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妻临侯门》夏青应辟方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来源:ysg|小说:妻临侯门|时间:2020-02-14 10:56:41|作者:吕高

(完整版)《妻临侯门》全文免费阅读在线地址作者吕高,完本小说妻临侯门主角夏青应辟方是哪个章节最经典,(完整版)《妻临侯门》全文免费阅读之经典段落:新婚第一天,她就被夫家赶往乡下住。半年后,那个仅见过一次面的男人,她的丈夫终于迎娶了他的真爱过门。

妻临侯门夏青应辟方

夏青应辟方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七章

一只肥大的母猪,还有三只应该有二个月大的小猪,再加上几只野兔与野峰窝,虽然比不上别人的多,但够让二家人过个暖冬了,最重要的是三只小猪,只要养养,来年都不用去狩猎了,怎能不开心呢?

接下来一个月,夏青又偷偷上了几次山,不过都是离家附近的,主要是采野峰窝与打几只小猎入市去卖钱。

入了冬之后的某一天,应家来下娉了,虽然只是差了个下人而已,并且还是空手而来,甚至是一脸蔑视的说了成亲的日子就直接离开了。

夏家的人虽然气恼在心,可夏爷爷说到底还是开心的,并且慎重其事的将夏青的生辰八字写在大红纸上送了过去。

成亲的日子就定在了二个月后。

这二个月,夏青依然瞒着家人偷偷上山打猎,打到的猎上市去卖掉。

到成亲的日子时,夏青穿了婶婶李氏为她打量做出来的大红嫁衣等着应家人的轿子。

看着孙女要出嫁了,一向硬汉的夏爷爷眼晴湿润了,握着夏青的手说:“青啊,爷爷知道,你心里其实还没准备好嫁人。但爷爷一直认为应家那小子只要见了你就会喜欢上你,你是多好的孩子啊。”夏爷爷还想表达点什么,但脑子里着实没多少的墨水,想了想,只得作罢。

一边的夏二根夫妻眼晴也湿湿的。

夏青笑笑,一如平常那般的声音:“爷爷,二叔,婶,你们放心,我会过的好好的。”她有双手双脚,不管去哪里,只要像平常那样过日子就行了,只对这几个仅有的亲人,心里很是不放心,不过不能表露啊,就怕一表露,让他们更难受。

“姐姐,我们舍不得你。”夏紫和夏石都抱住夏青,哇的大哭起来。

夏青眼晴也有些动容,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只是轻抚着二人的头不语,好半响才说:“你们都要听婶的话,还有,要好好长大,明白吗?”

二小孩都点点头。

“奇怪了,”夏婶婶看了看窗外的日头,说道:“都到吉时了,应家的人怎么还不来?”

此时,在院中帮忙的村里妇人也都走进了屋内:“阿青啊,那应家的人什么时候来啊?这吉时都要过了。”

“应该快了吧。”夏爷爷看了看屋外,喃喃着。

这一声快,足足迟二个时辰,在天快暗时,喜轿才到来,说是喜轿,却无半分喜色,就连颜色也不是大红,而是藏青,普通的不得了,而且也没有媒婆丫头。

夏家人笑容没了,就连村子里的人笑容也没了,个个铁青着脸看着轿夫。

村子挨山脚而建,所以叫山脚村,村子里的人不多,也就五六十户人家,因此小山村可说很团结,如今见应家人这么欺负人,个个都握起了拳头。

应家来的轿夫看着不妙,忙说:“这与我们无关啊,是应家夫人这样吩咐的。”

尽管村里人都气愤不已,但却没有一个人说出让夏青不嫁的话来,在这个时代是很注重名节的,名节受损,没小事只有天大的事。

此时,夏青跪在了夏爷爷面前:“孙女拜别爷爷。”转而又朝李氏与夏二叔跪下:“拜别婶婶,拜别二叔。”

“拜别村人。”

几个看着阿青长大的妇人已哽咽出声,都纷纷扶起夏青来。

 

第八章

夏青爷爷低头抹了抹眼泪。

直到夏青的轿子出了村口,村子里的人才散去。

“阿青一嫁人,总觉得家里少了什么,心里空落落的。”李氏看着村口轻叹了口气说,说真的,打心定对未来的日子好忐忑的感觉。

“可不是。”夏二叔点点头。

夏爷爷从屋内拿出一个小包裹放到了李氏怀里:“阿青给你的。”

李氏打开了包裹,看到里面的东西时,讶住:“这不是我给阿青的钱吗?咦,怎么还多出二贯来?难道……这些日子她又偷偷上山狩猎卖了?”

夏爷爷抹着眼泪点点头,这么好的孙女,希望那个小子能好好珍惜啊,他们家阿青真的很好。

李氏又掉泪,对着自己的儿女说道:“你们可一定要记着你们姐姐的好,知道吗?”可惜她三十出头才生了个儿子,要是夏石生得早一点,还能给阿青撑撑腰,如今女儿也才十二岁,什么忙都帮不上……哎。

夏紫和夏石红着眼点点头。

山脚村距县上的应家有半天的路程,因此,当轿子到应家时,几乎已经是半夜了。

夏青望着这应该称之为后门,但看着比她们家院子的门还要大的门,再望了眼身后已抬远的轿子,想了想,敲了敲门。

许久,门才打开,是个嬷嬷,一脸的冷漠:“你找谁啊?”

“我叫夏青,是应辟方的媳妇。”离十回望着嬷嬷,黑白分明的眼晴淡淡的,没多少起伏。

这反倒让开门的嬷嬷愣了下,说了句:“我们家公子没有娶媳妇。”说 着就要关门,可这门却怎么也关不上。

夏青一手抵在了门上:“那请你告诉我,县衙门要往哪里走呢?”

“你要干什么?”嬷嬷一脸警觉。

“我与应公子的婚日是县太爷定下的,他等于是我的媒人,应家既然要反悔,这事自然还得请县太爷定夺。”

一道凌厉的声音在门后响起:“这行为简直就跟个泼妇一样。”

“夫人。”一听到这声音,那嬷嬷赶紧退开。

夏青见到了那天来她家院子里的妇人,一身名贵的华服,保养得宜的脸这会是铁青,紧抿着唇,双眸盛厉的看着她。

见夏青看着她,黑白分明的眸子淡淡的,既不喜也不愤,应母心中怒气又翻腾:“没有规矩的东西。”

“婆婆。”夏青轻唤了声。

“闭嘴,谁是你婆婆,你配叫吗?”

夏青沉吟了下:“大妈?”

“你?”

“不叫你,你说我没有规矩,叫了你,你又这般刁难,这也是规矩吗?”夏青看着应母,眼神没有半点的挑畔,反倒让人觉得她是很正经的在说这话。

“你说什么?”应母气得身子发擅:“你今天休想进应家门。”

“县城里我不熟。”

应母冷笑:“管我们应家什么事?”

“我虽然没有见过县太爷,但这个时候我应该去找县太爷吧,他是我的媒人。”

“你这是在威胁我?”

夏青摇摇头,很是诚恳的道:“那我不去找县太爷,可我身上没有银子住客栈。”

“你?你是想向我讨银子?”应母气得胸口起伏不断。

“你不让我进应家,不让我去找县太爷,又不让我住客栈……”想了想,夏青又说:“我也不想被冻死,不想饿死啊,回家也不好,如果我回家了,我爷爷肯定会找县太爷。”

 

第九章

应母是书香门弟出身,不管是未出阁前还是出阁后,这下人看到她哪个不是规规矩矩的,她说西,下人不敢往东,要知道她们的俸禄都在她手里,只要她不顺心,随便找个名目就能扣下,哪见到像夏青这种说话听着都是事实,压根就让人找不出回嘴理由的人。

“夫人,”那嬷嬷朝应氏使了个眼色,悄声说:“先让她进门吧。要是这丫头真找了县太爷,咱们吃不了兜着走啊。”

应母青着脸,万般不愿,想到自己优秀的儿子最后竟然娶了这么一个元妻,面上更为愤怒了:“我告诉你,就算你进了应家门,我们应家也不可能让你做辟方的元妻,你最多只是个通房丫头,也只能住在下人房”

应母正说着,后头就有下人匆匆来报说:“夫人,县太爷派人来说明早要过来看看新娘子,还说他是应家的媒人,怎么说也得关照一下。”

“什么?县太爷明天要来?”应母脸又阴沉了几分。

“是。”

夏青也正在心中奇怪,虽然爷爷告的状县太爷受理了,但县太爷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

应母毕竟是个妇道人家,虽然持家有一套,但毕竟也只是小家碧玉人家出身,对她来说,县太爷这个官已经是天了,这会有些急了,只得恨恨瞪了夏青一眼,对着那嬷嬷说道:“还愣着做什么?快扶少夫人回新房。”这明天县太爷要是一来,这乡下丫头告一状的话,他们应家吃不了兜着走。

说是扶新房,那嬷嬷几乎是拉着夏青就直接给推进了新房,好在夏青自小干农活,也不是小碎步,而是步伐矫健稳重,才不至于被推得跌倒。

说是新房,压根没半点喜气,连半点红也找不到,但对夏青来说还真是新房,好大,好宽敞,好富有,尽管一看起来就应该是男人住的,挂剑,壁画,书柜,花盆,干净整洁,还有床上那软棉棉的被褥。

夏青惊叹着,毫不掩饰她的羡慕,之后,她坐上了床,体会着床上那被子的柔软,就在她笑得开心时,房门被推开。

夏青抬头,就印入了一双冰凉中带着厌恶的黑眸里。

这是一个身体修长挺拔男人,剑眉星眸,挺鼻,不管是正看还是侧看,应该都属于美男子一例,只是全身上下透着一种疏离,一丝不耐。

夏青却愣住了,竟然是他,那个在她上山狩猎时救了的男子,可显然,他没有认出她来,见她这般直视着他,眼底的厌恶更浓。

应辟方知道他长得好看,不少闺秀看到他都会娇羞的多看几眼,可从没有女子会这般大胆的直视,他向来厌恶那些不懂礼节,又粗俗,俗不可耐的女人,可没想到自己却偏偏娶了这么一个女子。娶?哼,他可没有娶过她,如今他会出现在房里,并不是怕那个县太爷,只是不想再听母亲的唠叨,也不想负了重病在床奶奶的嘱咐。

夏青没有想到天下会这般小,可要说巧,也实在太巧了,原来那天所救的男人就是应辟方,今天的他因穿了一身的青色袍子,看起来反显得斯文,不像那天目光那逼人。

看来,他非常讨厌她啊。

应辟方袖袍一翻,吹灭了烛火,他实在不太想看这女人这张平淡无奇的脸,他见的闺秀哪张脸不是白里透红,粉嫩水嫩的?哪会像她这样,虽然谈不上黑,但也称不上白的脸?

 

第十章

对于洞房之夜,婶婶李氏对她也提起过,可说到一半,那李氏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羞躁了起来,之后就含糊其词了。

夏青抬眸,夜色之外,她看到了他深邃黑眸中那丝轻蔑与冰冷,她思附着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应辟方几乎想甩袖离去,只想到重病的奶奶,想到答应过她的事,只能黑着脸不走。

当他翻身下来时,夏青不做作的轻吁了口气,不是在内心里,而是当着应辟方的面轻松了口气。

应辟方正整理着衣服的身子一僵,怀疑的看了床上的人儿一眼,方才他似乎听到了这女人轻松了一口气的声,就见这时后者拿过了一边的被褥盖上了身,转了个身睡去。

应辟方眯起了眼,他想应该是他听错了,可看着这个女人这般举动,不知为什么心里有气,他都这样对她了, 她不该趁机表现一下好让他待她好点?

门打开,门又关上。

新房内静了下来。

夏青身体很痛,但更疲惫,尽管知道明天可能要应付很多事,但现在想了也没用啊,干脆好好睡一个觉吧。至于她这个夫君,他讨厌她,这倒没啥,总不能让所有人都来喜欢她吧,只是觉得有些幼稚,她堂弟夏石也比他懂事啊。

她觉得吧,一个成熟的男人,脸上肯定不是冷冰冰的,更不是什么心情都放在脸上,因为是家里的顶梁柱啊,就像他爷爷那样,肩负起一个家庭的重任,对上孝顺,对下是榜样。

这么想着,就睡了过去,毕竟也累了一天。

正当夏青还睡得死死的时候,突觉得胳膊上一陈疼痛,不得已,夏青只得睁开眼,见到了昨晚开后门的嬷嬷,嬷嬷阴沉着一张脸,一脸嫌恶鄙夷的看着她:“你还真当自己是少夫人了?睡得跟死猪一样,夫人和老夫人都等着你去敬茶呢。”

夏青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被褥早就被翻开了,难怪身子总觉得冷,忙坐了起来,一动,xiashen的痛楚让她倒抽了口气。

也就多坐了会功夫而已,嬷嬷一手又伸过手拧了拧夏青的胳膊:“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还要让夫人和老夫人等你这个贱丫头不成?”

夏青吃痛,望着嬷嬷。

“什么眼神啊?难怪夫人不喜欢你。”这乡下丫头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这种时候一般的人早该求饶了,不求饶也知道要讨好她啊,哪像这丫头一样傻愣愣的,竟然还直视着她。

“我真的那么让你们讨厌吗?”夏青将一件一件衣服穿起来,她嫁过来时,把所有衣服都穿在身上了,而这喜服只是一件薄薄的袍子,包在外面装装门面而已。

嬷嬷冷哼一声:“就你这样的丫头,还想让人喜欢?你知道应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吗?要不是县太爷,你别说飞进来,连走进来都要被打断一条腿。”

“所以,应家是嫌贫爱富的人家?”

嬷嬷一愣,随即脸色更为阴沉了:“你这是在骂应家?”

夏青已经穿好衣服,摇摇头:“你们就是这么做的,不是吗?”

“你?”嬷嬷一时还真说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半响,看着夏青一身麻做的棉袄,甚至这棉袄上还有那般多的补丁,轻视的说了句:“穷酸样,先跟我去见老夫人吧。”

妻临侯门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妻临侯门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妻临侯门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