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推荐-豪门总裁小说在线阅读-白兔文学网

蚀骨宠婚安一一在线免费阅读

来源:QR|小说:蚀骨宠婚|时间:2020-02-13 21:19:29|作者:安一一

蚀骨宠婚又名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在线分享,作者安一一原创小说蚀骨宠婚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浏览。。蚀骨宠婚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蚀骨宠婚免费阅读:一次次的逃离中,她发现自己竟然爱上了这个囚禁她灵魂的人。

蚀骨宠婚秦小夏慕云汐

蚀骨宠婚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蚀骨宠婚第九章:永恒的软禁

他什么意思?他想要永远的软禁她吗?秦小夏看着慕云汐线条分明的侧脸,那么完美的一张脸,可是背后却是一个比恶魔还要狠毒的心。

“你不可以那样做……”

“我当然可以!”

慕云汐冷笑看着绝望逐渐爬上了秦小夏的脸颊,附在上面的淤泥反而愈发衬托出她肌肤的洁白细腻。“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我只有叫人来好好伺侯伺侯你。那群废物,竟然连个女人都制服不了!”

秦小夏因为他的话而瞪大了双眼,他是什么意思?难道她遇见的一切竟然是他亲手安排的?

秦小夏环视房间,看见窗口的一处窗帘被拉开,她走过去,刚好能看到她刚才被污辱的道路,在她拼命挣扎的时候,原来他就这样默默在站在这里,自己的灾难对他而言竟然是一场好戏!

“你!你这个恶魔!”

秦小夏紧紧的咬着唇瓣,泪水再一次的喷涌而出,这个男人怎么可以恶毒至此?他的欢乐来源就是自己的痛苦吗?如果是这样,他做得真的很成功!

“恶魔?”

慕云汐笑了起来,“真正的恶魔是你!你天使的外表下,住着的却是一颗恶毒无比的心!”

“你这个衣冠禽兽!我恨你!”

秦小夏疯狂的飞舞着双手,她无法推开他,但是她至少也能让他也不好过,她狠狠地用尖利的指甲向慕云汐的脸上抓去。慕云汐一闪而过,脖子却被秦小夏抓中,四条血印立马出现,隐约还有几滴血珠挂在上面。

“你这女人。”慕云汐眼中闪烁着寒意的光芒,毫不留情的将秦小夏重重的扔到沙发。

一只手压着在沙发上拼命挣扎的女人,他摸了下脖子,一阵刺痛传来,这个女人下手可真狠,当初对小叔的举动就可以看出这个女人有多恶毒了。

“你放开我!让我走!”

秦小夏使劲的挣扎想脱离慕云汐的控制,下了决心,秦小夏对准慕云汐的手狠狠的咬了下去,趁着他吃痛的时候,秦小夏飞奔而起,冲向大门,她一定要逃走,她要找到爸爸!

“冥顽不灵!”慕云汐大步向前,直接一把抱住了想要离开的秦小夏。

希望与自由与她近在咫尺,但是她走不了了……

丝毫不能动弹的秦小夏绝望的哭泣着,双臂用力的想推开慕云汐铁一般的臂膀。

“你……放开我……”

“你要是再敢反抗,我会直接在这里办了你!”冰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犹如一声惊雷在她心里响起。他的话瞬间将她带到了那场噩梦里,那残酷的场景让她的心再次被剥离开来,满是鲜血。

“啊!不要不要!”秦小夏惊恐地祈求着,她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因为他从来都是说得出做得到。而他所说的,正是她最害怕面对的。

她的未来,该怎么办?她的自由,将永远消失了……

放弃挣扎的秦小夏默默的站在客厅中央,眼前的沙发上正摆放着一件漂亮的婚纱,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白色的婚纱上点缀着闪耀的钻石,秦小夏轻轻摸上这款婚纱,柔软的纱质,大胆而又创新的剪裁,这一款婚纱肯定价值连城。

“穿上它!”慕云汐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传来,黑矅石般的双眼充满着嘲弄与冷酷。

“为什么……”秦小夏充满疑惑的问道。

“我没什么耐心,再说一遍,穿上它。”并不回答秦小夏的问题,慕云汐的语气一如继往的冷漠。

现在她已经算是他的阶下囚了,他的命令她又如何能够反抗?只是穿婚纱而已,至少不是囚服。

秦小夏自嘲地想到,拿起婚纱,却发现慕云汐就这样直直的站在她面前,一点回避的意思都没有。他……难道是要她当着他的面换衣服?

完全无视她脸上的尴尬和窘迫,慕云汐淡淡的点燃一支烟,目光阴冷的看着秦小夏,“动作快点,我的时间很宝贵。”

秦小夏的动作始终没办法进行下去,柔嫩的小脸上满是不安与恼怒,他就不能绅士一点吗?

“你……可不可以……”

“不可以!”

慕云汐冷漠地打断了秦小夏的话,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他要是转过身,这个女人一定会跑掉,他怎么可能给她这样的机会?

秦小夏气极之下一把将婚纱丢向了慕云汐,他真以为他就是她的主人吗?她是有尊严的,她不是她的奴婢!

“你这个无耻的混蛋,我不要在你面前换衣服!”

迎面袭来的婚纱,裹着慕云汐的香烟一起掉在了地上。秦小夏的举动让慕云汐本来冷峻的脸庞再度加上几分阴冷,他直接伸手抓住秦小夏的头发,双目中闪烁着刺骨的寒意。

“你这个不贞洁的女人,残花败柳而已。你以为,你的身体对我而言有什么吸引力?”

慕云汐的话让秦小夏的记忆再次回到那阴暗的车上。

“你……混蛋……”

秦小夏强压着心里的伤痛,对着慕云汐吐了口口水,她同样在心里鄙夷他,唾弃他!而她颤抖,却暴露了她心里的恐惧与绝望。

慕云汐完全没料到她的举动,一瞬间怔住了,这个女人……竟然敢向他吐口水?!在天慕城堡,在整个帝国,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大胆,因为这样做的后果,没有人承担得起……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知死活,狠狠的挥出一个耳光,秦小夏毫无防备之下,只觉得脸上一阵巨痛,接着便眼前一黑,晕倒在了地板上。

慕云汐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不再像之前一般疯狂地,安静地沉睡着,只有脸上红红的印记证实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冷哼一声,慕云汐从秦小夏身上一步跨过,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婚纱,燃着的香烟把本来绝美的婚纱烧出了一个丑陋的洞。他抬脚将烟蒂踩碎,转身着向秦小夏。

半蹲在秦小夏身旁,大手一挥,秦小夏本来已经破碎的衣服完全散开。

 

蚀骨宠婚第十章:诡异的婚礼

慕云汐伸出手捏着秦小夏小巧圆润的下巴。

精致的五官让她显得尊贵而高雅,即便左脸上略带红肿的印记也丝毫不能掩盖她出众的美貌。

垂欣长的睫毛覆盖了她一双清澈的双眼。

慕云汐永远不会忘记,就是这个女人害死了他的小叔!

慕云汐眼中的嘲讽越来越浓。

慕云汐的脸上带上一抹冷绝,之前的迤逦全被他的冷酷隔断。

慕云汐拉着秦小夏的手,无视于她的娇弱,将婚纱套在了她的身上。

而此时的秦小夏就如木偶一般,任由他摆布。

穿好婚纱后,慕云汐胡乱的将她的长发梳理好,生涩的挽了一个发髻,之后将她一个横抱,向着门口走去。

门外的奔驰静静地停在那里,慕云汐将秦小夏往车上一扔,然后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工地上的男工人们渐渐聚集在了一起,看着远去的跑车,窃窃私语起来。

“她原来是云汐少爷的女人啊!刚才小张还真是大胆,要是被云汐知道他们非礼那女人,下场还真是无法想像!”

“你们看到没有?那个女人穿着婚纱呢!”

“最好云汐少爷没看见他们刚才的行为,不然……”

没多久聚集在一起的工人又散开来,工地上继续车来车往,轰轰隆隆。

时间就这样渐渐地过去了……

“吱……”

一声急刹声在秦小夏耳边响起,更将她从沉睡中带回了现实。

看着眼前熟悉的百合花海,她的脸色一阵惨白,她又被抓回来了!

秦小夏双手紧紧的捏住车门。

“下车。”

一阵轻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冰冷的语调如此熟悉,她不用转身就知道是谁。

还未来得回答,慕云汐粗暴的将秦小夏从车里拉了下来。

猝不及防之下,秦小夏一个趔趄摔倒在了路上,粗糙的沙石将她的手肘和膝盖擦破了皮,流出了淡淡的鲜血。

“好痛……”

秦小夏一时间无法站立,疼痛几乎将她的眼泪逼出来。

“别做戏,你已经浪费了我太多时间!”

一把将坐在地上的秦小夏提起来,慕云汐向前大步走着。

秦小夏跟在他后面,膝盖的疼痛让她走起来一瘸一拐。

“云汐少爷,一切已经办好了。是今天办还是明天办?”

田丰毕恭毕敬的站在慕云汐一旁,平静地说道。

“现在!”

慕云汐冷漠地说。

“苏小姐……需不需要打扮一下?”

此时的秦小夏看起来依然有些狼狈,原来精致的婚纱因为被烟头烧了一个洞,左脸上依然清晰可见红红的指印,头发虽然挽起来,却显得凌乱不堪……

“这种打扮很合适她!”

冷笑一声,慕云汐一把抓住秦小夏的手,脚下不停的走向不远处的一座古典别墅。

秦小夏现在整个人都是迷糊的。

从慕云汐要她穿上婚纱起,她就完全不知道他打底在打着什么算盘。

慕云汐做一切都是有目的,只是这目的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他到底想做什么?

“该死的!慕云汐,你为什么要我穿上婚纱?你要带我去哪里?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秦小夏一只手被抓着,一只手拉着婚纱。

本来就已经行动不便的膝盖,因为他无情的拖拉,而变得更加疼痛。

“我要给你办一场婚礼……”

慕云汐突然停上脚步,转过身来宣布答案,而这答案却几乎让秦小夏差点晕倒。

婚礼?

她的婚礼?

秦小夏因为慕云汐的话整个人都蒙住了,他在说什么?

为什么她完全不懂?

秦小夏还想再继续问下去,别墅的门却已经打开了,里面满满的坐着都穿黑衣服的男人。

而他们目光凝望的焦点,是一个又一个的花圈,花圈中间放着黑白相间的一幅遗像……

而在遗像的上面,却有一个与这里完全不搭调的“囍”字。

灵堂里怎么会有喜事?

秦小夏再细望,看到照片里的人的时候,她呆住了,怎么会是他?

竟然是慕北……

慕云汐放开了已经呆住的秦小夏,漠然地走到灵堂前面坐下。

接着几个男人走上来,拽着秦小夏往前面拖,将她拖到遗像前面迫使她跪了下来。

一个律师模样的男人走到秦小夏面前,抓着她的手在印台上粘了下,按在一个厚厚的文件上,然后他将文件递给了坐在前方的慕云汐。

“云汐少爷,已经可以了。”

“你走吧。”

慕云汐看了一眼文件便合上,交给那个男人,男人恭敬地后退然后离开。

秦小夏跪在遗像面前,整个人还处于模糊之中,被人摆弄也不自知一般。

她的目光死死盯着眼前遗像上的男人,他真的就是慕北。

他怎么会死了?

他怎么可能会死呢?

她只是将他推倒而已,怎么可能要了他的命?

这花圈,这灵堂……

这会不会是慕云汐做的一场戏。

猛的一抬头,秦小夏看着慕云汐尖叫着问道,“怎么会这样?这是假的对不对?!”

“他死了……”

慕云汐的话无情的传来,夹杂着一丝压抑的伤痛。

死了?

他死了?

秦小夏的眼睛望向慕云汐平淡无波的双眼,没有了往日的冰冷与残酷。

这个男人眼里有着压抑的伤痛与愤怒,这不是演戏,这是真的。

“怎么……可能……”

秦小夏低声的呢喃着。

“他死在了他最爱的女人手上,你就是凶手。”

慕云汐从座位上站起来,拉着秦小夏的头发往遗像前走。

秦小夏的脸贴在冰冷的遗像上,耳边传来他凛冽的声音。

“他一心只想保护你,只想与你默默相守一生,你给了他生活的希望,却也断了他的生命!”

“不……我不是凶手,我只是,只是想离开。我只是推了他一下……”

“你把他头磕破了,血流不止,你的心真恶毒。”

手上一用力,慕云汐将秦小夏厌恶的推向地上。

一旁的椅子磕到了她的下巴,膝盖上的伤也再次被擦伤,疼痛让她情不自禁的痛喊出来。

望着遗像上的男人,慕北的眼神始终那么温柔,好像从来没责怪过她一样。

秦小夏心里确定,她根本就没有想要杀人。

一定有别的原因,她是被冤枉的,杀人这么大的罪她不能顶。

“不,不是我……慕云汐,这肯定是别人做的……”

“做好你的新娘,这是我小叔惟一的愿望。”

完全不听她的解释,慕云汐冷冷地说道。

这个男人已经死了!

她怎么可能嫁给他?

她不要做鬼新娘!

身上的婚纱,灵堂上刺眼的“囍”字,都在提示着她,她要嫁给一个死人!

慕云汐,你太过分了!

 

蚀骨宠婚第十一章:另类的结婚

“你开什么玩笑?!你有什么权利让我嫁给一个死人!”

秦小夏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走到慕云汐的面前,怒火冲冲的说道。

“你没有选择。”

慕云汐无视于秦小夏的怒火,冷冷的说道。

他伸手抓紧秦小夏的手腕,对着所有人说道。

“婚礼开始……”

神父从后室走了出来,手上紧紧的捏着小本子。

牧师谦卑的走到台前,因为紧张额头上布满了汗水。

这场婚礼太尴尬、太怪异了。

但是慕云汐的话,没有人能够反抗。

婚礼进行曲缓慢的响起来,配合着灵堂里的花圈与遗像显得更加诡异。

秦小夏拼命的想挣脱慕云汐的双手,这些人全是疯子,他们怎么能够让她和一个死人结婚?

慕云汐紧紧的拉着她的手,任她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

“今天……我们有幸共聚一堂,见证慕北先生和秦小夏小姐的神圣婚礼。请问……在座的亲友中,有谁反对这个婚礼吗?”

神父颤抖地说着,着着眼前的秦小夏,还在遗像里的慕北,他只能叹气。

场下的黑衣人没有人出声,这个牧师简直就是在废话,他们也不是亲友,这是云汐少爷的命令,他们都得按吩咐做。

“我反对!我不要和死人结婚!”

秦小夏死盯着牧师,急急的说道。

神父别过头去,好似没有听见秦小夏的话一样,继续宣读誓言。

“慕北先生,你愿意娶秦小夏小姐为妻吗?”

“他愿意。”

慕云汐说道,不愿意再啰嗦任何一个字。

“秦小夏小姐,你愿意嫁给慕北先生,无论他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他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

神父念着誓词,额前的汗水,却一直流下来。

这个女人要是不愿意,这场婚礼就会直接取消。

但是,想想婚礼如果取消,慕云汐会如何对他,他就害怕不已。

秦小夏怎么可能回答愿意?

“说愿意!否则,我让所有都看见你的果体。”

“我……”

秦小夏拒绝的话被他的恐吓生生的阻断了下来。

不愿意嫁给一个死人,更不愿意一丝不挂的站在众人面前,任人观看。

“或者,你其实更喜欢让所有男人看见你的身体?”

慕云汐的话不高不低的恰好传入了她的耳朵,手上的力气更是加大。

小夏甚至都能感觉身上的婚纱正在逐渐脱离自己的身体……

“我愿意!”

秦小夏尖叫着回答,更是吓了神父一跳。

“你做了正确的选择。”

慕云汐松开抚在秦小夏身上的手,看着神父说道,“婚礼继续。”

“我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宣布你们结为夫妇。上帝将你们结合在一起,任何人不得拆散。现在,你们可以交换戒指了。”

省去了新郎亲吻新娘的环节,神父战战兢兢的说着,这场婚礼终于要结束了。

慕云汐将冰冷的钻戒粗鲁的戴在了秦小夏的纤指上,另一枚戒指放在了遗像旁边。

“我现在宣布,你们正式结为合法夫妻。”

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

小夏一个重重的耳光打在了慕云汐的脸上,她的脸上带着仇恨的目光,

“你这个疯子!”

灵堂里没有一丝声响,神父、场下的一众黑衣男人似乎都被秦小夏的举动给震到了。

这个女人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敢打慕云汐一个耳光,他们都为她的下场捏了一把汗。

神父看着眼前的局面,这场婚礼已经结束,他也可以光荣退场了,拿着小本子,他飞速的逃离,好似身后有恶魔在追赶一般。

冷哼一声,慕云汐摸了摸左脸,俊逸的眉毛一挑,嘴角斜起,鄙夷的笑了起来。

“看在小叔的面子,这次我不和你计较,但是绝对没有下一次。”

说完他的眼神变得阴暗起来,抓住秦小夏打他的那只手,大手一个用力,白嫩纤细的手指因为疼痛而出现了红红的印迹。

“老实一点,留在这里做你的慕夫人。”

“放开我……”

秦小夏使劲的想抽出自己的手。

“收起你的利爪,那对我不管用。”

将秦小夏一推,她便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地上的冰凉让疼痛感变得更加明显。

“田丰,带她下去,任何人都不准靠近!”

慕云汐说完转身踏脚就走,厅里的黑衣男人全部跟了上去,而他浑身散发着的冷冽气息更是让他们不敢离他太近。

阴森的灵堂里,只有田丰和不远处的一个佣人模样的女孩留了下来。

秦小夏坐在地板上,两行眼泪从她清澈的双目里流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花圈,还有慕北的遗像,秦小夏觉得这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

“夫人,起来吧……”

一旁的女佣走过来将秦小夏扶起来。

“不!我不是夫人!不是!!”

秦小夏好似被刺激了一般,激动地否认着。

看着眼前的女佣,她能不能帮助她?让她离开这里?

“夫人,小芙,帮不了你……云汐少爷的决定,没人能反抗。”

小芙看着眼前娇艳柔弱的美人,低着头说道。

“夫人的卧室就在二楼,有什么需要找我和小芙都可以。”

田丰的声音从一边淡淡的响起。

“我要住在这里?”

秦小夏看着眼前的遗像,满客厅的花圈,害怕地说道。

“这是慕家的主屋,二楼就是你和北少爷的婚房”小芙补充道。

婚房两个字更加刺激了秦小夏,他是个死人,她不愿意嫁给他,更不愿意和他有什么婚房!

“我不住这里!”

秦小夏不停地反复说着。

“夫人,云汐少爷说的,你只能住在这里。”

小芙说完就带着秦小夏上了二楼卧室,整个卧室全是浓浓的黑色,甚至连床单都是深色的。

房间里摆满了慕北的照片,全是黑白照,照片上无一例外的全挂着黑白相间的丝带……

这是卧室吗?

这简直就是灵堂!

这样的布置,慕云汐是故意的吧,他就是想这样折磨他,让她觉得恐惧。

秦小夏从小就怕黑,夜里都要开着灯睡。

但是这样的房间,开灯或者不开灯都太过恐怖,畏惧的咽了下口水,秦小夏迟疑地对身后的田丰说。

“我可不可以不要住在这里?换一间,换一间再简陋的房间都可以!”

“云汐少爷已经说过了,以后您都得住在这里。”

“我不要,我绝对不要!他为什么要这样残忍的折磨我,为什么啊!”

秦小夏紧紧的抓着田丰的手,不停地质问,不是契约,不是一千万,那到底为什么啊!

“因为北少爷死了。”

田丰说。

“可是他的死,不是我做的啊!”

秦小夏都快被折磨疯了,每个人都说得慕北的死好像和她有关一样,她根本就没有杀死那个人啊!

“我们发现北少爷的时候,他已经失血过多,医生拼命抢救也没有抢救回来,云汐少爷还给北少爷输血,可惜没有用。”

“怎么会这样……”

秦小夏不停的摇着头,她只是推了他一下,虽然磕破了头,但应该没有那么严重啊!

“北少爷一直都有白血病……”

田丰最后的一句话让秦小夏心跳突然一滞。

她整个人呆在当场,脸上的血色全部褪去,乌黑的双眸失去了所有色彩。

难怪他面色总是惨白,原来那竟然是因为白血病……

蚀骨宠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蚀骨宠婚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蚀骨宠婚小说全文