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灵汐祁贞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江山谋之天才医妃在线阅读

  • 时间:
  • 江山谋之天才医妃歌安
  • 来源:zzy

慕灵汐祁贞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江山谋之天才医妃在线阅读

《江山谋之天才医妃慕灵汐祁贞》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江山谋之天才医妃》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诈尸乱葬岗

一道惊雷划破夜空,瞬间照的乱葬岗恍如白昼,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往下砸。

躺在污泥中的少女面色惨白,黑发凌乱地铺散开,混着雨水和泥水糊了一脸,衣衫也早就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唯有额头上大片的血红触目惊心。

疼,疼的整个头要炸开一般。

慕灵汐动了动手指,费力睁开眼。

天边雷声滚滚,有雨点砸在脸上的冰凉,她竟还活着?

可这里明显不是医院,她在哪?

“动作快点,把人埋了我们也好回去歇着!这鬼天气真是晦气!”不远处弯腰挖土的男人粗声粗气地抱怨道。

“可惜了这慕王府大小姐,才十六岁,生的这样好竟这样短命,这慕王府的二小姐也是够心狠,自己的亲姐姐都下得去手!”另一个人叹了一声,却没停止挖土的动作。

“这话你也敢乱说,不要命了!”矮瘦的男人下意识四下张望了一番,才又道:“我们只管干活拿钱,现在慕王府嫡系已经死绝了,掌权的可是妾室,说话小心着点!”

……

慕灵汐眼神空洞地望着天空,好一会儿才接受她借尸还魂的事实,关于前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挥向后脑的铁棒。

没错,她死于医闹,也许医院正在给她开追悼会,替同事挡了一棍子,也算见义勇为。

还没自嘲完,下一秒,她的脑袋突然尖锐地痛起来,像是被凿开了一条缝,大段不属于她的记忆拼命往里涌。

母亲,弟弟,父亲,庶母,庶妹……

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在脑海中闪过,短短十几秒,她被迫走完原主短暂的一生。

本来不属于她的过往,却让她心口撕裂般的疼痛,这难道是霸占了这副身子要承受的代价吗?

母亲和弟弟相继去世,自己虽是慕王府嫡小姐,却连下人都敢踹上两脚,最后竟因为弄脏了庶妹的衣服,被一块砚台砸在脑袋上……

慕灵汐回过神时,泪水顺着眼角不住地往下淌,她承了这个身体,也承了原主的感情。

强烈的不甘像是要冲破胸膛,她大口喘息了几次才稍稍平复心绪。现在最重要的是,她得活着!

“卧槽!是我眼花了?慕……慕小姐呢!”矮瘦的男人回头,使劲儿揉了揉眼睛,确定刚刚放尸体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

另一个人说话也顿时不利索了:“别……别吓我,还能诈……诈尸不成……”

“你们是在找我吗?”一道声音幽幽地从两人身后传来,声音婉转空灵。

两人哆哆嗦嗦地回头,离他们两步远的地方,赫然站着早就死透的慕府嫡长女!

慕灵汐黑发半遮着苍白的面孔,眼神空洞,鲜血顺着下巴滴答滴答往下落。

像是为了配合她,又一道惊雷落下,她随即勾起一抹诡异的微笑,效果堪比十级恐怖片。

“两位大哥,我好冷,你们要不要陪我啊?”她一边说一边向两人靠近。

“鬼……鬼啊!”矮瘦的男人“扑通”跌坐在地上,手脚并用地向前爬。

另一个已经完全吓的面无人色,一脸惊恐地看着慕灵汐,恐惧到极致连跑都不会了。

慕灵汐一手攥住男人的手臂,她的手指冰凉,满脸是血,男人眼睛一翻,当即吓晕了过去。

矮瘦的男人已经连滚带爬没了踪影,正片乱葬岗,只有身形纤细的少女立在暴雨中。

作为最年轻的脑外科副主任医师,慕灵汐已经见惯了生死,就算借尸还魂这么诡异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除了撕心裂肺的难受,还是激不起她一点恐惧,哪怕身处深夜的乱葬岗。

找了个土包坐下,慕灵汐三下两下脱掉浸了水死沉的裙子,用它擦了擦脸上的血,然后将男人的短衫和裤子扒下来套上,长发像男人那样拢成一个发髻,又沾了点泥抹在脸上。

虽然不害怕,但这鬼地方也不能久留,万一刚刚跑了的男人带人过来,自己也应付不了。

循着脑海里混乱的记忆,慕灵汐朝慕王府的方向走着,总得先回去才安全。

雨很大,她的绣鞋早就不知道陷在哪里了,只光着脚在泥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

出了乱葬岗,雨终于小了一点。

慕灵汐隐隐见前面有一个山洞,有微弱的光亮透出,洞口拴着一匹马。

她犹豫一下,小心翼翼地靠近。

昏暗中,只见一男子闭目倚靠在身后的石头上,面前生着一小堆炭火,火苗跳动中他的面容看的很不真切,只见眉心紧蹙,左肩处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正在往外冒着血。

慕灵汐在尚且混乱的记忆里搜寻了一下,并不确定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谁,不过无所谓,她只想偷马。

轻手轻脚地靠近,就在她手搭上缰绳时,一把冰凉的匕首贴在了她的脖子上。

“大侠饶命,我……我就想偷个马回镇上的医馆。”慕灵汐赶紧举起双手认怂,她可不想把刚捡回来的命又交代出去。

“你是女人?医馆?”身后的男人声音冰冷,但匕首并没有移开半分。

慕灵汐紧张的一动也不敢动,这可不比现代,人命如草芥。再说这荒郊野岭的,不远处就是乱葬岗,杀人抛尸简直不能更方便。

“是,是……”她声音打着颤,小心翼翼道:“我……我是镇上仁济堂的学徒,替……替师父去收诊金,赶上暴雨就……就迷路了……”

“你会骑马?”祁贞手劲儿加重了些,慕灵汐感觉自己肩膀快被捏碎了。

眸光一转,她赶紧诚惶诚恐道:“不会,只想着能快点离开这里,没想那么多,才大胆来偷侠士的马,请侠士饶命!”

贴着她皮肤的匕首离远了一些,祁贞像拎着小鸡一样将她拎到山东。

他猜忌心极重,但因对方是女子,便也放下了几分防备,但依旧用匕首低着她,命令道:“替我把伤口包扎好。”

慕灵汐始终低垂着目光不去看祁贞,闻言赶紧上前,拿起祁贞撕好的布条,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便开始包扎。

她满脸都是紧张,手也抖个不停,看起来十分惊恐的样子。

祁贞逐渐放松了警惕,在慕灵汐绕到身后缠绕布条时,放下了手中的匕首。

下一秒,慕灵汐猝不及防地拔下自己的发簪,抵在祁贞太阳穴处。

“你要敢动一下,我就刺下去。”此刻的慕灵汐眼神冰冷,声音镇定,哪还有半点为了活命的卑微恐惧的样子。

随即,她迅速将一个药丸塞进祁贞嘴里,逼迫他咽了下去。

“你找死!”祁贞咬牙切齿,偏偏一动不敢动。

“我不找死也会死,不是吗?”慕灵汐死死地握着簪子,“你刚刚吞下的是十步穿肠丸,药效发作奇快,不出一刻钟就会七窍流血而死。”

“你以为我会信?”祁贞手上运力,却感觉头上蓦然一疼,慕灵汐毫不手软地用簪子刺破了他的皮肤。

“再敢动一下,整根簪子都会末入你的脑袋!”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棋逢对手

祁贞能感觉到身后的女人绝对不是吓唬他,她握着簪子的手不曾抖一下,那股狠劲儿不是伪装出来的。

慕灵汐胁迫祁贞起身,姿势艰难地将他推到洞口,而后一掌推在他伤口处,纵身上了马。

祁贞一个踉跄栽倒在地,伤口往外汩汩冒血,疼得他额头上浸出冷汗,脸色阴沉的可怕。

慕灵汐扬手朝远处扔了什么出去,拉紧缰绳一夹马腹,声音飘荡在空中:“解药自己去找,找到后即刻服下!”

慕灵汐骑术还不错,但为了万无一失,她得拖延一点时间,避免对方追上来。

祁贞恨不能将对方碎尸万段,但犹豫片刻还是捂着伤口去找那所谓的解药。

找了半天,他终于在泥泞的土里找到了两个黑色的丸子,捻开一看,却只是用泥团成的。

不用细想,那所谓的“十步穿肠丸”必然也是假的。

祁贞气急败坏,一个小丫头竟将他戏弄至此,而他竟然连对方长什么样子都没看清!

良久他才冷静下来,回忆着刚刚的细节,基本断定这小丫头应该真的只是路过,不像是祁衍身边的人。

天晟国民风淳朴开放,普通人家的姑娘出街不需要任何遮掩,大户人家的小姐如果愿意,也可不戴幕离或维帽。

好在伤口处理的不错,休息片刻,洞外传来疾风的声音:“主子赎罪,疾风来迟。”

与此同时,慕王府玉竹轩内。

一白衣男子倚蹋而坐,乌黑的发丝被松散的束在脑后,面容俊美异常,却带着几分病容。

他神情专注而平和地盯着眼前的棋盘,缓缓举起一黑子落在其中。

“王爷,影卫那边传来消息,刺杀您的人果真是四皇子本人。他们在洞外埋伏,请示您下一步怎么做。”追影俯身恭敬地禀报。

“让他们撤回。”清冷低沉的声音宛如最上乘的玉器相击,说不出的悦耳动人。

说话的人正是天晟国三皇子,祁衍。

追影也不问原因,只道:“是。”便转身出了房门。

祁衍又落下一枚白子,此时棋盘中胜负尚不明确。

不多时,追影回来,立在祁衍身侧,几次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祁衍没有回头,却好似背后长了眼睛。

“王爷,四皇子为何要刺杀你?难道他知道了什么?”追影不解,自己的主子表面看起来无权无势,在朝中没有一点仰仗,完全不是四皇子争储的威胁。

祁衍淡淡一笑:“祁贞疑心太重,况且我若死在慕王府,岂不是一举两得。”

“您是说,四皇子想要把刺杀你嫁祸给慕王?”追影恍然,慕王是当朝唯一的异性王,皇上早就忌惮多时。如果四皇子借机替皇上除掉了慕王,哪怕皇上知道主子是四皇子所杀,恐怕也不会追究。

与危险的权臣相比,一个行将就木的皇子算什么?

祁衍没有再说什么,将棋子一颗一颗收起,动作平和,周身的气度却尊贵的好似神祗。

追影犹豫了片刻,又道:“还有一事,不知当不当报。”

祁衍颇为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何事?”

“刚得的消息,慕王府大小姐慕灵汐,诈尸了。”追影知道自家主子从来不关心无关紧要的闲事,可这事儿着实有点离奇。

慕王府庶女慕菁华让人偷偷把尸体弄出王府时,他就知晓了,而且影卫也在乱葬岗确认,当时的慕灵汐确实是死了。

“是吗。”祁衍果然没多大兴趣,“也许慕小姐当时只是假死。”

“不止是诈尸,关键是诈尸后的慕小姐,性子都变了。”追影把慕灵汐吓晕慕王府下人,又成功从祁贞手里脱逃的事情全都对祁衍说了一遍。

祁衍挑挑眉,“当真从祁贞手里逃了?”

他昨天刚入王府时见过慕灵汐一面,虽只匆匆一瞥,但他能断定对方真实性格就是懦弱怯缩,绝对不是扮猪吃虎。难道他看人有误?

“千真万确!王爷您是没看见四皇子当时的样子,据说脸都绿了。”追影越说越亢奋,“他这一晚上真是够倒霉,被我砍了一刀不算,又被一个小丫头戏耍。”

“我知道了,这事暂时不要声张出去。”祁衍起身,“你下去吧,我累了。”

追影恭敬地俯身,一出门就化身一道残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祁衍在窗边静立片刻,披上外衣出了房门。

此刻慕灵汐已经到了慕王府门外,她下马后在马屁股上刺了一下,那马嘶鸣一声奔走。而后她悄无声息地爬上了慕王府的高墙,四下张望一番,确定无人,才翻墙跳了下去。

她一落地,就被人从身后捂住嘴巴拖到暗处。

慕灵汐刚想挣扎,就见两人提着刀拿着灯笼从她落地处经过。她差点忘了,慕王府每隔一个时辰,就有一次巡夜。

祁衍放开她,后退一步拢了拢披风。

慕灵汐转身警惕地盯着他:“你是谁?”

夜色昏暗,他们彼此看不清对方面容,只能模糊看见个轮廓。

“果然换了性子。”祁衍低声道,声音夹杂着些许的玩味。只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他就能确定,眼前的人和昨日见到的那个,绝对不是一个人。

“你到底是谁!”慕灵汐说着,却没给他回答的机会,手里的簪子快如闪电地刺出去。

祁衍轻巧地一侧身,反手抓住慕灵汐的手腕,声音带着几分笑意:“一个小丫头,脾气这样火爆可不好。”

慕灵汐紧珉唇角,使劲儿往回抽手。明明感觉对方只是轻飘飘地攥着她,她却怎么也抽不回来。

“你再不放手,我就喊人了!”她威胁道。

“你敢吗?”祁衍说着倒是松开了她的手腕,随即冷不防地道:“你听过借尸还魂吗?”

慕灵汐身体一僵,冷汗一下子就沁了出来,眼前的人,很危险。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丢下一句话,慕灵汐转身就跑,好在身后的男人没有追上来。

黑暗中,祁衍无声地勾了勾嘴角。他方才只是试探一下,可好像试探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王爷,您是想让慕小姐……”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厉鬼报仇

神出鬼没的追影突然幽幽地在后面道。

祁衍好似已经习惯了,声音毫无波澜地道:“再看看。”

慕灵汐偱着记忆快步跑回自己的庭院,好在巡夜的刚刚过去,这一路都没再有人影。

她刚一推开房门,丫鬟流光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脸上的笑容展到一半就僵住,警惕地后退:“你……你是谁?”

“你家小姐!”慕灵汐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泥,可惜泥巴早就干了,不仅没擦掉还牵动了头上的伤口,疼得她倒吸了口凉气。

“小姐?”流光从小就在慕灵汐身边伺候着,可以说和她一起长大,但眼前这个人刚刚看向自己的那一眼,凌厉果决,绝对不是自家小姐。

“你弄盆水来,我洗洗。”

也难怪流光认不出自己,这血和泥混在一起糊了满脸,她没吓得尖叫出来已经算是淡定的了。

流光依旧狐疑,但听着声音又错不了,再一细瞧,不是自己小姐又是谁?

她当即眼圈一红,上前拉住慕灵汐的手,急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在等不到你回来我就要去找王爷了!”

现在已经过了子时,再过几个时辰天就亮了。

“没事没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慕灵汐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你先给我准备沐浴洗漱的水,再准备一套干净的亵衣,我慢慢同你说。”

流光擦干净眼泪,重重点头,不多时就准备好了浴桶和干净的衣服。

慕灵汐先洗干净了脸,拿过镜子瞧了瞧自己的新模样。

别说,这慕府大小姐模样还真不赖,肤若凝脂,眉如墨画,眼含秋波。关键才十六岁,真真是花一样的年纪啊!

“小姐你怎么了?”见她愣神,流光不由又紧张起来,同时心里奇怪陌生的感觉又不受控制地往外冒。

“没事。”慕灵汐放下铜镜,将脏兮兮的衣服脱下来跨进浴桶,又道:“流光,等下把地上的衣服烧掉,不要让人瞧见。”

流光点头,而后上前伺候她沐浴,还是忍不住问:“小姐,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呀!”她惊呼一声,“血,怎么有血!”

慕灵汐也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顺着额头淌下来,应该是头上的伤口又裂开了。

那伤口隐没在头发间,是故流光并没有发现。

“被慕灵玥用砚台砸的。”慕灵汐这会身子才暖和过来,便舒服的靠在桶壁,由着流光给自己处理伤口。

“二小姐简直欺人太甚!”流光义愤填膺,“她一个庶女,事事压着小姐不说,现在竟然敢伤小姐!夫人要是知道了,指不定多心疼!”

她越说越伤心,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慕灵汐心口蓦然一痛,险些落泪,那些没来得及消化的细枝末节的记忆,也清晰起来。

她的生母王氏,多年来身体一直不好,半年前抛下一儿一女走了。而五岁的弟弟随后又不慎落水,伤了风寒,不久也去了。

“以后二小姐若是再敢伤你,奴婢就算拼死也要替小姐讨回公道!”流光哽咽道。

慕灵汐心中凄然,哪有什么公道,王府里所谓的公道不过是慕王爷的一句话。而在原主的记忆中,她没有搜索到关于这个父亲的半点温情。

“放心,以后不会了,不会再有人敢欺负我们。”慕灵汐浸在水里的双手紧紧握成全拳头,好半天才松开,回头对流光笑道:“好流光,快去歇着吧,我也累了。”

流光退下后,慕灵汐躺在床上却毫无睡意。

刚刚那个人是谁?三皇子祁衍还是四皇子祁贞?

近年,慕王封地内连年遭遇灾情,雪灾过后又是洪涝,不得已慕王奏请朝廷请求援助。

皇上派来三皇子祁衍和四皇子祁贞,名义上是协助慕王抗灾,实际只是做做样子,连赈灾粮款都只是象征性的送来一点点。

黑暗中,慕灵汐眉头紧皱着,越发想不明白。

当今圣上有五子三女,还未立储,却将四位成年的皇子都封王赐府,心思深沉不可测。

瑞王祁贞,个人能力和背后势力据说都不错,那样的一个人,骨子里必然是倨傲的,不会是刚刚那人给自己的感觉。而且她隐隐猜测,洞中那人,也许是瑞王。

那么慕王府的外男就只剩下懿王祁衍了。

传言这位三皇子惊才绝艳,三岁出口成诗,五岁百步穿杨,曾是当朝天子最器重的儿子。

只可惜七岁一场大病后,身子就没再好起来。十岁时母妃去世,随后舅舅又战死沙场,身子就越发孱弱,活到现在这年纪实属不易。

难道会是这个病秧子?那人攥自己手腕时,力道可是大的吓人,躲避自己偷袭时身姿也甚是灵敏。

天隐隐亮起来,慕灵汐想不明白便干脆不想了。

她起身坐在镜子前,将胭脂浸了水给自己化了个“厉鬼”妆,然后将长发披散开,又找了件白色菱纱披在身上,轻手轻脚出门了。

寒梅居和幽兰阁相距不远,慕灵玥便住在幽兰阁。

慕灵汐轻而易举地弄开了慕灵玥闺房的门,侧身闪了进去。

这个时间,慕灵玥果然还没醒,呼吸平稳,显然睡的正熟。

站在床边端详了片刻这个庶妹,慕灵汐感叹,小模样长的也不错,奈何心肠竟然这样狠戾歹毒。

估摸好时间差不多了,慕灵汐俯身在慕灵玥耳边幽幽地道:“妹妹,妹妹……”

连唤数声,慕灵玥眉心越皱越紧,像是极不高兴被人扰了美梦,良久才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一张“七窍流血”的面容赫然凑近,殷红的嘴唇一开一合,声音阴森恐怖:“妹妹,我死的好冤啊……”

“啊!”

慕灵玥失声尖叫,脸上血色瞬间褪尽。

慕灵汐双手掐住她的脖子,笑容阴森:“好妹妹,下来陪我吧!”

“救命啊!有鬼!救命!”慕灵玥霍然窜起,一把推开她就往外跑。

慕灵汐勾了勾嘴角,拿出手绢慢条斯理地擦脸,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这个时候天已经大亮,丫鬟婆子要么在厨房忙着,要么在给主子准备洗漱穿戴的东西,所以慕灵玥冲出去时并没有人及时拦着。

她受了很大惊吓,一边跑一边喊着“有鬼”,直直撞进一个人怀里。

此刻慕王正和两位皇子一同前往正堂,就见自己的小女儿衣衫不整地冲了过来,当即脸色一沉。

见来人是自己父亲,慕灵玥紧紧抓住慕王的手臂,惊慌失措道:“父亲救我!有鬼!要掐死我!”

“胡闹!堂堂王府怎么会有鬼!”慕王一把甩开她,面色不善。

慕灵玥真的被吓怕了,口无遮拦道:“真的有鬼!姐姐变成了鬼!她要找我报仇!”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惩治恶奴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闻讯赶来的姚氏一巴掌打在胡言乱语的女儿脸上:“你在胡说什么!你姐姐怎么可能是鬼!”

这一巴掌把慕灵玥打的清醒过来,她愣愣地看着面色铁青的父亲和两位笑容玩味的皇子,脑子瞬间“嗡”地一声炸开,“噗通”跪倒在地,身子簌簌地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姚氏赶紧示意仆人把小姐带回去,而后恭敬地对慕王和两位皇子行礼:“让懿王和瑞王见笑了,小女大概是梦魇,惊扰了两位王爷,还请赎罪。”

“无妨。”祁贞勾着嘴角,“不过二小姐这梦魇着实有趣,不知三皇兄是否也做过这等梦?”

祁衍淡淡一笑,笑容三分病弱七分洒脱:“不曾,本王向来少有入梦之物。”

流光过来伺候慕灵汐洗漱时,见慕灵汐已经穿戴整齐在院子里……额,练功?

其实慕灵汐在打太极,她小时候和爷爷一起生活,别的小朋友去游乐园玩耍时,她就跟着爷爷去公园里打太极。强身健体又磨练耐性。

“小姐,昨晚没睡好吗?怎么起的这样早?”流光放下盆子坐在一旁看慕灵汐慢腾腾的比划,心想这招式是不是慢了点?

“睡的挺好,起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慕灵汐收式,走过来拿起帕子擦了擦手。

流光总觉得眼前的小姐有点陌生,虽然姿容音貌都没有变,但一举一动和以往明显不同了。

不过她心里藏着别的事,也没有细想,神神秘秘靠过来,笑容掩不住的幸灾乐祸:“小姐,我刚刚听人说,二小姐梦魇,只穿着亵衣就冲了出去,偏巧还撞见了懿王和瑞王。”

“是吗?”慕灵汐勾了勾嘴角,“那许是做了特别可怕的梦。”

为了避免麻烦,她昨晚只含糊和流光说了一下,毕竟借尸还魂这种事不是谁都能接受的了的。

相比于慕灵汐的淡定,流光相当兴奋,眼睛冒着光道:“这下看她怎么神气,要是这事儿传出去,估计整个天晟都没有男子愿意娶她了!在皇子面前衣衫不整,谁知道她存了什么心思!”

“这话只和我说说就成,和旁人可别乱说。”慕灵汐深知此时她的处境还不容乐观,“得罪了慕灵玥事小,惹了两位王爷,那我们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是奴婢失言了。”流光赶紧四下看看,小心地吐了吐舌头。

姚氏走进幽兰阁时,慕灵玥正怔怔地出神,见母亲来了,当即就红了眼圈。

“母亲,女儿不要活了!”她眼泪簌簌往下落,“女儿以后还怎么做人!”

“你也知道丢脸!”姚氏没好气地剜了她一眼,“不就是人没死彻底,又回来了吗,你慌什么!”

“可是她当时真的没有气息了,她当时明明就已经死了!”慕灵玥想起早上的场面又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姚氏不以为意,“刚刚过来时我见慕灵汐在院子里,确确实实是大活人,你见过敢青天白日里出来的鬼吗?”

慕灵玥此刻也镇定下来,不禁又气又怒:“一定是那小贱人故意吓我,她就是要我出丑!我要去弄死她!”

“回来!”姚氏恨铁不成钢地瞪着自己女儿,“你还嫌早上不够丢人是吧!你是想让你爹知道你意欲谋杀阿姊吗!”

一想到慕王,慕灵玥又慌了,拉着姚氏的衣袖,神色凄然道:“母亲,若是她去向父亲告状怎么办?我会不会……会不会……”

“不会。”姚氏斩钉截铁,“我已经派人把昨晚那两个人处理掉了,就算她去说,也没有证据。”

又安抚了女儿几句,姚氏才离开。

这时慕灵玥的贴身丫鬟把食盒拿了过来,将精致的小菜一样一样摆在了桌子上。

自从两位王爷来府上,慕灵汐和慕灵玥一日三餐便在自己闺房,现在已经是午膳时间了。

“大小姐那边也送去了吗?”慕灵玥眼神在饭菜上一扫,眼底闪过一抹恶毒。

丫鬟恭敬地道:“还没,午饭做好后,王妈第一个差人给小姐送了过来。”

慕灵玥勾着嘴角冷声道:“告诉王妈,不用给大小姐送午膳了,把早上剩的凉粥混着泔水热一热,给她送过去。”

“是。”丫鬟见怪不怪,二小姐欺压大小姐又不是第一次。

寒梅居内,送饭的王妈把食盒往流光手里一塞,转头就走。

流光打开食盒,见里面只有一碗馊了的粥,赶紧几步追过去,拉着王妈道:“现在该午膳时间了,不应喝粥,况且这粥都馊了,能吃吗?”

王妈抬手甩开她,神色冷冷地道:“不能吃就别吃,下贱命也敢挑三拣四!”

“王妈这是在说自己吗?”一道清亮的声音传来,慕灵汐一身淡绿色襦裙缓缓走出来,面上带着笑,眼神却冷的吓人。

“大小姐。”王妈面上没有丝毫惧色,连身子都没伏一下,敷衍地叫了一声人。

慕灵汐叫流光搬了把椅子过来,坐在了王妈面前。

“大小姐没事的话,我就先回了。”王妈转身又要走。

“我说让你走了吗?”慕灵汐脸上那一点笑容也消失干净,“还有,谁允许你在主子面前自称`我`的,你是个什么东西自己不清楚!”

王妈一愣,今天的大小姐有点不一样啊!她虽然窝火,但还是规规矩矩地一伏身,道:“奴才知错了。”

“认错就要有个认错的态度,跪下!”慕灵汐冷声命令道,“流光,掌嘴!”

流光愣了一下,但马上跃跃欲试道:

“是,小姐!”

之前这个王妈可没少欺负她们,小姐终于肯惩治这刁奴了。

“大小姐,你这是做什么!老奴说错一句话,就该被掌嘴?”

“你这是在教我做事?”慕灵汐前一秒还语气和缓,下一秒突然一盏茶摔在她面前,滚烫的茶水溅在她身上。

王妈刚想尖叫,对上慕灵汐那一双眸子,硬忍了回去。

“记住,我是主你是仆,就算你没有错处我照样可以打你,不服你可以滚!”慕灵汐用眼神示意流光,“给我打!”

流光卯足了劲儿,把以往的委屈全都倾注在板子上,啪啪啪专往嘴上打,十几下下去,打的那叫一个爽!

王妈痛哭流涕,一边磕头一边告饶:“大小姐饶了老奴吧,老奴再也不敢了!”

“长记性了?”慕灵汐弹了下裙摆,慢悠悠地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王妈:“再不受宠,我也是嫡出。再受宠,也不过是个妾室,你最好搞明白。”

“是是是,老奴记住了!”王妈又连磕了好几个头。

“午膳谁差你送来的?”慕灵汐问。

王妈被打怕了,赶紧如实交代:“是二小姐,真的不关老奴的事!”

慕灵汐淡淡一笑,转身对流光道:“拿着食盒,我们去幽兰阁,去谢谢我的好妹妹特意为我准备的午膳。”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教你做人

“你来做什么!”慕灵玥心中有气,看见慕灵汐恨不能再杀她一次,要不是她,自己怎么会在两位王爷面前丢脸!

“来还一份礼给妹妹。”慕灵汐唇角带笑,招手示意流光上前,从食盒里拿出了那碗粥,竟还是温热的。

慕灵玥以为她是来找自己理论的,讥讽一笑,刚要开口,就见慕灵汐举着那碗粥,自她头顶倒了下去。

“啊!”慕灵玥尖叫,“你疯了吗!”

慕灵汐手一松,“啪”的一声脆响,盛粥的碗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妹妹替我尝尝,这粥好不好吃?”

“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慕灵玥被气疯了,扬起一巴掌朝慕灵汐打过去。

慕灵汐毫不费力地攥住她的手腕,啧啧两声道:“姚姨娘是怎么教导妹妹的,贱人这两个字多粗俗啊,我听了不打紧,外人听了可是要笑话我们慕王府教女无方的。”

“你放开我!”慕灵玥奋力挣扎,馊了的粥还顺着她的发丝往下淌。

慕灵汐非但没有放开她,反而又用力了几分。

“虽然你是庶女,但好歹婆子丫鬟们也尊你一声二小姐,作为长姐,我今天就替姚姨娘管教管教妹妹,让妹妹记住,以后怎么说话,怎么做事!”

“呸!你也配!”慕灵玥恶狠狠地啐了一口。

下一秒,一个巴掌落在她脸上,声音清脆,毫不手软。

“你!”慕灵玥被打懵了,以往只有自己欺负这个懦弱嫡女的份儿,哪里受过这份委屈!

“这一巴掌是告诉你,我还真就配!”慕灵汐微笑着道。

不等慕灵玥开口,又一巴掌落下。

“这一巴掌是为了让你记住,做庶女就该有个做庶女的样子,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踩到我头上的。”

这两巴掌慕灵汐用足了力气,打的慕灵玥两颊通红,嘴角渗出一丝血迹。

慕灵汐面上笑容越发明媚,再次抬起手,还没落下,就见一道人影冲了过来,一把推开她。

来人正是姚氏,她心疼地抱住自己的女儿,转头恶狠狠地瞪着慕灵汐。

平日里这母女俩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姚氏表面上从来都伪装成一个慈母,背地里比她的女儿还要阴毒几分。

“灵汐,你怎么能下手这样重!这可是你妹妹,不是下人丫头!”姚氏扶着自己女儿坐下,自己走到慕灵汐面前,忍了又忍,才没一巴掌扇过去。

慕灵汐整理了一下衣袖,迎着姚氏的目光看过去,从容一笑:“姚姨娘这是说的什么话,下人丫头就能随便打吗?我教训一下庶妹,自然有教训她的理由。”

她特意把“庶”字咬重,目光挑衅又鄙夷。

慕灵玥有了撑腰的,当即又哭又闹,大声嚷嚷道:“娘,我们去找父亲告状,让他瞧瞧我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了!”

“好啊!”说话的不是姚姨娘,而是慕灵汐,“那我们一同过去,正好我请教一下父亲,庶女的午膳是精致点心和小菜,嫡女的却是馊了的粥,这是什么道理?”

“去就去!我会怕你,看父亲相信谁!”慕灵玥叫嚣着,满心的委屈亟待发泄。

“你住嘴!”姚氏回头瞪了她一眼。

此刻慕王正和两位王爷商讨赈灾的对策,如果闹过去,那丢人就丢大了。

而且慕灵汐作为嫡女,教训妹妹一下,哪怕下手重了,也顶多会被训斥几句。而慕灵玥让人给嫡长女送馊了的粥,不管慕王爷愿意不愿意,碍于两位皇子在,也肯定会被重罚。

“灵汐,教训你也教训过了,就别去惊扰你父亲了。”姚氏缓和了颜色,“等下我让厨房重新做一份午膳给你送过去,保证都是你爱吃的。”

慕灵汐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下嘴角:“姨娘真是有心了,还记得我爱吃什么。”

姚氏面容僵了僵,她只是随口一说,哪里知道她爱吃什么!

“娘!我被欺负了你怎么还替她说话!她说我给她馊了的粥,她有证据吗!我被她打成这样,这就是证据!”慕灵玥不依不饶,她以为娘亲会帮着自己。

“蠢货,你到底要丢人到什么时候!”姚氏恨铁不成钢,“滚出去!”

慕灵玥又委屈又愤怒,将桌子上的饭菜全部扫落,哭着跑出房间,但到底没敢去找慕王。

姚氏深吸一口气,勉强对着慕灵汐扯出一抹笑:“这事儿就此揭过了,你也快回去歇着吧。”

慕灵汐礼数周全地对姚氏福了下身子,走出两步又顿住,转身道:“对了姨娘,我今天上午去了趟账房,发现妹妹这个月份的衣裳和首饰的支出就足足有五百两银子。奇怪的是,我的支出账目上写着一千两,可是我并没有添置任何衣服和首饰啊?”

姚氏神色一暗,转身瞪了眼身后的赵嬷嬷。

赵嬷嬷会意,赶紧走上前两步道:“老奴该死,姨娘是给了大小姐做衣服和置办首饰的钱的,是老奴给忘了,等下老奴就叫人给大小姐量尺寸。”

“不用了,直接把银票给我就好,我自己置办。”慕灵汐想了想,又道:“这半年多来我所有开销不过五百两银子,账目上每月都记载一千两,所以姨娘直接叫人给我送去五千两银票吧!”

姚氏脸色难看,压抑住翻滚的怒火道:“你也知道,锦州连年天灾,王府里的钱财大多拿去赈灾了,六千两实在拿不出。”

“是吗?既然拿不出,姨娘为何让人在账目上记录?银子没花到我身上,难不成是拿去赈灾了?那我可要好好问一下父亲。”慕灵汐面露疑惑,“顺便请教一下父亲,妹妹的那个翡翠玉镯是在哪个铺子定制的,材质和手艺可都是上上成啊,少说也得有三千两吧?要不卖了去赈灾?”

姚氏面色铁青,好半天才咬牙切齿道:“就算要赈灾,也不能亏待了你。等下我就让赵嬷嬷给你送去六千两银票,喜欢什么,自己买!”

“有劳姨娘了,灵汐告退。”目的达成,慕灵汐带着流光转身就走。

江山谋之天才医妃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江山谋之天才医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江山谋之天才医妃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