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若夏小说全文林若夏&《靳先生你老婆改嫁了》免费在线阅读

  • 时间:
  • 靳先生你老婆改嫁了林若夏
  • 来源:ysg

林若夏小说全文林若夏&《靳先生你老婆改嫁了》免费在线阅读

《靳先生你老婆改嫁了林若夏》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靳先生你老婆改嫁了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天色刚明的时候顾惜安就起了床,大概梳洗了一番之后,她拿起了沙发上的手包。

昨晚被靳炎修丢开的药膏在躺在地板上,她垂眼看了一阵,弯下腰将药膏捡起,指尖轻轻摩挲过冰凉的药管,脑海里不由回想起了昨晚靳炎修给她上药的时候带着些许滚烫温度的指尖。

这一点点的温柔,足够让她回忆一生了。

收起药膏,顾惜安推开了卧室门。

刚下楼,管家就从厨房里匆匆出来,惊讶道:“少夫人,你这就要走?”

顾惜安微笑点头,说道:“公司还有事。麻烦你等靳总起床后帮我说一声谢谢和打扰了。”

留下这句话,她直接出了这栋属于靳炎修的,陌生的家。

日头渐高,一夜没睡好的靳炎修起床了,他按下床头铃,让管家进来伺候。

管家将整齐的衬衣和西裤放在床边。

“她呢?”靳炎修扣着纽扣,漫不经心的问道。

管家恭敬回答:“少夫人今早一起来就走了,叫我向您转达谢谢和打扰了。”

靳炎修动作一僵,语气冰冷:“她走了?”

不向他报告一声,就这么敢走?胆子可真大!

“打电话给她,叫她马上给我滚回来,要说谢谢,就有点诚意的亲口跟我说!”靳炎修扣子也不管了,要管家立即打电话。

管家心里畏惧,不敢耽搁,马上就用座机给顾惜安打了电话过去。

脸上还带着巴掌印,顾惜安不敢回公司,请假回了家,她坐的出租开到高架桥的时候遇见了大堵车,等了半个小时也车子没挪动半米。

手机铃声这个时候忽然响起,她拿出来一看,是陌生的座机,正要接听之际手机却没电自动关机了。

“少爷,少夫人手机关机了。”管家老老实实的报告情况。

靳炎修面色顿时阴沉:“她敢不接我电话?”

抓起桌子上的车钥匙,靳炎修怒火冲冲的要亲自上门去找那女人算账。

脚跟才迈出院子,管家又追出来,面色拘谨道:“少爷,老爷来电话了,叫您马上回家一趟。”

靳炎修眉头紧皱,指头用力的收紧,攥了一下拳头又放开,阴沉着一张脸上车,车头调转,开去的还是靳家老宅的方向。

顾惜安在高架桥上堵了半天,到家的时候饿得半死,忙着做饭填饱肚子,完全忘记了那个没有接到的座机号码。

她在家养了两天的伤,等脸恢复得差不多时刚好又是不上班的周末。

冰箱里已经没有了食物,顾惜安看了一眼时间,拿起手包下楼。

在商场门口停好车,顾惜安关上车门,也没注意到身后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她一转身就撞了上去。

“对不起。”连忙道歉,她退了一步抬头看去,这一下愣住。

“学长,是你!”这个人不是别人,是大学时候照顾了她三年的同社团学长,郝子昂。

“安安,好久不见。”

出国三年不见,郝子昂比学生时代更多了几分稳重的成熟魅力,简单的衬衣西裤勾勒得他儒雅俊美,气度不凡。

“是啊,这几年你在英国过得怎么样?”两个人学生时候关系就十分要好,顾惜安在心里把他当成兄长一样看待。

“一起喝个咖啡吧,好好聊聊?”郝子昂建议。

“好啊。”顾惜安没犹豫的就同意了,笑道,“我知道附近有一家蓝山咖啡特别好喝,正好我记得你最喜欢蓝山拿铁。”

两个人说说笑笑着走远,丝毫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身后,鬼鬼祟祟的跟着一辆黑色轿车。

“安安,把你电话留一个给我……”郝子昂说着,一摸裤兜才发觉,“糟糕,我手机和钱包都落在酒店了,我得先回去拿。”

“那我陪你吧。”手机钱包都是重要的东西,顾惜安也没顾忌太多,前后跟着郝子昂进了酒店。

房间里有些乱,大概是才住进来,很多东西没有收拾。

角落里摆着一摞油画,瞬间就吸引了顾惜安的注意力。

她一直很喜欢画画,大学专业也想选择油画,可父亲和继母的强烈反对导致她最终还是选择一个自己根本不喜欢的经济学。

大学时候加入了油画社团,也是在那里认识了同样爱好的郝子昂。

“你现在还在画画吗?”顾惜安走过去,拿起画看了起来,郝子昂找到手机后也走了过去。

“对啊,我现在可是专业的画家了……”

两个人聊起画来就忘记了时间,不知不觉的竟然在屋子里待了一个多小时。

而门外的角落里,带着墨镜和帽子的苏薇朵举着手机,悄悄的将一切都记录了下来。

等到离开酒店时刚好中午,两人顺其自然的就约了午餐……

苏薇朵找了一个隐秘的角落,拍下照片之后得意万分的精挑细选,将角度最暧昧最隐晦的几张照片转手就微信发给了靳炎修,但结果竟然是拒收!

靳炎修已经拉黑了她!

苏薇朵连忙电话过去,依旧是拉黑的关机。

这个男人竟然这么绝情!都怪这个顾惜安,要不是这个贱女人,她现在肯定还是靳炎修跟前的红人!

苏薇朵没有办法,只能将电话打给了靳炎修身边的秘书周安。

“苏小姐,你现在已经不是公司的员工了,请你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周安开门见山。

“顾惜安出轨了!”苏薇朵生怕他下一秒也拉黑自己,直接吼道。

周安没有应声。

苏薇朵连忙又说:“我有照片,我现在就发给你!”

周安看着那一张张姿态亲密的照片,额头上汗都出来,看到最后两个人说笑着进酒店并且待了一个多小时的照片时,更是手一抖,照片都差点捏不稳了。

“怎么了?”靳炎修从办公室里出来,瞥见周安奇怪的表情,疑惑问道。

周安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竟然一幅做贼心虚的样子,猛地将照片往背后藏。

靳炎修心里一凛,眸色微沉,“东西给我。”

“老板……”周安犹犹豫豫的,被靳炎修怒气腾腾的一瞪,这才老实的将照片递过去。

靳炎修只扫到第一张,浑身的寒气就止不住的往外冒,连着屋子里的气氛都陡然降低了好几个度,周安大气也不敢出,憋着呼吸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等靳炎修看到最后一张照片的时候,嘴角反而勾出了笑容,只是那笑容里藏着锋利的怒意和杀气。

行啊顾惜安,脸上的巴掌印才好,就耐不住寂寞的又去勾搭野男人。

他看那天晚上她被齐国荣灌醉的事情,也是故意的吧!

当初她不就是用的这种下三滥的招数让两个人发生的关系吗?

靳炎修咬牙寒声开口:“她在哪儿?”

第八章

周安连忙回答:“我也是刚收到照片,还不知道……”

“马上给我查!”靳炎修怒吼着,一脚踢翻了一旁的办公桌,巨大的声音惊动了一层办公楼。

全公司的员工都被吓得一抖,小心翼翼的瞥向总裁,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老板生这么大的气。

顾惜安跟郝子昂吃完饭就想回去的,但耐不住郝子昂提出的画展诱惑,还是跟着一起去了市中心看画展。

逛了半圈画展,顾惜安看见了一幅有些眼熟和奇怪的画。

那画上是一个女人的背影,微微侧头露出了一角面颊,后背裸露,曲线曼妙勾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顾惜安总觉得这个女人似曾相识。

“安安,这幅画是我画。”郝子昂在一旁开口,他看着画,眼里流露出缱绻的深情,“这画里的女孩,是一个我爱了很多年的人……”

靳炎修来势汹汹的赶到的时候,刚好就听见了这句话。

他一抬眼看着那画,那分明就是顾惜安的背影!还是没穿衣服的!

这一下让他心里的怒火翻天覆地的烧了起来。

“你知道她已经结婚了吗?”靳炎修大步走过去,伸手粗暴的将顾惜安猛地拽到自己的身边。

他的出现让顾惜安和郝子昂都愣了一下,顾惜安惊愕道:“靳总,你怎么来了?”

靳炎修用力攫住她纤细的手腕,盯着顾惜安的眼睛,字字用力:“我不来,怎么捉你们的奸?”

顾惜安不解的皱眉:“你在说什么?”

“顾惜安,你别装了,我全都知道了!”靳炎修将照片丢出来,“你本事不小啊,身边的男人一个接一个,都不带断片的!”

顾惜安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些明显带着诬陷目的的暧昧照片,心里又怒又慌:“靳炎修,你找人监视我?”

靳炎修恶狠狠的盯着她说:“你给我闭嘴,回去我再跟你算账!”

转头,警告的看着郝子昂:“郝画家,要是你那个新婚的妻子知道你在外面跟其他女人鬼混,会不会一气之下跟你离婚,让你倾家荡产呢?”

郝子昂脸色猛然苍白,回不出话来。

“学长你结婚了?”顾惜安意外极了,因为两个人之前聊天的时候,他分明说过自己还是单身。

郝子昂心虚的避开了顾惜安的眼睛,盯着一旁的地板不说话。

“怎么,让你失望了?”靳炎修冷嘲出声,“这样不是更好吗?你们都是婚外情,多有共同语言!”

“靳炎修,我没有婚外情!”顾惜安挣扎着反驳。

靳炎修狠狠瞪了她一眼,拽着她往外走。

他步伐极大,顾惜安穿着高跟鞋,步伐踉跄的艰难跟着他的脚步。

郝子昂看着顾惜安难受的样子,神色动容,抬脚想要追过去,可下一瞬又想起了靳炎修的那个警告……要是他新婚的妻子知道了……

脚步,最后还是停下了。

顾惜安是被靳炎修推进车子里的,因为男人的用力过大,她甚至脑袋都撞到了车壁。

靳炎修随之上车,带着怒意的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车子呼啦一声蹿出去。

还没有坐稳的顾惜安差点从座位上滚了下去,她连忙抓着安全带稳住身体,看着靳炎修阴沉恐怖的面色,咬了咬唇,还是开口解释:“我跟学长真的什么都没有,我们只是很久没见,一起吃饭叙旧而已。”

靳炎修嘲讽冷笑:“对啊,在酒店的床上叙旧,顾惜安,你这次的借口可没有找好。你应该编一个更加合理的,好让我再一次相信你!”越说语气越重,到后面几乎是咬牙切齿。

“那是因为他手机和钱包忘拿了,我陪他回去拿而已,我跟他根本什么都没有!”顾惜安大声反驳,两个人几乎要吵了起来。

“拿个东西要拿一个小时?你特么骗谁呢!”靳炎修猛然踩下刹车,车身在刺耳的摩擦声中摆头撞着栏杆停下,仿佛在用这个危险而激烈的方式表达车主人的怒气。

顾惜安瞪大了眼睛看着靳炎修,只觉得他不可理喻。

“我跟他真的什么都没有!在酒店待了一个小时是因为我们聊画画的事情忘记了时间!”

“聊画画?”靳炎修眼底的冷嘲和怀疑如同实质的刀子一样剜在顾夏安的心口,“你难道也是个画家,能跟郝子昂聊一个小时的艺术?”

顾惜安咬紧了唇,哪怕委屈得眼眶通红,心脏像是被人用力揪住了一样的疼,却也不哼一声出来。

“哦,对了,我忘了,那些画家都很懂人体艺术,你们就是聊的这个吧?”靳炎修嗤笑,一个又一个尖锐的刀刃从他薄唇里跃出来,“顾惜安,这天下怕是没有比你更让我恶心的女人了!”

顾惜安吸了一口气,睫毛一颤,泪水差点就落了下来,又被她硬生生的忍了回去。

“给我滚下车!”靳炎修指着窗外,余光也不看她,“在我们离婚的期限抵达之前,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免得我恶心得吃不下饭!”

顾惜安闭了一下眼睛,泪水让她视线模糊,她堕入了一片黑暗里,什么也看不见,胡乱摸索了好一阵车门,才找到车把,拧开车门跌撞的滚下车。

脚尖才落在地上,靳炎修就迫不及待的发动了车子。

车速带了一下顾惜安的身体,她踉跄着扑到在了柏油公路上,膝盖和手心都被蹭破了皮。

但一点也不疼,因为心里的疼,比这更疼一万倍。

顾惜安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她躺在床上模模糊糊的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窗外漆黑一片,她两脚酸疼不已,抬起来一检查,原来脚跟和小指上都磨了皮。

她这才迟钝的想起,自己昨晚好像是走回家的,回来之后连澡也没有洗就直接躺下睡了。

坐了一会,她才慢慢下床洗澡,找药膏出来处理身上细小伤口。

手机在沙发上细细震动,是郝子昂的电话,但顾惜安不想接,她关了机,蜷缩在沙发上闷闷发了一夜呆。

这个夜晚对于每个人来说,都不平静。

曾经红透了半边天的女星苏薇朵被爆出了丑闻,一张张她跟不同的肥腻老板姿态不雅的照片和视频被爆出来,社会上一片哗然。

而她曾经的靠山靳氏娱乐却对此从头到尾的保持沉默,等到舆论发酵到顶点的时候才公布一道通告,表示这位苏薇朵女士早在几天之前,就已经与靳氏娱乐解约了。

这件事情接连占据了好几天的娱乐头条,热度高居不下。

而两天没有看手机的顾惜安对于这件事情,丝毫不知情。

第九章

周一时候工作照常,但因为靳炎修警告过自己,不准再出现在他面前,因此顾惜安上班过程中不得不万分小心,免得碰见了他让他不高兴。

幸好一连两天都没有出什么状况,她这里觉得是相安无事的冷清和平,可在靳炎修这里,却并非如此。

顶楼的办公层里,气氛冰冷寂静,每个人员工都小心的屏着呼吸,连工作时候敲键盘都不敢太用力了,就怕引起了心情不好的老板注意。

总裁办公室里,靳炎修翻开着市场部文件,眼尖的瞥见了其中一处的标点符号错误,他将文件一摔,不悦喊道:“周安,去把市场部的给我叫过来,这么重要的文件,竟然有错误!”

这几天靳炎修整个人就像一个炸药桶,一丁点的火药都会点燃他,周安一点也不敢耽搁,连忙就下去叫人。

靳炎修盯着文件,自从那天跟那个女人吵了一架分开之后,他心底就一直莫名的烧着一把烦躁的火,让他不管做什么都没办法静下心来。

脑子里总是不止不住的要去想那个可恶的女人。

“总裁?”市场部长战战兢兢的敲门进来,这份文件在交之前自己已经把重要的数据检查过十遍了,没想到还是出错,还被心情如此糟糕的老板看见了,自己一定完了。

他光是想想,就已经满头大汗了。

靳炎修指着文件上的标点符号,猛然回过神,这么一点小事自己也要这么小题大做吗?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反常了?

“算了,你下去吧。”靳炎修眉头一拧,挥手打发走人。

市场部长莫名其妙,却也如临大赦,赶紧溜人。

靳炎修愣了一会神,越想越觉得自己现在这个状态非常不对劲,这太不正常了,他竟然整天都在想那个女人的事情!

抓起车钥匙,靳炎修叫了两个死党:“出来喝酒!”

他大步走到停车场,刚解开车锁,旁边忽然扑出来一个女人,对着他嘶吼道:“靳炎修,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狠毒!竟然曝光我!”

这女人就是这几天的头条重点,苏薇朵!

靳炎修冷冷看着她,毫无感情说道:“我警告过你,别动我的人,谁叫你不听?”

第一次是对顾惜安有危险的视而不见,第二次是跟踪了顾惜安,企图用照片来威胁他。

“我那也是因为想挽回你!”苏薇朵绝望又愤怒的哭了出来,“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靳炎修冷笑着发动了油门,这个女人真的以为他不知道她接近他的目的吗?

苏薇朵连忙冲到车前,抓着他的车门,一改刚才的愤怒态度,软声哀求道:“炎修,是我错了,你把我的照片撤下去吧,别让我这么身败名裂下去了,我求你了!”

靳炎修不为所动,车轮滚动,直接从苏薇朵的脚尖前压了过去。

苏薇朵吓得尖叫了一声,连忙躲开。

看着靳炎修绝情开远的车屁股,苏薇朵越想越不能甘心,她追了几步车子,愤怒的吼道:“靳炎修,你怎么狠毒,就不怕遭报应吗?”

回答她的,只有渐渐远去的车鸣声。

苏薇朵咬紧了嘴唇,眼底的狠意蔓延到脸上,让她漂亮的脸蛋变得狰狞而扭曲。

那些照片和视频这样被曝光下去,她这一辈子都会被毁掉,既然靳炎修不仁,那就也别怪她不义了!

暮色西沉,夜色渐渐深了。

顾惜安跟一个老合作对象吃过饭,分别后独自往停车库走去。

这个吃饭的地方在郊区,环境清幽宜人,唯一不好的地方就在于停车场太偏了,在树林的后面。

她穿过一条小路,透过树丛之中,敏锐的看见了那抹熟悉的高挑身影。

是靳炎修。

顾惜安脚步一停,连忙躲在一颗树后,小心的再往他看去。

靳炎修大概是喝醉了,被另一个身量修长的男人扶着,两个人摇摇晃晃的往车里走,那人将靳炎修塞进车子,而自己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

顾惜安不敢出现在靳炎修面前,就一直站在树后等。

打电话的人说了几分钟之后,开始朝着另一条小路走去,靳炎修一个人还被留在车里。

顾惜安有些担忧,他喝醉了,又一个人在车里,会不会……

她刚抬起脚,想过去看一眼,可车门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被推开了,靳炎修从车子里冲了出来,跑到垃圾桶前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顾惜安担心的看着他,又不敢靠近,只能继续躲在树后。

靳炎修吐了一阵,没有回车里,他撑着一旁的凉椅,靠了上去,仰头对着天,双目紧闭。

这样的姿势保持了好几分钟,顾惜安止不住忧心,自己又不能出现在他面前,想了半天,只能打电话给周安。

手机才拿出来,她余光便瞥见一个鬼鬼祟祟的黑衣男人快步朝着靳炎修冲了过去,手里寒光一闪,竟然握着一把匕首!

顾惜安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想也不想的冲过去。

“靳炎修,小心!”

靳炎修喝得实在有些多,迷糊之中听见了熟悉的喊声,有种半梦半醒的梦语错觉,他懒散的睁开双眸,随即就看见了那把白光闪闪的匕首,正对着自己的面门刺过来。

尽管酒精上头,但他身体的反应力依旧在,他绷紧了身体,拳头紧握,可还未等他挥出去,一道纤细的女人身影扑了过来,直直的扑在了他的身上,紧紧抱着他。

头顶上匕首同时刺了下来,他听见了轻轻的一声闷响,闻到了熟悉的女人香味混合着陌生的血腥味道。

有那么片刻的时间,靳炎修的思维停滞了,直到有什么温热的东西,缓缓的淌在了他握紧的拳头上。

“贱女人,滚开!”行凶者十分暴怒,抓着顾惜安要扯开。

靳炎修停滞的思维猛然反应过来,像是打盹时候被惊醒的巨兽,暴怒而凶猛,他一手搂着顾惜安,抬脚就狠力一脚。

这一脚用了全力,那个男人横飞了出去,撞到一颗树上,当场就晕了过去。

靳炎修也根本管不了那个男人了,他呆滞僵硬的看着怀里半身是血的女人,紧握的拳头无法自控的发起颤来。

顾惜安被刺中的地方--后肩,正对心脏的地方。

靳炎修木了那么一秒钟,随即才反应过来捂住顾惜安的伤口,抖着嗓音骂道:“蠢女人,谁稀罕你给我挡刀?你特么怎么这么蠢!”

顾惜安伤口疼得要死,说不出话来,流出去的大量鲜血带走了她的力气和温度,她站立不稳,身体直往地上坠去。

靳炎修紧紧抱着她,两个人一起跌坐在了地上。

“不许闭眼睛!你看着我,顾惜安!”靳炎修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他抓住顾惜安的下巴,失控的大吼。

顾惜安缓慢的眨了一下睫毛,她也不想睡,可是她真的很困。

“顾惜安,你特么要是敢闭上眼睛,我弄死你!”靳炎修怒吼着,指尖发抖的掏出手机叫救护车。

顾惜安强迫着自己清醒,虚弱的轻声开口:“靳炎修,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解释……”

靳先生你老婆改嫁了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靳先生你老婆改嫁了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靳先生你老婆改嫁了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