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谋之天才医妃慕灵汐祁贞小说在线阅读by歌安

  • 时间:
  • 江山谋之天才医妃歌安
  • 来源:zzy

江山谋之天才医妃慕灵汐祁贞小说在线阅读by歌安

《江山谋之天才医妃慕灵汐祁贞》免费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点击在线阅读

歌安小说作品《江山谋之天才医妃》精彩章节推荐

第10章 身陷死局

出来开门的追影赫然对上满脸是血,发丝凌乱的慕灵汐,瞳孔也克制不住地颤了颤。

慕灵汐倒是神态自若,她先前并没有见过追影,是以并不知道他是祁衍身边的人。

不过掰着手指数一数,她来不到两天,接触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要说别有用心的,懿王绝对能排的上名号,虽然她还没摸透懿王接近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多谢懿王救命之恩!”慕灵汐对着追影盈盈一拜,那怕此刻形容狼狈,却难掩芳华。

“慕小姐仇家当真不少。”

追影赶紧闪开,祁衍一袭藏青色长袍,月色笼罩下,衬得面色越发苍白。

慕灵汐微微一笑道:“只要懿王不是其中一个,灵汐便万幸。”

“先进来吧。”祁衍淡淡吩咐一句,转身向里走去。

流光紧紧跟着慕灵汐,心里没底,这懿王派人把她们带到这里是要做什么?

别看这小院从外面看普普通通,里面倒是很雅致。

进门后便是一条幽深小径,小径两侧植翠竹,月光下竹影摇动,别有一番韵味。

穿过竹林,便上了一座小桥,小桥尽头竟是一座湖心亭。

慕灵汐不由感叹,在这里谈话,要想听个墙角,可是门都没有。

追影没有跟过来,在桥的一侧候着,流光也知趣地福了福身子:“奴婢在外面等着小姐。”

“懿王救我,可是我还有什么用处?”慕灵汐开门见山,大家都是千年狐狸,就不必玩聊斋了。

祁衍坦然一点头:“不错,此事交由慕小姐更方便一些。”

“愿闻其详。”慕灵汐还真有点好奇,什么事情需要她做第一顺位。

祁衍不疾不徐道:“慕王妃陪嫁过来的嫁妆中,有一本医书,名《医经》,本王要得到它,条件随便慕小姐开。”

慕灵汐皱了皱眉,慕王妃死后,那些嫁妆自然归了王府,但对《医经》这本书,原主的记忆中好像并没有出现过,慕王妃生前也没有提过。

“懿王救我一命,我哪敢再开什么条件?不过这本医书我从未听闻过,如果王爷消息准确,我定会尽力寻找。”慕灵汐态度诚恳。

“如此便有劳慕小姐。”祁衍对她微微一点头,又对着虚空道:“送慕小姐回王府。”

原本空空荡荡的湖面,突然飞来两个人影,均着黑衣带面具,对慕灵汐恭敬道:“慕小姐,请。”

见慕灵汐和流光一并被带出小院,追影才走进来,对着负手而立的祁衍道:“王爷真的相信这个慕王府大小姐?”

“那是她母亲的东西,以现在慕灵汐的性格,她必然会想尽办法拿到手。只要医书在她手里,我就有办法让她老老实实交给我。”祁衍面上波澜不惊,语气势在必得。

追影一向面瘫的脸上划过一抹惊喜:“如此王爷的顽疾便可医治了!”

祁衍却并不见半分喜色,目光依旧沉静如水:“传言毕竟是传言,可信,但不可十分信。”

回王府的路上,碍于外面驾车的是祁衍的人,车厢内的慕灵汐和流光都只沉默的坐着,没有一句交流。

这个时间,慕王府的大门早就关了,正当慕灵汐想着重新爬墙时,只觉得身子一轻,下一秒她和流光就被护送她们的人带着飞过了王府的高墙,几个起跳就到了寒梅居。

这个突如其来的体验可不太美妙,慕灵汐和流光落地时齐齐晕头转向,站都站不稳。

而那两个黑衣人早就没了踪影。

缓了一会儿,慕灵汐招呼流光:“先进来。”

流光有很多话想问她,纠结了片刻,先挑了一个最要紧的。

“小姐,奴婢觉得懿王很是不简单,你真的要替他做事吗?”她刚刚虽在亭外,但两人的交谈听得清清楚楚。

慕灵汐拿过一条津湿的脸帕,一边擦着脸上的血一边道:“怎么可能,我又不傻。”

祁衍表面上是个无权无势的皇子,但这两天的接触下来,慕灵汐料定这人绝对不容小觑。就单说他身边神出鬼没的暗卫,那就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再说那本《医经》,如果只是一本普通的医书,祁衍完全可以开口向慕王借,或者直接让他的暗卫偷走就好了。

如今费劲周折冒着风险找上自己,无非两个原因。

第一,祁衍不想让人知道这本医书在他手里,所以不会直接开口借。

第二,慕王将这本书藏了起来,就算暗卫也找不到。

慕灵汐不由得又想到了那些传言,慕王当年娶了无权无势的慕王妃,真的是因为“爱情”吗?

“小姐?”流光见她愣神太久,忍不住开口叫她。

慕灵汐没想瞒着流光,便道:“这书我自然是要找的,但若找到了交给懿王,我就相当于把这条命也交上去了,弄不好还会连累你。”

既然祁衍不想让人知道,又怎么会留下她这个把柄。

“可小姐现在已经知道了懿王的目的,即便真的没找到,他……他大概也会……”

“也会杀了我。”慕灵汐接下流光的话,“如此看来,早晚都是个死呢!”

“那现在怎么办啊!”流光一脸焦急,忧心忡忡地看着她。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慕灵汐无所谓地一耸肩,“当下是先找到那本医书,正好也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到底是个什么宝贝。”

“可是……”流光还欲说什么,却发现慕灵汐看向自己的眼神变了,带着三分笑意七分玩味。

“这件事暂且放一放,我觉得你应该还有别的话想问我。”慕灵汐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也就十四五岁的年纪,放在她那个年代,无非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初中生。

可眼前的流光,当真算得上胆大心细,聪明隐忍了。

闻言,流光一惊,赶紧低下头。

有些话她是准备问了,却没想到慕灵汐会主动提起。

顿时,房中陷入一片沉默。

慕灵汐也不急,只静静地看着她。

良久,流光深吸一口气,缓缓地抬头,眼眶微微泛红。

“我同小姐一起长大,她的性子我再清楚不过。哪怕被逼上绝路会有所转变,也绝不会有姑娘这般从容冷冽的气魄。”

第11章 这人呐,说死就死

“我就当你是夸我了。”慕灵汐神色淡然地勾了下嘴角,“你也别站着了,坐吧。”

她这么说相当于承认了自己不是原来的慕灵汐,流光虽早有心理准备,眼泪还是成串的滚落,忍不住捂着嘴呜咽起来。

慕灵汐叹了口气,别人家的丫鬟也都这么聪明敏锐吗?可见之前看的那些电视剧也不可信,她这一穿越过来,怀疑她身份的就冒出来好几个。

等流光哭完了,她才又开口:“虽然我不是你主子,但我确实也叫慕灵汐,用了你家小姐的身份也是迫不得已。”

“那……那我家小姐呢?”流光差不多猜到了,可没得到准确答案就还抱着一丝幻想。

“我只说我原本也叫慕灵汐,并没有说我和你家小姐生的一个模样,所以你懂了吗?”

流光一时间神情怔怔的,而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请姑娘为我家夫人小姐,还有小少爷报仇!”

“我定然不会白用了你家小姐的身子,只是现在我还没有能力为他们报仇。”慕灵汐扶起她,实话实说,“你也看到了,我目前的首要任务是活命。”

流光点点头,眼泪依旧簌簌地往下落。

慕灵汐拿出白天刚得的银票,塞到她手里,道:“你现在也知道,我不是你家小姐了,所以你若想离开我也绝不拦着。这里是四千两,足够你出府后生活,你要愿意,我明早就让人送你离开。”

流光将银票推了回去,摇头道:“这钱我不要,我也不走,从此姑娘就是我家小姐,流光誓死效忠!”

“你可想清楚了,我现在前有狼后有虎,一个不留神小命就没了,跟着我你会很危险。”慕灵汐把自己的处境如实相告。

流光坚定地点头:“这些奴婢都知道,也不怕,若不幸死了,就去下面继续伺候小姐夫人,如果命大没死,我会替夫人和小姐等着大仇得报的那一天!”

慕灵汐笑着摇摇头:“你是留下来监督我报仇的吧?也罢,如果我能活着,总有一天会让姚卿卿,或者说是慕王府,血债血偿!”

与此同时,祁贞愤怒地将一杯茶摔在地上,额头上青筋直跳:“被人劫走了?两个手无寸铁的女子都搞不定,我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何用!”

疾风上前一步,低声道:“王爷息怒,能杀得了明诚的,必然是高手中的高手。所以这人,会是懿王派去的吗?”

“那个病秧子吗?他手下就一个追影还有点用,他断然不会派追影出去。况且他为什么要救一个毫无瓜葛的女人?”祁贞面上怒火未消,看起来阴森狠戾,“倒是慕王,背后的势力深不可测,却隐藏的极好。”

“主子,我们接下来怎么办?”疾风问道,“还要找机会对慕灵汐下手吗?”

“想要她命的,看来不止我自己,如此就不需要我亲自动手了。”祁贞冷笑一声,“至于慕王,最忌惮他的应该是父皇。”

躺在床上已经过了子时,慕灵汐抓紧时间睡了一觉,第二天早早地就起来了。

流光服侍她洗漱梳妆,又将昨日嬷嬷送来的新衣服选了一套替她穿好。

“走,去给姚姨娘请安。”慕灵汐一双大眼睛中带着狡黠,满脸的不怀好意。

流光一想到姚卿卿做的事就恨不得活剐了对方,忍了又忍,才勉强收拾好情绪,同慕灵汐一起出了院子。

刚一踏进姚卿卿的院子,慕灵汐就被一个冲出来的小男孩撞了一下。

这男孩正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姚卿卿的小儿子,慕逸城。

“冲撞了阿姐,都不道歉吗?”慕灵汐低头看他,脸上带着笑意,只是那笑意未及眼底。

慕逸城不过八九岁的年纪,闻言冷哼一声,稚嫩的脸上满是不屑一顾:“我只有一个阿姐,你算什么玩意!”

慕灵汐面上不为所动,这要是慕灵玥,她早就一个巴掌扇过去了。

“这话可是你娘教你的?还是你阿姐?”

“关你什么事!你就是一个死了娘没人疼爱的扫把星!不配做我阿姐!”慕逸城瞪了慕灵汐一眼,扭头跑开了。

流光意难平道:“果然什么娘教出什么儿子!这样小说话就这样恶毒!”

“小孩子而已。”慕灵汐说完,抬步往里走去。

姚卿卿刚给慕王爷盛了一碗汤,抬头就看见姗姗走来的慕灵汐,当即脸色一白,一碗汤“啪”地掉在了桌子上。

慕王脸一沉,刚要开口训斥两句,就听身后传来慕灵汐的声音:“灵汐给父亲,姨娘请安。”

慕王回头,压下火气,不咸不淡地点点头:“用过早膳了吗?”

“尚未用过。”慕灵汐乖巧地答道。

“坐过来一起吧。”

姚卿卿的脸色很难看,这个慕灵汐到底有什么能耐,竟从几个穷凶极恶的山匪手中逃脱了?

“姨娘不舒服吗?怎么面色苍白成这样?”慕灵汐一脸担忧地问道。

慕王也看过去,眼神带着询问。

“妾身无妨,只是突然有些心悸,不碍事的。”姚卿卿勉强扯出一丝笑容。

慕灵汐一秒孝女上身,拉着姚卿卿的手道:“姨娘,自己的身子可马虎不得。我从前在娘亲的那本《医经》上看到过,心悸可大可小,稍有不慎,说死就死啊!”

“好好的,你咒我做什么!”姚卿卿愤然甩开她的手,转头对着慕王潸然欲泣:“王爷,你看灵汐说的什么话!”

慕王却没理会她,眉头微皱着看向慕灵汐:“汐儿,你能看懂那本《医经》?”

他暗中找了许多人,无人能看懂上面写了什么,甚至都看不出是一本医书。王妃生前也看不懂,只当做嫁妆带了过来,从未重视过。

慕灵汐原本只想看一看慕王的反应,来确定这本《医经》是不是在他那里,没想到还有额外收获。

她信口胡诌道:“也是前几年随手翻开过,没什么趣味,就没再看过。母亲去世后,也就不知把那本书随手丢在哪里了。”

慕王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慕灵汐却是暗喜,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得来全不费工夫”。

第12章 想想就刺激

果然不出慕灵汐所料,刚回到寒梅居,慕王就派人来请她过去。

“见过父亲。”慕灵汐微微俯身行礼。她没有带流光,引领她过来的仆人也退了出去,整个书房只有父女二人。

“嗯。”慕王颔首,面上露出一个难得的笑容,“过来陪父王说说话。”

慕灵汐应声坐到慕王身边,看起来依旧是那个乖巧懂事的大小姐。

“自你母亲去后,父王就很少见你,实在是一见你就越发思念你的母亲。”慕王叹了口气,眼中的伤怀倒是没见得有许多。

慕灵汐心中冷笑,眼圈却霎时红了,一副潸然欲泣的可怜模样。

慕王慈爱地摸了摸女儿细软的发丝,柔声道:“汐儿不会怪父王不好吧?”

慕灵汐赶紧摇头:“近年来锦州天灾不断,父亲日理万机,汐儿却衣食无忧,不能为父亲分担,岂敢要求更多?”

“早膳时你说你曾看过你母亲留下的《医经》,里面的记载,你当真能看懂?”慕王感觉自己的父女情演绎的也差不多了,于是适时地把话题绕道了今日真正的目的上来。

慕灵汐被慕王爷的虚伪恶心的不行,面上却不显露半分,恭敬地道:“不敢说看懂,只能理解字面意思。”

要知道,慕王爷找的那些人,可是连字面意思都看不懂。

慕王这才将那本《医经》拿了出来,叹道:“你母亲去后,我就将此书收起来做个念想,想着等你日后出嫁再赠予你。”

慕灵汐以为《医经》会是一部鸿篇巨制,没想到只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子,看起来相当不起眼。

“你来瞧瞧,可是能看懂?”慕王将书放到她面前。

慕灵汐抬手搭在书页上,刚想翻开,整个身子突然就像过电了一般,紧接着脑海中“嗡”的一声,炸开一片白光,那本不起眼的《医经》像是投影一般出现在那片白光中。

她眼前一黑,有片刻的失明。再睁开眼睛时,对上慕王探寻的目光。

“汐儿,可是不舒服?”

慕灵汐此刻额头上冷汗涔涔,感觉身体有点怪异,又说不上来是怎样的怪异。

她低头看那本《医经》,与刚刚并无二致,便抬手翻开。

上面记载的文字,甚至不能叫文字,只是一些奇怪的符号,但神奇的是,她竟然看懂了。

慕王见她凝神翻阅,心中一喜,急切地问道:“可是看懂了?”

慕灵汐点点头:“虽然能看懂,但亦有些吃力。如果父王想将整本书译成通俗的文字,尚需要些时日。”

“不急不急!”慕王这次眼中的笑才真实起来,“你拿回去慢慢钻研,不过万不可对旁人说起。”

慕灵汐拿着《医经》回到寒梅居,身体上怪异的感觉还没有消散。

流光见她回来,赶紧关好门,惊喜地道:“小姐竟真的拿到了!”

昨晚长谈后,两人的相处模式又回到了从前。流光是聪明人,和聪明人办事省时省力。

慕灵汐点点头,一边摩挲着略显陈旧的书面一边疑惑道:“这上面记载用的文字我之前从未学习过,不知为何竟然能看懂。”

“奴婢倒是听过一些传言。”流光犹豫了一下道,“传言王爷当年娶夫人就是因为这本医书,据说这本《医经》只有钟家血脉才能看懂,可夫人也看不懂其中的内容。渐渐的大家就都以为是以讹传讹杜撰出来的,夫人也只是仔细收好,并不翻阅。”

慕灵汐凝神,自从借尸还魂后,没有什么事是她接受不了的。如此说来,自己多半是因为这具身子流淌着钟家的血脉,才看懂了书中的内容。

“小姐准备怎么处置这本医书?”流光又是担忧又是好奇,“要不要把懿王想得到《医经》这件事同王爷说?”

“千万别说!”慕灵汐赶紧道,“这王府上下,懿王的眼线恐怕不少。”

她又突然想起什么,道:“对了,我让你留意慕灵玥,她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流光摇了摇头:“没有,听说二小姐从昨天下午回来,就一直在自己房中没有出来。她的贴身丫头说,好像在绣香囊。”

慕灵汐摩挲着下巴,微微眯着眼睛道:“绣香囊为何要这么急,倒像是赶时间一样。”

况且这香囊一般都是女子秀给心上人的,据她所知,慕灵玥并未定亲。

“听说两位王爷要回京都了,刑部尚书的公子前来迎接,今晚就到了,也不知会不会来王府。”流光突然想起刚刚听来的八卦,狡黠一笑道:“估计不会,那王公子和小姐你可是定了娃娃亲,为了避嫌应该会住在王府附近的客栈。去年来锦州办差时也住的客栈,和小姐算是郎才女貌。”

“你是说王景?”慕灵汐在记忆中搜寻到这个名字,秀眉轻皱,电光石火间一个大胆的猜测出现在她脑海里——慕灵玥的香囊不会是要送给王景的吧?

这个猜测虽然很狗血,但电视剧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发展的吗?XY子和准姐夫暗中勾搭,想想就很刺激。

“流光,你过来。”慕灵汐对着流光耳语几句,流光一脸震惊,但也没多问,急匆匆地退下了。

傍晚时分,流光面色凝重地进了慕灵汐房中,将一个信封递到她面前,愤慨地道:“小姐猜的不错,这个慕灵玥果然是要送香囊给王公子!”

慕灵汐将信封撕开,里面除了一个绣着并蒂莲的香囊外,还有一封信。

她展开扫了两眼,大概就是说去年一见,两人互相倾心,这一年来的书信往来也难解相思。

“慕灵玥忒不知廉耻了!竟然勾引自己的准姐夫!”流光愤愤难平。

“苍蝇不叮无缝蛋,这个王景八成也是个风流浪荡的公子哥。”慕灵汐倒是没所谓,反而有点兴奋。

她正愁怎么把自己从死局中摘出来,这不,机会就来了!

“可是小姐……”

流光没说完,慕灵汐就打断她:“我是断然不会嫁与那个王景的,你就甭瞎操心了。你现在马上回去休息,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交给你办。”

江山谋之天才医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江山谋之天才医妃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江山谋之天才医妃小说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