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世子妃》小说章节免费试读凌萱小说全文

  • 时间:
  • 种田世子妃迷花
  • 来源:zd

《种田世子妃》小说章节免费试读凌萱小说全文

《种田世子妃凌萱》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种田世子妃精彩章节在线免费试读

第21章 女夫子

族长咳嗽一下,清了清嗓子,道:“叫大家来,是想和大伙儿说一声,从今天开始,湾里会选四个机灵点的男娃,送到凌姑娘那边识字。等春耕结束,家里有孩子,又想识字的,都可以送来。”

原本众人一听只选四个,还不乐意。现在一听,春耕结束就能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族长见状,继续道:“想来大家也知道,镇上的私塾念书,一个月得要一百文的束脩,一年下来,就要一两多,这还不包括笔墨纸砚和书籍。孩子上镇上念书,一个月伙食费还得花大几十文,这些算在一起,一年没有五两银子,是下不来的。”

众人一听,纷纷点头。他们都知道,那书籍,一本就得几百文,甚至是更贵。而笔墨纸砚,也是贵得很,更别说,每个月都还得交束脩。

“凌姑娘愿意教导大家,这是我们张家湾的福气,但我们也不能苛待了凌姑娘。从今天起,大家去识字的,有银子的给银子,没银子的,给米面粮食都行。凌姑娘在这住,大家得帮衬一点。”

湾里的女人,原本还有些害怕族长要他们也给多少银子,现在一听是按个人情况来给,暗地里纷纷松了一口气。

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哪里有多余的口粮和银子,就算有,也舍不得给。不过菜倒是不少,那凌姑娘家里肯定没菜,他们多给些就是。再不济,她们还能帮忙洗洗凌姑娘的衣裳,帮忙缝件衣服,做双鞋子也是可以的。

而张家湾的男人,想的则是跟着凌姑娘识字,回头去镇上找工作就方便。

他们给不起束脩,但有的是一把力气。听说凌姑娘是刚来这里,住得又是窝棚,想来家里很多东西都没有,他们帮忙做些东西给凌姑娘就是。

族长看到大家都没回答,下意识的皱眉:“怎么,都不愿意?既然不愿意,那都别去,我们张家湾还丢不起这个脸。”

众人听到族长不悦的神色,这才正色道:“二叔公(二老祖),我们没有不同意!”

“既然没有不同意,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今天都谁去凌姑娘家识字,等一下平安会通知,大家都散了吧!”

此刻也没那么关心,这几天自家的孩子能不能去识字,听到族长说散了,便纷纷离去。

他们还得琢磨下,回头到底给凌姑娘送些什么才好。

凌萱在家教张大虎写字,自然是不知道宗祠里的事情。看着张大虎用了不到半个时辰,从歪歪扭扭的字,到现在已经略微整齐,心底暗暗吃惊。

“萱萱,我写得怎么样?”

张大虎看着地上的字,心底无比骄傲。他终于会写自己的名字了,虽然写的没有萱萱的好看,但他真的会写了。

“有很大的进步,不错!”

张大虎是初学者,能写就很不错了,更别说那字看起来还挺像模像样的。

“萱萱,我要下地去了,等回来,你再教我写张家湾那剩下的两个字成不?”

“好,大虎哥你先去忙,我也得回去准备一下,等会儿可能会有人来学识字。”

张大虎下地去了,凌萱和叶氏说了一声,拿着书本,也回了自己家。

等她刚把热水烧好,门外就传来张平安的话:“凌姑娘,这几个孩子,我给你送过来了!”

张平安领着四个八九岁的孩子站在凌萱的草棚篱笆外,看着眼前简单到不行的房子,眉头紧皱,心里暗道等回去,找几个湾里壮实的小伙子过来,再帮忙收拾一下。

这窝棚看着是还不错,但也能看的出来,是匆忙之下盖出来的。这几天没下雨,倒也没什么大碍,倘若连着几天都下雨的话,这窝棚必定会往下渗水。

“村长来了,进来坐!”

凌萱将灶里的火熄灭,亲自端了一碗七分满的热水出来。她家的篱笆门没有关紧,只要轻轻一推就行。

张平安带着四个此刻看起来有些拘谨的孩子,进了厅堂,直接开门见山道:“凌姑娘,这个是阿旺家的,叫张桐,梧桐树的桐。这个是我家的小子,叫张景,景色的景。这个是刘家的刘毅,刚毅的毅,最后一个是王子才。他们都一样大,九岁。”

张平安话落,张子才等人齐齐跪在地上,给凌萱行了一个大礼,嘴里同时道:“弟子王子才(张景、刘毅、张桐)拜见夫子。”

四人在来的路上,被张平安仔细的叮嘱过,因此给凌萱磕头后,便直挺挺跪着。

凌萱仔细将眼前这几个孩子观察了一番,她也没说起来,目的就是想看看这几个孩子会有什么表现。

张平安看着凌萱没说起来,心里暗暗着急,深怕凌萱不满意这四个孩子。她虽说要教导大家识字,但也没说什么人都愿意教导。

大约过了一刻钟,凌萱这才道:“起来吧,从今日起,叫我老师即可。”

“是,弟子明白!”

四个孩子齐齐应了一声,这才纷纷站起来。

“家里简陋,咱们条件有限,从现在开始,我会教你们认字,你们就在地上先笔划着来,其余的等以后再说。今天我会教你们写自己的名字和张家湾的村名。”

“是!”

凌萱也没管张平安在一盘看着,只是拿着几个树枝出来,在地上写出几个孩子的名字,叫什么哪个是什么字,要如何写。除此之外,还很有耐心的一笔一划一个个教。

张平安的学识实在有限,看着凌萱的教导,忍不住也折了一根树枝,在地上一遍遍的重复着写。

初学的孩子,写得歪歪扭扭,王子才还好,刘毅却怎么都写不好自己的毅字。凌萱见状,便蹲在他的身边,很是有耐心一笔一划地教。

过了一个时辰,几个孩子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如何写,出了王子才这个名字简单外,其他几个孩子憋得满脸通红。

“时间已到,你们回去好生复习今日所学之字。明日起,我会教你们从最简单的字开始,待你们学会,再教百家姓和千字文,可明白?”

“是,老师!”

凌萱看刘毅面色通红,眼里带着一丝委屈的倔强,继续道:“你们作为初学者,今日能识字,又能写出来,已是不易,切莫气馁。等写多了,练多了,自然就好。明日还是这个时辰过来,回去吧!”

张平安至始至终都站在一旁,将凌萱的教学全都看在眼里。

她的教法和他小时候去启蒙的夫子所教的不一样,但却很受用。每个人必须得会写自己的名字,才教其他的。而他的夫子,一上来直接教百家姓,也不管他们认不认得,直接教了,让他们死记硬背。

张家湾大多数人都姓张,刘毅和王子才都是湾里的外来户。刚才他看到王子才将自己的名字写得极好,这让他很是心急。他怕自己写不好,老师不满意,回头村长会将他替换下来。

等听到凌萱的话后,心下决定,稍后回去,一定勤加练习,等明天再来之时,他就能将自己的名字写好。

张平安领着几个孩子走了,叶氏这才过来:“萱萱,忙完了?”

“好了。干娘,你那菜地种好了?要不我现在去帮你?”

凌萱从叶氏家里出来的时候,看她正在垦菜地。那地看起来颇大,难道已经做完了,这样快?

“那个不着急,你也累了许久,先歇会儿。那菜地大,等大虎回来再弄也一样。”

叶氏看着凌萱,心底无比的骄傲,她的干女儿,是个人人敬仰的女夫子。

“凌夫子在家呢?”突然篱笆外响起了一道女声。

“老师,我娘来了!”紧接着又响起王子才的声音。

凌萱和叶氏对视一眼,往篱笆外看去,就看到后面四个妇人一手拎着一个篮子,一手牵着一个男娃。

“这……”

凌萱有些反应不过来,看着已经走到跟前的妇人,脸上带着盈盈的笑意:“凌夫子,我家的孩子真是麻烦你了。我想夫子你初来乍到,什么东西都没有,就过来给你添个菜。”

王子才的娘王张氏说着,将手中的篮子递给叶氏。她来的时候,可都是打听清楚了,凌萱已经认了叶氏做干娘。她直接把东西给凌萱,怕她会不要。

叶氏知道这边的规矩,也没客气,直接伸手接过篮子,又将人引进了厅堂。

四个妇人与凌萱寒暄了一番,纷纷表示要是孩子淘气不听话,也别客气,该打就打。而凌萱听到这话,再次笑着看了一眼那四个孩子,也没应下来,而是带着四个妇人到院子里,让他们看看,自家孩子今天写得字。

王张氏看了一圈,觉得自己的孩子写得最好,心里难免有些得意。但她也是聪明的,并没显现出来。因她知道,自家孩子的名字是最为简单的。

刘毅的娘看到自家的孩子写的最为糟糕,也没责备,而是道:“老三写得不错,娘相信你明天会写得更好的。”

都说父母是儿女的第一个老师。很多事情,是言传身教。她们自身好不好,与孩子的未来有莫大的影响。凌萱看到这四个作母亲的表现,也很是满意。第21章结束

第22章开始

第22章 大事不好了

“今天大家都写得很好,这几个孩子都是机灵的,好好教导,以后会有出息的。”

凌萱这话一落,在场的妇人眼里纷纷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凌萱的识字,在她们眼里,那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千金小姐。能被这样的人夸赞,就说明他们的孩子,是真的很好。

作为一个母亲,最喜欢听的,莫过于人家说自己的孩子会有出息。王张氏等人笑眯了眼,客气一番后,看了看天色,已是不早,便纷纷辞行回家去。

她们带来的篮子,已经让叶氏腾空了。来的时候,篮子里是满满的,眼里带着一丝不确定。回去之时,篮子是空的,眼里的笑意却怎么都止不住。

等人都走后,叶氏这才拉着凌萱道:“萱萱,她们一共送来了二十个鸡蛋,大约八斤白面,两斤白糖,三斤大米,另外还有一斤的油。这些东西在这些,也算值不少的银子。”

“嗯,咱们没要他们束脩,送这些过来,也是应当的。”

凌萱不傻,她们送这些过来,是为什么,她也明白。她要生活,要过日子,不可能一直依靠叶氏,也总得凭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

现在她没要银子,那些人送这些东西过来,她也能理所当然的收下,这是她的劳动所得。

只是这些东西,只能供她日常所需。她迫切要做的是赚钱,把那五两银子还了再说。只是现在看来,那五两银子,好像是一笔天文数字,这里的人都是那种恨不得把一文钱掰成两瓣来花。

她到底要怎样做,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赚到银子呢?

叶氏看凌萱才教了四个孩子,就收到这些金贵的东西,心下很是高兴。要知道在这青黄不接之时,那几户人家能拿出这些东西,也着实是对萱萱地看重。

虽说凌萱在这张家湾暂且算是安全的,可叶氏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这一晚,依旧是陪着凌萱在她的草棚里住。

翌日清晨,叶氏刚起身,就看到凌萱已经在院子里,左右扭动,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便道:“萱萱,怎么起的这么早,不多睡会儿?”

凌萱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多了,此刻正在做拉伸动作,听到叶氏的话,也没回头:“干娘,早!”

“早!”

叶氏看凌萱并未回自己,而是继续在那扭动身体,也没想太多,转身进了厨房开始做早膳。

等到叶氏做完早餐,凌萱也做好了拉伸运动,而张大虎也来了。

“萱萱,我把昨天的字写出来,你看看是否正确。”

张大虎手中拿着一根木棍,一进院子,也没等凌萱同意,径自蹲下,在地上把凌萱教的全都写出来。

等写完后,一脸热切地看着凌萱。这几个字,他昨天晚上在家里还又练习了好几遍,想来应该不会差才是。

凌萱扫了一眼地上的字,心下更是诧异。好家伙,这张大虎进步简直是神速。瞧那几个字写得像模像样的,一点都不像是个初学者。

“大虎哥,你很棒。咱们先吃饭,等吃完饭,我再教你写干娘的名字。”

别看张大虎年纪大了,可在凌萱看来,这家伙的可塑性真的很高。

得到凌萱夸赞的张大虎,挠了挠头,脸上扬起一抹憨厚的笑容:“好!”

叶氏把烙饼和糙米粥刚端上桌子,院子里就传来张何氏那不客气的说话声。

“小贱人,你给我滚出来!”

昨天都是这个小贱人害她丢了脸,还昏迷不醒。今天她得和那小贱人好好掰扯掰扯,让那小贱人赔偿她医药费不可。

张何氏的声音很好认,凌萱和叶氏对视一眼后,便一前一后地走了出来。

“何氏,你一大早的发什么疯?”

叶氏皱着眉头,一点也没客气,大声训斥。

“这里没你的事,我是来找凌萱那贱丫头的。她害我毁容,还头破血流,今天不赔我银子,我就和她没完。”

张何氏听到脸上被蹭破的皮,还有昨天流了那么多血,心里就恨得不行。

她当初怎么就看走眼了,还花了那么多银子,买了这么一个煞星回来。

“你想要怎么和我没完?”

凌萱冷着一张俏脸,看着张何氏,嘴角挂着一抹嘲讽。

“我,我把你送回去。当初我在姜家岙花了那么多银子,买了你。现在你也没和我儿子成亲,我自然把你退回去。”

凌萱听到这,乐了:“那敢情好,走吧。”

她倒是想回去找那姜郭氏算账,对了,还有那个姜紫鸢。那贱人,敢趁她虚弱的时候,用针扎她。这仇不报,她誓不为人。

原本她还想,等她有银子了,又自由后,再回去找姜郭氏算账。现在张何氏要送她回去,好啊。她无债一身轻,还巴不得。

叶氏听到凌萱要走,伸手下意识的拉住凌萱。她还记得,凌萱说把她卖了的人家,并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家。现在要是回去的话,指不定又被怎么虐待。

张大虎也一脸焦急,萱萱要是回去,那他和湾子里的人,想要识字,岂不是没人教了?不行,这事得赶紧告诉村长去。

张何氏听到凌萱的话,乐了:“咱们现在就走,你那银子我也不要了,我会亲自和姜郭氏要回那些银子。等你的银子,还得等到什么时候。你打了我,也得把医药费一起赔我才是。”

“要走就走,别那么多废话。”

凌萱是爽快之人,既然有人要送她回去,那敢情好。等她回去,非得好好和姜郭氏算算账。

叶氏拉着凌萱的手,眼里尽是担忧:“萱萱!”

“干娘没事的,反正我也想回去找他们算账。敢趁我病要我命的人家,我不好好和他们算账,我就不叫凌萱。”

凌萱说这话的同时,眼眸闪过一抹戾气。

“萱萱……干娘陪你一起去。”

叶氏看张何氏这架势,到底不放心凌萱,深怕她回去会吃亏,因此决定和她一起回去。

凌萱看了一眼叶氏,微微颔首。

“走,谁不走谁是狗娘养的。”

张何氏见状,气不打一处来,嘴里更是说着不堪入耳的话。

“少废话,不是要走吗,现在就走。”

凌萱看着眼前额头还包着一条破布的张何氏,眼里闪过一抹冷意。

张何氏怕凌萱不走,现在说的都是反话,便伸手想要拉着她走。

凌萱闪身避开,语带嘲讽道:“我自己会走,你在前面带路就行。”

凌萱的这一举动,让张何氏觉得自己身上好像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顿时脸色越发的阴沉。

叶氏匆匆回饭厅拿了几块烙饼,又灌了一壶水,将凌萱家的篱笆门带上后,迅速回家拿了些银子,这才匆匆地往村外追去。

这样匆忙上路,没带银子,又没带吃的东西,哪能行。

张平安家里,张景正在院子里写凌萱昨天教的字,张江氏的早餐也做好了,就等着家里几个爷们洗手吃饭。

突然大门被拍得“砰砰”作响,伴随而来的是张大虎急切的声音:“村长,村长在家吗?”

张江氏眼里闪过一抹疑惑,将门打开,就见到急得满头大汗的张大虎。

“大虎兄弟,可有什么事?”

“婶子,村长在家没?”

张平安的家离凌萱的家,着实有些距离。大虎一口气从跑到这里,深怕慢一步,凌萱跟着张何氏就走了。

“当家的一早带着老大老二下地去了,现在估摸也快回来了。有什么事,要是不着急,先进来等一会儿?”

张江氏不认为现在能有什么急事,只是在看到大虎焦急的脸色后,语气中带了那么一丝不确定。

“婶子,出大事了,耽搁不得,我现在去地里喊村长。”大虎说着,转身就要跑。

张江氏见状,赶忙伸手拉住他的衣袖:“大虎,可是出啥子事情了,要婶子帮忙不?”

“婶子,大牛娘一大早不知道抽什么疯,说要送萱萱妹子姜家岙,什么赔偿医药费,拿回什么银子来着。”

张江氏一听这话,当下沉下脸:“这大牛娘越来越不像话了,咱们湾里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教大伙儿识字的夫子,她想和整个湾里的人对着干不成?大虎,你先去地里找当家的,婶子去一趟族长家里。”

正在院子里练字的张景,听到夫子要走了,心里很是着急,二话不说,拔腿就通知刘毅,王子才和张桐去。

他们好不容易才有夫子,昨天也才学会了几个字,今天就被告知,夫子要让人送走,这还了得?

刘毅和张景一样,一早起来就在院子里练习那几个字。突然听到张景急切的声音在门外传来:“刘毅,大牛娘要把老师送走,咱们快点去阻止她。”

“什么?她要送走老师,凭什么?”

刘毅的话落,张景已经到了跟前:“我也不知道,是大虎哥说的,他去地里找我爹去了。走,咱们通知子才和张桐去。老师不能走,她走了,我们怎么办?”

“好,我去和我娘说一声,你先去通知张桐,我去通知子才,一会儿我们直接去老师家里。”

不到两刻钟的功夫,整个张家湾已经传遍了,张何氏要把凌萱送走的消息。

男女老少,个个脸上带着怒色,纷纷朝凌萱的窝棚而去。第22章结束

第23章开始

第23章 进京享福去了

待到窝棚处,看到静悄悄的院子,连门都关好了,又纷纷暗道不好,再次急匆匆地朝张何氏的家里而去。

张大虎是最着急的一个,凌萱不在,就连他娘也不在,他完全不知道她们到底去哪里了。

张大牛躺在床上,昨天他硬着一口气,和张大虎打了一架,现在浑身如散架了一般,连翻身都困难。

想到凌萱,他心底的那口气,怎么都忍不下。

“嘭”的一声,突然大门被人踹开,张大牛还没起身,就听到二叔公的话传来。

“张何氏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不成……”

二叔公的话还没说完,看到静悄悄的院子,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话锋连忙一转:“平安,赶紧带人套上牛车,去把凌姑娘追回来,快,他们肯定是出湾里了。”

一般这个点都家家户户用早餐的时间,没道理会这样安静。现在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家人都不在。

张安平点点头,随手点了几个壮汉跟着自己,套上牛车朝通往外面的路追去。

“何大娘太过分了,她怎么能把老师送走。”

张景气得紧捏双手,在院子里大吼出声。

刘毅等几个小娃,如果不是有家里的大人看着,想拆了这个家的冲动都有。

族长冷着一张老脸,直接在堂屋里,坐了下来:“我倒要看看,那泼妇有脸回来没?”

张大牛躺在屋里,听着门外的动静,忍着痛,扶着腰一步一步地挪到门口。二叔公来了,他不能不出来。

“二老祖,大牛哥在家。”

张大牛靠在门框处,看着院子里不少的村民,面色极为古怪。

“大牛,你爹娘呢?”

族长的板着一张脸,看大牛语气极为不好。

“不知道!我今天浑身痛,一直在里面休息。二老祖,你来我家,有什么事?”

张大牛强忍着那股不悦,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些人踹了他家的门,进了他家,还敢给他甩脸色,是当他张大牛好欺负不成?

“你娘带凌姑娘走的事情,你可是知道?”

“什么我娘带走了凌姑娘,我怎么知道?”

张大牛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不自然,眼眸也闪烁了几下。

他自然知道他娘今天一大早找凌萱算账去了,也知道是他两个爹和二牛一起送他们走的。

只是这些话,他可不能说,也不能认。昨天村长的态度摆在那,他才不会傻得去承认。

二叔公一看就是和村长一样,都是稀罕凌萱那贱丫头,想要把人留下来,他才不同意。

他家买回来的人,凭什么便宜张大虎?

族长看张大牛的表情就知道他在说谎,但也不急着拆穿他,而是道:“既然你不知道,那你回房躺着去吧,我在这等你爹娘回来就行。”

“二老祖,这只怕是不行。你带着一堆人来我家里,于理不合。你看这样成不,你先回家,等我爹娘回来,我亲自去通知你?”

族长挥了挥手,语气不耐道:“不用了,我就在这等,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

张大牛心有怒气,但看到那么多人,便也只能将所有的怒气强忍下来。

此刻凌萱、叶氏和张何氏也已经出了张家湾,走了一段路后,就看到停在不远处的牛车上有三个男人。

这三个人,她都认识。一个是张二牛,剩下的两个是张何氏的相公。看来这张何氏是早就盘算好了,也怕村里的人看到了生事,所以才让她相公把牛车赶到这等吧?

凌萱看到了,叶氏自然也是看到了。原本她还以为她们三个女的,就这样一路走到姜家岙去。没想到,这张何氏准备得倒是齐全,连牛车都借好了。

张二牛远远地看到凌萱,眼里带着一丝不舍。其实他很想凌萱能当他媳妇的,只是现在她不愿意,大哥和娘又都受了伤,家里的银子也被拖欠着,他也买不起媳妇。与其留着让娘和大哥伤心,倒不如送回去算了。

虽然他也听说了,凌萱识文断字。可他大哥和娘都不待见,他也只能可惜一下。

叶氏与凌萱上了牛车后,就掏出自己带来的烙饼,递了一个给凌萱:“先吃点,别给饿着了。干娘还带了水,渴了和干娘说一声。”

凌萱已经将头靠在叶氏的肩上,轻轻地“嗯”了一声,心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实。

张何氏见状,冷哼了一声,随即冷言冷语道:“好一副母女情深的样子,呸,说得好听是干亲,谁不知道你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你以为跟着去,那姜家就能把人给你?”

叶氏因自己是寡妇,张何氏又是村民,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没必要把关系弄僵。

现在看到张何氏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这些不中听的话,肝火也跟着旺了三分。

“狗嘴吐不出象牙,不会说话就闭嘴,没人当你是哑巴。”

这种话,她已经是第二次说了。这张何氏平日里都让她的男人们宠坏了,迟早有她跌大跟头的时候。

“好啊,你敢这么和我说话,信不信我现在就能让你滚下车?”

凌萱怎么看张何氏,就怎么觉得她是一只斗鸡,随时随地都可能会炸毛。

“闭嘴,你还想不想去了?要是不愿意就拉倒。我干娘心疼我,与你有什么关系?你把我送回去,我还巴不得。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家,敢把我卖了。这拐卖人口的罪名可是不小,我在去衙门告发之前,也得知道这些人都住在哪。”

之前张何氏晕倒了,因此并不知道凌萱说拐卖人口的事情。现在猛然一听这话,便有些云里雾里,一时摸不着头脑。

“什么人口拐卖?谁拐卖你了?姜郭氏是你的养母,我从她那花钱买了你,什么拐卖的有什么关系?”

“养母?”

凌萱嗤笑一声,道:“拐卖人口的人,都会自称是养母,更是会花钱去衙门办一张假证据的。我说何大婶,我识文断字,敢问能轻易把我买断的人家,会出银子请夫子来教导我识字吗?你觉得那样的人家,有多少银子来供我念书?”

关于凌萱识字的事情,一早张何氏也是听两个相公说了,但她并未放在心上。

现在猛然听到凌萱这话,脑子顿时有些转不过弯来。

那姜郭氏的家她也知道,肯定是不会花钱让凌萱这贱丫头念书的。要知道一年束脩和书籍的银子就不少,更别说今早相公们说着凌萱识字有十多载了。

这么多年下来,怎么也得好几十两,又怎么可能最后四两银子卖给自己?

可是她确定自己没出错,这凌萱就是那姜郭氏的养女。只是,到底哪里出了问题?难道真的是拐卖来的人口?

可不对啊,要是拐卖了人口,那卖身契又是哪里来的?要知道这卖身契可是牙行的人签写的,一定不会错。

“任凭你说破了嘴皮子也没用,具体怎么样,等去了姜家岙就知道。”

凌萱懒得搭理她,直接靠在叶氏的怀里,闭眸养神。

叶氏也想知道那个姜家岙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她倒要看看卖了萱萱的,到底是何人家。

张家湾到姜家岙,赶牛车需要一天一夜。张何氏心急那些银子,便让两个相公和二儿子轮流换着赶路。

她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到姜家岙那边,把银子和医药费拿了不可。就怕夜长梦多,中间生出什么事情来。

两天后,六人风尘仆仆来到了姜家岙。凌萱看着这个地方,只是觉得有些熟悉,但又没具体的印象。

她想,之所以觉得熟悉,那是因为原主的缘故吧?

这个村庄看起来要比张家湾好不少,至少能看见青砖瓦房,偶尔还能看到几个大宅子。而张家湾,在山沟沟里,小了不说,到处看起来也是破破烂烂的,望过去都是泥坯房。

张何氏朝着记忆中的印象,让张二牛把牛车停在姜郭氏的家门前。

看着紧闭的家门,她上前敲了敲,等了半晌也没有任何反应。

想了想又再次敲了敲,同时还不忘扬声道:“有人在家吗?”

凌萱望着这个家门,不知为何,莫名的觉得鼻酸,不多时眼眶已经溢满了眼泪。

张何氏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人开门,疑惑了片刻后,这才转身朝不远处的隔壁走去。

当看到打开的房门,院子里站在一个妇人正在晒衣服,她便站在门口,伸长脖子道:“大妹子,隔壁那户人家,郭大妹子家的人去哪了?”

“你说什么家啊?可是走了大运,听说帮忙养了京城里的一个大小姐,前两天就随着人进京享福去了。”

张何氏蒙圈了,这,这意思是说,人已经走了,那她找谁要银子去?

张何氏失魂落魄地回到牛车上,眼眸极为复杂地看了一眼凌萱:“你说还我银子的,不会赖我帐吧?我可还有你的卖身契。”

凌萱有些不明白她这前后的态度,便跳下车,朝隔壁那开着大门的房子走去。

“婶子,姜紫鸢他们去哪里了?”

“凌丫头,你怎么回来了?你来晚了,他们一家已经被人接到京城里去了。说是养了一个大小姐,有功。凌丫头,他们说的,不会是你吧?可是你怎么还在这?”

种田世子妃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种田世子妃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种田世子妃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