑色奥迪车,停到了她的面前。

“我送你回家。”

江晨抬起哭的红肿的眼睛,就看到程东正一脸同情的瞧着她。

她吸了吸鼻子,哀求道:“程东哥,你帮帮我吧!”

程东心里一窒,竟有些说不出话来,一句“程东哥”直击他的软肋。仿若回到很多年以前。

当时他还是江振国配给江晨的司机,每次他去大学接江晨下课时,远远地就能听见她喊自己“程东哥。”

当年江晨出国后,他从江家离职,最后跟了周璟年,成了他的左右手,可现在,他这只手却用来对付江晨。

只能说造化弄人。

良久,他叹了口气,道:“江晨,你太傻了。”

两个人一路无言。江晨坐在后座,开了车窗,风吹进来,让她哭的发胀的脑袋清醒了许多。

程东说的对,她就是傻,当初谁都劝她打掉孩子,她偏偏不乐意。

生安安的时候,又遇上难产,她一条命几乎赔进去,六年的时间,她用身心爱着自己的孩子。

可现在,她依旧逃不过周璟年的掌控,可笑之极,但,她不后悔。

抵达江晨住的筒子楼后。

程东拉住要上楼的江晨,语重心长的劝道:“江晨,听我一句,你斗不过周总,与其总想着带孩子远走高飞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倒不如服个软,孩子需要个父亲,需要个家。”

江晨愣了愣,明白了他的意思,苦笑道:“我和他不可能有家。而我也不会把我的孩子,送到他和赵思悦的家。程东哥,今天是我一时糊涂了,你别放心上,也别因为我,让你和周璟年产生什么间隙。”

“江晨……”

“别说了。”江晨打断他后边的话,轻声道:“我不会带着孩子远走高飞,安安是周璟年的孩子,我没权利不让孩子见父亲。我工作的地方想安排我去滨市管理分店,之前我还有些犹豫。但现在,我觉得我应该答应。回到滨市,周璟年只要想见孩子,我绝不会拦着,你回去告诉周璟年,这是我最大的让步。求求他别再逼我,为表诚意,明天让他来接安安。”

程东叹了声:“我知道了。你早点休息吧。”

“谢谢。”

送走程东后,江晨去张奶奶那把念安给接了回来,时间已经很晚了,小孩子已经睡着了。

母子连心,像是有感应一样,江晨一抱他,他就醒了。搂着江晨的脖子,奶声问道:“妈妈,你又加班了吗?”

江晨亲了亲他,摇了摇头:“今天妈妈没有加班,但是去见了一个人。”

小念安很好奇。

江晨抱着他软软小小的身子,柔声道:“安安,你记得妈妈说过爸爸去很远的地方工作了吗?”

“记得。”

“现在呢,爸爸回来了,妈妈去见了爸爸,他说很想很想安安,所以安安想见一见爸爸吗?”她的声音有些颤抖,脸上却挂着笑。

小孩子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带着期待:“真的吗?我也想见爸爸。”

江晨眼睛有些酸,在他的脖子上蹭了蹭,道:“那明天,妈妈带你去见爸爸,但你要乖乖的。”

“耶!可以见爸爸喽。妈妈,我保证,我一定会很乖的。”

江晨没说话,眼泪却落了下来。只希望,她这个决定是好的。

第二天一早,江晨请了一天的假,带着孩子去了商场。

这么多年,虽然她赚的钱能够养活的了自己和孩子,但也是稍微奢侈一点都难,念安一直穿她在地摊上淘的衣服。

但今天,她特意拿出了一个月的工资加小费,带他到这种名品商场买了几件新衣服。

顺便还带他去剪了一个头。

小孩子终究是爱美的,穿着新衣服晃来晃去,咧着嘴笑的眼睛都没了:“妈妈,这些衣服都是买给我吗?”

江晨有些心酸,弯下身子给他整理好衣袖,道:“当然了,安安要去见爸爸,一定要很帅气的去。而且,见了爸爸之后,安安不要说我们很穷之类的话,这样爸爸就会不高兴了,知道吗?”

小念安有些似懂非懂,但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买完衣服后,她给程东打了电话,让他过来商场接孩子,然后便带着安安上了三楼的儿童乐园。

但令她没想到周璟年竟然亲自来了,接到他电话,江晨还有点吃惊,问道:“程东哥呢?”

听到她这么亲切的喊程东,周璟年心里有些别扭,冷声道:“我自己的儿子,我亲自来接,有问题吗?你们究竟在哪儿?”

江晨报了位置,他便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她便看到他出现在三楼的扶梯口那,一身休闲。

没有了正装的凌厉,倒有些翩翩少年的感觉,玉树兰芝的模样,衬得周围一切都失色。

不得不说,岁月,对他确实恩赐。

念安还记得他,远远的瞧见,便迈着小短腿迎了过去,一边跑一边喊:“肯德基叔叔,妈妈是肯德基叔叔。”

江晨想喊住他。

结果周璟年也看见了小念安,江晨眼瞧着他原本紧锁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脸上露出柔和的神情,然后抱起孩子,笑道:“臭小子,才几天不见,长个了。”

一套动作下来,娴熟的好像他这六年一直陪伴着念安一样。

江晨愣了愣,竟有些不敢出声,生怕打破了这个梦一样美好的画面。

第八章

念安长得像他,此时两个人凑在一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父子。

看着周璟年抱着孩子走过来,江晨回了神,迎了上去,想把念安接过来。却被周璟年拒绝了:“他又不重。”顿了顿,他又问道:“吃过饭了吗?”

江晨点点头,念安来了兴致,炫耀道:“今天妈妈带我吃了冰淇淋,我还有了新衣服。”

“是吗?”周璟年放下小念安,摆出一副极其认真的表情,打量了他一番,点了点头:“倒是好看多了。”

看着一大一小的玩成一团,江晨突然有些后悔,程东说的对,念安确实需要一个爸爸。

只有母亲的家庭,对小孩来说不公平。

贪玩的小孩,进了儿童乐园便撒了欢,一会儿就没了影儿。

周璟年走了过来,坐到江晨对面,问道:“这不像是你的风格,说吧,你想做什么?”

没了小孩在身边,他刚刚的柔和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神色漠然,又变成了那个高高在上的人。

江晨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低声道:“周璟年,你带安安回滨市吧。”

周璟年不由眯起了眼眸。

先前江晨的态度可以用“坚决”两个字来形容,但是这突然的转变,却让周璟年有些糊涂了。

皱了皱眉,他沉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江晨抿了抿唇,抬起头,平静道:“没什么意思,就是昨天赵思悦给我那一巴掌把我打醒了,我突然意识到我这样东躲西藏,只会一辈子都让安安跟着我见不得光,稚子无辜,他不应该低人一等。所以我同意安安认祖归宗。”

提到昨天,周璟年眼底闪过一丝别样,默了一瞬,他道:“赵思悦的事情,我会解决,你不用担心。”

“我不担心。”江晨看着他,自嘲般勾了勾唇:“赵小姐昨天的反应是对的,其实连我自己也怀疑我算什么,我确实有目的,妓女两个字不委屈。你心底应该也是这么看我的吧,一次一次……”

她明明那样笑着,但眼底的默然却让周璟年浑身不舒服,冷笑了一声,他压下想要将她拆骨入腹的冲动,寒声道:“江晨,你真是高估了你自己,掂量掂量自己那点分量,就算是妓女你配吗?”

江晨唇边的笑凝滞住,想要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最后只好作罢。

但她这幅模样落在周璟年的眼里,却更加让人恼怒。终于,他再也忍不住,站起身,道:“江晨,我有时候真的恨不得掐死你。”

她愣住。

两个人的对话总是不欢而散,恰逢念安玩累了,凑到两个人身边。江晨才敛了神色,抱起他,柔声道:“安安,我们今天要见爸爸,还记得吗?”

小念安眼睛亮了一下,点了点小脑袋:“记得,爸爸要来了吗?”

江晨下意识的瞧向周璟年,发现他正拧眉看着自己,心虚的低了低头,她道:“其实呢,叔叔就是安安的爸爸。”

“叔叔?”小念安扭头看了看周璟年,又回头看了看江晨,一双大眼转了转,小声问道:“妈妈,是不是你还不起叔叔的钢琴钱,所以要把我卖给他了?”

小孩子的思路总是奇奇怪怪的,江晨有些哭笑不得:“你怎么会这么想呢,叔叔真的是你的爸爸,只是他担心这么多年没见你,你会生他的气,所以刚开始才没有告诉你啊……”

周璟年被江晨的话说的心里有些发酸,一把接过念安,笑道:“你可值不了钢琴钱。”

小念安伸出两个小胖手捧住周璟年的脸,仔仔细细的看了好久,才奶声奶气道:“好像真的是爸爸,他长得跟我好像啊,妈妈,真的是爸爸……爸爸回来了。”

江晨努力咬着唇才没让自己哭出来。

周璟年看了江晨一眼,胸口微微的疼。

这六年江晨一个人把孩子养大,哪怕当初他曾经那么羞辱她,她却依旧没有在孩子面前控诉他的不好。

有那么一瞬,周璟年想,就这样一家人在一起。也挺好的。

但也只有一瞬,下一刻,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便打断了这一瞬的美好。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赵思悦。

从念安出生到现在,江晨从没有和他分开过。

周璟年从她手里接过睡熟了的孩子,她下意识拽住了他的衣袖,小声嘱咐道:“晚上别给他吃甜的,一定给他刷牙,他……”

“舍不得了?”周璟年皱眉瞧着她,冷声道:“江晨,如果你不放心,就跟我……”

“没有不放心!”她急切的打断他后边的话,摇了摇头:“不过就一周的时间,我下周一就会去滨市了,这周一定很忙,与其他跟着我照顾不到,还是跟着你好一些,安安他……很喜欢你,会乖的。”

其实她心里是想和自己的孩子再多呆一会儿的,但尽管周璟年不说,那一个接一个的电话打来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也大致猜到打电话的人是谁。

她不愿意耽误他,早分开晚分开最后都是一样的结果。

周璟年眼风扫过她,像是一把刀。江晨有些心虚,垂眸看着念安,不再说话。片刻,她听到他寒声道:“既然做了决定,就别摆出那副怨妇脸,让人恶心。”

说完,他不再理会江晨的反应,抱着孩子转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走远,江晨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管怎么样,她还是成功的把念安送到了周家人的眼里。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当然如果没让她遇见赵思悦的话。

第二天一早,江晨出门上班,就发现胡同口停着一辆红色的兰博基尼。

好车在江城不少见,但是在这贫民窟一样的破旧小区就很少见了。

筒子楼里无所事事的大妈们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议论着,江晨不想多事,低着头准备上楼。

结果那车却响了响喇叭,紧接着车门打开,有人喊了她一声:“江晨?”

江晨回头看过去,却看到妆容精致的赵思悦,正鄙夷的瞧着她。

她愣了愣,身子却没动。

赵思悦皱了皱眉,一步一步的朝她走近,然后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笑道:“找你可废了我不少的功夫,聊聊吧。”

江晨看着她,面色平静:“赵小姐,我想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

“我是通知你,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赵思悦挑挑柳眉,冷笑道:“你知道,我只是暂时还不屑对你用什么手段。”

袖子里的手指收紧又松开,半响,江晨朝她的车走去。

第九章

赵思悦带她到了一家私人茶楼。

引路的服务生把她们带进一间豪华包厢,又送来了一壶上好的普洱茶。

赵思悦自顾自的倒了一杯,抬了抬下巴,道:“坐吧。”

江晨不是来跟她寒暄的,没有动,而是直接问道:“赵小姐有话请直说。”

或许是太过平淡的样子让她不大满意了,赵思悦挑着眉,也懒得再装客气,问道:“你跟璟年是什么关系?”

江晨看着她,淡淡道:“如果我说我从不想和他有关系,赵小姐信吗?”

“别顾左右而言他。”她挑起眉,冷哼了一声:“你的背景我早打听过了,咖啡厅服务员,呵,可你不知道吧江晨,你工作的地方是我朋友开的。”

“所以呢?”江晨也挑了挑眉:“江城就这么大,我在赵小姐朋友的店工作,有什么稀奇?”

赵思悦猛地站起来,冷声道:“的确,这并不稀奇,可你们老板想在滨市帝锦商场开店,之前一直办不下来,现在却突然行了,还把你调去当经理,应该够稀奇了吧。”

江晨愣了愣:“你什么意思?”

“呵……”她勾了勾唇角,冷笑道:“帝锦是周家的产业,你一个普通的服务生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当上经理。还说不想有关系。你可真够不要脸的。”

周家……江晨突然不敢想了。

可能是因为江晨没有说话。赵思悦有些得意,抱着胳膊,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她,道:“算了,我来也不是跟你争这个。说个数吧。”

“什么?”

赵思悦随手丢过一张卡过去,道:“这张卡里有一百万,离璟年远一点。我允许他在外边玩,但也要适可而止。”

这种话当年江晨也曾跟缠着周璟年的女人们说过,她并不陌生,只是时隔多年从别人嘴里听到,确实还挺不舒服的。

压下心底的情绪,她拿起那张卡看了看,突然笑了一声:“赵小姐真大方啊,我确实需要钱,但也怕我自己没吃下去的本事。而且,我说了,我离他够远了。”

一边说着,她将卡推了回去。

赵思悦的脸一下变得很难看,死死的瞪着她:“你别跟我说这些,你这种女人我见得多了,不过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想趁着年轻多在男人身上弄一些钱,你真当周璟年是喜欢你吗?我告诉你,他也只是玩玩,等玩够了,你就会像是一块抹布一样被丢到脑后,我给你钱,不过是看你可怜。你自己搞搞清楚。”

江晨看着她,脸色平和:“赵小姐与其在这里跟我说这些,我建议你还是想办法先留住周璟年的心。商业联姻……是最不稳定的了。”

她说的这些都是事实,当年富江也是打着想要和周家商业联姻的意思,可到头来呢,得不到周璟年的心,什么都是空话。

但这话落在赵思悦的耳朵里,却像是讽刺,她瞧着江晨眼神带着愤怒,咬牙道:“看来你是跟我谈不拢了。”

江晨有些无奈,心里已经对她套路话大致有了轮廓,干脆不再说话。

赵思悦盯着江晨半响,最后脸上竟然有了笑意:“很好,江小姐,那我们就走着瞧吧。别太得意,我们后边还长着呢。”

说罢,她站起身,拎着自己的包,扭着纤细的腰肢离开了包厢。

江晨看着那壶凉透了的茶,叹了口气,给自己斟了一杯,凉茶苦涩,却及不上她心里。

最后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了住所。

没有念安的房间安静的吓人,她想给周璟年打电话,但又没有底气。想了很久,她还是忍住了。开始收拾行李。

一周后她就要回滨市工作,虽然这份工作是周璟年的安排,但她也不能辞职。

周璟年设计她,可她也不单纯。

周家人知道了念安的存在,她想躲是躲不了了,既然如此,她就只能是希望周家能够接纳念安,毕竟周家长孙,要比做一个没有父亲的私生子要好的多。

在加上小孩的年纪也该上学了,自己的那点工资送他去好的学校是天方夜谭,但周璟年有钱,他可以给孩子最好的教育。念安的钢琴也能有周璟年的母亲亲自教导,也不至于跟着她被耽搁了。

作为一个母亲,她也只能为孩子做这么多。

手边的行李越堆越多,江晨的心却越来越乱。此时手机响起,打断了她的思路。

是小邱她们,为了庆祝她升职喊她去聚餐,她原本不想去,但家里没有念安,实在难熬,犹豫了一会儿,她起身换了件衣服,下了楼。

因为周末是周夫人的生日,周璟年原本想在江城多呆一些日子的想法也只能搁浅上飞机之前,他嘱咐程东留在江城盯紧了江晨,一旦有事情立刻跟他报备。

在现在念安在自己这里,他倒不是担心江晨那个女人跑路,他就是防备赵思悦。

赵家人心狠手黑,这么多年黑白两道也都吃的开。

那天赵思悦敢当着他的面动江晨,就不免生出别的事端来。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坐在他身旁的念安看了看他,歪着小脑袋,问道:“爸爸,你不舒服吗?”

周璟年低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没有。”

小家伙不信,蹑手蹑脚的爬到他身上,两只小胖手揉着他的太阳穴,道:“爸爸,我给你揉揉,妈妈难受哭的时候,我都给她揉揉,她就不哭了。”

周璟年愣了一下:“她……为什么哭?”

念安歪着脑袋想了想:“每次我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的时候,她就会哭,还有就是房东伯伯来收房租的时候,她也会哭,因为我们很穷……”说到这,他又一下子捂住了嘴:“我忘了,妈妈说,不让我说我们很穷。”

周璟年抿了抿唇,脸色有些沉。

小孩子很乖,周璟年不知道江晨是怎么教育的,这么小的年纪就懂得察言观色,昨天带他回酒店,睡醒了之后,他没有看到江晨也不会哭。

后来周璟年问他才知道,原来江晨以前要打两份工,常常晚上都要加班,念安就被放在托儿所里。

他习惯了妈妈不在身边,懂事的让人心疼。

周璟年其实不大喜欢小孩,他身边多得是花花公子,一个个都不想结婚,年纪稍大一些的,教育出来的小孩也都是被宠的不成样子,让人看了就心烦。

但见到念安的时候,他的心就颤了一下,孩子五官很像他,可气质却像江晨,干干净净的模样。

江晨红着眼求他的时候,他除了气愤,却更多的是庆幸,庆幸他的孩子是江晨生的。

也庆幸当年江晨没有打掉这个孩子。

顿了顿,周璟年看着念安,道:“现在爸爸回来了,以后会保护你……和妈妈。”

“真的吗?”念安眼睛闪着光:“那我能去上学吗?张奶奶的孙子都去上学了,可我还不能去,我也想和小朋友们玩……”

“当然可以。”

“爸爸我太喜欢你了。”

小孩子太容易被满足,周璟年瞧着他,勾了勾唇。

千亿盛宠老婆别来无恙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千亿盛宠老婆别来无恙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千亿盛宠老婆别来无恙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