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 首页 > 腹黑夫君美如花

《腹黑夫君美如花》孟娬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来源:ysg|小说:腹黑夫君美如花|时间:2020-02-14 11:01:11|作者:千苒君笑

(完整版)《腹黑夫君美如花》全文免费阅读在线地址作者千苒君笑,完本小说腹黑夫君美如花主角孟娬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腹黑夫君美如花》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孟娬穿越了,发现大伯欺占良田,堂姐妹蛇鼠一窝,祖母还要把她卖给一个下流胚子。孟娬表示,玩不死你们她就不姓孟!一朝捡回一个漂亮夫君,简直满足她颜值狗的所有幻想!这位夫君装无辜装纯洁装六畜无害,后来孟娬才明白,这人表面看起来是个软糯的大白汤圆,实际上芯子却是黑得流油的芝麻馅儿!这不,他又在衣冠楚楚地跟人谈笑风生了,孟娬扶着腰暗骂一声:无赖!

腹黑夫君美如花孟娬

孟娬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这时旁边便有一道柔柔的声音说道:“阿娬妹妹,祖母也是可怜你和二婶孤女寡母,让你早日嫁人也是希望你们能有个依傍,你怎么能误会祖母的良苦用心呢?既嫁了人,就应该出嫁从夫,万没有伤害丈夫的道理。”

说话的是孟娬大伯家的堂姐,叫孟蒹葭。

她身边站的则是排行第三的堂妹孟絮絮。孟絮絮嫌恶地附和道:“就是。”

这孟蒹葭是公认的乡里一枝花,温柔美丽,善解人意。

而孟絮絮则娇纵霸道,平日里姐妹俩没少在孟娬头上作威作福。

孟娬淡淡看了一眼那对姐妹花,道:“婊里婊气。”

孟蒹葭一脸委屈,孟絮絮则怒不可遏,还不等姐妹俩回嘴呢,孟娬那大伯娘站出来就是一通骂。

最后王孟两家一致要求把孟娬沉塘,围观的乡民们也有站出来劝解的。

毕竟龌龊下流的王喜顺被孟娬一顿收拾,以后连香火都不可能有了,乡里有姑娘的人家无不暗自称爽。

可惜王家在乡里横行多时,他们也不敢彻底得罪。再加上这是两家家务事,外人怎么插得上手?

这乡长上了岁数,竟也想着息事宁人,况且王喜顺也确实是孟娬弄成重伤的,也不算冤枉了她,就决定把孟娬沉塘。

王婆子脸上横肉乱颤,恶狠狠地瞪着孟娬道:“你伤我儿子,就等着去阎王爷那里报到吧!”

贺氏和孟家大伯一家,心里亦跟着松了口气。

只要孟娬一死,这事就了了。留下孟娬那病母,估计也撑不了多少时日,往后孟娬和夏氏的田土就归他们了。

随即就有乡汉上前来,给孟娬的脚上又绑了绳子,绳子末端绑着一块沉实的大石头。

只要把石头往塘里一抛,任孟娬水性再好,也会被深深拽入塘底,再起不来。

只是孟娬面色沉静,丝毫不见慌张。

她抬眼,冷慑的目光扫视众人,语声如珠落玉盘字字清晰:“王喜顺不曾把我迎娶回家,更不曾和我拜过天地,何来的夫妻!他将我拖进高粱地欲毁我清白,难道我应该任他为所欲为?”

她定定地看着王婆子和贺氏,冷笑道:“我告诉你,这次算他走运,没弄死他。要是下次再落到我手里,你就烧高香吧。”

不知为何,王婆子和贺氏被孟娬那眼神看得心里陡然一寒。

王婆子回过神,恶狠狠低低道:“那也得你有命再说吧!”说着就又扬声道,“快,快把这恶女丢下塘去!”

绑石头的那乡汉当即用力地把孟娬往塘里一推。

孟娬整个人便毫无悬念地栽下塘去。

然而,就在她栽下塘时千钧一发的那一刻,她原本被绑着的双手突然一松,从绳子里挣脱开来。

原来那两个乡汉在她家院子外绑她之时动作很快,但她反应更快,那时手上便已虚虚握着拳头。一旦手伸直放平,绳子就会留出足够的空隙让她脱绑。

然她双脚还绑了石头,就算她解了双手,也会被石头带着沉入塘底。

可她挣脱双手根本不是为了逃跑的。

当时只见她顺手就捻住那根绳子,绳子在她手上登时犹如游龙走蛇一般活泛了起来,直直朝王婆子和贺氏所站的地方袭去。

先前孟娬刻意把这两个妇人激出来,为了跟她辩驳站到了一堆。

现在好,一根绳子飞过去,一下子逮着了俩。

事情发生得太快,周遭的人根本来不及反应,也无法拉住她们。

当时只听见两声妇人的嚎叫,王婆子和贺氏居然一并被孟娬给拉下了水。

沉塘就沉塘呗,谁还没喝过几口塘水?

只不过就算她要沉塘,也得拉两个垫背的。

要死大家一起死,这才有趣嘛。

 

第八章

本来只沉孟娬一个,现在却多拉了两个,不是平白多加两条人命么。

于是乡长反应了过来,趁着三人沉到底前,当即叫众人合力去把塘里的三人给拉起来。

王婆子在水里扑腾着喊救命,贺氏拽着她的腿,孟娬又不慌不忙地拽着贺氏的。

最后三人一齐被拉了起来。

王婆子上岸后一脚就踹开了贺氏,惊魂未定地挪到一边去破口大骂。

而孟娬却湿哒哒地顺着贺氏的腿往上探身,贺氏不仅蹬不掉她,所至之处她的双腿竟使不出一分力。

她就像一根水草,一旦缠上身后,就越挣还越紧,根本摆脱不得!

最终孟娬欺上前来,贺氏不可避免地与她面对面。

她湿黑的头发黏在脸上和颈子上,明明歪着嘴角笑着,可那唇边的一抹笑意却十分渗人。

孟娬幽幽道:“祖母,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死,你看,我们的命都连在一起了,我要是死了,也会爬上来找你喔。”

那呵着凉气的口吻,还真像是一只从水里爬出来的水鬼,找人索命、纠缠不休。

贺氏刚呛了水还心神大乱,眼下更是被孟娬给吓得连连叫骂。

孟大伯见状,连忙就怒气横生地过来把孟娬扯开,将贺氏搀扶起来。

这时,身后突然爆出一声凄厉的大喊:“我还没死呢!谁敢动我的阿娬!”

话一出口,冷不防又是连串的咳嗽。

孟娬还保留着原主的情绪,心尖一颤,抬眼就循声看去。

只见夏氏艰难地撇开人群,拖着病躯跌跌撞撞地过来了。

从家里跑到这塘边来,几乎耗光了她的力气,到孟娬身边时连站也站不稳,扑倒在地,一把搂孟娬在坏便失声痛哭。

这场面难免不让人伤感。

孟娬愣了一会儿,才生涩地拍拍夏氏的后背,安慰道:“我没事。”

夏氏瞪着一双泪眼扫视众人,道:“你们凭什么将我女儿沉塘!凭什么!”

要是夏氏的爹、孟娬的外公还在的话,在这乡里肯定说得上话。

夏老先生曾是乡里唯一的教书先生,教育过乡里的好几代人。

就连孟娬的爹孟云霄也是他的学生。

可惜几年前病死了,现在他的女儿也病殃殃的,乡长当着她的面也不好落井下石。

王婆子指着孟娬便出声道:“她祖母把她嫁给我王家做媳妇了,彩礼钱都收了,可她实在太可恶,竟然将我儿子、她夫婿打成重伤!”

夏氏喘了两口气,看着贺氏,失望透顶,她道:“婚姻大事,自当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对此事一无所知,更无媒人上门说亲,空口白牙就想毁我家阿娬清白,简直当天诛地灭!”

王婆子来气道:“你问问你家婆婆,是不是收了我的彩礼钱!”

夏氏气得狠了,喘息道:“我才是阿娬的娘!我还没咽气,你们就当我死了吗!”

孟娬连忙顺着夏氏的后背,道:“我和我娘全都不知情,名不正言不顺,还不是因为我祖母拿了钱什么都没说,我要是早知道要给王喜顺做媳妇,肯定就不那么对他了。”

说着她就瞥了一眼边上的贺氏,又道:“王婆婆,冤有头债有主,谁收了你的钱,你找谁去呗。”

王婆子恶狠狠地瞪向狼狈的贺氏,贺氏朝孟娬啐了一口道:“疯丫头你说什么浑话!”

孟娬又不紧不慢道:“王婆婆,我和我娘相依为命,她虽是我的祖母,可一直是和我大伯一家住的。她收了你的彩礼钱,理应是他们家嫁媳妇过去啊,怎么会扯到我头上来呢。”

王婆子下意识就把目光觑向看热闹的孟家姐妹花。

孟娬也朝她们看了一眼,“喏,两个当中你随便挑一个呗。”

 

第九章

姐妹两个当场吓得面色一白,赶紧往后躲。

夏氏死死护住孟娬,她不承认这门婚事,孟娬也就不存在谋害亲夫的罪名了。

最后当然不用沉塘了。

村民们都议论纷纷,觉得夏氏和孟娬孤女寡母说得在理,总不能稀里糊涂被人给卖了还帮人数钱!

这种事情,谁收钱的当然要找谁!

于是王婆子拿孟娬无可奈何,却要去找贺氏算账,不客气地骂道:“好你个老东西,我说你怎么不肯出嫁妆,原想让你占点便宜就算了,没想到你却做的是别人的主卖的是别人的女儿!”

贺氏要把彩礼钱还给她,可是王婆子怎么肯,那她儿子不就白白废了吗?

她无论如何也要废掉孟家一个女儿!

王婆子随手抓到不知是孟蒹葭还是孟絮絮就往回拖,既然收了彩礼钱,就得带一个回去做媳妇!

孟家这边也不肯依,于是两家人最后大打出手,在塘边撕扯扭打起来。

围观的乡民们看得津津有味,毕竟很久没有这么一场撕逼大戏了,乡里人骂起人来,连对方祖宗十八代都要从坟里刨出来喷个遍的。

乡长劝阻不听,毫无威慑力可言。

而孟娬带着夏氏,给这帮人腾了地儿,母女俩在夜色降临时安然回家了。

孟娬和夏氏回到家,总算得以空闲下来,看了看家徒四壁,不由深深叹了口气。

以前家里不至于这么落魄潦倒,可是自从原主的爹孟云霄进京赶考以后,已经多年音信全无。

祖母贺氏住到了大伯家里,把所有能搬的都搬了过去,就剩下孟娬和夏氏落在了这里。

那一家子破烂玩意儿,最好别往她这里撞,否则,玩不死他们她就不是孟娬!

孟娬扶夏氏回屋休息,自己匆忙换了身干衣裳,掀开帘子,见她救回来的这人还昏沉睡着,就准备去做晚饭了。

结果去厨房一看,冷冷清清的,连米缸里的米都快见底了。

孟娬只好熬了薄粥,先将就一晚再说。

她把粥端到夏氏手上时,说道:“娘,以后大伯一家不管谁送药来,都不要喝。”

夏氏还有些后怕,拉着孟娬的手嘘寒问暖。

孟娬道:“娘你不必担心,往后有我在,谁也欺负不到你头上。”

这也算是回馈原主,让她九泉之下得以安息。

夏氏泪眼汪汪道:“幸亏阿娬没事,不然……不然……我也活不下去了……我万万没想到,你祖母竟如此狠心,卖你不成,竟要让你去送死!”

孟娬冷笑了两声,道:“那老太婆平时也没少做缺德事,来日方长,她不把我当孙女,我自不会把她当祖母。”

夏氏觉得孟娬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孟娬胆子小,能忍则忍,从不敢冲撞贺氏和孟大一家,而今却能在塘边三言两语挑唆孟家和王家掐起来。

夏氏吃过粥以后就忐忑不安地歇下了,毕竟帘子的背后还躺着一个陌生男子,她如何安得下来。

孟娬看了一眼昏迷的殷珩,他脸色极度苍白,唇色也干燥,光吃药还不行,在他挺过来之前总得维持着他的身体机能。

于是孟娬让夏氏看着点,夏氏还没来得及拒绝,她就趁着夜色出了门,随手锁好院门。

她当然是去白天的那片高粱地里,然后循着原主的记忆,找到贺氏和孟大一家的高粱地,在地里扎了一捆高粱杆子,扛回来给殷珩补充糖分吊着命先。

贺氏和王婆婆掐架没能讨着好,等第二天日头升起来,她鼻青脸肿地去高粱地里浇水,结果发现半块高粱地的杆子都没了,当场气得快吐血。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出言肮脏污秽地叫骂起来,声音尖而刺耳,半个乡里的人都能听见。

 

第十章

还能骂谁,当然是骂糟蹋她高粱地的人,连带着祖宗一块儿骂了,骂得不堪入耳,十分难听。

夏氏在屋里都听见了,当然认得出那是贺氏的声音,便问:“她又在骂谁?”

孟娬笑了笑,道:“骂自己祖宗呗。”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眼下孟娬把高粱杆弄进屋,坐在殷珩身边,拿了一根来就用牙齿咬开了外面一层硬壳,把白生生的芯子留出来。

夏氏哪能安心入睡,时不时咳嗽两声,问:“阿娬,你在干什么?”

孟娬咬了一口芯子,嚼着囫囵应道:“喂他吃点东西。”

她刚要把鲜甜的汁液渡给他时,夏氏就像在帘子上长了双眼睛似的,道:“阿娬,你是女孩子,不能做出男女授受不亲的事来。”

“嗯,娘放心吧,我绝对不会那么做的。”

这家伙虽然昏睡着,可是有甜汁流进他嘴里了,他还知道配合地吞咽一下。

喂好了高粱汁,过了一阵又灌下一碗药,孟娬才去夏氏那边上床睡了。

等到半夜时,孟娬睡了个瞌睡醒来,趁夏氏睡着了,便起身去帘子后面看看他的情况。

孟娬随手摸了摸殷珩的额头,果然,烫得吓人。

他开始发烧了。

这样下去怎么行,继续烧下去,就算捡回一条命,傻了怎么办?不也白瞎这样一张好看的脸了么。

孟娬又轻手轻脚地去打凉水回来,用巾子汲了水搭在他额头上给他降温。

两块巾子来回交替,孟娬几乎半宿不得眠。

他嘴里梦呓一般念叨着要喝水,孟娬又给他喂水。

她还从来没这般服侍过一个人。

还不是怪他长得太好看!

等他醒来,要是不以身相许,都对不起她衣不解带地忙活!

等到公鸡打鸣时,孟娬睡意朦胧地探了探他的额头,总算是烧降下来了。

如此熬了三四天,这天清晨,当殷珩缓缓睁开双眼时,正逢旭日东升,那朝阳的光芒从门槛里漏进几许,落进他的眼底里。

那双淡色的瞳仁鎏金微凉,如珠如宝,仿若世上最纯粹的东西,不染一丝杂质与尘埃,也不带一丝起伏和波澜。

而孟娬照顾了他半晚上,此刻正坐在他身边啄着脑袋打瞌睡呢。

她顶着一头蓬松微乱的头发,看起来十分柔软,金色流光将她的发丝淬成温柔的金绯色,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揉一揉。

殷珩静静地看了她片刻,嗓音又沙又哑,却端地好听,唤道:“阿娬。”

孟娬听到这声唤,醒了醒,一张眼就看见他那双微眯的眼睛被朝阳淬亮的光景,真真是美极。

孟娬啧啧道:“把你摆在家里,每天一睁眼都能看见,多养眼,指不定还能多活好几年。”

殷珩道:“能看见阿娬,我也能多活几十年。”

这不废话么,他的命都是她救回来的。

孟娬阴笑两声,“那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殷珩理所当然道:“当然是被你摆在家里给你做童养婿啊。”

眼下他重伤未愈,暂无去处,需要有这么个地方给他安静养伤。

恰逢夏氏醒了,听了这话在隔壁咳嗽连连,不知是不是给气的,道:“你不要脸我们阿娬还要脸,既然你醒了,就快离开吧。”

殷珩还十分虚弱,道:“夫人见谅,我暂时还走不了。”

夏氏问:“为何走不了?”

孟娬摸了摸鼻子,道:“咳,他双腿断了,没法走路。”

夏氏默了默,然后更加激动:“如此……还怎么能做童养婿!”

殷珩道:“夫人,我脸还能看。”

对此,孟娬深以为然,点头道:“这一点确实,相当好看。”

夏氏:“……”

腹黑夫君美如花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腹黑夫君美如花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腹黑夫君美如花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