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小说全文糯米橙子&《白露为霜》免费在线阅读

  • 时间:
  • 白露为霜糯米橙子
  • 来源:ysg

白露小说全文糯米橙子&《白露为霜》免费在线阅读

《白露为霜白露》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白露为霜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看着闹剧收场,陆慕言对着白露微微点头,然后离开了。

白露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说会很快见面了,原来,他就是自己的大老板!

陆慕言一走,周兰就发疯的扑上来。

“好啊你,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竟然把家里的丑事都告诉外人,让人看笑话,你这个白眼狼啊!”

白露后退一步,稳稳的站在桌子旁边。

“妈,我叫您一声妈。”

白露不想忍了。

也忍不下去了!

丢人的到底是谁,一大早自己上班的时候跑到公司来闹,还要怪自己让人看笑话。

她什么都没跟别人说,到了周兰这里,就是自己吃里扒外。

他们家自己做出了那些丑事,到最后还是要栽到自己头上。

凭什么!

嫁到秦家之后,白露一直勤勤恳恳的操持家务,照顾公婆,不仅要做家务还得上班,补贴家用还房贷!

到头来就落了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的名声。

周兰被白露突然的架势吓到了,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白露这么强硬的态度。

这还是唯唯诺诺的儿媳妇吗?

白露拉着周兰,走到了偏僻的走廊。

“本来昨晚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原谅秦峰一次,毕竟做夫妻也不容易,我们在一起三年了,可是如今呢,你们是怎么对我的?”

周兰刚要大骂,就被白露堵回去了。

“你不是看不惯我么,我也不想在那个家待下去了,离婚协议书我会请律师办好,你回去告你儿子,等着离婚!”

周兰彻底的愣住了。

离婚?

白露竟然提出了离婚!

反应过来的周兰立刻指着白露大骂。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竟然还敢提离婚,要休妻也是我们家小峰休你,你算个什么东西,是我们家小峰不要你!”

白露的心彻底碎了。

即使到了离婚的这一步,周兰考虑的,还是他们要压制自己。

白露喊了保安拦住周兰,头也不回的进去了。

回到了座位上,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掉。

白露狠心的擦干了眼泪,开始打电话预约律师。

出轨三年,如今小三都欺负到自己头上了。

公公婆婆不喜欢自己,要把自己往绝路上逼。

还忍什么呢!

趁着没孩子,离婚也方便,早点解脱吧!

傍晚下了班,白露急着去拿了律师拟定的离婚协议书,赶回了秦家指定的一个酒楼的包间。

秦家一家人坐在桌子面前,看见她来了,几个人都不说话。

白露从包里拿出离婚协议书,拍在了桌子上。

“签吧。”

秦峰看见文件上的几个大字,脑子里嗡的一下。

周兰要说话,却被秦松林给拉住了。

“露露,露露你这是真的要离婚了?”

白露看见秦峰脸上的焦急,心中也是隐隐作痛。

但凡他们家给自己一点活路,她都不会走到这地步。

毕竟秦峰是自己爱了将近十年的人,十年啊!

有那么一刻,白露甚至觉得这样的秦峰挺可怜的,离开了自己,他可怎么办啊!

可是,白露刚动了心软的念头,秦峰就说话了。

“这婚不能离。”

白露抬起头看着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老公很硬气,很霸道。

如果他说不离婚,挽留自己留下来再给他一次机会,白露肯定会答应的!

“离了房贷谁来还,还有爷爷的治疗费用,这都是一笔钱啊!”

秦峰皱着眉头,他现在的工资不高,几乎就是靠着白露养。

白露真的要离婚了,他真的舍不得那笔钱和无忧无虑的生活。

白露刚刚燃烧起来的心,像是被一盆冷水浇上了炭火。

呲!

又快又准,彻底浇灭了!

白露心如刀割,几乎不能呼吸。

紧紧的攥着离婚协议书的一角,白露努力让自己不要倒下去。

“签。”

秦峰无助的看向了自己的母亲。

周兰站起身。

“你要离婚也可以,但是当初爷爷就是因为你摔下楼梯成为植物人的,爷爷的治疗费用你得出。”

什么?

白露震惊的看着周兰。

是,爷爷的确是因为自己的疏忽摔下楼梯。

可是白露自己知道,那个时候自己刚碰到爷爷的身体,他就滚下楼梯了。

后来爷爷成为了植物人,白露心地善良,除了家用和还贷的钱,还为爷爷出治疗的费用。

这么多年了,他们家把自己当免费的保姆和人形取款机了吧!

“我们要的不多,二十万。”

二十万!

白露脸色涨红,这是抢钱吧!

自己在秦家这么久,补贴的家用不说,还贷也还了不少,如今她一张口就是二十万!

白露紧紧的抿着下唇,一言不发。

周兰见她拿不出这么多钱,得意的坐回到桌子上。

白露握着拳头,指尖深陷进了肉里,有些尖锐的疼。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无比。

“咚咚!”

包房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秦峰去开了门,却见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你是?”

周兰却是认出了他,就是白露公司新来的老板,陆慕言。

陆慕言已经在隔壁听的一清二楚。

白露看见是他,脸上红了红,低下头去。

怎么每次这么丢脸的事,都让他给碰见了。

陆慕言走到了周兰面前,停顿了一下,然后掏出了一张卡,放在了桌子上。

那张卡就挨着离婚协议书,格外的刺眼。

周兰和秦峰有些不解。

“这里是二十万。”陆慕言看向了秦峰,“签字。”

二十万!

周兰吓了一跳。

就连白露都惊讶的一把拉住了陆慕言的胳膊。

秦峰看了看白露,又看了看陆慕言,尖酸刻薄的讽刺道。

“我说怎么现在又底气死活要离婚,原来是有了靠山,还是个有钱的主。”

白露听见他这么说,脸上也是一阵尴尬。

“签字,拿钱。”陆慕言再次强调了一遍。

秦峰怒视着白露。

白露被他那眼神看的有些发毛,可是想到自己和陆慕言之间清清白白,于是也昂首挺胸。

秦峰正要签字,哪知周兰却拉住了他。

“谁知道这卡里有没有钱。”

秦峰拿着笔的手停顿了下来,高傲的看着陆慕言。

“我凭什么相信你。”

白露一听,不好,竟然顶撞自己的大老板,这让自己以后在公司里可怎么面对自己的恩人。

第八章

哪知陆慕言这是轻轻呵笑了一下,招手让门外的下属进来。

“去取二十万现金。”

“是的,陆总。”

下属得到命令出去了。

房间里一片沉寂。

“陆总,其实你不用……”

白露正要阻止,却被陆慕言打断了。

“你的前途,不止二十万,是他们有眼无珠。”

这一句话,让白露的眼窝湿润了。

像是轻轻击中了心灵,白露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

“等你以后百倍千倍的赚回来,我自然还会收你的利息的,我可是个小气的老板。”

陆慕言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对着白露轻松的说道,白露这才点点头。

二十万,自己省吃俭用一定要早点还给他。

但是那个只能拖她后腿的家,她是一刻也不想呆了。

秦峰看见这个男人跟自己的妻子关系这么好,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

“你谁啊,你跟我老婆什么关系。”

陆慕言伸手,敲了敲桌上的文件,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明晃晃的有些刺眼。

“我还没签呢,现在她还是我老婆,我有权过问。”

白露皱起眉头。

她现在算是看清楚了这些人的嘴脸了。

陆慕言却是不在乎,这群人,还没有资格让他出手来对付。

“我并不觉得你做到了丈夫的责任,所以,你也没有资格行使丈夫的权利。”

“你!”

秦峰气的脸色发白,被周兰一把拉住了。

“你俩这就快要离婚了,有什么好闹的,拿钱签字就走人,在这里做什么,三只腿的青蛙不好找,两条腿的女人不是遍地都是。”

秦峰被母亲这么一拉,坐在了桌子上闷闷的不说话。

抬头看见了白露一身廉价的地摊货和憔悴苍白的脸,心里更是厌恶。

就白露这个黄脸婆的模样,还能被谁看上。

离婚的女人就贬值了,自己拿着钱,想找什么年轻漂亮的不行,而她白露,走到哪里都会被打上个二手女人的标签。

有什么好得意的。

秦峰愤恨的看了她好几眼,白露一直低头不语。

下属终于带来了现金,一股脑的全都堆在了桌子上。

周兰和秦峰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现金摆在面前,而那些现金还都是自己的,震惊的立刻站了起来,双眼发光。

“慢着。”

陆慕言伸手按在了那堆钱上面,然后抽出了离婚协议书,放在了秦峰的面前。

“签字。”

“签签签。”秦峰眼中全是贪婪,拿起笔就飞快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甩了笔,秦峰立刻抓起一叠一叠的钱,眼睛都红了。

陆慕言将离婚协议书递给白露,白露接了过来,放进了包里。

“走吧。”

白露点点头,跟着陆慕言往外走。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白露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而秦峰周兰等人,没有一个人看她一眼,纷纷抱着钱喜笑颜开。

这就是她曾经的家人。

白露吸了吸鼻子,回头,大踏步的走出了门口。

再见,秦峰。

再见,这些年无知愚蠢的年华。

出了门,陆慕言打开车门,打算送白露回去。

白露也有话要跟陆慕言说,于是上了车。

“去……”白露刚准备报地址名,却停住了。

那个地方,已经不是自己的家了,白露自嘲的笑了笑,缓解了尴尬。

“我还是送你去酒店吧。”

陆慕言发动了车子。

“谢谢。”白露点点头,“这些钱我会慢慢都还给你的。”

“其实你也不用感谢我,我们算是做交易。”

“交易?”白露惊讶的扭头看向陆慕言。

陆慕言专注的开车,头也没回,俊朗的面容在夜色下有了几分柔和。

“恩,我希望你能去参加新势力服装设计大赛,并争取获得第一名。”

新势力服装设计大赛?

白露惊讶,张大了嘴巴。

“我,我也不是专业的服装设计师,我不行……”白露急忙摆手。

“大赛的奖项,第一名奖金有三十万。“

三十万!

白露立刻震惊了。

如果能拿到服装设计大赛的奖项,那么自己就能立刻还清陆慕言的钱了。

还能有一笔不菲的收入,这样以后的生活就不需要担心了。

“我之前看过你的资料,你以前给设计部投过简历,但是因为不是专业人士,所以分配到了销售部先熟悉业务,我很看好你的设计。”

被人夸奖,还被人这么注意,白露顿时觉得有希望了起来。

“这次大赛不设置门槛,所以你大可以去试试。”

陆慕言的鼓励,让白露升起了强烈的希望。

自己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成为出色的服装设计师。

可是因为家庭条件一般,所以只能自学,毕业之后也就嫁给了秦峰失去了进修的机会,去投简历的时候设计部没通过。

“如果这次顺利的话,新势力大赛的第一名进入公司设计部,简直是设计部的荣誉,蓬荜生辉。”

陆慕言轻松的开着玩笑,而白露却是无比的期待。

“我会努力试试的。”

白露灿烂的一笑。

陆慕言嘴角也浮起了微微的笑意。

到了酒店,陆慕言直接去前台,续费了一个星期的房费。

“太多了,我过几天就去找房子。”白露在一旁忐忑的说道。

这也是一大笔钱啊!

“没关系的,你最近就将心思花在设计大赛上就好了,房费一切由我来出,这也是鼓励你全心比赛。”

白露只好答应了。

送走了陆慕言,白露就回到了酒店,开始琢磨起新势力设计大赛的主题来。

如今已经快要秋季了,新世纪大赛是设计冬装。

等大赛结束之后,设计图会被送到最优秀的服装公司制作出来。

冬季的主题。

白露撑着下巴,看向了窗外的灯火阑珊。

冬季一般是白色的,银装素裹,大雪纷飞。

可是……

想到冬日里的寒冷,白露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心,也一起冰冻了起来。

丈夫出轨,家庭破裂,婆婆责骂,闺蜜背叛。

就连离婚,那群人都是想着怎么算计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陆慕言,自己怎么跳出那个火坑都不知道。

她一定要拿到设计比赛的第一名,还清了债务,进入设计部好好学习。

这么多年,她都为了秦峰活,为了家庭活。

这一次,她要为自己而活!

第九章

白露脑中渐渐明朗起来。

对了,就用火热的颜色。

让萧条冷清的冬日,开出一片绚丽的颜色。

她将会用无比艳丽的颜色,在冬日沉闷的单调白里,刷出一道灿烂的彩虹!

白露立刻拿起画笔,埋头在桌子上刷刷的画了起来。

一夜过去了。

天色已经亮了。

白露打了个哈欠,小心翼翼的将手稿放在了包里。

眼看着也要赶去上班了,白露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下楼赶公交车了。

到了公司,整个上午白露都在打哈欠。

而昨天自己没心思听公司里的人聊天,今天静下心来,发现满公司里都是陆慕言的八卦。

“你听说了吗,他才28岁啊,年轻有为啊!”

“更何况长的那么帅,听说还没有女朋友呢!”

“要是能看上我就好了,听说陆家有意培养他成为接班人,所以才来公司接受,我也想当个阔太太啊,在家没事就买买买。”

“想的美!”

白露听着周围的议论,也没心思听,想着怎么找个时间去把手稿交给陆慕言。

于晓蓉昨天也知道了陆慕言送白露回酒店的事,趁着没事,探过头来。

“白露姐。”

“啊?”

白露从电脑后抬起头,露出一个大大的黑眼圈。

“你昨晚干嘛去了,你黑眼圈好严重啊!”

“昨晚熬夜了,没事。”白露转移了话题,“对了,你喊我干什么。”

于晓蓉这才想起了自己的正事,小心翼翼的问道。

“白露姐,那天是陆总送你去酒店的,他人怎么样啊,昨天离的那么远,我都没怎么看清楚。”

一听到于晓蓉问,四周的女人都围了上来。

“是啊是啊,你可是我们销售部除了主管,唯一一个接近过陆总的人,他人怎么样。”

白露有些为难。

这才见过几面,她怎么判断别人怎么样。

不等白露说话,几个女人就吵吵嚷嚷起来。

“看把你激动的,你以为陆总单身,还能瞧得上你呀!”

“人家典型的高富帅,看都不看你。”

“怎么了怎么了,想想还不行么,万一呢,万一陆总就看上我了呢!”

于晓蓉继续推了推白露。

“说说吧,我们都好奇呢!”

“是啊白露,你就说说吧,就说说你们怎么认识的。”

看着面前的一堆人八卦的脸,白露只好跟陆慕言撇清关系。

“其实我跟他也不熟悉,那天我在外面,大下雨一时没有看清路,陆总的车子就擦到我了。所以他是挺好心的一个人。”

白露省去了自己家里的烦心事,直接告诉了众人和陆慕言的相识的经过。

“还有呢?”

“就没啦!”白露讪笑,“我一个已婚妇女……哪能跟陆总攀上关系,人家也瞧不上我啊,就是撞到我了负个责任。”

看着从白露这里得不到任何消息,一群女人就散了。

“好啦好啦,我跟陆总真的没什么关系啦。”白露看着眼巴巴的于晓蓉。

于晓蓉叹了一口气,去做自己的工作去了。

“叮!

手机响了。

白露打开一看,真是陆慕言发来的。

看见落款是陆慕言,白露像是做贼一样的立刻捂了手机,生怕别人看见。

她不想在公司里跟陆慕言扯上什么关系。

这群女人都虎视眈眈的看着陆慕言,要是知道自己和他关系好,指不定又要闹出什么事情来。

自己只想好好的工作挣钱,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白露看着四周的人没有注意到自己,于是悄悄打开了手机。

陆慕言发过来了一个邮箱,让白露将设计的图稿以电子形式发送给他。

白露立刻将手稿扫描出来,将图稿发送了过去,却很久没有得到回应。

估计是陆慕言在忙,他可能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画好了吧?

而且,自己这么快就发过去,陆慕言会不会觉得自己画的太过于潦草而且在敷衍?

要是陆慕言失望了……

白露不敢在想,连忙关掉了网页。

一个上午,白露都不敢在去邮箱里看。

“白露,外面有人找你。”

白露回过神,有人找自己?

该不会又是周兰吧。

“多大年龄?”白露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要是周兰的话就借口不出去了。

“挺年轻的。”来人回答着,又加了一句,“挺漂亮。”

年轻漂亮的女人?

白露疑惑不解,走了出去。

刚走出门口,白露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高雅婷!

怪不得说什么年轻又漂亮,原来是高雅婷啊!

如今自己已经和秦峰离婚了,白露对高雅婷也没什么好脸色。

高雅婷看见她出来了,立刻亲亲热热的上前喊道。

“白露。”

高雅婷说着,就拉住了白露的胳膊。

“我跟你不熟。”白露推开了她的胳膊,厌恶的皱起眉头。

高雅婷脸色一变,不过还是笑眯眯的看着白露。

“白露,你还在生我的气呀。”

白露看着她的大波浪和大红色指甲油,高跟鞋和小皮裙,从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番。

“生你气?呵呵。”白露嘲笑的呵呵几句,“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我生你的气,我怕气太多我会像气球一样上天。”

高雅婷脸皮也是厚,白露根本不给什么好脸色给她,她也不生气。

“白露,过去的事情就算了。”

高雅婷说着,上前牵起了白露的手。

白露刚准备挣脱,就看见她指尖上的一颗硕大的钻石戒指。

哟,总算是知道来这里干嘛来了。

白露眼珠一转,亲亲热热的拉着她的手,顺着她的意思往下说。

“哎哟,高雅婷,几天不见傍大款了,这么大颗钻石戒指,不少钱吧?”

白露夸张的语气让高雅婷不由得厌烦起来。

没见过这么恶心的女人。

“什么傍大款,这是秦峰给我买的,他呀,向我求婚了。”

白露的手上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秦峰买的。

拿了一大笔钱,竟然给这个小贱蹄子买戒指!

当年自己和他结婚的时候,秦峰说钱已经付了婚房的首付,没钱买戒指了。

当时的白露一心爱着秦峰,钱财不重要,戒指不重要,只要有一颗爱她的心就够了。

到了后来,秦峰就理所当然的再也不买任何礼物了。

白露为霜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白露为霜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白露为霜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