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田园的幸福生活》小说章节免费试读明月小说全文

  • 时间:
  • 重生田园的幸福生活YJ紫霞仙子
  • 来源:zd

《重生田园的幸福生活》小说章节免费试读明月小说全文

《重生田园的幸福生活明月》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重生田园的幸福生活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二十一章 徐家少爷

进了屋,许锦娘一声轻叹,道,“你那大奶奶如此凶悍,咱这么大一家子,想去大爷爷家寄住,怕是不可能的,没了这宅子,这一大家子要去哪儿住啊?”

明月思索了一阵,说道,“爷奶手里应该还有银子吧?暂时租一处地儿呗。”

许锦娘没有再开口说话,心里想着爷奶怕是舍不得拿那个钱的,她手里也没有银钱,自己也没娘家可回,到时若无处可去,可如何是好啊?

都各有心事,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仍旧是早早的起床,明月刚起身,明阳便跟着起来了,闭着眼睛开始到处摸索自己的衣服。

明月看着可爱的弟弟,心里的阴霾瞬间散去不少,好笑的将衣服递到弟弟手里。

等一切收拾妥当,三孩子已经在院子里等着明月了,也真是难得,这几个孩子,居然坚持了这么些天了,天天早早起床,跟着明月练拳,有时候站在院子里,眼睛都还舍不得睁开。

可是今天还有很多事情,明月没办法教他们练拳,“你们自己将我前两天教你们的打几遍,今天我有事,不能教你们了。”

几个孩子遗憾的应下,便开始有模有样的打起明月前几天教的招式,明月则跟许锦娘招呼一声,便去了张叔家里。

虽说答应了徐家今天过去医治徐少爷的腿,但是并不是今天就能做手术,术前的检查,准备工作,还有许多需要做的,而且徐家少爷的伤势,明月从来没亲自检查过,都是从张叔那里听来的。

没有精密的仪器,需步步谨慎小心,明月还是要先亲自去检查一番的。

明月在张叔家吃过了早饭,药箱药材等收拾妥当,这才去了凉山镇徐家。

接待张郎中明月的,是上次的那美妇人徐夫人,听徐夫人说,徐员外去了县城,处理明文礼的事情了。

明月心里也一直记挂着这事儿,心想着,今天回去应该就能见着四叔了吧!

两人被带到一栋单独的院子,徐家少爷便在这院子里养伤,徐夫人一推开自己儿子的门,便激动的说道,“峥儿,张郎中给你治腿伤来了。”

明月也终于见着了这徐家少爷,坐卧在床上,手里正拿着一本书,估计刚刚是在看书,白面书生,长相还算看得过去,当然,在明月的眼里,除了李昊,估计谁在她面前也就那样了,能让明月觉得看得过去的,也算是不错了。

只见那徐少爷见着张郎中一声冷哼,很是不屑的道,“薛太医都没有办法,这一江湖郎中就能治好我的腿?娘你们怎么还信他?”

徐夫人陪着笑哄道,“总要试试,说不定就治好了呢,这徐郎中在咱们这一带医术可是出了名的好。”

徐少爷冷冷反驳,“薛太医还曾是皇宫里出了名的太医呢!”

这傲娇的脾气,一张刻薄的毒嘴,难怪四叔能把他给踢废了,估计就是嘴贱招的。

一向脾气温和的张郎中,面色很是不好,他行医这么些年,还是第一次被一毛头小子说是江湖郎中。

明月倒是没觉得有什么,曾经自己遇见的难缠的病人也不在少数,无视那徐少爷的话,对着一旁的徐夫人道,“徐夫人,您先去外面候着吧,容我义父替徐少爷先看看最近腿的情况。”

徐夫人有些担忧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哄道,“儿子,你就让他们看看,说不定就治好了呢,我先出去了,你听话。”

徐夫人终于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了,明月眼神看向一旁站着的跟自己差不多扮相的男子,估计是徐家少爷的书童。

明月盯的那书童都不自在了,却也没见着那书童有任何动作,心里暗道一声没眼色,只得开口说道,“这位小哥,徐夫人都出去了,你也该出去了。”

那书童后知后觉的终于知道面前的人为何一直盯着他了,有些尴尬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跟徐家少爷招呼一声,“少爷,小的先出去门外候着,您什么事儿就叫小的。”说完便退了出去,带上了门。

见不相干的人都出去了,明月对着一旁的张郎中说道,“张叔,我先看看他这腿的情况。”说完便过去抛开了徐家少爷的被子,完全无视了主人公的存在。

徐少爷恼羞成怒的将手里的书直接砸在了明月的头上,怒道,“我有让你动我的腿么?”

虽说这书不是很厚,砸在头上还是有些痛的,明月不耐烦的转过身,对着一旁的张郎中道,“张叔,您带了上次针灸的银针么?”

张叔点了点头,并在药箱里给明月找了出来,这针还是上次替李云治疗腿伤时准备的,只是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明月接过张叔手里的银针,可银针并没有用在徐家少爷的腿上,只见明月出手如电,那徐家少爷还没反应过来,没做出任何反抗,银针便扎在了他后背的颈椎处,然后徐家少爷便感觉上半身包括手臂失去了知觉。

那徐少爷气的大骂,“你这臭小子对我做了什么?”

明月淡淡的开口,“让你规矩一会儿而已,若是嘴巴也闲不住,我不介意再扎上一针。”

那徐家少爷气的“你”了一声,最终还是气哼哼的闭上了嘴。

一旁的张郎中好奇的问道,“月儿,你还会穴位针灸?”

明月淡笑着对张郎中说道,“从上次张叔给我看的那本书上学的。”这是实话,以前明月根本就不会什么穴位针灸,刚好上次张叔给了她一本很老的竹简,明月一看,觉得挺有意思,便仔细研究了一下,今天刚好找了个活人做小白鼠。

张郎中听的眼角抽搐,努力忍住嘴边的笑意,一旁的徐家少爷听的两人的对话,气的只喘粗气,却还是挺有眼色的没有再开口。

揭开徐家少爷的长衫,露出了徐少爷受伤的腿,张郎中这才想起,明月一个女子,这样看一男子裸露的腿似乎有些不好,便赶紧出声说道,“还是我来看吧。”

明月继续专心的检查着腿伤,嘴里应道,“还是我自己看看吧,不然不知道如何下手。”

张郎中才想着,手术到时候还是要明月来的,最终还是要看,也没办法顾忌那么多了。

待一一检查一遍,并询问了徐家少爷腿的情况,明月才开口说道,“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就这两天安排将手术做了吧。”说着替徐家少爷整理好长衫,盖好被子,这才抽掉徐少爷颈椎处的银针。

在明月替徐峥检查腿上的时候,徐峥就已经冷静了下来,这会儿也终于可以活动自如了,明月露的穴位针灸这一手,还有检查腿伤问的问题,徐少爷就觉得不对劲,不是说这张郎中给自己医治腿上么,难道是前面这半大小子给自己医治。

而且徐少爷还觉得,这半大小子似乎有些本事,徐少爷便好奇的问道,“是你帮我治腿?你是谁?”

明月淡淡的道,“明文礼的侄女儿明月,义父让我练练手,所以你这腿我来治。”

徐少爷没有说话,盯着明月看了老半天,居然是那个打伤他家下人的丫头,不过他当然也不会相信明月说的练手的话,他记得太清楚,当初张郎中来给他治腿时,毫无办法的无奈表情,不可能才过没多久就又能治了,还是让这丫头练手给自己治。

所以这徐少爷在心里得出了一个结论,根本就不是张郎中能治自己的腿,而是这个丫头给自己治腿,张郎中只是一个幌子,而且他自己都觉得很奇怪,他就莫名的有些相信,这丫头能治好自己的腿,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心里冒出来的想法不可思议。

想着反正自己这腿没得治,既然心里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徐峥决定,就由着这丫头去折腾吧,说不定还真能治好。

收拾好东西,明月对着外面喊道,“徐夫人可以进来了。”

徐夫人推门进来,后面跟着那书童,两人一脸期待的看向张郎中,“张郎中,我儿的腿怎样?”

一旁的明月开口道,“我义父说没问题,需要做一个长时间的接骨治疗,你们先准备一间宽敞明亮的房间,房间光线需要特别的好,然后这些药煎给徐少爷喝,一天一副,一天三次,不可间断,后天我们再过来。”

徐夫人听的说能治,接过明月手里两包药,一脸兴奋的道,“好,好,真是谢谢张郎中。”在这个母亲眼里,没有报仇和恩怨,只要她儿子的腿能治好。

见该交代的已经交代清楚,张郎中便开口说道,“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徐夫人感激的道,“还是留下用过午饭在走吧吗,我这就叫人去准备。”

明月拉了拉张郎中的袖子,张郎中开口道,“不必了,我们还要回去准备徐少爷接骨需要用到的药材,就先告辞了。”

徐夫人也不好再挽留,对这一旁的书童道,“凳子,你去送送张郎中。”自己则留下来陪儿子。

张郎中跟明月快速离开了徐宅,张郎中笑着道,“怎么,还怕我答应留下来不成?”

明月笑着应道,“是呀,这留下来了,要是遇见上次去明家的家丁,还不得撕了我。”

张郎中听的明月的话,取笑道,“当时的胆儿哪儿去了么?”

明月尴尬的笑了笑,“当时不是急红了眼么?”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二十二章 制造谣言

今天的凉山镇的街道上,不似平时这般冷清,人明显比上次来的时候多,明月试探的问道,“今天逢集?”

张郎中点点头,“不然也不会这般热闹啊!”

两人走到一铁匠铺门口的时候,便见着了在铁匠铺当学徒的明耀,似乎在等着两人。

明耀走到两人跟前,手里拿了一包袱,开口道,“张郎中,月儿,那徐家少爷的腿怎样?”

张郎中道,“不是一天半天的事儿,还的慢慢来。”

明月看到明耀肩上的包袱,好奇的道,“大哥,你这是?”

明耀颠了颠肩上的包袱,道,“先回外山村吧,咱路上说。”说完便带头在前面走了。

明月还是第一次见着古代集市,东瞅瞅西看看的,走的便比较慢,张郎中跟明耀见明月总是跟不上,便也放慢了脚步。

“家在哪儿?”

“在大路村,叫李云。”

听到李云的名字,明月止住了脚步,假装站在附件卖头花的摊位上,看着头花,继续听那两个妇人说什么。

“真的?这么多聘礼?”

“不下这么多聘礼,谁家姑娘愿意嫁给他啊,据说那腿是治不好了,以后就一直是个瘫子呢。”

另一妇人放低了声音,明月便往两人身边凑了凑,便听的另一个妇人问道,“那个还行不行,能不能生孩子?”

“这个就不知道了,怎么,想将你家丫头嫁过去不成?”

“我可不贪那点财。”

“你想贪还不一定有机会轮到你家丫头呢,听说自从这消息传出来,好多人都带着自家丫头去米铺找那李强呢,可吃香的很。”

明月最终忍不住,心里一寻思,便有了主意,假装八卦的凑上去,问道,“两位婶婶说的可是那大路村腿瘫李云?”

年长的那妇人转头看向明月,看是一年轻的姑娘,好奇的看着她,便说道,“怎么?姑娘认识,还是也想去试试?”

明月应道,“我可不犯傻。我是他附近村的,倒是见过一次,脸上还有刀疤,好吓人的,而且我还听说,他在天子脚下犯了事儿,然后逃到这大路村来避难的呢?”

那两个妇人听得明月的话,一脸吃惊又一脸好奇的看着明月,明月便故意放低了声音,“两位婶婶可跟别人说,我还听说,他腿瘫了,脾气也不好,经常打骂人呢,他们村里人都不敢去他家,因为听说他在天子脚下可是杀过人的。”

“啊?居然是杀人逃犯?天呐!”

“不然您想啊,咱们这边境这么穷,他那么多积蓄,干嘛跑咱们这小县城的一个边缘小村子里呆着。”明月继续瞎掰,俨然李云在她嘴里已经是实打实的杀人逃犯了,还是瘫了腿的杀人逃犯。

明月还想继续瞎掰,弄点不能人道什么的传言出来,不曾想突然冒出来一直手,大力的抓着她便往前走,明月正准备反击,便看到抓着自己手的是刚刚跟张叔走在前面的明耀。

看大哥明耀面上的表情,明月便知道,刚刚的话肯定是被明耀听到了,明耀拉着明月没有停下,一直往前走,只到走出了凉山镇街,便看到了在前面等着的张叔。

明耀松开的明月的手,怒瞪着明月,斥道,“明月,你怎么变的这般,这般……”

张郎中不明所以,看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恼怒的明耀,再看看一脸尴尬的明月,道,“这是怎么了?”

明月无措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解释道,“大哥你误会了,那两个妇人,说李云是个瘫子,想让自家女儿嫁过去,想办法占了李云家的财产,我为了破坏他们的计划,才故意这样诋毁李云的。”

明耀皱着眉头道,“那也不关你什么事儿,你一未出阁的女子,如此这般会坏了你的名声的。你是不是认识那李云?”

张郎中听的两人话中的内容,听了个大概,便道,“好了,你们也别吵了,那妇人即便有这样的打算,也要人李云答应娶妻呀!”

明耀听的张郎中的话,说道,“李云的二叔李强这段时间在替李云张罗呢,这凉山镇大街小巷基本上都知道了,这闲话要是传了出去,还有谁敢嫁给那李云。明月,你说说,你是不是认识那李云?”

明月点头道,“我跟张叔一起去过他家,给他看过腿。”

明耀松了一口气,道,“回吧,以后可别做这样的事情。”

张叔好奇的问道,“你跟那两个妇人说了啥?”

明月嘿嘿一笑,尴尬的说道,“我就说李云可能是杀人逃犯,跑这小县城的小村子来避难的。”心里想着自己好像真的编的有点过了,这传出去会不会对李云不利呢?

听的明月的话,明耀忍不住继续念叨,“这要是传了出去,李云娶不上妻就都是造的孽了。”

明月轻声嘀咕一句,“最好是这样。”

明耀没听清楚,问道,“你说什么?”

明月笑的一脸谄媚的道,“大哥,我说我错了,再也不管闲事了,再也不瞎说了。”

听得明月的话,明耀这才满意的没继续念叨明月,对着一旁的张郎中道,“月儿不懂事,让张叔看笑话了。”

张郎中若有所思的应了一句,“无碍。”便没在说话了,似在思索着什么。

这时候明月转头对明耀问道,“大哥,你怎么不呆在铁匠铺了?”

明耀道,“家里出了事情,在这铁匠铺子里当学徒也没有工钱,便回去算了。”

明月“哦”了一声,心想回去也好,在明月看来,即便出了徒,开铁匠铺打铁也不是个什么好职业。

话说李强这边,原本不少人带着自家闺女过来,李强还想着给自己侄子挑一个好的,不曾想没过一天,就没了人,连那之前说好去大路村看看的姑娘,都退了信。

实在想不通的李强,招呼了一声女儿李兰看好店,自己便出去溜达了。

等走到街上,遇见熟人打招呼,李强也总觉得那些人看自己有些怪怪的,让李强有些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待走到跟自己相熟的朱家,一进门,李强便对着比自己稍大的一中年男子道,“朱大哥,我怎么觉得今天街上的人都怪怪的?”

那朱老大招呼了李强坐下,才说道,“不是街上的人怪怪的,是街上的人看你怪怪的吧?”

李强问道,“怎么说?”

朱老大认真看向李强,“你老实告诉我,你侄子李云是如何断了腿,为何走了这么些年,又两年前突然回了李家?”

李强道,“他跟他娘投奔他外公家,他娘去世了,他当然要回李家了,至于他的腿,是得了病瘫的,怎么了?”

朱老大道,“不是打架或者是被打瘫的?”

李强反驳道,“怎么可能,腿上可是没一点伤痕。”

“也没犯什么事儿?”

李强莫名其妙的看向朱老大,“你今天怎么回事儿?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朱老大道,“这街上都传遍了,你家李云是在京城里的杀人逃犯,逃到咱这小县城来避难的。”

李强一拍手边的桌子,道,“是谁这么胡说八道,我就说吧,怎么今天下午没姑娘家上门了,原来是谁在后面使绊子呢。”

朱老大道,“你先别火,你想想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李强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么会得罪什么人?”但李强还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没找出有什么人会这样诋毁他家李云。

突然,李强脑子里灵光一闪,一拍大腿道,“肯定是这小子自己整出来的,不想娶妻也没必要这么诋毁自己啊!”

朱老大瞪着眼睛吃惊的道,“你侄子自己传出来的?”

李强点头起身边走边道,“肯定是他,一直说不娶妻呢,我先走了,我得先回去一趟。”

这在家都没出门的李云,就这样莫名其妙替明月背了黑锅。

明月一行三人,回到外山村已经差不多晌午了,明月没去张郎中家里,直接跟着明耀回了家,一到家,明老太便追问道,“四郎呢?”

明月无奈的道,“奶,那徐员外早上去的县城,待跟衙门交涉放了四叔,四叔才能回来,最早也要差不多下晌了。”

刘氏听的外面的声音,出门便见着自己大儿子明耀,问道,“你咋的又回来了?”

明耀道,“娘,铁匠铺当学徒也没有工钱,家里如今这般困难,我还是先回来,再去县城找一份工吧。”

听的明耀的话,刘氏便有开始哭闹了起来,“这一家子都被那败家子拖累的,可要我们怎么活啊!这一大家子都要被逼死了呀!”

明老太顺手拿起一旁的笤帚,对着刘氏就扔了过去,“哭什么丧呢,你个搅家婆娘,是不是想让老大休了你。”

一旁的明耀见阵仗不对,赶紧的推着还在哭闹的娘进了屋。

(PS:两更完毕,虽然有点晚⁄(⁄⁄•⁄ω⁄•⁄⁄)⁄,打滚求票票,只需动一动手指,点击一下支持本书,或者打开微信扫一扫,感谢~)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二十三章 人情冷暖

明月受不了这闹腾,赶紧的回了后院自己屋。

明文礼回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傍晚了,明老太从晌午过后,便一直在院子里巴巴的等着,刚一进门,就被明老太搂着开始哭天喊地,“我的儿啊!你可算回来了啊……”

于是一大家子人都被惊动了,都知道明文礼回来了,大部分人见着明文礼,终于安全归来,都是开心的,当然也有人不高兴,刘氏就出来看了一眼,面色阴沉的嘀咕了几句又进了屋,明美丽也很是不满,却还是撅着嘴叫了一声四哥,便回自己屋去了。

明文礼看着这一家人,很是惭愧,推来了明老太搂着自己的手,就跪在了院子里,“是文礼拖累了大家,文礼给大家磕头赔罪。”

之后被大家七手八脚的拉了起来,明月看着人安全回来了,也没自己什么事儿了,跟四叔打一声招呼,便回去了自己屋里,继续收拾东西。

明月有一种预感,最迟明天,这徐家就会来收宅子了,明月也从爷口中得知,大爷爷答应了明家人先暂时搬去他那边住,至少目前还是有个落脚的地方。

没过一会儿,前院便又传来了吵闹声,明月也懒得搭理,去了厨房帮娘收拾厨房里的东西。

不一会儿,柳氏便也来了厨房,许锦娘跟柳氏的关系还算不错,便小声问道,“前院是怎么回事儿?”

柳氏瘪了瘪嘴,道,“大嫂跟婆婆顶嘴,婆婆要打大嫂,大嫂便收拾东西走了。”

“走了?去哪儿了?”许锦娘疑惑的道。

柳氏道,“你这脑子,难怪总被大嫂欺负,那大嫂明显就是因为咱家的情况,不想在家里呆了,故意找茬然后理所当然的回娘家。”

许锦娘听的柳氏的话,不禁皱了皱眉头,觉得这个大嫂若真是这样,那也太过分了些。

明月在一旁听着,插嘴道,“也好,走了这耳根子也清净了些。”

许锦娘生怕有人听见,轻声轻斥道,“不许瞎说。”

柳氏在一旁却是笑着应道,“呵呵,明月说的不错,她走了耳根子清净。”

许锦娘见柳氏跟明月一样,虽说这大嫂一走确实清净了,但若是让大哥跟明耀他们听见了却是不好的,便转移话题道,“你俩赶紧的收拾厨房,我先做晚饭。”

晚饭时候,明老太便提到让明文礼明天赶紧的回学堂,可别耽误了读书,明美丽在一旁嘀咕,“都这样了还读什么读。”

明老爷子瞪了一眼明美丽,说道,“家里的事情你不用管了,好好读书就行。”

明月眼角微抽,这爷跟奶还真是执着啊,看来是真真儿的相信,四叔就是文曲星呢。

可是明文礼却是低着头应道,“爹娘,我不读了。徐峥说的没错,我本就不是个读书的料,读了这么多年,都考不上个秀才,爹娘您们就别逼着我去读书了。”

明老太激动的道,“那高人说了,你可是文曲星下凡呢,怎么就不是读书的料?你别听人瞎说。”

明文礼红着眼眶怒道,“什么高人,说不定那就是一为了骗钱财的神棍。”

明老爷子一声叹气,道,“罢了,不去就不去吧,家里的钱,也就够你再上一个月学堂了。”

这个时候,明老太也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晚饭后,明月特别招呼大家,徐家明天可能就会来收房子了,一家人心情都变的沉重,这么多年的家,就要变成别人的了,地也要变成别人的了,而以后会怎样,谁也不知道。

这天晚上,明家一家人都将东西收拾妥当。

明月担心,若是不提早搬出去,怕是什么都不让搬出去的。

第二天一早,明月便催促着家里人,将东西收拾一番,都赶紧的去大爷爷那边,家里只留下她跟爷还有明耀,三个人等着徐家人来收宅子。

明文礼也要留下来,却被明月拒绝了,这徐员外见着明文礼,怕是火气更甚的。

果然,上午的时候,徐员外便带着一帮子家丁过来了,明月将手里房契跟地契交给徐员外,道,“这是徐员外要的明家的宅子跟地。”

徐员外看了看空荡荡的院子,冷哼一声,说道,“你这丫头倒是狡诈,早早的便把东西搬了出去。”

明月淡笑着道,“徐员外说要明家的宅子跟地,难道明家的破铜烂铁也看上了?”

徐员外冷冷的道,“若是我儿的腿治不好,有你们好看,现在你们可以滚了。”

明耀听徐员外的骂声,本就心情烦躁的明耀便冲动的想上前,却被明月一把拉住,到了一声告辞,拉着明耀便出了门。

明老爷子跟着出了院子,不舍的看了看身后的宅院,浑浊的眼里闪动着泪花,让明月看的也不禁有些难受了。

明耀一脸怒气的站在一旁,恨不得冲上去将徐员外赶出去,最终还是忍着怒气,一行人往大爷家去了。

只是几人走到半路上,便见着明家其他人,背着锅碗瓢盆一堆杂物,包袱款款的往回走了。

明老爷子不明所以,开口问道,“你们怎的又回来了?”

明老太把手里的包袱篮子放下,抹了抹眼睛,说道,“你不是说大哥同意去他家住了?怎得大嫂跟她几个媳妇守着门都不让咱进?”

明月扶额,心里感叹,这明家都是些什么亲戚啊!

明老爷子一声轻叹,道,“去孩他大姑家里看看吧!”之后便过去帮忙接过明老太手里的东西,明耀过去接过明康的背篓和明辉手里的扁担,明月也将娘手里的东西拿过来一些。

一行人就这样拿着一堆行李杂物,浩浩荡荡跟着明老爷子往前走,村里的乡亲看到了,都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然后他们一家人便将外山村所有亲戚都走便了,可是没有一个亲戚能接受他们一大家子人,老老少少,个个都是大包小包,挑的挑,拿的拿,从上午走到了下午。

当最后一家走完,明老太终是受不了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明美丽则是一边哭一边骂着她四哥明文礼。

明文礼在一旁,沉默着红着眼眶。

明老爷子看向地上的明老太,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说道,“要不去你哥哥家看看?”

明老太摸了摸眼泪,激动的道,“对,去我哥哥家。”

然后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继续前行,去了隔壁大路村赵家。

明老太的哥哥赵富贵看着面前妹妹这一大家子,无奈的开口道,“妹妹,妹夫,咱家的情况你们也清楚,这一家子房子都不够住的,这老大家的娶媳妇儿都还没有新房,如何能住的下你们这一大家子。咱家最多也就能腾出一间房,你们看看谁留下来住吧。”

一直没出声的明文礼这时候出来开口道,“爹娘先在这边住下吧,咱们这么多大老爷们儿,回村里山边上砍点树,搭个窝棚先凑合着。”

听的明文礼的话,明老大也出声道,“对,爹娘年纪大了,先在这边住下,咱们去山边上搭个窝棚先凑合一晚。”

一旁的明美丽却是尖着声音哭着道,“什么,我才不要,我不要住窝棚。”

明老爷子皱了皱眉头,道,“美丽马上就要嫁人了,还是让美丽跟孩他娘留在大哥这里吧,咱们先回去,真是麻烦大哥了。”

最终明老太跟着明美丽留下了,剩下的人便又回了外山村,这时候柳氏红着眼眶道,“眼看天快要黑了,搭窝棚估计也来不及,要不咱暂时去客栈住一宿吧。”

却被明老爷子否决了,“家里那点钱,买块地基都不够,这一大家子都还不知道怎么过活,哪儿来的钱住客栈,随便找个地方先凑合一晚就是了。”

明月一声轻叹,道,“大凉山边上有个山洞,咱们暂时先去那边落脚吧。”

刚说完,便听的明老大道,“不行,那大凉山常有大虫子出没,这晚上去那边落脚不是送命么?”

明月解释道,“我去过,在大凉山边缘地带,没有大虫子,晚上的时候咱们点上火,大虫子也不敢靠近的。”

明老爷子也反对道,“多少人进了大凉山就没出来过,怎么能去大凉山?就去外山村口的茶山边上砍点树搭个窝棚凑合吧。”

明月朝天翻了个白眼,有些受不了的道,“随便你们,娘,咱们走吧。”

然后明月就这样无视掉瞪着他的爷跟大伯,叫了有些犹豫的娘亲,带着明阳这个小尾巴,往大凉山那边去了。

明文礼看着明月母子三人就这样离开了,有些不放心的道,“爹,他们这孤儿寡母的三人,我跟着他们去看看。”

明耀也有些犹豫的道,“是呀,爷,要不,咱跟着去看看吧。”

明辉跟明康已经变成了明月的铁杆粉,嘴里喊着“我们跟着月姐姐一起”,人已经拿着行李吃力的跟了上去。

明老爷子一声叹气,“罢了,这怎么活下去都不知道,还怕什么野兽,走吧。”

然后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往大凉山的方向去了,外山村的村民,见着明家一行人往大凉山方向去了,都议论纷纷,“他们这是要去大凉山?”

“这时候去大凉山,这不是去找死么?”

“哎,咱们也帮不上什么忙,罢了,罢了。”

“这徐员外也忒狠了些。”

“要不咱们一家腾一间半间的出来给他们先住着?”

“哎哟,他们明家亲戚都没地儿给他们住,还是你心善,咱家可不敢得罪徐员外,再说咱家几个小子都还挤一间屋子呢。”

“你在这儿瞎说什么呢,咱家哪儿有房子腾,赶紧的回家吃饭了。”

重生田园的幸福生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重生田园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重生田园的幸福生活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